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徐工看著眼前這十二個小混混打扮的傢伙,皺眉。李東那種略帶雅痞的軍人,已經是他接受範圍的極限了,現在居然出現了十多個打扮成小混混的特種兵,這簡直是在挑戰他的極限。挑眉,眼中沒有殺氣,只有含而不露的銳氣:「兵渣!」

公主點頭,笑。連徐工都看出了這些不是普通的小混混了,公主自然也看出了對方其實是接受過特殊訓練的軍人。至於是哪方面的人,那麼就要問一問了。

徐工沒有在詢問邦妮公主的意見,徑直打開了車門,走了出去,面沉似水。

邦妮公主沒有下車,定定的看著自己的一雙手,白皙,修長,沒有塗抹任何化妝品的直接卻呈現出美麗的粉紅色。

對方領頭的黃毛,看到徐工不怒而威的樣子,不禁愣了愣,腳步一緩,心中不由得一驚,他感到,好像面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東帝國禁獵區中飼養的瘦虎。瘦虎,是最可怕的,飢餓,讓他們殺傷力變得更加的巨大,攻擊兇猛而出其不意。

就是這晃神的瞬間,徐工動了。腳下的黃土地被踏出了一個淺坑,整個人換成了一道黑影,在四周幾個混子中穿行,不時的伴隨著悶悶的擊打聲,和骨骼折斷碎裂的「卡拉卡拉」聲。

十秒鐘,僅僅十秒鐘,地上就躺了十一個大漢,痛苦的呻吟這時候才從他們的嘴中發出來,顯然,這時候痛覺才通過神經傳達到他們的大腦,一口一口鮮血從他們的嘴中被咳出來。

十二人中,站著的,只有那個感到了危險而緩了一緩的黃毛。震驚,徹底的被驚到了。作為這次行動的負責人,他是最了解那些手下的身手的了。沒有一絲水分,都是在C級機甲師以上的水平,其中還有5個更是B級機甲師。這樣的高配置,居然還不夠對方10秒鐘的打擊,眼前這個男人,到底有多強大的實力!A級?甚至,超A級!

眨眼,徐工出現在了黃毛的身前,這張看起來年輕而親切的臉孔,在黃毛的眼中,是如此的可怕,彷彿是神魔一般。

「你你……你不要過來,否則,我不客氣了!」黃毛一邊後退,一邊用手中的西瓜刀在身前揮舞,好像是威脅,又好像是自衛,但是他那副深怕戳中徐工引來後者反擊的樣子,應該沒有任何的效果。

一掌拍飛了那把可有可無的西瓜刀,一個膝擊,把黃毛打得如同蝦米一樣痛彎在地,徐工熟練的拉了黃毛的一條腿,拖行,到了一處草木較為茂密*處。形形色色的襲擊,這一個月以來已經布下一百多次了,所以徐工這一系列動作做起來熟練無比,自然而然,就像是吃飯睡覺一樣的普通、流暢。

一陣陣的慘叫從前面不遠處的草木叢中傳來,邦妮公主依然坐在車裡,看著自己的雙手,彷彿要看出花來。

忽然,叫聲戛然而止,剩下的,是無聲,寂靜。

「砰!」

徐工坐進了翱翔車,輕輕的關上了車門,臉色比之前越發的難看,滿臉烏雲。

笑,邦妮公主彷彿欣賞夠了自己的手指,抬頭,眼中閃爍著智慧的光芒:「這次依然還是問不出來嗎?」

徐工點頭,陰沉的臉色都快要能夠擰出水來:「那些人腦中都裝有毒囊,一旦刑訊刺激過重,產生的神經電波就會把那些毒囊擊破,幾乎是瞬間死亡。」

「一如既往的高科技。」邦妮公主淡定的微笑,彷彿聽到的不是死人,而是今天中午的菜譜,點頭,「阿比上校,這不是你的錯。」

「謝謝公主殿下。」徐工臉色好看了些許,但是額頭的青筋還是非常明顯。從一針對公主的襲擊一開始,就一直沒有抓到一個活口,剛剛打倒的十二人,沒有一個人活下來。再次啟動了翱翔車,一飛衝天。

