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花驚羽示意一側的劉管家:「太子要去梅院看望二妹妹,你陪太子一起過去吧。」

「是,大小姐。」

劉管家可不敢得罪花驚羽,現在的大小姐可是很厲害的,他還是悠著些的好,以免落在她的手裡死得太難看,照他剛才觀看,就是太子殿下和大小姐交鋒也討不了好,何況是他們這些做奴才的呢。

劉管家請了南宮元徽前往梅院,花驚羽領著幾名護衛往輕羽閣走去,一進輕羽閣便看到溫柔迎了過來。

「小姐,這是三位小姐交待的事情,」溫柔遞上來一疊紙,花驚羽接了過來,眼神不自覺冷寒如冰,這就是她們這些年欺負她的種種嗎?看來先前她的懲罰還是輕了啊,主僕二人一路前往輕羽閣。

輕羽閣里,一片安靜,一點的聲音都沒有,花驚羽和溫柔兩個人走到花廳門外,不由得奇怪的挑眉,人呢?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先前他們還在呢?還吵起來了呢?」

溫柔開口,花驚羽忍不住冷哼:「這兩個傢伙竟然不等我回來,便先回去了。」

她話音一落,花廳里傳出一道聲音:「誰說我們回去了?」

突兀的聲音響起,花驚羽和溫柔二人飛快的抬頭望去,便看到從花廳里走出來兩道身影,立在陽光之下,丰神如玉,孝親王府的小魔頭南宮瑾,眉宇俊朗洒脫,說話間眉眼皆帶著暖意,。赫連軒和他的俊朗洒脫不同,他是俊美如暖玉的神彩,眉間隱有淡漠之色,拒人於千里之外,不過他看到花驚羽的時候,眼神不自覺的溫融了下來,唇齒間隱有淡淡的笑意。

「羽兒,你回來了,」兩個人同時開口,花驚羽點了一下頭說道:「你們兩個大活人坐在花廳上,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啊,害得我以為你們兩個都回去了。」

花驚羽說著領先往花廳走去,身側的南宮瑾和赫連軒二人對視一眼,然後冷哼一聲,各自掉頭,誰看誰都不順眼。

南宮瑾率先開口抗議:「羽兒,你是我們燕雲國的人,怎麼和西陵國的人交好了,這西陵國的人可是陰險狡詐得很哪?」

「哼,我們西陵國的人陰險狡詐,那某人還喜歡西陵國的人呢?豈不是自打嘴巴子。」

赫連軒沒好氣的介面,南宮瑾一聽到他提這話,臉噌一下變紅了,粗嘎著嗓子叫起來:「赫連軒,信不信我打爛你的嘴巴?」

「你以為我怕你啊?哼,你那點小心思瞞得過別人瞞不過我,不過你想都別想,沒你的任何事情,我妹妹雲芙可不是你宵想得起的。」

赫連雲芙這個人花驚羽是知道的,西陵皇室的小公主,天下第一美人,同時是雲霞宮宮主的關門弟子,除了這個身份外,她還是地鳳榜第一名的高手。

這個女人可謂光華萬丈,得天獨厚,說她是十全十美也不為過,不過至於是不是這樣,花驚羽就不知道了,因為她並沒有見過赫連公主本人,這些都是傳聞,但是能傳出這樣的消息,想必本人確實很厲害,要不然不會穩坐地鳳榜第一名的位置了。

