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想想也不奇怪,人工孕育技術的過程相當的清晰明了。夫妻雙方除了提供各自的精.子和卵.子,根本沒有絲毫的機會能夠介入到整個孕育的過程之中。

要這樣的情況下,那些因為種種原因意外懷孕之後又想將寶寶生下來的女性,自然就沒辦法再用什麼瞞天過海的方式,讓自己的男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當接盤俠了。 傲雪到御書房的時候,她已換上從前上戰場前的衣服。藍色的常服,束腰,收袖。頭上繁瑣的頭飾也差不多全部取了下來,只剩下零散在發間的珍珠。

沒有從前任何一次行走江湖前的興奮,她臉上的肅穆之色與李天佑同出一轍。

方才,小段子朝她彙報的時候,已把今天早上早朝發生的一切講述詳盡。

妖獸!

想當年,不,也就是今年初夏發生的魚頭怪的事情,單是一個品種,已是那般駭人,更何況,聽任毅描述,那些妖獸中,似乎還有不少比人頭怪更高級的品類!

「你來了。」李天佑抬頭,朝門口傲雪看過一眼。

傲雪點頭,目光往李天佑面前書案上瞟去:平鋪的寫滿墨跡的紙張,似乎還寫了不少。

「在寫什麼?」傲雪問。

「遺詔。」李天佑低頭,手下狼毫繼續飛舞,絲毫不避諱的,「以及向周邊各國的求助函。」

傲雪微愣,目光中各色複雜,很快被平靜壓了下去。倘若,她是李天佑的話,恐怕這會兒正在做的,也是這兩件事!

儲君,乃國之根本,特別是這種全國備戰之時!

而向周邊各國求助,雖看起來危險,實則是付出一定代價,將危險程度降到最低。

一則,直接向各國闡明情況,讓他們意識到事情嚴重性,倘西涼江山被妖獸佔領,下一個,絕對是他們!不如聯手將妖獸擊敗!

二則,此契約一旦達成,西涼和各國就是同盟,即便有鄰國存有異心,也需要考量下其他國家的反應!

「宮裡的事情,我交給傅艷了。」傲雪忽的開口。雖說李天佑在寫東西,可她知道,那傢伙的一心兩用一向厲害。

果然,李天佑「恩」了一聲,隨後,他又補充:「看來,傅艷一直期盼的出宮,又得延期了。」

「她想出宮?」這一點,傲雪倒是沒想到。

「是,她本有心上人,進宮是家族給她的選擇。」李天佑頭也不抬,關於傅艷,他既用她做後宮最大的刀俎,自會派人徹查一番,「我和她有約在先,她做我在後宮的臣,我許她自由,待到不用她的時候,就放她出宮。」

傲雪點了點頭,往書案旁走去:「你都給哪些人寫信了?」

「軒國的皇上,軒國的右相,離國的小皇帝,離國的帝師,厥國的王,以及海國的女王,海國的攝政王……」李天佑說。

這時,傲雪已走到書案旁,她隨手拿起已寫滿的紙張,一目十行的看過幾眼:「厥國可不近!厥國若要過來的話,還得經過軒國!」

「厥國鐵騎,天下無雙。」李天佑說,「所以,在給軒國的信件中,不光請他們派兵相助,還要向他們借道。」

借道這種事,向來風險很大,君王們通常不會答應。她忽的想起一事:「聽說你和軒國右相蕭景煜關係很好?」

李天佑笑,抬頭看過傲雪一眼:「各自立場不同,怎可能很好?利益關係而已。」

「那我們會付出什麼?」傲雪問。

「按照他的習慣,十個八個城池總是跑不掉的!」李天佑淡淡的,幾分無奈。蕭景煜,以算無遺漏出名的蕭景煜,又怎麼可能白白放過這麼好一個敲詐西涼敲詐他李天佑的機會?!

(很多天後,當李天佑和傲雪在妖獸叢中再一次接觸到蕭景煜,才真正意識到,他們對蕭景煜貪心的猜測,實在是太輕了!)

