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沐清也覺得端木欣兒能成,當然,自己的侄女菲兒自然更是能成的,可問題在於,誰排在前誰排在後,無論如何,必須要讓菲兒當上大夫人。

馭山盤坐閉眼,腦海中響起紅兮的聲音,「公子有很久沒跟兮兒一同修魂了呢!」

馭山繞開這個話題,神魂對紅衣少女款靈兮女帝說道:「兮兒可否進入水靈鼎中待著?」

紅兮不解,問道:「為什麼?」

馭山回道:「我倆去水靈鼎中修魂,以上品水靈氣為神魂凝出靈體,豈不更真實?」

紅兮點頭而笑,很是歡喜。

然而她卻仍不滿足,心想,如果馭山凝出一道分魂留在紫府,若非必要時,主魂便一直待著水靈鼎中,如此一來,時刻相伴,並且是以幾乎等同於肉身的靈體在一起親熱,想要就要,豈不更加美妙?

此刻這道靈兮女帝的分魂,被欲-望沖昏了頭腦,自己給自己埋下了露出破綻的隱患。

其實馭山之所以提出,讓紅兮離開馭山的紫府去空間靈器水靈鼎中待著,乃是因為馭山已然滋生出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反感。也不是什麼反感紅兮這個人,而是反感那種神魂暴露於他人的眼前,沒有絕對隱私的感覺。比如每次馭山跟鳳媚行床笫之歡,紅兮都會釋放出神識盯著看,整個沒法布置防護與隔絕,因為紅兮就在馭山的眉心深處紫府之中,馭山又如何能布置禁制隔絕自己的藏魂之所。除了馭山心中想什麼紅兮不知道之外,馭山所有的一舉一動,都沒法避開紅兮的。所以有時候,馭山會投放摩天炎獸出去,代替自己行事。不想被第三個人知道的事,都以神念進行交流。

隨後紅兮傳輸一道神念信息,給到馭山的神魂。

馭山接收完一看,竟是一門分魂秘術。

但卻需要達到靈嬰境修為才可以實現分魂,目前並無實際作用。

估計馭山看完了分魂秘術,紅兮開口道:「兮兒可以助公子現在做到分魂,不過,公子得答應欣兒一個要求。」

馭山笑問道:「兮兒有何要求?」

紅兮嘻嘻笑了一下,然後回道:「公子凝出分魂后,分魂留在紫府應對外界,主魂陪著兮兒待在水靈鼎中,公子和兮兒雙雙凝實靈體,那樣一來,如同擁有肉身,能過上真正的夫妻生活,同時,運行修魂術,相輔修鍊,一舉多得,是不是很好呀!」

馭山邊聽邊想,覺得未嘗不可,雖說太過投入在紅兮身上,難免沉迷於溫柔鄉,但魂力提升起來快,對自己闖蕩江北作用頗大。

於是馭山點頭答應了紅兮的這個要求。

紅兮高興地不得了,迫不及待的想要立馬就助馭山分魂。

馭山問了一句,「整個過程需要過久時間?」

紅兮回答,「一炷香時間足矣。」

馭山點了一下頭,然後意識轉到外界。包房中馭山起身,將門拴上,避免端木欣兒非有心之過,闖入進來驚擾了自己分魂。

隨後馭山盤腿坐在蒲團上,雙手平放於膝蓋,關閉雙眼,靜心凝神,意識轉入紫府,屏蔽對外界感知。

一胎倆寶,老婆大人別想逃 這會看他,整個人如同一座雕像,或說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狀態好似神魂已經出竅離開,只留下肉身擺放於此。

事實上正是如此。

馭山紫府中空空蕩蕩。剛才紅衣少女款靈兮女帝模樣的魂體紅兮,帶著馭山的神魂,飛出紫府,沿督脈而下,進入丹田氣海。

馭山的丹田氣海之中,懸浮著八個鼎,以東、西、南、北和東南、西南、西北、東北,八個方位排布,形成長寬相等的方陣。

從正東方位開始,按順時針方向,依次為木靈鼎,雷靈鼎,火靈鼎,風靈鼎,金靈鼎,土靈鼎,水靈鼎,冰靈鼎。

此八個鼎,內部均存在一塊上品靈髓,內部空間均達到了方圓百里,乃是八件上品空間靈器。

其中六鼎,雷靈鼎空間有一萬五千頭雷屬性紫虎凶獸,火靈鼎空間有一萬五千頭火屬性紫狼凶獸及馭山的坐騎摩天炎獸,風靈鼎空間有一萬五千頭風屬性紫豹凶獸和一萬頭風屬性紫貂凶獸,金靈鼎空間有一萬五千頭紫猿凶獸,土靈鼎空間有一萬五千頭土屬性紫熊凶獸,冰靈鼎空間有一萬五千頭冰屬性紫蟒凶獸,不加摩天炎獸,六個鼎中凶獸總數正好十萬。

