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見到何鎮深示意了一下后。楊靖端起小茶杯。一口喝了下去。一絲輕微地苦澀傳來。瞬間之後滿口生香。甘甜地感覺從喉嚨深處傳來。讓人口齒生津回味無窮。

「好茶!」雖然楊靖不太喝茶。可是喝了這一口。也感覺這茶葉確實不錯。不由地對著何鎮深說道。

「台東省地雨前龍井。好不容易從那邊搞回來地新茶。一年也就那麼一點。不少人排隊等都買不到!」何鎮深並沒有過多地去介紹這個茶地珍貴。在楊靖這個不懂茶道地人面前說茶葉地珍貴。無異對牛彈琴。再說也有炫耀地成分在裡面。因此何鎮深點到即止。

既讓楊靖知道自己拿出來地東西是極其珍貴地。連自己地身份和影響力也只能分得一點。間接表明了自己對他地重視程度。能夠讓自己拿出這麼珍貴茶葉地人。自然是貴客中地貴客。更別說拿出來招待一個不會喝茶地人了。

「呵呵。改天我從華夏給您帶點大陸地茶葉過來。說起茶葉。還是華夏地好啊!」楊靖一語雙關地對何鎮深說道。

「好啊!早就聽說華夏的茶很不錯,可是一直沒有機會到華夏去,既然楊靖你有心的話,那我在這裡就謝謝你了!」何鎮深聽到楊靖的話后,眼前一亮,很是高興的說道。

這就對嘛!大家把話說開了也就容易了。你想讓何家的人靠向華夏。我也願意啊!只是看華夏有什麼好的條件了,大家都是明白人。雖然此時說地是茶葉,可是間接說的也是雙邊關係。

楊靖願意幫忙從華夏那邊給何家帶一些關係過來,只看何家有沒有心而已,而何鎮深也明白了楊靖的意思,直接說了自己也想靠攏華夏,可是一直沒有機會,多多麻煩楊靖幫忙牽線了。

這麼說話雖然很累,可是在互相還不算太熟絡的情況下,這樣的話反而能夠起到關鍵作用。

「這是應該做的嘛!再說幾年後咱們也是自己人了,分這麼清楚幹嘛!華夏對澳街和東港的政策想必您也知道,50年不變絕不會是空口瞎話,澳街的賭場絕不會因為回歸華夏而有變化,何家也不會因為回歸而受到影響。」楊靖見到何鎮深也有這個想法后,說話也就放開了一點。

反正一個有心一個有意,起先的接頭兩人明了后,後面地說話自然不用太過於遮掩,因此楊靖根本就沒有多想什麼,直接對何鎮深做了保證。

如果換一個人過來,肯定不會這麼肯定地保證,可是楊靖是後世回來的人,對東港和澳街回歸后地發展知道的相當清楚,因此才敢這麼對何鎮深做保。

「太好了!說實話我們心裡還是有些擔心回家后,不同的家長會有不同的風格,不過今天有了楊靖你的話,那我們也就放心了!」何鎮深雖然還有些懷疑,畢竟事情沒到99年,澳街的發展究竟如何,現在誰也說不清楚,不過該表態的地方還是得表態。

「這個你完全可以放心,在國際社會上,華夏的信譽是相當可靠的。絕不會做言行不一的事情,當然回歸后變化肯定會有一點的,這個想必您也知道,在遵循澳街法律之外,還得遵循華夏地憲法,不得分裂華夏和侮辱摸黑華夏的形象!」楊靖點了點頭。喝了一口茶后,笑著說道。

「這個我們何家願意監督澳街的情況,如果有企圖破壞和平統一,有侮辱華夏政府形象的人或者事,我們能夠處理下來!請你們相信我們的誠意和決心!」何鎮深一聽最多改變的就是憲法,不由地點了點頭,對於楊靖的話也信了幾分。

「那就太好了,澳街有何家在,那還有什麼宵小敢打主意!想必首長也很高興有何家幫忙打擊澳街的犯罪事件。最近有個商務考察團要動身去華夏,裡面有華族王家和李家的人,同時東港的一些富豪也會過去。何先生有沒有興趣去華夏看看?」楊靖笑著對何鎮深發出了邀請。

