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在西門靈離開后,柳晴雨看著秦浩天呵呵的笑著說道:「小子,你是怎麼泡到靈鳳姐姐的,不賴啊!實力不在我爸之下!」

秦浩天:「……」

「好了,我媽媽想見你……見完我媽,我們出去逛街……」柳晴雨拉著秦浩天的手。

秦浩天看著柳晴雨的打扮,這才知道這妮子穿成這樣,敢情是為了去逛街的。點了點頭道:「嗯……」

看來女人無論是到什麼地方,逛街的天性一點都沒有變。

悠然,秦浩天想到了什麼。有些愕然的看著柳晴雨,弱弱的說道:「你媽要見我?」

「是啊,我媽說想看看你……我也不知道她老人家見你幹嘛?長的不帥,一副大叔樣!」柳晴雨看著秦浩天搖了搖頭。

秦浩天有些無語,摸了摸鼻子,有些無語,訕訕的說道:「話說,你見過這麼年輕的大叔么?」

「嗯,當然見過,你不就是……」柳晴雨笑了笑。

秦浩天無語,不知道怎麼,有些心虛,按說他也算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了。但是想著,這似乎有些丈母娘看女婿的味道。 一談到主神分身的隕落,畢波卡就一臉的憤怒,罕見的破口大罵道:「我日他先人,誰知道那狗日的石冥主神居然會吃裡爬外的聯合敵人布局偷襲我?」

經過畢波卡的述說,歐陽萬年漸漸也明白了怎麼一回事,不由得感嘆出聲,做人果然不能大意,無論是對人還是對物,時刻保持警惕之心是很有必要的。

原來,某天,與畢波卡同為土系主神的石冥主神找到他,說與水系神位面的滄海主神同一時間在冰冷與黑暗並存的空間亂流裡面發現了一株古藤條,那株古藤條光憑隱隱透出的氣息便可以知道絕對是比主神器還要珍貴的寶物。因為是兩人同一時間發現的,誰也休想在對方面前把那株古藤條收走,於是兩位主神最後一合計。認為在這個冰冷與黑暗並存的空間亂流裡面動手的話,危險先不說,只怕那株古藤條在兩人動手的時候已經隨空間亂流不知道流向何處了,再想在這冰冷與黑暗並存的茫茫空間亂流中找到這株古藤條,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是以,兩位主神默契的一人一端抓住古藤條,從那片危險的空間亂流區域來到了冰冷與黑暗並存的一片虛無靜止的空間。在這裡把古藤條放下之後,就不怕這株古藤條會隨著空間亂流而消失不見了。

說到這裡,得解釋一下何謂空間亂流區域何謂虛無靜止空間。

空間亂流區域是沒有盡頭的,到底有多大畢波卡這些主神級別的存在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們七大主神聯手創造的土系神位面與空間亂流區域相比,就猶如是大海里的一滴水罷了。一個廣袤無垠的神位面,猶如大海里的一滴水,這空間亂流到底有多大,連這些主神們也不敢想象。

空間亂流區域是非常危險的,即便是主神級別的存在,在空間亂流裡面也不敢大意,當然,一般情況下主神在空間亂流裡面是死不了的,但最怕的就是迷失在空間亂流里,那樣比死還要可怕。而這無窮無盡的空間亂流區域雖然危險,卻又引得那些主神們經常前來,因為這空間亂流是流動的,流速有快有慢,經常會有一些東西不知道從何方流到這裡來,流速快的時候,那些東西可謂一閃即過,就算是主神級別的存在也要全神貫注才有可能截下一閃即過的東西。而這些東西有用不著的垃圾,也有可能是某些極其珍貴的東西,這就得看你人品如何了,人品好的話興許進入空間亂流就讓你收穫到比主神器還要珍貴的東西。人品不好的話,即便你在空間亂流裡面穿梭尋找上萬紀元,也不見得就能夠遇上好東西。

因此,石冥主神與滄海主神能夠同時發現那株不同凡響的古藤條,那絕對是運氣好到爆了。

至於虛無靜止的空間,與空間亂流區域恰恰相反,裡面什麼都沒有,有的只是冰冷與黑暗,這一片虛無靜止的空間同樣是無窮無盡,曾經有位主神試著往一個方向飛了足足上萬紀元,所到之處還是與之前一樣虛無,就好像永遠沒有盡頭似的。那位主神最後也只能無奈的原路返回,從那時候開始,虛無靜止空間到底有多大,無人能夠猜測,只能用無限大來表達。要知道,在七大神位面以及四大至高位面,那些主神們真要拚命趕路的話,一個時辰便足以橫穿一個神位面了,而那些主神在探索虛無靜止空間的時候,可是足足飛了上萬紀元還沒辦法到達彼岸,由此可以想象這虛無靜止空間到底大到什麼程度了。