「其他國家呢?」

「錢。厥國一向缺錢,我就送他錢,送他糧食,送她布匹;至於離國……」

他看過傲雪一眼:「諸葛玉朗年幼,單一個離國已夠他消化,莫離殤雖厲害,但離國的君王,畢竟不是他!他不會絕不會提出要城池之類。不要城池,要的就是錢。最麻煩的,反而是海國。海國富庶,離內陸又太遠,金錢和城池對於他們而言,幾乎沒有任何吸引力。不過……」

他頓了一下:「據說海國女王好男色,後宮男寵三千,又與攝政王牽扯不清……」

「你打算送男寵?」傲雪忽的問。

「也有其他禮物。」李天佑不以為意的,「他們會不會派兵幫忙,並不重要,我只需要在我們對付妖獸期間,東海一代安寧。」

緊接著,李天佑又說了幾個國家,都是邊境接壤的小國,或利誘,或平日里本來就有幫扶,問題不大。

「對了,那遺詔呢?你寫的是誰?」既是遺詔,其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儲君。

然,問題是,李天佑現在還沒孩子!先前李胤駿的兄弟姐們們,也就是上一任皇帝的孩子,早被李天佑逼宮時殺得乾乾淨淨!

李天佑顯看出傲雪在擔心什麼:「皇家最不缺的就是人,你別忘了,我還有個皇兄安王爺,雖說他年事已高,但在他的兒子里選個年紀相當能力也不錯的也並非難事。」

傲雪飛快將安老王爺的幾個兒子在腦子裡過了一次,只覺得這些人比起李天佑還差上好長一截!不過,倘若真有那天,也與自己無關了,當下並不計較。

信件很快安排人快馬加鞭送出,遺詔則隨隨便便捲起丟進桌上書筒:「不過是最壞的一種打算,應該不至於。」說著,李天佑從桌後走了出來,長臂一攬,將傲雪摟進懷裡,他的下巴抵在她的頭上,低低的言語近乎呢喃:「傲雪……」

「恩?」

「我今天本來想了很久……」他的聲音依然不大,「原想留你在京城,可是……」他頓了一下,彷彿下面的話很難啟齒,「可是,我真的不想和你分開……」

傲雪笑,張開雙臂環在李天佑腰上。

「傲雪,你不知道,這一趟異常兇險。」李天佑的聲音很沉,「倘若任將軍說的都是真的,這一仗,我們將打得異常艱辛……」

傲雪忽的就笑了:「好了,無論多艱辛多容易,我都會陪著你!」自她聽到東南方妖獸出沒時起,她就沒打算和李天佑分開過!在她看來,越是兇險,兩個人越應該在一起。

兩人又抱了一會兒,許是這樣的氛圍太過沉重,傲雪稍稍推開李天佑少許,抬頭看著他,俏皮的眨眨眼睛:「遇到危險的時候,你記得要保護我喔!」

原是輕鬆的話題,此刻,李天佑卻怎麼也輕鬆不起來。

對於這一場仗,說實話,他雖表面裝得輕鬆,心裡卻並無十足把握。這一次,他們要對付的人不是人,而是妖!是獸!

再次將傲雪緊緊擁進懷裡:「你是我這一輩子,用生命也要去護著的人……」

「好了啦,幹嘛搞得這麼沉重?你不是還有龍牙嗎?好歹也是上古三大神器!到時候直接把那些怪物秒殺掉!」傲雪語氣輕鬆,手上卻並不推開他。李天佑是什麼樣的人,連他忌憚的對手,這一仗怎會輕鬆,怎能輕鬆?!

「那你呢?」他有龍牙,她有什麼?

「我用我的鞭子。」傲雪故作輕鬆,「再說,我可是十八般武藝樣樣都會!到時候隨便拿個東西都能橫掃一片!」

聽得傲雪一直在費心讓他輕鬆,李天佑不能再不領情,當下就笑了:「既然我老婆這麼厲害,到時候為夫就躲在你後面了!」前些日子,一直聽杜小怪將團團老婆老婆的叫著,私下裡,他也叫過好幾次。

「滾!」傲雪佯怒,抬腿踢在李天佑腿上,「你那麼厲害,這種話你也好意思說!」

李天佑笑著跳著躲開,這時,有宮人將鎧甲送了進來。一套是紫色,正是李天佑的御用鎧甲,另外一套是紅色,亦是從前傲雪所用。

「需要現在就穿嗎?」傲雪瞟過那盔甲一眼。說實話,盔甲真的好重,若不是安全考慮,她才不想穿呢!對於這東西,她原本就只打算到了目的在穿。

李天佑卻是一手拿過紅色盔甲,替傲雪套在身上:「你等會兒還要陪我去點兵,你不想我西涼士兵領略下皇后巾幗風姿嗎?」他一邊替傲雪理著衣服,一邊繼續,「再說,我倆都穿上盔甲,才更能展示帝王帝后恩愛。」

