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也是時代的通病,神靈騎士已經是近萬年前的人物,再優秀的血脈,在歲月的沖洗下也無法完好如初,註定逐步衰弱。

與其說門薩的騎士天賦一般,還不如說現代人的天賦都不高。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門薩很自然地接受了這個事實,然後努力尋找辦法,努力拓展自己的騎士之路,直到晉陞聖騎士為止。

陰森古道,灰白色的霧氣不住撲騰著,山石表面凝結著冰霜。

即便已經不是第一次來這破地方了,但每當門薩踏上這片土地,心裡總有一股說不出的厭惡。

他喜歡炙熱的陽光,沙漠的乾燥還有無盡溫暖,而不是亡靈古道的陰暗和潮濕。

倒是迦龍蛇人紛紛露出意動的神色,他們是蛇,是冷血動物,天生就喜歡這樣的環境。

甚至於,伽龍蛇人還能藉助這裡近乎無窮無盡的亡靈元素淬鍊蛇軀,從而提升實力。

危機四伏的亡靈古道對人類來說,簡直就是禁地,但對他們來說,卻不亞於是一塊洞天福地。

溫爾因克深深呼吸一口陰冷的空氣,神情變得無比陶醉:「早就知道有這麼個好地方!可惜有那些刀槍不入,怨氣纏身的鮮血骨兵鎮守,平日里總是難以靠近啊!」

門薩道:「若是你們喜歡,等收復不死之王后,完全可以駐紮在這裡,汲取此地的陰氣進行修鍊。但現在,我們還是辦正事吧!」

見門薩做出了承諾,溫爾因克精神一震,連忙施展望氣之術。

這種法術發動之時無聲無息,連元素波動都沒有多少,只見迦龍蛇人墨綠色眼瞳閃過道道精光,如婆婆幻景明滅不定,看向亡靈古道深處,不住掃描著。

門薩從側面窺見這目光,只感覺自己的心肝脾肺都被人家看了個通透,忍不住向其餘迦龍蛇人打聽:「這種秘術我可以學習嗎?」

旁邊的迦龍蛇人也是直性子,在門薩面前毫不遮掩,很快就招出望氣之術的奧秘:「吾王,這種法術其實非常簡單,只需採集少許我們的血液,滴在眼睛當中,便能在三分鐘內望氣辨人。」

門薩也是沒想到這法術的根底如此簡單,在這時一個大膽的想法很快就在心底浮現:「如果能把這個法術大規模普及出去,那不是多了一支超級偵察小隊?」

這個想法極為大膽,但又具有極高的可行性,門薩預言:只要大規模推廣這望氣術,任何膽敢冒犯西土鎮的惡徒都將無所遁形。

畢竟迦龍蛇人總共才十五個,根本無法覆蓋整個西土鎮,但若是滴血,卻能供給更多人施展望氣之術,從而分辨敵我,明晰黑白。

就在這時,施展法術的溫爾因克猛然撤功,終於回過神來,他指著一個方向,用極其肯定的語氣說道:「不死之王就在這裡!」

「那還不快追?」門薩急得跳腳,轉頭吩咐其餘迦龍蛇人:「你們在這待命,等候我的指示行動。溫爾因克和我一同前往亡靈古道,捕捉其中的不死之王。」

說完,門薩一手架起足足有兩噸重的溫爾因克,兩腳邁開,有火焰在足下升騰,速度激增,卻是急不可耐地往裡面衝殺過去。

不想在這時,溫爾因克嘿嘿一笑,他默念咒語,蛇軀發顫,化作一道柔順爽滑的清光,黏在門薩頭髮上,很快就融為一體,在同時,從四肢百骸湧來一股可怕的力量,門薩頓時精神抖擻。