話扯遠了,石冥主神與滄海主神一起把古藤條帶回到虛無靜止空間的某處放好,兩人便準備以勝負的方式決定那株古藤條的歸屬。然後石冥主神告訴畢波卡,在兩人打鬥的時候,恰巧被另外一個水系神位面的冰封主神知道了,現在冰封主神正趕過來。因為土系神位面與水系神位面向來是敵對關係,所以石冥主神擔心滄海主神與冰封主神會聯手對付他,是以邀請畢波卡這個曾經的峰幽主神前去助陣。

畢波卡離那片空間亂流本來就不遠,再加上石冥主神把前因後果說得清清楚楚,因此也就欣然的同意前去助陣,至少不能讓水系神位面的主神聯手欺負咱們土系神位面的主神不是?畢波卡以最快速度趕到那裡的時候,與那冰封主神相差不過先後腳的時間罷了。

「萬萬沒有想到啊,這件事情從始至終,居然是那狗日的石冥主神聯合水系神位面的兩位主神一起設局來對付我的。」畢波卡又怒又恨的說道:「那種情況下,我只是防備水系神位面的兩位主神,根本沒想到石冥主神那叛徒會突然出手偷襲我,一時不察之下著了他的道,然後在他們三人的聯手之下,我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歐陽萬年聽完一臉的唏噓的問道:「那石冥主神為什麼要與敵人聯手設局對付你?你與他有仇?還是以前做什麼事讓他對你有怨恨?」

「無仇無怨。」畢波卡搖了搖頭,說道:「這事情我也想了好久,但一直想不出其中的原因。」

辣手摧草:大神,從良吧 「既無仇也無怨,而這石冥主神又反常的與敵人設局暗算你,這裡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原因,或許是你隕落之後,對那石冥主神有好處?」歐陽萬年胡亂猜測道。

「很多事情我要親自求證才能知道,可依我現在的情況,根本就不敢出現在神位面,那樣容易暴露我的身份,到時想跑也跑不掉,只能躲在物質位面慢慢潛修等待機會了。如果有朝一日能夠突破到法則大圓滿境界的話,那就不用再像現在這樣只能躲著了。」畢波卡一臉無奈的說道。

「呵呵,這倒是有意思。」歐陽萬年摸著沒有鬍子的下巴,饒有興趣的說道:「如果哪天我去神位面了,有機會的話我倒可以幫你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畢波卡眼中一亮,可隨後又暗暗搖頭,略帶懇求的說道:「歐陽公子,等哪天你到土系神位面了,不知道可不可以拜託你一件事?」 秦浩天吸了口氣。破有些見丈母娘的感覺。

不過柳晴雨既然這麼說,秦浩天也只能是硬著頭皮去了。

柳晴雨硬拖著秦浩天的手,來到了隔壁的房間。敲響了門。

「吱!」的一聲。門開了。一個看起來十七八歲的女孩開了門。

「小妹你好……」秦浩天以為這女孩可能是柳晴雨的姐姐或者妹妹。很是禮貌的伸出了手。

那女孩的目光上下的打量了秦浩天一眼。

「什麼小妹?她是我媽?」柳晴雨白了秦浩天一眼。

「你媽?」秦浩天差點下巴都掉了。雖然經過過上一次的事情,秦浩天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了。卻還是沒有想到,這柳晴雨的母親竟然這麼年輕。看起來和柳晴雨,簡直就是一個姐妹花。

「你就是浩天么?進來吧?」那女孩看著秦浩天和柳晴雨點了點頭。

這女孩正是柳晴雨的母親柳夢婷(詳情見老書泡妞寶鑒)