關於這個考察團是一開始就定下來的,當初楊靖在英格蘭跟王福順以及李天玉談前往東港的時候就定了下來,現在加上何家的人也不為奇怪,東港和澳街是華夏中樞相當關注的地方,有東港和澳街地實力人物進京考察,想必那些大佬一定會好好利用這個機會,拉近雙方的關係。

「太好了!我們一直想去華夏看看,可是一直沒機會,這次能去華夏。我們也打算在華夏投資建廠,在深藍建一座能夠生產國際標準賭局賭品的企業,另外還準備在華夏發展旅遊業以及娛樂行業。」何鎮深一聽能夠去華夏,馬上就來了興趣。

以前東港那邊地大亨不是沒被邀請過,由於當年率先談定的是東港的回歸問題,因此之前的進京團只是東港那邊的了,何家並不在邀請的行列里,另外一次邀請了何家,可是米國那邊的賭場進入澳街挑釁。因此又錯過了機會,這次能夠成行,確實也了卻了一樁心事。

「華夏歡迎任何對華夏有好感的商人進入投資,想必這次何先生在華夏,一定會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另外你們要在南江建廠地話,我可以介紹你們加入東江商業聯盟,想必您一定聽過這個聯盟吧!」楊靖點了點頭,對何鎮深問道。

「東江商業聯盟當然聽過。它是華夏第一個民營企業家聯盟。經過數年的發展,現在不僅在華夏商界有著巨大的影響力。就是在海外也有著一定的影響力,只是東江商業聯盟很少招收海外華商,你能介紹我們加入這個聯盟?」何鎮深眼前一亮,不由的開口問道。

何家的投資相當廣泛,並不僅僅擁有賭場而已,娛樂、電子和酒店、房地產等到都有涉及,在東港何家還有一家上市公司在,因此對於投資華夏,加入華夏第一大商業聯盟很是感興趣。

雖然此時的東江商業聯盟並不龐大,華夏最大的民營企業珍海集團也才不過擁有幾十億華夏幣的總資產,比起何家這些大豪門來說,確實差了很多,可是東江商業聯盟成員企業地發展速度卻不是一般企業能比的。

珍海集團從小企業做起,數年間就成為華夏第一大民營企業,這樣的例子還有不少,東江商業聯盟的成員互相扶持,互相依靠,憑藉成員企業積累出來的龐大用戶群和售後維護點,東江商業聯盟的企業在華夏能夠獲得最大的發展。

一個集合了所有加盟企業渠道和人脈的聯盟,一個擁有各行各業循環發展的聯盟,一個在崛起地大國中佔有重要地位地聯盟,自然是這些想加入華夏發展的外資企業,最想結交地對象。

只要有了東江商業聯盟的資源,任何進入華夏的合資企業,就能以最快的速度佔領市場,分享數十家企業的經銷渠道和數千家代理商以及售後服務點,能夠在聯盟內獲得大量的內部訂單和大量的出口訂單,根本不用擔心沒有工開。

不少加入東江商業聯盟的小企業就是在大企業的扶持下,慢慢成長起來的,林雨凡家的企業就是這麼發展起來的企業。

「當然可以,東江商業聯盟的發起人之一,是我的好朋友,另外此時的東江商業聯盟已經開始招收海外華人會員了,隨著華夏經濟的好轉以及生產力的提高,大量的華夏產品出口到國外,咱們也需要海外的合作夥伴。」楊靖點了點頭,把東江商業聯盟的發展說了一下。

「東江商業聯盟的發展是商界的一個異類,按理說同行是冤家的理論在這裡並沒有出現,不少同行的企業在東江商業聯盟中能夠相互扶持和幫助,互相發展,聯合一起推行行業發展,制定行業規範作業。

