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只是讓秦南沒想到,先帝靈魂,居然開口挑釁戰神之魂!

他哪來的資格,蔑視戰神之魂?

全場所有的強者,都萬萬沒有想到,現在竟然變成了這樣的一幕,他們原本心中的憤怒,直接爆發開來。

「這個段青,簡直有病!居然不把先帝靈魂放在眼裡!」

「沒想到他竟然愚蠢到了這個地步!」

「他的武魂,算什麼東西,根本無法無天!」

整個祭天道場上,怒喝聲響徹一片。

「好一個地級十品不算什麼,好一個勸我,好一個不要挑釁你的武魂!好,真是極好!」先帝靈魂,幾乎將秦南所說的話,全部複述了一遍,緊接著一股恐怖的威壓,從他身上,直接炸開:「小子!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地級十品武魂!什麼叫做蒼嵐魂限!」

轟!

無邊的威壓,狂涌而來,先帝靈魂大步一垮,一隻大手,捏成大拳,朝著秦南的戰神之魂,狠狠打來。

再其身邊的狄風雲的武魂,被這股威壓,直接鎮住,劇烈顫抖起來。

這就是武魂壓制!

「你要對我的武魂出手?」

秦南微微一愣,緊接著,眼中湧起了一抹巨大的殺機。

好一個先帝靈魂!

他只不過是拒絕了他的要求,竟然就如此震怒,現在還要出手,攻擊他的戰神之魂!

「我的戰神之魂,雖然只有地級八品,但豈是你能夠挑釁的!」

秦南一聲長嘯,他整個人的意志,全部灌入了戰神之魂中,催動著戰神之魂,朝著先帝靈魂,狠狠殺去。

「鎮壓!」

先帝靈魂宛如天神一般降臨,一掌朝著戰神之魂拍下,那無邊恐怖的勁氣,震蕩開來,一種武魂與武魂之間的力量,蕩漾開來,竟是將戰神之魂,打的身形一沉,彷彿要被打的趴在地面。

「看到了沒?這就是地級十品武魂!豈是你這等地級八品武魂,能夠相比的!現在,給我跪下!」先帝靈魂,發出了一聲暴喝,地級十品武魂的威壓,徹底爆發,宛如洪水大山,鎮在了戰神之魂上。

秦南一雙眼睛,剎那血紅,先帝靈魂竟然想要戰神之魂,給他下跪!

就在這一刻,突然間,整個雕像,整個祭天道場,整個焚天古國,整個東洲……以及整個大陸,時間都禁止了下來,萬物的一切,都僵硬在了原地。

鳳鳴帝王閣 戰神之魂那雙空洞的雙眼,左瞳之中,突然亮起了一道光芒,他那虛幻的左臂,也突然化作了實質。

一股驚人的怒火,彷彿從無盡時空傳來,席捲整個大陸,整個大陸,都為之顫慄!

戰神震怒!

ps:24第四更 第六百一十三章來自先帝的震撼

先帝靈魂只感覺四面八方的一切,全部一變,變成了一片漆黑,就好像是掉入了無盡虛空一樣,一種難以言喻的寒意,從他心中炸開,蔓延全身,令得他的身軀,彷彿都無法動彈。

他下意識感受到了什麼,緩緩抬頭,朝著上方看去,這一看之下,猶如遭到五雷轟頂,大腦一片空白!

只見到,在這黑暗之中,秦南雙目緊閉,彷彿陷入了沉睡。

在秦南的背後,一尊巨大,恐怖,霸道,宏偉的人形武魂,站立天地,微微低頭,那左眼之中,充滿了漠視。

這種漠視,就如同九天神靈,正在漠視凡人。

先帝靈魂生前,建立焚天古國,不知道遭遇了多少強者,也與武祖境的強者交鋒過,甚至還親眼見過武帝,然而,他從未像現在一樣恐懼。

這種恐懼,源自於他的靈魂,源自於他的本能!

