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而李世民知道如果拿了神器小那麼其他的東西可能都要放棄,不過就算如此,李世民也只能選擇神器:「我要神器!」

夏羽呵呵一笑,一猜你就要這個,神器確實是好東西,夏羽也想要,不過大夏的九大神器已經有了八個,還有一個馬上就能獲取,所以也不需要去爭這一咋」而據夏羽所知,在朝鮮半島上還有三件神器,如果想要的話,直接殺入朝鮮,這神器沒跑。不過你既然選了神器,那就要付出等價的東西。

「小如果大唐要神器,這清國京城,財物,人口可就歸屬我夫夏了,而且比起神器的價值。這些東西可差的不是一點半點,不過誰讓你我是親家呢,神器可以歸你但是你大唐得將這兩縣划給我大夏,我可以將這幾處地方交給大唐!,小夏羽說著將兩個地方的白子換成了黑子,並調整了一下中南區域的地域劃分。

夏羽要的兩縣分別是大縣和鯉縣,位於恆山西麓南部,鯉縣挨著黃河,這地方是被大唐佔據的縣,土地算不上肥沃,不過地理位置卻十分重要,當然這是對於大夏來說的,如果佔據了這裡,大夏就有了從昔日大宋西北攻入宋國境內的通道,而且這裡還控制著恆山南麓的東西陸路交通,李世民沉吟了一刻最後點了點頭。道:「可以!」李世民雖然知道這塊地方重要,但對於大唐來說卻並非必守之地。而且一旦大唐和大夏變成了敵人,大唐可以很快的奪取這裡。

「這樣的話,清國地盤也劃分的差不多了,那就開始大餐吧」。夏羽說著取出一份更加詳盡的大宋地圖,大宋佔據黃河中下游南北兩岸,可以說是讓人夢寐以求的黃金之地。

大唐位於黃河上游,對於東部的大宋可謂是垂涎的很,不過之前一直都沒有機會,而這一次自然不會再放過了,:「中原的黃巾之亂雖然還在持續,不過卻已經由勝轉衰,自從兩漢合併以來,大漢已經開始扭轉局勢。漸漸的佔據了上風,所以我們必須要抓緊時間了,這塊蛋糕盯上的人可不少。」

李世民點了點頭,大秦已經有了動作,大漢一旦回過氣來,肯定會一鼓作氣的再次跟大唐爭奪,所以大唐的壓力可不既要阻擋大秦東進,又要跟大漢爭奪地盤小可不是一般的累,相反大夏的處境要好一些,只要一些地方的諸侯,軍閥需要對付,以及新近崛起的大魏皇國。

在對於這塊土地上,唐夏之間的利益分歧更夏羽想要的地盤主要集中的東部沿海,北面靠近翼州的州縣,以及南部貼近山東半島的地盤,主要集中在黃河北部,至於黃河以南,大夏就有些鞭長莫及了。畢竟黃河中下游是一馬平川的平原。沒有多少屏障之地,但卻要面臨魏國大漢的壓力,有些得不償

唯一需要戈小分的就是雙方的疆域分界線,對於黃河北面的土地夏羽是不想讓步的,而大唐也不會放過這個向東擴張的機會,所以雙方只能劃定了一條暫定勢力範圍。最後還是以各自兵馬的實際佔領區域為主,不過在這個勢力範圍很大程度上已經是雙方對各自勢力的承認,唯一有異議的就是那勢力交界的地方。這就要看雙方的本事了。

除了對中原的戎。分之外,雙方還在對北面蒙古的事情上做了約定,只要蒙古的威脅一日還在。雙方就必須要合作共擊蒙古,這對於雙方來說都是好事,所以很快就確定了,大的利益上的劃分完成之後,雙方對於其他方面的合作也做了一些商談,可謂是雙方盡歡。

而按照兩國皇帝的密談,兩國的文臣也開始了更加詳細的商談,逐一以盟約的形式形成了條款,而這份影響深遠的盟約也被稱為草原盟約,狼山盟約,這份盟約以文字劃分了大夏與大唐在邊界利益,以及對中原的劃分,還有眾多方面上的合作,而這份盟約簽訂之後,大夏與大唐真正的蜜月期也開始了,而因為這份協議,大唐與大夏在未來數十年內,都將成為親密無間的盟友,而軍隊之間也將成為兄弟。

