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太陽幫下達的最後通碟是三天之後,戰書上給揚天盟兩條路,一條是降,一條是死,字面上很簡單也很狂妄,紐約這座城市雖然很大,但這幾年來的發展,這裡基本已經屬於揚天盟的地盤了。

但是當太陽幫出現之後,瞬間的籠絡了不少的人才,這也許是對東方人排斥的原故,選擇對揚天盟動手,也得到了一致的擁護。

雷正陽雖然知道,以波利的手段,根本就控制不了這麼多揚天盟的幫眾,整整一萬人呢,但沒有想到,情況比想的更嚴重,當天波利的決戰命令下達之後,不好的消息一個個的傳來,一個個小組,一個個分堂,不斷的向著太陽幫靠攏,連波利一向最為依仗的三個手下,也有一個背叛,投靠了太陽幫。ro!~! 對此波利氣得吐血,但是雷正陽卻沒有任何錶示,決戰的心依然未變。

如此的形勢下,波利自己都有些退縮了,雷正陽好聲安慰他,然後連夜把他調走了,他的內疚解決不了什麼問題,而且對這些背叛之人,他會下狠手剷除,雷正陽也不想波利看到,以免他的善心大發,惹出什麼麻煩。

三天的時間一恍而過,波利的離開,還有雷正陽對揚天盟的放縱,下面已經亂成了一團,只有李若兮控制的力量平靜無波,靜待著事情的發展,就如雷正陽所說的,波利的手段還差了一些,不少的人魂了進來,這一次正好是淘汰的最好機會。

太陽之子來了,率領著一千多個太陽幫的高手來到了紐約,他們是來接收揚天盟地盤的,波利的突然離開在他們看來是臨陣脫逃,而雷正陽,認識他的人並不多,或都認識李若兮的人比都認識雷正陽的人多一些。

身為太陽之子,擁有太陽神的背後強大力量,所以波利的臨陣脫逃也不是一件什麼意外的事,而這種局勢的發展,更促使了揚天盟的渙散與崩潰,太陽之子的到來,更多的人屈服在太陽神的光環之下,成為了叛徒。

揚天盟在紐約的總部,是市郊一處佔地數畝的連體別墅群里,太陽之子率著太陽幫的高手,還有幾千投靠他的揚天盟眾人,一齊殺到了總部,但是與外面的亂狀不同,這裡很安靜,甚至風雨不驚,沒有一絲敗退的跡象。

「拉夫,這就是你們所說的忠誠么?」在門口,一個壯漢手裡托著機槍,身後佇守著上百位全副武裝的揚天盟人手,盯著引路前來的拉夫說道。

拉夫就是波利最信任的三大助手之人,算是紐約揚天盟的三大金剛威名遠播的。

拉夫四十多歲的樣子,是波利在海軍陸戰隊時的戰友,受到雷正陽的重用得到大批資金之後回歸紐約,波利找到了他,他可算是揚天盟分部的元老了,他的背叛,帶走了整整一個分堂大約三千人的隊伍,可見他的影響力。

「約特,你怎麼如此的冥頑不靈,揚天盟已經沒有希望了,來太陽幫吧,我們依然可以在太陽神的光芒下享受榮耀,波利都逃走了,難道還要我們在這裡白白的犧牲生命不成?」約特也是三人之他對波利忠城,是一個本分的人,也是一個沉默的人,但是雷正陽見過他,覺得他是一個不錯的人才,他的沉默並不是因為平庸,而是他懂得如此保護自己,很低調。

約特今年三十八歲,在那批同年入伍的戰友中,他是比較年青的一個,所以得到了很多人的關愛,而他也相應的回報給了他們尊敬,但是眼前的拉夫,已經不配他的尊敬了,為人處世,信用很重要。

如果對揚天盟失去希望,可以退出,但絕對不能趁火打劫,這就是赤露ǒ露ǒ的背叛,今天背叛揚天盟,明天他就可以背叛太陽幫,如此下去,他就會成為一種習慣的,為了實現享受的目標,人xìng也就不復存在了。

「忠誠與信任是我學會的兩種人生準則,拉夫,想進去,就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吧!」約特手一抬,上百支槍口已經對準了大門口,任何人進入他都會下令開槍的。

拉夫臉上無光,他已經與太陽之子稟報過了,自己掌控了揚天盟,可以全部的給予,約特卻是在這個時候,給了他一個狠狠的耳光,眼裡閃動著yīn冷的光芒,說道:「約特,你可不要後悔,今天你若是執迷不悟,你會死得很慘很慘。」

