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要知道市紀委的人前去市教育局查封什麼資料,就能夠讓曹毅給逃走,這樣的事情雖然說會有可能發生,但這個理由卻絕對不夠強大。你能確定市紀委去查封資料就真的是針對曹毅嗎?

再說就算是真的針對曹毅,有說要對曹毅進行其餘的調查嗎?或許只是調查下那個司機的事情,畢竟有著殺人事件在前面,是不能夠進行什麼辯解的。

這個理由不夠充分!

蘇沐直接就將這個理由給排除掉,而要不是這個理由的話,能夠讓曹毅開車逃走的理由便很簡單,有人給他通風報信了。這讓曹毅清楚,市紀委是真的要對他進行採取行動,所以在市紀委沒有明確雙規之前,他要打了時間差逃走!

肯定是這樣的!

想到這個,蘇沐臉色越發的陰沉著。皮文華就站在外面,看著臉色陰沉的蘇沐,心情突然變的忐忑起來。 刻那無毛的色鳥卡拉正在風城的軍營里上竄下跳,發三寸不爛的鳥舌遊說自己的族鳥情人們跟他們的原先的主人決裂,跟他著現在的主人吃香的喝辣的,不少禿鷲都懼於他的淫威,答應叛主求榮,但是還有不少禿鷲倒是硬氣,再說它們在光明聖教待遇良好,若是背信棄義,日後也會被後人恥笑,因此抵死不從!

連鳥都知道忠義護主,這恐怕是蕭寒是沒有想到的,但是他既然已經動了手,那就絕無中途變更的道理,這批禿鷲他是不可能放回去的。

當魔獸畢竟是魔獸,縱然有了智慧,那還是比不過人的,蘿蔔加大棒之下,它們會屈服的。

「如果多施展幾次聖光洗禮,會不會能延長更久的時間呢?」蕭寒問失神的辰雨。

做為一個情報人員,她應該每時每刻都要保持警惕性的,但是她這一刻居然失神了,辰雨感到一絲羞愧,忙道:「聖光洗禮第一次的效果最好,往後就要減半,數次過後就沒有效果了。」

「根據你的推斷,月臉上的胎記多久就會擴散到整個臉?」蕭寒問道。

「不太清楚,不過那灰色月的胎記已經差不多覆蓋她大半個臉了,如果按照她說的速度,我計算要不了半年時間,就會覆蓋整個臉!」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辰雨對韓夕月的那張臉實在是太深刻了,那灰色的胎記放佛是活物一般,在韓夕月的臉上蠕動著,十分恐怖。

所為詛咒,不相同,有的詛咒其實就是認為的,比如戰神當年給戰隱一族下的「血咒」,這不過是一種奇特的血脈力量只要用另外一股力量中和便可抵消,惡魔附體蕭寒沒有見過,但凡只要是人為的,都有解救之法,就算不是人為的天生萬物,相剋相生,總能找到克制之法的。

雖然他不齒光明聖教這種直接死活人的做法,可是避免更多的人受害,有的時候也只能犧牲一個人了,儘管那生命也是無辜的。

然果光明聖教有解救之法,而為了宣揚自己的教義不惜燒死活人的為代價的話,那這個光明聖教也沒有資格說自己是光明的了。

「辰雨。你看能不服夕月讓我看一看她地臉。說不定能找到解救之法呢?」蕭寒說道。

辰雨想下了搖頭道:「恐怕不行。我是女人。她才沒有那麼大戒心。如果換作是你地話。她肯定不會同意地。」

「這件事先不說。先帶我去黑市參觀一下吧。」

韓夕月地房門被輕輕地帶上。蕭寒睜開雙眼對坐在自己身側地辰雨道:「韓夕月已經先走一步了辰雨。我們也出發吧。」

「黑市地規矩不可以以真面目示人。也。辰雨替你準備了一套行頭。您換上吧。」辰雨一抖空間戒指出一整套地衣帽鞋襪來。全部都是黑色有一黑色斗笠。紗布蒙面。

「還是你考慮地周全。」蕭寒贊了一句當著辰雨地面換上衣服斗篷。然後在蒙上黑紗活脫脫地一個夜行客!

「希望小鎮的百姓看見了,別把我們當成打家劫舍的壞人!」蕭寒調侃一聲道。

「爺,我們走吧!」

一出旅店,就發現不少人與他們一樣的裝束,前前後後有十幾撥人,有獨行的,也有兩個同行的,很少看到三個以上一起的,方向都是鎮西首的那座廢棄的莊園。

看來,今晚來參加黑市的人還不少,蕭寒心道,與辰雨聯袂一道,不緊不慢的朝預定地點趕了過去。

蕭寒神識掃過莊園,發現莊園門前不但有守衛,還有不少好手,起碼他探查到三股聖階氣息,小小的黑市居然能把聖階高手召來,這真的是不容小覷!

