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墨仙不可褻瀆。

早有前車之鑒,但凡褻瀆者,第二日都被掛在了城牆巨木枝杈上陳列,其中還不乏有家世不錯的世族公子。

然而這些人除了令他們的家族蒙羞以外,這些世族別說找怡紅院算帳,連上得巨木,將自家孩子領下來都不敢。

一直到七日之後,若還不死,才有的活。

這其中,就頗為有些耐人尋味了。

因為這墨仙來到凇凌城中,才不過短短几日,不肖說,這是有怡紅院的高層,在為之撐腰。

否則只是一伶人而已,雖然怡紅院早有伶人不賣身的規定,卻也沒有義務保護伶人,甚至更不可能為之對剛城中各大世族。

這位墨仙小姐的身份,一下就值得令人思量了。

喧囂的怡紅樓閣里,喊什麼的都有。

總之,因為這位墨仙,整座怡紅院徹底沸騰了!

縱然是城中世族子弟,身份十分尊貴,也知道墨仙身份不簡單,也懂得進退的,依舊忍不住向那位怡紅院掌事的秦姐提出,想讓墨仙再來一曲。

然而一涉及到「墨仙」,這位原先對其百依百順,萬事都笑臉相迎的秦姐,客氣地將他這個小小要求,直接回絕了回來。

沒有半分商量的餘地!

「真是遺憾。」

然而世族公子,也僅僅只是遺憾一聲,便不再多話。

同樣的一幕,發生在怡紅樓的各座香閣暖亭之中。

能在偌大的怡紅樓中,獨佔一座香閣暖亭,這一小撮人的身份,無疑是十分尊貴的。

然而他們的要求,統統是一致的回絕,且與第一位世族公子一樣,沒有半分商量的餘地!

想什麼時候彈,想彈什麼,想彈多久,這都要看墨仙的心情!

聽不聽,隨你們,但彈不彈,只有墨仙自己能決定!

規矩就是如此,沒有商量!

此時,在怡紅院二樓之上,一處香閣之中,孟星元獨坐閣中,輕飲竹酒,望著底下空無一物的琴台,眼眸清冷,嘴角帶著一絲淡漠的笑意:「宮墨月小姐,咱們又見面了。」

素色宮裝,飄飄如雪,尾紗拖地,雍容而華貴。如瀑的烏髮直垂腰際,如一掛瀑練,賞心悅目。

雖有一襲輕紗,掩住了她的樣貌,又有隔絕手段,令人無法探查。但無論是從她露出來的那雙如月煙眸,裊娜娉婷的身姿,還是那凸凹有致的絕妙身材,都令人心馳神往。

誰能想到,如此佳人,竟會是惡名昭彰的魔女?!

不錯,這宮墨月掩飾得很好。

容貌變了,聲音變了,甚至於是連她身上的氣息,都變得完全不同。也難怪,她敢在陳家通緝她的令詔,都快貼滿凇凌城大街小巷的情況下,還敢出現在凇凌城中,還是以如此高調的方式。

只可惜,在【鑒定術】之下,她頭頂上「宮墨月」那三個大字,是死都擦不掉的!

「臭娘們,冤家路窄,你還真教老子遇到的。」眸中冷光一閃,孟星元的身影,瞬間消失在樓閣之中。

對於想要他命的人,孟星元從來不會姑息!

哪怕她是個女人,哪怕她長得再傾倒眾生!

一張【中級符篆】,出現在他手中。卻是【商城】【中級符篆】一欄中的特殊輔助符篆——【幽影】。

一張【幽影】貼在身上,孟星元的身影頓時虛化,連同他的衣物,一起消散於無形。

感受了一下自身的狀態,他眸中一閃,輕笑了一下,轉瞬便如同鬼魂幽靈般,朝著怡紅院後院,最大最為華美的那一間華樓而去。

那裡,正是宮墨月以墨仙之名,居住著的地方!

【幽影】,特殊輔助符篆,售價是普通中級符篆的兩倍,也就是說這張【幽影】符篆,花費了他足足600點殺戮點。將近二分之一的【高級符篆】錢!

不過為了報仇,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原本,他今晚之所以來怡紅院,便是聽聞怡紅院最近,似乎有隱隱針對陳家的動向,他是來探查具體的。

如果是真,那麼敵人的敵人,便是我的朋友。孟星元並不介意自己在對付陳家的時候,能有一個盟友。

前提是得確定消息。

然而在看到宮墨月的一瞬間,孟星元覺得自己已經不需要確定了。

這女人絕對是來報復陳家的!

只不過他此刻已然絕了與怡紅院合作的打算,因為宮墨月這臭女人,同樣是他的敵人!

