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我說錯了?」諸葛朗銘笑著問道。

「當然,讓他自己回答你。」藍茜轉過頭笑眯眯的說道。

「………………」科普藍要吐血了 這林原郡不是自己秦家所在地么?當然,秦浩天關注的不是這個。而是這地圖上顯示這林原郡有兩座上品玄晶礦。對於秦浩天現在來說,這才是最為的吸引他的地方。這上品玄晶礦可不是隨便就有的。在這地圖上顯示,這上品玄晶礦在別的領地最多就只有一座。雖然這林原郡的中品,甚至是下品的玄晶礦不多。但是傻子都知道,這一座上品的玄晶礦,可是可以抵十座的中品玄晶礦。

「就這裡了!」秦浩天指著林原郡的位置。

葉玄看著秦浩天竟然要這個地方,神色有些古怪的看著秦浩天。

秦浩天看著葉玄的神色,有些奇怪的望著他問道:「怎麼了?」

葉玄微微的點了點頭,對著秦浩天說道:「小友,我還是勸你換個地方?」

這下秦浩天就有些的納悶了,望著葉玄皺了皺眉頭問道:「葉老?這是為何?這不是地圖上顯示可以換的封地么?」

葉玄看著秦浩天誤會了自己。搖了搖頭,對秦浩天說道:「小友有所不知,這林原郡雖然是在華龍帝國多年了。但是這林原郡卻是在吳家的百年掌控中。吳家已掌控林原郡百年了。將林原郡經營的如鐵桶的一般。所以小友即使是有華龍帝國的支持,想要順利的接收這林原郡恐怕也非易事!」

秦浩天聞言,皺了皺眉頭。望著葉玄問道:「葉老,難道吳家敢違抗華龍帝國的命令不成?」

葉玄看著秦浩天還未明白自己的話。搖了搖頭,對著秦浩天說道:「小友,有些事情沒有你想的這麼簡單。這吳家背後是代表著一個大家族的利益,就算是華龍帝國也忌憚他三分。這一次,你想要接收林原郡也並不容易。」

秦浩天皺了皺眉頭,這林原郡的吳家,秦浩天想著,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然的笑容。這吳家秦浩天也曾會過。吳宗義,吳海仁父子。

「多謝葉玄的提醒,但小子我這人呢!偏有一種,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怪癖。所以,這一次我還是要選擇林原郡。」秦浩天淡淡的說。

葉玄:「……」

葉玄深深的看了秦浩天一眼。對著秦浩天說道:「好吧,老夫原本就應該猜到,以你的性子,是不會聽從老夫所勸的。」

說著,葉玄對著秦浩天說道:「雖然你要接收這林原郡,但是這手續還是很繁雜的。所以,你必須要等待一段時間。」

秦浩天聞言,點了點頭,對著葉玄說道:「呵呵,葉老,無妨,小子並不急。」

看著葉玄轉身離去的身影,秦浩天忽然想到,自己這一次選擇林原郡,會不會有種被人當槍使的感覺。

不過想到了林原郡的豐富資源,即使是真的被人給當槍使了,秦浩天也認了。反正,秦浩天和吳宗義、吳海仁父子本來就有衝突,也不差這一茬了。

接下來的幾天,秦浩天每天都在感悟心境和研究驚魂鍾中度過。當然,偶爾秦浩天也會去找夢依然逛逛街什麼的。在秦浩天想來,這女人對逛街似乎天生就沒有什麼免疫力,無論是多麼懶惰的女生,似乎一提到逛街,一下子,就會變的精神抖擻。這夢依然似乎也不例外。雖然秦浩天在夢依然的身上沒有取得太多的突破,但是秦浩天還是可以感受的到,自己和夢依然之間的默契,似乎越來越深了。在很多的時候,似乎不用對方說出來,一般都能知道對方想要做什麼,甚至去什麼地方。對於這種默契,秦浩天無疑是很享受的。

