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自打金夏妍打開了話匣子,金泰妍就一直沒聲音。

算盤打了一大半,金夏妍才發現自己是在唱獨角戲。

「姐,你怎麼了?我都做好了受教育的準備,你怎麼……」

電話中好像傳來一聲飲泣,一閃即逝的,讓人不能確定,金夏妍立刻住了口,整個人都慌了起來。

自打什麼時候起就沒見過姐姐掉眼淚了?

印象中,自打記事兒起就好像沒有過。

電視上的那些喜極而泣並不作數,剛剛那聲音好像包含了更多東西。

舉著電話,赤著的腳丫也不再踢打,慌亂的金夏妍一時間沒了主意,以她的年紀,顯然是被嚇到了。

許久,電話那頭終於傳來聲音。

「我沒事。」

「噢。」聲音沒有異常,金夏妍卻覺得這內容有些欲蓋彌彰。

年紀還小的她並不知道,只是門外傳來熟悉的聲音,便可以摧毀一切心防。

……

離開房間便要去見個熟人,說是熟人,其實也只見過一面,被等候許久的助理領著,林蔚然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高層餐廳,這個時間除了提供早茶餐點的地方這裡並不營業,所以理所應當的空無一人,算是熟人的女人就坐在陽台上,她低頭看著一本時尚雜誌,長發被風一吹,好像整個陽台都飄散起那份知性和婉約來。

助理到了陽台門口就停下腳,沒忘了替林蔚然拉開門。被突然邀約至此也在意料之中,但如果可能的話。這份邀請不出現會更好。

「坐。」感覺到林蔚然到了身邊,女人頭也不抬的說道。

林蔚然順勢坐下。看桌上只擺了一份華夫餅和一杯果汁,便知道沒有迎著頭皮吃早餐的必要。

似乎正讀到感興趣的地方,女人之後便不再說話,林蔚然看了她一眼,能瞧出側臉上的認真不是假裝。

能讓新羅大酒店開放一間單獨餐廳來勞民傷財的,只有它的主人李富真了。

金枝玉葉常有,不管是古代還是現代,現在的韓國估計除了變為君主立憲制,不然可就沒有比身邊更金枝玉葉的女人了。有成熟女性的風韻卻不撩人,明明是四十齣頭的女人,卻好像還不到三十一樣,都說女孩要富養,這女人要有了貴氣當真是與眾不同。

林蔚然神色如常,也不率先開口,坐在位置上鼻觀口口關心的,目光更是放在陽台之外,盯著那片繁華景象。

到這來。是方便也是試探。

那和徐賢被公開的緋聞並沒有如同表面那般被林蔚然棄之如彼,這些日子他已經見過了新韓的數位大股東,表面上是商談有關進軍日本跟與谷歌合作的重要業務,私下裡則是為了探探這些老傢伙的口風。這裡終究是韓國,天知道某一天他們會不會搞什麼民族大團結,特別是最近衣戀集團在股市上的異動。更是讓他越發警惕起來。

片刻后,放下手中刊物的李富真第一句就讓林蔚然大為光火。

「林會長請放心。 巫妃來襲 我這裡不是華克山莊,客戶的任何**都是保密的。而且不管是什麼秘密。」

顯然,李富真誤會了金夏妍,也誤會了更多難以啟齒的事。

林蔚然皺起眉頭,也不解釋,只是面露怒容。

李富真洒然一笑:「林會長請別誤會,經營酒店有時候就會遇上這種情況,而且林會長還是第一次來入住新韓在新羅的長期套房,下面人要鑽營,我們有時候也要給些機會,其實現在確認也好過將來可能出現的風言風語,空口白話雖然無憑,但三人成虎也不是說笑。」

林蔚然舒展了眉頭,卻沒有露出笑臉,任誰被這樣誤會估計都不會有什麼好心情:「那就麻煩李社長了。」

「林會長太客氣了,接下來的才是我的道歉。」

李富真一直帶笑,露齒卻不輕浮,表達出一種帶著距離的親近:「衣戀集團因為新品牌市場反應不佳,所以決定賣掉其在新韓的股份。」

林蔚然眉心一跳,即便有過這種猜測,但新韓這隻潛力股給衣戀帶去的利潤,足以建立好幾個新品牌了。

他隨即輕笑:「這份道歉太重了。」

李富真微笑搖頭:「不重,第一,cj集團和林會長同樣擁有購買這些股份的優先權,林會長應該知道這個優先權本身就是一紙空文,單純的比拼財力,林會長絕對沒有優勢,所以我沒有損失,只是給您一個順水人情。」

