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因此,唯一的可能,只會是那些神秘的怪物所為。

如果說,此時的雷成心中對於這樣的解釋僅有七分把握。那麼,當他把望遠鏡頭瞄向輔道盡頭的時候,他已經完全認定:這個連接城市與外界的交通出入口,實際上已經變成了怪物們獲取肉食的最佳獵場。

高速公路出口的兩邊,是兩座用廢棄車輛堆砌起的垃圾堆。那條僅寬數米的通道,就這樣緊緊地被夾在其中。只要垃圾堆上任何一輛汽車從上滾落,馬上就會把這條通道堵塞得嚴嚴實實。到時候,落入其中的人們只能束手就擒。

只不過,這一帶是那麼的荒涼。直到現在,絲毫也沒有出現任何怪物的影子。

如果是在幾天以前,雷成一定會贊同這樣的判斷。可是,當他從鏡頭中看見橫躺在路面附近的那十幾具枯瘦屍體的時候,這才發現,這些怪物不僅數量極多,而且,它們根本就肆無忌憚地沒有進行任何偽裝。

沒有人會去防備一具骷髏或者死屍。雖然在舊時的傳說中,死人往往會與鬼魂聯繫在一起,但是不管怎麼樣,死者永遠都不會給生者帶來任何威脅。

自從遇到那隻會耍大刀的骷髏之後,雷成就開始對突然出現的屍體多了個心眼。正因為如此,他才無比耐心地在鏡頭裡整整看了這些死屍近半個小時。最終認定:這些屍體,其實還活著。

腦袋微小的旋轉、手臂微微地輕抬、身體在地面的扭動。。。。。。

這已經違反了生物學上的最基本定律。

雷成沒有傻到上前看個究竟的地步。他只是在考慮,究竟應該用什麼辦法,才能從這條唯一的通道安全離開。。。。。。

忽然,一道刺眼的光芒從馬路對面的屋頂發出,在雷成面前一晃而過。使得他連忙抓起手邊的望遠鏡看了過去。

是那群走在自己前面的人。他們聚集在樓房的廢墟間,有兩個同樣手持望遠鏡的男人,正朝著這邊不停地張望。他們同樣清楚這條街口的功能,只不過,雷成知道,從那個角度根本看不到被推落在路基之下的汽車。因此,這些人大概也不知道,街口處究竟隱藏著什麼樣的殺機。

如果換了是昨天,雷成一定會奉勸他們多加小心。然而,現在就算是這些人全都死了,和自己又有狗屁相干?

從樓頂回到老人身邊,雷成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讓他們不要再吃隨身攜帶的餅乾,僅僅只在口中含化兩塊指頭大小的巧克力。同時要求他們,必須不停地嚼口香糖,直到自己再次回來。

現在時間已近中午,飽餐一頓會給身體帶來不必要的疲勞。與其在吃過東西后懨懨欲睡,還不如給身體補充必要的熱量后,保持絕對的精神高度集中。兩片小小的口香糖不僅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抵消生理上的飢餓感,也能讓咀嚼者在下意識的情況下,提高應有的警覺。

微涼的感覺從舌尖慢慢發散開來,順著反應神經一直衝到了大腦。刺激著雷成時刻小心周圍的最微動靜。

大樓的旁邊,是一家完全廢棄的加油站。而他的目標,則是停放在油戰邊上的一輛「長城」越野車。

步行根本無法通過路口。攙扶兩個老人的他也不可能同時應對四面八方蜂擁而來的怪物。唯一的辦法,只能是藉助汽車的速度,飛快衝過這段死亡之路。

這大概是一輛正在加油便遭到襲擊的車輛吧!雖然車體靠近旁邊的加油器,可是朝向駕駛者一面的車門已經被完全拽下。破爛不堪的駕駛座上,仆出一具僅剩半邊身子的黑色屍體。各種腐爛后發出陣陣惡臭的內臟器官,從腹部的破口處流淌到了汽車的座艙。