狼山盟約簽訂之後,實際上也決定了中原大部的最後的歸屬,大夏正式的將舊吳的疆域,舊宋在黃河以北的大片區域。黃河以南靠近山東半島的區域哉「入了大夏的疆域範圍,而這個疆域也將整個大渤海變成了大夏的內海。

而在確定了這個盟約之後,大唐和大夏的軍隊也正式開始合集,開始對清王國進行最後一擊。

舊宋,北海州,北地王費清此刻頹廢的坐在自己王座之上,此刻的費清已經沒了往日的神采,這個在中原大地上曾經有著輝煌的男子在十數年的征戰中已經是兩鬢斑白小曾經的他雄踞黃河北岸五州,手握兵馬數十萬,風聲一時無兩,大有崛起與黃河北岸之勢。

然而費清是一個梟雄人物,但他的兒子卻是狗熊一般的窩囊,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第一次,讓費清損一員大將,內部不穩,被崛起的大宋所趁,結果雄踞五州的費清接連丟地喪軍,最後不得不成了宋國臣子,治下只余兩州之地。

烽火十二年,三王之亂引了八王之亂,北海費清再次興兵反宋,這一次他再次一戰功成,不到一年就恢復了曾經的五州疆域,而且實力還大有增強,但是這一次又是他那個廢物兒子壞了他的大事,得罪了大夏。似乎從那一刻起。費清的麻煩就開始多了起來,儘管佔據了石州的鐵礦,但是這座小鐵礦又如何能滿足他會下數十萬兵馬的補給,而大宋最是缺乏鐵礦,當初費清造反可是事先從大夏收購了大批的軍械物資,但是採買的再多也架不住消耗,大夏的貿易禁運,一下子掐住了費清的脖頸,讓費清的擴張後繼乏力,漸漸的與宋軍形成了對峙的局面,而後,這局勢又變成了宋軍強,北海軍弱,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大夏的禁運,以及大夏對宋國支持。

不過費清在節節敗退的時候小宋國卻終於安撐不住的倒塌了,昔日宋國的大將們紛紛自立,這也讓費清的日子好過了一些,但是去歲,費清的還清閑下來的好日子沒過兩月,災難又再次降臨了,而且這一次來的更加猛烈,也更加讓人絕望。

北面邊軍的潘美麾下大將楊業居然被潘美斬殺,但是斬草卻沒有除去根,楊家大郎得以脫逃,數萬楊家將起兵投了大夏,並開始從通州南下,殺入了北海,而從河州,北海東北角大批的大夏水軍也紛紛登陸,四萬楊家軍快的更換了全新的大夏鎧甲,甚至補充了數千戰馬,成套的馬具,大批的武器和弓弩,箭矢,本就是北地邊軍精銳的楊家軍非但沒有因為脫離潘美而斷去了糧草供應,反而變的更加強大。

很快北海軍主力在與楊家將的對戰中慘敗,有著猛張飛和血袍將楊延昭的楊家軍幾乎是所向無敵,無人可擋,加上那一萬餘騎兵,幾乎在這北海州的大地上沒有人可以阻擋,有大夏補給後勤,楊家軍很快就攻佔了通州南部,並拿下北海州半壁,而從黃河之上,大夏在河南的駐兵,也抽調出一萬餘兵馬北海州南部也快的淪陷,不到半年的時間,已經沒落的北海就只剩下最後一座孤城被圍。

而今天,卻是連這最後的一座孤城也已經再也堅守不住,費清聽著窗外漸起的秋風,府邸內的僕役狼狽的逃竄著,北地王府處處都充滿了蕭索之色,府門外的街道之上,刀兵之聲越的近了,喊殺聲越來越響亮,一切都結束了。

「父親,父親,楊家軍打過來了,咱們還是先逃吧,在晚就走不掉了!」費玉樹身上穿著一身僕役裝扮,滿臉的驚慌失措之色。哪裡還有往日那個飛揚跋喜的大爺樣。費清看著眼前這個連滾帶爬的兒子。終於長嘆了一聲。想他費清一世英名,怎麼就生了這麼一個不濟事的兒子,這是天要絕他。