不僅吸引了大量的附屬行業加入聯盟,也給聯盟帶來了更多的合作機遇,各行各業就如同一個循環的氧氣製造工廠,各個鏈條完美的運行在一起,一台汽車或者一件衣服,都有不同的企業幫忙生產或者提供原材料,有專門的進出口企業幫助大家把產品遠銷海外,大家都能發展才有錢賺的道理在東江商業聯盟中,極為盛行,說實話我們是相當佩服這個聯盟的管理者和發起人的。」

楊靖聽到何鎮深對東江商業聯盟的評價,很是高興,沒想到東江商業聯盟在海外竟然會有如此良好的評價,這是華夏那些企業家自己都沒想到的事情,只要保持這樣的發展事態,想必東江商業聯盟在今後的日子裡,將會越走越遠。

「如果您願意進入東江商業聯盟的話,我可以幫忙聯繫一下珍海集團的人,只要你們附和聯盟成員的條件,能夠遵守聯盟的發展條例,那麼就能享受到聯盟成員的所有待遇,能夠使用數十家聯盟企業的經銷渠道和服務渠道。」楊靖笑著對何鎮深說道。

「行!這次去華夏的話,我一定要去東海,跟珍海集團的老總高海濱見一面,好好談談何家企業加入東江商業聯盟的事情,另外可以的話,我還能介紹東港的數位大豪加入東江商業聯盟,促進聯盟更好的發展。

同時聯盟的成員也能享用我們在海外的渠道和關係網,盡量做到大家雙贏!」何鎮深笑著點了點頭,算是把這個事情定了下來。

(今天繼續加更一章!看書較快手中已經有第二張甚至第三張月票的大大們,請砸票支持隨風吧!另外拜託有能力的大大訂閱正版支持!謝謝!) 笑眯眯的問道。只不過這時候他的笑容在威尼上校眼中,跟魔鬼的笑容沒什麼區別。甚至他比魔鬼還要可怕。

還沒等威尼上校回答,歐陽又繼續說道,「因為我還沒有玩夠。嘿嘿,你放心,我不會殺了你的,至少暫時不會殺你。」

聽歐陽說暫時不會殺他,威尼上校的心中一下子就放鬆了很多。他本是一個怕死的人,最害怕的事莫過於死。現在知道自己死不了了,自然也就沒那麼緊張了。只可惜他不知道,等待他的將是比死還難受的「遊戲」。如果這時候他知道等待自己的是如此「恐怖」的事情,也許他就會跪著求歐陽讓他去死了。

只見歐陽雙手放置胸前結了一個奇怪的手印,一道藍光從歐陽的雙手見飛出,瞬間沒入威尼上校的身上。然後他就感覺到自己的身上突然升起一種暖洋洋的感覺。這種感覺從頭到腳,從上往下蔓延,讓他很是舒服。只不過美中不足的是,現在自己還處在危險的地帶,如果能夠換在威尼斯的沙灘上的話,邊上再有幾個穿著比基尼的美麗小姐,那將是絕對的享受。

「怎麼樣,感覺很好吧?剛剛你看到的那道藍光我稱它為生命之光,它能夠清楚你體內所有的垃圾,讓你全身地機能恢復到最佳的狀態。另外。你的生命力也會因此提高數十倍。只要不是身體被切割成兩斷,你就是想死都死不了。」歐陽得意洋洋的看著自己的傑作。

而威尼上校,現在則是一臉的納悶表情。他想不通,眼前這個大變態不殺他也就罷了,還對他那麼好乾什麼?正當威尼上校想不明白的時候,歐陽右手突然又是一揮。場景迅速的更換。

眼前出現地一切讓威尼上校變得目瞪口呆。他看到了什麼?

這裡看上去好像是一個囚室,囚室的一面牆上掛著各種讓他看著都覺得膽戰心驚的刑具。在這裡,鞭子之類的東西只能算是不入流的東西。什麼夾棍、腦箍、攔馬棍、釘指等刑具應有盡有。

「這。這裡是什麼地方?你,你帶我來這裡想幹什麼?」威尼上校的臉色在看到這裡血跡斑斑地刑具后就已經變得慘白的了。說話的聲音現在更是明顯帶著顫音。

歐陽神秘的一笑,「嘿嘿,你知道我們中國明朝時期的兩個特務機構東廠和錦衣衛嗎?這裡是我模擬出來的類似這兩個地方的刑室。在這裡你將享受到東廠和錦衣衛的十八項刑法。只要你能夠挺過這十八項刑法,我就放你出來,另外還給你一百億美金。怎麼樣?心動了吧。那就開始吧。」

