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但歐陽融那?非但沒有任何畏懼的意思。反而是越發的沉浸其中,整個人竟直接站起來,開始在別墅空蕩蕩的大廳之中,跳起來狂野的舞蹈。

是什麼讓歐陽融如此瘋狂?

當然是即將到來的報復!

歐陽融這種從來沒有吃過虧的人。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咽下這口惡氣的。要知道這幾天雖然是被歐陽毅風喊著不準出去,但歐陽融卻仍然是有著很大的自由性。再加上歐陽融做事歷來都是很有章法的,所以在重金許諾之下,一個亡命之徒這時候已經是出現在了花海縣,而且就在楚錚所租住的房子外面。

「耗子。你說那小子現在會不會不出來那?」一個光頭低聲問道。

「怎麼可能?光哥,楚錚是絕對會出來的。咱們都在這裡盯了好幾天,每晚這個時間點他是絕對會出來跑步的。」一個身材孱弱的男子說道,他便是耗子。

「說的也是。耗子,這次出來跟著我做這件事情,有沒有感覺過後悔?」光哥沉聲道:「要知道這事和咱們以前所做的不一樣,真的要是做了的話,性質會相當的惡劣。就算咱們逃到天涯海角,都會被追緝著。」

耗子咧嘴一笑。「不怕,只要是跟著光哥辦事,我是不會有任何害怕的,我相信光哥!」

「傻樣!」光哥笑了下,使勁摸了下耗子的腦袋。臉上露出一種緬懷的神情來。

「只要咱們再做完今晚這票,以後就不用再愁著吃喝了。不過耗子,我給你說過的事情你都記住了吧?給你的那些東西也都藏好了吧?」光哥嚴肅著問道。

「是的!」耗子道。

「那就好,你給我記著。在這個世界上你不能夠相信任何人,誰都不要相信才是能夠繼續活下去的資格。光哥能夠將你從那個窮山溝裡帶出來。你能不能夠創造出輝煌就要看你的了。今晚這事原本只是我一個人承接下來的,不過為了安全起見,一會別管是發生什麼事情,你都要記住,絕對不能夠出來,你的任務就是接應,懂嗎?」光哥神態那是前所未有的肅穆。

「光哥,你幹嘛說的這麼嚴重,真的要是有危險的話,咱們不做不就成了?」耗子說道。

「不做?現在也不能夠不做了。行了,楚錚來了,記著我給你說過的話就成!」光哥吩咐完之後,就直接起身,嘴裡面是滿嘴酒氣,身影也是踉踉蹌蹌著,活脫脫就是一個喝醉酒的醉鬼。

在這個小區甬道上出現的就是楚錚!

楚錚並沒有住在單位分出的宿舍裡面,而是喜歡在外面租住著一個房子,自己住著比較自在和幽雅。這個小區雖然說是老小區,但貴在安靜,是楚錚最為喜歡的。每天晚上睡覺之前,他都會出來跑一圈慢步。

跑步鍛煉身體只不過是一種所謂的託辭,楚錚更加想要做的是通過這樣的跑步,將一整天發生的事情全都在腦海之中過濾一遍,從而從其中汲取著經驗教訓。作為一個秘書,楚錚是清楚自己應該如何定位的。

如果不趁著現在這種優勢的條件,更多的從蘇沐這裡學到當官之道,以後再想要學習的話恐怕機會就是相當的渺茫。真的要是等到被外放下去的話,沒有這些經驗,是很容易被排擠走的。那樣的話,楚錚丟的就不僅僅是自己的臉,還會將蘇沐的臉丟光。所以他現在必須付出比別人多出幾倍的精力和汗水,為的便是今後有朝一日能夠飛黃騰達。

「蘇縣長是真的不喜歡那種畏首畏尾的人,像是章銳今天果斷的將楊寧晨給扣起來,便是很對他的脾氣。」

「何笙的生態園養殖基地看來明天會讓那些鄉鎮的頭頭們,都開始涌到縣政府進行搶奪的。」

「在基層工作不一定非要將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那種雲里霧裡的遮掩,也是一種手法。」

……

楚錚就這樣不斷的分析梳理著,他在這樣的思考之中,雖然說瞧見了從對面過來的光頭,卻是沒有怎麼理會。剛想著錯身閃開,誰想到就在這是異變陡起。原本錯身而過去之後的光頭,竟然從身後猛然間掏出一把西瓜刀,隨即沒有任何遲疑,果斷的便深深的刺向楚錚的身體。

一刀!

