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欣喜的是,昨天傍晚一場雨,沒有多少人經過那個草停,一早返回的寧采終於在草停外地草叢之中找到了賬本,只可惜賬本淋濕了,不過不要緊,賬目是寫在獸皮上的,濕了也能看的清楚。

本來這個賬本,蕭寒是打算用原著的,但是蒼茫大陸上以前沒有紙張,而光影講述的又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一個故事,如果用新月紙做的賬本,那未免太不可信了,所以這裡賬本的道具小小地改動了一下。

回到鎮上,正好看到一戶人家死了人出殯,依稀寧采臣眼前居然出現了幻覺,他看到聶小倩居然也走在隊伍中,連聲喊叫,可是拿聶小倩沒有回應,他的連聲高喊卻嚇得周圍的百姓和出殯的隊伍大亂起來。

混亂中,他一個文弱的吟遊詩人被擠得暈頭轉向,轉眼間,街上的人一鬨而散,走的精光,只有寥寥幾個扛著大劍的傭兵在遊盪著。

路邊地一個字畫攤,昨天他來小鎮的時候在攤子上看到一幅畫,依稀那個女子的相貌跟昨晚自己見到的那個聶小倩姑娘有些相似,所以她很想把她給買下來,收了帳,有了錢,自然不會被攤主趕走了。

但是得到的卻是一個失望地答案,那副圖畫已經不見了。

寧采臣記著自己跟聶小倩的約定,晚上再一次回到古堡。

再一次聽到琴聲之後,寧采臣就尋聲找到了聶小倩地住處,聶小倩自己本來就身不由己,每天替那巫妖勾引血食,死在她手上人太多了,但是這不是她的本願,本來寧采臣走了就不會回來了,想不到這個書獃子居然自己又跑回來了。

「你怎麼又回來了,不是告訴你不要在來嗎?」聶小倩急道,她知道寧采臣是個好人,她不想他

偏又無法明說。

「我聽到你地琴聲,就來找你來了!」寧采臣一見到聶小倩就什麼都忘記了。

「這個地方你不能再來了。」聶小倩警告道。

「我明天就要走了,今天來跟你道別的!」寧采臣眼神之中滿是不舍,不過他是要回去交賬地,不能因為這個誤了正事。

「明天就走?」聶小倩露出一絲喜色。

「是呀,不過我會再回來看你的。」寧采臣不舍道。

突然幾道人影在窗邊閃過,聶小倩急忙拉過寧采臣:「有人來了,快躲起來,大人的神識很厲害的。」

倉促之間,聶小倩看到自己正要沐浴的浴桶,那裡面正好放了大半桶水,於是讓寧采臣躲進水中,躲在會中,或許能躲過巫妖的神識探查,畢竟巫妖也不可能隨時隨刻的都發動神識探查自身周圍吧,她這個房間離巫妖還有一段距離的。

門被推開,進來三個漂亮的女子:「小倩姐姐?」

「我知道大人等得很不耐煩,我打扮好了就出去!」聶小倩對那三個人說道。

在水裡憋不住氣的寧采臣探出頭來,睜開眼睛一看,便呆住了,自己今天在小鎮字畫攤上想買下地那副美人洗頭的畫就正對著自己掛在聶小倩房間的牆上。

突然,房間的窗戶被一陣詭異地風吹開,一道黑色的身影閃電般的進來,緊跟著就是一聲冷哼,「啪」地一聲耳光傳來。

「賤人,你盡然敢瞞著我收藏別的的男人?」進來的正是那巫妖,一把揪起聶小倩的頭髮,厲聲問道。

「我沒有!」聶小倩痛苦的辯解道。

「你還想抵賴?」巫妖怒火中燒道,丟給聶小倩一張白絹,那是寧采臣昨晚走的時候她留給他的,讓他不要再來地字句,想不到寧采臣在奔跑中不慎遺落,被巫妖的人拾到了。

「你既然寫這種東西給人,你這樣做分明是跟我作對,我要教訓你!」巫妖厲聲道,不知道從哪裡取出一根又粗又長的皮鞭來,狠狠的抽向倒在地上的聶小倩。

巫妖一邊抽鞭子,一邊罵道:「你這個死賤人,忘記我是怎麼折磨你的嗎?再不聽話,我就讓你煙消雲散……」

凄慘的叫聲不斷的傳來,聽得在水中使勁憋氣地寧采臣幾次衝動忍不住從水中站起來,不過他還算理智,如果他站起來的話,就等於說坐實了聶小倩收藏自己的事實,到時候不光是聶小倩,可能自己也小命難保,所以他死命的憋著氣,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響。