辰雨在黑市的綽號叫「笨鳥先飛」,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當初居然取了這麼一個綽號,而盜聖那個老偷兒也有一個綽號叫「老牛吃嫩草」,當初辰雨告訴他爺爺這個綽號的時候,蕭寒差點笑噴了,這老東西,原來還這麼不正經,辰雨見他大笑不解,問之,釋,惱羞大罵爺爺「老不正經」。

蕭寒也給自己取了一個綽號,叫「歲寒三友」,反正沒人知道是什麼,那就雅一點好了。

「笨鳥先飛」辰雨自報家門道。

「原來是笨鳥小姐,您有好幾次沒來參加了!」守衛十分客氣的對辰雨行禮道。

「嗯,最近比較忙。」辰雨懶得跟守衛解釋,直接拉過蕭寒道,「這位歲寒三友,我介紹來的,你們記住了。」

「知道了,您介紹的,我們還不放心嗎,這位兄弟,以後參加黑市,直接報名字就好了。」沾了辰雨的光,蕭寒幾乎不費任何唇舌就進入了莊園。

這座廢棄的莊園的大概也就十來年的樣子,雖然有些破舊,不過還算乾淨,裡面的雜草早已被人清理乾淨,來來往往的都是些黑衣蒙面人,有男有女,還有不少已經佔了位置,將自己要交易的東西擺在路邊,然後擺上一盞小巧的魔法燈,等待識貨的賣家或者買家上門。

「這裡還可以賣東西嗎?」蕭寒驚訝道。

一聽就知道是第一次來黑市,黑市,顧名思義,它也是一個市場,買賣東西自然是很正常的了。

「當然,這裡買賣的一般都是比較稀罕之物,或者是以物易物,所以很多人喜歡來黑市

尤其是鍊金術士,他們最喜歡這種自由自在的交易方一邊走來,辰雨一邊解釋道。

「這裡還可以見到鍊金術士?」蕭寒驚詫道。

「是的,不過這個黑市不大,一般只會有一些煉金學徒前來,真正的鍊金術士很少會來這麼小的黑市的,爺,您看,這個黑市從其量不過千人的規模,而大的黑市千甚至幾萬都有。」辰雨解說道。

「如果有機會,我倒要見識一下。」蕭寒一邊走來,東看看,西瞅瞅的,倒也興緻盎然。

「有機會的不是陪舒寧夫人去獸人帝國參加獸人的建國大禮嗎?」辰雨小聲道,「登基典禮之後,在獸人帝國皇城外,將會有一個比較大的黑市,這一次黑市將會受到黑人帝國的保護,所以到時候一定會有很多人來且獸人帝國也會派人參加合適,到時候將會有無數的奇珍異寶出現在黑市。」

「這不是開一個珍異寶大會嘛?」蕭寒啞然一笑道。

「真正的奇珍異寶又怎麼出現在黑市,那不過是些比較珍貴的東西而已,兄台,真正的奇珍異寶自然是珍藏起來捨得拿出來的。」冷不防,身邊傳來一聲冷哼,顯然是有人對辰雨的話不以為然,插嘴說道。

「呵呵……」蕭寒然一笑,不予理睬。

那人見蕭寒不理他,居然頭一昂,屑一顧的走開了自啐一口,「土包子」,不想走了三步,突然腿一軟,身子只往前趴去「哎喲,誰暗算我?」

沒人理他只好悻悻爬起來,灰溜溜的走了。

「辰雨以後這種別跟他一般見識!」剛才辰雨惱那人搭話,有辱罵了蕭寒一聲氣不過,暗算了他一眼,自然沒能逃過蕭寒的眼睛。

「這種人是嘴欠的,不受點教訓,不知道吃虧。」辰雨慍怒道。

這一路來蕭寒倒是看到幾樣珍稀的礦石,不過分量都很少,而且品質也不太好,還多是以物易物,蕭寒就是想買下也只能望物興嘆,因為自己空間戒指里很少裝這些亂七八遭的東西,除了金幣就是吃的和穿的。

倒是辰雨知道這裡的規矩,實現在空間戒指裝了不少東西,每每看到蕭寒眼神放光的時候,她就自動的幫著把東西給換回來,實在沒有的,那也沒有辦法。

「兄弟,這是八階豪豬的獠牙,你只要給五鈞玄鐵,您就可以拿走……「

「這位姑娘,這件魔法軟甲可是制甲宗師藍譯先生的作品,您看這做工,這皮質,還有著花紋,多好呀……」

……

「爺,您現在看到的只是外圍,所以才有人這麼吆喝著,越往裡面走,交易的東西越是珍貴,還有那裡面交易的可不僅僅是物品了!」聽著耳邊這熟悉的聲音,蕭寒幾乎懷疑自己是不是回到了跳蚤市場了。

果然,正如辰雨所說,越是往莊園裡面走,人影越來越少,漸漸的便聽到任何交換之聲,頂多是三五個人湊在一起細細密談,聲音依稀可聞!

