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翌日一大早,他便派了劉管家來接蘇宜貞去長春園。

她只帶了幾件貼身之物,便告別家人坐上車離開了。

半個小時之後,車輛到達長春園門口,沒有停留的截止開了進去。

長春園在北平南邊,建築面積足有一千多畝,是很有名的皇家園林,極為氣派奢華。

不過這對於當過長公主、掌過皇權的蘇宜貞來說並不算什麼。

要知道,大明宮跟太極宮的壯麗宏偉遠不是現在這些園林能比的。 汽車在裡頭繞了好一會兒,最終才停在了一處雕花鐵門前頭。

蘇宜貞甫一下車,就見門口荷槍實彈的立著許多衛兵,個個神情肅穆警惕的觀察著周圍。

她注意到,只要有人或者有車靠近門口,這些衛兵鷹一樣冷厲的視線就會掃過去,抓著槍的手上青筋畢現。

這顯然是一種不太正常的高度緊繃狀態。

她眼中精光一閃。

最近這長春園裡怕是不怎麼太平。

「蘇小姐不必害怕。」劉管家怕嚇到她,便細心解釋,「最近北平剛拿下來,還不怎麼太平,這些全都是負責拱衛長春園幼帝安全的士兵。」

蘇宜貞抬眼看了看大門上頭掛著的鎖,淡淡嗯了一聲,「我沒有害怕,咱們走吧。」

說完,她徑直朝前走去,步態從容自若,貴氣天成。

反倒是劉管家在原地愣了一會兒,才跟上去,心中不由納悶——

這位大家閨秀的氣場也太強了吧?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兒來的皇家公主呢。

瞧見這麼多拿槍的士兵竟然絲毫沒有恐懼之色,這等氣魄尋常的女子只怕是沒有的。

因為汽車不允許通行,經過安檢跟盤查之後,蘇宜貞跟著劉管家進了鐵門之後往深處走去。

「前朝還未亡的時候,這裡是關押某一任廢太子的地方,這裡的安全性還是很高的。」

蘇宜貞應了一聲,邊走邊觀察這裡的環境。

這裡處處花草繁茂,看起來跟外頭相比沒什麼區別,不過確實靜的很,除了幾個裝飾的亭子,也沒有多少建築。

兩人大概走了將近一炷香的功夫,最終停在了一個湖邊。

蘇宜貞的視線落在湖中心的小島上,不由得微微愣了一下。

那是一座不算大的人工島,上頭孤零零佇立著一幢紅牆黛瓦的小樓。

這不算什麼稀奇的,最讓她感到吃驚的是,小島的四周密密麻麻圍著一圈電網,將整座島都圈了起來。

那小樓周圍沒有花草樹木遮擋,甚至連小島上都沒什麼植被,就只有一幢小樓。

也就是說,一旦小樓里住著的人出來之後,岸上的人可以輕鬆的觀察到他在做什麼。

「那島上就是幼帝的居所了。」劉管家指了指那個小島,「最近大概要麻煩蘇小姐一同住在島上了。」

蘇宜貞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這裡看起來挺安全,就是環境好像很……不適合小孩子生活。」