「今天晚上,你一定要替我找一個活口,給我補充元氣,增加陽壽!」抽的累了,巫妖扔掉皮鞭,狠狠地說道。

寧采臣一口氣憋不住,要從水中抬頭,被聶小倩看到,頓時嚇了一跳,趕緊的爬起身來,挨著浴桶,不由分說,將寧采臣地頭一下子摁了下去。

「這一次念你初犯,給你一個機會……」巫妖背對著聶小倩,沒有發現,但是那三個侍中為首的那個卻死死盯著聶小倩看出一點不對勁,真要上前,卻被那巫妖攔了下來,「小青,拿葯給你姐姐治傷。」

那個叫小青地女人並沒有就這樣干休,聶小倩在巫妖面前比她得寵,所以她很嫉妒,處處針對她,這是一個心如蛇蠍的女幽靈。

「我已經把你許配給黑山將軍了,三天後你就要過門,可是他也不是好惹地,發起火來,我也不是他的對手,你跟了他之後,休想再回來。」巫妖繼續說道,「小倩,你過來試試這件衣服,這是給你出嫁穿的。」

小青取來葯,想要趁小倩試穿衣服之際查探浴桶,卻被小倩急中生智,抓住手道:「你來來幫我看看?」

小青不甘心,但被聶小倩抓住手,只能跟上她的腳步。

大紅的嫁衣穿在小倩身上,更是將她襯托的如畫中仙女一般,看的那小青更加嫉妒不已。

這時候寧采臣憋不住氣,上來換了一口氣,有沉了下去,巫妖神識敏銳,便似發現了什麼,一步一步的朝浴桶走了過去。

小倩實在沒有辦法,刺啦一下撕破了新嫁衣,正好將巫妖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止住了腳步。

寧采臣再一次憋不住氣,聶小倩嚇了一跳,顧不上什麼男女授受不親的古訓,俯身下來,一口便堵住了寧采臣的嘴。

那小青似乎還不死心,在巫妖走了之後,又推門走了進來,聶小倩本來是要洗澡的,見小青進來,只好脫了衣服,一下子坐進了浴桶之中,毫髮畢現的美女令在水桶之中的寧采臣一下子看的是火直衝腦門,下意識的趕緊的閉上了雙眼。

「幹嘛這麼心急,三天後我就過門,這個房間遲早是你的?」一句話將那個心懷叵測的小青給堵了回去。 午後。

現在的季節已經不再像是冬天那般的清泠,溫度逐漸的回升,已經是能夠達到十幾度左右。晚上的話或許還是會有點冷,不過卻也不會到那種冷的誇張的地步。如此的季節,真的是最為適合動工的。

蘇沐坐在辦公室中,眼光從桌上攤開的殷玄縣地圖中收起來,臉上露出舒服的笑容來。

「就定在這裡!」

在整個殷玄縣境內,如果說到那裡是最為適合建造第一機械廠房的話,就莫過於在這裡的西元鎮。

之所以會選擇這個鎮,除卻這裡是距離市區和縣城最遠之外,更為重要的是這個位置是處於一個三角地帶。

這個三角地帶說的便是三縣交匯之地,是殷玄縣和附近的兩個縣,臨山縣與王房縣能夠有所聚合之地。

如今的殷玄縣已經是處于飛速發展的狀態中,但這並不能夠滿足蘇沐的希望,他希望殷玄縣在發展的同時,還能夠將周邊的縣區給帶動起來。之所以會這樣想,是因為蘇沐做過調查的。