如果可能,雷成實在不願意打這輛破車的主意。然而,那把插在汽車方向盤下面晶亮的鑰匙,讓他不得不從腰間摸出一塊厚厚的手帕,牢牢系在了口鼻之間。

旋開車尾部的加油孔,雷成將油槍一把塞了進去。很幸運,這座依靠電池運作的油站,至今仍然保持著最基本的功能。

駕駛座上的屍體被他一腳踹了出去。沾染在座位上的爛肉臟血也用抹布清楚了部分,可是,那種令人幾乎窒息的惡臭,卻還是無法抑制地朝著被手帕遮蓋下的鼻孔鑽去。

只要能夠活命,哪怕是比這再噁心十倍的臭味兒,雷成也願意聞它一輩子。

狠狠擰下鑰匙電門,一陣令人愉快的發動機吼叫聲也隨之發出。在雷成聽來,這根本就是世界上最美妙動聽的聲音。

就在他正準備駕車離開加油站,轉到大樓廢墟前接上兩位老人的時候,卻赫然發現:街道對面聚集的人群已經開始離開了原來的廢墟,朝著道路的正前方大步行進。

雷成熄了火,半俯下身,從車身的縫隙間冷冷地注視著這些不知死活的人。他們的舉動無疑為自己的逃脫增加了更多的機會。。。。。。

數百米的距離並不遠,沒有多久,前行的人群已經走到了路口的邊緣。此時,雷成也再次擰開了汽車的電門,風馳電掣般繞到了大樓的廢墟前。將兩位等候多時的老人一一扶上了汽車後座。

「抓緊車上的扶手,坐穩了!」

他並沒有直接駕車朝前猛衝,而是向後又倒退了數百米,再次確認汽車本身沒有任何問題后,這才狠狠一踩油門,以無比瘋狂的可怕速度,朝著遠處那個微小的缺口疾馳而去。

「快點!再快點!」

雷成恨不得此時自己是在開火箭。汽車剛剛提速開始,從道路的盡頭就已經傳來陣陣凄厲的慘叫,還有呼天搶地的求救聲。甚至,還攙雜有那種骨頭碎裂后具有代表意義的脆響。。。。。。

「小雷,要不要。。。。。。」

後座上的老人慾言又止。從望後鏡里,雷成完全可以看到他們臉上的不忍。可是在這種時候,自己已經顧不上那麼許多。

(老黑忍不住要票!給票啊! 重生世子爺 給票!我需要!推薦票、簡訊票、只要是票!我不嫌少!) 小芳現在在市局財務處工作。在東方市工作兩年後才能到安南市去。你也知道她數學比較好。在警校的時候刑事偵緝成績雖然不錯。但是干刑警這一行畢竟女人比較吃虧。常年在外奔波。執行的任務又比較危險。所以我沒讓她上一線去。現在正發我脾氣呢!」郭敬明笑著對楊靖說道。

沒想到郭芳在東方市。楊靖心裡頭一喜。現在有了單獨的房子。帶郭芳回來也不怕有人會說三道四。隔音禁制效果不錯。哪怕兩人在房間里叫翻天了都不會有人知道他們在幹嘛。

「我也不贊成她到一線去。刑警工作太危險。現在東南省才多少個女刑警?她數學學的不錯。業餘時間又考了會計師的證件。到財務處工作確實不錯!」楊靖知道一般單位財務都是有關係的人才能進去。

郭芳要不是靠著郭敬明。剛畢業不可能進得了市局財務處。那裡工作輕鬆。待遇又高。市局哪個人會不給財務處的人面子?從小郭芳就跟著高海濱管理廢品收購生意。算是對財務也有一定的了解。現在做回來也容易。

「誰說不是呢!不過這孩子就認死理。老是覺得她應該到刑偵大隊去。不該在辦公室里吹空調。跟她一批過去的女警大多去了派出所。就她一個在市局。說起來她也覺得自己才能進財務處吧。

這孩子怎麼就不想想。市局領導能不知道她是我女兒。我都沒來得及跟市局打招呼。人家就已經這麼安排了。到頭來人情欠了人家的。孩子還不領情。這叫什麼事啊!」郭敬明很是無奈的對著電話那頭的楊靖說道。