替傲雪穿好后,他這才接過紫色盔甲,套在自己身上,然後一手接過龍牙,一手摟著傲雪就往外面走:「時辰差不多了,走吧!」

對於盔甲,李天佑非要傲雪穿上的原因,自然不會是他說的這兩個,而是

他也不知道這一路朝東南,究竟什麼時候會遇上妖獸!

也許是十天後,也許是五天後,也許就是明天,他可不願他們遇上妖獸的時候,連自己的盔甲都沒穿好!

此刻的西涼京城,全城兵馬出動,無論是當值的,還是休假的,全部全副武裝,飛快小跑奔赴較場口。

百姓們看著兵馬異動,紛紛讓路,瞧這氣勢,顯然是有大規模出兵,只不知這次是哪個國家進犯,他們西涼有戰神李天佑坐鎮,無論任何國家,簡直就是找死!

從書房出來,門口,百餘個黑甲侍衛齊齊候在外面,一片肅穆。 ps:今天第二更!這兩天牙痛的厲害,更新確實有些不給力,第三更估計要到十一點了,還請大家體諒!看在溫柔這麼痛苦還在努力更新的份兒上,訂閱、月票、打賞、評價!以及所有對本書的支持,大家都給力一些啊!/book/

與人工孕育技術的推廣不同,把地球上的人類移民到月球和火星上的計劃,推行起來的速度明顯要慢了許多。

其實以主位面所在的時代,生活的貧困線上甚至吃不飽飯的人並不少,去月球和火星雖然遠了些,但待遇卻很好。

只可惜海神國際對於移民者的要求也不低,除了要有一個好身體之外,更是需要接受大量的培訓和考核才行。

而那些有著專業的知識,只需要稍稍培訓一下就能夠上崗的人才,則因為種種原因對離開地球保持著遲疑的態度。

至於那些各方面都合適,卻承擔著各種任務,或者抱有特殊目的前來應徵的人,又沒一個能逃過海神國際的檢查。

這樣一來,就算是全球各地報名的人並不算少,但真正能在短時間之內就移民到月球的人卻是有些少得可憐。

而離地球更加遙遠的火星,到目前為止就更是一個人都沒有。得虧寧致遠並不在意這些,否則還不得鬱悶死。

其實想解決這個問題相當的簡單,直接在地球和月球基地、火星基地之間。利用來自於《星際迷航:開啟未來》里的光傳輸技術,建立固定的傳送站就能搞定。

當去月球和火星上班。就跟在地球上正常工作一樣簡單之後,相信,到了那個時候,願意換份高薪工作的肯定不少。

可惜,月球基地和火星基地對人類是很重要,可相對於把核心基地轉移到起點星那邊的寧致遠來說,卻並不算什麼。

否則,哪用得著這麼麻煩。根本就不必招什麼工人,直接用智能機械體就可以承擔絕大部分的工作。而且,工作效率方面還要來得更高。

而且這兩個基地,本來就也是為了推動主位面人類的發展。再加上寧致遠一時半會兒還沒打算離開地球,所以,移民的計劃快一點還是慢一點,都無所謂。

眼瞅著從《創:戰紀》世界里得來的技術已經被吸收。自己的女人成心瀨美也開始為孕育兩人的寶寶而心無旁騖起來,閑著沒啥事兒的寧致遠乾脆又給自己找了點事情做。

先是跑了一趟《毀滅戰士》世界,直接切入到男主角他們已經進入火星基地后的時間點,趁著對方將這邊的人手全部撤離之後的機會,對傳送系統進行了破解和滲透。

接著又帶領著強大的作戰單位,直接把火星基地全部給清理了一遍。收穫了那把威力大得離譜的能量武器。以及只對部分人類有效的第二十四對染色體樣品和相關數據。

至於那些已經被不完善的二十四對染色體感染的那些研究人員,甭管是已經變成怪物的,還是被咬之後沒有變成怪物的,寧致遠則都讓t900全部給予消滅。

在搞定《毀滅戰士》世界的火星實驗時,寧致遠又趁機把男主角他們全都控制住。然後借著病毒擴散為由,通過傳送系統回歸地球。並將那一頭的工作人員都給隔離了起來。

