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目前的情況,宅子應該是說定了,錢在自己手裡,事情蕭家在辦,理應無礙。

就是不知道,在黑龍城經商,還有哪些手續,商稅又是幾何。

如果是和雪月城一樣,有貴族平民之分,只怕還得弄個貴族身份,不然光稅收這一塊就得多交不少錢。尤其長久下去,絕不是一筆小數。

其次是新店建立,絕不能像之前一樣一夜建起,否則很容易招來覬覦,一個不慎就得出大事。

一念及此,隱隱約約又有了一種,當初穿越之時,謹小慎微、如履薄冰的感覺。

人生一世,大不易。

看來想要完成自己的夢想,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不過比當初好很多的是,如今身負絕世武功,系統能量也存了不少,底氣自有幾分。只要不是惹到太強的敵人,應該不會遭到什麼亡命之危。

現在唯一糾結的是,到底要不要和江家搭上關係。

按之前的想法,他是想成為江家的「武士」或者「幕僚」,這是崑崙大陸的常見職業,有能者脫離小地方,想要晉陞,通常都是走此種方式。

如果是「家臣」,又太過受制於人,難有自由。

他之前想的是,參加比武招親,弄個不錯的名次,成為江家的客卿——也就是武士或者幕僚。

如此,有了江家這棵大樹,就好掛羊頭賣狗肉。

可仔細想想,他開的是網吧,不是別的,如此新奇的東西,莫說旁人,多半連江家也會覬覦,到時一頓操作,把他弄死了怎麼辦?

之前在黑岩城就擔心這個,怕惹到惹不起的,現在到了黑龍城,問題更是擺在眼前。

實力啊實力,還是要提升實力。

假如此刻他是個飛天境或者神遊境強者,還管這個?來多少殺多少!

「罷了罷了,想這麼做作甚?來都來了,店先開著,誰敢動壞心思,殺了直接跑路!大不了回雪月,或者換個小國再來一次。」

一番糾結,葉天心中一狠,也是拿了主意。

明天便是比武招親,先弄個幕僚身份,應該能混進貴族圈子,到時候找點關係,把店現開起來,沒問題就好好發展,有問題及時跑路。

反正有系統在,保命總不是問題。

「睡覺睡覺,有什麼事明天起來再說。」

這般想著,喝完手中這杯飲料,便上床睡了。

當然也不是真睡,而是進入夢境戰場,修鍊武功。

他的《六脈神劍》離大成頂峰還差200多點熟練度,若在今晚能夠練成,對明日比武也會大有幫助。

一夜無話。

第二天醒來已經是上午九點。

「砰砰砰!砰砰砰!」

房門被人重重的敲響,緊跟著傳來王胖子的聲音:

「葉子!葉子!快,快起來!比武招親要開始了,再不走要遲到啦!」

葉天這才起床,換好衣衫,打理好形象,出門而去。 秋日的艷陽暖而不曬,一輪紅澄澄的日頭掛在天邊,街上遊人如織,熱鬧非凡。

「上車嘍!上車嘍!本商會馬車直達江家!想看比武招親的速速上來,立馬出發!」

寬闊的街道上人聲鼎沸,到處是來往的馬車,其中有不少都通往江家,吆喝的車夫一個接一個,顯是為今日的盛會做了不少準備。

不過大部分坐車的都是外地人和遊客,本地貴族圈,都是早早地乘著車馬出發了。

葉天一行不是本地人,從酒店出來也是坐的馬車,車內同行的還有八九人,看樣子也非黑龍城人氏。

馬車上,四人並排坐著,王胖子挨著葉天,葉天旁邊是小雪兒和小蘿莉,看著外面的熱鬧景象,王胖子湊過來問道:

「葉子,這今日……得有多少人蔘賽?怎麼搞得跟皇族大選一樣……」

皇族大選,是雪月國一年一度的人才選拔大會,從科舉中入選的文武俊才,最終都會在皇城聚集,由國主欽點。(雪月國是下等國,帝王只能國主,不能稱皇)

不過由於大權旁落,已經好幾年沒舉行了,眼下的熱鬧景象,倒和當初去雪月城參觀皇族大選很像。

「這有什麼奇怪的?」葉天聞言,不以為然道:「黑龍帝國乃是上國,疆域比雪月國大了不止十倍,江家乃五大家族之一,又是給小女兒招親,自然全城轟動,我聽包不問說,還有皇族要參選。」

