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一根鐵槍能夠穿透幾頭妖獸。

頃刻之間,視覺上彷彿衝到四百米的妖獸被擊退到五百米後面,這波弩炮車的齊射能讓第一次見到的人張大嘴巴。威力雖大,但是弩炮車上膛速度太慢,射出之後立刻推向後面,讓開位置,即便是熟練的強壯男子上好十根也需要三人五分鐘左右。

「吼!」

妖獸大軍踏著死去的屍體,繼續狂沖。

咚咚咚咚——巨大的妖獸的五十米的五等妖獸鐵山犀牛強勢從衝出來,就像是堡壘擋住一片的箭雨。

而城郭的後面,一直有飛行在天空上的妖獸在向城郭上襲擊。

棄後絕愛 「武王,崩山鐵掌!」霍鵬雲將後面襲來的兩頭三等妖獸毒針蜂直接打碎,看著旁邊武器的嚇得沒拿下來的龍辰,霍鵬雲不屑的看了一眼,空有一些知識,真的到了實戰的時候,龍辰根本不行。

真正有魅力的男人,是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

龍辰就沒看他那邊,而是觀察著場面,矢風斬是自己遠程攻擊招式,即便是加入馬上攻擊的隊伍,少自己一人也無妨,龍辰在仔細的觀察地面,以及能夠隱匿的妖獸,這些傢伙才是最危險的。

妖獸還在衝擊,背後還有同伴在抵擋飛行妖獸。

城內亂戰成一團,龍辰已經看到魯井勇砸進了房屋之中,李斯肩膀已經受傷,耽晨模樣稍慘,他已經護著石盼艾與班小楠開始後撤。上方桃梓三人陷入苦戰,大叔那邊依舊神勇但是消耗絕對不小,

密密麻麻如同雨點般的波紋進入自己的感知範圍,地岩玄靈的範圍之中已經亂成一團。

妖獸已經衝到兩百米的範圍內了。

「所有修鍊者朋友們!武技準備,三!二!一!出手!」

「武技,風翼閃!」

「武技,烈陽衝天!」

「武技,地裂尖刺!」

「武技,紅龍氣彈!」

「武技,雙風勝利斬!」

「……」

近乎有六百多位武師之上還有好幾位武皇,同事使出武技的場面壯觀無比!如果所有人的招式集中在一點上,可能武聖都未必敢接。

各種刺眼的光芒齊射而下,前排的立刻雙手手臂擋住自己的臉,就聽到轟隆隆——地面崩裂般的爆炸之聲,整個城牆彷彿都在顫抖,強大的氣息風嵐將探頭的一些人直接沖飛到城內。

「好恐怖的力量,這麼多人的武技,太威力了。」

「殺了多少?」

血霧一片,到處是血肉與妖獸肢體,彷彿煉獄場一般,場面見少的人立刻噁心的反胃想吐,在寧舒梅身邊的兩位羅門女子就立刻趴在地上吐起來。

「弓弩手不要停滯,繼續……」趙都尉的話音未落。

一道破風的鋼槍從遠處爆射而來,噗呲——直接洞穿了趙都尉的頭顱,鮮血爆炸開,啊——城郭上一些女子的尖叫。

嗖嗖嗖嗖嗖——下面弩炮射出去的鐵槍居然反射回來?數量雖然只有百數,但是慘叫不斷,剛才一波武技下去,多少人還沒擺出防禦的動作,直接被鐵槍洞穿身體。

有些插在城牆,有半數攻擊到人類。

「吼!」妖獸咆哮,只見三百米範圍內,那四等妖獸巨臂力猿就是「兇手」托著巨大的雙臂,數百頭巨臂力猿拔出插在屍體上的鐵槍,相距三百米的範圍向著城郭上丟。

「不要亂,躲開那妖獸的攻擊,身體壓低!壓低,反擊!」

「妖獸衝到城下了!」

「我是張賢鱗都尉,現在我來指揮,準備雷石!」

城郭上開始有些微亂,後面的精壯男子將長條形的雷石推到邊沿。

破空的聲音,有著百米長的參天巨樹的半切面,突然破空飛來。

嘭——

嘭——

嘭——

嘭——

四道聲響,半面巨樹直接插在城牆之上,四處城郭坍塌一團,前排人直接血肉模糊,而後排的人被震飛砸到城內。

「什麼!」

咚咚咚咚——遠處四頭百米巨大的五等妖獸山丘巨人獸,就是始作俑者。龍辰立刻從手背拿出雷鳴槍大吼,「所有人,近戰!妖獸衝上來了!」

這三十多米高的城牆,妖獸想上來?怕是沒那麼容易!