秦浩天看著柳晴雨的目光有些的尷尬,訕訕的說道:「呵呵,阿姨,沒想到您這麼年輕!」

「呵呵,那是當然,我媽媽和我站一起,很多人都說是我妹妹呢!」柳晴雨親昵的依偎在柳夢婷的身邊。

「沒大沒小的……」柳夢婷白了柳晴雨一眼。

「本來就是嘛!誰叫你比我矮,看起來就像是妹妹……」柳晴雨很是得意的說。

「哎,你整天就像是瘋丫頭的一般。我不知道你以後能不能嫁的出去……」柳夢婷嘆了口氣。

「媽……看你說的……」柳晴雨不依的說。

看著柳晴雨和柳夢婷在一起,那溫馨的樣子。看的秦浩天的心頭有些羨慕。他在想,如果自己的母親也在自己的身邊,那該有多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柳夢婷沒有一點長輩的架子。秦浩天心頭原本有些緊張的心情漸漸的放鬆了下來。雙方聊天,漸漸變得越發的投機。

柳夢婷看著秦浩天溫和的說道:「雨澤,你以後要讓讓晴雨,她從小就被我給慣壞了。瘋瘋癲癲的,一點淑女形象都沒有。」

「媽,看你說的。哪有人這麼說女兒的?」柳晴雨看著母親柳夢婷嬌嗔著說。

「阿……阿姨,其實晴雨蠻乖的……我覺的……」秦浩天笑著說。

「就是……」柳晴雨看著母親,撒著嬌。

「嗯,你父親呢?這麼這麼久沒看到人了?」柳夢婷忽然想起了什麼問。

「不知道,剛才人還在這裡來著……」柳晴雨說道。

正說著,一個黑衣青年從外面走了進來。這不是張雨澤又有誰來。

「夢婷,你找我?」張雨澤看著柳夢婷笑了笑。

「你都去哪裡了?正想找你呢?」柳夢婷溫柔的看著張雨澤問。

「呵呵,閑著沒事,出去走走……」張雨澤笑了笑。

「媽,你和爸爸聊,我和浩天出去逛逛……」柳晴雨抱著秦浩天的手笑著說。

說完,柳晴雨抱起了秦浩天的手走了出去。

秦浩天剛剛和柳晴雨要出門,身後傳來了,張雨澤的聲音。

「浩天……」

秦浩天轉過頭,看著張雨澤,有些訝異。點了點頭問道:「前輩?」

「借一步說話……」張雨澤給秦浩天施了一個眼色。

秦浩天看著張雨澤那神秘兮兮的樣子。有些詫異。但還是隨著張雨澤來到了一邊。

看著自己的父親和秦浩天兩人鬼鬼祟祟的樣子。柳晴雨有些訝異。哼了一聲說道:「神秘兮兮的,非奸即盜……」

秦浩天隨著張雨澤來到了一邊。問道:「前輩,有什麼事情?」

張雨澤左右的看了一下,發現柳晴雨沒有注意,附在秦浩天的耳邊問道:「浩天,你來這裡這麼久了,知道有什麼地方好玩的么?」

秦浩天愣了一下,不知道張雨澤什麼意思。獃獃的問道:「前輩,晚輩不知道您的意思?」

張雨澤有些鬱悶,對著秦浩天低聲說道:「就是在地球上,那種桑拿、按摩什麼的?你懂得?」

秦浩天:「……」

秦浩天獃獃的看著張雨澤,瞬間這高手的形象,在他的心頭一落千丈。

「哈哈哈……原來前輩也是同道中人人啊!」

秦浩天這一世在玄武大陸可是土生土長的。自然知道這玄武大陸有什麼地方好玩的。

「前輩,在聖城就有很多類似的地方啊!比如……(以下省略1000字)」秦浩天滔滔不絕的把自己所知道的資料告訴了張雨澤。

張雨澤聽的大為心動,在聽完秦浩天的介紹后,張雨澤拍了拍秦浩天的肩膀,很是滿意的說道:「嗯……不錯。下次我把你劉哥還有小凱一起叫來,他們對這也很感興趣……」

看著張雨澤轉身而去的背影,秦浩天頓時覺的這前輩親切了許多。也許男人在有了共同語言后,更容易拉近彼此的距離。

「秦浩天,好了沒有?」在一邊的柳晴雨有些不耐煩了。

「呵呵,好了……」秦浩天點了點頭。

柳晴雨深深的看了秦浩天一眼,有些好奇的問道:「我爸和你說了什麼?」

「額,這男人的事情,你就不要問了……」秦浩天有些心虛。

「哼,一定沒有好事情……我才懶的問……好了,我們出去逛逛……」柳晴雨抱著秦浩天的手臂。

感到被柳晴雨抱著的時候,一團鼓鼓的頂在自己的手臂上,讓秦浩天覺的心頭一跳。但想到人家的家人,就在自己的身邊,秦浩天連忙收斂心神。