「小你走吧,為父在開封府秘密的置辦了一些產業,你到了那裡心的過活,去吧!」費清揮了揮手,他能做的只有這最後的一件事了。

砰的一聲,北地王府大門被踢開,一身血色戰甲,背披血紅戰袍的楊延昭帶著兵馬沖入北地王府內,不過才走到了正堂,卻看到北地王費清正擦拭著一把寶劍。似乎看到了楊延昭的到來,費清抬起頭道:「不勞煩楊將軍多勞了費清說著站起身,引劍自別。

大夏聖元七年,十具,在中原縱橫十七年的北地王費清自別。北海軍徹底的滅亡,大夏佔據了沿海通州,北海,河州三地,楊家軍整編降兵,兵力增加到七萬人。一面向西擴張,一面北上,迎擊已經集結大軍南下的潘美軍。舊舊口田沼…8。曬漁書昭不樣的體驗! 「哇,洛雨,你剛才那個動作好飄逸。」薛凱跑過來模仿著洛雨剛剛躲過許清飛踢的動作誇張叫道。

「嗯,你小子講解的不錯。」洛雨拍拍薛凱肩膀,「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快感炮王這個稱呼,過會兒記得改改。」看到薛凱面露難色,洛雨奇怪:「不好聽?那就御女萬人斬好了。」

薛凱他們幾個人頭上齊齊冒出黑線:「這是什麼……」

「哥,喝水。」唐婷婷及時出現遞過一瓶水,洛雨最喜歡的紅茶。

傳言女生痛經的時候喝紅茶很有效果,於是洛雨對自己一直沒什麼疼痛感也就很坦然了,很讓人崩潰的坦然。

「你剛剛好像一直在和學姐說什麼呢,我看學姐的臉有時是紅的,快說你是不是又在調戲人家了?」唐婷婷撅著小嘴。

「哪有。」洛雨心裡嘀咕著,「哪裡是有時紅的,根本就是一直紅得像猴屁股。」

看見洛雨仰頭一大口紅茶灌下去,王學錄朝身邊的徐勝、袁蒙海使了個眼色,二人悄悄從人群里退了出去。

「我怎麼會調戲她呢,要調戲也是我家乖乖最可愛的婷婷啊。」洛雨不輕不重一個馬屁拍了過去。

「又在瞎說。」看小丫頭的微赧臉色,洛雨知道這記馬屁拍得恰到好處,俯下臉湊到她小耳朵邊輕輕道:「贏了的話晚上有沒獎勵?上次婷婷的手真的好舒服。」

聽到這句話唐婷婷臉色緋紅,白了洛雨一眼,眼中的溫柔和嗔怪都能掐出水來了:「壞蛋,我才不給你,獎勵晚上再說。」說完像只小兔子一樣跑遠了:「我去找學姐,不和你個壞人講話。」

洛雨只顧著欣賞小丫頭撩人的背影,完全沒在意一隻手鬼鬼祟祟往自己放在旁邊的紅茶里到了一些粉末。

「嗯,看這個樣子今天非贏不可了。」洛雨點點頭伸手去抓瓶子,嚇得那隻手一抖,急急忙忙縮了回去。

「姐夫,你太強了。」看著洛雨的側面許星東心潮澎湃,「我一定要向你好好學習,成為新一代的泡妞大師。」

「哐當」一聲鑼鼓響起,在觀眾能夠掀翻屋頂的掌聲中,下半場要開始了。

「做好了嗎?」王學錄問徐勝。

「嗯,保證他拉得菊花變成向日葵。」徐勝奸笑著,和旁邊袁蒙海的樣子合起來就是徹徹底底的「猥瑣」兩個字。

「很好,過會兒他一去廁所,你們就拿著照相機跟過去好好拍上幾張,到時候髮網上,讓他一夜成名。」王學錄將一款索尼最新款的數碼相機交到兩人手上,「我剛買的,特意為他準備的。」王學錄眼中厲芒閃過,那樣子根本不像是一個大學一年級生應有的狠厲光芒。