並且把傳送系統所在的基地與外界的通訊徹底地屏蔽掉,不過,在屏蔽掉之前,到是傳遞了一個因為某種「干擾」並不是很清晰,同時也模稜兩可的消息出去。

考慮到火星文明遺留下來的傳送系統雖然對人類的價值極高,但第二十四對染色體的危害過大,寧致遠還是老老實實地在這個世界的火星基地待了一個多月。

最後還是動用了能夠控制機器的異能者配合,才算是將這套系統勉強給破解掉。就算是這樣,兩邊基地也沒能逃過寧致遠的「禍害」,傳送系統直接被拆掉後送回了主位面。

這一次的穿越和之前去《創:戰紀》一樣,針對性相當的強。除了掠奪自己所需要的技術、數據、樣本和設備之外,寧致遠並沒有在劇情人物身上浪費時間。

頂多也就是把這幫傢伙的基因和記憶捎帶手地複製一遍,回頭上傳到起點基地剛吸收了《創:戰紀》里人類量子化技術的虛擬現實系統《星界》里,當npc和研究用。

等回到主位面把得來的三樣關鍵性物品留給實驗室研究之後,權當自己出了趟差的寧致遠,連忙回到圖昂庫島上的家裡關心了一下已經剛剛成為孩子他媽的成心瀨美。

順便又帶著家人還有親友一起,去月球基地和火星基地轉了一圈。結果,那些老人到還好,雖然也覺得這太空的景色很震撼,但依舊覺得不如家裡好。

但那些和寧致遠差不多大,甚至還要略小一些的弟弟、妹妹位,則有不少趁機表示出了在月球基地或者火星基地上班的意思。

之前的移民計劃之所以沒有針對自己的親友,則是因為寧致遠想把將這些親朋好友一起打包帶走,也免得自己父母身邊熟人太少,顯得太過寂寞。

眼瞅著這些小傢伙確實是很有興趣,而且幾個長輩也覺得能藉此機會歷練一下挺不錯,寧致遠自然不會拒絕。趁著還沒回地球的機會,順手就做了安排。

只不過,寧致遠也清楚,自己的這些表弟、表妹、堂弟、堂妹,還有那些沒有血緣關係的弟弟妹妹,大多都是受到了《新紀元》里一款同名遊戲的影響。

而且,那些長輩們雖然拗不過那些小傢伙的胡攪蠻纏答應了這件事情。但又有哪一個不擔心其中的風險。直接就導致寧致遠私下裡,沒少被這些長輩們千叮嚀萬囑咐。

搞到最後,乾脆就把人一股腦地都塞到了月球基地上的培訓學校里深造。甭管你是想開著飛船到處溜達,還是指揮採礦部隊對小行星帶進行開發,考核成功了再說。

當然了,再怎麼說這些都是自己的弟弟妹妹。而且,能被弄到島上來的,都是關係極好的親友,即便是不可能讓他們接觸到核心的東西,但給些優待也是必然。

比如,專門的通訊頻道可以保證他們能夠隨時和地球上的家人保持聯繫。同時,每到周五下午,都會安排這些弟弟妹妹跟運輸艦返回地球與家人團圓等等。

同時,考慮到這款與《新紀元》同名的星際遊戲,也只不過是一個遊戲。因為自己這些弟弟妹妹的要求,寧致遠乾脆將後續的一個計劃給提前執行了下去。

只是很短的時間裡,一款名為《新紀元:地球》,並且是以現實中太陽係為背景的星際遊戲,就被寧致遠給投放到了公共版的虛擬現實系統之中。

月球基地、火星基地、木星衛星、土星衛星等等這些已經在開發和待開發的基地,再加上各個功能不同的空間站一起,完全都是和現實中相對應的存在直接接軌。

包括那些戰鬥飛船、運輸飛船、採礦飛船、衛星、深空探測器、空港,以及宇航服、翻譯機等等一系列從大到小的設施和裝備,都與現實中的完全一樣。

當然,寧致遠也沒傻到把相關的圖紙數據都放在遊戲中公開。所有核心設施和裝備的內部全部都被鎖死,牽扯到維修方面的內容,統統都有工程機械人去承擔。