話音剛落。威尼上校的身體突然出現了四個上身赤露,下半身穿著紅色短褲的壯漢。其中兩個人一把抓住威尼上校,不容他分說就將他帶上了刑台,雙手雙手很快就被固定住了。

「喂,喂,喂,你不能這麼對我,一百億美金我不要了。快放我下來,日內瓦公約,你不能虐待俘虜。」驚慌失措之下。威尼上校竟然喊出了日內瓦公約,這讓歐陽差點沒因此而噴口飯。

「威尼上校。祝你玩地愉快。等你享受完了這十八種刑具之後,他們會送你回去的。最後再祝你好運。」歐陽微笑地說道。緊接著,歐陽的身子漸漸地消失了。

……

海妮亞.著個白色的抱抱熊,另一隻手拿著遙控器無意識的不停的換著頻道。

這些天以來,她的腦中不時的浮現出一個人的身影。

「該死的騙子,還說不出三天就會來見我,現在都已經過去一個多星期了,死騙子。」海妮亞心中一想起某個人那張可惡地臉忍不住暗罵道。

她口中的這個騙子不是別人。正是我們地主角歐陽。那天從「水平」號上下來之後,她曾經問過歐陽還能不能見面。歐陽回答她的是不出三天兩人就會再次見面。

現在時間都已經過去一個多星期了,別說是再見面,就是連個消息都沒有。這也是她為什麼會罵歐陽「騙子」的原因了。

其實當時歐陽用大神通預測過,他們確實會在三天之後再見面。只不過歐陽畢竟是神,命運可以控制的了任何的人,但是卻不能控制歐陽。當歐陽遇上了太一教這個麻煩之後,不知不覺的原先的命運就改變了軌跡。

「小姐,庫斯先生來了。」正當海妮亞在腦中意淫著下次見到歐陽的時候該如何去虐待他的時候,一個穿著女傭制服的中年婦女走到海妮亞的身邊,恭敬的說道。

「他怎麼又來了,真是個討厭的傢伙。」一聽庫斯這個名字,海妮亞立刻皺起了眉頭,同時臉上也露出了鬱悶的表情。

不過討厭歸討厭,良好的家庭教育讓她知道,不見客人那是不禮貌的。所以她在鬱悶之餘還是選擇去接待一下這位庫斯先生。

庫斯是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人,身高大概在一米八七左右,看上去非常的精神。再加上一身價格不菲的行頭,可以看的出來這絕對是一個多金的傢伙。如果換了是其他女孩的話,估計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幾率會迷上他。只不過現在海妮亞的心裡已經有了一個歐陽,對於他只能是自動的過濾了。

庫斯和海妮亞的家裡是世交,所以從小他們就認識。只不過在幾年之前庫斯就被他們家族派到了香港來,而那個時候海妮亞還只是一個青澀的中學生。像庫斯這樣的花花公子,自然不會對一個青蘋果感興趣了。

直到昨天晚上在一個酒會上他看到了曾經的青蘋果,心中頓時驚為天人。

對待美女不僅要動作快,而且臉皮還一定要厚。像庫斯這樣的花花公子自然很明白這個簡單的道理。所以昨天才剛見過面,今天就又厚著臉皮過來了。將威尼上校送到火星上去享受酷刑之後,歐陽沒有馬上回香港。既然想玩,自然要玩的開心點了。再說這個遊戲才剛剛開始,怎麼可以就這麼結束了呢。

從火星上回到地球之後,歐陽馬上一個超強瞬移來到了美國。這裡是太一教的大本營所在地,想要消滅掉這個毒瘤,他自然要親自趕過來了。

為了可以徹底的消滅掉太一教的所有教徒,歐陽還使用「萬千化身」這個法術,變幻出了數一千記個自己。

接下來的事情可就簡單了。因為已經從「夜」的記憶中知道了李x志的樣子,所以他只需要將自己的神識無限制的擴散開來就o了。沒幾秒鐘的功夫,歐陽就已經完成了這項「艱難」的尋人任務。