……

夜晚,在客棧的院子內

張雨澤背著手,站在月光之下,整個人顯得有些孤寂。

秦浩天走到了張雨澤的身後,恭敬的道:「前輩,您找我?」

張雨澤微微頜首,轉過身,看著秦浩天微微頜首著說道:「嗯,我夜觀天象,凶星太盛,這一次,一場血劫是不可避免了。」

「前輩的意思是?」秦浩天有些迷惑,不知道張雨澤對自己說這些是有何用意。

張雨澤看著秦浩天微微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你要去聖元帝國華天城……那裡是這一次震天教和聖元帝國的主戰場,你要小心!」 「什麼事?」歐陽萬年問道。

「唉!」畢波卡嘆了口氣,然後頗為擔憂的說道:「土系神位面的菲爾普斯家族,乃我的本家,當年我還是峰幽主神的時候,受我的庇護,成為了土系神位面的十大家族之一。可現在我的主神分身墮落,失去我的庇護之後,只怕家族現在的日子很不好過。如果歐陽公子你到了土系神位面,希望你能幫襯一下菲爾普斯家族,我,感激不盡!」

歐陽萬年沉吟片刻,然後點頭說道:「好吧,只要我到了土系神位面,就幫你照看一下你的家族,不過,小事我可懶得理,除非是那種有滅族危險的大事,我才會出手幫忙。」

「謝謝!」畢波卡真誠的道謝。

「不客氣,這兩天我也從你這裡知道了很多很多,幫你一下也是應該的。」歐陽萬年笑道。

畢波卡感激的一笑,隨即手一翻,一塊土黃色的玉牌握在手中,遞過去給歐陽萬年,然後說道:「歐陽公子,這是代表我身份的玉牌,任何一個菲爾普斯家族的成員見到此玉牌都要聽從調動。」

「畢波卡,你把你的身份玉牌給我幹嘛啊?」歐陽萬年接過玉牌疑惑的問道。

「我知道歐陽公子你麾下人馬眾多,實力也強,但到了土系神位面,興許有什麼地方用得著菲爾普斯家族的,把我身份玉牌給你,讓你到時候要辦什麼事情也相對容易些。」畢波卡說道。

「嗯,說得有道理,那我就不客氣了。」歐陽萬年點頭把玉牌收下。

隨後兩人又天南海北的扯了半天,歐陽萬年便提出要告辭了。畢波卡本來還想邀請他進九幽之地小住一段時間,但歐陽萬年覺得該知道的都知道了,留下來也沒多大意思,因此就婉拒了。畢波卡眼看歐陽萬年去意已決,也不再挽留,只是對歐陽萬年說,雖然哪天準備到其它神位面去了,臨走前希望再過來與他聚聚,歐陽萬年對此也答應了。

歐陽萬年走的時候,畢波卡帶著卡羅等十幾個上位神奴僕一路送到了無底深淵入口處,才在歐陽萬年的推卻下回來。

待回到九幽之地,畢波卡才瞥了卡羅等十幾個上位神奴僕一眼,淡淡的說道:「你們一個個現在是不是滿腹疑問,想要知道我為什麼那麼看重歐陽公子,甚至不惜冒著巨大風險把身份透露出來?」

卡羅等十幾個上位神奴僕對此確實感到奇怪,但他們作為最忠誠的靈魂奴僕,自然是不敢去揣摩主人想法的,因此一個個都誠惶誠恐的連道不敢。

畢波卡揮手阻止他們,然後感慨的說道:「這個歐陽公子不簡單,很不簡單啊!」

卡羅等十幾個上位神奴僕追隨主人億萬年,還從來沒聽過自家主人這麼高看一個人的,居然連著用了兩個不簡單,由此可見自家主人對於那個歐陽公子確實是寄予厚望了。

畢波卡只是感慨了一句,便沒有再解釋的興趣,揮手說道:「你們退下吧!」

「是,主人!」卡羅等十幾個上位神奴僕齊聲應是,然後退了出去。

等卡羅等奴僕退下后,畢波卡才默默自語道:「單靠我自己,今生只怕是報仇無望了,現在把寶全壓在你身上賭一把,歐陽萬年,希望你沒有讓我看走眼!」

……

巴克島。

自從前些日子外出歷練的羅特伯帶回來一個消息后,整個巴克島都沸騰了。

那些長年閉關的老祖宗都紛紛出關,因為羅特伯帶回來的消息實在太過驚人了,已經融合煉化神格的羅特伯,居然被兩匹馬給踢得重傷吐血,這種事情在神位面或許是正常的,但擱在蛇貝大陸這種物質位面可就是驚天動地的大事了。