如果有人想強行研究相關設施和裝備的原理,就會啟動系統的安保程序,先是給予警告,如果還要一意孤行,那麼就會直接被踢出整個《新紀元》系統。

但是,通過遊戲中的星空學校,所有的玩家都可以學到實實在在的知識與技能。比如,寧致遠的這些弟弟妹妹們中,就有很多想成為飛船駕駛員或者是星艦指揮官的願望。

在這款《新紀元:地球》遊戲之中,就必須一步一步地接受相關崗位的培訓與考核,只有在擁有了飛船駕駛員或者星艦指揮官所必備的知識和技能后才能夠勝任。

關鍵得是,這種勝任可不單單指得是在遊戲之中。比如,一旦你在遊戲中成功地晉陞為飛船駕駛員,那麼恭喜你,在現實中給你一艘同類型的飛船,你一樣能開得很溜。

當然,虛擬的東西哪怕再與現實接軌,終究和現實也是不同。同樣是開飛船,在遊戲里開得很溜並不見得在現實中就能同樣開得很溜。

真要開得話肯定會因為心理方面的原因造成這樣那樣的問題。而且,越是關鍵性的崗位,培訓和考核的內容也就越發的廣泛和嚴格,哪那麼容易就能學會。

更別說,就算你學會了,也得有機會開上真實的飛船才行。至於寧致遠的弟弟妹妹們,雖然依舊避免不了應走的那些程序,但適當作弊的權利還是有地。

當然,這裡的作弊可不是說,明明沒有那個能力也能去駕駛飛船或者指揮星艦部隊。而是指,可以通過是高檔的民用休眠艙,來加快學習的速度和質量。

隨著這款名叫《新紀元:地球》遊戲開放后,剛開始還沒引起太多的注意。畢竟與原本的那款星際遊戲相比,這款新遊戲的可玩性方面明顯要弱了何止一星半點。 傲雪緩緩從他們臉上掠過,這些人,她是熟悉的。這是李天佑最後一道防線,平日是影衛,到了戰時,就是親兵!

李天佑亦緩緩從他們臉上看過,每一雙眼中都寫著剛毅,每一雙眼中都寫著決絕!

他的嘴角露出一抹淺淡笑意:「走吧!」

「是!」異口同聲,異常響亮。

很快到了較場口,京城最大的一塊兵力集中的地方。

數萬士兵身穿黑甲,腳蹬皮靴,整裝待發。頭頂五色羽翎代表不同方隊,銀白色的兵器與銀黑色盔甲在陽光下散發著冷冷的光。

原本深秋的天氣,因得軍隊整體的肅殺顯得更為寒冷。

「末將等叩見皇上、皇後娘娘!」一眾將軍迎面而來,單膝下跪。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眾士兵齊身下跪,雖是參拜,依然氣勢如虹。

「各位請起。」李天佑開口,蘊含了內力的聲音層層推送開來。每個人聽在耳里,都只覺那聲音如在耳邊。

隨著整齊劃一的動作,眾人齊齊起身。陽光打在盔甲上,因得動作一致,反射出來的光一道連著一道,仿若無數道利劍同時射向長空。

通常來說,出兵之前,元帥都會登高致辭,鼓舞士氣,然而這次,李天佑和傲雪皆沒有登高。傲雪與其他將軍一道站在旁邊,李天佑則從各方隊前緩緩走過。

他的步伐緩慢而沉重,彷彿每一步,都要在地上踏出個腳印,他的聲音很大,激昂而憤怒。

「西涼建國至今200餘年,200年來,西涼因政經軍事強大,從無任何國家敢小覷西涼,更無大規模進犯!」

「可是,我們這一次的敵人,與從前不同,它們殘暴,沒有人性!它們所到之處,無論是人還是牲畜,皆無一存活!它們所到之處,江山失色,血流成河!」

眾人驚,今日集結之人,大部分是血戰過沙場的人,什麼樣殘暴的敵人沒見過!然而,無論什麼樣殘暴的敵人,佑帝從來只是輕描淡寫,絲毫不放在眼裡!可這次,他竟用了江山失色,血流成河這樣的詞語!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