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矛盾的情況下,要怎麼去解決?

在生活中,一味的退讓便是一種感情的消磨。久了,再深的情也會淡去。

到了那時候呢……

「慕家的人很好,對我的感情也從未參加過其他的。尚情在對外事情上雖然很強勢,可在家裡卻不會獨斷專行,做什麼都是有商有量的態度。

我們的感情很好。在忙碌的工作中,她會特意抽出時間來給我送午餐。有時會早早的結束工作,接我去看電影,吃一頓有情調的晚餐。會讓我不要忙顧著工作,帶著我去爬山,看滿天的星辰,觀璀璨的煙火……」

閻宸說了很多很多。開始的幾句還很正常,可後面完全是在撒狗糧。

顧璟聽的很無語,可是越聽越覺得不對味兒。

怎麼感覺是角色對調了呢?

話里被寵的分明是弟弟呀!

…… 巨大的聲響,震耳欲聾。

正奪命狂奔的眾人,就算想忽略那連聲的「槍」響都不可能。

雖未打到人身上,卻已經是明晃晃的警告。

「尊敬的先生們,女士們,現場所有的來賓們,歡迎參加我們的盛宴。現在拿出你們的風度,保持安靜。」

「噠噠噠噠……」

尖叫聲,奔跑聲,隨著怒吼的長龍,戛然而止。

「很好,真聽話。記住,都不要搞小動作哦。若不然那後果,絕對不是你們想看到的啊!」

說話的男子語調輕緩,臉上帶著漫不經心,可那雙陰戾的眼中透著的卻是瘋狂。

男子穿著一身深色的迷彩,身上配置著各種小型卻殺傷力極強武器,兩側腰間別著的8顆S雷,也很是駭人。手中拿著的小沖「鋒」,無目標的亂晃著,讓一眾看著的人膽戰心驚。

(熱武器屬於和諧範圍,避免文被鎖,簡略描寫)

「所有人,聚集到前方空出的場地。動作快一點,雙手抱頭蹲下,不要有小動作。速度,不要讓我重複第2遍。」

「噠噠噠!」

「我說過了,話不要讓我重複第2遍。再聽不懂,我會讓鮮血給你們長長記性。」

陰冷的聲音,清楚的傳入每一個人的人中。一雙眸子,三隻嗜血的光芒,如毒蛇猛獸掃過每個人。

酒會聚集的一眾大佬們,敢怒不敢言。滿面怒容,卻只能乖乖聽話。

他們有錢,有身份,有地位,同時也更惜命。

心中再有氣也得忍著,逞一時衝動?開玩笑,那些可都是真傢伙。有一顆落到自己身上,大好的時光都會說拜拜。

因此在那憤怒下,隱藏更多的則是膽怯的發抖。

拿著武器的男子,看著這群身穿亮麗,卻因自己兩句話便不敢有半點反抗的人,眼中充斥著不屑。

偌大的酒會,出現的當然不止這一名持著武器的男子。

此時的酒會大廳,已經被6名持著強武器的人包圍。個個長得凶神惡煞,肌肉橫結。從那滿身的殺氣上不能看出,沒一個不是凶神惡煞之輩。

當然,這些只是被人看在眼中的,暗處到底還潛藏著多少人,沒誰清楚。

「叴哥,大廳這裡已經被完全控制住了,一切正常。」

一直說話的那個男子,做彙報報。

耳麥中也不知傳出了什麼話,只見男子的表情異常嚴肅,神情很是認真。

「知道的。我這邊一定會倍加小心,絕對不會讓事情出一點岔子。」

「是。」

聽那邊不再有聲音,男子詢問另一隊人。

「帕卡特,你那裡的情況。」

「監控這邊全部掌握,各個角度畫面都很清晰。礙事兒的蝦米,全部掃除了,目前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掃了一眼橫七豎八的人,帕卡特滿不在乎的說著。

