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如果讓這頭遠古蛟蛇化龍成功,現場的人可能一個也無法全身而退,到了那個時候,遠古蛟蛇就不能稱之為凶獸,它可以幻化成人,修為更上一層樓!

「吼」一張血盆大口呼嘯而來,九兒以命相搏,一條蛇尾從後方閃電般襲來,兩者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對手,眨眼間,九兒就如同斷了線的風箏,流星一般彈射出去。

「九兒!」一個男子瘋狂飛向遠遠墜落的九兒,玹機陰險的笑道「時間差不多了,淺靈散是時候發揮作用了!」

話落,九兒的大哥,二哥以及阿戰等人,和九兒一起的眾人突然口吐獻血,修為弱的當場斃命。

站在阿戰旁邊的一個男子眼中露出迷茫痛苦的神色,他到死都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人心難測,世事難料,沒想到沒有死在遠古蛟蛇的口中,倒是死在了他人的暗算下。

九兒受到遠古蛟蛇的重擊,加上玹機的淺靈散發作,如今已是垂死之人。 「嘩啦」一聲,沒想到在沼澤的更深出是一片汪洋湖泊,九兒飛速墜入湖水中,髮絲一縷縷展開,蒼白的容貌看上去很是凄美,美目流轉之下早已經失去了光彩!

原來在這片無邊無際的湖泊四周繞了一圈沼澤,沼澤裡面的凶獸玩累了就會游到清澈的湖泊裡面。

湖泊之大,猶如汪洋大海一般。

「嗯?什麼東西?」顧長歌正在半空中閉目養神,突然聽到落水聲。

睜開眼之後,顧長歌大呼一聲,「這不是九兒姑娘嗎?」

很快,在顧長歌將九兒救上來的時候,他略微查看了一翻,發現懷中美人氣息幾近消失……

「怎麼啦?發生了什麼事?」姬塵剛好巡視歸來。

隨著姬塵的出現,九兒的大哥艱難御劍而來。

九兒是千羽皇朝的後人,千羽皇朝國姓納蘭,九兒真實姓名叫納蘭若雪,她的大哥叫納蘭羽,二哥叫納蘭雲。

此刻納蘭羽將這兩天的來龍去脈簡單說了一遍,顧長歌握住拳頭恨恨的說道「太欺負人了,竟然暗中下毒。我想你猜的沒錯,定是玹機公子做的手腳,據我所知很多相師都是以蠱入道,這種蠱毒又不同於尋常毒藥,輕者丟去半條命,餘生受盡折磨而死,重則當場斃命。」

正在顧長歌憤憤不平的時候,姬塵伸出右手,天地靈氣竟然匯聚於他的指尖。

納蘭羽驚的張不開嘴,他還從未見過有人可以憑藉一己之力操控天地靈氣。

姬塵將右手手掌放在九兒的額頭,隨後五指不斷跳動在她額前,然後凌空點出一道道漣漪般的波紋,只見九兒蒼白的臉色漸漸恢復血色。

顧長歌也有些吃驚,忍不住說法「塵哥原來還有這等手法,我還真沒想到喔!」

姬塵目光炯炯,並沒有理會顧長歌,而是面向納蘭羽沉聲說道「這魔界中人果然心狠手辣,羽大哥放心,既然你們是人界千羽皇朝的後人,你我一同來自人界,又都是人族,我絕不會袖手旁觀,這個玹機公子內心如此歹毒,我定會為你和九兒討回公道。」

顧長歌聞聽姬塵這樣說,他輕輕將九兒放下,隨後一把拉住姬塵,轉到一旁輕聲說道「塵哥,你難道想要殺了玹機公子不成?」

姬塵沉默片刻,頓了頓說道「血債血償,殺人償命,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慘死在他手中。」