「沒事。郭伯伯別急啊!郭芳在家嗎?我跟她好好說說!」楊靖聽著郭敬明不斷向自己倒苦水。心裡頭很是同情。

「她在樓上。我幫你叫一聲。稍等一下!」郭敬明說著把電話放下。走到樓上叫郭芳去了。

等了兩分鐘郭芳才匆匆跑來接電話。楊靖一問才知道剛才她剛脫衣服準備洗澡。一聽楊靖來的電話。才馬上穿上衣服跑下來。

「我現在在省機關事務管理局監察室上班。工作關係已經轉過來了。現在咱們在一個市了。這可方便多了。明天下午高海濱和姚二請咱們吃飯。下班了我開車過去接你?」楊靖聽郭芳說了下對自己的想念后。這才對郭芳說起自己在東方市工作的事。

「啊!你到東方市工作了?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不早點打電話過來?」郭芳一聽楊靖在東方市工作。頓時驚喜的叫出聲來。還好這時候郭敬明已經回書房了。沒在客廳聽女兒打電話。先前在忙工作分配的事情。這不才把工作單位地事情處理好了。馬上就給你打電話了。到燕京的時候。我去你們宿舍找。還被守門地阿姨給當流氓了。虧我楊靖英明神武的形象。就這麼被毀於一旦了。

說起來也怪你。不到燕京實習了也不知道給我打個電話。難道你不知道鄧琪的電話?就算找我找不到。至少也能通知她們一聲啊!怎麼說都是自己人。還得我還找了你這麼久。」楊靖對著郭芳說教了一通后。感覺到電話那頭傳來了輕微的哭泣聲。

「好了。咱們這不是在一起了嗎?我現在住在黨校這邊。一個人占著單位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傢具電器齊全。要不要過來看看?」楊靖沒等郭芳說話。很快繼續說道。

「好啊!」郭芳半響之後才回了楊靖這麼一句。然後把自己家地地址告訴楊靖后。掛上了電話。

既然要去郭敬明家。那麼肯定要帶點東西過去。郭敬明喜歡什麼楊靖不知道。不過男人無非也就對煙酒有一定地愛好。做領導的就更加了。送兩瓶82年的高盧干紅似乎不錯。儲物戒指中有這些東西。楊靖沒想太多。出了門開著車就離開了院子。

霓虹燈下的東方市跟安南市比起來一點都不遜色。作為一個歷史名城。東方市比起安韻在裡面。有著自己地獨特城市文化。

夜晚東方市出外散布地市民很多。街頭地車也多了幾倍。郭芳住在東方市最為繁華的文廟區。那裡因為是老城區。改建地話支出太大。搬遷費用都是一個天文數字。因此這裡還保留著60年代的布局。

街道狹小。人流眾多。到處都有騎單車和騎摩托的市民從街上穿過。根本就不在意路上是不是有過往的車輛。不少對面開來的車。車燈調的比較高。直刺人的眼睛。頗讓人有些眼花繚亂。

楊靖對東方市的路並不熟悉。這一路都是問過來的。還好他開的車是小號車。一般在路上執勤的交警不會攔。因此他到不擔心有人會查他的駕駛屬院。守門的警衛一看車牌和車擋風玻璃上的省委機關車輛通行證。馬上開門放行。待到楊靖開車進去之後。從車上的反光鏡中看到。緊跟在自己車后的一輛桑塔納就被攔了下來。

這年頭看來不管在哪都得看關係。一副車牌一張證件。就能省下很多事情。前世楊靖不止一次在上海街頭。看到懸挂著軍牌的牛車。在上海街頭橫衝直撞。這樣的現象只怕在全國各地都有。

特殊車輛特殊車牌。這就證明了一個人的身份和地位。在車少的時候。能夠開車出就足以證明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但是現在華夏經濟實力提高了。財政富足。民眾富裕了。汽車也漸漸走進了千家萬戶。

到了這個時候。車牌和車的檔次。也就成了劃分普通人和權貴的標誌。想到自己第一天去機關事務管理局報道的時候。被小李子他們責難。田慧慧乘車進入。那些保安還得敬禮。這就是檔次的不同。

