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真是氣死人不償命啊。 劉笑天冷冷的盯著這名黑衣面具男,身上瀰漫著可怕的殺氣。

「大俠別殺我,我……我和你無冤無仇。」黑衣面具男神色發抖的說道。

「剛開始不問青紅皂白的殺人的時候怎麼就沒有想過這麼問題。現在求饒,有些遲了。」劉笑天搖搖頭。

「我……我錯了,求……求大俠放我一條小命吧!」黑衣面具男求饒道。

「想殺我,那可是要付出代價的。」劉笑天冷冷的說道。手中匕首劃過,一道鮮血飛出。

黑衣面具男悶哼一聲,倒在了地上,喉嚨處鮮血直冒,慢慢流血而亡。

「姐夫,你好棒!」小蘿莉拍手稱讚道,全然沒有了剛才的那種被嚇尖叫的表情。

「喂,我再說一遍,一,我不是你的姐夫,二,我和你不熟啊,你一個小女孩子在這裡亂跑,你爸媽知道嗎?」劉笑天無語的問道。

剛才這些黑衣人實在是太危險了。尤其是那些森冷的邪惡氣息。

「我本來是來找我姐夫的,可是我沒有找到姐夫,所以就暫時把你當做我姐夫來對待了。」姑娘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說道。那可愛的模樣可是讓人根本生不起氣來。

聽到此話,劉笑天一陣無語。

你尋找姐夫就尋找姐夫,把我拉進來幹嘛啊。

「喂,這些人為什麼要追殺你?」劉笑天不解的問道。

「誰知道啊,我也只是路過,然後被他們看到之後就一直想殺我,我就撒腿就跑。喂,大哥哥,我問問你,你知道神山在什麼地方嗎?」小姑娘眨巴著可愛的大眼睛問劉笑天道。

「神山?你要幹什麼?」劉笑天剛從神山出來,不由得提高了警惕問道。

「我去找我真正的姐夫啊,我姐姐快要嫁人了,他本來是不願意嫁給她的未婚夫的,所以家裡人把她囚禁在家裡了,沒有人願意幫助姐姐,我看著姐姐天天抹淚傷心,問明緣由之後就偷偷跑出來找我真正的姐夫。」

聽到這裡,劉笑天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這小女孩找的姐夫真不會是他吧?難道天下竟然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昨天我到達封天宗門,那邊的一個老傢伙說我姐夫去神山修鍊了,我問神山在哪裡,那老傢伙不說,我一生氣,就祭出一件寶物將那個老傢伙所在的山峰給炸平了,老傢伙沒收了我的寶物,不然憑著本小姐的寶物,這些人我哪能害怕。」小女孩子狠狠的說道。

劉笑天聽得眼珠子都快出來了。

果然是單純的女孩子啊,怎麼聽著聽著這女孩子好像把溫太上的家給毀了啊。

「那你姐夫叫什麼名字嗎?你知道他長得怎麼樣子嗎?」劉笑天越聽越尷尬,最後不由得摸了摸鼻子問道。

「我只聽我姐姐說我姐夫名叫劉笑天,然後長什麼樣子我也不知道了,我家裡把我姐姐看管得緊,我也是偷偷看望我姐姐的。不敢說話的。」小女孩子緊皺眉頭說道。

撲通一聲,劉笑天就差點兒暈倒在地上,神情一臉的震驚之色。

真還沒有想到天下竟然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那我猜猜,你姐姐叫俞晴夏?她的未婚夫叫柳如是?」劉笑天不由得問道。

「對啊,大哥哥,你怎麼知道的?」小女孩子眨巴著眼睛好奇的問道。

「因為我就是……額,我猜的。」劉笑天先不準備說出自己的身份,萬一這小女孩紙是扮豬吃虎,打探他秘密的人,那就得不償失了。

「大哥哥,那你知道神山在什麼地方嗎?我姐姐太可憐了,其實我也不知道那個劉笑天有什麼好,不過我總覺得比柳如是好多了,柳家囂張跋扈,太討厭了,要不是我爸媽阻攔,我早一寶物炸平了他們的家,可是……」小女孩子不由得嘆了嘆氣說道。