又一刀!

再一刀!

光頭生生的刺進去六刀之後才趕緊從當地逃掉,這六刀雖然說不至於當時就要了楚錚的性命,但這六刀也當真的是讓楚錚當場便癱倒在地,臉上布滿著一種恐慌的神情,從來沒有像是現在這樣,楚錚感覺生命力是如此清晰的流逝著。

刺眼的鮮血讓楚錚感到眩暈!

刺鼻的血味刺激著楚錚的嗅覺!

癱倒在地的楚錚,硬是拚命調動著最後殘餘的力量,撥通了段鵬的電話。

「段鵬,我被刺傷了,就在租住的小區這裡…」

當這樣的一句話說完之後,楚錚是真的再沒有任何氣力,那種周身疼痛的感覺,讓楚錚直接趴倒在血泊之中昏迷過去。

那邊的段鵬在接到楚錚電話的瞬間,就蹭的從床上跳起來,三下五除二便衝出房間,開車向著楚錚這邊趕過來。邊趕過來的同時邊撥打了縣醫院的急救電話。

段鵬的態度更是很為乾脆,直接說遇襲的是蘇縣長的秘書楚錚,為的便是害怕縣醫院那邊磨洋工。事實上這樣的說法是很為正確的,在聽到是楚錚被刺傷之後,縣醫院的救護車幾乎在瞬間就開了出來,隨車的還是對急救有著很深功夫的醫生。

「領導!」

段鵬打完醫院的電話之後,就給蘇沐撥了過去。那邊的蘇沐是沒有睡覺,不過卻也是準備收拾下就歇息。這麼晚接到段鵬打過來的電話,是真的有些意外。

「鵬子,怎麼了?」蘇沐問道。

「領導,剛才接到楚錚的電話,說是他遇刺了。現在就在小區那邊,我聽著他的聲音是那麼的不對勁,一句話都沒有說完便沒有聲音,我現在正在向那邊趕過去!」段鵬急忙道。

「什麼?」

蘇沐猛然從椅子上站起,臉上露出著震驚的神情。自己沒有聽錯吧?段鵬說什麼?說楚錚遇刺了?是誰,竟然敢這麼大膽,做出這種喪心病狂的事情來?難道他們不知道楚錚是誰嗎?不知道楚錚的身份是什麼嗎?

如此公然刺殺國家行政幹部,真的是想要向黨挑釁嗎?

「鵬子,你趕緊過去看看楚錚是怎麼回事,我現在就動身往那邊趕,給我說地址!」蘇沐沉聲道。

「勝利小區三號樓一單元302!」段鵬趕緊道。 閑話少說,今天接著昨天開講:

話說礦場中的楊偉大咧咧地一揮手,喊了聲:兄弟勝利大逃亡,出發!這一干保安自動和被解救的工作組成員組成了一對一的對子,佟思遙和楊混天一左一右,看犯人似地跟著江葉落,這是今天重點保護的對象,楊偉下的命令是,把自己個丟了也不能把這女的丟了,那受傷的張月容,就得了個便宜,直接被楊偉背到背後,兩個保安在前頭做嚮導,一行人悄無聲息地離開的礦場。

重生之混吃等死 後面洞里被俘的一群礦工和不明來歷的的武裝人員,楊偉和佟思遙一商量,先捆著吧!救人要緊,看樣,大郎山的事不簡單,可這事得分個輕重緩急,讓眼前這十幾個工作組人員早一刻脫離危險才是今天的目標,回頭再組織警力抓這群東西也為時不晚!

隊伍由於增加了工作組人的員和傷員,行動要緩了好多,楊偉嚴令一群人不得開燈,不得說話。甚至有保安提議直接騎那人都丟在礦場的摩托車走的建議都沒有採納,一個是路不好,一個是太危險,萬一行進途中出個什麼茬子,自己可擔待不起這責任。一條簡易的土路差不多有兩公里多長,楊偉一行人悄無聲息地走在路上,一個行都沒有,陰森森的環境讓人有點毛骨怵然的感覺,不過,急於脫困的保安和驚嚇過度的工作組人員都巴不得離開這裡,還真沒感覺到有什麼可怕的地方,緩緩地,楊偉一隊人離村口越來越近…………

回過頭來,咱們還得說說游關偉和秦三河兩隊人馬,這是楊偉先撒出去的人,楊偉在安排這些人的時候。有點預備隊的意思,其本意還是不願這群流氓兄弟出手的,這群貨楊偉最了解,出手沒輕沒重,萬一真出了什麼事楊偉還真不敢保證。不過沒料道的變化太多。沒料道工作組裡不僅有傷員,而且而神志有點不清了,更沒料道地是對手居然還有如此強悍的武裝,看來,這群人還不得不用了。

