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王仙兒上場之後,最後幾人是一群武師九階的武者,隨後是萬子金。

其他的人獲得的靈果獎勵最高的也不過兩百年份,而萬子金獲得的靈果獎勵,則是一顆六百年份的。

至此,沒有人敢在上前挑戰。

畢竟敢上去挑戰的,實力也足夠獲得一顆百年份左右的靈果,而實力更弱的,幾乎沒有完成挑戰的可能!

沒有人在上台進行挑戰,而王仙兒和清楊的目光則是落在了七夜身上。

王仙兒和清楊雖然都看不起七夜這個『俗世賤民』,可是他們也知道七夜的實力不弱。

對於七夜會挑戰何種難道,他們也略有些好奇。

「該我了!」

七夜心頭沉寂,眼眸微動,緩緩地走上了試煉武台!

「我要挑戰第九等難度!」

當七夜走上台時,還有人竊竊私語,可是當七夜說出這句話是,所有人皆是沉默。

沉默了半響,才有人出聲。

「這傢伙是不是傻了?」

「瘋了吧?挑戰第九等難度,雁盪山莊的師兄也不敢挑戰第九等,他竟然敢挑戰第九等?」

「傻逼東西,還挑戰九等難度,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有幾斤幾兩!」

得到了一顆百年年份水玄靈果的李青峰嘲諷罵了一句。

七夜說出的挑戰等級,無疑有點顯擺的感覺。

這種顯擺,讓身為『男人』的李青峰很不爽,自然想看七夜的笑話。

而李青峰身旁的柳青則是一臉專註,甚至眼裡有些緊張。

不僅如此,雖說清楊和王仙兒對於七夜都有幾分敵視,可是當聽到七夜所說的話之時,兩人不僅沒有多少震驚,而且僅僅是沉默。

王仙兒的美眸之中,甚至出現了一絲驚艷的色彩。

倒是雁盪山莊的萬子金,卻有些格外驚訝。

因為他一直所注意的是王仙兒和清楊兩人,並沒有注意七夜這個實力弱小的武師……

或者說,根本沒有將七夜放在眼裡。 第兩百五十一章挑戰開始

『三個一階高級大武師階別的木人衛士,真要說來,他們的實力要比普通武者要強上一些,可若是能夠看穿這三者之間的攻擊配合,木人衛士畢竟是木人衛士,他們只是相當於實力不俗的傀儡,倘若和人類武者相比,還差了一些!』

七夜在心頭暗暗想著。

而且要對付這三個木人衛士,七夜不能久拖,必須用冥夜之瞳快速解決。

如果久拖下去,自己的玄力消耗過大,那麼麻煩的將不是這個試煉,而是覬覦寶物的普通武者。

王仙兒這個女人一直想要自己的性命,而王仙兒身邊的清楊同樣對自己沒有好的態度,更別說此次六玄池名額爭奪的主要目標,雁盪山莊的萬子金。

雁盪山莊的人本就是來搗亂的,自然不會讓人好過,就算七夜不打算對付萬子金,恐怕自己也會被萬子金偷襲。

所以,七夜在走上試煉武台的時候,就想好了對戰方法!

「這個七夜,難道真有把握挑戰第九等難度!」

王仙兒美眸微凝,盯著緩緩走上試煉武台的七夜,不禁有些好奇。

初見七夜之時,對於七夜,王仙兒就有很濃的把控慾望,而如今這份慾望更是劇烈。

一個看似普普通通,剛入武府的學員,能夠走到這一步,無論是七夜的天賦,還是七夜的神秘,都讓王仙兒好奇。

可是好奇歸好奇,七夜的傲骨讓王仙兒想要去折斷。

一個不能被自己奴役的男子,也沒有必要存在。

除非將來七夜能夠成為自己的奴隸,否者七夜就是自己的敵人。

因為七夜給王仙兒的感覺,更多的是危險!

「挑戰難度,最高難度!」

「挑戰開始!」

七夜走上比試擂台的時候,冥夜之瞳已然開啟。

偶然閃過的一縷符文閃爍的幽光,這一縷符文幽光,讓靈魂虛影凝聚的老者出現了一絲奇怪的能量波動。

原本空洞,冰冷的眼眸,似乎出現了一縷生氣,也更像是一個人類的情緒波動。

當七夜施展冥夜之瞳的時候,七夜並沒有感應到那縷人類情緒的波動。

因為冥夜之瞳的邪氣波動有些劇烈,自己似乎很難控制冥夜之瞳。

七夜知道是個緣故,那也是因為,冥夜之瞳快要進階的趨勢!