此時此刻,他感覺自己化作了一個渺小的螻蟻,而在他面前,站立的不是巨人,而是一尊可以毀諸天的戰神!

「這……」

先帝靈魂張開嘴,嘴唇打顫。

如此恐怖的武魂,難道僅僅只是一尊地級八品武魂?

哪怕是天級武魂,也沒有如此恐怖的氣息!

「無知!」

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響徹起來,不知何時,在這黑暗之中,多出了一面銅鏡,銅鏡之中,彷彿站立著一個女子,高高在上,威嚴恐怖,正在俯視著先帝靈魂。

「焚天皇帝!你最好給我瞪大狗眼!否則的話,牽連到了一些東西,犯下的罪孽,不是你能承擔的!」

一道怒吼聲響徹起來,黑暗之中,一尊古老的閣樓,演化出來。

這尊閣樓,赫然是武緣閣!

「這是——」

先帝靈魂只感覺頭皮彷彿都要炸開。

他在那一面銅鏡之中,感受到了一種威嚴,超越了武帝的威嚴!

眼前的這尊閣樓,竟然就是傳說中的武緣閣!

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存在,伴隨著眼前段青的身邊?

而且好像是因為段青的地級八品武魂,這兩尊恐怖存在,才會現身!

「蘇醒過來!不要鬧大!」

銅鏡中的女子冷一喝。

秦南身體狠狠一震,緊閉的雙目,猛然睜開。

嘩啦!

漆黑的空間,消失不見,祭天道場上無數的強者,正在怒斥著,嘯日白虎等人的眼中,也閃爍著巨大的驚喜之色。

剛才那所有的一切,彷彿都沒有發生過。

唯有先帝靈魂,他對於所有的一切,都感受的真真切切,如果他有實體的話,恐怕現在已經癱軟在地。

剛才……太過恐怖!

至於秦南,對於銅鏡和武緣閣的出現,還有戰神之魂發生的恐怖變化,都沒有任何的察覺。

他唯一知道的是,戰神之魂在震怒,他也在震怒!

後來好像是銅鏡大聲一喝,才使得他心中的怒火,直接潰散開來。

「你再說一遍!」

儘管震怒潰散,秦南眼中的殺機,並不減少,體內更是聚集起來了所有的力量,準備施展聚天一擊,展開最強絕殺!

「我……」先帝靈魂狠狠一抖,打了一個機靈,迅速回過神來,急忙道:「段青!對於剛才的事情,我向你道歉,希望你別放在心上!真的!另外,你的武魂,比我要強大的許多,剛才是我有眼無珠。」

這一番道歉,誠誠懇懇,發自肺腑。

這一次的驚變,秦南雖然不知道,但他可是全部親眼看著的啊。

那種面對戰神之魂的恐懼,面對神秘銅鏡和武緣閣的震駭,就好像是鐵釘一樣,打入了他的靈魂,讓他永生無法忘記!

先帝靈魂此話一出,全場眾人,幾乎都有一瞬間的愣神。

怎麼回事?

他們好像看到先帝靈魂給段青道歉了?

「嗯?」

秦南也是一愣,先帝靈魂,怎麼就突然道歉了?

難道說……

秦南腦海中閃過了一個念頭,**不離十,定然是戰神之魂,展現了神威,震懾了先帝靈魂。

「所有人都給我聽好了!這件事情,都給我閉嘴!不能妄議!」先帝靈魂很快一轉頭,一雙眼睛,彷彿落在了祭天道場的每一個人身上,厲聲喝道:「都給我記住!誰若敢犯,那就是與整個焚天古國為敵!」

此言一出,所有強者都傻眼了。

剛才先帝靈魂,面對段青的拒絕,還是殺氣騰騰?

怎麼一眨眼間,就變成了這種模樣?

「段青小兄弟,剛才的那些事情,是我的不對,希望你不要在跟我計較了,如何?」先帝靈魂回過頭來,再度對著秦南說道,言辭依舊誠懇無比。

這一刻,所有強者眼神都露出了震驚之色。

卧槽!