公主再次直愣愣的看著自己那雙完美無瑕的雙手,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呢喃道:「樹欲靜而風不止,我想要活下去,這雙手,到底要沾染多少的鮮血……」 「你們知道了嗎?聽說我們的航空軍在杭州的筧橋機場上空擊落了一大批日軍的九六式攻擊機啊!」

「當然聽說了,現在各個新聞和報紙社都在大肆報道著呢,誰不知道呢!」

「嘿!真是大快人心啊!像這些該死的鬼子,就應該被我們那些航空軍擊敗的,讓他們知道我們國家的航空軍還是有戰鬥實力的,這一次真的揚我國威了!」

「對!說的對!我們國家的飛行員也是好樣的!這一次沒有丟我們國家的面子啊!」

「你們說的那麼激動幹嘛?雖然我們現在勝利了一次,但是那些鬼子飛行部隊和飛機,可是要比我們的多和先進啊!我們還是要看一看後續的戰況吧!」

「你這個漢奸!你說什麼?你居然幫助鬼子說好話!信不信我現在打死你!」

「我只是實話實說,我現在可是在租界裡面的,如果你打死了我,你可是沒有辦法在租界裡面立足了,而且還需要賠命給我!」

「你這混蛋漢奸!」

「好了!你們都不要吵吵鬧鬧了,我們現在是來這裡看戰鬥情況的,你們這樣吵著會妨礙我們觀看的,你們倆要是想打架,那麼請到其它地方吧!」

「對!打架請離開這裡,不要阻礙著我們看熱鬧!」

「……」

「不過話說你們說我們國家的飛行員,這一次的淞滬會戰,能不能夠戰勝那些鬼子的飛行隊呢?」

「他們三天兩頭就出擊來轟炸我們的居住區域,傷亡可是慘重著啊!」

「這個應該可以戰勝吧!應該……」

就在國軍的轟炸機群,在沒有戰鬥機大隊的護衛下,出擊之際,很多淞滬的人們都是在觀看著戰況的,而且還什麼話也在吵吵嚷嚷著。

不管是租界裡面,還是租界外圍的人們,都是如此。

有支持國軍空軍勝利的,有支持日軍空軍勝利的,還有中立態度只看好戲的,還有默不作聲,保持沉默的收集情報的,也有驚慌地擔憂著戰況的……

不過租界里的記者的議論卻是另外一番景象的,

「你們收到消息了沒有?」

「收到了,聽說國軍航空軍的飛行部隊第一次擊敗了來襲擊的日軍航空軍,在筧橋機場上空打了一場很漂亮的空戰!」

「話雖如此,不過我還聽說了在這一場空戰里,出現了一架新式的戰鬥力強悍的戰鬥機,它一架就擊落了日軍六架九六式攻擊機了!」

「什麼!這麼勁爆的消息,你怎麼獲得的,這可是內幕的大消息啊!」

「那當然是我的關係鐵啊!那能和你這種沒有什麼背景和靠山的小記者,相提並論?」

「那你知道這一架神秘的戰鬥機和它的駕駛員的底細嗎?」

「這個當然還不知道啦!如果我知道,還站在這裡看什麼?我立即馬上去報道大新聞了!」

「你不會是吹牛吧!新式戰鬥機,怎麼會出現在我們國家這裡?我們航空隊的飛機,還是向那些列強國購買的,而且買來的還不是人家最新進的飛機!而是那些被淘汰的,或者只是二三線的飛機!」