就在靈魂虛影凝聚的老者說出挑戰開始的瞬間。

水玄靈木分離出的木人衛士變化成了三人。

三名一階高級大武師實力的木人衛士,成品字形,朝著七夜閃身而去!

以七夜的自身實力,在不動用冥夜之瞳的情況之下,自己對付一名一階高級大武師沒有什麼問題,可是想要對付三名,七夜恐怕要拚命。

不過藉助冥夜之瞳,七夜會覺得更加輕鬆一些,但是真正的事實,卻無從知曉,畢竟生死之階,未知的可能太多了!

「冥夜之瞳!」

七夜一聲低喝。

「洞悉萬物!」

七夜的黑色雙眸之中浮現出的幽光越發的明亮,妖異的幽光讓瞳孔中的符文更加凝實,然而在幽藍色符文凝實的時候,七夜的雙瞳之中不斷釋放著邪惡的氣息,這股氣息,讓七夜神魂都跟著受到牽引。

少有人注視到七夜的眼神,可是此時被十餘人緊緊地盯著,自然有人發現了七夜眼睛的異動。

王仙兒看到七夜的眼睛之時,她的背脊突然有些發寒,一張妖媚的臉上,甚至是流出了冷汗,冷汗滴落在她那豐腴碩大的玉峰之上,緩緩流落而下,浸濕了她的鏤空長裙。

「這個傢伙的眼睛,到底是什麼?」

邪惡,血腥,殺戮,暴虐,淫邪,無數負面的情緒在七夜的雙眸之中疊現。

只是一瞬間,王仙兒看著七夜,眼裡似乎出現了一位邪惡魔頭的虛影,那道虛影,讓其產生了深深的恐懼。

「純陽法相,琉璃炎陽!」

七夜一聲低喝,一朵朵玄力的琉璃火焰在其身上升騰!

「流火灼灼,耀揚如火,火陽神拳,穿雲裂空!」

藉助冥夜之瞳,看清楚了木人衛士的能量調動,七夜精準的一記火陽拳,直接砸在了沖在最前一名的木人衛士頭頂。

恐怖的溫度讓水木兩屬性的木人衛士直接碎裂。

一拳廢掉一名有著一階高級大武師實力的木人衛士。

這樣的實力,讓所有人皆是滿臉驚愕。

在七夜揮出一拳,讓一名木人衛士失去戰鬥力的瞬間,其他兩名木人衛士則是來勢洶洶。

兩名木人衛士手中,突然合二為一。

一股讓人心悸的水元素波動在其合二為一的巨大手掌之中涌動。

「《水嘯鋸齒!》」

一聲低沉機械的聲音從兩名木人衛士的口中傳出。

就在這《水嘯鋸齒》叫出的同時,兩名木人衛士的雙眸閃過一縷詭異的水藍色熒光,熒光一閃而過,而兩名木人衛士手中的玄技在這瞬間放大!

「冰炎靈盾!」

「樹藤環繞!」

七夜指印連動,瞬間施展出了數個防護靈技。

而在於此同時妖異的紫雲劍瞬間出鞘!

兩名一階高級大武師實力的木人衛士,聯合施展的玄技,豈是非同一般?

水乃至柔之物,可是兩名木人衛士聯合施展的玄技,卻顯得兇險剛強。

七夜施展的靈技,只是眨眼之間就被《水嘯鋸齒》碎裂。

眼看水嘯鋸齒朝著七夜的雙眸划來。

七夜眼裡跳出了一股灼紅之色!