這些老祖宗們紛紛詢問羅特伯詳細情形,每個細節都讓羅特伯一講再講,詳細得不能再詳細了。最終巴克島羅特家族這些老祖宗們得出了一個讓他們感到吃驚的結果,就是那輛馬車的主人以及那兩匹馬,都不是蛇貝大陸的人,應該是跟巴克老祖宗那樣,都是從神位面降臨下來的大人物。

如此一來,巴克島這些老祖宗們有些坐不住了,當初他們羅特家族算什麼?只是一個大家族而已,連超級家族都算不了,可在巴克老祖宗從神位面回來之後,家族就發生了驚天覆地的變化。一舉超越蛇貝大陸牛逼哄哄的五大超級勢力,成為蛇貝大陸當之無愧的第一大家族。如果不是當初巴克老祖宗有訓示,不許後人參與外面的紛爭,那羅特家族的名聲早便傳遍整個蛇貝大陸了。

而現在,他們發現那輛馬車的主人極有可能是從神位面回來的大人物,一個個都不由得擔心起來。一來是怕出現一個與他們巴克島一樣的超級家族,畢竟誰不想自己家族是獨一無二最牛逼的?二來是怕這位「大人物」回來以後就不走了,這個也很要命,誰知道這位「大人物」是什麼脾氣?當然,這些都還只是猜測,那馬車主人是否是從神位面回來的還未可知,因此羅特家族這些老祖宗們經過商議,決定還是先派人出去把事情打聽清楚,再作打算。

但派誰出去打聽呢?如果派出去的人修為不強,像羅特伯那樣連馬車主人的面都見不著就被那兩匹駿馬給踢成重傷了,那還打聽個屁啊。是以,商量了半響之後,結果是其中一個中位神巔峰修為的老祖宗站出來,表示要親自出面去打聽清楚這件事情。

而羅特伯則自告奮勇的站出來,說他認得那輛馬車,也知道那輛馬車離去的方向,所以想為老祖宗帶路云云。那些老祖宗想了想也覺得有道理,便拍板同意下來,與羅特伯一起飛出了巴克島,沿著羅特伯之前看到的方向飛去。

沒幾天,便飛到了羅特伯被那兩匹棗紅色駿馬踢傷的地方,羅特伯帶著老祖宗朝當初馬車離去的方向一路直追而下,途中經過某些城鎮的時候,都會停下來打聽一下那輛馬車的消息,反正就是把握著一個大方向追下去…… 「明白了前輩……」秦浩天看著張雨澤語重心長的樣子,微微的頜首。

「嗯……?」秦浩天有些詫異的看著張雨澤。

張雨澤看著秦浩天,嘿嘿的問道:「昨天你給我介紹的那個地方,我也去看了……還不錯,在聖城有沒有其他相同的地方?」

秦浩天:「……」

……

夜晚,秦浩天盤膝的坐在房間中的床榻之上,眼前漂浮著吞噬之劍。

他已不知道對小靈召喚了多少次了。可是小靈到現在一點聲息都沒有。這讓秦浩天的心頭有些難受。想著在聖殿的時候,小靈拚死幫助自己擋住了天羽的那一擊,可以說,如果不是小靈在緊要關頭幫助自己擋住了那一擊,現在秦浩天會如何,還真的不一定。

可是在那一天後,秦浩天似乎再也召喚不了小靈了。就算是他的靈識也再也無法進入吞噬之劍內部。

「難道小靈出了什麼問題了?」秦浩天喃喃的說道。

曾經小靈也出現過這樣的問題,但是這第一次,小靈卻是任何聲息都沒有了。更讓秦浩天擔心。

「小靈,我是哥哥,你現在怎麼樣了?無論如何,哥哥在等著你回來……永遠……」秦浩天對著漂浮在自己面前的吞噬之劍,喃喃的說道。

看著比原先暗淡的多的吞噬之劍,它雖然只是一把武器,可是在秦浩天的心頭,它遠遠的超過了靈器的範疇,尤其是小靈的出現,秦浩天早已將它當成了自己的親人。

秦浩天暗嘆了一聲,將吞噬之劍收了起來。秦浩天相信,小靈絕對不會離開自己,終有一天,她會回來的。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