「宮墨月,準備接受老子的制裁吧!」孟星元冷笑。

眼前,宮墨月的閨房近在咫尺! 【幽影】符篆貴,但絕對貴得物有所值。

它所能帶來的效果,可不僅僅只是只有隱身,隱身,只是眼睛看不到,實際上身體還是存在於外界的。

有實體,就可以被觸碰到,而一旦被觸碰到,直接就暴露出原形了。

甚至,等級高的修士,都不用去觸碰你,眼睛雖然看不到,但強大的靈識一掃之下,幾乎無所遁形。

所以隱身這東西,是沒什麼卵用的。

【幽影】的效果,顯然不止於此。

孟星元此刻的狀態,是非常詭異的。他像鬼,又不是鬼,因為鬼在靈識之中,也探查得出來。他像鬼一樣在飄,卻是彷彿遊盪在另一個平行空間之中,查探不到,也察覺不到。

甚至於是大部分的靈力保護罡罩,以及禁制,都此時特殊狀態下的他,都沒有效果!

穿牆只是基本,哪怕是那些宗門的護山大陣,只要不是那種像寒聖宗,藥王殿的萬年大宗,小一點的門派,他們的護山大陣,也根本察覺不出來孟星元,甚至無法將之鎖定,定為攻擊目標。

他便彷彿是虛無,存在,又不存在。除非有大能者,靈識足以橫掃虛空,洞徹天下,又或者是能直入空間之中探查的強大禁制,否則根本拿孟星元是沒有辦法的。

怡紅院的後院之中,便鐫刻有禁制。獨屬墨仙的庭院周圍,更是升級了禁制,甚至是布滿,全方位,無死角,可以說一隻蚊子飛進來,都能被察覺到。

然而這對孟星元無用。

他就這麼飄飄蕩蕩,直接長驅直入,飛入了庭院之中,向著最大的那處屋舍而去。

「哼,丫頭片子,我說也不可能蘊含探空禁制。」

雖然心中篤定,但真正安全飄過這片有著禁制的區域,孟星元這才微吐了口氣,心中大為輕鬆。

【幽影】的特殊功能的確逆天,但弊端也不小。

其一便是它的移動速度,太慢了。只要進入了「幽影」狀態,甭管你境界如何,速度,都是這個速度,除非是高級,或者是大師級的【幽影】符篆。

這種慢悠悠,如烏龜爬行般的飄移速度,正常下還沒有什麼,慢就慢,還可以忍受。

但要是真遇到了可以探空的禁制,直接落入其中,以這種速度,逃都沒地方逃!

而且「幽影」狀態之中,要麼受不到傷害,要麼……受到的傷害翻倍!

這個翻倍,有可能是翻一倍,也有可能是翻十倍百倍,取決於你原先的身體防禦如何。

不過縱是大靈士級別的凶獸肉身防禦,在「幽影」狀態下,也是脆如薄紙一樣,一捅就破。

也就是說,「幽影」狀態,只要一被探查到,那麼往往只有一種下場,那就是死。

好在,一般小門派的護山大陣中,都沒有可以探查空間的禁制,這小小的怡紅院就更不可能了。

虛無的身體,連形態都沒有,孟星元感覺自己此刻便是一團遊魂,或者是意識體,只是隨著自己的意志,飄飄蕩蕩,很輕鬆便穿過了重重牆圍,來在宮墨月的閨房之中。

「啊,嗯,啊啊嗯,啊啊啊啊……」

「卧槽!這什麼情況?!」

剛飄進來,入耳的,便是一陣靡靡之音!

不用說,這肯定是女子的聲音。彷彿從咽喉的最深處,從靈魂的最深處低呻而出,忽上忽下,忽高忽低,悠回婉轉,不絕於耳……

孟星元此時簡直瞠目結舌!

出現在他眼前的,是兩個絕美的女子,此時盡皆衣紗半解!

其中一人,藕臂輕繞,雙手環抱著另外一人,將自己的螓首,埋在她的高聳之上,此時竟是滿臉酡紅,一副高潮餘韻后的表情。

而另一人,則是將之抱在懷裡,任由其峰巒壓在自己胸前,而腦袋,則是埋在她修長、且如雪般雪白的脖頸上,雙唇如薔薇般紅艷,吻在她的脖頸,她,竟是在吸這女子的血!

孟星元眸中瞳孔大縮!

劇烈的內心波動,險些將他從「幽影」的狀態下暴露出來!

好在他及時鎮壓住了自己內心的旖念,仔細感受了一下這二女的氣息,果然,不出他所料,正在吸血的那個女人,便是他之前遇到的宮墨月!