花驚羽微眯眼望向南宮瑾,發現南宮瑾雖然惱羞成怒,但是瞳眸中隱有熾熱的光華,看來赫連軒說得還真不錯,南宮瑾真喜歡西陵國的小公主,就不知道這位赫連公主是否喜歡他。

花驚羽望了南宮瑾,丰神如玉,俊朗不凡,武力修為也極高,身份又很貴重,要她說西陵國的赫連雲璃若是喜歡上他,也沒什麼奇怪的。

想到這花驚羽望到赫連軒笑道:「赫連,瑾小王爺怎麼了?他不錯啊,不至於那麼差吧,他這樣的人,若是赫連公主再看不上,那她要到哪裡去找喜歡的人呢?」

正廳里,花驚羽的話一落,南宮瑾的眼裡攏上了驚喜,歡喜不已的叫起來:「羽兒,你真的這樣認為的嗎?」

腹黑王爺傾城妃 沒想到小羽兒對他的評價這麼高,聽了她的話,他被赫連軒擊挎的信心又充足了。

花驚羽掉頭望著他,好笑的開口:「你本來就不差,有那麼驚訝嗎?看來你是真的很喜歡這位赫連公主,才會如此的患得患失,。」

花驚羽眼裡南宮瑾一向是爽朗洒脫的,沒想到有一日還能看到他患得患失的樣子,這說明他的心裡很喜歡這位西陵國的小公主,所以才會如此的患得患失,看到南宮瑾如此喜歡一個人,花驚羽本該替他高興,可是心情卻略有些沉重,因為愛情中誰先愛上了,便註定比另外一個承受得多,但願那位赫連公主喜歡的人也是他。

赫連軒聽了花驚羽和南宮瑾的對話,冷哼了一聲坐到一側的椅子上,不滿的向花驚羽抗議:「羽兒,他有這麼好嗎?」

花驚羽回首望向赫連軒,只見這傢伙一向淡漠的俊美面容上,此刻難得的攏上了陰驁,還有鬱悶,臉色十分的不好看,似乎在生悶氣,雖然花驚羽不知道他氣什麼,但是來者是客,所以陪著笑臉說道。

「赫連,這是瑾小王爺和雲芙公主的事情,我們就不要插手了,若是雲芙公主喜歡瑾小王爺呢?你做為兄長不就成了棒打鴛鴦的那根棒了。」

赫連軒抬眉望了對面的南宮瑾一眼,冷哼一聲:「我妹妹是不會喜歡他的。」

「我怎麼了?憑什麼雲芙不會喜歡我,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南宮瑾一聽赫連軒說的話,便來火,惱怒的責問著,上次他和雲芙相處得很愉快,兩個人有往好的地方發展的趨向,這赫連軒憑什麼說雲芙不會喜歡他,他又不差。

赫連軒懶得再理會他,冷瞪了他一眼,深沉的開口:「反正我的話放在這裡,我妹妹雲芙是不會喜歡你的,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若是你不相信,到時候受傷的可就是你了。」

赫連軒說完不再理會臉色發黑的南宮瑾,掉首望向花驚羽:「羽兒,我今兒個來這裡便是告訴你一聲,明日便是學院選拔了,你還要不要參加選拔了?」

花驚羽一聽明日便是選拔的日期,不由得高興了:「好,明日我定然前往玉凰書院參加書院的選拔賽。」

其實這選拔,只要進入前十名,便可以參加燕雲國的武魁之爭,選拔賽過後,只有不到兩個月的時候便到了武魁之爭,想想她便覺得振奮,只要拿到第一名,便可以解除掉和南宮元徽的婚事了,這是她最高興的事情了。

赫連軒的一聽花驚羽要參加武魁之爭,臉上好看多了,他還真害怕花驚羽不參加武魁之爭,若真是那樣的話,說明她並不打算退掉太子的婚事,那她最後就會嫁給南宮元徽,但現在她依然參加武魁之爭,說明她一心想退掉這門婚事,因為確定了她的心意,所以赫連軒的心情無端的好了起來。

一側的南宮瑾聽了他們的對話,立刻高興的開口:「小羽兒,你要參加明日玉凰書院的選拔嗎?明天我去給你助威。」

「好啊,記得明兒個早上早早到。」

花驚羽笑著開口,眉眼明朗,對於明日的書院的選拔,她一點都不擔心,因為憑她的能力,就是拿個第一也不成問題。不過眼下她倒有另外一件事要做,想著望向南宮瑾:「南宮瑾,我有一件事想麻煩你。」