只是讓秦浩天有些沒想料到的是,自己的一大情敵,夏振龍竟然不在了。難道夏振龍放棄了夢依然了?當然,秦浩天雖然自信,卻也知道,以對方現在還在自己之上的實力,絕對不可能因為自己而知難而退。

「依然,夏振龍這段時間沒有來找你么?」秦浩天和夢依然走在蒼龍學院的小道上。

和秦浩天前世在地球上的大學一般,也許排名在整個東華國不是最靠前的,但是它的校園風貌卻是數一數二的。堪稱整個東華國的花園式大學。和夢依然走在蒼龍學院的校園當中,秦浩天卻是覺的似乎在前世的感覺。

「浩天,你什麼意思?」夢依然那深邃的目光,看了秦浩天一眼。

秦浩天被夢依然的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撓了撓頭,訕訕的說道:「呵呵,沒什麼,只是隨便的問問。」

「他這段日子閉關了?」夢依然淡淡的說。

「閉關?」秦浩天皺了皺眉頭,對這個名詞,秦浩天自然是不會陌生的。一般人閉關都是在即將要突破的時候。這一次,難道對方又要突破了?想到這,秦浩天的心裡不由的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冷楓既然是玄師期初階的實力,那夏振龍即將突破,難道是要突破到玄師期的中階。秦浩天的心裡微微的有些的驚訝。不要小看這似乎只是初階和中階間的突破。要知道,這同一階的突破。那之間實力的差距,卻也是很大的。

秦浩天深深的吸了口氣,自己連玄師期都還沒有突破,但是對方卻是要突破到玄師期的中階了。這讓秦浩天也感到自己的心頭如壓了一塊巨石的一般。畢竟秦浩天知道,自己在擊敗了冷楓,夏振龍作為冷楓最好的朋友,絕對是不會坐視不理的。

「浩天,夏振龍估計出關后,會對付你的。你需要做好準備。」夢依然對秦浩天鄭重的說。

秦浩天忽然放聲的大笑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怕誰!」

雖然秦浩天看似豪情萬丈的一般,但是夢依然的心頭依然是替秦浩天擔著心。因為她看出了,秦浩天的心頭壓著那巨大的壓力。只是秦浩天自己沒有說出來而已。

秦浩天在將夢依然送回了庭院后,就回到了庭院當中。

這些日子,秦浩天最為頭痛的就是小龍的仍然是很萎靡。原本,秦浩天在想小龍即使是受傷了,養這麼一段應該就會好了。但是過了這麼久,小龍的似乎還是沒有恢復過來。這讓和小龍關係非常深的秦浩天也不由的為小龍擔著心。

秦浩天走進了寶塔中,走進了小龍所在的空間當中。望著躺在地上,身上泛著透明光華的小龍。

看著小龍似乎在療傷,只是樣子有些萎靡的樣子。秦浩天對著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自己身後的塔神,有些擔憂的問道:「塔神,這小龍怎麼會變成這樣?」

一直以來,秦浩天都沒有去關心過小龍為什麼會變成這般。此時,當著塔神的面,秦浩天終於是忍不住的問出來了。

塔神點了點頭,對著秦浩天說道:「呵呵,這其實也是因為你。」

「因為我?」秦浩天有些驚訝的看著塔神,臉色一副迷茫的表情。

塔神對著秦浩天微微頜首著說道:「你記得你在和華龍帝國國師交手的時候,你當時幾乎就要掛掉了。如果不是小龍強行的透支自己的潛能來救你,你估計現在早就成了一堆的渣了!」

「啊……」秦浩天果然是有些驚訝起來了。當初在恍惚間,秦浩天就曾經感覺到自己似乎是被一隻巨大的尾巴給卷到了地下。當時自己曾經猜測是小龍,只是沒有證實而已。卻不想,竟然真的是小龍。

看著地上,神色有些萎靡的小龍,秦浩天一時的有些百感交集的。如果不是它,自己現在……秦浩天簡直是不敢想象。

忽然,秦浩天想到了什麼?對著身邊的塔神問道:「塔神,你說,我現在該如何幫助小龍,躺它恢復過來?」

塔神看著地上的小龍,微微頜首著說道:「現在其他的辦法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效果,現在小龍一切也只能是看自己而已。不過如果它能自己度過這一關的話,對它也未嘗沒有好處?」