「不可放鬆。相信那幫臭魚很快就能反應過來,在那之前要掌控所有,握住絕對的主控權。」

男子說到後面,眼神中帶著興奮。就算深入敵腹又如何?他們要做的事,就沒有做不成的。

「傑諾,看好你那裡就可以了,畢竟就算主攻,也是從你那裡開始的。」

被叫做傑諾的,便是大廳中說話的男子了。

「哼,負責巡邏的可以發現!一定要把那些不聽話那小傢伙都抓出來,讓他們知道,不聽話會有怎樣的下場。」

男子的話音越來越溫柔,可眼中的光卻是完全相反的,那裡是無盡的戾氣。

「敢躲藏的小老鼠,一旦被找到,嘿嘿,我會把它的皮一點點拔下來,丟到你那裡去,讓所有的人看看。」

殺人,虐殺,對他們而言簡直就是家常便飯,比喝涼水還要簡單。

「收斂一點,別忘了我們的目的。不遠萬里來到這兒,可不是為了殺人來了。」

相對於其他人,傑諾有著理智的頭腦。而這也是他在最前方的原因。

這是一頭理智的瘋子,有著狠辣的手段,狡猾的頭腦,還有令人可怕的瘋狂,對付起來很不容易。

傑諾說完便結束了這個話題。

雖然目前來看一切都十分順利,但他卻不會有任何的掉以輕心。

而在這些人覺得,將一切都掌控在手中的時候,在監控看不到的一處隱蔽死角,有四個人正躲在那裡。

「對方的火力太足了。這要是真動起手來,裡面的那些人怕是要呵呵了。」

清冷的話音透著隨意,和現在緊張的氣氛一點也不搭。

此時的慕尚情已經換了一身簡潔的便裝,乾淨利落,英姿颯爽。是虧在來的時候,特意拿的。

另外還有兩把僅有的防身武器,裝了***的手槍。和一柄慕尚情用慣了的,隨身短匕。

閻宸緊貼著人站著,看似隨意,可專業人與人一眼便能看出,他的位置對慕尚情而言,正好是保護的姿態。

至於奎還好,他的任務便是警惕四周,觀察敵人情況。憑藉他的本事,做這個手到擒來。

幾人中最狼狽的,便屬連月了。白色的禮服長裙,因躲避蹭得灰一塊黑一塊的污漬。一雙玉足更是直接赤著,精緻漂亮的高跟鞋,怕弄出響聲引起敵人的注意,早就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

此時的她龜縮在最裡面,將存在感減到最弱,免得給小隊添麻煩。畢竟她的武力值,是最弱的。

做不到幫忙,那就盡量別拖累人。

「一會若是真的起衝突,千萬要小心些。這些都是亡命徒,別因為這些該死的,讓自己受傷。」

對於身邊的人,閻宸完全放心不下。知道人厲害,可敵方武力重人太多。

「放心,我還不至於傻到去和他們硬拼什麼。不管這次到底出的是什麼事,和我們的關係都不大。

保護好自己不受傷,才是重中之重。其他的,自然有專業的人員去解決。」

這些話說的雖然不負責任了一些,可那責任又不是該她背的。其餘的三人聽著滿意,這樣最好不過了。

「不過你們可有誰看出,他們是哪伙人?知己知彼才好預防,免得真動起手來是兩眼一抹黑。」

慕尚情認識的人很多,但就是因為太多了,一時間沒看出是哪一夥的。不能怪她眼拙,外國人長得差不多,而這些人的身上又沒帶標誌。

奎仔細看了看,搖頭。

那些人沒一個是他見過的。而著裝上,統一的迷彩太常見了,因此完全猜不出。

「是「D」。大廳那個領頭的我見過,是D組織的一個小頭目。事情要麻煩了,他們這個組織的人兇殘不說,還有一項擅長的人肉「彈」。」

閻宸的這一句話下來,真是讓氣氛緊張了。除了完全不知情的連月,其他人可都清楚D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用瘋子來形容這些人,是完全正確的。

別的都好說,付出點代價都能拿得下。但最後一樣,敵方人這麼多人,誰能摸清楚哪個是「彈」!

一個人肉「彈」,就夠把這裡所有的一切都送上天了。

這還怎麼玩?