在這些人群上,有一輛豪華的轎車,這個時候,車門開了,一個年青十六七歲的少年走了出來,典型的西方人,身材修長,一頭金黃的頭髮看起來很有朝氣,長得也眉清眸秀,很有種美少年的英氣,但他臉上的冷漠,還有傲氣不耐的神情,卻讓他看來起多了幾分狂妄。

「告訴拉夫,我對他很失望,通知衛隊,攻進去,若有抵抗,格外勿論。」太陽之子一下車,就朝著身邊的副手很是血腥的命令,這一次來本來是為了享受榮耀的,他要所有的人都看到,只要太陽幫想要的東西,沒有人可以不給。

雷正陽就站在別墅最高樓層的天台上,在他的身後,佇立著李若兮與仙兒,三人看著眼前的人群,大戰一觸即發,李若兮看著雷正陽一動不動的樣子,有些急聲的問道:「雷少,我們不出手么,約特不是太陽幫的對手。」

雷正陽卻是看著那個太陽之子,如此一個小屁孩子,得到了一個所謂太陽之子的稱號,就已經覺得自己是天下無敵了,這個世界實在是有些瘋狂,太陽神太陽神,他到是很想知道,這個太神陽究竟有什麼了不起。

為虎作倀的事他見多了,但是這麼肆無忌憧的事,雷正陽還是第一次看到。

雷正陽搖了搖頭,說道:「約特是一個不錯的人,但想要得到我的認同,他還需要更努力,低調不是一種錯,但是過分的低調就顯得虛偽了,我想看看,如此的境況下,他會付出多少的努力。」

這是雷正陽一慣的想法,付出多少就可以得到多少,付出全部,他可以得到揚天盟的更高榮耀,甚至可以超過波利,就如當初在處理南方海洲的時候,他就說過這句話:「想得到多少,就要看自己付出多少,這個世界是很公平的。」

可惜這句話沒有被馬老爺子接受,所以現在馬家需要付出的東西,會超出馬老爺子的想象,這會兒就算是他想後悔,世上也沒有後悔葯吃了。

「我感受到那個少年身上有一種很強的氣息,也許這就是西方人所說的神的氣息,力量可以讓人一個人改變,看樣子得到了力量,這個少年已經從純真的男孩子變成了噬血的魔鬼。」

這是一種很自然的變化,如果一個平凡的人一旦得到了掌控別人的力量,他一定不再是一個善良的人。

雷正陽能保持著如此的心態,絕對很不容易的。

仙兒的話才說完,槍聲就已經響起,整個總部的大門已經被炸毀了,約特率領著百人的槍手,jī烈的還擊著,與拉夫戰在了一起,而那少年就站在車邊,凝視著院里的方向,神情越發的冷漠,喝道:「加快攻擊,告訴拉夫,想成為我太陽幫一員,就需要相當的實力,我們不需要廢物。」

拉夫這會兒也是頭痛,他雖然是一個不錯的人才,但是約特也不是庸手,他平日的低調,顯得更是務實,所以他訓練出來的人,還是擁有相當的戰鬥力,人數是十比一千人的槍手戲戰一百人,卻是戰不到一絲的便宜。

但是太陽之子的話讓他不得不速戰速決,下令全線衝擊,這樣雖然會有很大的犧牲,但是可以仗著人數的絕對優勢,一下子沖跨對方的防線,剛才的對戰是隱蔽的,但是這會兒,卻是衝鋒,血腥的場面出現了,一開始就幾十個槍手中槍倒地,有受傷的也有死亡的。

這也給約特帶來了十足的危脅,拉夫的戰略沒有錯,這種全體衝鋒,的確佔了人數的大便宜,幾個回合下來,雖然對方死了上百人,但是拉夫的隊伍里,也倒下了二十多個,這絕對不是一個小數字。

「隊長,我們撤退吧,對方火力太猛了。」

立刻有手下上前來,向約特請示了,約特看了對方一眼,說道:「告訴所有的兄弟,此刻要離開的可以放下槍支後撤,從後門離開,我約特承諾過,保護揚天盟總部,會死守這裡,與總部同存亡。」

就算是最親近的兄弟,在關鍵的時刻,也不一定可以同心的,立刻十幾個隊員放下了槍支,從背後離開了,一個靠近約特的戰友看著這些人,臉上閃動著鄙視的神彩,冷聲的喝道:「都是一些懦夫,我羞愧與他們為伍,隊長,你們可以大戰一場,為了我們的信仰與榮耀而戰。」

