一番話,斬釘截鐵,毫無遲疑!

妙妙公主一怔,想到了昔日龍虎山脈中出現的那個神物,她的心立刻堅定下來。

對!

秦南絕不會死!

至於蕭仲煌和楊峰主一行人還有死侍官,聽到這一番話,嘴角都露出了一抹譏嘲笑容,開什麼玩笑,掉入孟婆河還不會死?

這個秦南,又不是神!

「死侍官!」

妙妙公主、龍虎妖宗等人的目光,齊刷刷看向了死侍官,眼中湧起了滔天的憤怒。

仗勢欺人,以權謀私也就罷了!

如今居然敢親自動手!

「別以為你是死侍官,你就無法無天!」司馬空罕見的動了真怒,額頭上青筋暴跳,「諸天九神,勾魂萬法,死海之靈,此時不出,還等何時?」

司馬空大手一揚,手中多出三枚道符,道符無火自燃,飄出滾滾濃煙,沖入天空。

「你這是——」死侍官眼神驚疑不定。

他生前乃是半生境界,在上域東洲縱橫,見識過無數的手段,他就曾聽聞過,有人可以驅使道符,祭奠上天,從而喚醒鬼神!

難不成,這個傢伙,是在祭奠死亡之海?

在他驚疑的剎那,整個死亡之海的天空,發生了驚天巨變!

只見到那天穹之中,無數的黑雲,咆哮而來,匯聚一起,眨眼之間,遮天蔽日,在這黑雲中央,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漩渦之中,無數的雷霆,不斷乍現。

這一剎那,死亡之海外,兩大聖地對峙之地!

問道老祖和青龍聖主、飛揚聖主等等人,率先察覺到了異變,齊刷刷扭頭朝著死亡之海看去,只見整個磅礴浩瀚的大海,居然沸騰起來。

「怎麼回事?」

問道老祖眉頭一皺。

全場其他散修,也察覺到了這一幕。

死神三關,只有第三關,登頂死神台的時候,才會在海面上出現,異象紛呈。

如今才第二關,怎麼突然發生異變了?

與此同時,那死亡之海,第二關,奈何橋。

吼!

一道驚人的怒吼聲,在那漩渦之中炸開,緊接著一尊漆黑的大手,從中降臨,朝著死侍官的身形,狠狠抓來。

哪怕死侍官的修為,達到了半聖,在這恐怖大手面前,都猶如渺小螻蟻!

因為這隻大手的主人,乃是死亡之海之靈!

「死亡之海,你不能殺我,我在主持死神三關——」死侍官見到這一幕,嚇得魂飛魄散,尖聲厲叫,毫無之前的霸道蠻橫。

那漆黑大手,微微一頓,彷彿在猶豫什麼,半響之後,那漆黑大手,才緩緩縮回。

死侍官早已被嚇的心驚肉跳,見到這一幕,不禁鬆了口氣,渾身都有種脫力感,也是因此,他眼中也冒出了一絲狠辣之光!

只要計劃成功,他就可以恢復肉身,離開死亡之海,晉級真正的武聖!

他已經被困死亡之海數百年了,他已經受夠了自己這副不人不鬼的樣子,他也受夠了做死亡之海僕人的日子!

為了自由,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

雖然等死神三關結束之後,因為他違規了,死亡之海會對他降下盛飯,但那個時候,他已經成功逃脫,再加上問道老祖出手,毫無擔憂!

如果不是忌憚死亡之海,他剛才早就一拳毀滅秦南了!

為什麼毀滅秦南?

雖然蕭仲煌會勝,但他不能容許有任何的差池!

「哈哈哈哈,還想讓死亡之海來毀滅我,你簡直就是痴心妄想——」死侍官扭過頭來,對著司馬空猙獰狂笑。

等他出去之後,再將這幾個傢伙,碎屍萬段!

然而,他的話還沒說完,在那天空漆黑的漩渦之中,驟然噴出了無數的雷霆,跨空而來。

轟!轟!轟!

