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門門的強大神術,更是蓄勢待發。

「哈哈哈,這位地神前輩,你現在可不要亂動。雖然我們的修為,完全不如你,但是只要有風吹草動,我們就會瞬間殺——」

紫虛老人忍不住大笑而起,他這一次完全沒有想到,居然這麼快,就能將這場殺局化解。而且,只要等他們掌教一來,旱魔傳承也將會屬於他們。

只不過,他的話還未說完,他就敏銳的察覺到了不對勁之處。

那一位令他們忌憚無比的地神強者,臉色不僅沒有絲毫變化,嘴角還勾起了抹玩味的笑容。

這樣的局勢之下,他為何會露出這樣的神情?

電光火石之間,紫虛老人心中陡然湧起了一股極為不好的預感,目光下意識的看去。

只見到,秦南的身形一晃,便直接越過了他們這諸多人神的封鎖,將一道道恐怖的刀氣齊齊打出。

「怎麼會——」

韓明立、江定山、楊白龍等等一眾武神強者,臉色霎時變得無比慘白。

他們並不是因為秦南突破了諸多人神強者的封鎖,從而感到震驚,而是在這剎那間,他們從那一道道刀氣上,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無比的危機感。

哪怕是曾經面對一些人神強者,他們也從未有過這樣的感覺。

啊!

這一瞬間,一道道凄厲的慘叫聲,再度響徹起來,無論是武神三重,還是武神巔峰的強者,都被那一道道刀氣斬中,強大無比的神軀,像是一株脆弱的靈草,被直接斬成了粉碎。

無數道神血,隨之灑出,將整個大殿,都印染成了一片血紅。

「怎麼回事?」

紫虛老人等等人神強者眼中立刻露出了抹震驚之色。

這個邱鴻,明明只是大帝巔峰之境,為何能突破了他們的封鎖?

而且,為何連武神巔峰的修為,也擋不住他的一記刀氣?

就算是此子獲得了旱魔傳承,突破了修為,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天之內,變得如此強大啊!

「你們三人對他們的所作所為,我現在十倍奉還給你們!」

秦南長在諸多神血之中,一步步踏來,渾身散發出來的那股無形氣勢,令得韓明立、江定山、楊百龍這些三大勢力的天之驕子,眼中都露出了抹恐懼之色。

縱然秦南沒有爆發出全部氣勢,但是在他們的眼中,此時的秦南,就如同一尊蓋世魔神!

「此子有古怪,速速催動至寶,將他轟殺!」

紫虛老人等等人神強者,很快反應過來,大吼一聲,人神之力,滾滾爆發,那三尊宗教至寶,地神之器的存在,頓時綻開了一道道可怕無比的波動。

整個諾大的殿堂,都在這波動之下,寸寸碎裂,聲勢滔天。

「我先殺武神,你們這些人神,就這麼急著想送死?」

秦南微微抬頭,他的身上爆發出來了一道無比浩瀚的黑光,演化成為了三尊恐怖大手,徑直拍去。

轟!

諾大殿堂,應聲而碎。

紫虛老人等等人神強者只感覺胸口一震,像是遭到了一種無形的打擊,身形連連倒退,至於那原本聲勢滔天的三大至寶,光芒變得無比暗淡,甚至還龜裂出來了一道道的裂痕。

「這——」

紫虛老人等等人神強者看到這一幕,腦海中彷彿有著一道驚雷劈下,滿臉駭然。

僅僅一擊,震退了他們二十多位人神強者!

僅僅一擊,就將可以轟殺人神五重存在的三大至寶,都打出了一道道的裂痕!

如此可怕的手段,就算是一位人神六重強者,也根本無法做到!

難道這邱鴻的修為,在短短几日之內,從一尊大帝巔峰之境,直接跨越了武神之境,抵達了人神七重?