「吾王,這就是下位龍裔最高奧義——龍力加持!」溫爾因克的聲音在門薩心中響起,飄飄忽忽如一陣凄迷的陰風。

頓了頓,他繼續說道:「我用高階神秘系魔法「幻小術」附著在您身上,再施展「龍力加持」,增加了您雙手雙腳足足四千磅力量,請盡情施展自己的才華吧!」

「四千磅力量?如果再加上鬥氣增幅,那我現在的巔峰狀態,就是十四倍於精英戰士的力量。」

感受著近乎無窮無盡的力量在骨骼中涌動,門薩速度暴增,直接提高到原來的三十倍,好似一道銀光在曲折的隧道中穿梭著。

「找到了!不死之王!咦?這怎麼是個活物?」 出現在門薩面前的亡靈是一隻拇指鬼,正如其名,只有人類拇指大小,尖腦袋梭形身體,尾巴後面竄著淡綠色鬼火。

自然誕生的拇指鬼是低階亡靈,而且也沒有智慧,但眼前的拇指鬼盤著腿,正躺卧在足足有十多米高的巨大鮮血骨兵頭頂,一雙小眼睛不時閃爍著刻骨銘心的怨恨。

他顯然處於領導地位,將身下的鮮血骨兵馴得服服帖帖,乍看過去,還真像一位氣定神閑的王者,盤坐在高位上,盡情享受著奴僕們的阿諛奉承。

令門薩詫異的是,一股淡淡的生氣纏繞在這拇指鬼頭頂,雖然極其微弱,但在陰氣森森的古道深處,這點生機卻像在冬天生長起來的綠葉那般顯眼。

「黑法師?」

拇指鬼瞳孔發綠,強大的精神力模擬出音波,直接在門薩心靈深處拉起一道嘯聲。

門薩彈了彈衣服上的灰塵,倨傲道:「不好意思,我可是高貴的騎士!」

黑法師手段詭異,兼之心性變態,可謂人見人惡,但他們製造出來的黑暗生物一個比一個生猛,在過去一度壓制了其他職業者,成為人類對抗異族的最強之矛。

自從超凡騎士崛起后,以絕對實力碾壓了所有黑法師,在殘酷的事實面前,後者不得不戰略性後撤,等待重新崛起的機會。

只不過,黑法師過去所做的惡實在太多太多,幾乎被所有同族所憎恨,只有黑暗神靈騎士的後裔——德倫公國的王室,才敢與他們稍作接觸。

門薩的自報家門,顯然消去了拇指鬼的誤會。

雖然氣氛依舊僵硬,但也沒有剛一見面時的緊張感。

拇指鬼忌憚地看了一眼門薩手中散發著華貴紫芒的鋼劍,再度用精神力做著無聲的溝通:「騎士大人……嗯?」

話還沒說完,門薩一個突刺,身似銀梭,如流光般劃過虛空,劍刃在閃光。

「美人魚輓歌!」

所謂出劍比雷音還快,這就是秘劍奧義,再配合傳奇兵刃犀利的殺傷力,足以葬送亡靈,但在千鈞一髮的關鍵時刻,拇指鬼腳下的鮮血骨兵卻偏轉頭,稍微擋了一下。

即便是利刃切入豆腐,都會感覺到微弱的阻力,這阻力積累到一定程度,甚至能改變刀的軌跡,更何況是最為堅硬的頭骨?