兩隻手握在了一起,最後的衝擊與最jī烈的大戰又一次展開,拉夫顯得有些瘋狂,看著越來越少的約特部屬,他似乎想把他們趕盡殺絕,以立下加入太陽幫的第一個功勞,得到太陽神的榮耀。

但是這個時候,太陽之子已經等不得耐煩了,下令了太陽幫的力量開始出擊了,太陽幫的人都是西方的武者,他們的力量與現代槍的力量是不一樣的,兩者相融,卻是讓約特的防禦全部後撤,看著屬下一個個的倒下,約特越發的被jī出了鐵血之勢,還擊得更是jī烈。

但是大門失守了,所有的太陽幫眾徒與背叛揚天盟的幫眾,一窩蜂的涌了進來。

到了這個時候,雷正陽才輕輕的點了點頭,說道:「若兮,可以動手了,對這些人,不需要客氣,能殺的都殺了,那個太陽之子,就留給我吧,我真的很有興趣會會太陽神。」 夏羽聽著吳用答非所問的一句,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大雨,可是外頭風輕雲淡,怎麼會有雨?」

「呵呵,草原上的氣候雖然變化多端,但還是有跡可尋的,在回來路過河邊的路上,隱隱有魚兒出水透氣,營地內的炊煙也是略顯下墜,所以我估計今夜會有場大雨,而雨夜正是我們動手的好時候!」吳用十分篤定的道,吳用雖然只是一個秀才出身,但卻上知天文,下懂地理,也算是一個奇才,每每會有奇謀閃現,否則也不會被稱為智多星了。

夏羽張開嘴,驚訝的道:「軍師的意思是,今天晚上我們去偷營!」

「好主意,對方肯定想不到我們才去拜會,晚上就打上門去,如果真的下了雨,視線受阻,正好掩蓋我們的行蹤,偷襲的成功性還是很大的!」赫連博聽了后,興奮異常。

夏羽也點了點頭,吳用的這個主意卻是很好,連他聽到后都覺得有點意外,對方估計也想不到:「恩,就聽軍師的建議,今晚我們就去偷營!」夏羽堅定的道。

吳用搖著羽扇,繼續道:「晚上的偷營,主要是要表明主公的態度,展示我們的實力,所以今天晚上非但不能手軟,反而要表現出主公鐵血的一面,草原部落向來只信奉鮮血和戰刀,為了日後我們爭鬥之中儘可能少的損失,今晚一定要殺的狠,殺的讓所有人膽戰心驚,讓這支部落的心裡留下一個不可磨滅的印記,這樣這支部落投奔之後,才會真心的為主公效命!」

夏羽聽了吳用的話,眼睛差點沒瞪圓了,剛才還在跟他說什麼武和徳兼行,轉眼的功夫就要讓人大開殺戒,什麼叫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這樣會不會引起麻煩,畢竟他們日後要投奔我的,如果今天殺的太多,讓部落內的人產生誤會,那豈不是適得其反!」

在一旁的赫連博卻是呵呵笑道:「大人,草原部落與中原的文化是不同的,草原上最敬慕的是強者,不怕你殺人,也不怕你手狠,就怕你不敢殺人,怕你心慈手軟,只有大人表現出強大的一面,這些人才會真的敬畏你,臣服於你,至於那些道德之類,作為錦上添花卻是正好,如果大人以道德來讓他們屈服,反而會被他們認為是大人的軟弱!」

草原蠻族和中原漢族是兩種不同的文明形態,蠻族之所以野蠻是因為生存環境惡劣,為了生存而戰,所以奉行的是叢林法則,只有強者才能獲得蠻族人的仰慕,如果用狗屁的道理來跟說服他們臣服,顯然是不可能的,夏羽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吳用看到夏羽點頭,頷首繼續道:「這次偷襲,以乞木扎族長的弓箭手和赫連族長的牧民騎兵為主,黃巾兵為輔,乞木扎族長的人分成兩隊,從兩個方向殺入對方部落,殺進去后,要儘力驅趕普遍的牧民,製造混亂,黃巾兵則故弄玄虛,壯大聲勢,吸引對方的注意力,而另一部分,赫連族長要帶著人襲擊對方的西面營地,那裡是對方圈養牲畜的地方,赫連族長的任務只有一個,將牲畜放出,驅入敵方大營,引起更大的混亂,如果能將戰馬都遷回來,那就更好不過。」

「恩,就按軍師說的做!」夏羽點頭同意,如果乞木扎的攻擊只是引線,那麼赫連博這一路絕對是一個爆炸筒,能將對方炸的粉身碎骨,夏羽腦海里已經在想那位公主會是一個什麼樣的表情了。