「……」

「好啦!你們不要像那些小市民那樣嘰嘰喳喳了,我們可是聽說了國軍的轟炸機群,準備對日軍進行攻擊,才來這裡觀戰,準備寫大新聞的!」

「可是這個消息准嗎?杭州的筧橋機場才剛剛結束,還沒有過去一天啊!國軍航空軍還有這樣的魄力和實力,繼續去攻擊那些鬼子的部隊?」

「誰知道呢!反正現在淞滬會戰已經開打了,你沒有看到那邊的日本陸戰隊正盤踞在淞滬楊樹浦、虹口一帶的據點,在和國軍的部隊進行著激烈的戰鬥嗎?」

「這個還真是看不太清楚啊!我們現在可是站立在租界區里的高樓上,使用望遠鏡來觀戰的!這個距離,還真的看不太清楚啊!」

「……」

租界里的記者大部分都是挑選安全的地方,來進行觀戰和記錄自己的收穫,將它變成新聞。

當然也有一小部分勇敢的戰地記者,卻是在最前線的地方,進行觀戰記錄。

至於租界里的外國部隊,卻是正在謹慎的防護著自己的地盤。

不過租界里的外國部隊的高層們卻是沉默的觀戰著。

「咦!來了!我們國家的轟炸機群來了!」

就在萬眾期待著國軍航空軍的再次出擊之際,

空軍第三十五獨立隊的六架寇蒂斯BT-32型轟炸機,和第二大隊副大隊長孫桐崗也是率領二十八架諾斯羅普-2E輕型轟炸機群,也是已經出現在淞滬的上空。

它們的目標就是日軍的艦隊。

至於此刻的蘇飛洋,其實也是來了。

只是他駕駛的F4U「海盜」戰鬥機卻是在這群國軍的轟炸機群的上面,和後方飛行著,潛伏著。

其實當蘇飛洋看到這些突然出現在自己下方的國軍轟炸機群的時候,他也是很高興的。

因為這樣他就不再是單獨作戰了,

有這麼多轟炸機給他當掩護,那絕對可以有機會轟炸到日軍的艦隻的。 「喂,你好。」通訊器響了起來,公主接起了通訊器,臉上帶著公式化的笑容,顯然對方並不是能夠讓邦妮殿下卸下武裝的那極少數的幾個人。

對方是魯道夫,東方神武帝國的友好鄰邦,德里克聯邦的公子哥,魯道夫。

「我最美麗的公主殿下,聽說你即將以私人的名義出訪我的祖國,我感到無上的榮幸。」對方用一種高雅而不做作的語調,抑揚頓挫的說道,語氣之中帶著十足的坦誠,以及壓抑之下略微透出來的一點喜悅,很能夠博取對方好感的方式,「請問,我有沒有這個榮幸,讓公主殿下移步我的私人飛船呢?」

一個世代輩出德里克聯邦高官的世家,拿出手的飛船可不是東帝國首都圈那些二三流的貴族拿出手的那種攻擊力低下的飛船,而是戰艦加移動宮殿的結果,飛船之上,要火力輸出有火力輸出來確保安全,要奢侈的房間就能夠拿出一百平米來做一個私人的游泳池,出手之闊氣,也只有東帝國的王室核心能夠比擬了。

可惜,邦妮公主可不是一般的拜金的小花痴,她是帝國的公主,就算目前沒有通過試煉的她來說還沒能擁有這樣的座駕,但是,卻不能夠說她的人情世故和政治決策一點都不同,甚至,她的智商情商可能要遠超通話的對方許多。邦妮知道,如果自己答應下來了,就等於間接給這個聯邦公子哥一個答案,至少在世人眼中是這樣的。

到時候,被吃干抹盡了,都是有可能的。想到這裡,邦妮公主嘴角緩過一絲冷冷的笑意,但是聲音卻依然持有王室高貴的架子,回答的滴水不漏:「我也十分希望能夠看看先生你的座駕,可惜,王室自有自己的一套規則。這次的出訪,雖然是私人性質的,但是依然是帝國王庭安排交通和住宿的,實在是抱歉。」

對方這位魯道夫的公子哥也沒有泄氣,至少在通訊器的語氣中一如既往保持的很好,表示了惋惜和理解,再和公主寒磣了一些聯邦的風土人情,十分善解人意的就結束了通訊:「那麼,我代表我本人以及我的家族,十分期待公主的來訪。」