秦浩天這下更是有些的不解了。望著塔神,有些迷茫的問道:「就這樣,還能有好處?『

塔神看著秦浩天有些不解的樣子,對著他微微的一笑著說道:「呵呵,當然了,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玄獸也是一樣的。只有從逆境中才能得到成長。這一次,它不是透支了自己的潛能嗎?如果恢復過來后,這些潛能自然也不會失去。你現在明白了吧?」

秦浩天看著塔神,微微頜首,有些似懂非懂的。反正秦浩天所理解,只要小龍能順利的度過這一關,就能得到好處就是了。想著,秦浩天望著塔神問道:「難道我現在什麼都不能做么?」

塔神對著秦浩天笑了笑說道:「當然不是了,小龍要恢復也是需要能量,你給它準備一些玄石,它自然用的到。」

秦浩天聞言,當即準備了上百塊低品和中品的玄石,堆放在了小龍的面前。對著小龍道:「小龍,你快恢復吧!主人為你準備了,你平時最喜歡的玄石。」

小龍雖然沒有睜開眼睛,但似乎也聽到了秦浩天的呼喚,身上的光環暴漲了起來。 科普藍自然不會回答諸葛朗銘的無聊問題,在他眼中,對方就是在調戲他的未婚妻。他不命中把這丟出去就已經相當有忍耐力了。

只不過諸葛朗銘似乎完全不在乎科普藍難看的臉色,自顧的說道:「你未婚夫的脾氣可真好。將來應該是個好丈夫。」

「是不是現在還不好說。要等以後過來才知道。怎麼,看我長得漂亮想泡我嗎?」藍茜用手托住了下巴,笑眯眯的問道。

諸葛朗銘還是頭一次遇到這麼直接的女人,哈哈大笑了兩聲,說道:「如果你未婚夫不介意的話,我倒是真有這個心思。」

這兩人居然在賭桌上**起來,讓其他跌眼鏡。

科普藍一直忍著沒有說話,原本他也在等待諸葛朗銘出現的時機,與其拉攏好關係,看看能否試探出資料的下落。儘管他知道希望很渺茫,但不試試怎麼能知道不行。當然了,這只是他的第一個步驟,等到對方發現時,再亮出身份。以他目前的財力,還真是不次與義大利的黑手黨。

這個世界上誰都喜歡不勞而獲的事情,科普藍也不例外。能不用錢交易的事情,他自然也不希望浪費錢。

藍茜的突然出現,將他的計劃全部給打亂了。如果再忍下去,恐怕不僅僅丟面子,也不利於下一步的計劃了。

正準備出聲說點什麼的時候,藍茜率先說道:「好啊!我還從來沒有用身體做過賭注,今天就跟你瘋狂一次。不知道你有什麼能夠讓我心動的東西?」

「看得出來,你不是那種缺錢的女人。我房間有一件由班禪喇嘛都十分看重的靈根。據說有趨吉避凶,改善身體狀態,美容養顏等多種功效。這東西可遇不可求,有市無價。曾經有人出一個億想從我這裡買走,我都沒有賣。正所謂寶物贈佳人,不管輸贏,靈根都是你的。我就用這個當賭本,你看怎麼樣?」諸葛朗銘彈了一下煙灰,笑著問道。