「黑市之內無論有多大的仇恨不允許動手,出了黑市,就不管了。」辰雨指著前面兩個爭吵起來似乎要憤而出手的人,但最後都偃旗息鼓了。

「黑市管理者在哪兒?」蕭寒問道。

「管理者一般不會主動現身,當然如果有人想要接管理者任務的話,管理者是會出現的。」辰雨道。

「管理者任務在那兒接?」

「一般在黑市的最中央的某處。」

「看,哪裡有座亭子,周圍又有守衛,應該是那裡!」順著辰雨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有座亭子,亭子四周好像還站著八個黑衣勁裝侍衛,氣脈悠長,修為都不弱,最差也是高級劍師。

「我們過去看看吧!」蕭寒對這個管理者任務也是十分好奇,也不知道現在的管理者會給下一任管理者出什麼樣的難題。

「難,太難了!」

「這不是坑人嘛!」

「就是,這個任務不是去找死?」

……

才一接近那亭子,耳邊便傳來各種各樣抱怨的聲音,更有甚者直接心灰意懶的直接放棄走人。

「什麼任務居然把這多人都難住了?」蕭寒嘀咕一聲,心中更加好奇了。

蕭寒與辰雨進入亭中,發現亭子正中央樹立了一個石碑,石碑上銀鉤鐵划,筆走龍蛇,上書的正式黑市的管理者任務!

湊上前一看,蕭寒頓時臉色變得鐵青起來,因為這個管理者任務居然是偷一件寧馨兒大家穿過的內衣,而且最好是穿過沒洗的!

辰雨的臉色也不太好看,這管理者任務是在是太猥瑣下流了,居然搞出這麼一件管理者任務來!

若是寧馨兒大家還是以前那個寧馨兒大家,那說不定有人會抱著富貴險中求的想法,冒死去偷一次,但是現在,誰敢去觸風魔的霉頭?

光明聖教天空騎士團的一個大隊長就是出言不遜,調戲了寧馨兒大家,結果怎麼樣,直接把命丟了,屍體招搖過市,大搖大擺的給送到光明聖教風城分殿去了。

光明聖教對這件事連個屁都沒敢放! 「段鵬,掉頭,咱們去市政府!」

「是!」

隨著蘇沐心中的念頭越來越明朗化,他果斷的說道,絲毫沒有下車前去市文化局的意思。而那邊的皮文華在聽到蘇沐這話后,當場就愣住,怎麼回事?自己好像沒有得罪蘇沐那?

「蘇市長,這都到市文化局門口了,怎麼?」

「我有事,以後再過來吧,就這樣吧。」蘇沐淡然道。

「是!」皮文華趕緊點頭。

身為上位者有時候就要強硬些,如果說一味的保持著所謂的低調,那就真的是會出現問題的。

像是這樣的場合,如果說蘇沐是那樣溫柔著說話的話,是絕對會讓皮文華感到不對勁的,反而是這麼冷酷,他心中倒是沒有那麼多想法。只是猜測著,蘇沐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市政府。

黃煒琛的臉上沒有昔日那種勝券在握的神情,這時候的他,神情是有些凝重的。因為就在剛才他收到的消息,說明在這商禪市內,有件很為嚴重的事情發生了。

曹毅在被自己暗示著無罪釋放后,連一天的時間都沒有到,就在今天早上竟然被人給實名舉報了。別管這個人是誰,這對黃煒琛是沒有什麼區別的,他在乎的是曹毅真的敢有人舉報。

除卻這個外,最為重要的是,曹毅這傢伙竟然敢做出那樣的舉動。在明知道市紀委對他進行著調查的時候,畏罪潛逃了。只要你留在這商禪市內。我是能夠保住你的。

你現在這麼一逃走,一切就都完蛋了。

「真的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蠢貨!」黃煒琛心底這樣悲憤的想著,對曹毅是越發的失望著。

市紀委敢這麼明目張胆的對曹毅進行調查,為什麼我這裡沒有收到任何風聲那?朱治啊朱治,你這是真的連最起碼的規矩都不要遵守了,給我說下會死人嗎?

黃煒琛對市紀委的工作,一向都是沒有可能滲入進去的。市紀委只要是有著朱治在,就絕對是沒有他什麼機會的。再說想到市紀委的獨立辦案,黃煒琛對朱治還真的是無可奈何的很。

一個地級市的市紀委書記,絕對不是說誰想要拿就能夠拿下的。這涉及到的事情多的去了。

再說真的認為朱治是沒有後台的嗎?