「這裡可是魔界啊,你好好教訓一下玹機就行了,沒必要殺了他吧,到時候他的宗門師父都殺過來,可就不妙了。」顧長歌心有顧慮,輕聲說道。

姬塵想了想,隨後笑著說道「你放心,魔界這麼大,玹機他們還不能隻手遮天!」

兩個人商量了一會兒,姬塵又將納蘭羽的蠱毒去除,四人準備反身回去找玹機算賬。

其實姬塵他們也就距離巫老頭他們三四里的路程,很快,四人便趕到了現場。

「哦?命好大啊,怎麼又多了兩個少年?」玹機一下子就發現九兒和納蘭羽從遠處飛過來。

「你就是玹機?」顧長歌雙手抱懷,笑吟吟的說道。

玹機上下打量了一翻顧長歌,只見此人有恃無恐,魂力雄厚,他陰險的笑道「哦,正是在下,不知道你找我有何事?」

「你背地裡施展蠱術害人,果然符合魔界人的行事風格,我就不評價你卑鄙的手段了,我要你給九兒他們道歉,並且把解藥交出來!」顧長歌說道。

玹機眯著眼睛說道「區區太清中期境界的修為也要為九兒出頭,你還不夠資格!」

九兒有氣無力的悄聲說道「顧公子,這玹機曾經擊殺過太清大圓滿境界的修士,你要小心一些。」

顧長歌聞聽九兒如此說,他倒是有些意外,沒想到眼前這個看上去有些病態陰險的玹機還是一個狠角色。

「那你就出招吧!」玹機冷冷說道。

話落,顧長歌手持長蕭沖向玹機,玹機手中的骷髏節杖發出嗚嗚咽咽的聲音,聽上去鬼哭狼嚎,現場頓時陰風陣陣。

無數白骨骷髏從骷髏節杖上面幻化出來,奔向顧長歌,顧長歌不敢託大,長蕭所過之處,白骨骷髏頓時分崩離析。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些崩裂開的白骨骷髏竟然又重新復活,如此一來二去,怎麼也無法根除。

玹機內心暗道「這傢伙竟然如此輕易就破了我的相術,如此下去,總有靈力消散的時候,到時候白骨骷髏就沒辦法復活了,不過,這種消耗對他來說也很大,我就看看此人能撐到什麼時候?」

顧長歌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對手,這種詭異莫測的相術也讓他大開眼界。

金鈺和巫老頭他們正在和遠古蛟蛇大戰,戰鬥激烈異常,已進入白熱化階段。

此刻玹機和顧長歌的戰鬥突然出現,引起眾人的注意。

「什麼人,竟然和玹機公子打這麼久?」有人驚異。

阿戰捂著胸口,有些欣喜的說道「九兒,沒想到這顧小哥修為如此好,挨了這麼久,不知道他能不能打的過玹機。」

玹機不想拖下去,怕有變故發生,「桀桀桀桀」,白骨骷髏竟然兀自生出血肉,隨著血肉的重生,這些白骨骷髏戰鬥力也在瘋狂飆升。

「這是什麼鬼東西?」阿戰驚愕,現場數十具白骨骷髏轉眼間化作腐屍,形成活死人模樣,讓人看了心生膽寒。

煞氣逼人,從活死人身上瀰漫開來,顧長歌身處戰鬥中心,後背冷汗淋淋,「這傢伙,該死的,以後再也不找相師決鬥了……」

「哈哈哈,結束吧!」玹機冷笑道。

「你不要高興的這麼早……」顧長歌手持長長的竹蕭,曼妙的簫聲吹奏起來。

在顧長歌的身邊,異象迭起,沼澤地里平白生出鮮嫩的竹子,竹子以飛快的速度生長,眨眼間化作竹林。

淺綠月白長衫的少年站在竹林中愜意吹蕭,竹海搖曳,悠揚的簫聲婉轉動聽。

一邊是令人心曠神怡的竹海吹蕭,一邊是陰風呼嘯的活死人軍團,兩種孑然不同的靈力充斥在天地間。

一瞬間便迸發出驚天動地的毀滅性破壞力。

「轟」的一聲,爆裂的聲音使得人耳膜疼的要命,這種打鬥一下子便將另一處的戰場,遠古蛟蛇刺激的進入狂暴狀態!