「好啊,你和我客氣什麼啊?」南宮瑾高興的挑眉望向花驚羽,花驚羽揚了揚手中的紙,南宮瑾和赫連軒奇怪:「這些是什麼啊?」

兩個人伸出手一人接了一些過來,然後看了起來,一會兒的功夫便臉色難看了,沒想到這些年來,小羽兒竟然受到這麼多的欺負,這些該死的女人,尤其是雲氏和花如煙。

「你是要我替你收拾雲氏這個賤女人和花如煙嗎,」南宮瑾站起身,大有立刻把雲氏和花如煙抓起來的意思。 花驚羽搖頭示意他坐下:「我不是讓你去收拾她們的,你一個大男人若是收拾女人,會被人家嘲笑死的,我要你安排人手,立刻在梟京把這些事傳出去,只要這些事傳出去自有人會收拾這對母女的。」

她一直以來可是皇室相中的兒媳婦,雲氏和花如煙如此做,分明是不把皇室的人放在眼裡,皇后如何會放過她們呢。

南宮瑾的眼睛亮了起來:「好,小羽兒真聰明,借刀殺人,不錯不錯。」

省得自已動手招惹別人的非議,南宮瑾喚了門外的兩名手下進來,低聲的嘀咕命令他們立刻去做這件事。

兩名手下領命,立刻去做,花驚羽笑著向南宮瑾道謝:「南宮瑾謝謝你了。」

「你和我說什麼謝啊,不是太見外了嗎?」南宮瑾翻了一下白眼,十分的不樂意,一側的赫連軒望了望花驚羽,又望了望南宮瑾,發現他們兩個人相處得極自然,令人吃味,不過他什麼都沒有說。

門外,溫柔走了進來,恭敬的說道:「小姐,天已中午了,是否留兩位客人在輕羽閣用膳。」

赫連軒和南宮瑾二人同時的起身開口:「不用了,我們還是回去吃飯吧。」

他們是不想麻煩花驚羽了,花驚羽挑眉,南宮瑾剛幫了她,她的心情不錯,想著笑道:「我請你們去酒樓吃飯,南宮瑾,你對於燕雲國的京都十分的熟悉,你看哪家的酒樓飯菜最好吃便挑選哪家,今兒個我請客。」

花驚羽的話落,南宮瑾和赫連軒倒也不推拒,南宮瑾想了一下說道:「就去清乾街的半月樓吧,裡面的烤鴨可是一絕。」

「哪還等什麼?」花驚羽立刻笑著開口,招呼了兩個人往外走去,一行三人出了輕羽閣前往清乾街的半月樓吃飯去了。

梅院,花如煙已經醒了過來,此刻的她正躺在床上傷心的痛哭,一邊哭一邊向太子低低的說著花驚羽是如何的心狠手辣,如何出手對付她的,這個女人就是蛇蠍心腸等等,太子南宮元徽今日的心情本來就不好,此時再聽了花如煙的話,臉色越發的深沉而難看。

此時的花如煙已經引不起他半點的情緒,有的只是嫌厭,花如煙就像快溺水的人想抓住一根浮木一般,緊抓著太子殿下的手,就望著太子能念著往日的情份幫幫她,可惜她說了這麼多,太子竟然一言不吭,既沒有同情她,也沒有說幫她之類的,花如煙不由得絕望。

偏偏這時,南宮元徽的手下走進了房間:「殿下,花大小姐和孝親王府的瑾小王爺,還有西陵國的赫連皇子一起離開花府了。」

「什麼,她竟然和南宮瑾和赫連軒出府了,她是忘了本宮所說的事了嗎?堂堂太子妃竟然和男人公然的走在一起,這種行為實在是可恨。」

太子發著狠,起身急急的往外走去,腳步飛快,一眼也沒有看床上的花如煙,連招呼都忘了打。

花如煙的臉色如紙一般的白,牙齒狠狠的咬著自已的下唇,血溢了出來,她狠狠的握著自已的手,南宮元徽,你竟然這樣沒有良心,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啊,眼淚如雨一般的流下來,卻無計可施。