感嘆著把車開到郭芳說的a1棟下面的空地上。整個大院裡面停放了不少掛著警牌的車輛。下了車從帕傑羅後備箱中拿出之前從儲物戒指中放出來的干紅。精美的包裝還保留著高盧地風格。

上到二樓。敲開房門。只見郭芳已經洗過澡了。穿著一身靚麗的警服。很是颯爽地對楊靖一笑。強忍住上前擁抱楊靖的念頭。對著坐在大廳中的郭敬明喊道:「爸。媽!楊靖來了!」

楊靖看著一臉詭笑走過來的郭敬明夫婦。很有些灰太狼看到喜洋洋的模樣。這不會是看女婿上門地表情吧!楊靖對著郭敬明夫婦笑了笑。把手中地酒遞給郭芳。這才握住郭敬明的手笑著叫伯伯。

「你這孩子。來就來嘛。還帶什麼東西。這洋玩意貴的很。以後可別這麼破費了。這裡就跟自己家一樣。別見外!」郭媽媽笑著讓郭芳把酒後。在才請楊靖坐在沙發上。倒上一杯茶。

「這酒是出國的時候帶回來地。聽說還不錯。82年地干紅。我爸又很少喝酒。想到郭伯伯愛這一口。不就給帶來了。下回您就是想讓我帶。只怕都沒有了哦!」楊靖聽著郭媽媽地話。笑著開著玩笑說道。

「行了。這是楊靖的一番好意。你就別說他了。」郭敬明說了一下自己老婆后。這才看著楊靖問道:「怎麼想著回東南省?到東海不是更有發展前途一些嗎?省機關事務管理局雖然是省直機關單位。但是又沒太大權利。就是省領導地保姆單位。還不如到辦公廳工作。」

楊靖聽到郭敬明這麼說后。微微一笑。「這個是我媽和我姑安排的。我也不清楚。她們這麼安排肯定有她們的道理。再說現在我爺爺剛走。我就這麼高調的進入權利中樞。總歸不太好。

機關事務管理局雖然沒什麼實權。但是勝在能夠鍛煉人。而且在裡面工作的人。大多身後都有背景。到裡面工作。倒也不會太過落人口實。」

郭敬明對楊靖說的這麼到不好說什麼。李芳是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她這麼安排自然有她的道理。再說楊家還有楊海濤和楊明峰在。他們久經官場。肯定會為楊靖的未來安排一條合適的路。只是難以真正鍛煉自己。我覺得要好好鍛煉。還得下基層。到縣裡面去好好磨練一下。全面主持工作了。才能體現一個人的綜合管理能力。

不過你才畢業。按年齡算你也還沒到20歲。現在雖然國家沒有法律法規規定年齡小就不能主持全面工作。但是多歷練一下。磨磨年輕人的銳性不會有錯。」郭敬明看到郭芳回來坐在楊靖身旁的沙發上。眼中滿是笑意。沒有說什麼。直接對楊靖說教起來。

「我也是這麼看的。再說現在華夏移動和北極定位系統還在籌建。雖然有專人在處理。但是很多工作。必須要有我出面。才能完成。

我到地方來工作之前。首長也特批我能離崗處理這兩家公司的事務。相信等到這兩家公司踏上正軌。我也就要離開機關事務管理局了。」楊靖笑著喝了一口茶水后。這才對郭敬明說道。

「這個事情我聽你父親說了。聽說投資金額要超過500億華夏幣。這可是華夏建國以來。民營經濟投資最大的企業了。算上國家佔有30%的股份。企業總資產不是要過700億?