還真別說,李x志這傢伙躲的地方還真是有夠隱秘的。他竟然向一隻老鼠一樣的住在一棟古堡的下面山體之中。這讓那些不知道的人哪還能想象的到。

歐陽來到美國的這一天,對於很多人來說那無疑就像是死神來了一樣。上萬個太一教徒被歐陽消滅的連榨都不剩一點就人間蒸發了。同樣也是這一天,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的辦公桌上,多了一份關於上萬份失蹤的報告。

看到這樣一份報告。這位情報局地局長當時冷汗就下來了。上萬人失蹤?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如果公開開來的話,後果比較「911」恐怖事件可能還要大。

不僅是他,就是白宮裡那位總統先生,在看到這份機密文件的時候,同樣也是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感覺好像天都快要踏下來了一樣。在經歷了短暫的頭暈目眩之後,他暫時恢復了過來,立刻下令徹查這些失蹤者的身份。這不查不要緊,一查簡直是嚇了他一大跳。失蹤的一萬來人竟然都是太一教地教徒。

太一教是他一手扶持起來的邪教組織。目的不用人多說也知道,就是為了給紅色的中國製造一些不必要的麻煩。現如今,太一教的教徒竟然在美國境內一個個神秘地消失,彷彿就人間蒸發了一樣,這讓這位總統先生心中有了一種無力的感覺。

「難道這是中國政府搞的鬼?」總統先生情不自禁的想道。一想到是中國政府搞的鬼,小布希就有種心跳加速的感覺。一萬多人神秘的消失。沒有一個目擊者,這需要多大的能量才能做的到啊。一想到這裡,小布希就有些怕怕。

雖然小布希是懷疑這一萬多人的失蹤是中國政府搞地鬼,但像這種沒憑沒據的事情,就算他是美國地總統那也是不能亂說的。更何況,這件事情還必須憋在肚子里不能說,否則地話他可就有可能要下台了。

這個時候,除了小布希之外,就是李x志他也已經感到了一點危機感。這種危機感覺,只有當時還在國內的時候狼狽跑路的時候才有過。一萬多個下屬突然之間人間蒸發了。這讓他有些手足無措。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李x志站在他自己的書房之中,陷入了沉思之中。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猛的一把抓起書桌上的電話。撥通了夜的電話。

夜地電話沒有人接,這讓李x志心中不安之感更甚了。

此刻李x志還不知道,就是他太一教總部里的核心成員,現在也在一個一個地減少著。這些人消失的沒有一點預兆,也許上一秒他還坐在那裡,下一秒鐘就忽然憑空消失了。

一時之間,太一教總部所在的這座城堡之中,恐怖的氣氛漸漸蔓延了開來。好像整個空氣都好像是凝固起來了。所有暫時還沒有「消失」的人只覺得自己的呼吸一下子變的好難,好難。

面對著根本不知道是人還是怪物的敵人。太一教總部這些高手都有種力不從心的無力感。也是,他們根本就沒有看到一個敵人,只能是看著自己人一個一個的憑空消失。他們還能怎麼辦。總不能讓他們端著機槍對著空氣胡亂的掃上一通。

也許,這時候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著「消失」。

「教主,教主,不好了,有敵人闖進來了。」正當李x志還在沉思自己那麼多的手下怎麼就無緣無故的消失的時候,一個手下急急忙忙的衝進了他的書房中來。這讓原本就心情非常不好的頓時大怒,猛的一下從大靠椅上飛了出來,單手一揚,一道氣浪從他的手中噴發出來。他的這個手下根本連躲都沒有來得及躲就飛了出去。