「額,神山我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不過你只要告訴我你姐姐婚期在什麼時候舉行嗎?」劉笑天不由得問道。

「哎呀,找不到我姐夫可怎麼辦?我不能看著我姐姐傷心啊。再有一個月我姐姐的婚期就到了。真是急死人了,我家裡沒有一個人幫我姐姐,他們都認為我姐姐肯定是被豬油蒙了眼睛,怎麼在封天宗門修鍊了一段時間,就被一個乞丐蠱惑了。」小姑娘著急的說道。

本來與劉笑天素不相識,但是小姑娘還是不知道為什麼?連珠帶炮的說了一大堆關於劉笑天與她姐姐的話語。

「晴夏,對不起,讓你受苦了,我劉笑天發誓,絕對不會讓你嫁給柳如是的,我要打敗柳如是,然後把你從他的手上搶回來。」劉笑天不由得握了握拳頭,決然的說道。

小姑娘一直注視著劉笑天的舉動,聽到劉笑天的話,這才確信眼前這個壞壞的傢伙竟然真是自己的姐夫。

小姑娘一時之間也是被鎮住了。

本來小姑娘淘氣異常,一見到劉笑天,還有被一群壞人追趕,最近一直心想著姐夫這個詞,不由得脫口而出叫了姐夫。

但是當聽到劉笑天的自言自語之後,小姑娘可以確定眼前這傢伙就是自己的姐夫劉笑天無疑。

「原來你真是我姐夫,你還不承認,剛才還害我。」小姑娘一想到剛才這個傢伙一把將她扔在壞人堆里的情形,不由得眼淚奪眶而出。

「姐姐,我姐夫欺負我!嗚嗚……」小姑娘充滿無助的哭泣了起來。

「好了,別哭了,我就是你要找的人,剛才是我錯了好不好?你說你一見面叫人家姐夫,我以前也沒有見過你。哪能不懷疑?」劉笑天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安慰道。

「哎呀,你真是我姐夫,真是太好了,我在家裡都快悶死了,天天逼著我修鍊,煩死人了,嘿嘿,這次跑出來,我就不回去了,姐夫,你現在可不準丟下我,不然我就告訴我姐姐了,你要陪我玩。」小姑娘堵著小嘴說道。

劉笑天一陣無語,稀里糊塗就認識了這樣一位妻妹,頭疼啊。

「我答應你,不丟下你。」劉笑天笑道。

剛開始還以為這小姑娘滿滿的心機,但是現在發現,原來這姑娘那麼的單純可愛。

「我叫俞晴美。你可記好了,你喜歡我姐姐,那你也要喜歡我的。」俞晴美眨巴著大眼睛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

你喜歡我姐姐,那你也要喜歡我的……

這……這是什麼邏輯啊。

「額!」劉笑天頓時間被石化。 找到了自己的姐夫哥,俞晴美歡喜異常,牽著劉笑天的胳膊,問長問短。如同一隻嘰嘰喳喳的小鳥,劉笑天徹底被驚呆了。

這小姑娘的性格完全與她姐姐判若兩人啊。

「姐夫,既然不去神山,那我們去丹聖宗吧!他們四年一次的招收弟子大會開始了,我想去學煉丹。」俞晴美說道。

「丹聖宗招收弟子?」劉笑天不由得好奇的問道。

「對啊,丹聖宗可是我們秦國最出門的煉丹宗門,他們四年才招收一次弟子。還好,本小姐這次出來的及時。剛好趕上了。」俞晴美愉快的說道。

「那萬一你不被招進去,人家山峰不是被你要炸平了?」劉笑天尷尬的問道。

「姐夫,我現在不會的,我的寶物被封天宗門那個老傢伙收走了,我現在身上的其他寶物,我不會拿出來用的,因為這些是我從家族偷出來的,萬一用了被我家族感應到,那我就又得被家族的人抓回去修鍊,我最討厭修鍊,」俞晴美風輕雲淡的說道。