「該死的,這傢伙太強了。」顧長歌身上的衣服有好幾處破損,嘴角溢出血跡,他已經沒有多少戰鬥力。

玹機面色蒼白,貌若寒潭,冷冷的眼眸鎮靜的可怕。

他收起骷髏節杖,準備再次發動攻擊,這時,沐幽傳話道「玹機公子,你還能戰鬥嗎。」

「我的功力已經消耗了七八成,沒想到這個少年修為深厚,我倒是小瞧了他!」玹機回答沐幽。

沐幽沉吟片刻,重重的看了一眼顧長歌,隨後接著說道「遠古蛟蛇已經是強弩之末,你暗中阻止這凶物逃跑,我和鈺殿下已經確定這傢伙體內絕對有金丹!」

「好!」玹機也不廢話,立刻轉戰另一個更兇險的戰場。

巫老頭高興的手舞足蹈,嬉笑道「嗚哈哈哈,這次多虧殿下和眾位少主,如果不是你們,憑藉這些滾刀客和一些散修者還真不好擊殺這遠古蛟蛇。」

聽到巫老頭的聲音,姬塵沉吟道「這老頭不是客棧的店小二嗎?怎麼也來湊熱鬧了。」

顧長歌苦笑著說道「塵哥,我太難了,以前聽說相師的修為很恐怖,今日倒是領教了……」 遠古蛟蛇凶名顯著,可憐的是它遇到了魔界四個頂尖少年高手,又有陰險狡詐的巫老頭從中協助,很快,戰鬥便結束。

這場戰鬥來的快,去的也快,但不能忽視其慘烈的戰況!

九兒一行人因為有了玹機的蠱毒算計,差點全軍覆沒,幸虧有姬塵的幫助,即使這樣,他們十幾人的小團體如今只剩下了九兒兄妹三人以及阿戰。

至於滾刀客,已經差不多死亡殆盡,其中滾刀客之中最強修為的是一個獨臂中年人。

此人被稱之為獨臂王,一身修為恐怖絕倫,再加上招數狠辣異常,所以在這蠱毒鎮之中也有一席之位。

遠古蛟蛇已經被擊斃,體內果然有金丹存在,這金丹乃是遠古蛟蛇修鍊了許久才孕育出來的道果,本來它可以憑藉這顆金丹幻化成蛟龍,如今便宜了他人,為他人平白做了苦力。

金鈺毫不客氣,在獨臂王,巫老頭等人面前,隨手收起金丹,接了任務的滾刀客有苦難言,不敢得罪金鈺。

只有獨臂王沉沉的哼了一聲,巫老頭卻在一旁鼓吹金鈺殿下修為天賦舉世無雙,得到金丹理所應當。

阿戰與納蘭雲的蠱毒也被姬塵化解而去,此時遠古蛟蛇死去,玹機才有精力重新面對九兒。

「看你們二位應該不是我魔界中人吧!」玹機一改陰險神色,平平淡淡的說道。

似乎之前的不愉快根本沒有發生。

他親眼瞧見姬塵為阿戰和納蘭雲治療蠱毒,心中莫名有些震驚。

「不知道這位少俠用的什麼方法,竟然在短時間內去了我的蠱毒?」玹機面對姬塵說道。

姬塵面不改色,淡淡說道「無可奉告!」

玹機啞然失笑,看上去風輕雲淡,不過牙齒卻磨的咯咯作響,心裡暗道,有機會非要除去這兩個人不可。

「既然你不願說就算了,接下來你們還是快點離開這裡吧,希望我們後會有期。」玹機沉吟道。

顧長歌站出來嘲笑道「我走我們的路,關你什麼事,接下來我們還要去遊山玩水呢,嘿嘿,我剛發現原來再往裡面去,沼澤深處是一片望不到邊的湖泊呢!」

玹機嘴角微微一笑,眼中狠辣之色一閃而過,「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接下來的路可不是你們能走的了得!」