她語氣一變:「第二,這個人情我很快就想要回來,愛寶樂園在濟州島建立的韓流文化館不算政府項目,但我仍然希望新韓可以負責兩到三個展廳,還有明年的虛擬偶像演唱會聽說要有濟州島部分,我覺得愛寶旗下度假村無論是設施還是場地都很不錯……至於虛擬偶像尚在企劃的那個虛擬商務中心不算人情,不過我相信與其選擇跟cj、樂天這樣的食品巨頭合作,愛寶食品才是新韓最合適的合作夥伴。」

富家女,有氣質的貴婦,等等稱為都比不上李富真的另一個頭銜,三星下屬公司中首位女總裁,網路化,便利化,人性化,新傳媒的崛起總是伴隨著網路商務的多樣化發展,單單是一個網上訂購業務就不知道讓提供網服務的中端企業獲得多少利潤,新韓的團購策劃,網路商務中心策劃,乃至於其最根本的韓流計劃等等,一切出自林蔚然的決策似乎都是貨真價實的黃金。

廣告界越吵越凶的大變革,各大企業關於利用網路進行服務的大改革,世人都覺得喬布斯是憑藉人們對蘋果的喜愛才聞名於世,而實際上他是開拓了人們的視野,為所有有準備的人提供了一個明確的方向。 其實在之前,楚歌只是想試探一下貝比。

年輕人的話其實沒有任何條件,可以構成對貝比的懷疑。

貝比說自己是第一次來這裡賽車,選擇這條路,正好說明,他真的是第一次來這裡飆車。

只有不熟悉這裡的人,才會選擇這條路。

就算他知道,也可以想成,他只是為了和楊小溪一起吃頓飯而已。

不過那種奇怪的感覺一直存在著,楚歌決定下狠手,試探一番。

如果到時候貝比真的不是敵人的話,楚歌也會道歉,請他吃頓飯完事兒。

楚歌根本就沒有想到,貝比還沒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就已經被人射殺!

「媽的!」楚歌罵了一句,對著車裡的楊小溪說道:「躲在車裡不要出來!」

說完,楚歌就朝著剛才子彈發射的大概方向追了過去!