公主笑著應諾,等到對方主動結束了通訊,才按下了通訊器結束的按鈕。同樣就像是按下了開關一樣,邦妮公主臉上的笑容也立刻風輕雲淡了。

徐工看的出來,公主和這個叫做魯道夫的傢伙的這一次通話,如同前幾次的接觸一樣,並不是十分的開心,至少他沒有看出公主在李東面前經常出現的發自內心的笑容。王室關係錯綜複雜啊!徐工心中嘆了一口氣,專心開著車。

他自然聽不出剛剛那平平淡淡的對話底下的深意。一個貴公子以為通過身份和幾個月的執著追求,就準備收網了,如果收網成功,得到的不只是名譽,而且能夠和東帝國的王室牽上頭,可以為他在聯邦就快日薄西山的家族帶來一次中興的機會,如果運作得當,他的背後,就會站著東帝國在支持他,而德里克聯邦那些自大的民眾,還會覺得這位聯邦總理的孫子娶一位東帝國的公主,不是不愛國,而是為國爭光呢!

公主自然不會這麼做,把她推向聯邦,不過是她兩位兄長的如意算盤,嫁入了德里克聯邦,就少了一個順位繼承人和他們爭奪帝國的王權。這次邦妮公主之所以會順著他們的意思出訪鄰邦,也不過是想要躲開自從二王子回歸之後,首都圈爭權奪勢的大漩渦。日漸繁多的襲擊,早就是在對她亮起的一盞紅燈了。就算二王子和三王子沒有動作,他們手下那些陪伴他們渡過試煉,現在得到一些實權的人,也會幫著動手。

樹欲靜而風不止。

她的父王,那個小時候疼愛她,但是在她十歲的時候又狠心的把她送去帝國西區的國王陛下,桑德拉三世,對於那些私底下的小動作不聞不問,恍如一點都不知情。最近,連王庭的衛衣都越來越少看到身影了。

所以,在情況婆娑迷離的時候公主決定先離開帝國,前往德里克聯邦,等待時機,等待局勢的變化。

耐心,她從來不缺乏。

邦妮皺著眉頭,眉宇之間孕育著風暴。忽然手腕上的通訊器一震,一條信息。

看了看名字,李東。微笑。

「媳婦,我進入了選拔的決賽,狠狠的打了一頓夏娜那賊婆娘的屁股。」

笑,邦妮公主回道:「好。」發完之後,斜著腦袋想了想,就把李東這條信息註明了出處,把一開始的稱呼去掉,轉發給了在帝國東區的夏娜。

許久之後,李東才再次發揮信息:「果然,青竹蛇兒口,黃蜂尾后針。公主你太陰險了。」

看來,他也知道第一條信息,是稱呼問題惹得邦妮公主小小的動用了一下她腹黑的智慧。不過,怎麼看,語氣這種,除了怨念,還有一些開心。這,可不可以說某位流氓有被虐的傾向,要知道,邦妮可以想到李東之所以這麼慢,一定是被夏娜好好收拾了一頓。

邦妮公主:「還好還好,比一些習慣關門放狗的人好多了。」指的當然是兩人那次偷偷溜出去,在流氓一條街被堵在小巷的時候,李東把別人飼養在那裡的蒼狼給惹出來了。

李東:「我家的女人,果然是智慧和美麗都到達了巔峰的人物,記憶力就是好!」

邦妮公主苦笑。給三分顏色,就敢開染坊的傢伙。

和李東你一條我一條的發著信息,公主臉上原本的陰霾的臉色,漸漸的變好了,徐工瞥了一眼後視鏡中,原本滿面冰霜的公主殿下開始融化的時候,他微微一笑。雖然不知道公主是在和誰發信息,但是這樣的公主,讓徐工看著就舒心。

不過,他立刻就知道邦妮殿下是在和誰你你我我了。

李東抽空,在和公主發信息的時候,發了一個信息給徐工,倒不是想到了這位久未聯繫的朋友。

李東:「阿比同學,保護好我家媳婦,誰敢上來勾勾搭搭,就你立馬開揍,力爭讓雄性離她至少半公里遠。」

神醫廢柴妃:鬼王,別纏我 徐工立刻知道這個大流氓在和公主發信息打屁了。一看這個要求,他氣打不一處來,快速的把翱翔車切換到智能駕車,然後回復道:「去死,老子也是男的!」