門外,南宮元徵領著手下的侍衛離開了,急急的往花府的大門前走去,等他趕到府門外的時候,哪裡還有花如煙和南宮謹以及赫連軒的身影,太子的臉色更黑了,問了守門的護衛,花驚羽離去的方向,一行人急急的追著花驚羽而去了。

半月樓是燕雲國京都一流的酒樓,從裝潢到酒樓的服務,再到飯菜,無一不是最好的,南宮瑾和南宮凌天在半月樓里有一間專屬的雅間,平時即便客人再多,他們沒人,這雅間也不會動,所以南宮瑾才會選了半月樓,一行人停在半月樓門前,小二一眼便認出了南宮瑾,趕緊恭敬的迎上來。

「小的見過瑾小王爺。」

南宮瑾點了一下頭,指了指身側的花驚羽說道:「這是花府的花大小姐,今兒個可是她請客,你把酒樓里最好的飯菜點心的上一桌來,不怕菜貴就怕菜不好,知道嗎?」

「是,是,」小二連連的點頭,看到南宮瑾等人往樓里走去,小二趕緊的跟上來說道:「瑾小王爺,那雅間已經有人用了?」

小二話一落,南宮瑾的臉色陰驁了,難看了,眼神閃著怒火,一把提起小二的衣襟:「你說什麼,再說一遍,信不信爺打落你的牙齒?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把爺們的雅間給了別人。」

小二嚇得牙齒打顫,這位爺怒起來可真不是好事啊,他們酒樓里可是吃過他的虧的,小二眼淚都下來了,尖細著嗓子叫道:「爺,不是別人佔用了那雅間了,是北幽王殿下,是他老人家在雅間里吃飯。」

南宮瑾一聽北幽王南宮凌天,總算不說話了,氣也順了,火也沒了,放開小二,還抬手拍了拍他的臉蛋,安撫他:「你不會早點說啊,省得爺發這麼大的火。」

「是,是小的錯,」小二差點吐血,你都沒讓我把話說完,我才是倒霉的那一個。

南宮瑾望向身後的花驚羽和赫連軒二人建議:「要不,我們就和凌天合在一起,反正只是吃個中飯。」

赫連軒一聽到南宮凌天在這家酒樓吃飯,先不樂意了,直接的蹙眉否決:「既然沒雅間了,我們再重新找一家酒樓吧。」

花驚羽也不想和南宮凌天有過多的糾結,碰上南宮家的人,她准沒有好事,所以還是換一家酒樓吧。

「那我們換一家酒樓吧。」花驚羽認同赫連軒的話,南宮瑾有些不樂意,不過今兒個可是花驚羽請客,客隨主便,他總不好堅持吧,何況一對二,她們可是兩個不願意在半月樓用飯,既這樣便換一家吧,南宮瑾點了一下頭:「行,那就換一家吧。」

三個人說話間便要退出酒樓,不想二樓的樓梯口竟有兩人走了過來,這兩人花驚羽和南宮瑾是認識的,南宮凌天的手下侍衛,墨竹和青竹二人,二人徑直的走了過來,走到南宮瑾和花驚羽等人的面前,沉穩的說道。

「我家王爺有請。」

南宮瑾一聽墨竹的話倒是高興了:「好啊,還是凌天上道,既然他邀請,我們就一起吃飯吧。」

他說完抬腳往樓里走去,花驚羽無奈只得跟上,赫連軒也跟了上去,不過此刻他的臉色可就不大好看了,俊美的面容上籠罩著一層霜凍,瞳眸幽暗凌寒,一聲不吭的跟著花驚羽,一行人往二樓走去,一樓大廳里很多吃飯的人,望著這一行人,沒人敢亂說話,燕雲國的大魔頭,小魔頭都在這裡,他們若是亂說話,只怕會立刻被割了舌頭。

一行人眼看著要走到二樓,忽地半月樓外,咚咚的響起了急切的腳步聲,有人旋風似的從外面闖了進來,眾人不由得飛快的抬首望去,便看到這幾人為首的竟然是太子南宮元徽,太子殿下的臉上滿是氣急敗壞,十分的惱怒,一從門外走進來,便直往樓上走去,樓下大廳里的人,不由得面面相覷,這是什麼狀況,他們怎麼看到了傳說中捉姦的戲碼啊,太子殿下的臉色好像自已戴了綠帽子似的,不會這麼誇張吧。