等等,這巨樹!

城外地面破裂而開,地下有著各種二等妖獸沙地蠍子,一等妖獸鑽地妖,三等妖獸地行毒蠍數百頭從地下鑽出,瘋狂的從巨樹的橋樑上向著城郭上衝擊。

後面各種妖獸沖近,沖在最前面的妖獸正要敲擊城門與城牆。

藍河鎮的城門可是堅持不了多久。還有豺狼或是貓類要是可是能爬上城牆。

就在龍辰剛喊下的剎那,四處樹橋上妖獸飛衝上城郭。

「戰鬥!」

「弩炮車裝好繼續向下射!」

噹噹噹噹,拔出武器,瞬間城郭上湧上妖獸。

而城內的人也看到妖獸居然這麼快就衝上城牆?怎麼回事!而城門正在受到攻擊。

龍辰手持雷鳴槍,橫掃而過,將兩頭毒蠍斬成木炭。

「嗷嗚!」天空上彷彿有號令,飛行妖獸也立刻向著城郭上攻擊,想來左右夾擊。這高等妖獸還有幾位靈智極高的手下,非常棘手,龍辰,「城內怎麼這麼鬧,桃梓姐呢?」

龍辰剛剛斬死一頭爬上城頭的血紋狼,轉身正好看到,咚——桃梓從天上砸下來,砸開五十米大的地坑,噴出口鮮血。 「噗!」桃梓倒在坑中吐了口鮮血,她的披風已經破碎,有燒灼的痕迹,腰間的衣衫早已碎裂鮮血有些一出。

「桃梓!」

「隊長!」

「可惡,衝出來一個大傢伙嗎?」皮卡舵想要去幫忙,奈何他已經被完全包圍,至少有五十頭飛行妖獸圍住他,其中還有四頭五等妖獸狂翼飛雕,數量太多了。

「吼!」天空鑽出一顆黑色的蛟龍頭。

就是它偷襲桃梓,在它的臉上有一道鞭子的傷痕還在滴血。

「那是什麼妖獸!是龍嗎?」

城內的人看著天上的妖獸恐懼。

龍辰看過去,「這等妖氣,應該是一頭八等妖獸,屬於黑蛟龍的妖獸。」

黑蛟龍王,八等妖獸,體型並不算巨大,只有二十米的身長,擁有騰雲之能,鱗甲堅硬能夠噴各種火焰攻擊,非常兇悍。

「可惡!」桃梓撐起身體,疼得她全身發麻。

而天空之上林瓊怡和蠻小蔓早就被壓下來,只能在百米不到的高度與妖獸周旋,這才十多分鐘而已,林瓊怡已經汗流浹背開始喘息,她的長腿上已經有基礎血痕,而蠻小蔓左邊胳膊已經脫臼,身上都是鮮血看著無比疲憊。

兩人是與桃梓在天上全方位與妖獸周旋,是最危險的,才十多分鐘氣息幾乎枯竭。根本過來幫不了忙,看到那黑蛟龍王就連林瓊怡身體都在不由自主的微微顫抖。

「隊長!」徐澗宮喊完自己先吐口血,他幾乎在城內跑了三圈了,殺了不下三十頭妖獸,右手拿著手弩都在顫抖,他的身後還插著一道鋼刀般的羽毛。

耽晨已經變回了正常的模樣,現在是虛弱時間,石盼艾是扛著他向著城中間位置跑,班小楠且戰且退,不過她現也腳下發軟,在三人的身邊還有四人,皮卡舵大叔隊中比較靦腆的顧吉雯,溫柔姑娘童夢寒,以及從不鬧事的姑娘付思穎和文藝書生般的傢伙董文河。

七人都已經疲憊,正好碰上不約而同的相互點了點頭,畢竟以前交手過,對方的能力有些了解,反倒是七人配合才穩住局勢,不然五十多頭飛行妖獸圍追,他們再這樣下去就會堅持不住。

