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當二人幾乎在同時將任務物品遞交給統計人員的時候,艾莉絲忽然暢快地笑了起來,她已經很久沒感受到這般酣暢淋漓的比拼了。

身處巫界的她極少與外界接觸,上一次這般酣暢還是在伊迪蘭斯交給她《藥材百鍊》月余后,她在識葯上便超過了伊迪蘭斯。

不過即便是那時,她也沒有現在這般感覺到暢快。

在這方陌生的時空里,竟然遇到了天賦不亞於自己的同齡人,實在是讓艾莉絲欣喜不已。

有競爭才有進步,她一直秉承著這樣的觀點,她突然可以預見到,自己未來的學習生涯該是怎樣的豐富多彩。

何況高處不勝寒,有人相伴總是讓人感到愉悅的。

時熙的情緒並不像艾莉絲那般波動起伏,可那黑袍之下乍然泛上的柔和之色,和唇畔微微揚起的笑意,無一不展現出她此時的好心情。

她不由也開始對未來的學院生活期待起來,或許,眼前的這個同齡人,會跟別人不一樣吧。

「切,有什麼了不起的。」

「我懷疑他們兩個作弊!要不然怎麼可能會這麼快?!他們一定是事先知道了考題和藥材的位置!這對我們不公平,他們應該被去除考核資格!」

「沒錯沒錯,這考核不公平,我要求重新進行考核!!」

……

艾莉絲與時熙這邊暢快了,卻有的是人不暢快。

在座都是各地的天才人物,有誰願意承認別人的優秀,而正視自己的不足。

何況兩者飛快的動作已然超出了他們的認知,他們無論如何都不願相信兩個比他們還小上幾歲的少年,竟會做出他們無論如何都達不到的成績。

不敢置信之下,他們統統選擇了自欺欺人。

而且,因為藥材的重合,必定會有一部分人無法進入下一輪的考核,他們不得不抓住這樣一種可能而不斷放大,為自己再爭取一絲機會。

「百川學院的考核向來公平公正,若有存疑者,可自行離開,好走不送。」

然而他們的算盤卻是落了空,未待艾莉絲二人開口,一側的分管考官便低沉出聲,聲音威嚴且震懾,帶著不容反駁的乾脆。

不帶絲毫解釋的霸氣讓艾莉絲微微側目,心底則對百川學院愈加嚮往了幾分。

真霸氣,她喜歡。

有人開口,艾莉絲自是樂得清閑,悠悠地向著下一項考核走去,而時熙略一停頓也跟了上去,緩步行在艾莉絲身側,卻不言語。

鬧事之人則被百川學院負責人強制遣送了出去,並剝奪了他們終生考核的權利,這讓一批考生後悔不迭,而這場鬧劇也看在了其他考生的眼中。

故而,艾利和時熙的名字忽然似一夜東風,席捲在了新生之中。 ?「哎!死鳥兒別跑呀」!赤霄凝刃遁出千丈,一刃斬在鳳鳲的殘影上,心裡這個罵,好不容易見只大鳥還腳下抹油逃了。怒眼一瞪,看向站在空域背個手的鳳鵁。