估計是李東和邦妮公主聊得正酣,許久,才回復道:「切,你如果敢對我老婆起賊心,弄死你!」

徐工無語望天,不想再和這個大流氓糾纏不清,把翱翔車再次切換成手動模式,加速開往宇宙航空港,速度相較之前,微不可查的快了那麼一絲絲。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臭小子,居然敢把帝國的公主直接劃到自家底下,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伙。

邦妮公主那邊,和這位臭小子的交流也接近尾聲了。

邦妮公主:「我要私人訪問德里克聯邦,現在在去宇宙航空港的路上。」

李東:「好,媳婦,等我贏了選拔賽,領了兵,打幾場勝仗,拿個大將軍玩玩。到時候有哪個睜眼瞎敢打你的主意,看我不待人一人一口唾沫噁心死他。」

邦妮公主看了,微笑,沒有回復,出奇的默契,李東也沒有再發過來。就像是他們兩人的關係,空間距離是十分遼闊的宇宙星海,而兩人依舊藕斷絲連,卻從未了斷。

她,笑。看來,他是知道了她之前的意思。公主下嫁平民,不過是肥皂劇中的狗血劇情,對於她來說,不現實。她從來堅持,手中必須緊握自己的東西,她可以給,但是別人絕對不能夠來搶。否則,伸手的打斷手,伸腳的打斷腳。

這就是她,邦妮公主,外圓內方。 國軍航空軍這一次的轟炸目標,依然還是出雲號旗艦,還有日軍部署長江中的50多艘兵艦和輪船。

由於這一次攻擊的日軍目標比較多,所以後來國軍航空軍又再次起飛的18架霍克式驅逐機,作為援軍作戰。

而且每機都被下達嚴格的命令,必須要帶上500磅炸彈一枚。

指揮官和航空隊,則是第5大隊飛行隊,

隊長是丁紀徐,

但是這一次出戰的卻是中隊長劉粹。

霍克式驅逐機是以編隊的飛行模式,在飛行著前往長江空戰戰場的。

面對國軍航空軍的三隊轟炸機群來襲,

早已經通過諜報員的通知,獲得了消息的日軍海軍。

也是迅速的下達命令,讓海軍第二航空隊即是指『加賀』號航母上的40多架飛機,聯合第二聯合航空隊的陸基航空兵的20多架戰鬥機,

30多架轟炸機,還有10多架攻擊機,一共超過110架飛機,也是鋪天蓋地的進行了起飛,迎接國軍航空軍的來襲。

同時日軍的另外目標就是攻擊國軍的4艘主力艦,特別是最先進的巡洋艦『寧海『號,和『平海』號。

雖然淞滬會戰前夕,國軍擁有大小艦艇50多艘,但是就只有這兩艘是最新進的。

當然還有另外兩艘主力艦,就是『應瑞』號,和『逸仙』號巡洋艦。

不過這四艘主力巡洋艦,此刻是在江陰一帶區域,進行布防的。

但是還沒有等日軍航空軍飛達江陰的國軍主力艦隊那邊的空域,國軍的航空軍就已經從高空之中,埋伏著。

並且開始了居高臨下的突然襲擊。

只是它們襲擊的目標,並不是鋪天蓋地的日軍機群,而是日軍的艦隊。

國軍的轟炸機群一個波次,一個波次的朝著長江上的日軍艦隊,進行著俯衝轟炸。

對此,那些已經飛出去準備襲擊國軍主力艦隊的日軍飛機群也是大吃一驚,馬上調轉機頭,進行回援。

當然還有部分留在日軍艦隊空域上的待守機群,卻是迅速的反應過來,進行迎擊作戰。

於是一場激烈的空戰,就此在波光粼粼的長江上空開展了起來。

呼!」

這空戰很激烈啊!

蘇飛洋深深吸了一口涼氣,然後用手捏了一下手裡的F4U「海盜」戰鬥機操縱桿,喃喃自語道。

而且他感覺自己現在沒有後世的那種新式的空軍頭盔帶著,感覺很沒有安全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