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綜合原因,考慮了許久,最後連月決定了兩分鐘不再理這個人。

快被氣死了!

論損友的相處模式,氣死一個少一個!

話看似說的多,但時間也才僅僅過了三分多鐘。不過這個時間已經很緊急了。

「慕總,先生,可算是找到你們了!」

趕過來的奎,在看見閻宸和慕尚情兩人,真是大大的舒了一口氣。

還好找到了,還好兩個人在一起,發現不對卻又找不到人時,真是嚇了他一大跳。

「從哪邊過來的,情況怎麼樣?」

多一個人,能多加層保障。在慕尚情手下混的,能力自然都是不凡的。

「我是從後花園那邊摸過來,在從小花廳那裡穿過。在潛過來的時,粗略估計的情況,已經不容樂觀了。

外面幾乎陷入了包圍的趨勢,具體有多少人不清楚,但火力很猛,遠攻近沖很全面。

即便我們的人來了,面對這種情況,也不太好辦。」

雖說只摸了一個大概,可僅看到的那些,已經讓奎臉色很不好了。

「處理這件事的,自然不可能會是我們的人。天龍帝國禁「武」,就算你們再厲害,我也不可能讓你們赤手空拳撲進來。

驚蟄過來了。有他們在,我們要做的只是保護自己不出問題而已。到時候見機行事。」

了解到一點情況,卻發現事情很難辦。慕尚情也很無語,天龍帝國的邊境什麼時候這麼鬆懈了,主管這一方面的,難道都是吃乾飯的人。

「是驚蟄他們!如此說這裡的事,上面已經知道了?有他們在,我們安全脫困的可能就更有把握一些了。」

聽見那個名字后,奎陰沉的臉色好看了一點,但站在一邊看著的閻宸,面色卻冷了下去。

好像有許多他不知道的事情,莫名的危機感在心頭盤旋不去。

「想法別太樂觀了。現在的這種情況,匪徒不在乎火力碰撞,但是他們就不行。這樣一來,沒等動手便已經落了下乘。在這種情況下,不出傷亡,完全不可能。」

一邊尋找安全又儘可能縱觀全場的位置,慕尚情不留情的打擊著手下。

混進來這麼多人,鬧出了這麼大事兒,說沒鬼,誰信啊?

這話一出,幾人儘是沉默。

都不是笨的,其中的彎彎繞繞,又怎能想不明白。

閻宸沉吟了半晌,話到嘴邊轉了幾圈,最終還是沒能開口。想問的很多,可現在卻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至於連月,此時則是乖寶寶狀態。自己什麼情況心中明鏡,這時候沉默聽話,就是幫忙了。