「另外一點最重要,入夜後,部落要遷移,全部都遷移到夏村,我們擋不住對方明天的反擊!」吳用說道,夏羽全盤採納,並讓吳用負責整個遷移工作,而夏羽則跟赫連博,乞木扎開始做夜襲的準備。

晚風襲襲,天空中可以說是月朗星稀,根本就沒有一片烏雲,風吹拂著草地,發出沙沙的聲響,為了不被對方的哨騎發現,一行人只能遠遠的躲著,趴在草地上,等著天氣轉變。

臨近午夜時分,就在夏羽等的快不耐煩的時候,草原上的風向開始有了變化,風更加的凜冽,颳起一層層深綠色的浪花,遠處的天邊,一團烏黑色的積雨雲好像一個巨大的黑鍋從頭頂上罩了下來,黑壓壓的好像天塌地陷了一般。

看到天色變了,夏羽反而心情好了起來,隆隆的雷聲在雲內發出,好似那巨大的牛皮鼓不停在敲打,本來還有些亮光的草原被烏雲一遮擋,頓時陷入了一片黑幕之中,幾滴雨點從天而降,開始還是三兩點的打在臉上,片刻的功夫,就已經如斷了線的珠子,打在身上,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夏羽還沒眨幾次眼的功夫,稀稀落落的銀線已經猶如天上露了個大洞,瓢潑的大雨啪啪的就打了下來,那足有黃豆般大小的雨點打在身上,還有點疼,夏羽站起身,仰天大笑起來,不過在那隆隆的雷聲和不絕於耳的雨聲之中,夏羽的聲音卻是那麼的渺小。

「出發!」一場大雨讓整個天地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完全遮掩了夏羽一行的行蹤。

古爾濟特部落的哨騎大多分佈在距離部落二十里左右的位置,一般都是兩騎一哨,一前一後,以便出事後可以及時將消息送出,不過在這個瓢潑大雨的夜晚,這樣的設置則顯得有點不合時宜,因為視野幾乎被擋在七八米內,再遠了,根本就看不清楚對面的人。

「誰!」一個哨騎終於發現前方的不正常,本來還在抱怨這該死的天氣的騎兵大聲的喝道,但當看到前方雨幕之中出現的人影,心裡頓時浮現一個不好的念頭,哨騎調撥馬頭,想要跑回去報信,但在雨幕之中,一道寒芒穿過雨幕正中馬上騎士的咽喉,噗通,馬上騎士雙手捂著咽喉,雙眼漸漸的沒了光彩,任由這大雨打在自己的身上。

雖然雨夜影響視野,但這對乞木扎的蠻弓箭手影響卻不大,弓箭手的視野本身就要遠上不少,加上箭矢可以遠距離射擊,雙方在同時發現目標的時候,對方絕對沒有跑出去的機會。

雨夜之中,古爾濟特部落的部落營地就好像是一頭安靜的野獸,雨滴噼里啪啦的打在氈房之上,嗖,嗖,兩道寒光再次的穿過雨幕,站在營寨大門兩側的箭塔內巡查的士兵只覺得眼前一道寒光閃爍,下一刻就感覺身上好像被什麼東西咬了一口,不片刻的功夫全身就力量就漸漸的消散。

夏羽帶著山蠻弓箭手快速的穿過雨幕,不過好巧不巧的是才到一個氈房前,就碰到一隊十人的巡邏兵:「給我殺!」夏羽手中的土之戒上厚重的土元素一閃,一道地刺猛地從地面上竄出,將這隊巡邏兵的后隊直接打散,一人被刺死,剩下幾人也被撞倒在地,而跟隨在夏羽身後的山滿弓箭手手中的弓弦嗡的一響,數道利箭電射而出,將站立的幾個巡邏兵射成了馬蜂窩。

剩餘的幾人雖然打聲的呼喊,但在瓢潑大雨的雨幕之中,隆隆的雷聲足以將一切遮掩:「分散開來,將牧民都驅趕出來,凡有反抗者殺,另外放火燒了這些氈房!」夏羽用鐵刀解決掉最後一個巡邏兵,擦拭了一把臉上的雨水,對著左右大聲的道。

