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影煊心中暗叫不好,偏頭看著晟泰虛緩緩站立起的身體,這才現這傢伙居然不知什麼時候,又變高變壯了一大圈。

難怪使盡氣力,也絲毫沒有讓這傻大個挪窩一步。

影煊這邊剛現不對,可人家晟泰虛緊抓著偃月刀身的手卻是絲毫沒有客氣,掄起來就是猛地就是一陣飛旋。

影煊剛準備丟掉手中緊緊纏繞的偃月鎖鏈,可是眨眼之間就被晟泰虛極甩而起的那股強大的力量給拉飛了過去。

一時間,晟泰虛如同轉風車一般,將影煊在半空之中飛甩了好幾個來回。

ps:一更奉上,希望各位書友能多多支持,推薦一下,留下寶貴的評價,畢竟是萌新作者,書中難免會有很多不足之處,希望能指出,一定會盡量改正,感激不盡。

未完…待續……

樂文 被晟泰虛掄在空中極旋轉的影煊,只覺腦袋一陣強烈眩暈,體內也有股翻江倒海之感,險些快要吐出來。

這鐵憨憨還真如先前說的那樣,真是一點也不手下留情啊!

不行了,再來一圈非被催吐不可。

想到這裡,影煊連忙運轉血意?影火,淡紫色的流焰頃刻就從他體內奔涌而出,順著延伸的鎖鏈向偃月刀身飛蔓延而去。

原本緊緊提溜著偃月刀身的晟泰虛,剛掄起胳膊,卻望見了那順著鎖鏈極蔓延而來的一陣淡紫色光輝。

他剛感到詫異不解呢,卻只見那著淡紫色光輝的偃月刀身,頃刻燃起一圈淡紫色火焰。

原本緊緊抓著偃月刀身的晟泰虛饒是再皮糙肉厚,一時間也如同抓著一把燒紅的熾熱火鉗一般,瞬間就被那股鑽肉般的強烈灼燒感燙得直接鬆開大手,連忙就將偃月丟棄了。

晟泰虛這邊雖然一鬆手,但半空中的影煊卻因為慣性直接就要向遠處飛去,還好他連忙運轉玄力穩定身形,踏空一陣極翻轉,落地后順手極拉回了偃月。

不過落地之時卻因為剛剛被連續甩了好幾圈,一陣頭暈搖搖晃晃地差點沒站穩。

「吼——」

被紫色火焰燙傷的晟泰虛如同受了刺激般徹底怒,原本眯著的雙眼,也猛然一睜,並且散露著強烈的凶光。

隨著這鐵憨憨巨大的身形猛地一顫,整個身形居然又拔高變壯了不少。

而且那因為增大而裸露出的手臂和腿部,也隨著一陣土黃色光輝的蔓延而過,頃刻之間就如同覆蓋了一層厚實的怪異甲胄一般。

「這是……」

穩住身形的影煊提著偃月,往不遠處的晟泰虛看去,一時眼中顯得極其驚詫不已。

如果說之前的晟泰虛顯得很憨憨傻傻,那現在的晟泰虛則展露給人一種凶性徹底爆的莫名心悸感。

那邊狂暴到如同失去理智的晟泰虛隨著一聲驚天怒吼,圓睜著雙眼,直接邁開步子就向影煊橫衝而來,而且因為他身形又變得巨大許多,雙腳邁出一步就踏出老遠,幾乎只是跨出兩三步就快臨近影煊身前了。

眼見距離影煊不遠,晟泰虛迅將左臂猛地抬起,原本覆蓋土黃色甲胄的臂膀,居然突然冒出了數十根尖銳粗大的巨刺,頃刻就狠狠地朝著影煊身上快砸刺去。

見晟泰虛如此迅猛強大攻勢猛砸而來,影煊身形頓時一閃,剛躲過他的左臂砸擊,卻沒想到頭上一個巨大的黑影又極掠來,晟泰虛被土黃色甲胄覆蓋的右臂,也是不知何時冒出來好多根尖銳粗大的石化巨刺,已經砸到影煊頭頂處了。

「鐺——」

千鈞一之際,影煊連忙抬起手中偃月極力橫檔在頭頂,終於使對方強大的攻勢有了短暫滯停跡象。

可這滯停之息還沒撐多久,影煊分明能清晰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在被一股無比強大的蠻力,給極力往下慢慢強壓。