花驚羽長得那麼黑,誰會喜歡她啊,雖然她和孝親王府的瑾小王爺還有西陵國的赫連皇子走在一起,但他們應該只是單純的朋友關係吧,孝親王府的瑾小王爺,還有赫連軒皇子可都是人中龍鳳,這樣出色的男人如何會喜歡上花驚羽呢,再一個上面還有一個北幽王殿下呢?

樓下的人只管猜測,不敢亂說,同時豎起耳朵聽著上面的動靜。

此時花驚羽和赫連軒等人已經走到了二樓的通道上,聽到後面咚咚的腳步聲,不由得錯愕的停住身子,齊齊的回頭,便看到太子南宮元徽臉色黑沉的領著人從後面走了過來,南宮元徽一走過來便生氣的瞪著花驚羽,責問道。

「花驚羽,你是把本宮的話當成耳邊風了嗎?先前我不是說了嗎?身為東宮太子妃,是要注意儀容的,不要與這些男人走在一起,這會影響到你的聲譽的。」

南宮元徽的話一落,孝親王府的南宮瑾不滿的開口了:「什麼叫不要與這些男人走在一起啊,她現在還沒有嫁你呢,再說這玄武大陸上,男女做朋友是很正常的事情,什麼叫影響她的聲譽啊,我們做了什麼啊?不就是吃了一個飯嗎?不對,還沒有吃呢。」

南宮瑾惱火的瞪著南宮元徽,南宮元徽以往總是避開南宮瑾,這會也是怒了,陰森森的開口:「南宮瑾,以往你無法無天,是本宮不與你計較,但是以後你最好離得羽兒遠點,她是東宮太子妃,本宮不希望她的聲譽受到影響,以後你不要沒事再往花府跑,若是再跑,便不要怪本宮翻臉無情。」

「哎呀,我好怕啊,好怕怕啊,好啊,你翻一個給我看看,我倒要看看你翻臉無情后能拿我怎麼樣?」

南宮瑾素來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子,豈會怕南宮元徽的威脅,更是囂張的挑釁著南宮元徽,一側的赫連軒難得的和南宮瑾站在了一條陣線上,幫著他說話:「瑾小王爺,你還是不要生氣了,氣大傷身,與無理取鬧的人多說什麼,現在天色不早了,我都餓死了,人家不餓難道我們不餓嗎?」 南宮瑾立刻笑眯眯的介面:「沒錯,我們餓,走,去吃飯,不要理會神經病。」

南宮元徽一張臉別提多黑沉了,陰森森的怒吼:「南宮謹,看來你是鐵定要與本宮做對了,你以為你與本宮做對你有什麼好處不成?」

南宮瑾看也不看他,轉身望向花驚羽:「羽兒,我們進去吃飯吧,你餓了吧。」

花驚羽點頭認同,轉身跟著南宮瑾的身後往南宮凌天的雅間走去,身後的南宮元徽一看前面的三人誰都不理會他,這讓他既火大又覺得丟臉,身形一動,沖了過去一把拽住花驚羽的手,狠狠的說道。

「花驚羽,你膽敢再和他們在一起試試,信不信本宮立刻進宮讓母後下旨為我們完婚,等成了婚,看你還怎麼和這些傢伙接觸。」

花驚羽的臉色也冷了下來,瞳眸閃爍著寒氣,視線從南宮元徽的臉上移到他抓著她手臂的大手上,他一點也沒有憐香惜玉,力氣大到讓她吃疼,這個男人任何時候都只顧著自已,從來不憐惜別人,果然不虧是皇室的嬌子啊,生來自私,。

花驚羽唇角撇了撇,狠狠的抽回手,冷冷的開口:「南宮元徽,你大可以立刻進宮去找皇後娘娘,還有別再試圖惹惱我,若是你再惹惱我,我做出的不僅僅是一拍兩散的事情,還有別的是你無法承受的,你不要不相信,如果不相信,你可以試試。」