蘇沐知道在臨山縣和王房縣有著各自的優勢資源,像是第一機械這塊肥肉要是能夠放在那個三角地帶的話,除卻能夠讓殷玄縣獲得利益外,還有一點就是能夠形成一個工業群。

這個工業群是能夠輻射到臨山縣和王房縣的,這樣的輻射其實是為了蘇沐能夠在副市長的位置上做出點成績作為準備的。當然這些都是后話,是蘇沐埋伏下來的伏筆。

如果說蘇沐要永遠都只是殷玄縣縣委書記的話。他是沒有心情去理會臨山縣和王房縣的發展。就算是所謂的殷玄縣為主經濟圈的建成,蘇沐都會埋在心底,不會主動提出來。

「慕白,讓西元鎮的鎮黨委書記和鎮長過來一趟!」蘇沐果斷道。

「是!」

西元鎮距離縣城是有段距離,不過這樣的距離也是相對而言的,就算再遠在一個縣裡又能夠遠到哪裡去。所以差不多在午後四點鐘的時候,西元鎮的鎮黨委書記和鎮長便聯袂而至。

依著蘇沐現在在殷玄縣的地位,別說是縣委常委,縣直機關,就算是這些鄉鎮級的幹部。都沒有誰敢對蘇沐如何不敬。

誰都知道蘇沐的能量。也都見識到了蘇沐的手段,誰要是再敢和蘇沐對著來的話,那下場是絕對會凄慘無比的。

而說到這西原鎮的一二把手,蘇沐也是有所了解的。鎮黨委書記是程維漢。這個人是蘇沐絕對會相信的。因為他是盛醒的人。是盛醒的人。就意味著程維漢知道如何面對著蘇沐。

而鎮長的話是個叫做葉楠的女人,這個女人是余順在殷玄縣境內,布下的為數不多的棋子之一。

葉楠就是余順的人。是要完全聽命於余順的人,而余順和蘇沐的關係擺在那裡,所以葉楠也就不必去懷疑。

兩個人其實也不知道蘇沐為什麼會將他們喊過來,至於說到兩人的關係,還算是不錯的。

葉楠在鎮政府的那攤事情,程維漢是從來都不會幹涉的。而葉楠對程維漢也是很為尊重,是一直堅持在鎮黨委的領導下工作的。

這樣的情況下,兩個人碰頭琢磨了下,還是沒有能夠琢磨出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當他們看到站在門外面的慕白時,兩個人眼前一亮。

「慕主任,能不能給我們透露下,蘇書記找我們過來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情那?」葉楠笑著問道。

像是這樣的話,從女性的嘴裡問出來,就比從程維漢的嘴裡問出來要有用的多,也會減少慕白的想法。

「兩位,你們進去吧,是好事!」慕白笑道。

好事?

能夠讓慕白都說出來是好事的事情,看來就真的是好事了。程維漢心思一動著,沖著慕白笑著說道:「慕主任,你這都是加入到市國有企業改革小組了,我們都還沒有和你一起慶祝過。這樣吧,今天晚上我做東,咱們聚聚,就是純粹的聚聚,行嗎?」

「沒錯,我也去!」葉楠說道。

有著這樣兩人說出來這話,慕白難不成還能夠拒絕嗎?再說蘇沐當初就曾經給慕白說過這樣的事情。作為自己的秘書,有些場合不見得非要推掉。每個人有著每個人的道路,有著每個人自己的行事風格,只要掌握住度就行。

「好,那就晚上聚聚!」所以慕白點頭了。

「好嘞!」

辦公室內。

當蘇沐看到程維漢和葉楠一起進來后,臉上不由露出溫和的笑容。程維漢是走在前面,而葉楠是在後面跟隨著,別看只是一步之差,但這就已經很說明問題了。

蘇沐是很為滿意這種狀況的,這最起碼說明在西元鎮,該講究的規矩還是講究著的。

「知道我為什麼會將你們兩個一起喊過來嗎?」蘇沐問道。

「不知道!」程維漢搖搖頭。

「葉楠,你作為西元鎮的鎮長,我想要問下,整個鎮上現在有沒有閑置,或者說荒廢著的地?」蘇沐問道。

葉楠是真的沒有想到蘇沐會問出這樣的問題,不過她能夠得到余順的欽點和信任,是真的做足著功課的。別的地方她是不知道,但要是說到這西元鎮上的事情,就沒有什麼是能夠瞞過她的。