「皇族?」王胖子納悶:「不是說那江小姐,不肯嫁給本地人么?怎的……」

「這話聽聽就得了,昨日沒聽那江少說么?小妹任性,老爺子可不由她,最終只是答應兩者各選一半,誰能勝出,誰才能當上江家的乘龍快婿。」

王胖子點頭,也是這個道理。

外地人不知根不知底,江家小姐又是老太爺的掌上明珠,能嫁給不明不白的人么?還是本地大家族靠譜。

這般聊了幾句,馬車一路前行,不久便到了江府。

畢竟飛雲樓離此不遠,才一條街的距離,若非懶得去人擠人,走路都到了。

而此刻,江府門前,也是一片熱鬧之極的景象。

「這邊這邊!外地參選的走右邊,本地參選的走左邊!賓客走中間!江府重地,可不能亂走!都別惹事!」

一輛輛馬車陸續在門前停罷,貴人們錦衣華服,腰纏玉帶,或手持摺扇,或頭戴高冠,大都是風度翩翩的模樣。

同時另一些人則是走路過來,衣著打扮各不相同,有奢華高貴者,面如冠玉,亦有粗獷不修者,宛如山野大漢。

俱都朝江府湧來,在江府組織下進門。

「靠,憑什麼我們外地人要走右邊?神經病吧!」

遠遠看見那江家門房,穿得人模狗樣在那招呼,王胖子本還興緻勃勃,頓時臉色一沉,來氣了。

在他向來,這比武招親,不就是搭個打擂台,大家一起進去,一起參賽嗎?

誰曾想,還分高下左右?

要知道,這崑崙大陸自古以來,奉行左尊右卑!本地人行左,外地人行右,這是赤裸裸的歧視!

不過葉天倒沒什麼,瞅了王胖子一眼:「行了行了,你個海選就要淘汰的,哪那麼多事兒。有實力人家自然看得起你,與左右無關,沒實力,走左門難道就不是廢物?咱們已經來晚了,趕緊先進去吧。」

兩人的確是來的晚了,按原來的時間,應該是巳時正,也就是上午十點。

十點是比武開始的時間,現在都九點半了,進去估計只能呆角落。

「誰說我過不了海選?我偏要過給你看看~」

王胖子不服地回了一句,這才往右門行去,而葉天則叮囑小姨子:「雪兒,你帶著蘇蘇別走遠,在——」

話還沒說完呢,就被守門的門房推了一把:「別磨嘰!趕緊進!這兩個女娃娃有沒有請柬?沒有的一律要搜身檢查,快進!」

連推帶攆地便進了右門。

「……什麼玩意兒,他娘個棒槌,一個門房也這麼叼?」

王胖子差點摔了一跤,進門后一臉憤憤。

葉天的臉色也不好看,這是招親還是招家奴?還搞搜身?

不過人多口雜,江家樹大招風,防著有人搞事也正常,就是態度稍顯不那麼友好。

但進門就好多了,右門通過之後,是一條長長的走廊,分左右兩邊,用門板相隔,男左女右依次排隊檢查。

「下一個,快快快,比武馬上開始,別遲到了!」

負責男性通道的是一名魁梧大漢,見一群公子哥扭扭捏捏怕這怕那,忙催促道。

「這位兄台,在下蘇……」

恰好輪到一名錦衣少年,文質彬彬充滿書卷氣,上前拱手一禮,才要說話,就被魁梧大漢懟了回去:「蘇個屁,過來!讓叔叔給你檢查身體!」

說完一把將少年拉了過去,在身上一頓亂摸,而後看了看旁邊的一塊碑石,並沒有發出警報,便往前一推:「行了,去吧。」

暴力的手法讓那蘇性少年一臉尷尬,甚至有點臉紅。

「下一個,下一個~」

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看見前面的情況,後面的參選者倒乾脆許多,都是主動走上去,任由搜查。

搜查一共兩部分,一是身上帶沒帶危險品,什麼爆炸符啊,雷電符之類的,因為比武只比武藝,輔助類物品和傷害型裝備——除了兵器,都將禁止使用。

二是儲物戒,有專門的空間探測石,不同種類的探測石能探測出不同的能量反應。

比如風雷水火土——五行能量,以及爆炸類、劇毒類(常見型號),等等都能探測。

這算是修行文明發展了幾千年,衍生出來的安保措施,效果還挺好,有好幾個都被查出攜帶了危險品。

不過也沒怎麼樣,就是先沒收,走的時候帶走就行。

唯有劇毒類物品,查出來直接帶走,是嚴刑拷打還是秘密處決就不知道了,總之態度非常強硬!

