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看著那震天教領頭的人死不瞑目的眼神,秦浩天冷哼了一聲道:「哼,下輩子投胎,好好的做人吧!」

在那人倒下后。悠然間,秦浩天發現周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被人給團團的包圍住了,一看人影叢叢的。秦浩天不憂反喜。畢竟對著秦浩天來說,如果這般的話,倒是讓南宮影主僕兩有逃出的機會。

看著逐步向自己逼近的震天教的人。秦浩天冷哼了一聲。玄寶驚魂鍾拿了出來。對於這些寄身的人來說,使用靈魂攻擊的話,是最好不過了。

「唰!」的一聲。驚魂鍾在秦浩天的使用下飛上了虛空。一道道無形的能量從驚魂鐘上射了下來,對著那些震天教的人的身上射了下去。

那些震天教的人看到空中射下來的射線,臉上露出驚駭的神色。被射線射中身體的震天教的人在發出了一陣慘叫聲后,一個個的倒在了地上。

看著三名驚魂鐘的遊魂,秦浩天的腳在地上重重的一蹬。整個人虛空的飛了起來。瞬間,秦浩天的身子出現在了那遊魂的正上空。手中的吞噬之劍一揮而下。

快……實在是太快了。

在秦浩天一劍掃下去后。那三名震天教的人,三顆人頭帶著一股噴涌而起的血箭飛了起來。血箭衝天而起。

「噠!」的一聲,秦浩天的落在了地上。吞噬之劍收了起來。

看著滿地的屍體,秦浩天皺了皺頭。他喃喃的道:「不知道南宮影主僕現在如何了。」

不知道為什麼,在一想到兩女,秦浩天的心裡忽然起了一種很是不安的感覺。秦浩天對自己的預感一向是非常信賴的。而事實證明,每當秦浩天的心中有這種想法的時候,都會發生一些秦浩天所不願意見到的情況。

「希望這一次,我的預感不要太准才是。」秦浩天深深的吸了口氣,向著南宮影主僕離去的方向趕去。

給讀者的話:

多謝今天給天地月票的rui兄。不過才一票啊!大家積極點吧!如果一天月票有五張以上,天地加更一張 睡夢中,羅婉虞十分的痛苦,她知道在她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悲慘的事情。—)在這一刻,她甚至不想醒來,也許就這樣睡過去更好。

就算醒了,估計她也沒有勇氣活下去了。痛苦,迷離,失落以及絕望。更重情緒都充斥在羅婉虞的腦海中。

然而就是這樣,她居然還夢到了陳青雲。在最危險的時刻,陳青雲把她從那群流氓手中救走了。可是,這一切只不過是夢境,是那麼的不現實。就好像在她昏倒之前看到的那個虛幻的影響一樣。看來她還真是中毒已深了。

酒醉終究有清醒的那一古.1,睜開了眼睛,望向頂棚。

不是熟悉的家中頂棚,而是酒店的頂棚。儘管沒有查看,她也知道此刻是一絲不掛的躺在被子下面。完了,一切都完了。

心如死灰的望著頂棚,羅婉虞沒有一點表情,眼神中都是絕望。

對於她這種貞烈的女人,現實的生活已經給她判了死刑。

「俗醒了。」

羅婉虞略身子猶如電擊一般顫抖了一下,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難道是出現了幻聽?

緊接著那個男人來到了羅婉虞面前,俯下身子,摸了摸有些發傻的羅婉虞腦袋,問道:「你沒事吧?喝酒喝傻了?」

羅婉虞抱著被子,害怕的往後挪動,好像陳青雲是什麼魔鬼一般。

「你這是幹嘛啊?」陳青雲問道,說完往前走了一步。

「你不要過來!」羅婉虞大聲喊道,隨即眼淚掉落下來。想到自己凄慘的遭遇就已經夠絕望的。偏偏還被陳青雲給遇到,恐怕對方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以後要怎麼面對他,難道生活真的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嗎?