如此規模的企業。首長當然不能放心了。難怪把你安排在機關事務管理局。原來是方便你出行。到那個單位特別是監察室。一般沒什麼事情可做。待遇好工資高事情少。典的悠閑部門。」郭敬明對楊靖投資華夏移動和北極定位系統的事情也清楚。到現在才明白為什麼不把楊靖安排到事務更多的辦公廳去鍛煉。

原來是為了給楊靖留出足夠的時間。如果去了辦公廳。雖然是省政府權利最大的行政單位。是省領導的貼身人。能夠獲得更好的學習機會和鍛煉機會。每年想搶省政府辦公廳那幾個指標的人數不勝數。簡直是全省最為熱門的理念工作單位。

「我們老了。再干兩屆也要退二線了。今後是屬於你們的。東南省近幾年來發展很快。但是也遺留下來不少問題。急速發展的後遺症今後幾年都會慢慢凸顯出來。

這裡是你爺爺費了幾十年。才慢慢發展起來地。我們都不想它因為某些敗類。而把這十幾年的建設成果毀於一旦。現在一些經濟發展過熱地城市。都已經有了不少這樣那樣的問題。省裡面現在已經開始回手治理這些了。

我希望你能儘快正視東南省。盡量讓東南省能夠健康快速的發展。不讓你爺爺數十年的苦心白費。不讓東南省數千萬百姓失望。」郭敬明說的這些話。讓楊靖心裡確實頗為沉重。

從自己到了省機關事務管理局。就感覺東南省或者東方市地政府機構。確實有著頭了。自己才一參加工作。車子、房子、票子全都有了。各種福利和待遇。簡直讓楊靖都感到震驚。

前世下崗職工的生活楊靖不是沒見過。相比十幾年後。此時華夏的經濟更弱。人均收入更低。但是福利待遇卻不比十幾年後差多少。這就是另一種。瀆職和貪污的事情到底有多少。不作為和無能地幹部到底有多少。現在誰也無法知道。

燕京市改革在即。東南省卻開始慢慢。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地?難道非得要有人在這裡壓著這些人。他們才會老實嗎?窮日子才過去多久。現在這些人就開始出來蹦了。

「現在還不是治理他們地時候。東南省的改革還沒有徹底執行。現在不少人都是干一天算一天。有點像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到時候自然會有人懲治他們。」楊靖對這個大環境造成地問題不好回答。

說到底他也是這個制度下的受益人。楊靖住的房子。用的車子。不都是這套制度下的產物嗎?不過用楊靖的話來說就是。任何好處來者不拒。如果把這些陋習不找出來。今後想改革都不知道要如何改。

父親和爺爺已經到了那個地位。很多隱藏在基層的陋習和弊病。不是他們能夠體會和了解的。這就需要自己在這中融入基層官場。把所見所聞全部記在心裡。為今後的改革打下良好的基礎。

「看樣子你爸安排你下基層也不是沒他的想法。我也是從基層一步一步走上來的。當年你爸和你爺爺干基層的時候。情況哪有這麼複雜。那時候人民思想很單純。為國家的建設付出一切都在所不惜。

現在精神文明的建設一年不如一年了。大家漸漸一切朝錢看。物資文明逐漸佔據了上風。只怕再過十幾年。咱們國家的精神。咱們民族的精神。就會徹底被金錢遮掩。自強不息富國強民的理想就會忘記。

你是楊家第三代接班人。你的父親和母親對你期望很高。咱們老一輩無法做到的事情。就只能靠你們年輕一代去完成了。」郭敬明或許在高層體會到了不少。因此跟楊靖說起這些。也確是很激動。

「你看你們。一來就談工作。這裡是家裡。不是辦公室。你們要談今後到辦公室談。時間也不早了。郭芳不是要跟楊靖出去玩嗎?還不出去?」郭媽媽看楊靖和郭敬明一說就沒完沒了。直接出聲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你這婦道人家懂什麼!」郭敬明很不高興的看了一眼妻子。看到她直對自己使眼色。才明白過來。笑著點了點頭。看著楊靖說道:「這些事情今後再談。聽郭芳說高海到了東方市?你們晚上出去玩要注意安全。時間太晚了就不用送郭芳回來了。她跟著你們。我放心!」

郭芳聽著父親的話。臉都差點埋進中去了。很是不好意思的叫了一聲爸。等到郭敬明夫婦都笑起來后。郭芳一拉楊靖。直接跑出了客廳。說了聲出門了。就打開門跑了出去。害得楊靖都沒跟郭媽媽說聲再見。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當年咱們讀小學的時候。你不是常跟我出去嗎?晚上不回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你爸媽都習慣了。怕什麼!」楊靖很是厚顏無恥的對身邊的郭芳說道。