聽到鑼聲洛雨準備上場,剛要把瓶子塞到嘴裡再喝上一口水,突然瓶口上細細的一圈白色粉末引起了他的注意。

扭頭朝看台上掃去,洛雨冷冷一笑將瓶子放回原處。

「我上去了。」洛雨朝薛凱招招手,「記得怎麼講。」

「洛雨加油啊。」許星東他們大概是體育管理僅有的幾個希望洛雨獲勝的人。

「敢玩我。」洛雨捏了捏拳頭,「老子送你們去宮裡當總管。」

許清已經站來了台上,從流氓身上突然透出的煞氣讓她渾身抖了一抖,但仔細再去感受時流氓又恢復了他嘻嘻哈哈毫不正經的模樣。

「剛才一定是我看錯了。」搖搖頭甩去腦海里洛雨剛才冷峻的面孔,許清擺好姿勢。

震顫地面的引擎聲響過,7、8輛體型巨大的摩托車停在了中海大學的門口。

「雲哥,你說我們來這兒接那個什麼車神?中海市您是賽車第一,其他還能有什麼人比您強。」大熱天即使在樹蔭下還是熱得人渾身是汗,一個小弟抱怨著,「這種事情我們來就可以了,還麻煩您親自來。」

「你懂什麼!」落小雲一甩一頭精心打理過的騷包銀髮,引得周圍遠遠觀望的小美女一陣尖叫,「我親自來才能顯示地出我的誠意。」

看著許清擺好架勢,洛雨一條腿抖個不停:「你準備好了?」

「是的。」許清忍住暴怒的衝動咬咬牙,「你可以開始了。」

「我是問過幾天去假扮你男朋友的事情,你準備好了沒有。」洛雨眼睛朝遠處的看台瞄去,「那個。」

許清明白過來,沒想到洛雨居然會在這個時候問這個問題,一時間愣住了:「我……」

「老婆我們打個啵吧。」洛雨話沒說完就跳了過去抱住許清在她光滑細膩的粉臉上吧嗒親了一口。

安靜,絕對的安靜,整個體育館都因為洛雨的這個動作陷入了恐怖的安靜中。

「哥在幹什麼?」唐婷婷一臉迷茫。

「洛雨我恨你……」三劍客淚流滿面。

「我要讓你給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你的菊花。」王學錄眼裡的火星都快要爆出來了。

看台上另一個衣著得體的帥氣男子深吸了一口氣,五指死死扣住了鋁合金柵欄。

許清本人也獃獃站在原地,一手撫著洛雨剛剛親過的地方:「你……」許清覺得整個人大腦供氧不足有點頭暈了。

「沒什麼,只是過幾天要扮演你老公,我就先在這裡練習下。」某人佔了便宜后一臉無辜樣,「防止到時候動作不熟練被看出破綻。」

「……」許清捂著臉依舊呆立,洛雨剛才的動作完全讓她蒙了。

「嘩」一分鐘過後體育管理終於想起了能把整間屋子都震塌的尖叫聲,裡面除了女神守衛隊對洛雨的不滿外,還有不少女生對洛雨大膽行為的尖叫。

「他剛才的動作好帥啊,我一定要去要到他的號碼。」某女兩眼紅心閃閃。

「咦?什麼聲音這麼吵?」學校外的落小雲摳摳耳朵,把一坨黃巴巴的東西彈到地上,「媽的怎麼還不下課。」

洛雨正一臉微笑地看著許清,猛的臉色一白:「我……我退賽。」 北海城,整叮。北海州就落入了大夏之手,加上之前口「」州。黃河入海口已經被大夏拿到了手,不過大夏目前兵力部署都北面,所以能抽調出來的兵力並不多,如果不是楊家數萬將士投夏,大夏短時間內根本就無法在這邊打開局面。

通州城,馬不停蹄再次北上的楊延昭再次回到通州境內,不過此刻的通州城已經被潘美大軍所包圍小當初潘美殺了楊業,楊家軍殺出重圍。讓潘美可謂是大傷元氣,而楊延昭直接領兵投了大夏,並在通州站穩了腳跟,獲得了大夏源源不斷的補給,這讓潘美想要菲草除根的打算落空了。