陳青雲突然反應過來羅婉虞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表情隨即暗淡下來,嘆息道:「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因為我,你也不會發生這種事情。等我趕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

「不要說了,我不要聽,不要說了!」羅婉虞捂住耳朵使勁的搖頭。

陳青雲在床上往前挪動了一下,雙手抓住了羅婉虞的肩膀,鼓勵道:「婉虞,你要堅強。權當這是個夢吧!以後的路還有很長,你一定要堅持下來,時間很快就合抹去一切的。」

「不……不會……我一切都完了。我現在已經是個臟女人了,你不要再管我了。你走……你走……」羅婉虞的情緒變得異常的激動,看得陳青雲都有些心驚。

羅婉虞推開陳青雲從床上跳到地上,也不顧身體都光光著,直接衝到了窗戶邊,目的已經太明顯了。

陳青雲一個箭步沖了過去,抱住了羅婉虞。

「駱虞,你可不能幹傻事啊!」

「你鬆開我。發生了這種事情,我活著也沒有什麼意思了。

「別啊!你光著身上跳下去豈不是都被人看光了。你要是想跳的話,穿上衣服再跳啊!」陳青雲勸說道。

“」羅婉虞無語o

這個混蛋男人,到底是勸說自己的,還是來提供最佳合理的跳樓方案的。看來他是巴不得自己死,然後就可以跟那些女人成雙成對了。

心中莫名的劇痛,羅婉虞現在真的是心灰意冷,甩開陳青雲去找衣服。

「衣服潮了,服務員拿去洗了。等幹了,你穿上再跳吧!」陳青雲建議道。

「p鄉!」羅婉虞扭過頭不去看陳青雲,這混蛋說話實在是太氣人了。

「餓不餓,要不要吃點東西?」陳青雲坐在羅婉虞對面,後者立刻扭過頭看向一邊。

「跳樓也是需要力氣的。正所謂,吃飽了才有力氣跳樓嘛!你剛剛喝了那麼多酒一定餓了。看你走路都有些不穩了。」

「我不餓,餓死了才好。免得有人看到我心煩!」羅婉虞倔強道。不知道為什麼,跟陳青雲拌嘴了一會後,心情居然沒有那麼糟糕了。

陳青雲笑了笑,起身打電話要了一些食物。

食物很快送上來了,房間裡面立刻充滿了食物的香味。喝完酒大吐的羅婉虞自然是十分飢餓。

可是,這個時候吃飯了,豈不是說剛剛她想死都是裝給人看的嗎?

本來在這個男人的面前最後一點自尊都沒有了,難道還要變本加厲的丟臉,這絕對不是她羅婉虞的性格。

「真的不吃?」陳青雲問道勺羅婉虞的肚子已經咕咕叫了,為了最後一點自尊,扭過頭,不去看那些香噴噴的美食。

「你要是不吃,我可就自己一個人吃了。」陳青雲掀開蓋子,不客氣的大吃起來。為了表現出好吃得模樣,還一個勁的吧唧嘴。

太可恨了,太可恨了。羅一個勁的腹誹。因為聽到陳青雲吃東西的聲音,她飢餓得.越來越濃。

算了,反正已經丟臉丟到火星去了。死也不能做個餓死鬼啊!

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后,羅婉虞扭過身子,拿起筷子跟陳青雲開陳青雲放下筷子,看著羅婉虞吃東西,笑著點燃了一根煙。一邊抽煙,一邊欣賞美麗得**,人生一大享受啊!

看到羅婉虞吃得差不多了,陳青雲問道:「你真的不介意我有老婆,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羅婉虞拿著筷子e!i手停頓了,點點頭,隨即又搖搖頭,眼淚立刻流了下來。她知道陳青雲說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對方看來是打算接受嬈了。可這是什麼,可憐的接受嗎?可就算是這樣,他能接受發生絡一切嗎?她現在連自己都接受不了自己了,她已經不是一個乾淨的女人了。

「不,我不會跟你在一起的勺」

「這麼說,格決意要死了?我很好奇,你為什麼要死呢?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啊?」陳青雲笑著問道。

「大不了?可能對於你們男人來說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可是對於我們女人來說,那將是一輩子的陰影。難道你接受了我,就不擔心別人會說閑話嗎?你的情人是一個被人糟蹋過的女人。」羅婉虞有些痛苦的說道。

「誰說你被糟蹋過了?」陳青雲笑著問道。

「你不用演戲了。我知道你是可憐我。在酒吧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雖然喝多了,但還是記得的。否則,你又怎麼會說來晚了。」

