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可對於母親口中的話,他卻沒有直接否認。那個人不是表哥嗎?恐怕不盡然吧。

閻宸,雖然是姓閻而不是姓顧,可秦卓還很清楚的記得,兩人在醫院碰面時,那個人瞧他的那怪異眼神。

當時他只是覺得怪怪的,可又不知道怪異之處在哪裡。呵呵,真是夠可以的……

看見他了,裝作不認識,而他老婆慕尚情堂而皇之地對自己下刀子。自己不是傻子,怎麼可能看不出那個慕總玩的是借刀殺人的把戲。

可人家玩的是陽謀,有本事你就按兵不動,只在旁邊看著。

自己也明知是個圈套,但也只能動手。畢竟這口氣只有親自動了手,才發泄出去。

可要是陌生人還好,並不覺得會氣。 重生之侯門孤女 不僅不會氣,還會感激,別管對方想要怎樣,但是救下他的靜怡卻是真。

他擁住了最珍貴的寶貝,付出點什麼也是理所應當的。

可是現在……

不是說在知道對方身份后就不感激了。別管這事情是誰做的,但結果沒變。

唯一讓他覺得不自在的是,表哥竟然明晃晃的在坑他。

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小時候那艘友誼的小船呢,翻的是不是太徹底了點?

「是不是表哥我也並不清楚。但聽母親這樣一說,我也覺得兩個人挺像的。而且對方雖然不姓顧,可是姓閻……」

秦卓說到這裡停了下來。閻是母親的姓氏,同樣也是表哥顧宸母親的姓氏。人長得像而姓氏又是能這麼讓人深想的。

這話中的意思,已經是有著八九分的肯定了。其餘的只是等待做一個確定,從知情的人那裡了解實情。

「唉!行了,這件事啊你也不用操心了,我去顧璟那邊問一問吧。別人有可能說假話,但他一定不會。沒事了,你趕緊忙。」

聲音還未落地,通訊器已經被掛斷了。至於讓兒子忙什麼,當然是給兒媳婦兒出氣了。

她也有事情做,要把閻宸的身份弄清楚。顧宸可是姐姐留下來的孩子,當然知道人出事的時候,她可是既傷心又自責。

也派出了無數的人力和財力出去搜尋,只可惜結果是一無所獲。

後來知道消息了,也得知人平安,只可惜對方說什麼也不回來,也不和家裡邊聯繫。

她這個做姨母的心疼孩子,同樣也理解孩子的心。縱有千般理由,也改變不了孩子是被放手的這個事實。

心中有怨氣,哪怕是恨意,那都是應該的。不過是改個性而已,還沒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來,這已經很好了。

看著被母親刮掉的通訊,秦卓無聲地嘆了口氣。母親的想法,他是能猜出個八九分的。不外乎是高興,還有心酸。

高興的是這個表哥不止有了音訊還回來了,心酸的是表哥寧肯改了姓,都不肯回顧家。

對於那兩個表哥,母親向來是如同帶兒子一般疼愛的。由於顧璟和顧宸從小就沒了父母,更是會有很多時候會比對他這個兒子都好。

可自從小表哥顧宸出了事以後,母親就再未和顧家打過交道,甚至連大表哥都不願意理會了。

從小看著長大的孩子就那麼沒了,還是被所謂的親人放棄的。

憤怒過,可母親再大的怒火都無濟於事。秦卓記得很清楚,在確定小表哥出事的時候,母親那麼堅強的一個人,卻把自己關在屋子裡足足哭了一天。

那哭聲里包含了無數的感情。悲痛,思念,還有愧疚,無法相信,更無法釋懷。

唯一還好的是,表哥當時只是失蹤,並沒確定人是真的不在了。雖然希望很渺茫,可畢竟還有著一份期盼在。

而這也是唯一對母親能起到一絲慰藉作用的事。

秦卓雖然心頭思緒複雜,可現在更多的卻是心中滿滿的糟點。剛見第一面就被表哥那兩口子擺了一道,衰了有沒有?

突然感覺是自己的智商不在線啊!在印象中那明明應該是個很可愛的人呢……

算了,不暴躁了,找自己家的去。

他家的靜怡已經醒了,可不能耽誤太多的時間在這些沒用的事情上。

醒來之後的陳靜怡,雖然只在最開始時表現出來了情緒激動,可當知道事情已經過去時,她已經被救下來了,並且沒發生什麼后,人就穩定了。

但是秦卓看得出,人內心深處的陰影並沒有真的消失不見。只是陳靜怡堅強的內心,將這一點很好的隱藏起來罷了。

這次發生的事情,對人身體的影響雖然沒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但對人心理的影響,一時半會兒還是揮之不去的。