楊偉發命令的時候,游關偉卻是正鑽在村外一所變電箱下的草堆里,幾個保安貨擠在一塊取暖,先前楊偉給的命令是:讓游關偉找到村裡地幾個關鍵點:第一是送照明用電的變電箱、第二是通信線路電纜的交接箱;第三簡單。就是村后大郎山上的兩個移動基站。找這幾個關鍵點幹什麼,這是楊偉當特種兵學的本事,奇襲和破壞,楊偉在進村的時候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無法正常出村,那就得非正常出村了,在這種群體事件中。趁亂逃脫和亂中取勝是最好的選擇。

不過這個辦法確實有點損,而且怕招致武鐵軍和佟思遙地反對,這也是他先前不敢向武鐵軍說明的原因所在。而且礦場發生的一系列事,讓他最後下了決心。先是礦工圍了幾十號圍住工作組,這肯定是有人指使;后是一隊全副武裝的人員到礦場搜索人員,這肯定也是有人指使,而且這裡面肯定還要有其他的目的,那麼,不管這個目的是什麼,不管這幕後是誰。他們畢竟在幕後,要斷了幕後這條線,就必須把幕後人變成聾子、瞎子,讓他在背後自亂陣腳,同時也讓這幕後地沒有辦法組織成有效的阻攔和攻擊,除非幕後親自上陣,不過楊偉覺得這種可能性不大…………這個想法催生了這個損招,楊偉本來就是想剪了線、斷了電采混亂出村,現在看來,這辦法歪打正著。還非用不可。

23時40分:村東頭變電箱,游關偉指揮著兩保安蹬上了電杆,伸手拉了閘刀,村裡一霎那變成了漆黑一片……

同一時間,距此不到600米的一座孤零零的交接箱。四條兒臂粗的通信電纜被兩個保安全部鋸斷了。這是全村固定電話的匯流排交接箱,據說。這種電纜內芯是純銅的,是全市揀破爛兄弟們的最愛了,一年全市被盜割的電纜要有幾起案子,跟城市裡那進蓋一般,根本就看不住……

也在同一時間,山頂上兩座高高的鐵塔下閃過兩個黑影,兩人已經在這裡潛伏了一個小時,深一腳淺一腳地上了山,等到基站前一看,嗨,這也太簡單,給基站供電地一座小房子,連鎖都壞了,上門貼了一個「機房重地、閑人免進」的牌子,哥們那是閑人,哥們是來斷電來的,兩混球根本沒動傢伙,拉了閘刀斷了電拉倒,這地,估計就沒人來,就即使有人來,來回也得若干個小時……

電掐了、電話停了、手機沒有信號了………郎山村一瞬間就被還原到了原始生態。

而在村外公路兩側已經等了差不多兩個小時的秦三河這時間也是兩眼放光,楊偉發的老白乾還真是起了作用,起碼能抗著點寒不是,一干保安們早喝得有點上頭了,23時40分,秦三河一看燈滅了,這就是信號,一揮手,上!兄弟們,見人先問口令,口令對就是自己,口令不對,就是敵人,甩棍招呼!

如果一群黑夜裡的幽靈一般,一群保安們踢里塌拉沿著公路奔著進了村,黑暗中,只能聽到大頭靴沉重的腳步聲………從各個角落接到同一命令的原一組卜離帶的人、游關偉帶著人,都朝著一個方向奔去………村中心唯一的一條路!

這郎山村在澤州也算得上一個大村,原來是分上郎山、下郎山村地,但這幾年發展很快,兩個村接到了一起,但至始至終有一個保持沒變,就是一個村只有一條主路,就在原上下郎山村的中間,一條五米寬的鄉村公路,而往後山煤礦通的路也只有一條,一條簡易土路。是為了拉煤車進出的方便,整個村背後就是一巨大地煤場。在澤州,在鳳城,像這種村子都不稀罕,煤。太多了。大郎山地生態環境雖然是破壞地厲害,但好處還是有地,村裡總是富起來了,而且有一部分人暴富起來了,比如,郎家兄弟倆!

停電的時候,老秋這已經叫好了總有三十來人的樣子,這郎志江就是郎山的老大。一年誰家出工多少、誰家分錢多少都人家一人說了算,這領導說話還是不敢不聽地,剛張羅好了人準備上礦場,這就停電了!

