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林牧多半在百米外,假如他去追擊的話,對方肯定和上次一樣,早已逃遠了。

可接下來,林兆君的舉動,更是令他火冒三丈。

「這裡交給你了。」

丟下這麼一句話,林兆君就帶著血首烏,逃之夭夭。

持斧五階武徒想阻攔,卻無暇出手,因為林牧又出手了。

兩刀齊出!

一刀,射向青衣五階武徒,另一刀的方向,是林兆君。

「想殺我?」

持斧五階武徒冷笑,假如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這一刀恐怕真能要他的命。

但現在,他時刻保持著警惕,豈會被林牧偷襲成功。

電石火光之間,他一斧劈了出去,只聽「叮」的一聲,斧頭正中飛刀。

「不好!」

剛化解危機,持斧五階武徒臉色就變了。

先前他清晰看到,另外一刀是針對林兆君,就沒有去防備。

哪裡想到,那飛刀在飛射過程中,擦過一根從石洞通道上垂落下來的木藤。

正是這輕微的摩擦,使飛刀的方向發生了改變。

然而,一切都已經晚了,飛刀瞬間插入他的咽喉。

「是運氣?還是縝密的算計?若是後者,這林牧就太可怕了……」

帶著無盡的震駭,持斧五階武徒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擊殺持斧五階武徒后,林牧平靜走出,將前者咽喉的飛刀拔掉,不急不慢的追向林兆君。