這完全是恭維了。

這裡頭凄清的厲害,甚至小路上的落葉已經很久沒人清掃過了,幾乎要將路都掩住了。

至於湖心島上那一圈密密麻麻的電網從遠處看起來就極為壓抑。

長時間被這麼圈禁在裡面,小孩子不長歪才比較奇怪。

對比一下,蘇家那個荒涼的後院都要比這裡好上許多。

「幼帝從小在這裡長大的,已經習慣了。」劉管家不好說的太細,「他不太喜歡見到外人,所以為了他的安全著想,少帥覺得讓他繼續住在這裡會比較好一些。」

蘇宜貞點點頭,沒再多說什麼。 周圍並沒有可以通到湖心島的橋樑,如果要到島上,估計只能坐船了。

劉管家搖著小船將蘇宜貞送到了島上。

而越是離得近,蘇宜貞越是能感覺到這個湖心島的荒涼壓抑。

似乎很久沒人來過了,下了船之後,腳下鬆軟的落葉咯吱作響,她抬眼朝牌樓上書著的大字看去——

瑤台。

她忍不住嗤笑了一下。

這圍滿電網的小破島,跟傳說里的瑤台仙境可是完全沒有任何相似之處的。

劉管家似乎也明白她在笑什麼,「這地方原來還是很美的,只不過已經荒廢很多年了,這些電網也都是偽政權那些人安裝的,是為了幼帝的安全。」

穿越之大神棍 主要是怕他逃跑吧。

蘇宜貞笑了笑,沒把這話說出口。

劉管家帶著她從一側小門走進了被圈禁的範圍,「為了您的安全考慮,在這裡居住的時候請您千萬不要靠近接觸這些電網。」

「嗯,我知道的。」

她還沒閑到沒事通個高壓電玩的地步,雖然這種程度的電擊根本傷不到她。

兩人走到小樓前,劉管家揚聲喊了一聲,「鄭嬤嬤!」

喊完之後,他回頭歉意的提醒,「這裡只有一個當年宮裡頭出來的老嬤嬤照顧他,所以可能會辛苦一些。」

他話音剛落,緊閉的房門從裡頭打開了,一個五十歲上下的老嬤嬤走了出來,見了他們趕緊就要跪下行禮。

「行了,現在是新社會了,不興這些舊日的禮儀了。」劉管家趕緊扶住了她,並且向她介紹,「這位就是要來照顧陛下的蘇家大小姐。」

鄭嬤嬤身上還是穿著一身舊日里的宮裝,洗的都發白了,好在十分乾淨,一頭斑白的頭髮一絲不苟的盤在腦後。

她看向蘇宜貞,鄭重的彎下了腰,「多謝蘇小姐肯來這裡。」

這裡的場景跟恐怖片似的,一般小姑娘進來估計早就被嚇到了。

「鄭嬤嬤不必謝我。」她來也不是為了照顧小孩子的。

劉管家送到了之後囑咐了幾句也就離開了,最後臨走前還專門給她定了定心。

「您放心,少帥說了,等到他忙完公事就過來看您。」

蘇宜貞淡淡的笑了笑,不置可否。

她倒要看看那個狗東西把她弄到這個鬼地方,到底打什麼主意。

劉管家走了之後,鄭嬤嬤先帶著蘇宜貞去了給她預備好的房間。

二樓朝陽的一處屋子,依舊保持著舊日宮廷的裝潢風格,採光倒是不錯,房間打掃的也很乾凈。

「您若是不喜歡,我可以給您換別的房間。」

「沒什麼,這裡挺好的。」她對住的地方要求不高,乾淨舒適就行了。

「那就好。」鄭嬤嬤把窗戶打開通風透氣,「您這間屋子的正上方是閣樓,陛下就住在那裡。」

「……閣樓?」讓廢帝住冬涼夏暖的閣樓?