劉笑天聽得竟然無言以對。

誰家養這麼個小姑娘,那可是又愛又恨啊,要是一般人,根本招架不住,不過這俞晴美雖說淘氣異常,但是心思單純,倒是給人不像從八大家族出來的。

劉笑天暗自慶幸,幸好這姑娘沒有沾染八大家那些家長的勢利。

「那好吧!那你答應我到了丹聖宗不準搗亂,不然我就不理你了。」劉笑天囑咐道。

「好啊,我聽姐夫的話。」俞晴美蹦蹦跳跳的說道。

劉笑天一陣頭大。

帶著這麼一個淘氣的傢伙,不惹事那是假的。但是既然是俞晴夏的同父異母的妹妹,劉笑天也不能不管。

既然丹聖宗開放,劉笑天試著想去碰碰機會。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讓自己修為增加的丹藥,對於煉丹,劉笑天倒是興趣不大。

……

丹聖城。

一家豪華飯店裡人滿為患。

劉笑天與俞晴美坐在一處僻靜的角落,兩人正在風捲殘雲一桌子的好飯菜。俞晴美沒有一丁點兒女孩子的氣質,吃起飯來比劉笑天還要兇猛。這讓劉笑天徹底無語。

貌似俞晴美的飯量比劉笑天還要大,但是幸好,這小女孩子也是吃了不長肉,不然要是這樣吃下去,早就沒有人樣了。

一些人正在對這次丹聖宗招收新弟子的事情議論紛紛。

「你們知道嗎?這次聽說有名的煉丹大師蕭撫生也要招收兩名弟子的。」

「是嗎?那可了不得啊,一旦成為煉丹師蕭大師的關門弟子,在我們秦國還不是橫著走啊。」

「是啊,別說是成為蕭大師的關門弟子,我如果要是成為丹聖宗的一員,我家族還不知道怎麼培養我了。」

「蕭大師的關門弟子就不要想了,據說他十年才招收一次弟子,考核及其的嚴格,我聽說這次很多天才弟子都到達了丹聖城。你偷偷看一下,我們最前邊哪位就是天韻城最出名的弟子傑克頓。據說他自小就表現出強大的天賦,不管是修鍊,還是煉丹都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還有哪位少年,他可是聖陽宗安吉希啊,安吉希的天賦更加的恐怖……還有……」

「我靠,成為蕭大師的弟子我們還是做做夢就好了,這些變態的天才都到了,我們還是想想能不能成為丹聖宗的弟子就已經很好了。」

……

聽著什麼天才,自小絕世無雙的話。俞晴美可愛的眉頭不由得皺了皺。

「什麼天才不天才的?我看連狗屁都不是,有什麼天才,敢跟我我姐夫比比嗎?」俞晴美口中塞滿了飯菜,支支吾吾的說道。

這話一出,整個飯店的人都不由得將目光望向了這邊。

劉笑天不由得頭都大了。

可愛的妻妹啊,真是害死人不償命啊。

「小姑娘,你說誰了?你可要看清楚,這裡可不是你一個小姑娘可以放肆的地方?天韻城聽說過嗎?聖陽宗聽說過嗎……」一些人不由得擺出一副教訓的架勢說道,見是一個小姑娘,也並沒有放在心上。

「什麼狗屁城。什麼放屁宗?這些本姑娘統統沒有聽說過,我告訴你們,本小姐與我姐夫才是這才蕭大師的准入門弟子。」俞晴美一面吃著飯菜,一面指指點點的罵道。

「小姑娘,你是個什麼東西?天韻城與聖陽宗豈是你一個小姑娘可以侮辱的?這是誰家的姑娘,怎麼這麼的無法無天?這樣找死她爹媽知道嗎。」一些弟子終於發怒,站起來罵道。

尤其是安吉希身旁的一名弟子不由得氣呼呼的走過來,身上帶著濃烈的殺氣。

竟敢侮辱聖陽宗。可是找死的節奏。

「怎麼?不服來戰啊,難道本姑奶奶害怕你們狗屁宗不行。」俞晴美不由得嬌笑道。

看著俞晴美不怕死的作死與已經成功惹怒的聖陽宗的弟子。

人們不由得搖搖頭。

「這小姑娘這次可是赤裸裸的作死啊,竟然敢辱罵聖陽宗,真是膽大包天,沒有吃過虧,就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