「下一個,快!」

很快輪到王胖子和葉天。

前者走上前,被那大漢一頓搓揉,沒找著什麼違禁品,順利過關。

葉天則主動攤開雙臂,讓大漢檢查,如此配合的態度很是讓對方多看了幾眼,隨後拍拍肩膀送了進去。

過了這道關,還沒完,接下來還有第二道關。

但不再針對未接到邀請的同行客人,而是只針對參賽者。

就是方式有點…… 「什麼?脫衣服?我是來參加比武招親的,脫衣服幹嘛?」

走廊盡頭,一座小黑屋前,聽到江家護衛的要求,王胖子頓時一臉懵逼。

這好不容易過了第一關搜身,怎麼還要脫衣服?

然而兩名護衛的話卻很不客氣:「讓你脫就脫,哪那麼多廢話?趕緊進去!」

身上強悍的氣勢散發出來,宛如山嶽覆壓,隻眼神一掃,便讓王胖子心神驟冷。

葉天皺皺眉頭,正覺得這江家人未免太過霸道,突然聽到小黑屋裡面傳來一陣慘叫:

「啊!不要……不要!痛……好痛!」

不要,好痛?

兩人面色一怔,對視一眼,皆是有些莫名其妙。

難不成進了這小黑屋,還要被折磨?

「吵什麼吵,完事兒了,下一個!」

跟著又傳來另一道聲音,應該是小黑屋裡的江家人,送走前一個之後,立馬又聽見有人求救:

「別,別這樣!我堂堂七尺男兒,怎能——啊!!!」

話沒說完,便是一聲非人的哀嚎,跟著又是:「不,不可以……那裡,不可以!」

一聽這話,葉天兩人臉都綠了。

那裡……不可以?

這位七尺男兒難不成被那啥了?

心頭一跳,彼此都是看見對方眼中跑路的想法。

「那個,我有事先走一步,這招親待會再來。」

隨口甩了一句,葉天拉起王胖子就想走。

惹不起的祁三爺 「站住!」

但被兩名護衛吼住,其中一人怒視葉天:「我江家也是你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地方?給我進去!」

說時便要來探手來抓。

「且慢!有話好好說!」

葉天伸手一攔,他可不想和江家人發生衝突,昨天見識過那位江少的闊綽,幾千萬靈石隨手就送人,感覺跟富二代幾萬塊不當錢似的,隱隱猜到江家的實力遠非他想的那樣。

便指著小黑屋問:「敢問兩位大哥,這裡面……到底是檢查什麼?為何前面幾位兄台……」

不止他一個人擔心,後面排隊的一群也是立時生出退意,最尾上的幾個已經轉身要走了,只是被走廊另一端的江家護衛攔住才沒能離開,一聽這話,目光便都是齊刷刷地看了過來。

另一名護衛這才解釋:「你是說這個啊,沒什麼好擔心的,就是檢查下你們的身體,有沒有暗疾,隱疾,今兒可是老太爺給小小姐招親,總不能招個有問題的吧?例行手續,大家放輕鬆。」

臉上帶著笑意,語氣也是輕鬆,卻讓參選者們都是笑不出來。

你大爺的,那也叫檢查身體?蒙誰呢!

人家都,「那裡……不可以」了,指不定是哪個死變態以公謀私,在占自己這群人的便宜,叫得跟殺豬似的,進去還能有好?

「兩位大哥,可是方才那幾位兄台……」

葉天還待再問,卻被前者堵了回來:「剛才那是特殊手法,探隱疾的,需要從氣入丹田要害,你們誤會了。」

一臉淡然的樣子,讓眾人差不多都信了。

不過總覺得有點奇怪,如果是丹田的話,和性別有什麼關係?

這時候,另一個護衛不耐煩了,推了王胖子一把:「別磨嘰,第一輪篩選馬上就開始了,速速進屋!」

王胖子才聚元境六重修為,哪扛得住化靈境高手一下?頓時一個趔趄,就沖了進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