不過陳靜怡既然說自己沒事了,那秦卓就當人真的沒事了,這個時候要做的是照顧人的內心和情緒。

安撫可以不動聲色地去做,用點點滴滴的小事去轉移人的注意,沒必要明晃晃地說出來。

秦卓不相信,憑藉自己的本事還撫平不了愛人心底的不安。

盤算一下要怎麼樣做后,丟下了手中處理好的那些文件,秦澤想著要用最快的時間前往醫院了。

「哎,老闆……」

看著自家老闆起身,直接風風火火的就要離去,徐偉出聲想要說些什麼。

只是可惜,秦卓這位老闆根本就沒給他說話的機會。

「剩下的事情按照計劃的來。其他的事,你能看著辦的就直接處理了。實在無法決定的,再去醫院找我,這幾天我就在那邊住下了。」

說完這些的秦卓也不理屬下是什麼樣的表情,直接大步離開。

他現在可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呢!天大地大都沒有追老婆的事情老婆大,慢慢追妻路,那還有時間想別的。

「……」

看著風一樣離開的老闆,徐偉覺得自己真的要抓狂了。

他們現在是在做什麼?可是在和一個並不小的商業家族打仗!還是正處於關鍵時期!

你身為老闆,當家人就,這麼隨隨便便把活兒都丟給下面的人真的好嗎?

雖然最開始的一步已經邁出去了,可後面的事依然很關鍵啊!

想說話,可人都沒影了……

…… 風風火火從醫院趕回公司處理事務的秦卓,做完了必須做的事後,又在一次如同踏著風一般,以火急火燎的速度返回了醫院。

抵達了醫院的特殊病房,在他踏入前,樣子卻又完全變換成了另一副模樣。

氣質沉穩,眼神睿智,身上帶著如遇春風的氣息。特別是在推開門的瞬間,不帶表情的臉上,甚至在不覺間掛起了一抹笑意。

病床上的人,還在熟睡著。那張蒼白的面容,恬靜的讓人心疼。

秦卓靜靜地看著陳靜怡,眸光中的溫柔一點點溢滿。他的寶貝呀,在這種脆弱的時候更讓他憐惜。

微微嘆氣!伸手輕輕的將略微散開的被角壓實。

躺在病床上的陳靜怡雖然陷入了沉睡,可眉頭卻並不平整。可見人即便因少量的藥物而進入睡眠,但人卻還是睡不安穩。

溫熱的手掌輕輕牽起帶著涼意的指尖,用自己的溫度去溫暖。

「別怕,我在這裡呢!都已經過去了,以後我會好好的守著你,再也不會讓不好的事情靠近你……」

低語的喃呢聲在安靜的病房內緩緩響起,雖然沉睡中的人並不能聽得見,可秦卓話中的情意卻依然是無比濃烈的。

陳靜怡自然不可能給出回應,不過那因為不安而蹙起的眉頭,卻一點點舒展開來。

雖然陳靜怡從來沒有同意過秦卓的追求,在言辭上更是一直都在堅定的拒絕。可實際上陳靜怡對秦卓還是十分有好感的,甚至可以說很信任。

秦卓的體貼入微,善解人意,點點滴滴細心照料的小事,陳靜怡無不看在眼裡,記在心間。

這麼一個英俊帥氣,氣質非凡,各方面條件更是超乎尋常好的男人,更關鍵的是心中更是有種小鹿茶動的感覺,那就是心動。

她是喜歡的,而每一次秦卓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陳靜怡的內心也都是欣喜的。

但會拒絕秦卓,也並不是說她在矯情或是拿捏,只是她覺得不能而已。

不為別的,只因為兩人在身份上那巨大的差距。王子愛上灰姑娘的故事,每個孩子的童年都聽說過,但故事終究只是故事。

巨大的身份差距,在陳靜怡看來,那就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塹。就算有再大的喜歡,也終究會被阻隔。

所以在面對秦卓時,在面對這份甜美的愛情時,陳靜怡的內心卻是苦澀的。

她從來都不會覺得出身能代表什麼,但卻也更明白,很多時候出身卻是決定很多事情的前提。

她一向都是有著自知之明的女孩兒,知道自己的追求是什麼,從來不去幻想那些白日做夢的事情。

所以就算在知道秦卓對她的感情是認真的,是真心的想要和她在一起,但是在前思後想的深思熟慮過後,陳靜怡最終的選擇,遠離這份讓人想要沉浸其中的甜蜜。

拒絕心底的渴望這本身就不容易,何況她拒絕的還是想要的愛情。陳靜怡著,或許她離開這裡,離開這個時刻都會撩動自己心緒的人,心底那無法言說的痛苦才會消散。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她想要的是離開,有些人想要的卻是她的命。

