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虛妄大帝這一出手,便是殺招,虛妄之拳!

畢竟秦南主動送死,他豈能不成全?

「秦南……要完了!」

全場所有的長老、執事、弟子們,看到這一拳,都是滿臉失神,心神震蕩!

他們只感覺這一拳,可以令天地崩塌,令萬物摧毀,根本不是他們武祖境,能夠抵擋的!

融天大帝和明空大帝,也是冷笑連連,他們眼力非凡,自然能夠看得出來,這一拳下去,就憑秦南的實力,雖然不會死,但必然會變成廢人一個!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秦南的身形,豁然動了!

「區區一拳,也想傷我?崩滅武樹,崩滅萬物!」

秦南整個人的氣勢,驟然一變,變的磅礴浩瀚,他大手一揮,崩滅武樹衝天而起,綻放出來了無窮的黑光,像是一輪黑色月亮,朝著虛妄大帝,徑直衝去!

砰砰砰!

一道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

虛妄大帝那滔天拳意,在這磅礴浩瀚的崩滅之意下,竟然開始層層破碎,一個又一個的拳中世界,接連破碎!

「怎麼回事?他的實力變強了?」

虛妄大帝的臉色,頓時一變!

融天大帝和明空大帝臉上的冷笑,也為之凝固!

鬼武大帝和全場所有的長老、執事、弟子們,見到這一幕,心中彷彿響起了一道道的炸雷聲,滿臉的不可思議之色!

秦南……

居然硬生生粉碎了虛妄大帝的一擊?

「難怪你敢挑戰我,但是你以為,實力提升了一點,就是我的對手?我告訴你,大帝和武祖之間,乃是天壤之別!虛無四方……」

虛妄大帝回過神來,法印結出,瞬息之間,從他的身上,綻放出來了一道道的灰色光芒,席捲了四面八方,使得整片天地,都陷入了一片灰暗,像是進入了一個奇異的世界!

「破妄一槍!」

虛妄大帝長嘯一聲,一桿長達三十丈,彷彿由無數古魔之血,鑄造而成的大槍,爆發出來了驚天動地的力量,朝著秦南,直接殺來!

「崩滅武樹,崩滅萬道!」

秦南神念一動,那崩滅武樹,再度飛來,只不過這一次,沒有再釋放黑光,而是那中間的崩滅道圖上,綻放出來了一股股無形的崩滅之力,像是一尊參天大樹,擋在了秦南的面前!

「就憑你一顆武樹,也還想擋住……嗯?」

虛妄大帝冷笑而起,但是短短一瞬間,他的笑容,瞬間僵住!

只聽得一聲爆響,崩滅武樹連連倒退,光芒暗淡,可是那崩滅道圖,卻是將這干血紅大槍,硬生生擋住了!

「天荒刀術,斬!」

秦南身形一閃,瞬間來到了虛妄大帝的面前,釋放出來了一道恐怖的刀氣!

「不好,虛妄之力,凝練我身!」

虛妄大帝臉色一變,沒想到秦南的速度,居然也變快了,當下掐出法印,一股股虛妄之力,宛如游龍一般,圍繞著他全身上下,包裹起來,使得他整個人,像是一個灰色的巨人!

哪怕天荒刀術,都無法硬生生斬開!

「戰神之魂,戰神之樹!」

秦南氣勢如虹,戰神之魂,釋放而出,盪開了一股股戰神之威,那戰神之樹,更是綻放出來了奪目的青光,像是一把絕世神劍,又像是戰神的虛影,朝著虛妄大帝,硬生生抽擊而去!

轟隆!

虛妄大帝渾身上下的虛妄之力,瞬間破碎開來!

「你……你的兩顆武樹……」

虛妄大帝身形倒退,終於發現了什麼,眼神之中,露出了抹驚懼!

他身為大帝巨頭,自然見識非凡,難道這個秦南,將他的武樹,融合成為了兩顆了么?否則的話,怎麼會具備如此恐怖的力量?

「發現了么?但是已經遲了!」

秦南左瞳之中,閃爍青光,洞徹一切,腳步一踏,頭髮飛舞,再度降臨在了虛妄大帝的面前,一記記恐怖的刀術,接連斬出!

他背後的兩顆武樹,就像是兩尊無上強者,緊隨秦南,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力量!

轟轟轟!

這一刻,無數道的爆炸聲,響徹在整個天地之間!

鬼武大帝、融天大帝、明空大帝,還有全場所有的長老、執事、弟子們,看著眼前那洶湧澎湃的勁氣,可怕的威壓,恐怖的交鋒,都是心神震蕩!