花費了大量時間總算是將治下給理順,並再次招募了大量的兵馬,穩固了統治之後,潘美這才算是騰出手來,趁著楊家軍主力南下攻打北海。親帥大軍二十萬,浩浩蕩蕩的南下殺向通州。

通州城南百十里的大黃庄。一萬楊家馬軍停在大黃庄內做著休息,巨大的篝火之前,火光映照著楊延昭的臉龐。自從楊業死後,楊延昭就變得沉默寡言,作戰時,每每衝鋒在前,往往殺的全身上下被鮮血泡過一般,連身後的披風也變成了鮮紅之色,而楊延昭也有了一個響亮的稱號。血袍大將。

張飛看著坐在篝火旁的楊延昭,心裡不由地嘆了一聲,走上前。將一個水囊遞了過去:「喝幾口,心裡能好受一些!」

楊延昭扭過頭接過水囊,咕咚咕咚的喝了兩大口,這可不是水,而是烈酒,張飛好飲,在軍中也不算是什麼秘密了,「潘美此番南下,攜兵甲二十萬,如今通州怕是已經凶多吉少。我軍兵寡,你打算怎麼破那潘美!」張飛一邊說著,一邊奪過酒囊,大口的飲了一口。

潘美乃是名將,善於統兵,乃是統帥之才,否則潘美也無法做三州節度使,總理邊疆軍政,此番潘美親自領兵南下,顯然是要與楊家軍做一個了結,潘美麾下的兵馬大多都是邊軍,常年戍邊北方,歷經無數戰陣,都是精銳之卒。加上潘美之能,想要破潘美可不是說著那麼容易。

而且此番潘美南下,帶兵二十萬,實力不弱,而反觀楊家軍這邊,本來楊家軍就只有不到四萬人,當初殺出重圍與通州楊家軍匯合后的兵力只有三萬出頭,楊延昭之所以同意投了大夏,一半是為夫報仇,還有一半卻是被逼無奈,因為通州本身並沒有多少糧草儲備,而與潘美翻臉之後,楊家軍就算是徹底斷了糧草。三萬兵馬人吃馬喂,消耗可不不需要兩月,楊家軍就會有斷糧之危,而除了這個之外,楊家軍還缺乏兵器等後勤補給,而通州城因為幾經戰火城池雖還在,但人口已經所剩不多,加上通州地方也無出產,楊家軍根本就無法自給自足,最後才在大夏使者遊說下,投了大夏。大夏允許楊家軍自成一營。參照燕大營一般設立一營,由楊延昭為統帥,這倒也不是大夏敷衍拉攏的手段,對於楊家軍大夏打主意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當初夏宋建交,大夏私下賣給楊家軍不少的戰馬,以及兵甲,器械,並拉攏潘美帳內的幕僚,可是沒少往裡頭摻沙子。當初的打算就是讓潘美猜忌楊家,逼迫楊家,最後大夏在出手將楊家收服

不過計還沒實施,宋國就爆了三王之亂,隨後就演變成了八王之亂,整個大宋都亂作一團,這計,也因此流產了,不過之前的一些布置還是起了些作用,因為大夏的暗中扶持,楊家軍的實力大增,大夏每年賣給大宋戰馬五萬匹,潘美大軍也才分得不到五千,幾年下來。才組建起一支兩萬餘人的騎兵,但是楊家軍內卻也有一支蘇人的騎兵。雖然楊家軍乃是獨成一軍,但畢竟是在潘美麾下,楊家軍的強大怎能不讓潘美忌憚,以前也就罷了,大宋夠強大,大家都是忠君為國,但是大宋是牆倒眾人推,已經名存實亡。潘美也有了自立的念頭,這楊家就留不得了,而這個裡面也未嘗沒有大夏的影子,比如潘美要破害楊家,大夏事先就得知並將楊家家眷送走。但卻沒有去救老楊業,如果大夏要是出援手,未嘗不可能救出楊業,但是楊業在。楊家軍就不可能投夏,所以楊業死了。