「我說的來晚了,是因為我到酒吧的時候你就喝醉了。是我帶俗來酒店的,你的衣服也是我脫的。好吧!要說糟蹋你的那個人也就是我。

羅婉虞一下就愣住了,激動的問道:「什麼!你說是你帶我來酒店的?那幾個混混呢?」

陳青雲攤了一下肩膀,說道:「在酒吧的門口就被我打發了啊!」

「真的,你沒有騙我?」羅婉虞問道。

「當然沒有。你不會以為幾個小混混就能把我為難住吧!如果我說的是假的,為什麼我會待在這裡。應該是那幾個混混躺在你身邊更加的合理一些吧?」

意外的驚喜,簡直一下把羅婉虞從地獄弄到了天堂,讓她一下從床上跳下來,不顧形象的高興大跳大叫。

興奮之後,羅婉虞終於發現了自己不妥的地方,趕緊鑽回了被窩,用被子捂住了身子,有些害羞的看著陳青雲。

「該看的我早就看過了,有沒什麼害羞的。如果沒什麼事了,就起陳青未走進衛生間,羅婉虞坐在床上猶豫了一下,還是掀開被子檢查了一下。剛剛是自己太緊張了,其實仔細的推敲一下,很容易發現剛剛的確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的。

放下被子,羅婉虞長長的嘆了口氣。一抬頭,看到陳青雲居然就站在她面前盯著她看呢。

想想剛剛自己都在幹什麼,羅婉虞的臉一下變成火燒雲,從陳青雲手上搶過衣服就鑽進了衛生間。

「喂,我沒有騙你吧!」陳青雲問道。

可是回答陳青雲的卻只有兩個字。「去滅,!

重新穿戴好的羅婉虞走出了衛生間,臉上的紅潤依然沒有散去。

不過,表情倒是恢復冷冰冰的模樣。

「你剛剛說的是什麼意思?」羅婉虞坐下來問道。

「我沒有說什麼啊!」陳青雲轉過不明白的說道。

「什麼!你在耍我是不是?難道現在想反悔嗎?」羅婉虞氣得握緊陳青雲十分無辜道:「可是你拒絕了啊!我可沒有強逼你啊!」

「那是我不知道情況,現在我反悔了!從今天開始,我的一切花銷都歸你,家裡的重活也全歸你。我有什麼要求必須得馬上滿足我,否則……我就到你家裡去鬧,聽明白了嗎?」羅婉虞惡狠狠的說道。

女權主義害死人啊!要不要這麼恐怖。

「好吧!誰讓我把你糟蹋了呢?我答應你就是了。

「你要搞清楚,是我把你糟蹋了。」

「那你讓我負什麼責啊!」

「我也沒有讓你負責啊!是我在對你負責!」羅婉虞說道。

女人對男人負責的方式還真是特別。錢包沒收,是擔心你亂花錢。做家務,是為了讓你鍛煉一下身體。

「恩,好吧!那我們趕緊走吧!甜甜還在樓下等著呢.」

「啊 秦浩天趕到了和南宮影相約相聚的地方。%卻是沒有看到南宮影的人影。這讓秦浩天果然是驗證了先前的那個猜測。

就在這時,秦浩天聽到了一個哭泣聲,雖然這個哭泣聲,非常的小,但是他還是聽到了。秦浩天連忙的向著那哭泣聲所傳來的地方趕了過去。原本秦浩天還以為是南宮影,可是待他找到主人的時候,才發現這個人非是南宮影,卻原來是南宮影的丫環小茹。

秦浩天連忙的對著小茹說道:「小茹,你家小姐呢?」

小茹看到是秦浩天,這一喜果然是非同小可。

「秦公子,你可要救救我家小姐,他被一個黑衣人帶走了。」小茹連忙的對著秦浩天說道。

「被人給帶走了?」秦浩天眯起了眼睛。

「是啊!絕對是震天教的人。」小茹很是肯定的對著秦浩天說。

「不好,那萬年血芝絕對落入敵人的手裡。」秦浩天一拍手,臉色一變。

秦浩天倒不是擔心這萬年血芝落入敵人的手中會怎麼地。只是覺的如果萬年血芝丟了。那南宮影絕對會更危險。

一聽秦浩天的話,小茹卻是對秦浩天搖了搖頭,很肯定的說道:「那萬年血芝在我的手上。」

「哦……」秦浩天看著小茹手中的萬年血芝,神色一喜。

秦浩天在發現這萬年血芝沒有被奪走,倒是鬆了口氣。現在最為緊要的就是救回南宮影了。

看著小茹仍然是心有餘悸的樣子,秦浩天對她也有些的憐香。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後背,對著她說道:「別難過了,現在沒事了。」

