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但他並沒有因此動搖,因為他知道,現在正是關鍵時刻,容不得有半點猶豫。

「吼!」布蘭德近乎自殘地爆發全力,好似猛鬼出籠,伸手抓向不遠處的小女孩。 在名為死亡的巨大壓力下,強如上位白銀大騎士,也開始拚命了。

深藍鬥氣匯如海水,浸染天地,四面八方,天上天下,無不透出深邃的蔚藍色。

深海元素穿透虛空,如無盡砂礫瘋狂湧來,鋪蓋虛空,擠開了所有空氣。

布蘭德暢遊其中,動作極其優美,好似深海中一條忽上忽下的劍魚,當水流齊齊向一處奔涌,那前進的速度堪稱恐怖。

就某種程度而言,門薩的存在,激發了布蘭德本該枯竭的騎士潛力,後者甚至已經上位白銀大騎士的框架,向更高層次進發。

此時的布蘭德精氣神合一,專註到了極點,他凌渡虛空,兩隻磨盤大手好似飛鷹利爪,從上而下,狠狠往小女孩所在地撈了過去。

眼看那纖細的腰肢就要被自己擒住,布蘭德不由驚喜萬分:「哈哈哈!得手了!有這個人質在手,就算弗蘭克再厲害,也得向我跪地求饒!」

不知不覺中,布蘭德已經把「弗蘭克」視作一流高手,比他還要強大的那種。

這種無形的轉變,雖然毫不起眼,卻如恐懼般深植人心。

「嘭!」驚慌失措的小女孩眼看就要落入魔爪,但小小的身體化作一束耀眼火花,整個人消失不見,直接讓布蘭德抓了個空。

「怎麼回事?她去哪裡了?」

布蘭德從驚喜的雲端跌入地獄,發瘋般地狂吼起來。

「哼!」

而另一邊,門薩則伸出強有力的臂彎,將被火焰傳送過來的艾爾莎穩穩噹噹地接住。

如此變化,堪稱神來之筆,超乎所有人預料。

門薩抱住艾爾莎,面無表情地看著現場差點呆住的兩人,淡淡道:「介紹一下,這是我新覺醒的上位神賦異稟——火焰傳送,雖然耗時比較長,但只要施展成功,凡是與我心血相連之物,都會被火焰所包裹,穿透無盡虛空傳送到我身邊。」

「不可能!」神秘人錯愕不已,這時候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嘴:「火焰繫上位神賦異稟共有一十三種,其中根本沒有這所謂的火焰傳送,你這是在耍什麼花招??」

「現在有了,也不晚啊!」

門薩把艾爾莎放了下來,柔聲囑咐道:「乖!站到一邊去,伯伯去殺壞人啊!」

小女孩艾爾莎扁著嘴,似乎被殺氣騰騰的門薩嚇到了,看上去獃獃愣愣的。

完全是下意識的,她邁開兩條小腿,往最熟悉的人身邊靠去。

然而她逃跑的方向,卻是直指重傷垂死的維斯特伯爵。

如此變故就連門薩也沒想到!

等他反應過來,艾爾莎已經赤著腳,吭哧吭哧跑了出去。

布蘭德就在她通往維斯特伯爵的必經之路上!