顧長歌臉色一變,嗤聲說道「這又不是你家的,憑什麼這麼囂張,我們偏要走下去,不僅走下去,還要和你們一起走下去,你們去哪,我們就跟著去哪!」

玹機再也忍不住,一聲叱吒下說道「那你就永遠留在這裡吧!」

說罷,發動骷髏節杖要殺過來。

顧長歌心有餘悸,倉惶躲開,關鍵時刻,姬塵一掌拍出,雄厚的魂力直接和骷髏節杖生硬對決在一起。

姬塵的手掌在虛空中以手腕為軸,看似輕飄飄的旋轉一周,實則蘊含有恐怖的能量。

骷髏節杖瞬間遠去,也多虧了這邪物不同尋常,一看就是靈寶一類的法器,否則絕對崩壞。

金鈺輕吟道「好犀利的掌法!」

這時從遠處橫空飛過來一個老道,這老道鬚髮皆白,仙風道骨,渾身上下都透著靈動氣息。

「玹兒,怎麼還在這裡,這天地間的禁制馬上就要重新啟動,時間不等人啊,還不快走……」

來者就是玹機的師父,了情道人,原來鬼魅幽林裡面到處都是自古流傳下來的禁制陣法,這些禁制陣法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消失,借著這空出來的間隔期,金鈺等人也許知道了什麼好地方,才成群結隊趕過來,要探尋一翻。

「師父……」玹機略微躬身,敬禮說道。

「原來是蝠雲閣的了情前輩,晚輩金鈺見過前輩,沒想到您也來了。」金鈺心底捲起一陣波瀾。

了情道人睥睨四方,眼神陰鬱,此刻哪裡有得道高人的模樣,在得知現場的人都是一些晚輩之後,更是趾高氣昂。

「哦,原來是鈺殿下,不用這麼客氣,老道我只是偶然路過,想起玹兒在這裡,所以過來看看他。」了情道人輕輕說道。

金鈺微笑,他才不會認為了情道人只是路過,一定是有備而來。

這時巫老頭跳出來說道「老傢伙,多年不見,修為見漲啊,不知道蝠雲閣閣主她老人家現在安好?」

了情道人心中不喜巫老頭,他也深知這老頭的凶名,笑著說道「閣主她老人家正在閉關……」

巫老頭驚嘆說道「貴閣主修為高深,豈是我輩想象得到的,恭喜貴閣主修為又上一層樓。」

對於這個四處拍馬屁的巫老頭,了情道人不再與之糾纏,沉默片刻后說道「大家一起啟程吧,我們速戰速決,這鬼地方可不是久留之地!玹兒,跟著為師……」

在了情道人眼中,現場除了巫老頭有威脅外,其他人根本不足為慮。

葬元劫 為了不必要的節外生枝,了情道人希望立刻出發。

眼下,由於了情道人的突然出現,蝠雲閣實力一下子成了最強的一股勢力,連金鈺也要馬首是瞻。

「哈哈哈,你這牛鼻子老道,也太心急了吧。」一道魔音傳來,紅袍老嫗緩緩從虛空中現身。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蜈姥姥,身穿大紅袍,面容卻是老嫗模樣,外表鮮艷奪目,樣貌已然不是青春少女。