此時,在他的感知之中,可以感受到,宮墨月在一點一點吸取了另一個女子身上的精血之後,她臉上氣色越來越好,氣息也一點一點地在恢復,變得強大。

反倒是另外一個女子,臉上呈現出不健康的酡紅出來。可以看到,在那酡紅底下,隱藏著一片不易察覺的蒼白!

「好魔女!果真是魔道手段,居然靠吸食人血來療傷,恢復功力,簡直是邪惡!」

孟星元之前是知道這魔女受了重創的。甚至有可能,她傷了本源。

畢竟,超靈師五星的修為,能被一群一星大靈士追殺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顯然她受的傷極重。

而距離上回遇到她,還不足一個月。如此重的傷,顯然不可能在一個月內恢復完畢,也就是說,她此刻還是重傷狀態!

要不然,這魔女也不會選擇吸食人血,來恢復功力。

「就憑陳睢那幾個廢物,都能將你追殺得無處藏蹤,我就不信,這還沒一個月,你就能恢復過來!」

孟星元眸中,寒光涌動,「而且那日將我重創的血光,恐怕也是一次性消耗物,用完了便不可能再有!如此歹毒的血光,想來煉製不易,短時間內,這女人應該拿不出第二把來。」

「那麼,即便是為了不讓你繼續禍害一方,宮墨月,今夜你也死定了!」

還在貧民窟的時候,他便聽說過太多魔道吃人的故事。每每,那都是能令小兒止啼的恐怖故事。

後來踏入修界,所見所聞,也印證了這一觀點。

魔道,即為邪道!為了一己私慾,可以屠盡天下,滅盡眾生!

魔修,肯定不配稱之為人!能將人當作牲口的,也不配稱之為人!

「嗡~」

波動如漣漪,向著空間蕩漾。孟星元瞬間退出了「幽影」狀態,身形浮現了出來。

而就在他身體浮現出來的一剎那,雪色長劍在握,他瞬間出手!

「轟!」

不大的空間之中,頓時降下雷霆風暴! 【幽影】的功效可以持續一個時辰。

不過當孟星元決定出手的一剎那,他的隱藏再也掩飾不住,直接坐虛空中被「擠」了出來。

「誰?!」

孟星元的殺意太濃,根本掩飾不住。雖然修為大損,幾乎就在孟星元身形浮現的一剎那,宮墨月當即有所察覺,驚叫了出聲。

同時,她臉上的神情,一片駭然。

由不得她不驚駭。要知道,這裡可是她宮墨月的大本營,守備森嚴,光是各種防備禁制,里三圈,外三圈布置重重,別說一個人,一隻飛鳥也飛不進來!

而且沒有她的同意,即便是怡紅院明面上的主事者,秦姐,也是不可能隨意進出她的小院的,此時突兀浮現出一個刺客,當真是駭得她眸中瞳孔大張!

「嘩!」

孟星元沒有給她機會。

因為姿勢的原因,他怕傷到宮墨月此時攬在懷裡吮血的無辜少女,所以他這一劍,是直接朝著宮墨月頭頂刺來的。

劍光如水清寒,映著月色,閃爍著冷冷清輝。

這一劍,極度內斂。

原本大張大放的劍氣,此時盡數收斂進了三尺冰鋒之中。

這一劍若是中了,不說以他這柄七品靈兵的鋒利,光是劍身之中蘊含著的恐怖寒力,也可以直接將一尊鐵人生生凍成冰雕,而後擊成粉碎!

這宮墨月雖然有五星靈師以上的恐怖修為,只不過她現在修為大損不說,渾身上下又無遮無攔,手上,連件抵擋的兵刃都沒有。

況且孟星元這是偷襲!

當他出劍的瞬間,便已來在宮墨月頭頂一尺左右,這一劍來得極快,十分之一息都不到,劍身當空乍現,只要刺入她的頭頂,這位此時酥峰半露,妖嬈之極的魔女,當即便會身死道消!

「呲吟!」

「小姐,不要!」

宮墨月驚叫出聲,頭頂的寒芒卻已瞬間切在己膚,她知道,想躲已經來不及了。

這時候,卻是被她攬在懷裡的女子,突然身上爆發出靈力,猛然推了她一把,當即「嘭」地一聲,她的身體倒飛出去。

孟星元長劍直下,卻刺在了寬大的鳳輦上面。

「碰!」

劍尖觸碰床身,當即,無數的劍氣順著劍身,瘋狂地宣洩出去。只聽得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音,整座名貴香木雕刻的鳳輦,上面又有寶石奇珍點綴,剎時間崩炸開來,化成一道道碎片,在半空之中,又凝結成冰塊,激射向四面八方。

「嘭!」「嘭!」……

「咔嚓!」「咔嚓!」……

貴氣彌繞到的香房之中,頓時化作一片狼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