夏羽帶著這一路有一半的山蠻弓箭手,另外還有一半的黃巾兵,一百多號人,就好像是一群殺入羊圈裡的狼,露出了鋒利的獠牙,鋒利的刀劍撕開氈房,帶著邪惡的笑容沖了進去,一個個的牧民好像綿羊一樣被驅趕出暖和的氈房,被拳打腳踢的聚集在一起,並向營帳內部驅趕而去。 李若兮一聲令下,早就已經待命的小刀衛隊的高手己經出手了,小刀衛隊的高手這一次雖然只來了一百多人,但是每個人控制了十幾個,這就是一支很強大的力量了,就在拉夫命令隊伍加速攻擊的時候」別墅群里伸出十幾支狙擊槍。

,「砰」,一個倒下了,第二個衝上去,隨著,「砰」,的一聲,又倒下了,一連倒下了十幾個。拉夫才知道不妙」平令隱藏,但是不斷的還是有槍聲傳來,在這別墅的四周。幾乎是全方位的安排,這裡沒有隱藏的位置了。

看著手下一個個的倒下,才衝進門口的太陽神幫眾,又一次被逼退了回來。太陽之子勃然大怒」吼叫道:「衝進去,不論死多少人,我要踏平揚天盟總部,我要殺了他們,一個不留,一個不留。,。

如此一個少年,竟然擁有這樣濃郁的殺機,還是真是讓人膽顫心驚了。

槍手出動了,李若兮的衛隊也出動了,相比太陽幫臨時拼湊起來的武者,小刀衛隊的戰衛卻都是經歷過多場殘酷血戰的人,他們懂得如何最直接的殺戮與保護自己,這些人一出現,約特的壓力大減。

看著這些熟悉的臉龐,他隱隱的有種感覺,似乎有一雙眼睛,一直在盯著他,而他的任何一個動作,都有可能帶來殺戮,而他的堅持血戰不退,或者得到了對方的信任,約特也是西方人他懂得,這種不同種族的信任來之不易。

,「約特,把拉夫的人引開。這些太陽幫的高手,由我們來對付。以後,我們可就是最親密的戰友了。。。李若兮雖然比約特小了不少,但是李若兮的身手強悍娶極,就算是以前與他比較親密的約特也不知道他的強到了如何的地步。

何況約特還知道,前幾天,揚天盟從東方來了一個更強大的人。他之所以覺得那今年青人更強大。是因為他看到了波利與李若兮對他的尊敬,而且在他的身邊,還有兩個很美的女人作為一個士兵約特也在戰場經歷過,他很明白世上的殘酷法則,只有強者才可以擁有堪些東西,譬如那兩個女人。

這一次死戰不退,其實他也只是在賭,他雖然忠誠,但也不是那種亡命之徒,他需要看看這些人是不是真的值得他的忠誠與守護」現在他的努力已經做到了最好,就看揚天盟的背後,能給他多少的驚喜了。

如果連這初創立的太陽幫都對付不了,那他會很失望的。

約特點頭對著屬下做出了手勢,一連撤走,一邊吸引著拉夫的人跟了上來,慢慢的把路讓開了。太陽幫的人沖了進來,瞬間就把揚天盟總部包圍了起來。

,「殺。。

槍與槍拼武者與武者對戰。這裡的血流得更多,太陽幫的武者一進來就受到了最激烈的殺戮。與剛才一樣也是十比一的人數,但是這些少數的東方人,卻如一隻只兇猛的野狼。不斷的撕裂著太陽幫的高手,嘶聲裂肺的吼叫,不斷的傳來。

太陽之子身形一竄,就已經從眾人頭頂上飛了過去,在他的身後,緊跟著兩百名近衛,這些近衛都是最忠誠而且最強大的人,這會兒跟著他一起衝鋒。在太陽神的光芒下,竟然還有人敢逆反太陽幫的權威,這不是受到阻擊這麼簡單。而是對太陽神的一種褻瀆。

所以,他憤怒了,很想把這些敵人撕成碎片。

但是他的身形突然的落了下來,因為在他的面前,很隨意的站著一個人。不,應該是說兩個人,一今年青的東方男人,一個美若天仙般的東方女人。

這兩人,當然就是雷正陽與仙兒。

太陽神之子停下,但是兩個座下的高手卻是竄了出去,身形在空中一縱。手已經抓了出去,只見一道幽冷的雪光一閃,兩聲慘叫,那兩個高手伸出的手卻是斷了,人倒在地下,捧住斷臂處,痛苦的嚎叫了起來。

那是一柄劍,劍握在仙兒的手裡,這會兒她冷眸含霜,盯著這些涌至的人群,臉上泛著殺機。

仙兒美若天仙。這一點不需要懷疑,但是你們若以為他性格只有溫柔。那就錯了,太錯特錯。身為隱世宗的宗主,在古武界那樣的殺戮世界里,她就算是再慈善的人,也會染上血腥的,有些時候,她是身不由已。不想沾上血腥,卻是無法擺脫。