「該死的!」門薩暗罵一聲,渾身佛光鬥氣涌動如潮,朝著布蘭德沖了過去。

布蘭德眼看機會送上門來,頓時精神震顫,他想也不想,反手抓向跑過來的小女孩。

「轟隆!」然而還是門薩快了一步,上次戰鬥結束后,他就一直正處於「神臨」狀態,精神莫名亢奮,導致隨時隨地能爆發出百分之兩百的實力,論戰力堪比亞聖騎士。

「啪!啪啪!」門薩狠狠地抓了過去,與布蘭德十指糾纏,佛光熾熱,金芒燦爛,竟然生生壓下了充斥在虛空的深藍元素,將之碾壓到極致。

「嗯?」布蘭德正要與門薩較力,然而他根本不是後者的對手,不僅連力氣,就連鬥氣都被碾壓,只能任由膽戰心驚的小女孩從身邊跑過去。

「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動手?」眼看局勢陷入僵局,布蘭德不由朝神秘人大吼。

神秘人雖然剛才被門薩的滅門威脅給嚇住了,但他畢竟是貨真價實的上位白銀大騎士,若是他插手,原本五五開的局面註定傾斜。

不僅布蘭德想到了這點,神秘人也想到了這點,聯想到自己剛才被門薩三言兩語就嚇到了,甚是膽慫,若是這件事傳出去,他精心維護的顏面可就沒了。

神秘人不是沒有決斷的人,他看向門薩,目露赤烈殺機,隱隱有動手的意思。

布蘭德見狀,頓時暢快地大笑起來:「你完了,弗蘭克!你拯救不了任何人,甚至拯救不了自己,死神正向你招手呢!不過放心,你不會孤獨上路的,我會親手虐殺那小雜種,讓你們父女在黃泉路上相伴。」

冷漠,無情,甚至有些殘酷!

這就是門薩看向布蘭德的眼神,原本他還心存憐憫,但現在不會了。

有些人,不值得你浪費心情去饒他一條狗命。

「白痴!」門薩怒吼一聲,渾身充盈著聖潔的佛光,滾滾殺氣混雜其中,金紅兩色交織,好似在人世間降臨了一尊為戰而生的比丘。

上位神賦異稟——宇宙大洪光領域。

原來,門薩剛才一直沒用全力,光靠「神臨」狀態,他就足夠碾壓全盛時期的布蘭德。

現在,布蘭德的卑鄙無恥已經徹底激怒了門薩,後者腦袋中的某根神經好像斷開了,噬血的殺意狂涌而上。

「咔嚓!」全力爆發的門薩毫不費力地擰斷了布蘭德的十指,在後者驚恐的眼神中,用力一扯,把他雙手弄脫臼了。

見到這一幕,神秘人毫不猶豫地停下腳步,他選擇作壁上觀,觀察局勢。

「永別了,我親愛的深海大騎士!」

門薩眼中冒出艷艷紅光,卻是決定斬草除根。

哪怕違反《騎士法典》,他今天也要幹掉這個禍害。

門薩掌心合攏,捏成一個無比堅硬的拳頭,金黃色的佛光包裹其上,渲染出威風凌凌的金質鐵拳,朝著布蘭德不做防禦的腹部,擊打出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這時,門薩忽然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叫,整個人更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彈飛了出去。