影煊自認為他的力量即使與一些同階的體修者相比,也不見得相差多遠,可在與這個鐵憨憨進行這次真正的力量碰撞之後,他瞬間明白單論純粹力量的比拼,自己絕對與之相差甚遠。

這人形怪獸根本就不是能單靠蠻力對付了的,至少如果同樣是中階玄士五級,並且純屬以肉體力量對決,這傢伙可以憑藉自身那變態到令人炸裂的恐怖蠻力,輕而易舉的扛住三個玄力等階與之相差無幾的修鍊者合力攻擊。

或許就算是這種情況下,這人形怪獸應付起來說不準還能綽有餘力。

「嗞啦——」

隨著一聲清晰入耳的撕扯之聲,這鐵憨憨的身形居然又增大了一圈。

要不是這傢伙裡面事先就穿著材質比較容易縮放的衣服,估計就要當著外界無數觀眾的矚目,上演個現場爆衫的惡趣味小劇場了。

不過…那溢滿大塊肌肉與濃郁男人味的「美妙」景象,光是稍微想想就很讓人心驚膽戰、惡寒不已。

感受到對方因為身體又增大一圈,緊隨而來的那股越來越強的壓迫感,影煊腳下已經被上面那急劇增大加重的巨型臂膀,給強壓的踩出了兩個深深的陷坑了。

看著對方那再次狠狠猛砸下來的另一隻巨大臂膀,影煊知道這隻膀子一旦再砸下來,自己估計真就得跪了。

「只能…」

情急之下,影煊不禁暗嘆一聲,終於也顧不得什麼了。

決意之下,影煊腳下迅用力一蹬,隨即拼盡全力迅將偃月刀身所抵住的石化巨刺往上猛地一舉。

借著那巨刺被自己勉強往上一抬而露出的短暫空隙,影煊身子往後急忙一倒,腳下也往前一陣滑行,瞬間從晟泰虛巨大的胯下穿過去了。

猝不及防,晟泰虛臂膀手肘處那狠狠砸來的巨刺在沒有阻力抵擋后,直接死死扎進了原本影煊所站的地面,一時間竟使擂台地面出現一條極蔓延開來的狹長裂縫。

晟泰虛見並沒有砸中影煊,而且原本身前的影煊也不見蹤影了,不禁想要趕緊拔出手肘處那扎進地面的巨刺去尋找影煊蹤影。

但或許是因為這傻大個實在扎得太用力了,那粗大的巨刺,竟直接深深的沒入擂台地面一大截。

況且因為虛擬擂台會在法陣控制之下,自動將被戰鬥損壞的地方慢慢恢復,所以晟泰虛那根深深扎入地面的手肘巨刺好像也因為長時間沒有拔出來,被漸漸合攏恢復的地面裂縫給死死夾住了。

這就尷尬了,饒是晟泰虛個高體壯,卻也因為手肘處那粗大的巨刺扎進地面實在太深了,而且他現在又是半蹲的狀態,雖有著一身蠻力,一時間卻也很難將那刺的深深的巨刺給拔出來。

再者,裂縫的恢復度也逐漸加快了,這也導致原本就不容易拔出巨刺的晟泰虛,在這裂縫強力夾扯下,變得更加艱難了。

影煊也很快察覺到不遠處的晟泰虛正半蹲在那使盡氣力,想要將那深扎入地面的巨刺給拔出來。

他趁著這個好機會,連忙運轉血意?影火,雙眸之間也隨著全身玄脈之內的玄力一陣劇烈涌動,猛地迸出淡紫色的光輝,全身瞬間如同罩上一圈淡紫色聖光。

與晟泰虛的這一戰,影煊覺得可謂是比先前與雲遮暮的那一戰還要困難。

對於雲遮暮那種雖然玄決功法高深莫測,出招凌厲,傷害驚人,但影煊還是可以憑藉自己那移堪稱變態的身法與之周旋,並在找出其破綻,最終給他致命一擊。

而晟泰虛就不同了,他這種身形巨大,力量恐怖,行動又不那麼笨拙的純力量型對手,完全和雲遮暮那種不同,即使明知道對方破綻百出,但影煊還是很難下手,因為這傻大個實在是太硬了。

原本影煊要是能從菱形玉佩中取出斬淵,刀劍齊出,還是可以比較輕鬆與晟泰虛一戰的。

可惜因為分配賽前,夜無極曾多次暗中囑咐他千萬別再用那些一亮出來,就令人駭然失色的奇異招式了,就是紫色火焰也是能不使用,就盡量不要再施展出來了。

因為影煊先前對決雲遮暮時,弄出的紫色火焰,已經讓滄嵐帝和眾多世家貴族都將目光緊緊注視在他身上了,若是再不知收斂,不說影煊身含虛古血脈的秘密有很大可能會敗露,但一定會讓那些人對影煊感到前所未有的好奇。

