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自己這個一星九級的傢伙,想要學習基本沒有可能。

「那個白老哥,我們是不是應該聊聊?」曹魏回頭準備找白如雲理論。

白如雲坑了曹魏,自然不敢久留。

所以就在幾分鐘前,發揮了風屬性的特長,跑的無影無蹤。

「該死的賤人!」曹魏罵了聲。

也不打算去找白如雲的麻煩,而是坐下思考起了接下來的打算。

下面坑定是要去幹掉漆黑魔君的。

畢竟漆黑魔君是系統任務頁面上的必殺之人,再加上每次都找自己麻煩,不殺他,曹魏都感覺對不起自己含羞的老二。

當然了,想殺漆黑魔君,以曹魏現在的實力還不夠資格。

必須在這之前將自己的等級提升到二星。

獲得了屬性之力后,才更加有可能幹翻漆黑魔君。

「系統。」在腦海中喚出偉大的系統:「有沒有辦法可以讓我快速提升等級?」

系統幫助曹魏打開屬性面板。

只見自己的等級後面,突然浮現了一個+號。

「難道這也能加點升級?」曹魏猜測著,嘗試性的看著+號心中默念升級。

「升級中…分解點不足,升級失敗。」

「我去!還真能升級。」曹魏心中竊喜。

沒想到自己的系統這麼吊炸天。

可是現在沒有分解點,必須從誰那裡搞點錢過來,才能走上人生巔峰。

「小震震。」曹魏想起了楊震。

扭頭掃視著四周,沒有看見楊震的身影。

「哎呀呀,擼了一炮真舒服。」這是楊震從某個茂密的灌木叢中走了出來。

曹魏彷彿看到了救星,立即跑了過去。

「小震震,小弟我這裡有幾本武功秘籍,不知你可否要呀?」曹魏的笑容賊賤,看著讓人有種扇他一巴掌的衝動。

但是我們的楊震很鎮定,忍住了動手的衝動后,問道:「什麼秘籍?」

曹魏將剛剛從白如雲那裡得來的秘籍全部亮了出來。

楊震有點不敢置信的拿起「哈撒斬」和「絕風斬」。

「這兩本秘籍你從哪來的?」

曹魏看他有興趣,立即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小震震,你有所不知,這兩本秘籍得來的方式簡直艱苦的難以想象,要不是我意志力堅定…」

楊震不想看他演下去,抬手制止。

「曹兄啊,這兩本秘籍不會是你從我師傅那裡偷來的吧?」

「偷?呵呵。」曹魏傲嬌的抬起頭:「我曹魏這麼厲害的人需要去偷嗎?是白老哥求著要給我的。」

「額…」對於這件事,楊震表示不敢苟同。

畢竟自己師傅那麼孤傲的人,怎麼可能向下賤的曹魏低頭。

「那個,曹兄啊,如果這兩本秘籍你真不是從我師傅那裡偷的,那我願意以十萬一本的價格收購。」

曹魏眼見有錢賺,自然點頭答應。

同時為了確保曹魏不是偷的,兩人拿著秘籍,走向了茅屋,準備找白如雲問個清楚。

很快,兩人推開了茅屋的房門。

只見白如雲正在裡面雕刻著一個木雕。

「師傅,我有事問你。」楊震的語氣很尊敬。

曹魏卻沒楊震這麼好的修養,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白老哥,你徒弟說我偷你東西,你說說我有沒有偷。」

「偷?」白如雲扭頭看向二人。

見到了二者手裡的秘籍后,大概猜測到了事情的經過。

「那個,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白如雲解釋了半天。

自認為以自己優秀的口才,已經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解釋清楚,並且保住了自己多年來積攢下來的清譽。