時鐘的指針,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向前推移,很快便接近了晚上9:00點。

現場的主持者,開始洋洋洒洒的說起了致辭。受邀的各位來賓,幾乎全都依位子的順序,找到了自己應呆的座位。

最後一個環節,以捐贈希望小學名義發起的慈善拍賣會,馬上就要宣布開始了。

二十一點,這讓在場的許多人都準備好要大展身手的時刻。

致辭進行到最後,當主持者開口說道拍賣會現在開始,熱烈的掌聲嘩然而起。

就在這時,華麗的吊頂燈毫無徵兆的突然掉落。

伴隨著還未停息的掌聲,發出「嘭」的一聲巨響。太過突然的事故,讓近距離的人,一時間無法承受,尖叫聲在整個酒會內傳揚。

一時間,剛剛還是歡聲笑語,現在卻亂成一片。

可就在這時,本就已經亂成一團的酒會現場,卻突兀的被黑暗籠罩。黑暗瞬間襲來,如張開的惡魔之手,不給人任何反應的機會。

「啊!」

「啊!」

「嗚嗚,別踩我……」

「救命……救命啊……」

巨大的意外,衝擊著現場的所有人。慌亂的人們這時唯一能想到的便是,從這裡出去。

如此一窩蜂的大動作,踩踏事件,不可避免的發生了。

而這也迎來了更多的慘叫。

場面已經失控。

慕尚情他們在所有光亮都熄滅的瞬間,便找到了掩體遮蔽物,蹲了下去。

黑暗的時間持續了大概40多秒,就在人們慌不擇路時,燈光又刷得全都亮了起來。

一瞬間的亮,讓黑暗中摸索的人,有些受不了。心中的恐懼超過了一切,就算有了光依舊向外跑著。

「砰砰砰……」

槍聲驟起,壓過了所有的聲音。

…… 至臻集團不遠處的咖啡廳。

下午三四點鐘的咖啡廳內,正是閑暇的時候。

除了三三兩兩的服務人員,幾乎沒有什麼可人。讓清雅的環境,更顯幽然。

靠在窗邊的位子,兩個丰神俊朗,氣勢卓然的男子對坐。

帶有抽象畫的簡約屏風,將裡面的人隔絕。攔住了所有想要探看裡面人的目光。

「沒想到他們會讓你來。」

輕輕攪動著面前的咖啡,沉默中的閻宸終於開了口。

問題需要解決,而永久的沉默,終究不能成為解決問題的辦法。閻宸看著對面的人,沉寂許久的心,略感複雜。

「呵,沒什麼奇怪的。出了這麼大的事,總要有人來出面。主支的人,自持甚高,不可能放得下輩分。至於外支,想來可也得那個身份。

就算你不再承認是顧家的人,可血脈是改變不了的,還輪不到他們囂張!篩篩減減,最後這個不可能討到好的任務,自然就落到我的身上了。」

說到其中的一些事情,顧璟的神情透著一抹冷意,眼中更是有著不加遮掩的嘲諷。

對於閻宸許多年前高調言明脫離顧家,甚至連姓氏都做了改變,顧家的人自然是不滿。

威嚴受到了挑釁,伴隨的自然是熊熊怒焰。

只可惜當時的閻宸雖然年紀尚輕,可高度卻已經是峰巔之上,完全不需要看他們臉面。

面對那如同大逆不道的言論,有火卻沒處發。畢竟人已經不是活在他們的鼻息下,縱有千般手段,強悍的閻宸已然不在乎。

暗中下的一些絆子,在閻宸眼中不過是小打小鬧,什麼都算不上。

想要做些什麼,動作大了,不可能不被人看在眼中,成不成說,卻是會給外人看了熱鬧。

而且閻宸的勢力是在國外,想要把手伸那麼長,也不是他們可以隨心所欲動的。

其他的國家也不是死的。

就算顧家在天龍帝國是頂級權貴,到了外面,其他國家可不會賣他太多的面子。

「看來對顧家的掌控,你的力度還差很多啊!除了老頭子外,竟然還有那麼多在掌控之外的,看來你的手段過於柔和啊。

這麼溫溫和和,想要那些桀驁的人全都服從,這要等到何許年去?」

顧家是鐵血世家,懷柔的手段用處不大不說,還會讓人覺得你是一種軟弱。

對於他們,你就要更硬,手段更狠厲,只有這樣才能服人。

家裡老爺子是天,只有下位家主上位之時,才能再頂起這片天。而老爺子手中所握著的勢力,全都是忠於家主的。

只要選定的家主上位,這些人便會獻出自己的忠誠。顧璟已經接開始接收這些人,並且被認可了。

至於其他的,則是留給他的考驗。這是每一位準家主都必須經歷的。他們要用自己的手段,將這些勢力全部掌握的手中。

這是一種展現自我能力的表現,強悍的手段,讓人臣服的同時,也會形成一股必須遵從的凝聚力。

顧家平時看似各自為政,可只要老爺子的一句話,所有的人都將會遵命而行。

這便是家主的之威。

閻宸的話,讓顧璟聽的嘴角的微笑,都有些無法維持住。

手段溫和?過於仁慈?

呵呵,顧璟真不知用什麼來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而這些話,如果被顧家的人知道,絕對會噴閻宸一臉。那隻詭詐狠厲,手段鐵血的狐狸,什麼時候和溫和仁慈沾邊的!