「可憐的小姑娘啊,你惹誰不好啊,偏偏要惹天韻城與聖陽宗的弟子?這次可是要遭殃了。」

「可憐的小姑娘啊,你爹媽知道你在這裡找死的事情嗎?真是的。」

……

一些人開始七嘴八舌,紛紛為小姑娘這種無法無天的口氣感到不值。

得罪人也要看對象,不然最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小姑娘,你要是不想死,給老子跪下來磕幾個響頭,然後給天韻城與聖陽宗道歉。」來者搖著一把蒲扇,冷冷的說道。

氣勢強大,看那架勢,只要俞晴美說個不字,就有可能命喪當場的危險。

看著這一幕,劉笑天不由得搖了搖頭。

一個令人頭疼的妻妹啊。

跟這妻妹在一起,真是令人能夠頭大好幾圈。

「你給我本小姐記好了,本姑娘如今十三歲了,可不是什麼小姑娘,其次,在本小姐的人生字典里,沒有什麼道歉這兩個字,你還是趕緊滾吧,不然我姐夫一生氣很恐怖的。」俞晴美冷冷的說道。

「找死。」聖陽宗弟子大怒,蒲扇一搖,一枚銀針直接向著俞晴美的身子射了過來。

不出手則以,一出手就是凌厲的殺機。 「姐夫,他要殺我。」俞晴美感覺到對方濃濃的殺機。趕緊轉過身子,躲在了劉笑天的身後。

劉笑天只有無語的份。

看來打一架是不可避免了。

說時遲那時快,一瞬間的功夫,眼看著銀針閃爍著銀芒已經到了劉笑天面前,一尺,一寸……

銀針距離劉笑天的身邊越來近。

觀看的人群不由得眼睛睜得大大的。

眼看著銀針就要刺入劉笑天的頭顱,這時候的劉笑天動了。猛地,一個轉身,兩根筷子上面一道光芒劃過。

「倉朗朗」一聲金屬的清響。這枚射出來的銀針就被劉笑天夾在在了筷子中間。

這一幕發生的實在是太快了,等眾人明白過來的時候,只見劉笑天的筷子上夾著一枚銀針。

「啊,他竟然用筷子接住了銀針,這也太不可思議了。」有人不由得驚訝的說道。

「太神奇了,我第一次見用筷子可以夾住銀針的。真是妙不可言。」

「看來這名弟子來歷不小啊,怪不得這小丫頭可以辱罵別人的。」

「有好戲看了……」

一些弟子幸災樂禍,樂意看到這樣的場面,另一些弟子都是眉頭微皺,腦子裡儘力思索著這名弟子來自於那個宗門?竟然神態如此的淡然。

「聖陽宗也號稱是大宗門,竟然可以用這麼卑鄙的手段來傷人,可是要遭人鄙視的,」劉笑天冷笑道,然後手臂猛然一用力。一股光華閃過。

筷子輕輕一揮,銀針射了出去。

聖陽宗這名弟子根本沒有來得及反應,一聲慘叫,銀針射入身子。慘叫著倒在地上哀嚎起來。

「啊。還有毒,想不到聖陽宗弟子現在竟然變得這麼卑鄙了。」有弟子不由得驚呼出聲。

「今天先饒你一條小命,算是給你一點兒小教訓。」劉笑天冷冷的說道。

安吉希的眉頭不由得皺的很緊,身上一股冷森的光芒綻放而出。

感覺到安吉希突然身上綻放的冷意,人群不由得自動躲了開來。

因為安吉希身上的那股冷意實在是冷人不寒而慄,太恐怖了。

「請問閣下何人?為何非要和我聖陽宗弟子過不去?」安吉希冷冷的說道。

「你如果長眼睛,請你看清楚,我並沒有和你聖陽宗過不去的意思,但是你們暗箭傷人可是不禮貌啊,小姑娘就隨便那麼說說,你們就要下殺手?」劉笑天抿了一口茶水之後漫不經心的說道。

「哼,侮辱我們宗門,那可是要付出代價的。」安吉希冷冷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