鄭嬤嬤笑容頓了一下,「閣樓位置最高,又安靜,他喜歡那裡。」

她瞭然的點頭,「原來是這樣啊。」

她現在越發覺得這個廢帝的心理健康十分堪憂了。 鄭嬤嬤特意叮囑了蘇宜貞,讓她現在先別急著接近小皇帝,理由是他非常不喜歡見生人。

蘇宜貞沒有多說什麼便應下了,反正她也不著急。

鄭嬤嬤走了以後,她在屋子裡四處轉了轉,果然在不少地方發現了竊.聽器。

她唇角帶笑的數了一下,大致有四個小型竊.聽器,放的位置十分隱蔽。

她現在十分想對著這些竊.聽器大喊一聲,給電波那邊竊聽的人帶來點小驚喜。

不過她好歹忍住了。

大概是因為她喜靜,這裡其實也不算特別無聊。

二樓盡頭是有一間書房的,藏書不算多,但都是以前宮裡留存下來的,市面上見不到。

蘇宜貞一天時間基本上就泡在這裡了,一直到晚飯時間鄭嬤嬤給她送來了飯菜,靜謐的獨處時光才算結束了。

【叮咚!系統提示:支線任務『接近廢帝』已發布,成功獎勵積分500點。】

她眉毛一挑,對系統突如其來的支線任務發布有點意外。

果不其然,送過飯之後一直沒走的鄭嬤嬤表情慾言又止的看著她,「蘇小姐……」

蘇宜貞咽下嘴裡的芋泥,「叫我阿貞就行了,鄭嬤嬤有事嗎?」

「您……您可否等會兒跟老奴一起去閣樓給陛下送些飯菜?」鄭嬤嬤有些局促,「老奴想著還是趁機讓他見見您。」

「好,我吃的也差不多了。」蘇宜貞放下筷子,「咱們現在就去吧。」

鄭嬤嬤面帶喜色,「不急不急,您多吃些咱們再去。」

「沒事,我已經飽了。」蘇宜貞起身,「陛下年紀小,不能餓著他。」

她不吃飯也不會餓,現在更重要的當然是去見見小皇帝,任務要緊。

鄭嬤嬤端著餐盤,帶著她上了三層的閣樓。

站在緊閉的房門前,鄭嬤嬤神情略微緊張,「蘇小姐,您且先往後站些。」

蘇宜貞見她堅持,也沒多說什麼,默默的站的離門口遠一些。

鄭嬤嬤將飯菜交給她幫忙端著,然後輕輕敲了敲門,「陛下,陛下?」

裡頭完全無人應聲。

白天的時候也是這樣,木質的建築隔音並不好,但是跟小皇帝住上下樓,一天的時間,她基本上沒聽到樓上有動靜。

安靜的就像樓上根本沒人一樣。

「您不說話,我就自己進去了啊。」

裡頭依舊鴉雀無聲。

鄭嬤嬤嘆了口氣,試探性的推開了房門。

然而門剛開了一半,蘇宜貞就直覺有什麼東西直衝著門口飛快的砸向了開門的鄭嬤嬤。

蘇宜貞一驚,正準備上前拉開她,誰知鄭嬤嬤的已經早就有所準備的往旁邊躲了一下。

然而畢竟是年紀大了,那東西還是擦著她臉頰飛了過去。

只聽哐當一聲巨響,一個成年男子巴掌大的硯台砸在走廊的牆壁上,又落到了地面。

蘇宜貞看著那硯台缺了的一角,忍不住皺起眉心。

這要是砸在鄭嬤嬤身上,必然是要出事的。

鄭嬤嬤倒是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反而來安慰她,「阿貞小姐別怕,陛下就是小孩子鬧脾氣而已。」

蘇宜貞呵呵了一下。

這小皇帝年紀不大,脾氣倒是還挺沖。

不過沒關係,她這個人專治各種熊孩子。 蘇宜貞二話不說,一隻手端著餐盤,另一隻手直接上前把鄭嬤嬤拉開。

在她詫異的視線里,蘇宜貞指了指她的側臉,「腫了,去擦藥。」

完全是不由分說的命令式語氣,只是簡單的幾個字,卻跟之前那個看起來隨和好說話的大家閨秀截然不同。

她身上帶著一股鄭嬤嬤以前很熟悉的氣息——

那是天生的屬於上位者的氣息。

等到鄭嬤嬤反應過來的時候,蘇宜貞已經端著飯菜進了屋子,門已經被她關上了。

這……這可怎麼是好?

這位蘇小姐可是那位可怕的少帥的未婚妻啊,陛下也沒見過她,萬一傷到了她,這事情可就沒法收場了!

鄭嬤嬤在屋外干著急,趴在門上也聽不見裡頭有什麼大的響動,只能安慰自己沒聲音就是好事。

而門內,蘇宜貞步履從容的躲過各種砸過來的東西,將飯菜放在了桌上。

此時外頭的天已經基本上全黑了,閣樓里沒點燈,光線極暗。

要不是她五感比常人好,不被那個小皇帝砸死,也要摔個夠嗆了。

她走到一邊點燃了煤油燈,眼前這才算亮堂了許多。

然後隨著室內亮起了光,一聲刺耳的尖叫聲驀然間在不算大的閣樓內炸開了。

小孩子的聲音本來就尖細,尤其是尖叫的時候,那個穿透力似乎能把人耳膜刺穿。

蘇宜貞低低罵了一聲,準確的找到窗邊角落裡縮著的小身影,上去一把捂住他的嘴。

這個熊孩子差點被把她震聾!

屋外的鄭嬤嬤聽見叫聲之後,十分焦急,「怎麼了!?阿貞小姐?」

她推門就想進來,結果被蘇宜貞一聲呵斥止住了動作。

「不許進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