另外木靈鼎空間有一萬隻木屬性異獸——紫狐,水靈鼎空間有一萬條水屬性異獸——紫色美人魚,所有的紫狐和美人魚,全是雌性,無一雄性,均已開啟靈智,擁有人類思維能力,能口吐人言,待它們進化到二階妖獸級別,屆時都可以化作人形,化形為人。

八個鼎在外界時全都呈現為紫色,隱入馭山的丹田氣海之中后,悉數褪去紫色外表,露出原本面貌,散發著淡淡熒光的白玉鼎,玉質潔白無瑕,堪稱無可比擬的絕佳美玉。 紅兮告訴馭山,此玉稱為空間玉,乃煉製空間靈器的必備材料。

先由靈兮女帝持有后準備轉給夭兒的媧珠,漪兒持有的琴珠,璃兒持有的鼎珠,柔兒持有的巢珠,此四件中品空間靈器,均以空間玉為主要原材料煉製,只是所用空間玉的品質,遠不如眼前這八個鼎。

馭山持有的龍頭鳳尾拳套護腕,其內核也是空間玉,且空間玉品質不遜於眼前這八個鼎。

眼前這八個鼎,乃是以整塊立方體空間玉切割為,相同形狀與體積的九小塊,然後將每小塊煉製為一個鼎。完整的一套為九個鼎,稱之九靈鼎。九鼎組合,內部空間倍增,可達方圓千里,如果再能擁有器靈的話,則升級成一件極品空間靈器。

而龍頭鳳尾拳套護腕,則是以精鍊濃縮過的空間玉所煉製,一套為八件,兩副拳套和兩副護腕,以存在木屬性靈髓的空間為主體,也就是馭山常說的左手護腕空間草原秘境。

其它七個空間——清湖秘境、冰原秘境、隕鐵秘境、息壤秘境、風眼秘境、雷池秘境、火海秘境,環繞草原秘境,實際上全都處於左手護腕空間之中,並非分別處於另外的三個護腕和四個拳套內部。

只是一旦另外的三個護腕和四個拳套,之中任何一件,與那個左手護腕同時佩戴在手上,便會讓人滋生錯覺,誤以為八個秘境空間獨立存在,一一對應四個護腕和四個拳套。

從而龍頭鳳尾拳套護腕,要顯得比九靈鼎更加精妙。

且前者還具有攻擊與防禦功能,能輔助戰鬥。

但這並不代表九靈鼎比不上龍頭鳳尾拳套護腕,只能說,各有強處,各有各的好。

可惜馭山目前只得到九鼎之八——八個副鼎,缺失了主鼎,因此無法形成九鼎組合。要不然,馭山可以攜肉身進入九靈鼎,藏身於鼎內,操控九靈鼎隱匿飛行,那感覺就像駕駛著一艘隱形飛船。而龍頭鳳尾拳套護腕則不具備這種功能,攜肉身進入它的內部后,只能靠魂力短距離挪移,並且不能隱形。