躺在病床上的陳靜怡,在藥物的作用下陷入沉睡,在秦卓的安撫中進入安眠。睡夢中被認定的信任聲音安撫,下意識的舒了心,看著的秦卓,嘴角帶起了一抹難得的笑。

「你啊,就是嘴硬的要命,明明就不是那麼討厭我的,甚至還是有點喜歡的,怎麼就不承認呢!這次不管了,說什麼也不能讓你再從我的身邊溜走。

知道嗎?我啊,差一點就被你嚇死了。知道你出事的時候,感覺自己是的世界都被冰封了,整個人都是僵的。

還好,還好你沒有真的發生點什麼。還好,還好我還有擁你入懷的機會。不管怎樣說,我都真心感激在你最危急時刻能出手將你救下來的人。

不管當時他們是出於什麼樣的目的的,能伸出手去救你,我就是無限感激的。事後就是有代價,可無論什麼,我都願意付。

別再走了,別再逃離,試著拋開心中的顧慮,試著接受我,那時你就會發現,現實和想象中是存在差異的,兩個人在一起也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難。靜怡,我的愛人,為我留下來吧。」

因為人是在沉睡著,所以秦卓在說話的時候語調雖然是溫柔的,表達的意思卻有一點無所顧忌了。

這些話如果在平常的時候,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當著陳靜怡的面來說的。不為別的,不是他膽量小不敢說,而是怕把人給嚇跑了。

和陳靜怡相處的時候,他可以說算得上是小心翼翼了。

因為愛了,所以願意謹慎去對待。

因為愛了,所以不想讓人有一絲的為難。

因為愛了,所以他願意去體諒。

因為愛了,所以他願意去包容。

因為愛了,所以他願意一切以愛為出發點,即便是知道人要離開,他會強壓著自己的衝動,看著人悄悄的遠去……

可是現在,他對自己就那麼看著人轉身的決定後悔了。

害怕離去,更害怕失去。

不再放手了。

拼其所有,也要抓住這個人。

他的愛人,愛一生的人……

「你既然這麼誠心誠意的說了,那我就勉為其難地留下來好了。」

一絲沙啞帶著粗糲的聲音在病房內響起,明明不是很好聽的聲音,客廳在秦卓的中卻如同天籟。

頭一個想法在腦中閃過,人醒了,真是太好了。緊接著大腦分析出人話中所講出的內容。

等等……他剛剛聽到了什麼?有聽錯嗎?

一瞬間,秦卓的眼中集滿驚喜和不敢自信。那張總是溫潤的,沒有太多其他表情的,臉上此時滿滿的都是喜悅。

「醒了!怎麼樣,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的?要是難受不要忍著,和我說。」

雖然在聽見陳靜怡開口的這句話后,秦卓有千言萬語想要問出口,可此時他更關心的是人的身體狀況。

在人的健康這一方面,其他的事情即便是再急,也可以靠後那麼一小會兒。

人已經醒了,只要不是自己的耳朵出現幻聽,那他就有很多機會仔細的去詢問。

「就是覺得沒什麼力氣,其他的倒不覺得有什麼問題。」

剛醒過來的嗓子實在是乾澀的很,陳靜怡說出的話著實沙啞的厲害。

「瞧瞧我,傻了不是。先喝點溫開水潤潤喉嚨,這樣嗓子就不會難受了。」

一邊說著話,秦卓已經起身為人倒水。明明不過是一件小事,可秦卓做的卻十分認真。

倒好的水試了又試,那樣子是生怕人喝的時候被燙到了。

陳倩怡躺在病床上,微側著頭,靜靜地看著秦卓認真的動作。表情上是平靜的,可眼眸中卻是淡淡的溫存笑意。

這個男人,一直對她就是呵護備至的。她不是沒有心,感覺不到,要去肆意的糟蹋。

正是因為有了心,所以才不想讓男人做的太多,因為在她心裡,對於那份無限寵溺包容的愛,她是回不起的。

可是現在,她看開了。

在死亡即將降臨的那一刻,她後悔了,很後悔。

短短的一生,為何不能轟轟烈烈的去愛一次,哪怕最後的結果不是最美好的,可最起碼自己試過了。

也許愛情不只有甜,還有其他的味道,可就算有辛酸苦辣,自己也是體會過了。

那樣也不枉自己在這世間走了一趟。

何況這個男人,值得自己奮不顧身一次,不是嗎?

「在看什麼,怎麼這樣入神?難道是才發現我是如此的英俊,所以才看得入迷了。」

端回水杯的秦卓,發現陳靜怡的眼神有點遠去,也不知是想了什麼,心緒似乎飛了好遠。

這一幕讓秦澤看得有點哭笑不得,自己好歹也是個大帥哥啊,怎麼說也是風流倜儻的,怎麼能在獨處的時候就跑神了呢。

這也太讓他的心大受打擊了,魅力不夠可是硬傷害。要趕緊想想,找到點補救的措施。

要是連愛人的目光都吸引不了,那還談什麼追求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