鳳鵁一臉的阿諛之色,豎著大拇指,媚笑的向赤曉行禮。「赤少主果然幗眉,鳳鵁自嘆不如」。

「鳳鵁」?赤曉俏臉細如溫玉,變得和善不少。「鵁少主怎麼和這等鳳士為武」。

「哈哈哈!這不是因蟲爆嗎」?鳳鵁竟然與赤曉攀談起來。

赤霄哼了聲,收起「三鋒噬血刃」,心裡罵道:「娘的,又是這隻色鳥」。

青光一閃,赤霄落到扁樂身前,嘩啦!抖來玉扇,搧著薰人的血氣。「扁谷主,赤霄來遲,讓你受驚了」。

赤霄拜了一禮,瞄了眼扁樂低開的領口,豐滿的胸部露出殘破的胸甲。

「嗯……嗯……」!赤霄面現蓉色,若有所思的夢幻般的眼神,文靜地瞧向一側。

扁樂眼含溫淚,那雙藏鋒卧銳的眼睛,失去了從前的厲色,溶著淚,媚的更勾人心弦。輕輕回拜了赤霄一禮,含著淚眼看著風流韻致的赤霄。

「你就是赤霄」。扁樂聲音有些輕顫。

「扁谷主,正是在下」。赤霄忙上前一步,看著柔弱的扁樂,似要癱在空域。

「莫邪隕落斷盅崖……」。扁樂聲音哽咽的說道,說了半句已經泣不成聲。

「什麼……」!赤霄腦袋嗡的一聲,眼前一黑,猛然感覺天地倒轉,昏天黑地。嗡!「三鋒噬血刃」凝在手中,強支住欲倒的聖體。

忽悠一下,臉色煞白,腮邊的肉都抖了起來,混身哆嗦的不成個。唰!蕭飛、黨臣閃現在赤霄身邊,扶住欲倒的赤霄。

赤曉與鳳鵁笑談聲也跟著止住,驚愕的看向扁樂,臉色都微微一變。

半晌,赤霄才緩過神來,滿臉是汗的看向扁樂,眼中瑩瑩的閃著刺目的光芒。「你……說的……是……真的」。

扁樂淚光淡去,神色漸漸的恢復冰艷。嗯了聲,卻沒有說事情的前因後果。身影一閃,黑紗戰甲換去殘甲,冰艷的麗容被黑巾掩去,急速的遁向青域。

「站住……」!赤霄喊斥一聲,想擋住扁樂,腿軟的遁空都不會了,趴在蕭飛的肩膀上,半咬著蕭飛的耳朵。「兄弟,追」。

「啊」!蕭飛和黨臣都直了眼,追個屁呀,二聖才培行一階,神識扁樂的影子,早在百里之外,轉眼就消失了。

嗖!兩位聖士架著虛脫的赤霄追去。

赤曉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在荒冢時,赤曉對莫邪欽佩不已,沒有莫邪的異術,眾人無法逃出荒冢。如今聽扁樂一面之言,一時不知真假,心裡慌得不得了,有些神不守舍的凝望著扁樂的遁影。

