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他們不僅所有的算盤落空,現在還要承受兩大半帝的怒火。

此時此刻,璀璨之地,樹林之中。

秦南聽到腦海中的聲音,迅速反應過來,神念聚集在腦海中。

只見到,除了那面銅鏡,腦海中還多出了一道虛幻縹緲的身影,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鋒芒,縱然只是一縷淡淡的意志,仍舊像是一把絕世神刀。

秦南心神一震。

他乃是用刀之人,自然能夠察覺出來,這道身影在刀道之上的造詣,非常恐怖。

哪怕是昔日的千光刀帝、非凡刀帝,甚至是那把護宗神刀,恐怕都遠遠不如。

「前輩,你也知道三生劫?」秦南深吸了口氣,試探問道。

「呵呵,不說這個。」豈料到虛幻人影,大手一揮,霸氣十足,道:「我乃八千年前天荒刀帝是也!我隕落之後,再無留戀,但不甘我自創刀術消失塵土,故而將自身意志,封存鐵片中,唯有強大刀芒,方能觸發!」

這也是為什麼,秦南開始用心焰等等手段,都無法撼動鐵片的緣故。

天荒刀帝彷彿看向秦南,目光銳利,道:「小子,你具備那般神刀,可見你刀道資質不差,已經有資格參加磨練,去領悟我的天荒刀術!我且問你,你可願意?」

一股無形的威壓,蓄積而來,猶如一尊太古巨人,正在問話。

秦南徹底明白了。

難怪他感覺到,這塊鐵片對他有用,沒想到竟然是刀術的傳承。

然而,他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興奮和喜悅,反而在這威壓之下,無比平靜開口道:「天荒前輩,在下的確需要刀術,但是我想要知道,你的刀術,有多強?」

如今的秦南,有了身法武技,有了九顆武樹、戰神之魂鎮壓一切,也有了戰神左臂和崩滅領域。

崩滅領域可以用於攻擊,但是仍舊差了一些。

秦南最需要的,就是修鍊一門刀術,將斷天刀的威力,發揮出來。

畢竟,他是一位刀修。

但是秦南來到中州,得知了不少大帝所創的刀術,甚至還在天刀宗學習了三天三夜,他為何遲遲不去修鍊?

這是因為,他若修鍊刀術,那這門刀術,必須要非常強大!

一門非常強大的刀術,自然是自創的最好了,只不過就算是憑藉秦南的武技天賦,他想要自創一般的刀術,那倒沒有問題,想要自創那種驚天動地的刀術,就難度太大了。

正是因此他一直以來,都沒有嘗試。

現在天荒刀帝要傳他刀術,他自然要知道,天荒刀帝的刀術,到底如何。

「哈哈哈!」天荒刀帝大笑而起,道:「小子,我的刀術,決不能讓你失望!八千年前,有一門蓋世奇功,鎮壓萬古,無人能敵,連武神都不是對手,但是我的天荒刀術,卻可以將這門蓋世奇功直接撼動!」

說這番話時,一股極其強烈的自信,散發開來。

這種自信,是源於骨子裡的驕傲,對於這門刀術的驕傲!

秦南對於這種驕傲,他可是非常清楚,就像是他戰天戰地,無所不戰,無所不勝的驕傲一般。

「他說的沒錯,八千年前,縱然他不是最強之人,但是他的刀術,的確是最強的刀術,你可以學。」就在這時,銅鏡之中的神秘女子,冷冰冰的聲音,在秦南腦海中響起。

「前輩,我願意學,請告訴我,該如何獲得這門刀術?」

秦南抱拳說道。

早在天荒刀帝那股驕傲氣息散發出來的時候,他的心中,已然下定了決心。

「獲得我這門刀術,非常簡單,我將你的修為,壓制在武聖五重,你則動身前往南州皇城,在皇城裡面待著,自行去感悟!至於什麼時候能夠徹底感悟,那就無法說准,可能是三個月,也可能是一年,或者是十年!」

天荒刀帝說道。

「嗯?」

秦南一怔。

他萬萬沒有想到,天荒刀帝的考核,居然是壓制修為,前往南州皇城去感悟。

原本他還以為,是用某種方法,來驗證他的資質,或者是他的修為等等。

「怎麼?怕了?你難道以為,得到我天荒刀術,就那般簡單?你不願意,我不強求。」天荒刀帝冷笑起來,毫不掩飾他話語之中的輕蔑。

「前輩,你別誤會,我只是第一次聽到這種奇特的方式。」秦南淡淡一笑。

怕?