潘修平和趙超越以及周凡羽三人早就退到城內,三人一波衝擊之下,回到城內找到掩體反擊,還好支援來兩百修鍊者,不然他們根本跑不出來,妖獸數量太多了。

敖華藏喘的比牛還厲害,靠在一棟殘牆之後,提著全是妖獸鮮血的鋼棍,看上天上還有三四百頭飛行的妖獸,有點力不從心「沒人看見,俺先歇口氣」服下口靈藥。

鐘樓坍塌,白銳志還在旁邊戰鬥,與開始的飄逸的動作相比,現在全是鮮血的白劍與倒在附近的二十多頭妖獸屍體自然是他的戰績,不過現在模樣略有些慘烈。

才二十分鐘,戰況無比激烈。

桃梓想要強行撐起身體,嘶——全身肌肉僵硬,那灼燒的火焰讓她的穴位氣門為了保護自己身體而關閉,身體這一刻使不上力氣和氣息。

「吼!」天空之上七八都妖獸在黑蛟龍王的指令下,向著桃梓張開血盆大口俯衝而去。

「桃梓!」

「桃梓隊長!」

周圍的人全部支援不到,周圍都被妖獸包圍。桃梓看著天空上俯衝下來的妖獸,她這此刻一點力氣也用不上,至少要緩和十秒,可別說十秒,三秒這些妖獸能將她的嬌軀撕咬成碎肉。

「不要!」石盼艾她們在遠處看到這一幕,雙眼淚水狂涌,看到桃梓完全沒有可以躲開的可能。她的周圍全是妖獸與人類的屍體,沒有人能幫忙。

這個剎那,城郭上龍辰左手拿著雷鳴槍橫檔,三頭黑烈豹的利齒咬在雷鳴槍上,龍辰右手對著桃梓的方向使出全力,「地岩鎮壓!」

嘭——桃梓身後的地面爆裂而開,破開地面的是一雙超過二十米巨大的岩石手掌,直接包過來將桃梓給扣在其中。

雙頭飛蛇兩口咬在岩石手背上,差點把它的利齒給磕破,另外幾頭妖獸撞擊在上面被彈開。龍辰使出的地岩玄靈的力量,自然不會那麼輕易被破壞。

「這股力量,是龍辰!」桃梓被扣在岩掌之下,立刻反應過來是龍辰救了她。外面那八頭妖獸還在瘋狂攻擊,桃梓先服下一株四等內傷靈藥,再立刻讓自己的穴位與筋絡疏通,龍辰的岩掌支撐不到多少時間。

城郭上龍辰很清楚,自己可是有武尊的親身體驗,桃梓只要緩和過十秒,就能再戰。

「嗷嗚!」左邊衝上來一頭黑烈豹咬在龍辰的右臂上,鮮血直流,不過龍辰不能移開右手,不然那巨大的岩石手臂會立刻鬆散。

咬著牙齒,只見城郭上已經亂了。

大量的妖獸衝上城來,四座巨樹橋讓人類沒反應過來,這就是經驗的差距。好在城郭上強者不少,寧舒梅指揮著人堵住入口,並且還有張都尉讓人丟下滾石。

看到那巨大的手掌保護,遠處石盼艾她們才哭的更加厲害。剛剛殺出重圍的皮尹彤對著龍辰那邊哼了哼,似乎在說表現的不錯,皮卡舵大叔看了一眼,立刻全身心投入自己這邊戰鬥。

岩石的手指爆開,桃梓身上氣息再開,武尊的氣焰保護全身從裡面跳了出來。筋絡疏通,現在她還能再戰。對著龍辰那邊看了看,有些感謝的眼神,然後爆衝上天空,「木供奉前輩,助我一臂之力!」

木供奉也飛躍起來,城郭之上雖亂,但是俺黑蛟龍王才更是威脅,「好,桃梓小姑娘我們一起斬殺了那頭蛟龍!」

瞬間兩人衝上去。

龍辰左手先震開左手拿三頭黑烈豹,歪了歪頭,看著右臂上那咬了自己十秒都沒入肉三分的黑烈豹,用妖獸語說道,「咬爽了是吧?」

那頭黑烈豹都傻逼了!這尼瑪人類會說妖獸語?