鳳鵁眼裡淡過一抹微光,不以為然的看著赤曉。「少主面色不好,還是先回青城休息吧,鳳鵁還有要事,以後再敘」。

赤曉微微點頭,腳下花橋散開一道麗光,花影追向扁樂遁影,一息八十里,轉眼追上蕭飛等人。

鳳鵁背著手,臉上現出一絲輕笑。見赤曉等人消失在青域,笑盈盈的遁鳳而去。

千萬裡外,陰森森的域空里,血紅的煙成卷騰著,遲重的壓著黑慘慘的洞域。

血芒一閃,無數的血絲閃著晶光,嘶嘶啦啦的從四域聚來,匯向一處血色的影子。

噼啪又是幾聲可怖的血光亮起,擊在血影上,七色弧光相互輝映,栩光如斷殘的光絲從血影頭部擴出,與飛來的血絲撞在一起,爆著慘淡的光弧。

濃紅,淡青,慘白,血光失去了顏色與聲勢,縷縷黑氣漸漸地上騰,慢慢的消隱。

「啊」!突然血絲聚去的血影里,一聲怒喊,狹小的洞域里幽冥的血光,被高亢的吼聲撕成縷縷碎絲,一簇簇的麻屑,雨瀑似的四域散落。

七色環光猛的爆起七色識火,血絲被燒得啪啪的斷裂,一張可怖的血臉,猙獰的從七色火焰中透出,扭曲的變著形,嘴唇綳的緊緊的,一排晶白的牙咬出了血。

嘣嘣嘣!血影劇烈的抖動,三色火焰一股股的從血影里湧出,四域儼然被火氣蒙蒙淹沒,噴吐著滾滾的氣燃,橫空疾書把湧來的血絲盡數的斬去。

「啊——,嘔—啊—」!鬼異的吼聲從血影中一聲聲浸出,似惡鬼在火煉中痛苦的**,死命的掙扎。

「好強的反噬力」。血色黑域里響起刺耳的蟲吟聲,像似尖尖的爪子撓著光滑的石頭,帶著吱吱的聲音。

「嘩啦!嘩啦」!聲聲的晶鏈聲響個不停,斷了似的嘭嘭的抻著。一片片的晶光從血影四周亮起,散了花似的落著火星。

陰森森的黑色血岩,猶如地獄的一般,晃晃的亮著可怖的血紅光芒,令人望而生畏血暈里,數百長長的須影伸出,空域里的晶鏈跟著一緊,道道血色的線影閃出一片片血芒。

「別掙扎,別掙扎,讓本靈的血識浸入你的識域,一切都會平靜」。尖尖的蟲鳴聲在洞域里響著,一根細長光滑的白舌伸向空中抖動的血影。

嘀噠!嘀噠,白舌滴著長長的粘液,縷縷的血絲落下,隨著尖厲的聲音輕輕的飄著,舌影一伸,穿向抖動的血影,直穿血影的腹部。

「嘿嘿嘿,小聖士,我吸空了你的真氣,吞了你的精魄,看你還能反抗多久」。尖鳴的蟲聲獰笑的響在洞域,習習腥風撲來一股股的血臭氣。

洞域在血鏈的芒光里,變幻著可怕的顏色,一會兒黑漆如森,一會兒血紅如陽,奇形的亂石嶙峋的晃動,似有無數的血魔在洞內徘徊著。

白尖的舌頭伸到****的血體前,流著長涎,撫摸著血紅的聖體。「好嫩的血肉,只可惜本靈的蟲子蟲孫們不在」。

血紅的聖體,再次震出道道血紋,三色火燃從聖體內燃起,轉眼聖體被火氣包裹。

啪!白尖的舌頭燙到似的彈出數丈。「嘿嘿嘿,還用你的陰三火,這火對本靈用處可不大。我再給你加點佐料」。

尖舌長涎甩出無數的白漿,轉而漿液里燃起一紅一紫兩道火舌,卷龍似的火舌環出狡動的麗影。

噗!噗!火影打在三燃包裹的火軀上,瞬間撕開火罩,與陰三火竄燃在一起。「嘿嘿嘿,小聖士,你還有多少真氣,本靈一併給你燃光」。

尖尖的舌影抽著火勢,似在給陰陽火助著燃氣,每一道舌影落在與陰三火絞殺的紫紅火燃上,股股氣燃爆起,聲聲的噼啪聲響個不停。縷縷真氣流從聖體丹海處被抽出,隨即被陽炙之火和陽炅之火吞噬。

跳燃的三色陰火緊了一吸,似要封住被混純二氣撕開的燃屏。

尖尖的蟲鳴咯咯的似啃著骨頭。「小聖士,還想與本靈抗衡,讓你嘗嘗『血焰珠』的利害」。

蟲鳴聲雖然這麼說,卻遲疑了一下。

小聖士自從被拉入血壁內的盅洞,已經十年之久,本想直接吸了小聖士的神識,刺涎穿了數次都被「暗雲服」擋了回來。

蟲祖十分的懊惱,卻沒有稱手的靈兵能斬開這件聖甲,不得似用血咒鏈鎖住小聖士,用血盅浸蝕聖甲。聖甲雖然時而爆著血光,卻因有靈氣支持根本無法攻破。

蟲祖都要瘋痴了,面對強大的血識,卻沒有絲毫的辦法,盅毒已經用過,不知為何盅化的聖體又恢復的原樣。沒有像其它聖者那樣被盅化掉。

十載的等待,蟲靈祖急出火,不時在盅洞里咆哮著。漫罵著聖雲城那個老不死的,怎麼把聖兵送給一個小聖士。急來急去,蟲靈祖急出辦法,消耗小聖士的真氣,相信真氣一失,「暗雲幻心甲」自然會失去防禦力。