「《火陽斬》!」

長劍猛地一頓,頓出了一條咆哮的火龍,火龍焰火虛張,升騰繚繞。

火龍咆哮,直接撲向了兩名木人衛士聯合施展的水嘯鋸齒,火龍龍嘴一張,直接咬碎了兩名木人衛士聯合的《水嘯鋸齒》。

七夜這一招《火陽斬》可不是普通玄技,而是玄術!這是六玄宗的不傳之秘。

因為七夜成為了修復護封大陣的首選人物,所以六玄宗也破例將這玄術傳給了七夜。

雖然這一招《火陽斬》是刀技,可是用長劍施展,威力也同樣不弱,火屬性的玄力在某種情況之下是克制水和木屬性玄力的,而七夜的冥夜之瞳看穿了木人衛士施展的玄技弱點,所以七夜這一招《火陽斬》,倒是克制了兩名木人衛士聯合施展的《水嘯鋸齒》。

「不能這樣拖著,對我玄力消耗太大!」

七夜本想快速解決,可是這木人衛士並不是隨意就能解決的。

自己剛剛解決掉一名木人衛士,剩下的木人衛士就不在和自己近身戰鬥,而是用磅礴的玄技轟擊自己。

這樣的攻擊,正是在針對自己的弱點。

七夜自然不可能,和這些有著龐大能量支撐的木人衛士對轟。

他所需要做的,就是依靠冥夜之瞳,找准木人衛士的弱點,然後利用一擊必殺之力,直接廢掉這兩名木人衛士。 第兩百五十二章六彩水滴

「木人衛士是由水玄靈木所控制,冥夜之瞳的《攝魂》,無法對其產生作用!想要解決這兩名木人衛士,還真是麻煩!」

靜看著兩名木人衛士快速後退,七夜的眉頭微微一皺,本以為藉助冥夜之瞳就能輕鬆解決這三名木人衛士,看來七夜的想法還是太簡單了。

而就在七夜破掉兩名木人衛士聯合施展的《水嘯鋸齒》的時候,兩名木人衛士的手中,竟然出現了一把鋒銳的長刀,各自還有一面盾牌。

「竟然還能凝聚出武器!」

七夜微微一愣。

「有緣人,這水玄靈木也有『靈』孕育了,只不過還很弱小,能夠模擬出人類形態的武者,這恐怕應該是人類設置的陣法禁制緣故!」

「水玄靈木的實力不俗,最好還是直接解決掉這兩個木人衛士,可不要胡亂去破壞陣法禁制,也不要去威脅水玄靈木本體,要不然會有很大麻煩的!」

玄心空間內的木靈,同樣是蘊靈而是的靈木,對於水玄靈木這樣的靈木自然也有幾分了解,所以叮囑告誡了七夜一番!

「話雖如此,可是想要解決這兩個木人衛士,哪有那麼容易啊。看來,得動用上《金玄王印》了!」

七夜無奈的搖了搖頭。

在兩名木人衛士凝聚出武器盾牌之後,隨之凝聚而出的是鎧甲,鎧甲像是鐵片環繞,雖然是木質,可給人的感覺也依舊是堅固無比。

在兩名木人衛士全副武裝之後,兩名木人衛士的雙瞳之中被詭異的水藍色熒光充填。

兩人手持的水藍色長刀,也釋放者熠熠閃閃的水藍色光芒。

這一層光芒,似乎更加增添了長刀的鋒銳。

嗖嗖!

兩個疾馳的身影直接朝著七夜沖了過來。

長刀厲芒閃爍,貼著七夜的面門砍過。

冥夜之瞳早早的預知了危險,也算出了這一道能量和威力的極限!

「《純陽煉體拳》!」

避開斬向面門的兩刀,七夜反手拳,砸在了一名木人衛士的胸窩之處。

恐怖的一群直接讓木人衛士的鎧甲凹陷。

可是也僅僅是凹陷而已,七夜本以為這一拳應該能夠讓一名木人衛士失去戰鬥能力,卻沒想到,換來的是更兇狠的兩刀。

七夜避開一刀,可是另一刀卻在七夜的背上,泛起詭異光芒的長刀斬在七夜悲傷,裂開濺起了猩紅的血花!

七夜吃痛,暗叫不好。

「賤民始終是賤民,雖然實力詭異,可是腦子不好使,竟然想著挑戰這種難度,真是找死!」

「可惜,這一刀,威力似乎小了一點兒,沒有要了那小子的小命!」

不遠處觀看的清楊,眯了眯眼睛,眼裡帶著不屑,也帶著一點兒沒有將七夜砍死的惋惜。

而王仙兒的妖嬈美顏,則是有著一些沉寂。

「啊!」

青劍武府的柳青,看到七夜身上著了一劍,不禁一聲擔心的驚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