不過做人不能不知足,得到了九鼎之八這麼大的好處,還不滿足。

馭山聽完紅兮對九靈鼎及空間玉的介紹,只是默默點頭,沒有流露多大興奮。

在馭山看來,每一件神奇寶物,那離不開禍福相依,是禍是福,誰也說不準,瞬息變故,樂極生悲之事,不在少數。

所以馭山能保持一顆平常心對待,不會狂喜過頭,給沖昏了頭腦。

紅兮領著馭山去到八個鼎環繞的中心位置,然後雙手掐訣,釋放出八條熒光線。

八條熒光線分別向八個鼎延伸,一一進入鼎口。

隨後紅兮將八條熒光線,牽引到馭山魂體上。同時,她從身後抱著馭山,緊密相貼,兩人如同一體,毫無間隙。

在紅兮的引導下,馭山開始運行分魂之術。

分魂之術一運行,紅兮釋放出絲絲縷縷的魂力,先是如同蜘蛛網一般爬滿馭山渾身上下,接著越來越密集,漸漸包裹馭山,最後如同蠶繭一般完全將馭山包裹在裡面。

如同蠶繭般的外殼形成之後,紅兮稍稍遠離,這時八條熒光線開始閃耀。

金木水火土風雷冰八種屬性的精純靈氣,分別從八個鼎中輸出,以熒光線為管道,輸入「蠶繭」,支撐馭山分魂所需消耗。

這相當於給馭山打造出,一副靈嬰境級別的臨時肉身。

同時紅兮的魂力加持,則讓馭山短時間內提升到靈嬰境級別的神魂狀態。

以此助馭山達到分魂所需條件。

整個過程,馭山只感覺自己陷入一種昏昏浩浩之中,意識不清,半夢半醒。

直到某一刻,眼前出現一個一模一樣的,另一個自己。從這一刻起,兩個自己同步漸漸清明。但從這一刻起,馭山再也分不清,兩個自己之中,哪一個才是原本的自己。

兩個自己,彼此對望,誰想開口說什麼,都顯得多此一舉,完全沒有那個必要,因為彼此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下一步要做什麼。

一時間馭山有種很不習慣的感覺,覺得怪怪的。當然,這裡所說的馭山,指兩個馭山魂體。

下一刻兩個馭山都在想,不應該是有主有次嗎?分為主魂和分魂嗎?怎麼感覺並非如此,變得毫無差別?

當「蠶繭」消散,兩個馭山浮現。

紅兮先是滿意的一笑,緊接著,整個人一愣,咦?

始料不及,竟然分不出主次,無法識別出,哪個才是原來的馭山神魂,哪個才是剛剛分出來的馭山分魂。

不過沒多久,紅兮恢復欣喜笑臉。

經紅兮觀察,兩個都是棒棒的,原裝貨,結果相當完美。

所以無妨,絲毫不影響使用,並且還能輪著用。

而兩個馭山,一時間鬱悶極了。

除了不習慣之外,兩個馭山魂體的魂力級別,均不止腰斬了一半,均降為,四級戰將級別的魂力。

感覺像是九成分為兩個四成,外加損耗一成。

隨後紅兮迫不及待的拉走了其中一個馭山,進入了水靈鼎。

剩下的那個馭山轉身望向水靈鼎,忽然覺得舒心多了,總算回到自己只是自己一個人的那種感覺。

接著馭山收回目光,飛出氣海,沿督脈而上,進入紫府,意識轉向外界,恢復掌控肉身。

包房中馭山睜開眼睛,起身站立,估算了一下,差不多正好一炷香時間。

一炷香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相當於四分之一個時辰,半個小時。

門口早已站著一個人,端木欣兒。

見奪纏哥哥這麼久都沒出來,欣兒忍不住跑到包房門口,本想推門進去看看,可門被拴住了。就這樣,欣兒一直站在門口等著。

其實不可以因此而覺得欣兒沒耐心,主要是馭山給她及她們的相處時間太少了,以致欣兒特別珍惜,奪纏哥哥召喚她出來的每次機會,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在乎。

這下好了,外界的馭山可以專心陪陪欣兒,水靈鼎中的馭山專心干其他事。

馭山打開門,微笑望向端木欣兒,「欣兒妹妹久等了,接下來,哥哥一直陪著欣兒妹妹坐在陽台上,欣賞江景,談天說地。」

只見端木欣兒整個人忽然雀躍起來,恨不得撲向奪纏哥哥的懷抱。

往前撲出一步,見奪纏哥哥沒有張開懷抱,欣兒只好轉為抱住奪纏哥哥的胳膊,然後笑嘻嘻拉著奪纏哥哥往陽台上去。

奪纏哥哥沒有張開懷抱,欣兒自然有失落,不過欣兒捨不得把美好的時光浪費在失落上,從而失落感當即煙消雲散,被歡喜、浪漫,等各種趨向積極的情緒所代替。

水靈鼎空間,白衣少年和紅衣少女手牽手,從一處偏僻之地走了出去。

此地位於水靈鼎空間的邊緣,除了遍地紫色草木,附近沒有水潭。

在水靈鼎空間,但凡沒有水潭的地方,都沒有美人魚,越往中心區去,水潭越密集,美人魚主要棲居於那一帶。

馭山之魂和魂體紅兮進入水靈鼎空間,飄落於空間邊緣,落地后匯聚靈氣,每人凝出一具包裹神魂的靈體。

有了這具靈體,外觀,觸感,與肉身無異,看上去就是一個真真實實存在的人。區別在於,靈體體內沒有五臟六腑,也就是說,沒有內部器官,只有外部器官,口舌之內,喉嚨如同一根直管,直達腹下,連接著生殖器官。