不過李x志這時候也沒有下重手,所以他的這個手下雖然是飛出去了,但實際上並沒有受多大的傷。

「你剛剛說什麼?」李x志從空中慢慢的降下身子,穩穩的站在這個手下的面前,陰沉著一張臉問道。

「教主,有敵人闖進堡中來了。」這位被李x志打飛出去了的手下掙扎的站了起來,忍著胸口的巨痛回道。

李x志聽有敵人闖到自己的老巢來了,怒極而笑道:「哼哼,我還沒有去找你算賬,你竟然自己先送上門來了。你立刻讓三位長老來本座的書房。」

「教,教主,三位長老,三位長老都無緣無故的消失了……」話還沒說完,就被憤怒的李x志剝奪了說話的全力。因為,李x志已經一腳將他整個的肋骨全部給震斷了。

「李教主果然是一個做大事的人,對自己的手下殺起來就跟殺小雞子似的。」一旁空氣中傳來了一個人的聲音。

「你是誰?有本事就現出身來,躲在暗中偷偷摸摸的算什麼英雄好漢。」現在的李x志可不是個普通人,他運起神通竟然還是沒有發現敵人到底在什麼地方,所以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

「嘿嘿,你別費勁了,就憑你的實力是不可能發現的了我的。」空氣中這個神秘的聲音不斷的從四面八方傳進李x志的耳中 「雙贏那是肯定的事情!事實上東江商業聯盟已經發展到了一個瓶頸,在華夏或許它的影響力還勝過那些大型國營企業,可是在華夏經濟飛速發展的今天,各種需求擴大了數倍,如果能引進先進設備的同時,逐步向海外銷售。

逐步打開華夏產品在世界各國的大門,讓華夏的民營企業家能夠走出國門,走向世界,對於與何家的合作,我是相當看好的,等王家和李家的人到了東港后,您可以和他們談談,有錢一起賺才是正途!」楊靖對於何家自願加入東江商業聯盟相當感興趣。

如果說此時的東江商業聯盟還僅僅是一個華夏民營企業家自組成立的利益聯盟,那麼在加上王家、李家以及何家等海外華人企業家后,東江商業聯盟的性質也就發生了變化,所代表的意義已經不僅僅是華夏民營企業了。

只要有東港、澳街乃至世界各地的華人企業家加入,那麼東江商業聯盟在華夏的影響力就會越來越大,那些想要打它主意的人就要去考慮一下,動了它將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東江商業聯盟今後也會成為父親在政治上的助力,一股不容忽視的助力。

「如果說要引進民用生產設備的話,我們倒是可以代為在歐洲訂購,憑我們這些年積累下來的關係,一般的生產線都能訂到!甚至一些在禁運範圍內的民用生產設備,我們也能想辦法訂購一下,不過這些設備必須限定在民用電器、食品以及服裝等生產生活用品上。」何鎮深聽到楊靖說要更換設備后,不由的想賣楊靖一個人情。

楊靖聽到何鎮深的話后,不由的一笑,民用設備哪裡需要你們何家在這裡訂購,需要的話難道以王家和李家在歐洲的勢力,不比你們何家更強大嗎?再說一般國家對民用生產設備的限制都不高,只要不觸及敏感的電子和軍工等系統,都能很輕易的買到世界一流地產品。

「謝謝何先生的關心。這個事情已經有專門的人去負責了,商務考察團在近期就會隨出國訪問團前往歐洲,相信這次過去一定能夠訂購到聯盟成員需要的生產設備。」楊靖可不想要他這個人情,今後還起來很麻煩。

自己既然已經準備生產華夏產品傾銷到亞洲國家和美洲國家去,自然需要全面更換華夏東江商業聯盟中的生產設備,讓生產出來的東西質量更好。價格更便宜,用華夏地產品去征服他們那些西洋人。

等到把他們的企業脫倒閉后,等到他們習慣用華夏的產品后,升級換代鑄造華夏的品牌,慢慢的再把價格提上去,等到那個時候,他們才會發現,自己用熟悉了的東西價格已經不比本國產品廉價多少了吧!

楊靖不怕有人告什麼傾銷之類的東西,反正是走私過去的東西。這個華夏也管不了,有本事你們自己打擊走私去啊!你米國再牛逼,也不可能說有華夏品牌走私到你們國家去。打擊了你們的企業,導致你們地企業破產,你們就過來抗議華夏的企業,不讓咱們生產吧!