「沒有看到驚蟄的人。不明情況,找不到不打草驚蛇又安全撤離的路。」

對於神不知鬼不覺離開這一點,慕尚情徹底放棄了。

「沒事,就算走一步看一步,結果也不一定是壞的。」

閻宸不願意讓人愁,出聲安慰。不管如何,慕尚情的安全,他會保證。

這句話不用說出來,自己知道就夠了。

「我不擔心,最壞的情況也不過是我們強衝出去。我們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在不可為時,創造一條出路供我們通過,還是可以的。」

什麼樣的大風大浪沒見過?這場面還真不會讓她有無措感。

麻煩並不代表著無計可施。

看著說話的人,深邃的目光是吸納星辰的幽暗。這樣散發著另一種強大如王降臨氣場的慕尚情,在他眼中就像那夜空的皓月,幽冷而俯視眾人。

慕尚情的話已經很明白了,都把自己顧好了便可。

就在這屬於半敵對狀態的兩方人,各有算計時,另一方已經神不知鬼不覺的悄然行動。

戰鬥雖無聲,可已經打響了。

「頭,這幫該死的雜碎動作太快了。我們剛發現他們的行蹤,卻已經動手了。現在這種情況,那怎麼辦?」

看著下面一群被不法分子抓在手中的肉票,「影子」小隊的成員,眉頭皺的死死的。

被控制的這些人,一個兩個出問題,還沒什麼。可這麼多,真要是都出事了,那事情可大條了。

不僅整個s市的經濟都會出現動蕩,對天龍帝國整體的經濟鏈條,都會出現影響。

所以他們「影子」小隊這次唯一能做的,就是任務成功。

付出任何代價,也不能讓下面的人出現問題。

「先摸清情況。大廳這邊找好角度控制,一旦開始拔釘子,務必在瞬間將這裡所有的釘子拔出,不知是明面上的,還有暗中藏的。

現在最重要的,是把肉「彈」找出來。只有把他找出來,我們才可能進行下一步的行動。否則做的再多了,也都只是無用功。

所有人員,行動!」

低沉冷靜的聲音,在狹小的空間內飄入隊員的耳中。聲音雖輕,可卻讓聽著的人心裡安定。

只要有他們的隊長,就沒有辦不成的任務。相信這一次,也是一樣。

驚蟄,影子隊的隊長,隸屬於天龍帝國特殊部隊。專門處理有關國外的棘手事件。

搜尋的任務開始。

好在這個宴會的地方,有許多錯綜複雜的通風口。在通風管道中,可以摸索到想要去的各個地方。

這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 顧璟走了,雖然當時並沒有說什麼,可神情上已經給出了他的答案。不過不論怎樣,閻宸永遠都是他的弟弟。

對於閻宸這個弟弟,他心裡一直都是虧欠的。既然這是人的選擇,還是十分願意的,他又怎麼能不支持呢?

現在的弟弟,他已經給不了什麼了。唯一能做的,怕是只有支持了。

而從對方所述的那些話里不難聽出,弟弟現在的生活真的很好。弟媳家人對他如親子,夫妻二人的感情也很好。

雖然那些好,他覺得很怪異。

帶著弟弟去約會,看電影,接人上下班,領著人爬山,看滿天的繁星,被拉著添置缺少的衣物……

一樁樁一件件事情很多,可每一件都能看出是花了心思的。但是,這些心思不應該都是由男人來花嗎?

可看著那說話的弟弟,雖然提到這些時目光柔和,可那張臉卻還是面癱的模樣……顧璟一瞬間有種想要捂臉的衝動。

如此低的情商,感覺好蠢啊!

和這樣的弟弟在一起,顧璟想想也挺為難那個弟媳的。

等著這個冰山腦子開竅,主動做出什麼,好像只能想想了。這麼一想,對這個還沒見面的弟媳,顧璟已經十分滿意了。

引闕閣 強勢點就強勢點吧,否則就弟弟這個性子,一般人還真就壓不住。算了,兩人喜歡就好,畢竟日子是他們在過。

合不合適只有體會的人才知道,別人說的最多只是建議。只有本人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樣的生活。

所以雖然覺得心中空空的,可顧璟卻是不再反對閻宸做出的決定了。

只要弟弟覺得幸福就好。

還離開前,顧璟留下了一句,來京城后抽時間帶著慕尚情和他見見面。今後就是一家人了,怎麼也要認識一下。

對於這個提議,閻宸自然是同意的。離開了顧家,並不代表他不認這個哥哥了。

雖然不能明著接觸,但只要不有多餘的往來,可私底下少許的見面,上面人還是會有這點寬容的。

只要這個度,他們自己掌握好。都是明白人,知道要怎麼去做。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