村裡停電倒也不是大事,一群礦工們,嚴格地說應該是黑礦工,都罵罵咧咧地把茅頭直指老秋。都說這老秋是倒運頭,半夜拉人起床,起床就停電………

一群人剛拐到了路上,就碰上了從村外一路狂奔著進村的秦三河一隊人馬,這老秋嚇了一跳,不又是警察來了吧,還沒省過怎麼回事,就聽有人喊:口令!

這群村民那知道口令,一個個傻不愣瞪著站著,怎麼回事這。跟演電影里的似的。

就聽那喊口令的又是一聲,敵人,動手!

完了,這黑礦工們今天還真是讓倒霉鬼跟上了,眼擺著四五十人齊刷刷地「啪」的一聲,那是甩棍開的聲音,這群人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這棍細也傷不著人命,那棍瞅見人就招呼,這打得還頗有章法。三個五個成一隊、十個八個成一群,腦袋上、敲;小肚上、戳;腿上胳膊上,甩。

霎時間就聽這哭喊聲、叫囂聲、求饒聲、叫罵聲亂糟糟地響了一片,多數礦工不是逃就是躺在地上,最滑溜的老秋腦袋上也挨了幾下。一摸已經是起了若干個大包。嘴裡叫著苦也,兩支胳膊當腿使喚。四腳著地,爬著出了包圍圈,一溜煙地跑了……

那群人卻也不戀戰,帶頭地一個大個一揮手,沖!就跟土匪進村一般,踢里塌拉又是朝後山奔去……

23時57分,秦三河的五十人隊和從礦場撤下來的老兵隊伍會合。

都不用問口令,遠遠看著一黑大個,楊偉就知道是秦三河來了,楊偉喜上眉梢,這秦三河一天幹什麼事都癔症打架從來都不含糊。快到跟前的時候,秦三河一聲口令,楊偉回令:郎山打狼!

這秦三河一愣,馬上叫了聲隊長,跑了上來!

「快快,三河,給你個媳婦背上。」楊偉好容易逮了個壯勞力,這背個張月容實在行動不便。那三河也老實,蹲下身上小心地把張月容放在背上,張月容此時還有幾分清醒,弱弱地說了聲,謝謝兄弟你呀!

楊偉苦笑著,這張月容微微發福的身體,手感倒不錯,可這一路從半山腰背下來,這感覺可就沒那麼好了,苦著臉說:「姐姐呀,別謝你我,提醒你一句,該減肥了,

不過那秦三河看樣卻是頓有如沐春風的感覺,比得了隊長的表揚還高興,遺憾地是天黑,看不清媳婦漂亮不。就傻傻地問了句:「隊長,誰家媳婦呀?長得漂亮不!」

周邊聽得人除了原保安覺得正常外,這工作組的、當記者的和那個佟思遙,都覺得這群人怎麼都一個流氓得性。不過後面還有更雷的,楊偉一聽就訓了句:「問個逑呀,反正不是你媳婦,背好啊,別趁機沾便宜亂摸啊!」

保安們一陣輕笑,佟思遙一陣竊笑,那江葉落,就剩苦笑了!

「好,兄弟,現在計劃基本成功,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工作組人員全部被我們解救出來了,現在我命令:現場保安分成兩部分,第一部分我帶著教官隊伍,保護工作組的人員沿著路面正中走,剩下的兄弟,護在左右兩翼,遇到騷撓抵抗,出手毫不留情,從現在開始,一路以五公里越野的速度往前沖,直到車前不許停留,不許戀戰,不許掉隊…………準備好了嗎?出發!」楊偉一喊,居中的隊伍先行起步了,上百人的隊伍維持著快步走地速度進村了!

「現在,開始跑步走!工作組的跑不動拖上走,以最快速度衝出村去!」楊偉一隊伍前一喊,速度明顯地加快了…………

離安全越近,離危險也越近。楊偉一隊人馬漸漸靠近了出村的路口……………

在郎山有「寧惹閻王、不惹二郎」的說法,這郎姓地兄弟倆也不是吃素的!