一個億的東西就隨手拿出來送人了?而且還不一定佔到便宜的情況下。不得不說,諸葛朗銘泡妞的氣魄,還真是一般人沒有的。

也正是這種怪胎,才會拿著國家的機密出來賣錢。

藍茜雖然對炎黃文化有不少了解,但是靈根卻從來沒有聽說過。不過見多識廣的陳青雲卻差點從椅子上蹦了起來,趕緊給藍茜震動了一下手機。

藍茜立刻明白對方的意思,笑著對諸葛朗銘說道:「行,沒有問題。不過,我不會跟你賭,讓他跟你賭。只要你贏了他,我們之間的賭約就算生效。」

「我?」科普藍怎麼也不會想到這個重任落到了自己身上。

「當然是你。一個男人怎麼說也要有保護自己老婆的能力。你不會是想說你不願意吧?」藍茜問道。

科普藍這個時候還真是想說不願意,因為他的賭術真的很一般。又沒有藍茜那聰明如妖的腦袋。剛剛一直在觀察諸葛朗銘,如果真的一對一比試的話,十有會輸。

「放心,賭注已定。這就不關乎到賭技的問題,完全是靠運氣。我相信你的運氣。」藍茜看出了科普藍心中所想。

其實,科普藍正是對自己的運氣沒什麼信心。最近他的運氣似乎真的不怎麼好。不過,這件事情算是藍茜第一次主動讓他幫忙的事情,如果就這麼拒絕了,恐怕日後對他更加沒啥興趣了。

哎,第一次幫忙就是拿對方當賭注,這都什麼事啊!

科普藍無奈之下,只得答應下來。

「那好。我幫你就是了。」

「各位,請稍等一下,我們要來一次單挑了。」諸葛朗銘對其他幾名賭客說道。

其他人一點意見都沒有。能看到這種特殊的賭注,也來了興趣。

「發牌吧!」諸葛朗銘對荷官說道。

「等等,我要切牌。」科普藍雖說技術不好,但賭桌上的一些門道他還是很清楚的。

待科普藍切了一下牌之後,荷官才正式的發牌。

因為賭注已定,他只要將牌都發完就可以了。

除了一張底牌之外,兩人的牌居然是一模一樣的。全部是4,57。

觀看的人一陣噓噓,還真是吊胃口啊!居然這樣的對決方式還能搞出如此驚心動魄的局面出來。

可以說,真正決定兩人勝負的牌是依然還扣在桌面上的那張。

諸葛朗銘鬆開了摟著金髮女郎的手,坐直身子,親自去拿扣在啄米拿上的那張牌。這傢伙似乎在故意吊人胃口,並不急著揭開答案。

科普藍心中有些緊張,如果要是輸了,難道真的讓藍茜跟那傢伙走?這算是他人生中最艱難的一次對決了。

慢慢掀開底牌,長長的呼了一口氣,底牌是一張梅花3,他拿到了一副順子牌。只要對方不拿到8,他基本上就穩贏了。

「看來我今天的運氣不錯。藍茜,看來那個靈根,你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了。」科普藍笑著說道。

「不見得吧?」諸葛朗銘笑著翻開自己的牌,丟在桌面上。

一張j。

「你的牌也不是順子,怎麼……」科普藍還以為對方在戲耍自己,可是他忽略了一件事情,對方雖然不是順子,但同花。而他是雜順,是沒有對方大的。

掐滅煙頭,諸葛朗銘對金髮美女耳邊說了什麼,後者開心的離開了。然後他站起身,來到藍茜身邊,躬身伸出手,很紳士的說道:「靈根在我的房間中,酒櫃中還有一瓶很不錯年份的拉菲,一起去品嘗一下吧?」

藍茜嘆了口氣,拍拍科普藍的肩膀,站起身率先向門口走去。

站在科普藍身後的納特森準備動手了,卻被科普藍制止了。

「少爺。」

「沒有關係。她自己會處理好的。我們回房間吧!」科普藍看起來挺失落的,垂頭喪氣的離開了房間。

包間裡面的一切都被陳青雲盡收眼底,看著藍茜和諸葛朗銘進了電梯,嘴角露出笑意。

「這傢伙這麼警惕,怎麼會輕易的帶個陌生女人進入房間。藍茜會不會有危險?」仇小爻問道。

這點也正是陳青雲所擔心的,不過現在是絕佳接近諸葛朗銘的機會。一旦放棄了,會讓這傢伙更加的警惕,那麼下一次接近將會更加的費勁。沒有風險,就沒有收穫,所以這點風險必須得冒。

「放心吧!會沒事的。現在只要知道諸葛朗銘到底藏在哪裡就行了。就算有了危險,也會有人主動出擊。」陳青雲壞笑道。

仇小爻這才想起來還有科普藍在。剛剛他都沒有阻止對方將藍茜帶走,一定會做好準備。一旦藍茜真的有什麼危險了,他就算拼了老命也會將藍茜救出來。

要知道,現在已經對外宣布藍茜是他未婚妻了。要是藍茜被別人給上了,他的臉面怎麼放,他丟得起人,杜邦家族可不行啊!