門薩一劍砍去,華貴的紫芒在劍鋒上流轉不息,砍飛大塊大塊的骨頭渣子,但拇指鬼趁著空檔,卻是極為靈巧地躲了過去。

門薩毫不在意,他冷笑一聲,揮手擦去劍鋒上的骨灰:「沒了盾牌,你也離死也不遠了。雖然有點多餘,但我還是想問問:有什麼遺言嗎?」

拇指鬼彈飛起來,用纖細的雙足吸住天花板,只剩下鬼火的眼眶直勾勾盯著門薩,雖然表面看上去極為沉穩,但實際上早已心急如火。

門薩見拇指鬼不說話,還以為他已經做好再死一次的準備,再次冷笑起來:「本來也沒打算找你麻煩,要怪就怪你自己多事,非要把那些鮮血骨兵拉走,堵了這條財路!」

拇指鬼背後的火焰更加旺盛,顯然也是生氣了,他拿出一顆黑漆漆的小珠子,看不出是哪種黑暗魔獸的晶核,但剛登場,就透露出極致邪惡的氣息。

拇指鬼並沒有立馬催發出晶核中的魔法,而是一臉陰笑地著看向面色逐漸凝重起來的門薩:「騎士大人,不要逼我使用暗黑獅子獸的魔腦,那後果可是你無法承擔的。」

一聽到這猶如禁忌般的名字,門薩就忍不住色變。

原因無他,魔腦一旦別捏碎,能在瞬間釋放出禁咒級別魔法的「強制亡靈化」,免疫一切魔抗,物抗,直接把生命體轉化為亡靈。

哪怕是巨龍,也無力抵抗象徵法則的禁咒。

雖然這個禁咒沒有殺傷力,但門薩還是不敢以身犯險,一連倒退了三十步。

門薩也是生氣,沒想到小小的亡靈居然藏著這種好東西:「不是說亡靈都很窮酸的嗎?怎麼我遇到的這個,竟然如此有錢?」

拇指鬼「呸」了一聲,似乎在發泄積蓄在心中的鬱悶之氣:「若不是我還有點積蓄,早就淪為黑法師的走狗了!一想到自己要被仇人玩弄於鼓掌之中,就噁心到作嘔!」

門薩腦筋比較直接,並沒有追問其中得以隱情,威脅道:「別以為靠這東西就能對付我!單體禁咒只能對幾個目標有效,大不了找人用命填,這條路我要定了!」

碰上這種心狠手辣的領主,拇指鬼也是自認倒霉,他試探道:「騎士大人,您到底想怎麼樣?我有使命在身,所以決不能死在這裡,如果你要來硬的,那就只能拼個魚死網破了!」

門薩對那顆黑色晶玉頗為忌憚,幾次想施展劍術,但都無法剋制心中的恐懼,因此語氣軟了許多:「我要這條通道,將西土鎮和風吼鎮連成一體!嗯?你這個亡靈,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別小看人了!」拇指鬼惱怒地吼了一句,就像是小貓在發威:「在成為這副鬼樣子前,我可是德倫公國的二等侯爵,該有的見識和智慧一個不落。」

門薩眼神一閃,卻是猛然發起攻擊,美人魚的輓歌再度唱響,既凄迷而又帶著些許哀怨,如雪般的劍光化作飛晶瀑布,直泄而下。

「找死!」拇指鬼恨得咬牙,即便心中有萬分不舍,但這時候也不得不動用手中僅有的王牌。

就在他即將捏碎魔腦的時候,門薩身上忽然湧現出銀白色光輝。

「月光領域!」

隨著門薩一聲暴喝,「神賦異稟」加持到極限,將自身狀態提升到了巔峰。

如果說他原先的劍速只是雷音級別,那麼在「月光領域」的加持下,又是再度暴增,悍然超越了這個界限。

在拇指鬼驚恐萬分的眼神中,無雙利刃斬開小小的脖頸。

克敵制勝,門薩反手將劍收回鞘中,沐浴著銀白色的光輝,這人好似神明般偉岸。

但一開口,就打破了所有幻想:「這招用來偷襲,那真是無往而不利!誰能想到一個人的實力在瞬間能激增數倍?我真是太聰明了了!哈哈哈!」

藏在發梢中的溫爾因克忽然出聲,打斷了門薩的自吹自擂:「吾王,他還沒死呢!這不死之王有點門道,居然能像蚯蚓一樣,將靈魂分為兩個單獨的個體!」 被斬斷的拇指鬼並沒有因此消亡,而是在瞬間分裂成了兩個!

斷裂開來的頭顱,身軀就地一扭,各自長出全新的器官。全新的拇指鬼看上去毫無分別,還是尖臉梭形身體,只是一個看起來陰險毒辣,一個看起來有點呆萌蠢笨。

雖說超凡世界無奇不有,但門薩還是被這幅景象驚到了,他緩緩抽出劍來,自言自語道:「我倒要看看,你還能不能繼續分裂下去?」

較為成熟的拇指鬼還想拿出魔腦,但一搜身,才發現那玩意已經被眼疾手快的門薩收起來,他鼓了鼓臉頰,忽然跪倒在地:「騎士大人,您能接受我的效忠嗎?」

門薩板著一張臉,手中明晃晃的大劍幾欲飲血,揶揄道:「剛才怎麼不說話?現在被我老人家打趴下了,就想著投降?」

拇指鬼強忍著心中一口氣:「向強者效忠,並沒有什麼丟人的!騎士大人,如果你願意接納我,我可以讓出亡靈古道的控制權……」

話說到一半,拇指鬼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門薩,見他有些心動,卻是輕輕鬆了一口氣,知道自己這條命算是安全了,只是以後為奴為婢的日子,恐怕是少不了的。