年輕人嚇得直接跌坐在地上,他沒有想到竟然會發生這麼恐怖的事情。

在死亡面前他也顧不得什麼風度,狼狽的躲在了自己的跑車後面。

「貝比已被擊殺!」

「b組人員迅速撤離,避免被發現!」中年人說完,將藍牙耳機踩碎,直接踢下了懸崖。

沒過多久,楚歌便一臉陰沉的走了回來。

上次還有彈夾發現,這次那裡什麼都沒有,除了被踩平的草地,證明這裡的確有人呆過。

「我們必須馬上回去,這裡不能再待著了!」楚歌看著楊小溪說道。

「可是現在車胎已經爆了……」楊小溪有些無奈的說道。

她已經不再像之前那麼緊張了,有楚歌在身邊,她有一種特殊的安全感。

「我們可以開那個外國佬的蘭博基尼!」楚歌說這話的時候竟然有些開心,楊小溪開出來的這輛跑車,楚歌不知道價值多少,但是他卻認識蘭博基尼。

大多數男人,都喜歡車,楚歌雖然是其中的例外,但是對於蘭博基尼,那華麗的車型,也是異常的喜歡。

「兄弟,你今天什麼也沒看到,就當什麼事兒都沒發生過,知道么?」楚歌看著躲在跑車後面的年輕人說道。

年輕人猛地點頭,「知、知道!」

「最好快點離開這裡,不然一會兒有人看到了,你會惹上麻煩的!」

「我這就走!這就走!」年輕人一邊說著,一邊打開車門。

連忙開車離去,可能是由於受到的刺激太大,車行駛的似乎並不流暢。

現在可以確定,那群人已經離開,所以兩人並沒有太多戒備的坐上了蘭博基尼這輛跑車。

坐上車子之後,楚歌閉上眼睛感受了一下,可是車子卻一直不見發動,楚歌忍不住的問道:「你怎麼還不開車?」

「我的手受傷了……」

聽到這話,楚歌愣了一下,看向了楊小溪的手。

楊小溪的手的確受傷了,雖然不算太嚴重,但是對於開車,還是有一定阻礙的。

「對不起,之前我一直不知道!」楚歌說著,用真氣從自己的t恤上割下了一些布條,「把手伸過來。」

「你的衣服上都是臭汗,我的傷口發炎了怎麼辦。」

「閉嘴,快點伸過來!」楚歌看著楊小溪皺眉說道。

如果平時楚歌這麼說話,楊小溪絕對會和他鬥爭到底。

但是看著楚歌少有的認真表情,楊小溪不由自主的把手伸了過去。

包紮好傷口之後,楚歌看著楊小溪說道:「你起來,車讓我來開!」

「你會開車么?」

「當然會!」

一輛華麗的蘭博基尼行駛在公路上,不過前進的方式很是奇葩,就像蝸牛一般,拱一下,停一下……

「你真的會開車么?」楊小溪一臉質疑的看著楚歌。

已經出了滿頭大汗的楚歌,乾咳了兩聲,「我當然會,只是太久沒有開,有些生疏而已。」

「你以這種方式,已經開了半個小時了,你確定你只是有些生疏?」

「……」

「河田先生,楊小溪身邊有一個奇特的男子在保護著她,我們的任務失敗了。」中年人用熟練的東瀛語看著眼前的男人說道

河田北武將煙頭擰滅,看著中年人說道:「韓健君,失敗其實在我意料之中,我早就告訴過你,其實有些事情,並不需要我們親自去做的。」

「可是我們並沒有其他的人可以信任。」韓建看著河田北武有些無奈的說道。

河田北武搖頭笑了笑,「不,請人動手,並不一定要請可以信任的人。」

「河田先生的意思是?」

「我們可以請那些視財如命的殺手組織,在他們的眼裡,錢才是最重要的。」河田北武笑著說道。

韓建聽到這話,恍然大悟,不過他心裡依舊有疑惑,「國際殺手組織有很多,我們應該找誰呢?」

「sr……」

「小七的情況怎麼樣?」張二爺看著楚歌問道。

「小七隻是受了一些輕傷,四哥已經給她使用了天閣葯業的藥粉。」

張二爺嘆了口氣,「這群瘋子……」

「二爺,以你的性格,應該不至於一直處於這種被動的狀態,我們為什麼不反擊?」楚歌看著張二爺忍不住的問道。

張二爺搖了搖頭,「有些事情並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國安組到現在都沒有查出那群人是什麼來歷。」

「但是這麼下去,不是辦法啊!」楚歌有些惱怒的說道,這種一直被人盯著的感覺實在是太討厭了!

張二爺嘆了口氣,「這些我會去處理,你的任務就是保護小七……」

「我知道,無論怎麼說,她也是我半個妹妹,就算二爺你不說,我會這麼做的……」楚歌這話是出自真心的,他小時和柳荷相依為命,所以對於親情特別的看重。

就算楊小溪和他並不是親兄妹,但是他早已將楊小溪當做親妹妹來看待。

雖然這個妹妹不怎麼可愛……

「好了,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張二爺擺了擺手,讓楚歌離開。

楚歌離開之後,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了房間之中。

「對不起……」男子看著張二爺,語氣里充滿了歉意。

張二爺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男子,似乎一點也不感覺驚訝。

剛才他之所以讓楚歌離開,就是因為感應到了男子的存在。

男子的長相異常的英俊,尤其是那一雙眸子,攝人心魄。

看著和楚歌的年紀一般,身上穿著一身白色的休閑裝。

但是卻給人一種虛無縹緲的感覺,好似不是這凡塵中人一般。

張二爺嘆了口氣,「我知道你的難處,你已經為我,為華夏這個國家做的太多了。」

「我突然感覺,當年慕容雪歌的做法其實正確的……」張二爺苦笑著說道。

男子看著張二爺有些落寞的身影,無奈的嘆了口氣。

由於發生了刺殺事件,這幾天楊小溪一直待在蕭幫的老宅。

楚歌為了不使楊小溪無聊,每天都會過來陪楊小溪聊天解乏。

「我想出去,待在家裡實在太無聊了!」楊小溪有些不快的說道。

楚歌無奈的搖了搖頭,「外面的世界很有趣,但是很可能付出生命的代價……」

「喂,要不要每次,都打散我美好的幻象!」楊小溪看著楚歌有些氣惱的說道。

「小七,最近過的怎麼樣?」就在這個時候,唐洛柔拿著大包小包走了進來。

「洛柔姐你終於來了,整天和這個臭男人在一起,真是太沒意思了!」

聽到楊小溪這麼說,楚歌不樂意了,「喂!什麼叫臭男人,好像你挺香似得!」

有了唐洛柔在這裡,楊小溪直接選擇將楚歌忽視掉,「洛柔姐,演唱會的事,準備完了么?」

「嗯,已經差不多了!」唐洛柔笑著說道:「其實我這次來,就是為了演唱會的事兒來的。」

「演唱會的事兒?」楊小溪聽到這句話,卻有些疑惑了。

「嗯,在這裡,我想正式邀請楚先生來參加我的演唱會。」唐洛柔看著楚歌笑著說道。

本來以為沒自己事兒的楚歌,聽到這話卻愣住了,「你開演唱會關我什麼事兒?」

「我新專輯里有一首歌是男女合唱的,可是和我合唱的兩個歌手,他們現在正忙著做自己的事情,如果讓我一個人唱的話,有些吃力。」

「那也用不著找我啊,先不說我會不會唱,我一點名氣也沒有,找我也沒用啊!」楚歌看著唐洛柔無奈的說道。

他實在想不通,唐洛柔為什麼會找自己合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