蟲靈祖為其想法都要發了瘋,用血咒激發陰三火防禦,再用陽炙之火、陽炅之火燃燼小聖士的真氣。

這「血焰珠」是靈境修鍊精血時,用陽炙之火和陽炅之火煉成的一種奇珠,只有修鍊兩個種以上陰陽之火的靈者才能在煉化血識時得到此珠,由為可貴。

「血焰珠」有一種奇效,吞噬陰陽之氣,化和陰陽之火,使陰陽之氣相互轉化,煉化成奇燃。一旦吸得異化之火形成「乾坤血燃」,再以精血熔煉,即可使血識修鍊事半功倍。

蟲靈祖遲遲不敢用此珠,也是心有餘悸。蟲靈祖吸吮了數萬聖者精魂,神識卻只恢復一小半,面對小聖士強大的神識有些力不從心。

神識與戰力不同,神識強,千里可戰,可窺視。戰力強,神識弱,術法攻擊可能會慢,但近戰中難分強弱。蟲靈祖之所以能生擒小聖士,有盅毒之效,也有戰力之威。

蟲靈祖很想吸吮小聖士陰三火中的二氣,卻又怕損傷的神識不敵。拿著「血焰珠」徘徊十載,沒敢下決心。

「鄺藜,我****八輩的祖宗,等本祖吸了小聖士的精魂,修復了神識,回到靈域定讓靈族屍爆萬域」。尖尖的磨牙似的蟲鳴聲響起。血枯的洞域里回蕩著鬼異的嚎叫聲,似乎那個叫鄺藜的名字,令蟲靈祖恨得牙根都痛了。 第二輪兩人依舊是齊頭並進,最難提取的安鐵斛葉竟然被二人雙雙在一炷香內提取了九次,遠超第三名的五次,再度引得眾人震驚。