不久前還是山大王,率領一大幫高階亡靈,手握足以讓超階魔獸萬分忌憚的重寶,但下一刻就成了階下囚,如此遭遇令人唏噓。

拇指鬼感嘆著命運的無常,然後大踏步走到自己小夥伴身邊,張開大口子,毫不留情地奮力咬食起來,似乎在藉此發泄心中的怒氣。

另一個拇指鬼好像沒有任何痛覺,獃獃地站在原地,被另一個「自己」吃了手腳,胸膛,最後落到頭顱,很快就消散一空,而門薩卻驚訝地發現:經過這個變化后,拇指鬼的傷勢居然在瞬間痊癒了。

「居然連靈魂上的傷痕都能癒合……這東西比亡靈生物還要邪門!」門薩驚訝,但也僅此而已。

世界上奇人異事無數,別說靈魂自我修復,就算哪一天神靈騎士復生,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

吞噬了自己的衍生體后,拇指邁著小胳膊小腿,走至門薩身前,畢恭畢敬地說道:「如果我能活下來,就能指揮古道中的鮮血骨兵,讓他們擁護大人的手下,打擊大人的敵人,這難道不是好事嘛?」

門薩看著這個只有自己拇指大小,粗心一點都看不見輪廓的拇指鬼,不由苦笑道:「連高階魔獸都不是的你,又能指揮多少鮮血骨兵?」

鮮血骨兵雖然沒有智慧,但好歹也是高階亡靈,只服從強者的命令,拇指鬼的等級太低了,就算天賦異稟,也無法指揮所有鮮血骨兵,他只是王,終究而不是皇帝。

超凡騎士迫於壓力,有時候會向身份高貴的普通人低頭,但大多數情況下,兩者之間涇渭分明,不存在明確的上下級關係。鮮血骨兵和拇指鬼的關係,神似超凡騎士和身份高貴的普通人。

拇指鬼低著頭,默默說道:「騎士大人,作為僥倖晉級的蠻荒暗夜種,我具有指揮一般亡靈的王者權力,但這個權力有所限制。如果您能讓我吞噬黑法師的靈魂,我會不斷升級,最終成為精絕鬼王!」

門薩聽到這裡,才有所心動,認真地打量了拇指鬼一眼。

那眼神甚為熱切,同時也極其冷冽,兩者矛盾的感情同時出現,卻又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從之前的交談可以看出來,這隻拇指鬼來歷很不簡單,極有可能是黑巫術實驗產物,擁有人類級別的智慧和見識,如果能掌控他,不亞於擁有一件大秘寶。

左擁右不抱 最終,門薩將貌似臣服的拇指鬼抓在手心,用月光鬥氣禁錮著。

沒有首腦的指揮,那些原本躲著門薩的鮮血骨兵立馬亂了,還沒走出多遠,就有三米高,渾身骨骼冷幽似鐵的亡靈貼了上來。

「雷鳴!給我長!」

狹長如一道銀線的鋒芒從天空斬落,發出凄迷的冷嘯聲,連綿不絕,門薩臉色平靜地看著一具骸骨在眼前爆裂開來,劍鋒一點,劈中那點綠豆大小的靈魂火焰。

這次,門薩有所準備,隨手將大骨頭棒子拎起來,擱在山壁上,倒出其中半透明的液體。

本來還愁沒容器裝,後來一拍腦袋,直接翻出口袋裡的鹿皮手套,灌裡面進去了。

看到門薩只用單手就解決了自己召喚來的亡靈,拇指鬼徹底死心了,在拳頭包圍的狹小空間里一動不動,靜靜等待著命運安排。

門薩多少也能猜出這是拇指鬼在搗亂,但他沒有說破,反正已經抓住了罪魁禍首,用不了多久就能打通亡靈古道。

到時候,只用在隊伍里配備一個牧師,一個最低級的牧師驅散亡靈,就能自由往返兩個鎮子。

「不對,這樣做似乎會便宜其他人!」門薩擰著眉頭,品味出一絲不詳:「我之所以能賣水賺大錢,並不是因為水值錢,事實上水這種東西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是一文不值的,而是因為亡靈古道地勢險惡,逼得風吼鎮只能高價雇傭沙漠行舟。來回花費的巨大成本,將水的級別提升到一個令人炸舌的程度。」