凝出靈體之後,紅兮迫不及待的想要纏綿。

於是天為帳地為床,一個時辰不算長,兩個時辰才打烊。

事後馭山回顧,此番與紅兮行那事,實實在在,跟與鳳媚行之是一樣的。

並且好處立竿見影,這個過程促進魂力級別從四級戰將回升到五級戰將。

有此收穫已是不錯,好歹沒白費兩個時辰的力氣,出了一身大汗。

完后一臉滿足的紅兮提出,去中心區看美人。

紅兮沒說錯,如今水靈鼎中心區有一萬個美人,由美人魚化形的美麗少女。

經過將近一年的修鍊,一萬條美人魚全部進化到二階妖獸級別,達到了化為人形的階段。化形后,當以人視之,目前為普通靈體境修為。

進入水靈鼎空間之際,馭山往中心區瞄了一眼。

這一眼看去,直接讓馭山化被動為主動,因為映入眼帘的景象,令少年血脈噴張,體溫急劇上升,只差沒有當即流鼻血,如果不是魂體而是肉身,流鼻血無法避免。

那一萬條美人魚化形少女之後,完全沒有身上該穿衣服的意識,從而一個個的,無遮無掩,袒露相待。

如此形態的一萬名美少女映入眼中,想想,那是一種怎樣的感覺,想必但凡只要是個男人,都會受不了,除非是個假男人。

馭山沒有拒絕紅兮的「好意」。

去看看怕什麼,無非是被紅兮得逞,讓少年受到刺激,情不自禁,主動喂她。

但從邊緣往中心區的途中,馭山走的較慢,感覺像在散步。

兩人手牽手,馭山腳步放慢,紅兮只好跟在放慢。

紅兮輕聲問道:「因為剛分魂而感覺不太習慣是嗎?」

馭山點點頭,給紅兮投去一個眼神——兮兒很體貼很善解魂意。

其實從與另外一個自己分開,進入木靈鼎空間之後,馭山沒了那種不習慣的感覺,一切恢復如常。

馭山之所以一路放慢腳步,其實是在暗自瀏覽神魂中所多出來的一團信息。 馭山作出判斷,信息來源於靈兮女帝,存儲於紅兮之魂。

因紅兮在助馭山分魂時,一時間沒太注意,泄露出一部分到馭山的神魂中。

這團信息有三個方面的資料。其一為術法類,如修魂秘術,分魂秘術,魂力加持秘術。其二為地域類,如聖域江南,聖域江北,逍遙城。其三為修鍊體系類,如修鍊心法,修為等級,輔助修鍊資源介紹,輔助器具與丹藥介紹。

見到關於聖域江北及逍遙城的介紹資料,馭山欣喜不已,感覺就像瞌睡來了有人遞枕頭。

通常而言的江北之地,指青龍江以北、黃龍河以南。

江北之地南北二百萬里、西東千萬里,面積大小與江南之地相同。

不過江北之地的格局,跟江南之地差別極大,可謂兩種不同的概念。

整個江北,只有四塊方圓十萬里的人居之地,依次為黃龍河南岸東聖山、妖聖山、西聖山、魔聖山,外加坐落於妖聖山南面山腳下的逍遙城。

廣義上而言,逍遙城包括在妖聖山範圍內。

逍遙城佔地方圓萬里,乃江南江北最大的一座山下城池,或說平原城池。

逍遙城坐北朝南,出南大門,有一片方圓數萬里的曠野。

以南大門為起點,穿過曠野,伸出五條大道。

居中大道徑直往正南,至妖族江南(今河口碼頭)對岸。

東南大道至聖族江南(今聖國碼頭)對岸。

西南大道至巫族江南(今葯國碼頭)對岸。

東大道徑直往正東,至東海岸。

西大道徑直往正西,至西海岸。

五條大道呈太陽線鋪開,大道上生出分支道路,覆蓋江北百分之九十的地域,或者說礦區。

因為除了東聖山、妖聖山、西聖山、魔聖山範圍之外,其餘地方都是大大小小的礦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