這些陰謀都在暗中進行,知道者甚少,但是楊家與潘美之間的仇恨卻是真的,楊延昭當初逃回通州,就誓用潘美人頭祭奠父親,只不過楊家軍實力還弱,無法與潘美正面較量,所以才會先行南下,攻打北海,暫且得到一片棲息之地,然後在招兵買馬,與潘美較量一番。

有大夏在後方支援,楊家軍也不需要擔心什麼後勤補給,而糧草充足。並更換了裝備,增添了戰馬的楊家軍也是煥然一新,楊延昭本身就是一個名將胚子,這些年曆經多少戰事,早已經成熟,所以攻打已經日暮西山的北海軍幾乎是手到擒來。北官一戰,覆滅北海軍最後的精銳,之後又打下了北海城,本來楊延昭打算佔據北海州后,就開始擴軍,因為大夏已經給了他十萬兵馬的募兵兵額,不過他們才停留沒兩日。潘美南下的消息就傳到了北海。楊延昭聽后,二話不說,帶領騎兵先行北上,餘下兵馬徐徐跟隨。

張飛之所以這麼問,則是擔心楊延昭復仇心切,反而不顧雙方實力差距,畢竟大夏兵馬如今都雲集西北,當初派駐宋國境內的援軍早就陸續撤回。只在河南州布置有兩軍兵馬,大夏兵力在此處可以說勢單力薄,而且短時間也無法調派兵力馳援,正因為如此,夏羽才會允許楊家軍擴軍到十萬,自成一大營,但是眼下潘美挑選了一個楊家軍最是疲憊的時候南下,時機的把握實在是太好了,這個敵人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楊延昭也聽出張飛語氣里的關切與擔憂。楊延昭吐了一口酒氣。道:「世叔

腦袋壞很清醒,潘美此番南下卻是把握住我軍南,柵正是最疲憊之時,而我軍雖然開始擴充,但卻還未成戰力,可以說是拿著三寸要害,潘美不愧是宋之名將,而且此番潘美攜兵二十萬,是打定注意要一舉功成,徹底的滅了我楊家軍了。否則也不需要如此興師動眾。」

「通州乃南北要衝,也是北海北部屏障,拿下這裡,南下北海就是一馬平」所以通州失不得,否則我們連一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了,更別說為父報仇了!」

「通州城怕是守不住啊」。張飛又道,南下的時候通州城內只有三千楊家軍守衛,又招募了一些民壯充當輔兵,加上通州幾次爭奪,防禦幾乎被破壞殆盡,就連城牆也有不少修補,城內雖然有不少兵器。糧草。但想要擋住二十萬潘軍卻顯得有些勉強。

楊延昭點了點頭,道:「我知道,通州城肯定是守不住的,所以此番北上我也不打算去救通州城。我們手中目前可用兵馬不到三萬,而新兵還需要時日才能形成戰力,世叔可還記得當初北海軍佔據通州。我楊家軍南下的時候,曾經途經宛中的那片森林

「記得,那片森林面積不小小你打算埋伏在那裡,那裡可不算是好的埋伏地點」。宛中位於通州西南,是重要的資源產地,不過那片森林個於平原之上,大軍從這裡過小肯定會探查森林,雖然森林不但是這森林卻是藏不住人。

楊延昭呵呵一笑。道:「以一萬騎兵埋伏。我可還沒有那般糊塗。世叔可能不曉得,這片森林面積狹長,雖然我軍不能埋伏與此,但卻可以穿過森林躲避開潘美大軍的視線,繞過潘美大軍,潘美二十萬大軍南下,定然要攜帶大批的糧草,而北面通州北面的浮州可是我們最熟悉的地方,潘美南下。大軍糧草會設在哪?。

張飛一聽眼前突然一亮,二十萬大軍每日消耗糧草甚巨,所以要是能燒了潘美大軍糧草,那麼此番潘美南下也化為泡影,大軍在外最怕的就是糧草不濟,之前潘美為什麼不敢追擊楊家軍,主要就是楊家軍戰力不俗,如果兵馬派的少了,很容易被楊家軍吃掉,如果出動更多的兵力,但糧草問題卻顯得有些吃力,這才讓潘美不得不拖延了半年多。等到了夏糧收穫,秋糧馬上將收,大軍糧草充足的時候,而楊家軍也正是兵疲馬乏的時候南下。