不過這次過後,難聽的聲音便漸漸小了。

人們總會去嫉妒比自己強一點的人,可若是比自己強太多,那便不是嫉妒,而是仰望。

更何況,他們也不敢再去說什麼不公平的話語,畢竟百川學院的負責人是極為護短的。

他們可不想自己好不容易得來的入學資格就這麼給稀里糊塗丟掉了。

考核到了現在已經去了大半的人,真正能夠通過考核的也只有近百人,而這近百人,還要面臨著最後一輪考核。

這第三輪的考核說簡單倒也簡單,說難也是真難,端看對藥材的熟悉程度和火候的把握。

此時眾人正端坐在一個燃著熏香的屋內,每人眼前擺放了一個小小的案幾,案几上用染著迷迭香花汁的小碟盛著一枚小小的丹藥。

丹藥僅龍眼大小,卻通體瑩潤,隱隱間尚泛著藍光,只是品階竟只有三品,意味著煉製這顆丹藥的藥材不超過二十株,主葯不超過三株。

考核通過的標準便是在規定時間內在紙上寫下煉製這枚丹藥的主葯和輔葯。

只要主葯答對兩種,輔葯答對十種就算過關。

這對於在煉丹一途上頗有造詣的眾人而言,似乎極為簡單。

可當他們真正開始辨識的時候,才發現這考核的「陰險」之處。

屋內燃著的乃是犀角香,犀角竟催發燃燒后,釋放出的香氣有著一定的迷幻功效,這會極大地干擾考生的嗅覺。

而迷迭香的花汁則會在接觸人體的片刻迅速滲入其體內,在短時間內麻痹考生的觸覺和味覺。

尋常煉丹師在辨別丹藥構成之時,主要藉助的便是嗅覺,味覺和觸覺這三大感官,可如今這考核,竟是將眾人的感官最大限度地限制了起來。

這讓眾人辨識的難度直線提高,不過好在眾人底蘊還算紮實,在經過一段時間的不適應之後,已經有考生斟酌著開始往紙張上寫下自己的答案。

而這樣的安排卻獨獨便宜了一個人,那便是從巫界穿越而來的艾莉絲。

對於艾莉絲而言,她辨識藥材的方式與常人不同,她是通過敏銳的魔法感應能力來分析辨別藥材的屬性和構造的,對感官的限制則完全乾擾不了她。

不過對丹藥的陌生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她的發揮,綜合看起來的話,跟眾考生目前的境遇也好不了多少。

這一次,時熙和艾莉絲之間終於有了先後,在這樣的限制之下,竟是時熙先提筆狂書起來。

時熙寫地很快,字跡也很是端正,下筆沒多久就將藥材的構造寫了個七七八八,只是在最後一味主葯上,時熙卻犯了難,遲遲沒有下筆。

艾莉絲則是後來者居上,在熟悉了丹藥的組成結構,以及其和藥劑的不同之後,艾莉絲終於在兩者之間找尋到了一種平衡,也是下筆如有神,不多時,也到了最後一味主葯處。

跟時熙長久的猶豫不同,艾莉絲稍稍一蹙眉之後,便堅定地落下了一個答案,率先將答卷交了上去。 一聲鑼響過後,眾人紛紛停了筆,時熙也略帶懊惱地放下筆,此時,最後一味主葯之處,依舊空空如也。

有著同樣懊惱的不止時熙一個人,絕大多數的考生都卡在了這一味不知名的主葯之上。

當然,也有部分考生連基準線都沒有達到。

這部分考生不言而喻,並沒有通過考核,在被負責人請離后,也只能灰溜溜地離開。

「本次考核共有53人通過,接下來你們將在煉丹學院中進行為期兩年的學習。當然,每個季度學院都會進行一輪測驗,若三次測驗都不合格者,將會被學院勸退,都聽明白了么?」

「聽明白了!」響起一片高昂的回應。

「很好,那麼未來的學院生活大家要多多努力,爭取取得更為優異的成績。好了,你們可以去領自己的寢室銘牌了。」

「考官等等。」一向沉默寡言的時熙卻忽然開了口。

「嗯?有事?哦,關於住宿和後續的學院安排會有專門的導師負責,出了門詢問他們即可。」

考官還以為時熙是對後續的學院安排心存疑慮,不由解釋道。

「不是,我是想問,煉製這三品丹藥的第三味主葯到底是什麼?為何我用遍了各種方式,都沒能夠分析出來?」時熙對此事極為在意。

「考核內容嚴格保密,若想知道,便在後續的學院生活中好好修習吧。你們之中,只有一個人答對了,你們還要多多努力才是。」

考官對這批學員還是相當滿意的,故而言語間也輕鬆愜意不少,只是學院規矩不可破,他並沒有回答時熙的問題。

只有一個人答對了。

這話一出,時熙便下意識地看向艾莉絲。若說在這批學員之中,還有什麼人能答對這味主葯,怕也只有艾莉絲無疑了。

見到時熙投來的目光,艾莉絲微微頷首,應了下來。

是的,那唯一答對主葯的人,正是艾莉絲,而那味讓眾人抓耳撓腮都不知是什麼的主葯,竟是艾莉絲研究一路的雲水仙果。

艾莉絲在填寫雲水仙果的時候曾經猶豫過,畢竟她實在無法想象,竟然有人能夠將雲水仙果煉製成丹藥。

可無論是從藥性還是構造上,她敏銳的魔法感知力都檢測出這味主葯正是自己研究半天都無法打開的雲水仙果。

所以即便是有點遲疑,艾莉絲還是相信了自己的判斷。

當她知道自己答對的那一刻,她對煉製此丹藥的人產生了巨大的好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