「你還說!那個時候是小。再說你爸媽又在家。他們才那麼放心。現在你一個人住在外面。咱們又這麼大了。他們還會把咱們當小孩子嗎?真是兩個為老不尊的老頑童。改天我就搬到單身宿捨去住。不跟他們一起了!」郭芳走下樓后。對著陽台上正對自己揮手再見的媽媽。很是不客氣的說道。

「阿姨再見!我的電話郭伯伯知道。有事打我電話就行了!改天到我家去坐坐!」楊靖對著陽台上的郭媽媽揮了揮手。說了這麼一句話。得到郭媽媽的回應后。這才打開車門。坐進了駕駛室。

郭芳很是稀奇的看著楊靖。「你不是被你爸說成是馬路殺手嗎?怎麼到了東方市就區可路小人多。稍微不注意就會發生交通意外。你行不行?不行的話就讓我來!」

「嘿。你怎麼看不起人呢!難道你沒聽過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你老公我早就不是當日的菜鳥了!」楊靖說著發動汽車。慢慢開出了大院。

新的一月來臨。各位大大手中的保底月票。請砸向仙欲吧!打賞、推薦也別忘了哦!大大們的每一次訂閱和打賞。溫暖了隨風的碼字人生!你們的是隨風碼字最大的動力!謝謝大家!)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鎖定。章節更多 加油、加擋,再加油,再加擋。

雷成只覺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快要沸騰。瞬間提升速度帶來的快感,使他好像吸食了大麻那樣興奮。更何況,自己是在亡命,是在賭博。稍有不慎,就會是落得個車毀人亡的下場。

怒吼的越野車以可怕的速度弛近路口,血腥的場景也隨之映入乘坐者的眼帘。雷成猜得沒有錯,那些橫躺在道路兩邊的乾枯屍體,其實就是以人為食的怪物。和自己曾經遭遇過的骷髏一樣,這些活屍手中同樣拎著一柄柄閃亮的長刀,正朝著四處逃散的人群狠狠砍去。

也許是突然出現的汽車給了絕望的人們一線生機,幾個對著怪物狠扣板機的男人驚喜地跑到馬路中央,朝著疾馳而來的越野車拚命揮舞著雙手,口中也大聲呼喊著求救的話語。然而,令他們疑惑的是,這輛汽車絲毫沒有減速的意思,反而加大馬力朝著自己衝撞過來。

「找死!」

雷成臉上掠過一絲陰冷的獰笑,腳下的油門好像被死死卡在了最底。只聽「嘭」的一聲悶響,攔路的男人彷彿一隻沉重的沙袋撞上了車前的保險杠。他連哼都沒有來得及哼上一聲,便從道路中間斜斜地飛出,爛泥般癱在了旁邊的路面上。

按下雨刮器的電鈕,將車窗前遮擋視線的鮮血碎肉掃到一邊。雷成駕車碾過橫攔在路面的男人屍體,朝著不遠處那道狹窄的出口猛衝而去。

也許是男人的遭遇給了所有的人警示,他們紛紛避開這輛瘋狂的越野車,以最惡毒的語言詛咒著,哭喊著,朝著自己的來路退去。這個時候,他們多麼希望自己能是那輛車上的乘員之一。為什麼上天是如此的不公,竟然讓那些人活著,而自己卻必須死去?

幾具手持長刀的「屍體」奔上前來,照準車頭的部位猛然砍下。卻不想,速度極快的車身帶起的巨大慣性,將它們紛紛拽入了車輪之下,在一陣劇烈的碾壓之後,雷成很高興地聽到車身下傳來陣陣碎裂的聲音。

路口,就在前面。

就在這個時候,雷成猛然睹見左邊的垃圾堆上方,幾具活屍正拚命將一輛僅剩半邊的微型車橫推下來。看那搖搖欲墜的勢頭,頂多只需要幾秒鐘,這條通往城市之外的道路便會完全封閉。