「正如你說的,有一個聰明的幫手,的確是一件不錯的事情。看來,科普藍所作的,都是為了幫助我們更好的進行才是。」

「沒錯!」陳青雲指著屏幕,說道:「看,好戲來了。」

畫面上顯示兩人剛剛到了頂樓,走出電梯口的那一刻,突然竄出一個人,直奔諸葛朗銘攻擊過去。

諸葛朗銘嘴角帶著冷笑,探出手掌直接應向對方的拳頭。

轟……拳掌相撞。

諸葛朗銘後退了一步,臉上立刻出現了凝重的神色。快速的踢出一腳,命中對方胸口,直接將其踢飛撞在牆上。

後者知道不敵諸葛朗銘,立刻掉頭就跑,眨眼間就消失在屏幕上。都不知道這傢伙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他居然是個高手!」仇小爻意外道。

「你這白痴女人,腦袋再聰明,沒有點本事能活到今天嗎?他出身特種部隊,就任國安,還有特情局等等重要部門,練就了一身硬功夫,遠比資料上的描述的強悍許多。

被陳青雲給訓了,仇小爻十分的不甘心,說道:「那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我剛剛分析出來的啊!」陳青雲理所當然的說道。

「…………」

諸葛朗銘了掌,胳膊已經全麻了,但是他不想在藍茜面前表現出來,淡笑道:「沒有看出來,你未婚夫還有這麼厲害的手下。不過,既然賭了,就應該願賭服輸。」

「他是他,我是我。你房間在哪?」藍茜不為所動的問道。

諸葛朗銘聳了一下肩膀說道:「有點意思。前面走。」

兩人來到一間房間的門前,諸葛朗銘用卡刷開了房門走了進去。

原本藍茜以為這裡就是他的住所了,哪想到進去后才發現,門只是一個掩飾,裡面居然還是一部電梯。

電梯只有一個樓層。出乎所有人意料,在頂層的上面居然還暗藏著一層。難怪一直沒有找到他藏身的地方。

「真是狡猾啊!」仇小爻看著電腦屏幕說道。

陳青雲卻因此皺起眉頭。諸葛朗銘怎麼會住在這麼隱秘的地方。照例說,他應該沒有這個能力。難道說,他跟美國政府方面達成了某種協議?

看來事情越來越難辦了。

「糟了!沒信號了。」仇小爻突然說道。 秦浩天看著正在療傷的小龍,此時他也無法幫助小龍其他的東西。所能做的只有這些了。

「小龍,希望你能快些好起來。」秦浩天深深的看了小龍一眼,轉身走出了寶塔。

接下來,秦浩天要對接下來的行程做一次規劃了。對他來說,突破玄師期自然是秦浩天現在最為重要的事情。秦浩天知道,夏振龍如果出關了。極有可能會和自己起衝突。可是如果秦浩天連玄師期都沒混上,要對上夏振龍,那可是極為的危險的。但是作為秦浩天來說,這要突破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事情。那是需要一個契機,不存在閉門早車的可能。畢竟心境這種東西,多是需要一種精神上的升華。

對於秦浩天來說,最重要的事情,除了是境界上的突破。還有一件最為重要的事情。就是得到天之鑰。現在秦浩天已是得到了三把天之鑰,但是這天之鑰有九把!秦浩天的任務還是有些任重道遠的。

秦浩天將自己從秦家、孫家、李家三家得到的藏寶圖都拿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