她說完理也不理南宮元徽,南宮元徽僵住了,南宮元徵身後的侍衛滿臉的不滿,沉聲開口:「殿下,是否要進宮去讓皇後娘娘下旨,廢掉太子妃?」

這種女人不娶也罷,她整天在外面招風引蝶的,根本不配為東宮太子妃,而且這女人太囂張了,一點也不把太子放在眼裡,若是娶回去,太子也是倒霉,倒不如不娶呢。

不過侍衛的話一落,南宮元徵抬手扇了這傢伙一耳光,憤怒的聲音響起來:「你懂個屁,這正是她想要的,她是巴不得不嫁本宮呢,本宮不會讓她如意的,她不想嫁,本宮偏要娶她,讓她一輩子也逃不出本宮的手掌心。」

太子狠狠的發著誓,挨打的侍衛聽得一頭霧水,不過沒敢說話,另外一人小心的問道:「殿下,那現在怎麼辦?」『

「他們不是吃飯嗎?本宮也吃飯,走,大家一起吃。」

南宮元徽壓抑下心頭的怒火,面色如常的往南宮凌天和南宮瑾等人的雅間走去。

雅間里,此時響起此起彼落的說話聲,似乎早把他給忘了,南宮元徽的眼神再次的暗了暗,不過決定了不發火,徑直推開門走了進去,雅間里的幾個人同時的抬首望過來,一起望著這位太子殿下,幾人的眼神里赤祼祼的顯示出,這太子殿下的臉皮真厚啊,太厚了。

南宮元徽假裝沒看到,望向南宮凌天沉穩的開口:「原來是七皇弟在這裡吃飯,七皇弟不會介意本宮在此用飯吧。」

南宮凌天性感的唇角一勾,邪魅慵懶的開口:「好啊,太子皇兄難得的與臣弟一起吃飯,歡迎至極。」

南宮凌天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南宮元徽不理會,徑直的走了過去坐下,他走到桌前,本想坐在花驚羽的身邊,可是卻發現她的身邊一側坐著南宮瑾,另外一側坐著南宮凌天,赫連軒則是坐在南宮瑾的手邊,這傢伙的臉色也有些不好看,本來他是想坐在羽兒的身邊的,誰曾想到,南宮瑾竟然搶先的坐在了羽兒的身邊,還讓羽兒坐過去一點,這樣便使得花驚羽挨著南宮凌天身邊坐了。

南宮元徽望向南宮瑾,意思十分的明顯,想與南宮瑾換個位置,可惜南宮瑾對他的顯示視而不見,還大刺刺的開口:「太子皇兄,怎麼不坐啊,你再不坐,我們要開吃了。」

他招呼了一聲,當真開動了,花驚羽也不理會其他人,取了筷子吃了起來,她早餓了,才懶得理會南宮元徽這神經病,這個男人她一刻也不想和他有牽扯了,但願早早的退掉這門婚事,省得噁心她。

南宮元徽見沒人理會他,只得坐了下來,不過他並沒有坐在赫連軒的身邊,而是遠遠的坐了開去,最後形成了他一個人面對對面四個人的局面,最可氣的是對面的四個人沒有一個人理會他,只自顧的說著話吃著東西,還有南宮瑾和南宮凌天二人,不時的挾了菜給花驚羽。