龍辰對著右邊牆體一撞,那頭黑烈豹疼得鬆口,龍辰單手抓住這三等妖獸的頭,對著城郭的地面,「死!」

鮮血散開,龍辰再轉過身看到那三頭黑烈豹,「現在輪到你們了。」 「周圍的修鍊者跟我們羅門一起,堵住這個樹橋入口,那邊的修鍊者十人為一隊,配合堵住!」寧舒梅指揮著,不愧是羅門閣主的孫女,領導氣質十足而且有著極強的感染力。

「六隊的人負責擋住天空上襲擊而下的妖獸,保護這邊後背!」

張都尉也幫助推弩炮車,「所有沒有被破壞的弩炮車,推到邊沿位置,就給我朝數量多的地方射!」

城樓左邊有寧舒梅指揮,右邊是張都尉,秦鎮主在中間些許的位置,四個樹橋入口立刻別圍住,雖然城郭上千米戰線長並且在與衝上來的妖獸搏殺,但此刻稍微穩住一些局勢。

一來城內飛行妖獸被皮卡舵大叔他們還有支援的去的修鍊者,以及血拚的藍河鎮百姓們殺了不少。

二來桃梓與木供奉衝上天空與那八等蛟龍妖獸大戰,拖延住指揮。

背後壓力減小,城郭上才能穩住。

「噗呲——噗呲——」爆破與鮮血亂射,衝到城門口破壞城門的妖獸已經血流成河,城郭上看下去的人能看到,衝擊城門的妖獸屍體如小山一般,千米城牆除了正中間的主門,其他四個小些的城門上都是有攝靈石。

攝靈石閃爍雷霆,劈啪的閃光而過一等二等妖獸瞬間成為粉末,三等四等妖獸也難以抵擋第二次,除非是五等或是特殊的妖獸。比起城郭上的殺戮數量,可能四顆攝靈石殺掉的妖獸更多。

至少有六七百頭妖獸被四顆攝靈石所擊殺,主門被妖獸衝擊,聲音巨大。

「鎮主大人,攝靈石的靈氣可能不足了,我們必須派人守住城門!」立刻有都尉衝上來說道。

城郭上剛剛看似穩住,妖獸大軍至少還有七八千,這才是剛剛開始而已。

「傳我命令,下面所有人,就算是用屍體堆上,都要給我堵住城門,還有我們藍河鎮庫存的妖核,全部拿出來發給他們,爆破妖核也能抵擋很久。」

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用妖核火球之類,簡單粗暴而且不是修鍊者也能使用的方式。

「鎮主大人!」傳信的人飛奔而來。

很多人都看過來。

傳信副將大聲說道,「果然如龍辰少俠所說,城內六處河渠出現大量水尖鐮妖,加起來至少有五六百之數,好在我們提前有準備,但現在依然戰況焦灼。」

立刻又奔跑來一位副將,「鎮主大人,北門副鎮主大人那邊戰況激烈,有千餘妖獸在向那邊突破,暫時還能守住。」

「鎮主大人不好了!如龍辰少俠所說,城內中心位置地面塌陷,衝出六等妖獸鐵甲地妖龍!而且身邊還帶有一些其他地下妖獸,在城內瘋狂破壞,我們的人損失慘重!」

秦鎮主對著他的左右侍衛說道,「張鎮禮,還有孫游旭,那六等妖獸就只有你們去支援了。」兩位是武皇實力。

「可是鎮主大人,我們去了你的安全……」

秦奇志看著現在整個藍河鎮,已經亂戰成一團,房屋大面積坍塌,整個城內到處都是慘叫之聲,「現在哪還有空管我的性命,快去殺了那頭妖獸!」

「是!」

「是!」

兩人立刻隨那副將而去,秦鎮主讓另外兩名副將帶些強壯男子去支援,北門如果守住立刻讓副城主帶人支援城內。

現在南門不能走一人,攝靈石靈力消失的剎那,可能城門就要守不住了,南門大破,那就無比恐怖了。

抵擋住樹橋衝上來的妖獸,而直接從城牆外爬上來的妖獸數量並不算多,只要城門頂住城郭之上便能穩住。因為內城牆是有坡道可上,每個城門口都有穿著重甲的人,拿著武器,就像是城主說的,哪怕是用屍體堆著也不能讓妖獸進來。

……

南門外已經血流成河,血腥氣味漫天。

在多少位武皇的合力下,才將剛才與城牆高大的山嶺巨妖給斬殺。但是人類這邊傷亡人數也在直線上升,霍鵬雲就跟在凌青鳶身邊,旁邊都是羅門隊伍的人,其中巫凡凡已經反胃到難以戰鬥,現在這般場景她自然沒見過,血流成河的場景對她們年輕人衝擊太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