「西元鎮上是有著荒廢著的地,只不過那些都並非是什麼土地,是一些小山崗,面積的話也不小。而像是這樣的,在西元鎮上,差不多有著四處,具體說起來的話…」

隨著葉楠開始講述著,蘇沐安靜的聆聽起來。程維漢坐在旁邊,大腦則是快速的轉動著。

難道說蘇沐這次過來,是想要在西元鎮那邊投資興建什麼企業嗎?不然的話,為什麼會問起來閑置的荒地,而且還是這麼聚精會神的聽著。

只是沒有聽說最近縣裡面有什麼像樣的大項目那!至於說到第一機械的事情,程維漢是壓根就沒有往這那裡想過。在他看來,第一機械這樣的好事,如此的一塊肥肉,是斷然沒有他們西元鎮什麼事情的。

「情況就是這樣的,因為那些地方都是屬於比較特殊的,真的要是全都開墾出來的話,也是沒有可能的,所以便閑置著。偶爾有著兩座灰粉廠的,現在也都關閉著。」葉楠說道。

「很好!」

蘇沐笑著道:「老程,你是西元鎮的老人了,我知道你在西元鎮都快要工作了小十年。這樣的話,我想你對西元鎮的掌控應該是不錯的。我要是交給你一個任務,你能完成嗎?」

「保證完成任務!」程維漢都沒有問是什麼就果斷道。

「怎麼?難道你都不問問是什麼樣的任務嗎?這樣就敢應承下來?你要是完不成的話,我可要拿你是問的。所以說你現在最好想想,因為這件事情是至關重要的,你要是沒有這個信心的話,我會重新考慮下的。要知道這不是非要強加到你們西元鎮身上的,是可以改動的。」蘇沐笑著道。

這話說出來,讓程維漢不由暗暗的捏了把汗。我說蘇書記,咱們不帶這樣玩的,你這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啊,慕白剛才給我說了是好事,但你這樣子,像是有好事嗎?

「蘇書記,我們是肯定能夠完成縣委安排下來的任務,我們西元鎮有著絕對的信心,現在就請你安排任務吧!」程維漢大聲道。

「是啊,蘇書記,我們西元鎮是能夠打贏任何仗的,你就安排吧,到底要我們西元鎮做什麼事情?」葉楠附和著。

「哈哈!」

蘇沐緊繃著的嚴肅神情,很快就被笑容所取代,他微笑著掃過兩人,緩緩說道:「你們不必緊張,我要給你們說的事情是很為簡單的,那就是縣委準備將第一機械的新廠房搬到你們鎮上。只是不知道你們兩個有沒有信心,將這件事情給辦好那?」

轟!

石破天驚的大驚喜啊!

程維漢和葉楠當場都被蘇沐的這句話給弄的有些發暈,隨即兩個人對視一眼后,臉上全都露出著驚喜的神情。

沒有再繼續坐著,兩個人唰的全都站起身來,程維漢趕緊問道:「蘇書記,是真的嗎?你真的要將第一機械的廠房修建在我們西元鎮嗎?」

「怎麼?你們不願意嗎?真的要是不願意,或者說有問題的話,沒事,你們可以現在就說出來,我可以換掉的。讓其餘鎮來做這件事情也是沒有問題的,比如說水槳鎮那邊就一直要求著。」蘇沐說道。

「願意,絕對願意!」程維漢趕緊道。

「沒有問題,沒有任何問題,蘇書記,你剛才的話都說出來了,可是不能夠再反悔的啊。我們西元鎮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我們是能夠完成任務的。」葉楠這時候也顧不上別的,趕緊說道。

笑話,第一機械要是落在誰家,誰家就能夠發展起來的,這可是至關重要的事情,怎麼能夠輕易錯過那?