可楊震的表情卻有點不對。

就好似白如雲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讓他這個徒弟對這個師傅徹底的失望。

「師傅!沒想到你既然這麼對我。」楊震淚流滿面的跑了出去。

曹魏在一旁看了,突然感覺這裡面好像有濃濃的激情。

同時也瞬間頓悟,為什麼之前楊震對阮芝這麼性感的小姐姐,既然沒有任何憐憫心,原來楊震愛的人是白**。

白如雲一臉懵逼的扭頭看向曹魏。

從他的目光中好似察覺到了什麼。

「曹賢侄,我和小楊他真的沒什麼。」

「你不用解釋,我都懂。」曹魏點著頭。

白如雲急了:「不!你不懂,真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曹魏看白如雲向自己走來。

身為興趣取向正常的男人,自然不能跟他廢話,在茅屋裡多逗留。

萬一白如雲一時興起,自己又長得這麼帥氣,那可一切就晚了。

「那個,白老哥我就先走了。」曹魏急忙向著屋外走起。

這時有點後悔,自己剛剛為什麼走入這間茅屋。

白如雲在沒解釋清楚這件事之前,自然不肯放過曹魏。

急忙跑上前,攔在了門前。

「曹賢侄,你聽我解釋。」

「解釋個棒棒錘!」曹魏可不傻,現在白如雲堵著自己出去的路,顯然是因為姦情被自己發現,想要滅口。

所以…戳眼睛。

「啊!」白如雲沒想到曹魏既然這麼下流。

感覺自己的雙眼賊雞兒痛,同時用雙手護住眼睛,在原地咆哮著。

「叮,對二星頂級武者白如雲使用戳眼睛成功,多餘經驗+300。」

「我去!這麼多。」曹魏原本是想離開的。

但是看到增加的300經驗后,開始猶豫自己要不要對白如雲幹些什麼。

「那個,對不住了白老哥。」曹魏最終還是選擇留下來,用自己練就的神功,磨平白如雲對自己的怨恨。

「黑熊掏心。」

「叮,黑熊掏心成功,經驗值+300。」

「流雲手。」

「叮,流雲手成功,多餘經驗值+300。」

「啊!我的老二!」白如雲撕心裂肺的喊著。

但是曹魏顯然不可能就此罷手。

等白如雲的雙手,護住含羞老二的瞬間,使出了戳眼睛。

等他的雙手護住眼睛的瞬間,使出了黑熊掏心。

等他雙手護住胸口和眼睛的瞬間,使出了流雲手。

…不知過了多久。

曹魏看著眼前老二,胸口,眼睛都腫的不成人樣的白如雲。

心裡微微有點愧疚。

所以也就收了手,拍了拍白如雲的肩膀:「以後不要搞基了,我們身為正派人士,還是得要取向正常才好。」

說完,曹魏走出了茅屋,給白如雲留下了自己帥氣,高大尚,有逼格的背影。

等白如玉的視覺恢復了正常,下半身已經沒有任何知覺,感覺麻麻的,不得動彈。

自己胸口,彷彿做了隆胸手術,腫的一塌糊塗。

「姓曹的!你給老子等著。」白如雲撕心裂肺的咆哮著。

沒走出多遠的曹魏,感覺到了強大的殺氣逼近。

急忙快步跑到了還在地上打滾的獠牙豬身旁:「蠢豬,快點收拾一下,我們必須出去躲幾天。」

「躲幾天?為什麼?」獠牙豬一臉的不解。

曹魏沒時間和它廢話,扯著它的尾巴,喊上獠牙虎準備離開之際。

一道風在眼前颳起。

隨後只見一臉怒氣的白如雲握著木棍,站在眼前。

「白老哥,你聽我解釋。」曹魏鬆開了獠牙豬的尾巴,想要說些什麼。

可是人家白如雲根本不聽,揮動木棍就向著曹魏敲去。

「叮,宿主遭受沉重的攻擊,鍛體決經驗值+300。」

「叮,宿主遭受刻苦銘心的攻擊,鍛體決經驗值+300。」



獠牙豬在一旁看著暴揍曹魏的白如雲。

這次還真沒想出手阻攔。

畢竟從白如雲身上的傷勢可以判斷,曹魏肯定做了什麼天理不容,有傷天合的事情。

才會招惹來這頓毒打。

「小喵咪呀,記住了,今後絕對不能像這個小賤人學習,盡干那些下賤的事情。」獠牙豬對著一旁的小貓咪說著。

小貓咪雖然很忠誠於曹魏,但是看到被弄的慘不忍睹的白如雲后,也只能默認曹魏這次做的的確太過分了。

…夜幕降臨。

曹魏全身腫大的坐在火堆旁。

這次他是再也不敢放肆了。

「小曹曹啊,下次少干那些下賤的事情。」獠牙豬心疼的說著。

曹魏嚷嚷道:「小爺真輩子和他白如雲勢不兩立。」

「你說什麼?」白如雲突然從茅屋內伸出一個腦袋,滿臉殺氣的盯著曹魏。

曹魏急忙搖了搖頭,用一種模糊不清的話語,說道:「沒,我剛剛什麼都沒說。」

「慫。」坐在一旁的楊震不屑的說了聲。

曹魏回頭鄙視的看著他:「你有本事,也去抓一把你師傅的老二試試。」

「我…」楊震起身:「去就去。」

只見楊震大搖大擺的走進了茅屋。

隨後伴隨著白如雲的一聲慘叫,楊震被踹出了茅屋。

之後好像一道風刮過,白如雲出現在曹魏身前:「小子!準備好了沒?」

「什麼準備好了沒?」曹魏一臉懵逼。

之後又是一頓毒打。

「讓你挑撥我徒弟,讓你挑撥我徒弟…」白如雲一邊握著木棍揮動,一邊喊著。

…一百棍之後,白如雲收了手。

曹魏弓著身,躺在地上:「你們師徒二人等著,等我變強了,弄死你倆。」

「你說什麼?」還沒走遠的白如雲回頭。

曹魏急忙閉上了嘴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