「羽兒,你嘗嘗這個,很不錯的味道,半月樓里的烤鴨可是一大特色,你嘗嘗,本王每次來半月樓都喜歡點盤烤鴨」

南宮瑾介紹著,花驚羽挾了一筷子嘗嘗,確實是很不錯的味道,入口即化,香味很濃。

她身側的南宮凌天邪魅暗磁的聲音響起:「少吃點,這烤鴨雖然好吃,但是容易上火。」

他說完隨意的的挾了一筷子茄子放進花驚羽的碗里,花驚羽沒有反抗,自然的吃了,這神情看得對面的南宮元徽雙眼都要噴火,滿臉的憤怒。

南宮元徽望向南宮凌天開口:「七皇弟,你這樣的行為似乎不大妥當吧,羽兒她可是本宮的太子妃,也就是你的皇嫂,你這樣似乎?」

南宮元微的話沒有說下去,但是個中的意思大家都明白,花驚羽以後是南宮凌天的皇嫂,南宮凌天對她的關懷舉動是不合時宜的。

南宮凌天喔了一聲,抬眉邪魅一笑,清風曉月一般的溫融:「太子皇兄想多了,本王只是看太子皇兄照顧花小姐不方便,所以順手幫忙照顧一下,若是太子皇兄不樂意,也可以自已來照顧。」

他嘴上說自已來照顧,可惜身形愣是不動一下,他不動,南宮元徽如何照顧啊,這分明是譏諷他。南宮元徽心中那個氣啊,狠狠的吃著飯桌上的菜,對面的幾個人已經自顧說起話來。

「凌天,明日你要不要去玉凰學院給小羽兒助威,她要參加玉凰學院的選拔賽。」

南宮凌天並沒有說話,邪魅深沉的瞳眸隨意的掃了一眼花驚羽,又望了望身側的幾人,不說南宮元徽心裡不好受,就是他也有些冒酸水了,這丫頭明明長得不出色啊,怎麼就招來這麼多出色的人呢,只怕以後還有別人,一想到這個,南宮凌天的眉間隱有煞氣。

看他這種神情,南宮瑾不好說話了,以為南宮凌天不樂意,雅間里南宮元徽和赫連軒倒是鬆了一口氣,他們兩個人都不願意南宮凌天和花驚羽有過多的接觸,

花驚羽自然也注意到了南宮凌天的神情,以為南宮瑾的話讓他不高興了,趕緊的說道:「北幽王殿下可是大忙人,這種小事還是不要麻煩他了。」

她的話一落,忽地腰間一緊,一隻溫熱修長的大手掐上了她的細腰,輕輕的蹂躪著,即使隔著衣衫,仍然清晰的感受到他指尖的溫熱源源的傳到她的四肢百駭里,令得她周身酥麻麻的,同時這蹂躪又帶著一些力道,讓她的腰既酥麻又吃疼,這滋味真是不好受啊,這傢伙幹什麼?花驚羽幾乎要驚跳起來,臉色十分的不好看。

南宮凌天的手停了一下,吐氣如蘭的氣息輕撩過她的面頰,如果再加上下面的動靜,當真是催命奪魂,他暗磁如玉質一般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誰說本王明日沒空了,正好明日有時間,便去看看吧。」

他說完望向花驚羽:「花小姐不會不歡迎吧。」

他說完手下的力道又緊著掐了一下,花驚羽其實很怕癢,現在正極力的憋著,可是這感覺太難受了,只能極力的憋著,但是終歸有些不自在,她身子另一側坐著的南宮瑾和赫連軒不明所以,望著她,關心的問道。

「羽兒,你的怎麼了,臉色似乎不好看,是哪裡不舒服嗎?」

「是啊,還是生病了了?」

兩個人一起望著花驚羽,花驚羽心裡無比的怨幽,她如何說,腰間一隻手正在掐她呢,她若是表示出半點不歡迎之意,只怕這手的主人便死命的蹂躪她,所以為了自已的小蠻腰,還是不要得罪這傢伙了。

「沒事沒事,」花驚羽笑著搖頭,然後望向南宮凌天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歡迎至極,堂堂北幽王殿下前往玉凰學院去看選拔賽,怎麼可能不歡迎呢。」

「可是本王感覺花小姐的笑似乎有些為難。」

南宮凌天邪魅而語,狹長的峰眉之尖上好似染上了三月的桃花,妖治而詭異,這男人還真是多變,嗜血時像魔鬼,冷清時像修羅,若是邪魅起來又像妖孽,溫融起來是一個翩翩風彩的佳公子,如此多面的角色融於一體,竟然分外的契合,沒有半點的格格不入,收放自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