他還真不知道,怕的感覺是怎樣的。

正所謂,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他現在正缺一門天下無雙的刀術,現在機會就在眼前,哪怕前面是滔天火海,萬丈深淵,他也會毫不猶豫前行。

「原來如此。」天荒刀帝點點頭,淡淡道:「你且放心,如若你在皇城中,參悟出了天荒刀術,絕對會有巨大的好處!行了,時間不多了,你記住若你放棄感悟,就將這塊鐵片,重新放回璀璨之地。」

縱然秦南有著神刀伴體,還是那位的三生劫,但是天荒刀帝仍然不會絕對相信,秦南一定能夠獲得天荒刀術。

因為這種紅塵歷練,看的不僅僅是天資。

而他要做的,就是務必保證,秦南哪怕失敗了,他一樣可以找到下一個人,來繼承他的天荒刀術,將天荒刀術發揚光大。

「晚輩謹遵教誨。」

秦南拱手道。

「嗯。」

天荒刀帝點點頭,轉過身去,看向了銅鏡,眼神之中閃過了抹複雜之色,隨即笑了笑,身形緩緩消散。 放學后,夏清歡和簡艾冠桃一起,坐上了去南城的公交車。

一上車,夏清歡便瞪著大眼睛左顧右盼,一臉的稀奇。

簡艾見狀便是無奈一笑,低聲問:「沒坐過?」

夏清歡一臉興奮的點了點頭。

夏氏集團的千金,出門都是專車,家中車庫豪車無數,哪裡會坐公交車?

別說公交車了,計程車夏清歡坐的次數也屈指可數。

公交車一走一停,夏清歡心裡頗覺有趣,而這個方向也是和她家完全相反的方向,車程過半,建築也越來越老舊,街道越來越狹窄。

剛進鐘樓區,夏清歡便忍不住道:「原來鐘樓區這麼破敗。」

「你是第一次來鐘樓區?」冠桃有些意外,一臉震驚的問到。

夏清歡又是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冠桃:「……」

簡艾:「……」

冠桃和簡艾不禁對視一眼,心道這也太誇張了。

好歹也是白雲市本地人,鐘樓區就算經濟落後了一些,卻也比鄰海城區,而且高樓大廈也不少,根本談不上破敗。

夏清歡十四年竟然第一次來鐘樓區……

簡艾不禁看了夏清歡一眼,提前打預防針:「這才哪到哪,等會到了南城,你就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破敗了。」

夏清歡不以為意的勾唇一笑,心道大家都知道南城是貧民區,就算沒有來過,也早有心理準備。

……

二十分鐘后,當夏清歡站在路口處,看著入目一片矮壓壓的平房,隨處可見的籬笆院子,坑坑窪窪的大土路,整個人如被點了穴一般愣在原地。

她是……

進村了嗎?