一米85的顧璟,雖然外在看起來不是十分壯碩,長得更是英朗雋逸。一目看去更有種斯文的感覺,可那隻能說你感覺出錯了。

軍中的兵王,更擔任國家特殊部隊長官,年紀輕輕便已經是大校軍銜。那是在血雨中衝殺出來軍功,實打實踏著血的腳印走上來的。

這樣的人,斯文不過是把周身的殺氣和厲氣收斂罷了。

「咳咳……嗯,我會再接再厲的。如你所言手段再……強硬點。」

對於弟弟的好心,顧景如數接納。不過這番話若是被顧家的人知道,閻宸的仇恨值絕對會飆升到不可思議的高度。

「不過現在我的事可以延後在說,不著急,還是先說正事吧。對於現在的情況,你心中究竟是如何想法。」

這是他會來到這裡的目的,不管結果是怎樣的,都得要一個準確的答案。

閻宸是他弟弟,血脈至親。不同於其他人的算計,顧璟是發自心底的關心,不含半分目的。

「我的想法,你不是都已經知道了嗎?慕家人所說的,便是我說的。當初將名字寫在慕家,便足以說明我是如何想的了。

如今不過是因為某些事,將這些攤在了明面上。可是其結果,我不覺得要有什麼變化。」

閻宸的話,讓總是保持著平和表情的顧璟皺起了眉頭。

他看得出來,人不是賭氣說出這些話的,也不是因為想要報復什麼。是真的這麼想,也是真的這麼做。

「小宸,你真的想清楚了?要知道這個事情,一旦這麼認定下來,就再也沒有迴旋的餘地了。

我知道你喜歡慕尚情,慕家的人對你也不錯,可很多時候,一些所謂的感情,卻經不住時間去驗證的。要知道,人心是最善變的。

有顧家在你身後,哪怕不站出來說些什麼,這個身份也會讓一些想要對你做什麼的人,好好掂量。

這是一個保障。雖然無形,卻也讓人忌憚。別用感情來為事情做決定,好好想想,別衝動。」

對於弟弟閻宸用入贅的方法來解決所有的問題,作為哥哥的顧璟,無論從各個方面來考慮,都覺得這麼做不妥。

「這不是衝動下所做出的決定;也不是感情用事下不做思量給出的答案;而是深思熟慮后的結果。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知道這麼做後會要面臨哪些。對於顧家,很早以前我就說過,閻宸不在和它有任何關係。

因此不管怎樣,以後哪怕會出現在大的難題困境,我都不會藉助顧家的任何力量。

我會讓自己的力量更強更大。靠山,呵!我會把自己變成一座山,一座高聳入雲,無人敢直面的山。」

閻宸知道顧景在擔心什麼,可他不需要。這不是不識好人心,而是他早已經用自己的實力,站在更高處。

閻宸早已經過了需要保護的時候。那段黑暗的時光他可以自己闖過,雖然慘了一點,可他終究站在了高峰之上。

「難」已經過去了,往後的時光自然用不著一些自以為是的人,站在他的身後來指手畫腳。

這不是盲目的自信,信心來源於實力。

「我明白你的心思,也知道小宸現在很厲害了,用不著著依靠任何人。可給自己留條退路不好嗎?

又不是被逼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事情才剛擺到檯面上,還沒有到不可解決的程度。只要我們的態度做到位,相信陛下不會太過為難我們的。所以沒必要現在就做出這樣的決斷。

至於顧家,以後會是哥哥在掌控。到時候再也不會有那些雜七雜八的人,出來指手畫腳。是哥哥站在你身後,這還不可以嗎!」

弟弟的犟脾氣,讓顧璟很是頭疼。明明還有很多的辦法來解決現在的問題,可對方就是不用。

蜜戰告急:嬌妻不上道 他知道這是什麼意思。閻宸和慕尚情的事,只是事情的一個爆發點。

弟弟想用這次徹底斷開和顧家的關係,讓那些總是異想天開,總是試圖得到些什麼的人,再也無法伸出那隻貪婪的手。

顧家讓弟弟徹底冷了心,從被放棄的那一刻起,在他心中自己便已經和顧家再沒任何關係了。

所以對這個弟弟而言,宣布斷了和顧家的關係,就能將事情解決,有這麼簡單的辦法,為什麼還用別的?

可不管再怎樣清楚,理解,那是弟弟啊!怎麼能做到真的不去管。

「你是我哥,這就可以了,不是嗎……回去吧,就這麼直接告訴他們。這件事,沒必要去浪費更多的唇舌。我既然決定了,那這便是最終的結果。」

平和的話,卻是不可容疑的語氣。這也代表了這次談話的最終結果。

顧璟久久不語,微垂的眸子掩去了裡面所有的想法。

「慕家的人可好相處?我知道慕尚情這個人,不只為人冷漠,性子更是獨斷專行。你和她在一起,真的很好嗎?」

再次開口的顧璟,將話題轉到了另一處。

這個弟媳很不簡單,單表面上的,就已經讓人有種無法把控的感覺。

強勢不容反駁,弟弟的冷硬霸道,這樣的兩種性格湊到一起,真的沒問題?

性格互補是和諧之道。

弟弟和她在一起,真的幸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