先帝靈魂真的給段青道歉了!

而且,還是連續兩次!

「沒事。」

秦南見他這番舉動,臉色緩和了不少,不過語氣依舊冰冷。

「那就好。」先帝靈魂鬆了口氣,眼神之中,還有一抹濃濃的懊悔。

這一次,他是真的看走眼了!怎麼也沒有料到,一個段青,居然牽扯到了如此神秘的武魂,還有武緣閣和一尊神秘銅鏡!

早知如此,他哪敢那般呵斥段青!

「好了!剛才那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了!」先帝靈魂調整過來,面向眾人,開口大喝:「段青拒絕了我,那此次我就重新挑選傳人!」

此言一出,全場強者,都是心神一震。

雖然先帝莫名其妙在一瞬間轉變了態度,還給段青連續兩次道歉,極為詭異,但是最為關鍵的,還是挑選傳人,誰若是獲得了,誰就可以一飛衝天!

尤其是嘯日白虎和狄風雲,兩人眼中,幾乎同時閃爍出了精芒。

「先帝——」

狄風雲大步一踏,開口準備說話。

段青已經拒絕了,放眼焚天古國,只有他才有資格繼承先帝靈魂!

然而,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聽先帝靈魂厲聲一喝:「滾一邊去!」

狄風雲大腦嗡的一聲作響,僵在了原地。

先帝……怎麼突然讓他滾?

這是什麼意思?

還未等全場眾人回過神來,只見先帝靈魂扭過頭來,看向秦南,笑呵呵道:「段青小兄弟,乾脆這樣吧,我這道無主靈魂無法傳給你,傳給別人都是一樣,至於是誰,就讓你來決定吧。」

ps:第五更 第六百一十四章白虎動手

一句話,幾乎顛覆了全場大人物的世界觀,讓他們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

無主武魂,逆天改命,何等巨大的機緣,如今居然交給一個小小的段青去做決定?

先是段青拒絕,如今又是先帝兩次道歉,還讓段青決定武魂主人!

這兩個人,是不是都瘋了?

然而,他們何曾知道,先帝靈魂此舉,是在賣秦南一個人情。

身具本源之力、神秘武魂、神秘銅鏡、武緣閣守護,集合這四大機緣為一身的人,能夠簡單嗎?先帝靈魂幾乎不用預測,在不久的將來,段青必然掀起一場可怕的風暴,也必將掃蕩一切敵人,踏上一個他們無法達到的巔峰。

更何況,無論這個無主武魂給誰,獲得武魂之人,都要繼承他的意志,守護焚天古國。

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

當然了,關於狄風雲,他何嘗不知道,在其背後,還站著那圖謀不軌的白虎呢?

「你……」

秦南愣住了,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地步,轉念一想,他也將先帝靈魂的想法,猜到了一個大致。

「段青小兄弟,我是認真的,如今我對焚天古國不太了解,你或許更了解,一切都由你做決定,就這樣定下了。」先帝靈魂說著,忽而光芒一閃,竟是劇烈收縮起來,幻化成了一塊白色令牌,落在了秦南手上。

廢除自身武魂,煉化令牌,就能逆天改命!

「段青小兄弟,接下來嘯日白虎會動手,等會守護武士,你可以操縱。」

先帝靈魂突然傳去了一道神念,落在秦南腦海。

秦南眼中精芒一閃,不過他並未開口,反而問道:「你布下了這些手段,為何不自己動手?」

先帝靈魂沉默數個呼吸,才緩緩道:「我下不了手。」

說完,死寂一片。

秦南微微一怔,輕聲一嘆,並未多言,一雙眼睛,犀利起來。

嘯日白虎和狄風雲,是他敵人,他們主動對付他,如今他自然要回擊!

此時此刻,祭天道場上。

全部強者,都愣愣的看著秦南手中的白色令牌。

這真的就讓段青來做決定了?

一瞬之間,幾乎所有強者的目光,都變的灼熱起來,呼吸急促,得此令牌,逆天改命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