老秋這被打后,一溜煙就跑著去了郎志江的家裡,這事得先告訴領導,別回頭追究自己的責任可就麻煩了。而郎志江這一夜也是頗不安生。打發老秋叫人後不久就停電,拔手機問老二的情況,手機沒信號,再拔固定電話,嘿,連固定電話也沒音,這才覺得事情不對頭,這一下子蒙頭。電話不通還真把命脈掐了,連通知人都沒法通知。

正急著老秋屁顛屁顛就跑來了,一進門就喊著,支書支書,有群鬼子進村了,見人就打………這才口齒不清地說了一遍,這郎志江就更蒙了。天下還有這人,不像警察呀,警察見了老百姓那敢不問清楚就動手,也不像武警呀,武警總不成一人提根棍來執行任務吧!

不過畢竟也是一方大豪,郎志江略一思索便安排道:「老秋,敲鑼,把村裡人都叫起來,他們肯定在公路上接應呢,咱們直接到那兒圍人!還有……讓吳狗子把那狼狗都放出來追人!」

「哎。好!」老秋一轉身剛走兩步又回來了,說道:「支書,我沒鑼呀!」這以前敲鑼地都是支書地親信,一般都馬龍干這事,老秋就想敲都沒資格。

這兒這兒,郎志萍親自把屋裡拿了一面鑼給了老秋,老秋一接鑼,飛奔著跑出去了!

一會兒,村裡四處就響起了老秋的鑼聲和破鑼嗓子:各位老少爺們,都起來都起來。有人進村打家劫室了!各位老少爺們,趕快穿衣起床,支書讓大火上公路堵車………

在郎山,沒人挑恤郎姓兄弟的權威,況且這村裡全靠著郎姓兄弟的黑窯謀個生計。老秋的鑼聲一響。陸續就有人起床了,不過這速度就慢了。一開燈沒電,還得摸摸索索找衣服………楊偉一群進村地時候,老秋這還沒有組織成有效地阻擋。

「全體加速出村!」楊偉聲嘶力竭地喊著,為了盡量避免衝突,只要加快速度了,不過幸好現在村裡人出來不多,眼看著上百人陣勢黑壓壓衝過來,零星地村民也不敢阻擋,偶而有一兩個不開眼,直接被兩翼護著地保安們一腳踹過一邊,連棍子都沒動……中間奔跑著的,幾個工作組的人明顯體力不支,坐辦公室慣了這跑還真是個問題,到後來,個個幾乎是被拖著跑……

370米距離,眼看著到了村口,衝上了大路了!大路已經衝出去幾百米……

前面,秦三河喊,快快誰來背後,後面就有一保安接著背上了人繼續往前跑,

中路,有人喊,隊長,後面有車跟上來了……

楊偉再回頭一看,村裡已經響起了摩托車的聲音和三輪車柴油發動機突突突搖車的聲音,跟著看到了更恐怖的一幕,隱隱地車燈前,旺、旺旺亂吠著跑著十幾狗!看樣,這村裡人是瘋了,要讓狗來追人了!

一霎那,楊偉下了決心,喊了聲:混天,槍!楊混天一聽,別在背後地兩支五連發和彈袋遞給了楊偉。跟著又聽著楊偉大喊道:兩翼變後衛,掩護工作組突圍!

危險,來了!楊偉停下了腳步,如同煞神一般喊了聲!兩翼的混混們自動慢下了腳步,看著雙槍在手,凜然不可犯的隊長,個個心裡是血脈賁張,今天跑跑躲躲,盡幹了些沒臉說出去的事,現在,看樣隊長是動了真怒,看樣,今天要和隊長一起來做件轟動鳳城的事了………… 光頭在得手之後,沒有任何停頓的意思,他十分清楚自己做的事情是什麼事,這件事情的性質有多惡劣。雖然說自己自信動手是很有分寸的,是絕對不會讓對方死掉。但畢竟事情是做了,既然做了,就要有承擔責任的準備。不過就算是知道這樣,再給光頭一次機會的話,他同樣還是會選擇照做不誤。

原因很簡單,誰讓光頭的老婆就在歐陽融的手中那!他的這個老婆真的是藏的很為嚴實,是光頭這個流亡之徒在西品市好不容易找到的,原本想著就這樣過著小日子,誰想會被歐陽融下了這樣的命令。

沒錯,歐陽融雖然說是沒有親自動手吩咐這事,但光頭是誰?那可是在刀尖上過日子的人,又怎麼能夠不留有一手。他也正是因為知道了是誰想要做這事,所以才會有恃無恐著。換做是一般人的話,這筆買賣他真的是不會做。

「老婆,很快咱們就能見面了!」

耗子開著車在花海縣高速行使著,耗子早就將花海縣的交通摸得門清,也早就將這樣的路線爛熟於心的背在腦中。只要事成之後,沿著這條路線逃竄,絕對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衝出江南省的省界。只要開出江南省,那便意味著是暫時的安全。