「先碎其骨!」「再碎其脈!」「后碎其格!」

豈料到,秦南根本沒有看他,而是打出一道道崩滅之光,打入了韓明立、江定山、楊白龍等等武神強者的身軀之中。

將他們渾身骨骼、經脈、神格,一一粉碎。

他們雖未死,但從此之後,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廢人,生不如死。

「現在,輪到你們了!」

秦南動作沒有任何停留,抬起頭來,雙眸之中,彷彿有著兩道青金色的火焰在劇烈燃燒。

那一身恐怖的氣勢,也徹底爆發而出,將整個諾大的旱魔仙墓硬生生撼動。 「我本來想說做一個普通的連衣裙,可這顏色又有些太過莊重,做成普通的連衣裙不太適合小孩子穿,就把它做成了隆重一點的晚禮裙,配上輕紗和亮片,就會讓裙子顯得輕盈許多。」

伸出五個手指,冠桃沖著簡艾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我就花了五塊錢買了一包亮片,不過這一條裙子我足足做了一個月!」

冠桃是絕不會撒謊的人,而且這裙子若不是她做的,她也根本買不起。

這時,簡艾突然想到前不久,兩人在路過校外報亭的時候,冠桃盯著一本時尚雜誌看,最後還是自己出錢買下來送給了她。

沒記錯的話,那本雜誌就是一本時裝雜誌。

當時簡艾並沒有多想,此時突然和眼前的事重合起來,簡艾才恍然大悟,原來桃子早就對時裝設計有了興趣,甚至現在已經可以做出這麼完美高端的晚禮長裙。

心下滿滿的感動,冠桃沒有什麼錢,肯定不能像其他人那樣隨隨便便拿出一個成千上萬塊的禮物出來。

但她卻願意用一個月的時間,為自己親手做了一件如此美麗的裙子,這是簡艾今年收到的最好的禮物。

雖然現在她還是個學生,可能沒什麼機會穿這種禮服,之前白晝買了兩套晚禮裙現在還在衣櫃的盒子里躺著,但這也不妨礙簡艾此時內心的觸動。

只見她看著冠桃抿唇一笑,眼眶卻是忍不住的紅了:「謝謝你冠桃,這是我最喜歡的禮物。」

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彼此之間的友誼自是不用多說。冠桃臉頰飛紅,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還不忘提醒道:「你回去試試,有不合適的地方我可以幫你改。」

「如果有人跟我說這裙子一萬塊,我會毫不猶豫的買下來!」夏清歡在一旁開口說到。

「等你過生日的時候,我也可以給你做一條裙子,你適合淺一點的顏色,純白,鵝黃,淺橙色都可以!」冠桃道。

「真的嗎桃子,我太期待了。」夏清歡一副撒嬌的樣子:「好想明天就過生日哦!」

其他人也像是第一天認識冠桃一樣,這個雖然屬於他們團體,卻又好像時刻保持著透明狀的小女生,今天卻如同周身都發著光,有一種隱藏技能被眾人突然發掘的驚艷感。

高陽坐在冠桃身邊,看著她淺笑嫣然、微微泛紅的小臉,眸底的光芒不由的閃了閃。

有才華的人,總是會讓他多留意幾眼。

之後夏清歡拿出了她的禮物,一款奢侈品牌的女生手錶,和她本人一樣浮誇,錶盤上還鑲了一顆鑽。

高陽則盡顯直男死亡禮物本色,一款進口攜帶型PSP遊戲機,外帶5盤絕版遊戲卡,將在場眾人雷了個外焦里嫩。

然而,簡艾倒覺得很喜歡。

最後,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終於輪到了林逸的禮物登場,閆天和高陽早就聽說林逸這幾天一直在給簡艾準備禮物,電話都打到國外去了,也不知道訂了個什麼東西!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掌教齊來

「好可怕的氣勢!」

紫虛老人等等人神強者,頭皮頓時一陣發麻。

他們原本乃是人神巔峰的境界修為,儘管現在被壓制到了人神一重,但是他們的眼力和感知等等,仍舊還存在著。

從這股氣勢,也可以判定,『邱鴻』的修為,達到了堪比人神七重的地步。

這也讓紫虛老人恍然醒悟,難怪那位地神強者,會滿臉玩味。

「崩滅神矛!」

秦南閃電般出手,兩道肅殺深幽,垂落著一道道神光的漆黑長矛,立刻爆發出來了無比驚人的速度,刺破虛空,貫穿而去。

紫虛老人等等人神強者,只感覺眼前黑光一閃,那冰冷可怕的殺氣,就已撲面而來。

「不好!」

每位人神強者,都是臉色大變,將種種底牌,全部施展出來。

頃刻之間,一道道浩瀚無比的人神之光,在整個大殿內閃耀起來,將一層又一層的旱魔仙墓,震出了一道道裂縫。

轟!