「嚎州可囤積糧草為大軍提供補給的地方有巢鎮,新安,豐營三地,新安偏東,沿海不足百里。潘美不可能不忌憚大夏的海軍,所以新安可排除,但巢鎮和豐營兩地卻都是灤州南下通州的要道,巢鎮挨著西面的奉州。奉州素產糧,加上西面還有清州,今年夏兩地豐收,所以在巢鎮囤糧的可能性要大的多。」

「巢鎮在通州西北,乃是通州。奉州,嚎州三州交界,地理位置重要,巢鎮也是一個重鎮,就算是平素也會駐紮有三五千兵馬,而這裡距離通州路程不遠,道路平坦,此番這裡很可能會成為潘美大軍南下的重要糧食囤積地,不過豐營也不能忽略,潘美做事,素來做一手,留一手。所以很可能除了巢鎮外,還會在豐營也屯集糧秣。」

「恩,你我兵分兩路,你帶主力去巢鎮,我帶偏師去豐營,燒了潘美的糧倉!」張飛點了點頭。

楊延昭率領一萬兵馬從宛中改道而西,直接扎入了宛中西部的森林之中,從這裡穿行北上,而此刻的潘美大軍也攻陷了通州城,城內的楊家軍大部戰死,余者被擒,拿下通州之後,潘美立刻先鋒南下,大軍休整一日。再行南下。

巢鎮,位於通,奉,淡三州交界,乃是三地通衢要地,巢鎮雖是鎮,但卻是一個軍鎮。因為巢鎮四周不是山就是林,尖有平地,所以這裡當初也是窮山惡水,巢鎮之所以叫這個名字,還因為這裡曾經是一路盜匪的老巢,後來大宋佔據周邊,派兵絞了這裡的盜匪。

巢鎮因為是土匪窩,而且據說這伙土匪很是殘忍,殺人放火無惡不作。晚上這裡還會陰風惡煞,鬼哭狼嚎,所以巢鎮一直都沒有多少百姓願意居住,只是在後來,這裡因為地理位置,成了交通要地,這才建立起了如今的巢鎮,而靠著往來商旅,這裡才算有了些展,但是除了一些商人開設鋪子外,這裡居住的百姓仍然少的可憐,反而駐紮在吃飯的兵將不少。

巢鎮依靠著一座大山山腳而建,依山靠水,地勢也算是險要,在工上還有當初盜匪藏寶的天然大溶洞,可以說是天然的大糧倉,因為楊延昭在潭州駐紮了數年,所以對滾州各處都十分熟悉,八王之亂的時候,楊家軍奉命南下,說用糧秣就是從奉州通過這裡運送的,後來為了支應對北海軍的作戰,這裡一直都是作為囤糧之地使用,不過知道是一回事,但楊延昭卻沒有親自來過這裡。

「大人,鎮內的守衛十分森嚴,搜查的也仔細,我進了鎮內之後,也聽了一些消息,鎮上的兵馬新近又來了五千多,就駐紮在山上,算上以往的守軍。差不多有萬人之多,而最近一些日子,經常有大隊糧車到鎮上

「糧食存儲在哪裡打聽到了嗎?」

「沒有,不過應該是在山上,小的打算扮成振夫去山上打探一下!或許能有現。」

「也好!」楊延昭點了點頭,儘管他知道如果存糧肯定會是在山上的溶洞內,但是他卻從來沒有到過巢鎮,所以還真不知道那溶洞在山上什麼地方,而想要強攻巢鎮,卻是不可行,巢鎮靠著大山,就算騎兵能衝垮鎮外大營,但是騎兵卻爬不了山,所以燒糧只能智取,而不能強攻。

[記住網址三五小說網] 「裁判我退賽。」洛雨朝裁判叫了一聲,跳下擂台就朝體育館外面急急跑去。

「嘩」,體育管理一下子炸開了,所有人都不知道洛雨去幹什麼,剛剛還在這裡,在眾目睽睽之下佔了校花女神的便宜,突然就跑走了,難道是怕女神的報復太過猛烈?