她發怒的時候,那一身玄妙的玉女心經。絕對不是給人看的。

特別經歷了命運空間的特殊提升,還有與雷正陽這今天緣之人的相融,情愛交歡,他的玉女心經也是日進千里。這會兒對付小小的兩個太陽幫西方高手,實在太容易了,這一劍之下,殺得對方心裡震驚與充滿了寒意。

太陽神之子雖然得到了太陽神的光芒聚體,但必竟只是一個少年,突然的得到了力量,心性發生變化,但是徒然遇到這樣的對手。一劍之下砍斷了血淋淋的手臂,他有些被嚇呆了,急聲的問道:,「你們是什麼人。竟然傷我太陽幫人,違背太陽神的意願?」,雷正陽輕輕一笑,說道:「太陽神的意願?如果太陽神的意願是讓你們殺入我揚天盟,無故的製造殺戮,那真是很報歉,我不能如他所願,他叫太陽神,但並不是真正的神,沒有權決定誰的生死。。。

少年眉頭都皺在了一起,一張很是清秀的臉上泛著血色,似乎是雷正陽的話把他惹怒了。

,「我會讓你知道,太陽神是天下萬物的主宰,所有到生命都需要臣服,你們東方人也是一樣,你們只是太陽神的奴僕,不能有半點的反抗。

宗教的力量就是對人心的迷惑,讓人瘋狂然後祟拜。

雷正陽臉上有些笑,只是這種笑有些冷。眼前少年給他的感覺。就是一個傀儡,他根本就不知道,這個世上沒有真正的神。就算是得到了傳承。也不是神,就像他得到了天龍的力量,也不算是神,只能算是一個比較幸運的人罷了。

當太陽神的奴僕,他沒有興趣,但是把太陽神當成奴僕,他倒是很才些期望的。

,「我對太陽神很有興趣,等我殺了你」我會把你的屍體送給他。其實你只是一個孩子,可惜,你是一個壞孩子。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才是世上真正的神。。。

太陽神之子雙手伸了起來。亂舞著,吼叫道:,「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三千多人的太陽神武者與揚天盟聯合隊伍殺了進來,他們這會兒還不知道雷正陽的可怕,仗著人多,他們一個個殺機騰騰,與李若兮與小刀戰隊的戰衛纏到了一起,一場面對面的斬殺,終於殘酷的開始了。

看著眼前的這些人,背叛揚天盟的人都已經到齊了,的確是一件好事,用不著他到處去找了。

李若兮手舞著那柄飛刀,幾乎無人能敵,自從融會貫通了一柄飛刀的奧義,他的身上就只會帶一柄飛刀,絕對不會再有第二柄,但是他一柄刀的力量,卻比以前五柄飛刀更強大。

幻影一動,刀已經出手,帶著一種寒星。寒星在空中爆開了」化成了五點。分射五個目標,五個人飛了出去,五聲慘叫,他們變成了屍體,而那柄飛刀,卻又回到了他的手裡,血色瀰漫的空氣中。他就如冷酷的血色戰神般,掠奪著一條又一條活姿生的生命。

仙兒沖了出去,霧也沖了出去,米露也沖了出去,雷正陽沒有,他只是走到了太陽之子的面前。這種走卻是眨眼即到,沒有人可以攔住他的腳步。

,「從你開始對揚天盟動歪念的那一刻開始,你就已經是死人了。沒有人可以救你。。。

太陽神之子身體在顫抖,厲聲的喝道:,「我是太陽神之子,是神的使者。是不死不滅的,這是我的榮耀,我要殺了你。」,太陽神之子還太嫩了,雷正陽一句話,就讓他所有的情緒失控。向著雷正陽撲殺過來,身體就如佇存了太陽的能量,全身綻放著一種光芒,雖然光芒不是很強,但卻很有那種意境。如果一般的人看到這種光芒的時候,就已經臣服了。

這就是西方人的習慣,他們對太陽神的祟拜,就如東方某些人對鬼神的祟拜一般,深入到骨髓里。

雷正陽身體一側,一記拳頭衝擊的迎了上去,拳頭上包裹著一種金光,不同於太陽神的光芒,是一種純粹的內勁之光,或者太陽神之子並不太懂。他迎了上來,暴怒的臉上一下子變了,那記拳頭,撕破了他金光的護身,重重的打在了胸口上。