據說蜈姥姥很久之前貌若天仙,因為修鍊魔功走火入魔,一夜之間,容顏遲暮,成了這般模樣。

而且這蜈姥姥,出身妖界,其本體是一隻幾千年的毒蜈蚣,加上她恐怖的修為,在魔界也是橫著走的霸道人物。

了情道人臉色暗淡,目光如炬,心裡極為排斥此人,蜈姥姥的厭惡值在他心中直線上升,一下子就蓋過了巫老頭在他心中的厭惡程度。

沐幽心中一喜,不露聲色站出來說道「參見姥姥。」

蜈姥姥重重點了點頭,對沐幽甚為滿意,「我飄渺宗能夠有你這樣的弟子,也是不可多得,今日見到你,沒想到修為又增進了不少。」

沐幽笑道「多謝姥姥誇獎。」

金鈺臉色很不好看,蝠雲閣和飄渺宗都有前輩趕過來,這對他來說很不利。

此時,有了蜈姥姥的加入,飄渺宗成了又一個份量很足的勢力。

金鈺躊躇了一翻說道「既然大家都來了,咱們即刻啟程吧!」

沒有人反對,眾人都希望快點出發,免得又有高人前輩參與進來,滾刀客獨臂王不知道要去哪裡,也不知道接下來幹什麼,不過他清楚的知道,未來肯定是有一場機緣,在他的領導下,剩餘的滾刀客們凝聚在一起,以他為首。

現場立刻分化出來五股勢力,以了情道人為首的蝠雲閣,以蜈姥姥為首的飄渺宗,以獨臂王為首的滾刀客,九兒四人和姬塵走在一起,還有金鈺和玲瓏二人率領的其它魔界少主。 「打擾啦,兩位少俠,你們看上去並非我魔界中人,不知來自哪裡?」了情道人來者不善,從玹機口中得知,姬塵竟然在極短的時間內破除了蠱毒,也讓他心中有些恐懼。

若不是玹機是他的徒弟,描述的極為真切,了情道人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顧長歌手握長蕭,淺綠月白長衫的身影在冷月之下更添幾分俊逸洒脫。

「我們只是偶然來到這裡,看前輩的樣子,也不像是魔界人,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您手中的靈劍應該是玉華洞天的琅琊劍,難道前輩來自玉華洞天?」顧長歌反問道。

聽聞顧長歌的一番話,了情道人目露驚嘆神色,沒想到這年輕人一眼就識破了他的靈劍,「少俠好眼力,我的確來自人界南疆玉華洞天,不知道你是如何看出來的,我已經離開玉華洞天數百年了……」

顧長歌笑著說道「天下靈器種類繁多,不過大多數靈器都是後天人為鑄就而成,也有極為少數的天地靈寶,這些天地靈寶就不去說了,此等法器哪一個出世不得引起一場浩劫,天下大多數的靈器都出自南疆明月山莊,我剛好在明月山莊待過一段時間,您的琅琊劍乃是數千年前明月山莊莊主親手歷練而成,我說的可對?」

了情道人摸著鬍鬚說道「少俠果然少年英傑,老道佩服,眼力可真不是一般的狠辣,你的師父能有這樣一個徒弟,真是難得!」

顧長歌知道了情道人在口探他的身份,沉吟片刻后說道「讓前輩見笑了,晚輩只不過運氣好見的多罷了!」

了情道人臉上不太高興,說了半天,顧長歌沒有說出一點有價值的線索。

眾人行了半天,眼前湖水碧藍,途中偶遇一些無人的島嶼,也有巨大的黑影在湖面下一閃而過,加上不斷深入,藍色的湖水漸漸變成綠色,隨後顏色加深,從空中向下望去,湖水黝黑,也不知道具體有多深,看的人心中發寒,連同現場的溫度都變得冷了幾分!

這時巫老頭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心說道「牛鼻子老頭,咱們這是要往哪裡去,你也不說說是什麼好事情,我們都跟著走了半天,也該讓大家都知道目的地吧,到了地方,如果是功法秘術,倒無所謂,這個憑藉自身悟性,誰練會了是誰的,可如果是靈丹妙藥,天地靈寶,不提前商量一下,到時候如何是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