他們也會時時刻刻死盯著影煊,直至將心中那強烈的好奇,在影煊身上找出所渴望的答案。

這些絕不是夜無極想要看到的。

對於夜無極的衷心勸告,影煊也是感到十分認同的,畢竟在月夜神殿中,月夜老人也告誡過他,在實力不夠的情況下,決不能讓任何人知曉他的血脈秘密,否則讓那些貪婪之輩知曉后,他被人吃的骨頭都不剩,也絕不誇張為奇。

影煊不覺之中已經讓夜無極知道了,好在有夜辰曦的緣故,再加上夜無極本身內心之中就暗藏著一個巨大的野望,想要獨自利用影煊的血脈,所以他才不至於遭受毒手。

但如果再被更多的人知曉,他絕對不會有好下場,到時候即使他身上有再多的秘密,也會被那群貪婪的世家貴族,給挖掘咀嚼的乾乾淨淨。

拋開那些,此時影煊身遭被一圈淡紫色光輝緊緊環繞,身形也在丟下了一路的殘影后,眨眼之間就閃身到了半蹲著的晟泰虛身後。

這傻大個打起架來一點也不笨,而且危機意識也是極度敏銳的,一時間就如同感受到身後有巨大的危險極逼近,看也不看全憑感覺就抬起一臂朝身後猛地砸去。

早已貼近的影煊已經運轉全身玄力同時施展出了血意?影火與瞬斬?決。

同時疊加兩種堪稱變態玄決功法的偃月,刀身頃刻被一層淡紫色光輝給緊緊覆蓋,隨即淡紫色光輝一陣閃爍,刀身之上猛烈燃起一圈紫色火焰,隨著影煊朝著晟泰虛那裸露出的背部數十次的劇烈突刺,在空氣之中迅搖曳出一圈圈弧形的淡紫色流光,在擂台四周的黑暗環境下,顯得異外炫麗。

「啊―」

即使背部早已被一層厚厚的土黃色甲胄給緊緊覆蓋,但晟泰虛還是在偃月疊加血意?影火與瞬斬?決這兩種傷害性極強的玄決功法后,被輕鬆切割掉了皮膚上所覆的甲胄,並且刀刀凌厲,都深入血肉之中。

每隨著影煊手中偃月的一次極突刺,晟泰虛的背上就留下一道深深的傷痕,還有那伴隨著偃月極拔轉而出,所帶的片片鮮血。

也許原本晟家帶隊長老,就根本不覺得會有誰的攻擊或武器能突破晟泰虛所衍生的甲胄,這才沒有在賽前讓他服下抑血丹。

影煊再次躲過晟泰虛憤怒的臂膀揮舞,又一次極揮舞了手中那燃著紫色火焰的偃月,輕而易舉又給晟泰虛身上增添了好幾道深而狹長的刀口,並且那些裸露在外的傷口,還殘留著偃月刀身所留下的絲絲縷縷跳動的火苗,給那些流血的傷口,增加了更多的疼痛之感。

那些原本覆蓋在晟泰虛身體肌膚之上的土黃色如甲胄般的硬殼,也在影煊凌厲刁鑽的偃月揮舞突刺下,破裂成一片片碎片。

影煊粗略一看,那土黃色的碎片竟然形同某種奇特堅硬的岩石,這一現不禁讓影煊大感疑惑,也讓他更加確定這個傻大個晟泰虛,絕對不是一般的體修者了。

因為偃月刀身短小彎弧的緣故,這也導致影煊施展瞬斬?決不得不緊緊貼近晟泰虛身邊,要不是憑藉著影蹤?瞬步那堪稱變態的移,影煊險些好幾次就被晟泰虛那因為疼得狂,而四處亂揮亂拍的粗大手臂給打飛了。

要是能在眾人眼前取出斬淵,那相信影煊不論削晟泰虛堅硬護甲,還是厚實皮肉,都會異常輕鬆的。

「俺……不打了!」

「煊哥,你欺負人!」

「俺手都拔不出來!」

「嗷―嗷!」

「俺不打了!」

原本就因為手被緊緊困在擂台裂縫之中拔不出來的晟泰虛,再被影煊這一連串的連削帶刺,自己又絲毫碰不到他一根毛,氣的他居然委屈的坐在地上,單手抱頭,滿是委屈地痛哭了起來。

「四號賽場分配賽事通告!由於晟家參賽者晟泰虛主動認輸,所以夜家參賽者夜影煊獲得分配賽第一場勝利。」

一連數次響徹整個廣場的通告聲,清晰的傳入了每個觀眾的耳中。

這突如其來如同戲劇化的展,也讓那些原本緊張觀看著比賽的所有觀眾,不禁滿是膛目結舌。

……

觀眾們:這就……贏了?