「過了前面的轉角,再逃兩三里,就能逃出養妖窟,只要到了外面,給他林牧一百個膽子,也絕不敢動我……」

剛想到這,他的腳步便停了下來。

「該死,該死,這裡怎麼會有一塊石頭?」

前方,一塊巨大的石頭,堵住了他的去路。

「怎麼不逃了?」

冷漠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林兆君心臟一緊,背心瞬間被冷汗濕透。

「是你,這塊石頭,是你放的,對不對?」

僵硬地轉過身,林兆君驚恐的看著林牧道。 「此事還是多虧了你們,若非你們帶來了養妖窟的地圖,我怎麼會對養妖窟的地形這麼了解!」

林牧目露嘲諷。

他敢放任林兆君逃跑,就是因為,在動手之前,詳細的看了地圖,把逃路給封了。

「林牧,以前的事,是我不對。」

見沒了退路,林兆君嚇得雙腿發抖,哀聲求饒起來,「可那都是林飛龍逼我的,你饒我一命吧,以後我還是追隨你,並保證忠心耿耿……」

就在林兆君苦苦哀求之際,林牧袖子里,彷彿有一道閃電射了出來。

「你……」

林兆君不敢相信的低頭,看著自己的胸口,一把飛刀,赫然插在他的心窩上。

「之前讓你說話,是因為我的靈氣還沒恢復。」

林牧語氣冷漠,走到林兆君前身,將包好的血首烏取走,再拔出飛刀,直接離開。

隨後,他找到先前殺死的幾人,一一取走飛刀,他可不想留下什麼證據。

「還有不到兩天時間,我必須變得更強。」

林牧完全能預料到,等他出了馭獸宮,迎接他的絕不是什麼榮譽,而是更大的暴風雨。

無論是林飛龍,還是高劍鋒,知道他沒有死,肯定會懷疑,不會善罷甘休。

還有林正,或許礙於自己的身份,不敢明著出手,可暗招必然少不了。

「以前,我或許會拘泥於這些凡俗怨仇中,但修鍊了北冥絕,領悟到鯤鵬的衝天氣魄,北冥的逍遙意境,任何事物,包括血緣關係,都再也不能阻擋我的武道之路。」

林牧語氣平靜如北冥海水,「誰攔我,我就殺誰!」

抹去四周痕迹,林牧便沒有再停留。

走在路上,林牧取出血首烏,用飛刀切碎,吞服了下去。

按常理,他懂得煉丹術,將血首烏煉成丹藥,才能發揮最大藥力。

不過這裡是馭獸宮,他能不能把血首烏帶出去都是個問題,與其到時出問題,還不如自己吞了。

浪費,也好過被別人奪去。

林牧沒有選擇找個安全地方,慢慢閉關煉化藥力,而是去尋找妖獸戰鬥。

他要在搏殺中消化藥力。

若沒有地圖,在養妖窟里行走,的確危險萬分。

但是現在,林牧能清楚的從地圖上看到,什麼地方危險,什麼地方安全,還有各個階段妖獸的地域分佈。

「就這裡了。」林牧選擇了一塊四階小妖區域。

一個時辰后,林牧殺了三頭五階小妖,血首烏藥力消化了几絲,修為提升了半成……

兩個時辰后,修為提升了一成……

十二個時辰,也就是一天後,林牧修為提升了五成。但附近的小妖,都被他嚇跑了,只能轉移地方。

轉移前,林牧做了個大概的計算。

在養妖窟停留的時間,還剩九個時辰,繼續獵殺五階小妖,恐怕無法晉陞六階,於是他決定,去六階小妖區域。

換做別人,在五階修為時,要獵殺六階小妖,差不多是找死。

妖獸天生強大,在同階,尤其修行初期的時候,妖獸的實力普遍強於人類,更何況在妖獸等階更高的情況下。

可林牧不同,他有著自己的優勢。

手中飛刀,能讓他將不可能,變為可能。

當林牧等人於養妖窟內廝殺的時候,馭獸宮一座涼亭內,坐著兩個老者。

兩人中間的石桌上,放著一個奇異的棋盤,棋盤上有一副地圖,以及很多光點。

倘若林牧在此,定能認出,那副地圖,就是養妖窟的地圖,那些光點,則是養妖窟內小妖分佈所在。

「哈哈,於管家,今年的小妖,是我精心培養,乃精英中的精英,定能讓貴主滿意。」

其中一個灰袍老者大笑。

灰袍老者對面,於管家穿著一身尋常布衣,神色淡淡:「馭獸老人,可我怎麼看到,監察棋盤上的小妖光點,減少的速度很快?」

聞言,馭獸老人目中掠過些許陰沉光芒,轉瞬又恢復正常:「這說明不了什麼,於管家你看,現在死的,都是些五階小妖,真正厲害的,是六階以上的小妖。」

不過他內心,其實已經很肉疼了。

五階以上的小妖,對他來說,就已經很珍貴,今次竟死了四十多頭。

若他知道,這四十多頭,有三十六頭,是林牧一人所殺,恐怕會氣的七竅生煙。

「那就拭目以待吧。」於管家捋了捋鬍鬚。

「放心,絕對沒有問題的……」馭獸老人擺手道。

他的確不是很擔心,每年挑選試妖武徒,只是為了剔除那些弱小的小妖。他也相信,各家世家派來做試妖武徒的,都是棄子,修為不會強多哪去。

話音未落,監察棋盤上代表六階小妖的光點,就驀地少了一個。

馭獸老人表情頓時一僵,勉強作笑道:「意外,一定是意外,偶爾死一兩隻六階小妖,以前也發生過的。」

隨後,等了半個時辰,再無六階小妖死亡,馭獸老人鬆了口氣:「哈,我就說,那只是個意外。」

「我看不是意外。」於管家搖頭。

似乎意識到什麼,馭獸老人連忙看向棋盤,臉色霎時青了,果然,六階小妖光點,又少了一個。

然而,這還只是個開始。

接下來每過半個時辰,都會死一頭六階小妖。

到了後面,馭獸老人終於忍不住,騰地站了起來。

他腳步邁出,一步就到了十幾米外,沒過多久,到了養妖窟前。

「師尊。」看到馭獸老人,周青峰吃了一驚,上前敬畏道。

啪!

馭獸老人直接給了他一個耳光,厲聲道:「說,這次試妖,你做了什麼好事?」

周青峰嚇得臉色發白,以為自己縱容林兆君等人的事敗露了,不敢隱瞞,倒豆子般全說了出來。

他深知馭獸老人的手段有多狠辣,要是不說,事後被發現的話,會被馭獸老人弄得生不如死。

「混賬東西。」

馭獸老人目光陰冷,「你知不知道,養妖窟里的六階小妖,已經死了二十隻了。」

「什麼?」周青峰震駭無比,「可是師尊,林兆君那七個人,最強的也就五階武徒,即便有地圖,也沒本事殺六階小妖啊。」

「我當然知道,否則你以為你還能好好站在這。」馭獸老人陰冷道,「此事非同小可,想要殺六階小妖,那起碼得七階修為。青峰,等試妖結束后,這次進入養妖窟的試妖武徒,全部殺了。管他有沒有什麼陰謀,敢讓我損失慘重,就得付出死亡代價。」

「是,師尊。」

對於這種殺人的事,周青峰非但不反感,還有種變態般的興奮。

養妖窟中。

汩!

林牧心窩處,忽然鼓了起來,彷彿有洪水在其中沖刷。

大約三分鐘后,強烈的氣流從他體內散發出來,吹得衣服獵獵作響。

「呼!」

緊接著,他呼了口氣,一道白色氣劍射出,竟將不遠處的幾片樹葉斬落。

與此同時,他的衣服垂落下來,渾身氣息恢復了平靜。

「武徒六階。」

試妖即將結束,修為也取得突破,這無疑是令人鼓舞的事。

但林牧的注意力,不在這上面。

「天眼通者,可以看破萬界,天眼所見,眾生萬物,都無處遁形,顯出本質……」

繼《九絕真經》第一絕「北冥絕」后,第二絕「天眼絕」終於覺醒了。

「天眼絕。」

林牧心神湧起強烈震驚。

儘管早有預料,這第二絕肯定非比尋常,可當「天眼絕」真正覺醒出來,他依然覺得匪夷所思。

放眼望去,遠處洞窟搖曳的雜草,石裂內微微流動的清水,角落處爬動的螞蟻……

一切,都清晰可見!

一隻毒蛇隱藏在草叢陰影內,靜靜的守候著它的獵物,卻不知它的行蹤,完全暴露在一雙黑色的瞳仁里。

林牧的視線,在這一刻完全超越了正常範疇,方圓兩里內的所有存在,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看遠處這麼清晰,那麼看近處呢?」

林牧心神微動,收回目光,掃視身邊近處場景,頓時眼瞳緊縮。

無數平時肉眼看不到的空中塵埃,手上的細微毛孔,甚至石頭裡面的紋理,都清晰映入眼裡。

不僅如此,他的視線還能穿透自己的肉身,看到後面的情形。

三百六十度,沒有死角。

「天眼絕,好個天眼絕,哈哈哈……」

林牧仰天狂笑。

有了天眼絕,除了在戰鬥中擁無與倫比的優勢,修行的時候,他也能透視自己的身體,把握靈氣的運轉。

另外,從今以後,他的飛刀,將會變得更為恐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