關於楊靖和向少林達成的協議,並沒有跟任何人說,反正這個東西不說還更好,免得出現什麼意外,東江商業聯盟此時基本掌握在高海濱手中,想要擴大生產量。只要向家這邊有錢買單,誰還管產品被傾銷到哪去了?

而且聯盟內成員購買產品。價格也比正常地批發價要便宜。珍海集團可以適當地給這些企業提供資金支持。讓他們能夠擴大生產能力。降低生產成本。能夠更快更強地成長起來。

只要華夏民營企業發展起來了。那麼楊靖就有信心能夠用傾銷地方式讓世界各國遍布華夏地產品。後世世界工廠地名頭可不是平白得來地。不過這次必須加快民營企業地研發速度。擁有優良地產品才能跟國外地企業競爭。

質量要求也必須要抓起來。對生產環境和質量地要求。國外是相當嚴格地。雖然此時並不走正規地渠道銷售。也得把自己自身地要求提高了。就是把產品賣給國人。也得質量可靠安全衛生才行啊!

不要學著後世地那些企業。一流地產品賣到歐美。二流地產品賣到第三世界國家。末流地產品返銷國內。簡直讓人噴飯。這樣地事情一定不能再發生。

何鎮深看到楊靖並不接受自己地好意后。也不已為許。其實有王家和李家這些歐洲豪門在。華夏完全沒有必要來欠自己一個可有可無地人情。對於這個他早就想到了。不過說說也能代表自己對華夏企業地關心不是。反正又不少塊肉。

「目前寰宇地發展速度這麼快。在米國一連串地收購行動著實讓我們大開了眼界。不知道楊靖你們有沒有興趣進入賭業?我們在米國拉斯維加斯準備投資修建一座大型賭場。如果你們有心在米國發展地話。可以參股進來。

澳街這邊馬上又會重新分派賭牌了,葡京的已經內定了下來,還有一張是新開放的,如果寰宇有興趣地話,我們可以合作,雙方合資把這張賭牌買下來,在澳街再開一家大型賭場。」何鎮深此時才說到了最關鍵地地方。

加入商業聯盟以及去華夏投資都是次要的,能夠把華夏綁在自己地戰船上才是正道,楊靖只要願意加入何家的賭業聯盟,走上何家的這艘航母,那麼99后何家在澳街的事業就不會有問題了。

一個賭場的利潤有多少,這個不用何鎮深說,楊靖都能知道,別說賭場的稅收有多高,真正的賭場老闆,有幾個按照真實賭博資金納稅了?不說賭業了,就是一般的小商店,按照營業額納稅的也少吧。

此時的澳街雖然不比以後,可是賭博行業一年幾百億港幣的收入還是有的,這還是明面上的收入,地底下到底有多少錢流入了賭場老闆的口袋中。誰都不知道,如果以寰宇為代表地華夏權利集團入股澳街賭業的話。

何鎮深有信心也有能力讓華夏的權利集團看中何家的價值所在,每年的分紅雖然不一定有寰宇的多,可是絕不會少多少,而且在米國那邊地賭場也是一個銷金窟,只要賭場開業了。那麼源源不斷的收入就會湧入進來。

楊靖聽到何鎮深的提議后,心裡頭不由的一動,進入賭業到是個儘快融入澳街的好辦法,而且進入拉斯維加斯后,華夏的勢力能夠跟深入米國的地下世界,今後向家走私的話,那邊的勢力能夠提供更好地支持,。

「做賭場的話我們沒有經驗,如果投資的話。寰宇從來就不缺少金錢,如果雙方合作地話,寰宇只負責投資。經營管理權放在何家這邊,我們只安排會計人員過來,不知道何先生覺得行嗎?」楊靖反正是抱著不佔便宜就是王八蛋的心理,你送錢給老子,老子幹嘛不要?