武祖境的秦南……

居然將堂堂虛妄大帝,給直接壓制了? 與世紀集團的合作促成之後,項目負責人尤斌連夜擬定了項目合同,兩家公司在兩天後便火速簽約。

至此,東海地產的第一個項目正式啟動,開始進入前期籌備階段。

簡艾心中大石落定,這幾天倒也落得輕鬆,直到周末,陳進租好了房子,打算搬走。

當時來到簡艾家時,陳進就一身輕的來,如今離開,也只是多了一個背包而已。

簡艾陪著他一起來到了海城區,陳進在臨近海城區中心的位置租了一處小公寓。

「房子是清歡託人幫忙找的,我本來想住在鐘樓區就行,房租也能便宜點。但清歡執意讓我住在海城區,說是方便,我想了想也是,就同意了。」

路上,陳進隨口說到。

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簡艾對陳進多多少少有些了解,雖然他現在一個月的工資已經過萬,這基本已經和一個公司中高層的薪水持平,可節儉的性格是他從小養成的,自是能省則省。

不過清歡說的也沒錯,住在海城區確實方便。

「我家的新房子也買在海城區,到時候我們也能離的近些。」簡艾笑著應到,隨即想到了鐘樓區的星光酒吧,不禁又道:「況且你若是住在鐘樓區,保不齊哪天又會碰到劉勇,萬一他在找你麻煩呢?」

簡艾不說,陳進都快將這事兒給忘了,聞言不禁連連點頭:「對,我把這事兒給忽略了。」

那劉勇說到底是鐘樓區的地頭蛇,自己得罪了他,扔下工作跑了,若是真的被他碰見,肯定不會輕易放過自己。

車子在一處高層小區門前停下,兩人下了車,簡艾目光隨意的四周看了看。

小區建設的不錯,一看就是近兩年的新小區,比鄰海城區中央位置,周圍該有的都有,確實是個好地方。

陳進租的是一間精裝修的單身公寓,面積不大,大概五六十平的樣子,樓層在十六樓,視野倒是寬闊。

陳進只帶了衣服和生活用品,租的房子家電雖然齊全,可床單被褥、鍋碗瓢盆這些卻是沒有的。

簡艾陪著陳進又去了附近的超市,將生活的必需品一一採購齊全,著實買了不少東西。

費了些力氣才將東西都搬回住處,兩人動手收拾了一番,直到晌午十一點多,才整理完。

將簡艾送到小區門口,陳進對著簡艾道:「我一會兒趕著進組,就不跟你客套了,過幾天有時間,我請你吃飯。」

簡艾笑著點了點頭:「以後有事就給我打電話。」

說完這句話,簡艾便低頭鑽進了計程車。

陳進站在原地,一直目送著計程車消失在前面路口的拐角,才慢慢的收回了目光。

今天,是他生活的全新開端,他一定要好好努力抓住這次機會,在這繁華的白雲市站穩腳跟。

為了母親和妹妹,也為了小艾和清歡,更是為了自己!

回到南城,前一秒的艷陽天竟是瞬間變了臉,大朵烏雲壓下,一副風雨欲來的樣子。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暴打虛妄

「回生鎖鏈!」

虛妄大帝怒吼一聲,祭出了一件異寶,只見到一根通體藍色的鎖鏈,延伸而出,像是一條巨龍一般,穿過了層層刀氣,朝著秦南,撕咬而來,威力驚人!

「崩滅之意!」

「斬!」

秦南神念一動,左方的崩滅武樹,就釋放出來了一道道的崩滅之意,纏繞在鎖鏈之上,使得鎖鏈層層震顫,不斷崩滅,緊接著斷天刀直接斬下,那恐怖的刀芒,竟然硬生生將這鎖鏈,斬成了粉碎!

「該死,怎麼會這樣,他這到底是什麼刀!」

虛妄大帝看著這一幕,臉色變得無比難看,心中也是越來越涼!

伴隨著戰鬥,他才發現,秦南恐怖的不只是這兩顆武樹,還有他的武魂,他手中的刀,以及他的瞳術,這些聯合起來,爆發出來的威力,讓他許多異寶,許多秘術,都完全沒有任何的效果!

「融天大帝,明空大帝,還愣著幹什麼,一起出手!」

閃電之間,虛妄大帝就做出了決定,發出了一聲大吼!

雖然讓他們插手幫忙,非常丟人,但是這也總比繼續戰鬥下去,自己輸了要強!

「天地融火!」

「空間風暴!」

處於震驚之中的融天大帝、明空大帝,聽到這道吼聲,立刻反應過來,爆發出來了強大的帝威和帝光,踏步而來,直接釋放了兩記殺招!