只見他一張臉扭曲到極點,似乎被那驚人的痛覺鑽入腦子裡,鬧得翻天覆地。

而本該受到重傷的布蘭德,此時卻是完好無損。

一條由冰晶組建而成的神秘鎖鏈從天空盡頭延伸出來,高深莫測,如真神的刑罰之鞭。

神秘鎖鏈穿過無數空間,在天與地之間練成一條晶瑩地通道。

頂端別著黃金色的矛頭,散發著難以言喻的強大神威,精準無比地扎到門薩的胳膊上,融於血肉當中,在其中使勁翻騰著,帶來難以言喻的痛苦。

「這就是秩序神器《騎士法典》的力量嗎?不允許我斬殺同階白銀大騎士?」

門薩強忍著痛楚,從地上翻起來,胳膊上有黃金之火在燃燒。

他臉色難看,極目遠望,想要看穿虛空盡頭,直視那高貴無比的真神器。 在眾人面前展現了自己強硬的態度后,神器變化出的鎖鏈很快就消失不見。

門薩見狀,不見有絲毫輕鬆,只見他臉色隱隱發青,似乎憤怒到了極點。

但面對一件真神器的威脅,即便是現在的他,也不得不重視。

作為從古傳承至今的偉大神器,《騎士法典》早已通靈。

它珍視著每個強有力的超凡騎士,從不輕言放棄。

如果有人違背這條鐵律,那麼神罰必然降臨,連聖騎士都無法阻擋。

「你真夠幸運的……」

布蘭德聽門薩這麼說,頓時精神一震,知道今天這一關算是躲過去了。

就在布蘭德暗暗慶幸自己逃出生天的時候,門薩眼神陡然變得尖銳起來。

只見他毫無徵兆地一個突進,速度飆飛到極致,在虛空中留下數道縹緲虛影,如鬼魅一般的身影直接出現在布蘭德面前。

「啪!」門薩打出一記大巧不工的重拳,直接印在布蘭德臉上。

布蘭德應聲倒地,還沒等他站起來,門薩直接坐到身上,穩如一面噸位驚人的鋼鐵重盾,面無表情地看著,然後高高揚起拳頭。

布蘭德急眼,大聲呼喊:「等等!你這混蛋還沒弄懂《騎士法典》的意思嗎?你再這麼肆意妄為,就不怕真神器活撕了你?」

「啪!」門薩狠狠給了布蘭德一拳,那狂暴的力量直接把他腦袋摁進大地深處。

年輕的大騎士此時滿臉陰冷之色,他活動了一下自己的雙手,輕蔑道:「它叫我不要殺你,又沒說不能打你。看來我上次出手還是輕了,不過這次……我會給你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

以出劍般的超高速度出擊,門薩瘋狂粗魯的拳頭落如雨點,像是匠師的燃燒鐵鎚不發出怒吼聲,不斷鍛煉著劣跡斑斑的生鐵。

每一個拳頭,都包含著主人滔天的恨意,以及必殺的決心,雖然被某種力量所禁錮,削弱,但依舊威力十足,將那鮮活的肉體打成爛泥。

「呼呼呼呼!」也不知過去了多久,反正只知道布蘭德驚天動地的哀嚎聲,在不知不覺間轉變成一陣陣肉體被打爆的「噗呲」「噗呲」聲,門薩緩緩站起來,揮手撒去無數汗珠。

神秘人是這場私刑的唯一觀眾,至於那對父女早就被眼看事情不對勁的伯爵夫人拉走了,他冷冷道:「布蘭德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門薩道:「我會把艾爾莎送到你們找不到的地方,然後找個安全的法子,慢慢弄死布蘭德。你們敢來找我麻煩,應該早就想好避開「神罰」的辦法了吧?」

神秘人沉默以待。

真神器《騎士法典》雖然威能無限,甚至誕生了靈智,但畢竟不像人類那麼狡猾。

千百年來,在超凡世界中,因為人類內鬥而無辜死去的大騎士,聖騎士不計其數,這些事例無疑說明了《騎士法典》有其局限性。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在卡拉比帝國成立之初,雷電聖騎士加得羅一人就坑殺了蘭尼斯特家族七八位黃金聖騎士,事後安然無事,也沒見《騎士法典》降下什麼懲罰。

只不過,能躲過「神罰」的方法,無疑是機密,也只有那些傳承許久的大家族才有。

在這方面,沒有龐大勢力支撐的門薩無疑差了許多。

神秘人道:「現在你也撒氣了,可以讓我把這團爛肉帶回去嘛?」

門薩看著被自己踩在腳底板,渾身上下都是馬賽克的不明物體,無所謂地抖了抖肩膀。

他知道:雖然布蘭德的傷勢看上去很重,但其可是覺醒上位神賦異稟——超凡生命體的白銀騎士,只要得到足夠的補充,很快就能恢復過來。

雖然無奈,但面對《騎士法典》的威脅,門薩只能忍氣吞聲,任由神秘人將昏死過去的布蘭德帶走。

在走之前,全程都在受氣的神秘人忍不住威脅了一句:「弗蘭克,你最好一直強勢下去,否則只要露出些微疲軟,我們這些藏在暗中的食屍犬就會追過來。」

門薩不屑地瞟了他一眼:「你是封號聖騎士?」

神秘人一愣,下意識道:「當然不是,否則怎麼可能任由你……」

門薩又說道:「你們當中有封號聖騎士?」

神秘人搖頭。

門薩頓時趾高氣揚起來:「老子連地獄火聖騎士都得罪過,還在乎你們這些小蝦米?」

神秘人被氣了個半死,他哼了聲,腳踏虛空,直接抱著那一團爛肉飛渡而去。

「今天這場鬧劇,總算結束了!」

門薩神色疲倦,身體軟綿綿的,畢竟他已經好幾天沒睡覺了。

雖然精神亢奮,但來自靈魂的虛弱卻怎麼也掩飾不了!