「完全沒有問題,其實這樣的話反而更好,咱們雙方也就避免了經營上的紛爭。」何鎮深本來就沒想過把經營管理權給華夏人,現在聽到楊靖主動這麼說了,他當然點頭答應了下來。

本來計劃全額投資的何鎮深此時把一半的利潤讓了出來。節省下來的資金剛好可以投資到華夏去,相信寰宇和楊靖方面在接受了自己賭場的合作后,在華夏的合作一定不會吃虧,畢竟自己給了他們一個甜棗,他們也得還禮不是?

「我們從不做外行領導內行地事情!當年我們為了得到這個教訓,已經吃了不少苦頭了,到現在可不願意再犯同樣的錯誤了。不知道米國的賭場需要投資多少?在澳街的賭場又需要投資多少?咱們雙方的股份如何分配!」楊靖輕輕一笑后,詳細的問道。

「在米國的賭場投資較大,計劃總投資11億米金。分期2年完成,2年後賭場正式營業,地皮和賭牌已經全部拿下來了,正準備開始動工。至於澳街這邊的賭場投資不需要那麼多,這邊建設環境比沙漠地區要好很多,因此計劃投資6億米金左右,一年半后完工。

你我雙方的股份分配按照51%和49%分配,出資金額按照所得股份投入,你看這樣地安排可以嗎?」何鎮深不在意的把兩處投資的金額說出來后。楊靖眼睛都沒眨一下。

兩地賭場包括拿下賭牌和修建賭場所需的錢也不過17億米金。雖然此時華夏幣兌換米金已經下降了,可是在倭國賺取到大量米金的楊靖可不會在意這幾億米金的投資。

寰宇計劃拍的侏羅紀公園都有可能需要6億米金。開兩家大型賭場才不過8億4千萬不到,簡直讓楊靖欣喜異常,雖然短期的回報率賭場不如電影,可是長期的回報率賭場可就好太多了。

而且賭場灰色收入也多,比如賭球之類地地下賭博賭場都會進行,這些東西都是不用繳稅地,再加上組織一些私人賭博,在遊艇上甚至在貴賓廳中,避稅的方法也很多,相信這些投資不用幾年就會回來。

「完全沒有問題,我明天就可以安排寰宇方面派人過來詳細地洽談,希望我們的合作能夠越來越大!」楊靖當即表態道。

對於不知道寰宇具體資金量的何鎮深來說,楊靖回答的也太快了吧,而且看楊靖的表情,似乎這幾億米金不像錢似的,要知道8億多米金換成港幣的話,也得60多億啊!現在東港能夠拿得出60多億投資的富豪有多少?不超過20個吧,而寰宇竟然考慮都不用,直接就像買白菜似的同意了。如果何鎮深知道金輝國際還有數千億米金正在閑置,而李興國又在不斷的從蘇國套取米金回來,再加上即將進行的白粉戰,不知道有多少資金會湧入寰宇,這點投資只能說是小意思了。

「寰宇的實力真是讓人咂舌,我們搞了幾十年的賭業,才能夠積累下這筆資金出來,寰宇幾年不到的功夫就做到亞洲第一,真是讓我們這些人看到都覺得自己老了。」何鎮深不無感慨的對楊靖說道。

「呵呵,寰宇背後有金輝國際支持,幾億米金是小意思,最近寰宇準備投資一部科幻巨作,計劃投資拍攝製作資金將近5億米金,另外還有兩個大型併購案正在進行,涉及資金進百億,這幾億確實還不算什麼。」楊靖不無自豪的讓何鎮深差點沒嚇趴下。

乖乖!百億米金換成港幣得多少錢了?按照匯率來算,差不多也得近千億港幣了吧!寰宇這頭巨獸還真是超級航母級別的大企業啊!

有著這樣的資金規模,寰宇做不到亞洲第一才是怪事了,而且看楊靖說話時那得意的樣子,只怕那兩個併購案也會驚天動地吧!到那個時候,只怕寰宇將會成為世界第一大影業娛樂公司,能夠跟這樣的公司合作,也是何家的榮幸啊!

何鎮深先前的那一點點得意徹底被楊靖的話給打散了,本來還會以為自己的投資計劃能夠讓寰宇看到自己的實力,現在沒想到情況反了過來,自己看到了寰宇的實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