影煊:呃……贏了?

晟泰虛:俺……不打了!

……

ps:一更奉上,希望各位書友能多多支持,推薦一下,留下寶貴的評價,畢竟是萌新作者,書中難免會有很多不足之處,希望能指出,一定會盡量改正,感激不盡。

未完…待續……

樂文 莫名其妙獲勝的影煊,不禁收起了紫色火焰,將偃月入了鞘,緩步走到晟泰虛身前。

此時晟泰虛巨大身形已經恢復原樣,滿身的土黃色甲胄也都逐漸消隱褪去了,一時間臉上原本戰鬥時顯露的兇狠又恢復成原本的憨厚模樣了,一時間正面色誇張的半蹲在地上不斷慘嚎著。

影煊抬手在他傷口處輕輕一拂,那些原本還殘留在他傷口處並不斷撩動的紫色火苗,頃刻之間也順著影煊的手指被重新收回了體內。

「你…沒事吧?」

此時他倆已經從模擬賽場重新回到了現實廣場中的擂台上,影煊看著坐在地上的晟泰虛,遲疑一下,還是輕聲問到。

畢竟這鐵憨憨是6焱的好朋友,而且對影煊來說並不討厭,比賽開始時也很善意的和自己搭話,所以影煊出於禮貌還是問了一句。

「煊哥,我沒事,就是傷口被你的火燎得厲害,你的火可是比6大哥的厲害多了啊!」

「下次能別放火燒俺了嗎?」

晟泰虛見影煊收回了在他傷口處灼燒的火苗,還詢問他怎麼樣,不禁眯著眼滿臉憨笑看向影煊,傻傻的說道。

影煊略感錯愕,還是微微一點頭,伸手將晟泰虛從地上拉了起來,就緩緩走下台了。

見到影煊獲勝並走向夜家席位,小胖子夜空辰連忙起身笑逐顏開地迎了上去。

而身旁早在影煊獲勝就一直盯著擂台的夜辰曦,本也露出極度喜悅之色,不過在看見影煊走過來時,似乎突然又想到了什麼,眨眼之間又冷著小臉將頭快偏了過去。

很明顯還對影煊之前在島嶼內的事情極為過意不去。

至於夜襄垣,早在影煊於自選賽上驚艷地擊敗雲遮暮后,就沒什麼臉面去看影煊了,一直都是耷拉著腦袋,面色陰晴不定,不知又在暗中思量著什麼。

二長老夜岩看向走過來的影煊,只是沖其善意的微微一點頭,眼露讚賞與肯定之光,卻並沒有多說什麼。

「老大,厲害啊!又贏了!」

「那力大無比的巨人,居然都不是你的對手,你簡直就是我的偶像啊!」

小胖子緊緊靠近影煊,滿臉的熱情,毫不吝嗇地沖著他豎起兩個大拇指。

影煊微微一點頭,就躲開了小胖子緊隨而來顯得更加熱烈的熊抱,而是徑直地走向了席位上還坐著的少女夜辰曦身前。

「辰曦…你過來,我有話對你說。」

看著眼前依舊俏臉布滿寒霜,還生著悶氣的夜辰曦,影煊湊近她身邊極為難得微笑輕聲說道。

「什…么事?」

「就在這裡說不行嗎?」

夜辰曦似乎本來準備露出一副並不想搭理的冷漠神情,故作冰冷的心弦卻還是在影煊微笑溫柔的話語中,被徹底撩撥攻陷了。

「你來就知道了。」

影煊微笑著輕輕拉著少女的小手,夜辰曦本想掙脫開來,但在看到影煊那期待與溫柔的神情之後,少女的心還是迅沉淪了。

如此笑容……應該沒有哪個女孩能殘忍拒絕吧?

被影煊牽著手,快隨其來到了夜家所在的休息室中,進門后影煊隨手就將門迅反鎖上了。

「你要…做什麼?」

夜辰曦顯然被影煊一番突如其來的奇怪舉動給弄迷糊了,連忙驚訝問到。

「辰曦,還在生我氣?」

影煊微笑著慢慢走近少女身邊。

「才…哼~沒有呢!」

話剛要出口,少女神色一變卻急忙改口否認,可她那迅被染紅的雙頰,還是瞬間出賣了她此時的真實內心。

「那就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