一道道的天雷,毫不留情,轟擊在了死侍官的身上。

死侍官身為死物,最懼雷霆,何況還是死亡之海降下的天雷!

這一剎那之間,死侍官就感覺,那一道道的天雷,像是漲滿了尖刺的毒鞭,狠狠抽擊在了他的身上,令得他抱頭慘叫!

轟!轟!轟!

足足降下一百三十八道天雷之後,那天空上的烏雲,才徹底消散下去,恢復了平靜。

此時的死侍官,被雷霆轟擊的一片焦黑,身形不斷顫慄著,他眼中充滿了恐懼,直到數十個呼吸之後,他眼中的恐懼,才徹底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猙獰猩紅,看向司馬空等人,聲音彷彿從喉嚨中擠出:「我一定!我一定讓你們生不如死,生不如死!」

短短一句話,猶如魔鬼咆哮!

死侍官吼完之後,不敢再有任何作為,身形一閃,朝著那奈何橋對面飛去,在飛行之時,不忘發出了大聲狂笑:「哈哈,那可是孟婆河,秦南墜入裡面,無數的死靈,將撕扯他的肉身,撕咬他的心臟,哈哈哈——」

笑聲翻滾天地。 第四百六十九章死神台

「死侍官!」

妙妙公主、龍虎妖宗、趙方、司馬空眼中都噴出了驚人的怒火,身形都隨之顫抖,氣勢若隱若現。

哪怕是宮楊,一雙眼睛中,冒出了前所未有的寒氣!

這個死侍官,被死亡之海之靈懲戒,居然還如此可惡!

簡直是欺人太甚!

「冷靜,諸位,一定要冷靜!」宮楊深吸了好幾口氣,才將那怒火壓住,道:「我們不能衝動,現在還在死神三關,死侍官的權利和修為,我們無法反抗!我現在必須前往死神台,否則的話,等秦南歸來的時候,他一個人無法應付過來!」

秦南歸來!

這四個字,好像有魔力一樣,打入了妙妙公主等人的心中!

宮楊說的沒有錯,秦南會歸來,他們必須要忍住!

妙妙公主看了眼那磅礴蜿蜒的孟婆河,無論她怎麼看,都沒有看到秦南的身影,當下心口傳來了一陣刺痛,拳頭不禁攥起,低聲喝道:「我們走!」

宮楊等人齊齊點頭,五人身形,迅速橫渡奈何橋!

奈何橋,奧妙無窮,饒是蕭仲煌、楊峰主等人,或者是妙妙公主等人,耗費了足足一個時辰的時間,才徹底渡過。

蕭仲煌和楊峰主等人,見到妙妙公主等人身形,譏諷一笑,沒有說話。

秦南墜入孟婆河,大局已定,已經無需嘲諷!

等死神台登臨完畢,煉化青龍聖主,在好好收拾他們這群人!

「蕭仲煌,第一個渡橋,獎勵道法液!」

死侍官看著妙妙公主、宮楊等人,舔了舔嘴唇,大手一揮,一滴呈現為夢幻紫色的液體,跨空落在了蕭仲煌的眉心上。

剎那之間,那紫色液體,綻放玄光,化作一朵紫色火焰,刻在了眉心上。

蕭仲煌身軀一震,他整個人的精氣神,在這瞬間,再度增強,身上氣息,更加玄妙。

「前往死神台!」

死侍官眼中露出了絲興奮和熾烈,等了這麼久,終於等到了這一天。

當下他大手一卷,卷著眾人,撕裂虛空!

……

……

死亡之海外,兩大聖地對峙之處。

因為死亡之海剛才發生的異變,全場眾人的眼睛,都一眨不眨的盯著死亡之海,深怕錯過任何細節。

按照時間來算,現在死神台,應該要出現了!

轟!

毫無任何徵兆,在那遼闊無邊的漆黑海面上,響起來了一道驚人爆炸,使得那海面上,炸開了一個足足方圓十里的漆黑大洞,無數的海水,衝天而起,雜亂灑下,猶如一場大雨。

突如其來的驚變,讓全場眾人,哪怕是問道老祖,都不禁神情一凜!