煩躁!

黃煒琛發現從他開始疏遠蘇沐那刻起。自己這邊的事情就是越來越不順利,很為麻煩的事情接二連三的發生著。現在就連他心中認為最靠譜的寶華縣破格提升的事情,都是有點不敢拍著胸脯保證了。

之前的寶華縣據說是能夠升格的,但現在這件事情在上面卻被卡住了。這麼一卡住。再想要做通工作的話。就真的是有點費勁的很。

沒錯。如果說黃家真的要是動手的話,是能夠成功的。但別忘記,黃家的巨頭。如今的正國級領導,眼瞅著就要退休。還有不到半年的時間就要下台,那樣的話,黃家還能不能像是現在這麼強勢,就真的是未知之數。

難道說這是其餘各家在試探著黃家的反應嗎?

咚咚!

就在這時候辦公室的門被敲響,隨後楊琅話的身影走了進來,站在黃煒琛身前低聲道:「已經查清楚了,市紀委那邊真的是在查曹毅,好像還是有著確鑿的證據了。不過曹毅的離開,也是真的,並非是之前所想的無心之舉,他是真的要逃走。」

「是誰給他通風報信的?」黃煒琛眼神冷漠著。

「這事好像和論迪有點關係。」楊琅話遲疑著道。

「誰?」黃煒琛意外道。

「和論迪有關係,據說是論迪這邊傳出去的風聲,才讓曹毅逃走的。」楊琅話不敢隱藏。

怎麼又和黃論迪給攙和上了?

黃煒琛現在突然發現自己的大腦有點不夠使喚了,難道說黃論迪背著自己,真的是在暗中做了很多事情嗎?如果說這個都是真的話,那麼恐怕就麻煩了。

「他現在在哪裡?」黃煒琛沉聲道。

「應該是在明悅山莊那裡。」楊琅話說道。

「給我讓他中午回家,我有話問他。算了,還是我來打電話吧,你出去吧!」黃煒琛皺眉道。

「是!」

棄妃來襲:冷王笑一個 作為黃煒琛的秘書,楊琅話是知道很多黃家的事情。這其中有著黃煒琛不知道的,他都是清楚的。別的不說,就單說黃論迪的事情,黃煒琛知道的就絕對沒有他知道的多。

真的認為黃論迪只是一個喜歡玩樂的人嗎?如果說真的要是這樣想的話,你就大錯特錯了。

你們家的這個寶貝兒子,能耐大著那!

黃煒琛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就撥通了黃論迪的電話,等到那邊接通之後,他低沉著問道:「現在說話方便嗎?」

「方便,老爸,幹嘛呀,弄得這麼緊張!」黃論迪笑著道。

「還弄的這麼緊張,我看你現在的膽子是越來越大了,什麼樣的事情都敢做。」黃煒琛暗示著。

黃論迪那邊稍微遲疑了下,還是沒有想著隱瞞什麼的意思,笑著道:「爸,我知道你想要說什麼,放心吧,這件事情我是心裡有數的。再說這不是還沒有正式的開始嗎?再說又有誰能夠知道,這事是我做的那?等著吧,我不會讓你的臉面丟掉的。」

「什麼意思?」黃煒琛問道。

「爸,這件事情你能不管了嗎?我保證給你解決的沒有任何後顧之憂,行嗎?」黃論迪坦然道。

「好自為之!」

黃煒琛最終還是沒有繼續逼問著,他知道自己這個兒子,如果說真的要是想做成某件事情的話,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更別說黃論迪既然這麼做,就真的是有著自己的想法。

明悅山莊。

黃論迪獨自站在一座房間中,緩緩的將手機放下來,臉上露出的是一種冷酷的神情。有些事情不是他不想做就不做的,也不是說他想要做就能做成的。

像是曹毅這件事情,黃論迪就必須插手。

市紀委那邊的確是有著黃論迪的眼線,也是他的眼線將這個消息傳出來的。在知道市紀委掌握了大量的證據證明曹毅果然是有問題后,黃論迪就知道曹毅是絕對不能夠留在商禪市了。

別的任何事情都是可以商量的,但惟獨曹毅這件事情是斷然不行的。而曹毅也果然是在黃論迪給出了消息后,就駕車開始向外逃走著。他知道黃論迪是絕對不會欺騙他的,因為兩人的關係不簡單。

「是啊,我和曹毅的關係是不簡單的,就是因為這樣的不簡單,所以曹毅是斷然不能夠落到市紀委手上的。算算時間,現在也快要到中午了。曹毅,一路走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