只聽兩道驚人的爆炸聲,有著足足三位底蘊不足的人神強者,被神矛直接貫穿,慘叫一聲,身體被崩滅成為了粉碎。

何以念一葉扁舟 「逃!」

紫虛老人等等人神強者,趁著這一剎那間,將種種傳送符籙、傳送道台等等,齊齊施展而出,身形爆發出了驚人的速度,衝出了第四層,飛向第三層。

「步踏天下!」

秦南腳尖一點,像是一道閃電,在諾大的平原上一閃而逝,隨後捲起滔天風暴,將那一道道強大無比的殺機和禁制絞成粉碎。

「旱魔天神大人,您可以徹底安息了,相信不會用多久,此子定然會將龍玄令斬殺。」

血眼地神看向那口古棺,喃喃自語一聲,身形飛出。

沒等多久,那口古棺微微一顫,下方的八顆金色蠟燭上面燃燒的火焰,驟然旺盛起來,將整口古棺都捲入了其中。

整個旱魔仙墓,在這一刻,開始微微搖晃,一道道不知從何而來的金色火焰,從底部開始燒起。

就連這諾大的旱魔戰場,也浮現出來了一道道裂紋,以著驚人的速度,蔓延八方。

心愿已了,他最後的一道執念,也該隨風而散,徹底安息。

數息之後,旱魔戰場第三層。

「快看,是紫虛老人他們!」

「他們正在被人追殺!」

「邱……邱鴻?」

在場的散修們,當察覺到上方的氣息后,齊刷刷抬頭看去,但是當他們看到秦南一人追殺二十多位人神強者之後,他們的眼神,頓時變得無比震驚。

邱鴻不是只有大帝境界么?

短短几日,竟然就可以追殺一群人神?

「天荒一刀!」

當秦南聲音剛剛落下的剎那,兩位人神強者的身後,一道浩瀚無比的天荒氣息,立刻洶湧起來,演化成為了一柄蓋世荒刀,猛然一斬。

啊!

虛空被斬開了一道巨大無比的刀縫,兩位人神強者慘叫一聲,身軀都被斬成了粉碎,潰散成了無數神光,將整個第三層直接照亮。

砰!

最前方的紫虛人神等等,見到第三層的神壁,裡面已經全部潰散,當下沒有絲毫猶豫,將之撞成粉碎,飛出了仙墓之中。

秦南的身形,也隨之消失不見。

這一刻,整個第三層,陷入了一種莫名的死寂。

直到五息之後,才有一位半步人神的強者,猛然反應過來。

「快過去看看!」

此話一出,在場眾多散修全部驚醒,身形齊齊化作了一道道虹光,飛出了旱魔仙墓。

轟!轟!轟!

只見到,在這廣袤的戰場之上,一道道浩瀚的崩滅之光接連綻放,將那浮現出了一道道裂痕的虛空,擊成了一片片的粉碎。

秦南的身形,就像是一尊無敵霸主,每一次出手,都有著一位人神強者,血灑當場,就此隕落。

哪怕隔著有數千里之遠的眾多散修,也是一陣心驚肉跳,頭皮發麻,遭到了極大的衝擊。

「血債血償,現在輪到你們三個了!」

秦南的一雙眼睛,鎖定在了紫虛人神、混劍人神、無鬼老人身上。

「虛極仙符——」

紫虛人神三人如墜冰窟,渾身冰寒,就要將最後的底牌給直接催動。

「邱鴻,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傷害我們這麼多修士!」

就在這剎那之間,一道如同太古洪鐘般的怒喝聲,在整個天空之中滾滾炸開。

縱然是隔著旱魔戰場,秦南和那些散修們,都清晰無比感受到了有著三道無比磅礴的氣息,帶著驚天怒火,降臨了下來。

三大勢力的掌教,三位地神境巨頭,終於趕到了。

「有救了!」

紫虛老人三人臉色一喜,心中不禁生出了種劫後餘生之感。

這種感覺,在這個世界中,自從他們晉陞成為人神境強者之後,幾乎五十年內都難有一次。

「是么?」

豈料到秦南的神色,沒有絲毫的變化,身上湧出了無比浩瀚的崩滅之意,演化成為了一頭頭崩滅神龍,從那四面八方,咆哮而去。

「邱鴻,你——」

紫虛老人三人臉上的喜色,瞬間凝固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在他們三大掌教到來的情況之下,邱鴻居然還敢動手。

「邱鴻,你簡直是找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