不過,「神臨」狀態似乎沒有結束的意思,一直刺激著門薩的大腦,讓他無法睡眠,在暗處孕育著全新的東西。

就在這時,門薩胳膊上忽然閃過耀眼的亮光,好似從東方地平線升起的黃金朝陽,讓人忍不住躲避過去。

「這是?」門薩疑惑著解開衣袖,發現曾被《騎士法典》施加的六芒星烙印正在大放光芒,,於此同時,海量的信息湧向他大腦。

若是換在平時,門薩早就被這些信息擠爆,精神昏昏沉沉,但如今,他只是微微一愣,就完全解讀了其中的意義。

富蘭克林歷25年,帶兵鎮壓布林奧肯人叛亂!

富蘭克林歷30年,斬殺為禍一方的超階魔獸大地魔龍!

富蘭克林歷32年,組建銀霜鐵騎戰隊,在帝國排名第九十九!

富蘭克林歷34年,支援「黑瘤病」疫區,斬殺十萬數亡靈生物!

富蘭克林歷34年,晉級深海大騎士!

富蘭克林歷39年,暗殺大黑法師盧卡奧斯-美迪斯!

富蘭克林歷45年,響應深海聖騎士號召,參加對忘憂仙林的清剿活動。

富蘭克林歷53年,扼守鐵刃要塞三年,率軍打退了十三波海族進兵,折算兩功勞!

富蘭克林歷60年,鎮守鐵森林鎮,保護平民一千二百三十八名,折算兩功勞!

一樁樁,一件件,都是布蘭德這些年征伐四方,被《騎士法典》銘記在書頁上的偉大功績,如今為了補償自己的性命,統統轉交給了門薩。

十二等分的六芒星如今被填得滿滿當當,剛好滿足最低標準。

門薩心念一動,天空盡頭的《騎士法典》立馬做出回應。

空間被打開,閃耀著黃金光澤的液體滴落他掌心,晶瑩剔透。

而銘刻著胳膊上的六芒星直接化作飛灰,一點點消散不見。

「無上秘葯黃金血!」門薩嘿嘿一笑,眼中閃過狂熱之色,五指緊緊扣住。 「黃金血」作為最頂級的超凡秘葯,具有改變資質的恐怖功效!

哪怕是沒有任何基礎的普通人,只要飲下一滴「黃金血」,都能在短時間內晉級主元素超凡騎士,了解其中種種奧妙,覺醒三大標配上位神賦異稟,甚至於逆天改命。

在高階黃金血脈大行其道的古老時代,不少才幹出眾的謀臣,將軍以及智者都是通過建立功勛的方式,從主君那裡獲得不計其數的「黃金血」,從而改變自身生命等級,以非神靈騎士血裔的身份,得到高貴的騎士血脈,併流傳到現在。

在超凡世界,人類帝國的無上秘葯「黃金血」,獸人大聯盟特產的「傳奇之鐵」,精靈族時代守護的「生命源泉」,美人魚族獨有寶物「兩界石」,並稱為四大至高寶物,每一個都意義非凡,擁有改變族運的奇妙能力。

即便對如今的門薩而言,「黃金血」也具有非凡意義,他可以藉此領悟聖光法則,因為越接近著純粹的光元素,越能領悟強者的奧義。

「嘭!」就在這時,門薩整個炸開,化作一縷縷火焰,四下飄散著,很快就穿過重重虛空。

「這招跟雷電騎士右森藉助雨雲遊弋虛空的戰鬥方式很像啊!只是不知道,這個技能的極限在哪裡……」門薩如此想著。

等飄蕩的火焰重新匯聚,他穩定住身形,卻是藉助冥冥中的血脈聯繫,降臨到侄女艾爾莎身邊。

上位神賦異稟——火焰傳送。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