「光哥,成了嗎?」耗子急聲問道。

「當然!」光頭抽著煙,雖然說手指有些輕微的抖動,但心情明顯是比較愉悅的。

「那就好!」耗子如釋重負道。

只不過這樣的如釋重負還沒有完全得到放鬆。就在車子剛剛開過一個拐彎,出現在一條山道之上的時候,都沒有等到耗子多做什麼,眼前陡然間出現幾束十分明亮的車燈。這幾束車燈是那樣的明亮不說,最主要還是一輛重型卡車。

重型卡車沒有任何想要迴避的意思,就那樣高速的向著他們衝過來,氣勢如虹!

「糟糕,殺人滅口!」

光頭腦海之中浮現出這樣的念頭,隨即身子近乎是本能的一下便將耗子推出車子。因為是山路,所以耗子被推出去的時候。路邊恰好是一個小斜坡。耗子直接便沿著斜坡滾了下去。不得不說光頭的反應速度真夠快的,近乎就在重型卡車出現的瞬間,就做出這樣的舉動。真的要是稍微遲點,被對方發現的話。那性質就很為嚴重了。

「耗子。記住老子的話。將那些東西全都交出去!尼瑪的,歐陽融,你不想要讓老子活著。想要就這樣便要了老子的性命,老子也不會讓你好受的!」

光頭僅僅是剛將耗子推出去,自己便喪失了跳車的機會,在一道低沉的碰撞聲中,他這輛小轎車是砰的便被重型卡車撞飛。如此還不算,等到轎車落地之後,重型卡車之上很快便跳下來兩個人,走到轎車之前,發現裡面的光頭已經是被真正的撞死之後,這才趕緊回到卡車之上,閃電般的開車離開。

從最開始撞車到下車觀看,期間竟然只花掉了三分鐘,速度不可謂不快!

而一條人命就這樣悄然離去!

縣長秘書,縣政府辦公室副主任被刺成重傷,這在花海縣絕對是大新聞。所以當蘇沐趕過去的時候,章銳已經是帶著得力幹警出現在案發現場。因為發現的比較及時,所以這裡在最短的時間內便被戒嚴,開始仔細的調查取證起來。

當蘇沐趕到這裡的時候,楚錚是剛剛被送到救護車上。蘇沐看著渾身是血,臉色蒼白如紙的楚錚,心口如同刀絞般疼痛。是誰竟然敢如此囂張,公然襲擊國家公務人員。蘇沐壓根都不用想,直覺告訴他,這件事情真的就是沖著他來的。

楚錚不過是替代品!

楚錚的被重傷,為的就是給自己一個教訓!

這是蘇沐的直覺!

「縣長!」章銳急忙道。

「怎麼樣?」蘇沐問道。

「楚錚現在恐怕是有點危險,生命可能會很為嚴重,不知道能不能夠救得過來。」章銳低聲道。

蘇沐在聽到這話的瞬間,臉色變的越發難看起來。但他卻知道現在不是著急的時候,必須保持著最為冷靜的狀態。只有絕對冷靜,才能夠將整件事情處理好。至於說到楚錚,蘇沐心底是有著絕對的自信,只要他還有一口氣在,自己就能夠將他給救活。

「章局長,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我只要結果!如果查不出來是誰動的手,你就引咎辭職吧!」蘇沐漠然道。

「是!」章銳敬禮道。

章銳現在的也是處於極度憤怒的狀態,說真的他現在一點都沒有生氣蘇沐對他的態度。換成是誰,心情都不會能夠好起來。這簡直就是一種**裸的挑釁,是在羞辱著章銳。在他的轄區之內,竟然出現了這樣的事情,這讓他如何能夠推脫掉責任?

這已經不是簡單的刑事案件!

這性質已經是相當惡劣!

要是不能夠將那個動手的王八羔子給抓起來,不用蘇沐說,章銳自己就會將帽子給摘了!

等到救護車閃電般向著縣醫院開去的時候,蘇沐並沒有馬上跟過去,而是直接上車,臉色陰沉著。

「鵬子,你的那些戰友還都在吧?」

「是的,全都在!」段鵬沉聲道。

「讓你的人全都動起來,給我將幕後黑手翻出來。有任何人阻攔你們,直接找我,我給你們兜著!給他們說,只要能夠將這事給我辦成,我必有厚報!」蘇沐肅聲道。

「是!」段鵬知道現在形勢的嚴峻,直接轉身就離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