油門已經踩到了最大,速度表上的數字也已經指到了極限。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

「轟――」

微型車砸下的瞬間,越野車剛好衝出道口。逃出生天的它僅僅只被砸落車輛微微碰撞了一下自己的尾部,留下一道淺淺的印痕。

「總算逃出來了。」

聽著身後傳來的陣陣慘叫,雷成只覺得內心一陣解脫。那種從緊張狀態下瞬間得以放鬆帶來的疲勞感,使他渾身一陣顫抖,腳下的油門也慢慢隨之放開。在衝出路口大約五、六公里之後,瘋狂的車輛終於在路邊慢慢停了下來。

「我救不了他們。如果不這樣做,我們都得死。」

面對兩位從激動情緒中逐漸平復下來的老人,雷成只覺得,自己應該辨解一番。但是他也清楚地知道,這樣做,根本沒有任何用處。

「我明白!」老人擰開水壺抿了一口,神情落寞地說道:「我是軍人,也參加過幾十年前對美洲聯邦的自衛還擊戰。那個時候,對於在火線上身負重傷卻無法運下來的戰友,我都會在他們的胸前補上一槍。。。。。。」

夕陽,慘紅似血。。。。。。

當雷成駕車抵達南面基地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

幾輛嚴陣以待的裝甲車橫攔在路口中央,車頂上架設的大口徑機槍死死指著來路的方向。用沙袋與混凝土板塊臨時壘成的環行工事里,赫然矗立著一門門75毫米無後座力直瞄炮。那些圍聚在基地周圍彷彿小山一般的怪物死屍,已經說明了它們在里遭到的慘重傷亡。

「你們居然能夠從昆明城裡逃出來,實在難得。」

一名肩膀上扛著少校徽章的軍官接待了他們。按照慣例,這一類的事務通常由普通士兵來接待。然而,當老人從胸前取出一個帶有五角星的紅色小本子遞過後,所有的一切都改變了。

雷成做夢也沒有想到,這對曾經被自己視作負擔,也曾考慮過在緊急時刻將之拋棄的老人,竟然是一對離退休的高級軍官。甚至,還擔任過這支防守部隊的隊長一職。

「是他救了我們。」

就這麼簡單的一句話,使得在場的軍人們對不由得雷成刮目相看。能夠得到老人稱讚的平民,估計沒有幾個。

「這裡的情況很不好。」安排諸人坐下后,少校面色凝重地說道:「依託現有的工事,我們已經在這裡守了七個月。為的,就是儘可能多的收容一些從城裡逃出的難民。再把他們集體轉送到北面的四十一軍駐防地,由軍方上層決定這些平民的去留。」

「死守也不是辦法。」雷成慢慢地說道:「城裡的平民幾乎都被怪物殺絕了,當它們吃無可吃的時候,肯定會注意力集中在這裡。那麼。。。。。。」

「事實上,怪物對於基地的大規模進攻,從上個星期就已經開始。」少校面色沉穩地說道:「如果不是基地工事非常堅固,且防禦火力極其強大的話,恐怕這裡早就已經被攻陷。儘管如此,人員上的傷亡卻無法彌補。不得已,我只能命令昆明周邊地區所有預備役部隊朝這裡集結。只是沒有想到,能夠接獲命令並且順利執行的後備武裝人員,竟然還不到預計數量的百分之十。」

雷成沒有說話。也沒有對少校所說的這些發表任何意見。他知道,如果不是因為老人特殊身份的關係,作為一個平民,他根本沒有資格知道這些。可是,就算知道所有的情況和秘密,自己也無力去改變什麼。當面對成千上萬潮水一般湧來怪物的時候,一個人的力量,實在很渺小。

「你們。。。。。。還缺人嗎?」遲疑了半天,雷成最終還是道出了心中的想法:「我想參軍。」

「參軍?」少校和老人一楞,旋既面色如常道:「為什麼?」

「報仇!」雷成從口中淡淡地吐出這兩個簡單的字。他永遠也無法忘記自己的好友與戀人被怪物活活撕食的那一幕。

理由充分,要求合理,加上軍隊目前也的確缺乏人手。半小時后,一套綉著下士軍銜的嶄新防護服由軍需官手中,送到了雷成面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