他飛了出去,一連撞飛了三個護衛。

,「神子」。很快的,四周響起了急切的呼喚聲,不少的人向著雷正陽圍了過來,救護他們的神子。

雷正陽刀勢一幻,雷霆掃穴之勢,把這靠近過來的幾個人攔腰斬斷,分身兩半,血染當場。

但是看著太陽神之子倒地重創,這些人竟然不畏生死的撲過來。形成了人肉盾牌,一刀劈落,又是一刀,這些人前仆後繼,竟然如迷失的信徒一般,甘願仆死。

雷正陽殺機卻是更盛,不怕死是么,老子就把你們統統殺光。 雨幕之中,片片濺起的血紅就是最好的恐懼催化劑,當數十上百的牧民被驅逐出氈包,被象牲畜一樣向前驅趕,落後的人得到的是帶著寒光的刀劍,沒有任何的憐憫,這就是戰爭,想要去征服一個野蠻部落,贏得對方的尊敬,只有用手中的刀劍去證明你比他要強大,雖然對這種殘忍的方法夏羽有些不屑一顧,但事實證明,唯有強盛的武力才是讓人臣服的基礎。

死亡的哀聲在雨幕中斷斷續續,隆隆的雷聲遮掩著這夜晚的殘忍,雨水沖刷著那流出的鮮血,儘管百般掩蓋,但依舊無法遮掩殺戮的景象,站在雨水之中的夏羽,任由雨點打在身上,打在臉上,第一次殺人,他會嘔吐,第二次殺人,他依然會嘔吐,但當第三次,第四次之後,身體內已經沒有了任何的不適,反而那沸騰的血液在呼喚著他,野蠻的好戰的血液在支配他的身體,讓他有些欲罷不能。

當刀劍刺穿人的身體,那種感覺讓他的血液彷彿在燃燒,全身上下都充滿了力量,他就好像是一頭野獸,被鮮血激起了身體內的獸血,變的嗜殺殘忍,變的沒有理智,夏羽一馬當先的沖在最前方,越來越多的牧民被驅趕出自己溫暖的氈房,儘管大雨傾盆,但從內點燃的火焰依舊吞噬了獸皮氈包。

一個個雨中的火球,在雨水中頑強的燃燒,喊殺聲,慘叫聲,雨滴的拍擊聲,隨著被驅趕的牧民不斷逃亡部落中心,夏羽一行終於遇到了抵擋,從四周的氈包內湧出的草原勇士好像一隻只受了傷的狼,雙眼血紅的沖向夏羽一行。

嗖,嗖,嗖,冰冷箭鏃穿過雨幕,射入揮舞著彎刀衝來的草原勇士的身體,狼牙箭那重鐵箭頭,帶著強大的穿透性,透過那薄薄的牛皮鎧甲,發出噗噗的入體的聲音,鮮血順著箭桿流出,那草原勇士只覺得身體一阻,強大的力道帶著身體向後跌去,撲,一捧在草地上積聚的水窪內水濺起一片片的水花,那草原勇士為了不讓自己向後倒去,竟單手按地,雙膝跪在水窪之中,手中的彎刀刺入地面,任由那狼牙箭矢刺透自己的身體,在後背露出一根帶著鮮血的箭頭。

「殺!」草原勇士才頓住身體,就咬著鋼牙一躍而起,再次的沖著夏羽等人衝來,嗖嗖,寒光在雨幕中仿若夜晚劃過的流星,帶著不舍的眷戀墜入地平線,生命的脈動彷彿在這一刻停止,仰面趴在草地上的勇士雙目無神的望著天空,雨水打在他的臉龐,一滴水珠從眼角流落,分不清是淚水還是雨水。

中心汗帳,終於有人將消息送到了汗帳,祁連納雪慵懶的伸著嬌軀,櫻桃般的小口打著哈氣,有些無精打採的道:「外面出了什麼事情么?」

護衛公主的女侍從連忙道:「回公主,王,帶著人殺過來了!營地外圍的氈包有許多已經燃了起來,大批的牧民被驅趕著向我們這裡湧來。」

祁連納雪聽到這個消息,臉上非但沒有出現一絲的陰沉,反而咯咯的笑了起來,胸前兩團玉兔顫巍巍的上下跳動,祁連納雪的目光中透著一絲異彩,慵懶的身子站立而起:「沒想到我們的王真想得到人家呢?前腳剛離開,後腳就殺了過來,本來還想休息兩日的,不過遊戲既然開始了,本公主也只好配合一下了,傳令,讓人驅散牧民,侍衛營列陣,如果有沖陣者,格殺勿論。」