秦南的戰力,實在是太恐怖了,恐怖到了讓他們心驚的程度,所以他們不僅要一起出手,還要趁著這個機會,將秦南徹底廢掉!

「三位大帝……同時出手了!」

全場長老、執事、弟子,仰頭看著天空中,這場可怕驚人的大戰,臉上露出了抹濃濃的震撼之色!

哪怕是鬼武大帝,也是毫不例外!

因為他們還從未見到過,一個武祖境的存在,居然硬憾大帝三重的巨頭,甚至逼的三位大帝巨頭,一同出手!

正在天空之中,壓制虛妄大帝的秦南,察覺到兩位大帝巨頭殺招到來的剎那,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催動金印,釋放出來了一道金光,包裹全身,同時將左臂抬起!

轟隆!

在兩記大帝殺招之下,秦南的身形,被無數磅礴浩瀚的火焰,還有那滔天的勁氣,直接吞沒,朝著遠方,迅速飛去!

原本苦不堪言的虛妄大帝,心中頓時一輕,壓力驟降!

「融天大帝,明空大帝,聽我的……」

虛妄大帝連忙傳去神念,準備施展出一種上古陣法,務必一次性鎮殺秦南!

然而,就在這一刻,一道恐怖的刀光,朝著虛妄大帝,直接斬來,使得虛妄大帝的臉色,猛然一變,身形倒退,法印結出,釋放出來了一門防禦帝術,召出了虛妄魔神,守護自身!

不僅僅如此,緊接著秦南的身形,再度飛來,兩顆武樹,以著驚人姿態,殺向虛妄大帝!

「不好!」

國民男神不禁慾:老公,約不約! 虛妄大帝臉色大變,法印再度掐出!

「八極幽火,融化天地!」

「世間萬物我為首,無邊虛空任我用!」

融天大帝和明空大帝,也是臉色微變,沒想到秦南這麼快,就開始反擊,當下運轉身法帝術,齊齊撲來,釋放出來了一記記更為恐怖的帝術,朝著秦南的身形,籠罩下來,猶如一場蓋世暴雨!

秦南運轉左瞳,釋放步踏天下,催動金印,將這一記記殺招,紛紛擋住,紛紛避開,他的身形,則是繼續朝著虛妄大帝飛去!

「又來?」

虛妄大帝瞳仁微縮。

「虛妄大帝,昔日入盟,你對我的百般刁難,可還記得?這一拳,就是奉還給你的!」

秦南喝聲如雷,崩滅之意和戰神之意,在他的拳間,纏繞起來,朝著虛妄大帝身形,狠狠砸下!

轟的一聲,遭到兩顆武樹壓制的虛妄大帝,在經此一拳,自然是身形連連倒退,體內的氣血,也是一陣陣翻湧!

「該死,他盯上虛妄大帝了!」

融天大帝和明空大帝,臉色一變,當下對視一眼,將一記記壓箱底的手段,紛紛釋放出來,演化出來了一座座的天地囚牢,亦或者是火焰虛空,又或者是種種異寶,釋放種種神威!

然而,秦南的眼中,彷彿只有虛妄大帝!

哪怕是一些帝術,無法避開,他也催動金印,硬生生抗住了!

只為了騰出身形,朝著虛妄大帝殺去!

「上次喝酒之時,設計陷害我,可還記得?這一拳,是奉還給你的!」

「那日在星羅殿,對我的威脅,可曾記得?這一刀……」

「昔日亘古戰場,你將我曝光……」

在那無數的轟鳴聲內,秦南的大喝聲,接連響起,每次響起,都是伴隨著一記記恐怖的大拳,或者是一記記恐怖的刀氣,朝著虛妄大帝轟去!

哪怕是面對融天大帝和明空大帝的夾擊,哪怕是他現在渾身上下,出現了一道道的傷口,流出了一道道的血液,他仍舊像是一個幽靈一般,攜帶著滔天戰意,一次次沖向了虛妄大帝!

至於虛妄大帝,在秦南狂風暴雨的攻擊之下,身上也是破開了一道道的傷口,流出了一道道金色的血液,頭髮撒亂,無比狼狽,毫無之前的囂張霸道!

甚至,他看向秦南衝來的眼神之中,已經帶上了一絲恐懼!

這個秦南,簡直太瘋狂了!

為了打他,根本就是不顧一切!

「這……」

鬼武大帝以及全場長老、執事、弟子,都是看的雙目失神,連他們的靈魂,都遭到了一股無形的衝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