簡艾和冠桃看著目瞪口呆的夏清歡,忍不住對視一笑,冠桃率先開口:「夏千金,南城歡迎你。」

『咕咕咕……』

一隻老母雞在幾人身前悠哉路過,夏清歡的嘴角及不可查的抽搐了一下。

「走吧,我家就在前面。」簡艾沒有打趣她,而是自然的拉起夏清歡的手,一同向家裡走去。

半晌夏清歡才回過神,眼睛里的震驚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好奇和打量。

南城是老城區,雖然窮,但是人口卻十分的密集,所以之後一旦拆遷,這些人便會成批的湧入市裡。

路邊的樹下,院門口的石凳上,便隨處能見到吹風的老年人,偶有一身泥垢的孩童灰頭土臉的飛奔而過。

看著一棟棟狹小灰暗的房屋,夏清歡心下微動,簡艾和冠桃竟然就是在這種環境下長大。

夏清歡生在頂級豪門之中,自然沒見過底層人民的清苦,當下心中情緒複雜,有種被震撼的餘熱。

到了簡艾家院外,冠桃與兩人告別徑自回了家,簡艾開口跟夏清歡解釋:「冠桃爸媽下班都比較晚,她通常放了學回家要給叔叔阿姨做晚飯。」

夏清歡神色木訥的點了點頭,心中有種說不出的難過。

她雖然和簡艾冠桃成了好朋友,但是卻未真正的了解過她們。

帶著夏清歡進了家門,陳進如往常一樣從廚房探出了頭,見到簡艾帶了一個女生回來,他先是一愣,隨即便笑著招呼:「回來啦!」 第一千六十七章南州皇城

直到天荒刀帝的身影徹底消失,秦南的神念,才從腦海中退了出來。

「南州皇城么?」秦南沉吟一聲,朝著正在閉關修鍊的陳芸,傳去了一道神念。

這天荒刀術,絕不一般,想要領悟,恐怕沒有那麼簡單。

兩個月之後,便是帝命爭奪戰,他必然要在爭奪帝命之前,將此術領悟,並且掌握。

所以,他現在不能浪費時間。

「秦南大哥,你要去我們皇城?」

陳芸睜開眼睛,帶著一抹詫異。

因為在她看來,秦南必然是中州帝榜上的天才人物,而且還至少是帝榜前一百的,這樣的人物,去他們皇城幹什麼?

儘管非常疑惑,她還是迅速道:「如果要去我們皇城的話,秦南大哥你拿著這塊令牌,距離此地一百里開外,有一座古老祭壇,可以直接傳送到我們皇城的百里開外……」

除了遞給秦南令牌之後,陳芸還將皇城的地圖、勢力分佈的玉簡,一併給了他。

「這塊令牌,是我私人的令牌,如果秦南大哥遇到了什麼事情,催動這塊令牌,我父親就會出面幫你。」陳芸想了想,又遞過來一道令牌。

「多謝。」

秦南心中一暖。

有了陳芸給的這些東西,那他就方便多了。

「秦南大哥,你就別跟我客氣了。」陳芸頗為不好意思,連忙轉移話題,道:「現在就要走嗎?要不要跟狄風雲他們說一下?」

「這就不比了,你們繼續修鍊吧。」

秦南站起身來,給敖東方等人傳去一道神年後,腳尖一點,身形朝著天邊飛去。

陳芸看著他離開的背影,眼中一陣堅定,這一次她一定要逆天改命成功,有朝一日,成為秦南大哥這樣的強者!

「咦?」

忽然間,陳芸發現,地面上竟然有著一塊火紅色的玉簡。

這塊玉簡是從哪來的?

她下意識神念一掃,然而當看到玉簡之中那一門門的帝術時,整個人徹底呆住了。

沒過多久,璀璨之地,古老宮殿,第三層。

「嗯?秦南大哥傳來神年了,他說危機已經解除了,他已經離開璀璨之地了!」敖東方掃了一眼,臉色頓時大喜,激動開口。

花極無道、蘇青青等人,都是鬆了口氣。

「意料之中。」江碧蘭精緻的臉上,綻放出來了一抹笑容,道:「既然他已經走了,那我們要去做點正事,你們跟我一起,還是?」

「呃,我就不必了。」

「就此別過吧。」

敖東方等人猶豫了一下,紛紛開口。

畢竟他們對死亡道人不太了解,而且死亡道人的名聲,實在是太兇殘了。

「我跟你一起。」一直都未出聲的穆木,忽然開口說道。

敖東方等人一驚,下意識想要勸說,見到穆木那冰冷的俏臉,就立馬咽了回去。

江碧蘭美眸中露出了抹異色,沒想到這個穆木,還很聰明啊。

知道她口中的「正事」,是去殺人。

三柱香之後,蒼嵐大陸,南州,皇城幾十里開外。

唰!

一道人影,從天空降落下來,赫然是秦南。

還未等秦南來得及觀察四周,那鐵片之上,忽然爆發出來了一股璀璨的白光,竟是凝聚成為了一頭頭的白色光龍,鑽入秦南的體內,將秦南體內的力量,層層封鎖。

他一身的氣息,壓制到了武聖五重境界。

「這麼快磨練就開始了啊,這樣的修為,還有點不習慣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