小茹對秦浩天「嗯!」了一聲,然後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慌張的對著秦浩天說道:「浩天公子,剛才抓走我家小姐的是一個騎著怪物的男子。看不清長相,但是我家小姐的實力也不算太弱,但是在對方的手裡,卻是連反抗之力都沒有。浩天公子,你可要小心。」

「騎著怪物的人?」秦浩天的眉頭一皺。

從小茹所描述的,南宮影在對方的手裡竟然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那想來,這出手的人,絕對非常的可怕。畢竟南宮影也是玄士期的修鍊者,實力也不弱了。自己雖然也能做到這般,但是照小茹所描述的,那人的實力最起碼也不在自己之下。

如果真的如此,自己想要從對方的手裡,將南宮影救出來,還真的不是那麼容易。

秦浩天深深的嘆了口氣。他忽然有些後悔自己怎麼在這個時候,攤上了這事。

「浩天公子……你可千萬要救救我家小姐。」在秦浩天身邊察言觀色的小茹看著秦浩天的樣子,似乎也有些怯生生的。

秦浩天愣了一下,回過頭看著小茹的樣子。秦浩天洒然而笑,對方顯然是誤會自己了。秦浩天呵呵的一笑。對著小茹說道:「你放心吧,我不會撒手不管的。」

秦浩天雖然覺的有些麻煩,但是既然攤上了,秦浩天也不會就這麼放棄,否則秦浩天自己的心裡也會過意不去的。

撒旦掠情與狼共枕 聽著秦浩天的保證,小茹這才放心了。對著秦浩天感激的說道:「浩天公子,我替我家小姐謝謝你了。」

秦浩天微微的點了點頭,對著小茹說道:「呵呵,你倒是挺忠心的。」

小茹聞言,有些的不好意思。低著頭,囁囁的道:「不是小茹有多忠心,那是因為我們家小姐很善良,從小茹第一天進南宮世家的時候,就對小茹非常的好,猶如姐妹的一般。所以笑茹發誓以後一定要一輩子和小姐在一起,好好的服侍她,報答她。」

秦浩天微微的點了點頭,對著小茹笑道:「呵呵,能知恩圖報,你也算是不錯了。」

接著,秦浩天開始考慮要如何的去救南宮影。

從對方能這麼容易的聚集這麼多的人手,秦浩天猜測,在這附近應該有一個震天教的分舵。如果秦浩天的猜測沒有錯的話。南宮影應該是被對方給帶到了分舵當中。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倒是容易了些。

不過這附近這麼大,秦浩天要找到南宮影說是大海撈針是誇張了一些,卻也差不多了。想著,秦浩天將小龍給召喚了出來。

小龍也曾經和南宮影見過面,所以對南宮影的氣味小龍也是很熟悉的。是以,秦浩天希望小龍是可以找到南宮影。

看著秦浩天把小龍給召喚出來了。小茹有些驚詫的望著秦浩天問道:「秦公子,你這是?」

秦浩天看了小茹一眼,淡淡的說道:「希望它可以把你家小姐給找出來。」

「它?」小茹捂著嘴,有些的吃驚。似乎有些不信的樣子。

看著小茹有些不相信的樣子,秦浩天微微的一笑。也沒再多解釋什麼。只是對著眼前的小龍道:「走……」

小龍咆哮了一聲,原本細小的身軀逐漸的放大了起來。變成了十幾丈。

站在秦浩天身邊的小茹看到這般,眼睛都瞪的大大的。看著秦浩天,似乎沒有想到,這玄獸竟然如此的神奇。竟然還會漲起來。

秦浩天淡淡的一笑,也沒有再多說什麼。爬上了小龍那龐大的身軀。

「喂喂!秦公子,不要把我一個人丟下,小茹一個人很害怕……」小茹見秦浩天竟然要把自己一個人丟棄在這荒郊野嶺的。頓時急的要哭了起來。

「額……」秦浩天看著小茹都急的要哭了起來。愣了一下,不過秦浩天也覺得將小茹一個人給丟棄在這裡,似乎還真的不是一個事。不過秦浩天是要去救人的。這麼的帶上小茹似乎也有些不方便的感覺。想了想,秦浩天也覺的將小茹一個人給丟在這裡,似乎也不安全,萬一碰到震天教的人怎麼辦。想到這,秦浩天對著小茹說道:「小茹你上來吧!」

小茹見秦浩天願意帶上她,頓時的大喜。也爬上了小龍的身軀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