蘇沐都已經吐口了,要是再讓他咽回去,這是斷然不行的。再說真的要是這樣了,回到西元鎮,他們還不被罵死啊!

所以必須要拿下這塊肉!

程維漢和葉楠眼神越發炙熱的盯著蘇沐! 「是你們的就是你們的,誰也別想搶走。第一機械我可以交給你們,但我要你們的保證,絕對不能讓第一機械在你們鎮上有著任何損失,絕對不能夠讓其餘的事情阻擾到第一機械的正常動工建設。

要是說你們沒有辦法做到的話,趁早現在就給我說出來,我安排其餘人頂替你們。如果說你們要是沒有問題的話,就一定要拿出十倍百倍的精力去完成這事。第一機械雖然說建成后,性質會發生變化。

但要知道,就是這樣的性質變化,才是你們西元鎮的最佳條件。如果說你們要是守著第一機械都不知道如何發展西元鎮的話,你們兩個也就不用我多說什麼,直接打報告辭職吧!」蘇沐淡然道。

「是,蘇書記,你就放心吧,我保證現在回去就開始做準備工作。縣委所劃定出來的建廠區域,我都會在第一時間清理出來。只要是第一機械需要的東西,我們都會無條件的提供著。」程維漢保證道。

「沒錯,鎮政府絕對不會拖後腿的,我們保證在第一機械的建造過程中,能夠做到所有條件的第一時間支援。蘇書記,這第一機械的事情真的是多謝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們西元鎮也不可能有這麼大的好事。」葉楠更是乾脆,直接就將這事給認下再說。

「對,就是這樣的!」程維漢急忙附和著。

蘇沐看著這兩個人的神情,笑著道:「行了。你們不要這麼緊張慌亂著了。第一機械的建廠位置,明天市國有企業改革小組會有成員過去和你們進行現場勘察的。只要確定下來后,萬象風投肯定就會準備建設的。到時候就輪到你們鎮委鎮政府幫著照看著點了。」

「是!」

「去吧!」蘇沐說道。

「是!」

等到兩個人走出去之後,都仍然是沒有辦法從剛才的那種震驚中清醒過來。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事情會這樣發展著,他們真的將第一機械給拿到手了。要知道,真的是這樣的話,西元鎮的發展必將是指日可待的。

只要一個第一機械廠在,不說那些輔助產業,就單說這個廠子,便能夠為西元鎮解決掉不少勞動力的。

「慕主任。多謝了!」

當走出辦公室后。程維漢瞧著慕白神情激動著,恐怕就算是回到西元鎮,他的心情都沒有可能平復下來。

「這和我沒有關係的。」慕白說道。

「不,肯定是有關係的。怎麼說慕主任現在都是市國有企業改革小組的人。如果說不是你的話。我們也未必能夠得到這個名額。今天晚上的晚宴。你是必須要到場的。」程維漢說道。

「是啊,我們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向你請教下。」葉楠邀請著。

「我說兩位,我都說了會去的。就肯定會去的。你們放心吧,晚上見面再說吧!」慕白笑道。

「好!」

都說這官場中是沒有什麼秘密可言的,果然是如此。隨著程維漢和葉楠走出縣委大樓沒有多久,有關第一機械要落戶西元鎮的消息便開始傳出來。這下可不得了,那些個其餘的鄉鎮,都開始激動起來。

每個鄉鎮的一二把手,鄉鎮之內的那些鎮黨委委員們,都開始將目標瞄上了這塊肥肉。為什麼西元鎮能夠有機會拿下,我們就沒有?不行,我們要向蘇書記彙報工作去。

一時間,慕白的電話真的是開始瘋狂般的響起來著。

晚上的時候,蘇沐接到了蘇老實打過來的電話,說是已經到家,現在正忙著萱萱的事情。而說到萱萱的時候,因為萱萱自己都沒有姓氏,所以蘇老實問著蘇沐,能不能讓萱萱隨他們的姓。

蘇沐當然是沒有意見的,所以萱萱便直接叫做蘇萱,作為蘇老實和葉翠蘭收養的閨女開始了新的生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