「哥在幹什麼?」唐婷婷歪著小腦袋一臉疑惑地看著洛雨跑出了體育館。

「有效果了,你們兩個笨蛋快去。」王學錄滿臉的興奮,推了徐勝、袁蒙海一把。

體育管理仍舊鬧哄哄的,許清摸著洛雨剛剛親自己的地方,那裡似乎還是溫溫熱的,走路的時候兩條小腿似乎都打著飄:「他剛才叫我什麼?」

想到那兩個字,許清小臉發燙,恨恨跺了兩下腳:「你這樣子叫我怎麼見人。」嘴裡雖這麼說,但她心裡卻有一種淡淡的刺激和回味的感覺。

「哇,姐夫……」許星東這時候才回過神來,轉頭看看還在旁邊目瞪口呆的三劍客,「你老人家在家裡也就算了,大庭廣眾之下也這樣,你真是我的偶像。」

經過評委的一直討論,最後得出了這樣的結論:「因為洛雨的無故退賽,所以是許清獲得了勝利。」

女神護衛隊立刻揚起了大旗啦啦啦狂叫著口號,但是每個人心裡似乎都有一點失落:「女神居然被那個無恥之徒親了,而且是在自己的面前。」

洛雨一跑出體育館就恢復了原樣,但是眼中射出的精芒與以往的懶散完全不同,這時候的洛雨才是真正的,受過非人訓練的戰爭機器,最明銳的直覺和局勢的判斷形勢。

感覺到背後有人鬼鬼祟祟跟上來,洛雨放慢了腳步讓那兩個人跟得再近點,完全靜下心來就可以隱隱聽到兩人的對話。

「那瀉藥效果這麼好?」

「廢話,王學錄的東西自然壞不了,我們只要拍了他的照片拿回去,他可是答應了給我們2000塊的。」

「操。」洛雨心裡罵了一句,「敢打老子的注意,果然是王學錄那個王八蛋。」

想想是瀉藥,洛雨搖搖晃晃往教學樓的公廁跑過去。

一鑽進廁所洛雨觀察了下地形,普通的五個隔間,木門都是關著的,另外一面是小便池,廁所大門上邊有個小的氣窗。

回頭張望一眼見那兩個倒霉蛋就要進來了,洛雨吸了口氣一個短程加速高高躍起踩在隔間的木門上,像只靈貓一樣在空中一個翻身躍到了氣窗上面,腳踩在氣窗的邊緣,張開手臂保持平衡。

「洛雨……洛雨……」徐勝、袁蒙海二人怪叫著走進門來,他們想象著洛雨現在滿臉煞白捂著肚子的痛苦模樣嘿嘿直笑。

兩人剛一踏進廁所里就感覺背後刮過一陣風,好像是有什麼落下來了,還沒來得及轉過頭只覺得後頸一痛,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覺。

洛雨拍拍手看著軟綿綿倒下來的二人:「我看看你們要幹什麼。」

彎腰撿起徐勝握在手裡的數碼相機,洛雨用手摸著下巴淫笑著:「我們來拍點什麼好呢。」

光頭校長正在辦公室里吹空調看報紙,前段時間的軍訓受到了上級的肯定,他現在正幻想著自己什麼時候能坐上中海市教育局局長的寶座,突然桌上的電話想了起來。

被人打斷思緒的他顯然不是很高興:「喂。」正想把打來電話的人訓斥一頓,但是電話那頭說出來的消息卻讓他吃了一驚。

「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校長一邊用手帕擦著頭上的汗,一邊和幾名體育老師還有保安往報信人透露的廁所走去。

電話里那人說中海大學出現了一個強姦犯,而且這個強姦犯只選擇男性下手,現在此人正在某某樓的廁所里作案,希望校長將其繩之以法。

一跨進那件廁所的大門幾個人一下子呆住了,只見兩個男生衣服脫得光光的摟抱在一起,像兩隻攪在一起的大肉蟲,衣服凌亂地堆在一邊,而且,那個姿勢校長他知道是傳說中的69式,地上還有一台數碼相機。

體育老師撿起相機遞給校長,裡面的照片看得校長頭皮發麻:「他們……他們居然這麼瘋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