「著甲!」祁連納雪對著另外兩個侍從道。

漆黑的雨幕之中,赫連博的馬隊就好像是一群隱藏在黑暗中等待著獵物的狼,當火光從南面的天空生起,繞過西面的赫連博舉起手臂,大聲喝道:「草原狼神的子孫們,跟在我的身後,沖!」

赫連博的聲音很大,不過在雨幕之中,並而有傳出多遠,不過當周圍的人開始跑動,四周的牧民也開始驅動著戰馬向著遠處的平靜的大營衝去,西面是古爾濟特部落牲畜聚集的牧場,而他們的目標就是驅趕著這些牲畜衝擊部落大營。

赫連博的手下沒有幾個正經的騎兵,幾乎全都是牧民,如果是打仗,自然差了許多,但如果用來驅趕牲口,卻再沒有逼他們還厲害的人了,牧民們四散而開,手中的長鞭在雨幕中發出一聲聲的驚響,在大雨中聚成一團的牲畜,被驅趕著開始緩慢的移動。

距離西面牲畜圈附近,一個騎兵營地就安置在這裡,當部落內出現火光,營地內的騎兵已經紛紛上馬,策馬出了營地,沖向營地中心的位置,當騎兵衝出一半的時候,大地彷彿在顫動,雖然雨水打在地面發出的聲音將其掩蓋,但地面上的水窪內的水彷彿是在沸騰,正指揮著騎兵出營的百夫長,突然瞪大了雙眼,一個翻身上馬:「快跑!」百夫長扯住馬韁,驅馬跳過不高的營牆,消失在夜幕之中,而沒有反應過來的騎兵則瞪著雙眼,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洶湧而至的牛羊群,被裹挾著向著營地內跑去。

亂了,整個營地都亂了,大批的牧民被侍衛營的衛士向兩側驅逐,祁連納雪穿著一身緊身的鎧甲,騎在一片雪白如玉的白馬之上,雖然比不得夏羽的踏雪俊逸,卻也是難得的寶馬。

「大人,前面好像有些不對勁啊!人群突然向兩側奔跑,是不是對方的援兵來了!」張冰混在人群之中,發現四周的牧民並沒有按照他們驅趕的方向跑,反而一個個的讓開前面向兩側跑去,有些警覺的道。

夏羽被張冰這麼一拉,也不由地皺了下眉頭,就在他猶豫的時候,前方的人群突然大開,一支氣勢洶洶的草原士卒已經露出了猙獰的獠牙,向著夏羽一行撲來,夏羽看了一眼被眾星捧月一般護衛在正中的那道身影,對著四周大聲吼道:「撤退!」

夏羽並沒有與其糾纏,這裡畢竟是對方的營地,如果被纏住,那根本就沒有活路,他可不想在這裡損兵折將,夏羽一邊撤退,一邊聚集四周的士兵,借著雨幕的掩護,快速的逃離古爾濟特大營。

「張冰,清點人數!」一口氣跑出五六里,夏羽這才停了下來,對著身邊的張冰道。

不一會的功夫,張冰這才回到夏羽的身邊道:「大人,山蠻弓手還有43人,黃巾士兵31人,有35人沒有跟上來!」雨夜雖然給他們提供了最好的掩護,同樣也讓他們無法左右兼顧,散開的士兵很難聚齊。

夏羽皺了下眉頭,這些掉隊的人可能有很多人依然在對方的營地內,不過夏羽不可能在返身去找,只能祈禱他們好命了,事前他下過命令,如果遇到對方的士兵,可以逃跑,最後在夏村集合,這樣的天氣只要不被圍住,活下來的希望應該很大吧:「先撤回赫連部落!」 看著一波又一波的太陽幫眾徒,以太陽神之子為中心向自己撲來,雷正陽一轉身,暫且放棄了對太陽神的殺戮,眸里射出了濃濃的寒光,既然這些人都迫不急待的找死,他又怎麼能不成全他們的心愿。

「那統統都去死吧!」宗教的惑滲入人心的,但是雷正陽的血戮,卻絕對不會仁慈,龍在這個時候出現了,就如幻化的天刀,虛無飄動,但是卻沒有人敢覷龍的力量,龍似乎感受到雷正陽心中的殺氣,隨著氣勢一起舞動。

「殺!」雷正陽一聲厲吼,龍就如一個貪玩的孩子,所到之處,血肉橫飛,那些成群結隊撲過來的太陽幫徒,被一個個的掀飛,血色濺射之下,全部倒地身亡,就如一隻jī,一隻鴨子,身體彈搐著,在死亡中掙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