死神台,要出現了!

嗖嗖嗖!

一道道的身影,忽而在那方圓十里的漆黑大洞四周,降臨而來。

這些身影,都高達十丈,渾身漆黑,面貌猙獰,背後生有雙翼,看起來像是古老傳說之中的惡魔,惡魔足足有著五十多頭,充斥整片天地,皆是雙手合十,那猙獰的面容,竟然有著種莊嚴肅穆感。

嗡嗡嗡。

這些惡魔,彷彿活了過來,發出了低聲吟唱。

這吟唱聲並不大,卻擁有了一種奇異的力量,在四面八方盪開,響徹在了岸邊的無數散修心中,使得他們的心中,不禁生出了一種虔誠膜拜感。

就好像這一刻,他們化作了子民,即將迎接他們的帝皇!

「哼!」

問道老祖冷聲一哼,眾人心靈,都是齊齊一震,那種虔誠膜拜之感,消失全無。

轟!

驟然間,在那方圓數十里的漆黑大洞中,衝起了一道滔天光束,破開雲霄,直插虛空。

這光束來的突然,消失的突然,眨眼之間,無影無蹤,唯有在那漆黑大洞之中,不知何時,升起了一座巨大的道台!

這座道台,呈現為四方形,佔地方圓八里,高有百丈,通體漆黑,散發著濃濃的死寂。

這道台像是分為了東南西北,從那四個方向,都有著九百九十九道台階,踏過這九百九十九道台階,就來到這道台的中央之處。

在這中央之處,一根長有足足七十丈,寬有十丈的漆黑石柱,聳立而起。

漆黑石柱的巔峰之上,則有著一口古老神秘的水晶棺,棺身散發著柔和光芒,亘古而立!

這一刻,全場眾人,饒是問道老祖,看到那口水晶棺,都是齊齊失神!

死亡之海,傳聞乃是千年前,死亡大帝所化,至今為止,死神台總共出現了數十次,當每次前來觀看的散修,看到這尊水晶棺的時候,都下意識的想到那個傳說。

傳說之中,水晶棺內,躺著的是當年的死亡大帝!

死亡大帝因為某種不知名的原因,陷入了沉睡之中,之所以讓人來測試武技天賦,就死因為當有人的武技天賦足夠的時候,就可以將死亡大帝,徹底喚醒,重現人間!

當然了,這只是傳說,哪怕是問道老祖,還是東洲的商道盟等等,都無從知曉。

「快看,那是蕭仲煌!」

「還有楊峰主等人也在!」

「蕭師兄的氣息,變得更加強大了啊!」

「……」

這個時候,全場散修,都回過神來,動用妙法,施展目力,看著那台階下方站立的眾人。

問道老祖和飛揚聖主,還有唐青山等人,也同時看過去。

他們這些巨頭,比較在意一個事情,那就是第二關的時候,秦南到底怎麼樣了!

剛剛看過去,問道老祖等人,唐青山等人,齊齊愣住,在仔細看了一遍之後,問道老祖和飛揚聖主的臉上,忍不住浮現出來了暢快笑意。

唐青山等人的臉色,瞬時大變。

全場散修也迅速發現了這個問題,齊齊一震,倒抽了口冷氣。

「秦南不在!」

既然不在,那麼就證明一個問題,在死神三關的第二關奈何橋上……秦南被殺死了! 第四百七十章熟悉的氣息

「諸位,實在是不好意思,剛才聽到消息,秦南不慎掉入了孟婆河,看來這場天驕對決,是無法完成了啊。」問道老祖故作悲傷,嘆息說道。

此話一出,全場眾人,都是心神巨震。

孟婆河!

掉入了孟婆河,那秦南還怎麼活命?

至於不慎掉入?

那根本不可能!

宋玉、陸間、妙語心三人,都是同時搖頭,秦南敢幫著青龍聖地和問道老祖作對,自然不會有好下場。

「掉入了孟婆河——」

唐青山和端木峰主等人,臉色瞬間凝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