想明白了這點,門薩不由暗呼僥倖:幸好剛才沒有一時手快,把拇指鬼給活祭了,否則這條黃金路就再難賺錢了。

要知道,風吼鎮也有不少人知道這條密道,只是苦於實力強大食人亡靈,這才轉換思路,花大價錢到遠方買水。

如果古道內的亡靈沒有了,他們大可以自己過來挑水喝,那麼這水可就賣不出天價了。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門薩剛回來沒多久,用心思考著賺錢的訣竅,一個堪比十八級颱風的狂暴消息忽然傳了過來。

金貝爾伯爵失蹤了!

確切的說,這位大人物在水裡游泳的時候,是被棲息在岸邊的淡水美人魚一族給擄走了。

作為曾經的大陸霸主,美人魚在敗給精靈后,遠居深海,只有極少數族裔留下來鎮守故鄉,也就是淡水美人魚的由來。

雖然數目稀少,但淡水美人魚能逃過精靈的追殺,自身實力極為強大,即便是小孩子,也擁有中階騎士扈從的實力,而且他們還受到遠古水神庇佑,擅長使用各種威力強大的水系魔法,非常難纏。

本來,門薩早就知道這條支流中定居著一個規模不小的淡水美人魚部落,但人家毗鄰河對岸的德倫公國,要頭疼也該德倫公國的王室頭疼,他也就沒放在心上。

誰成想,他們惹誰不好,居然招惹那個死胖子。

一想到勃然大怒的黃金聖騎士即將因愛子失蹤而御駕親征,在幹掉膽大包天賊匪后,順便也會把自己給收走,門薩頓時憤怒了。

「該死的蠢魚,等我來砍死你們!」雖然不關自己什麼事,但為了阻止遠在天邊的黃金聖騎士用這個借口殺到西土鎮,門薩立馬點起兵將,殺氣騰騰地趕到河邊。 河谷地深處,是一片美不勝收的世外桃源,匯聚整條支流的水元素,於此同時,這裡還是淡水美人魚的居住地,她們在這兒載歌載舞,在在這兒繁衍生息。

外面是腐爛發臭,幾乎沒有任何植被的黑泥潭,成千上萬的暗潮魚人在此駐紮,形成一道天然的防守屏障,為主上的血裔恪盡職守。

淡水美人魚,或者說所有美人魚,都是古代水神,也就是史詩級超階魔獸「時空鯤魚」的後代,她們天生人形,具有極高的智慧和施法能力,代價就是族群中只有女性。

門薩這會兒帶人殺到黑泥潭,躲在河邊的大礁石後面遙遙觀察著,只見到一隻只奇形怪狀的暗潮魚人在淤泥中游來游去,但美人魚的身影卻沒見到半個。

見黑泥潭中人頭攢動,不知有多少暗潮魚人尚未進食,葵蟲不免有些發虛,硬著頭皮勸解門薩:「大人,這些暗潮魚人雖然腦子笨,也沒多少施法能力,但這數量忒多了,根本不是我們這二三十號臭魚爛蝦能對付的,您看要不要等一等?」

「等?等消息散播出去,逼得那位遠在王都的黃金聖騎士親自過來大開殺戒,順便把我劫走嗎?」門薩聽完,心中那叫一個氣。

偏偏他還不能把其中的隱情說出來,否則憑這些傭兵的大嘴巴子,非得鬧得滿城風雨不可,到時候必然引來更多豺狼虎豹。

門薩當即表明態度:「金貝爾伯爵是一定要救的,否則那位聖騎士怪罪下來,就算是溫格爾家族也扛不住。而且人家還在我們領地上出事,於情於理,都要做個樣子給別人看看。」

溫爾因克晃動著傲人的大尾巴,他輕蔑地看了一眼不到他肩膀高的「猢猻」,雙手抱胸,冷笑道:「做大事還擔心這擔心那的,還不如回家種地賣紅薯來得痛快。你要是不想去,那就在一邊待著,我們自會跟著主人上刀山下油鍋。」

葵蟲頓時不樂意了,他捏著骨節分明的拳頭,一臉狠色:「說話放尊重點,你這條不洗尾巴的臭蛇。做人辦事都要靠腦子,對面的暗潮魚人是幾千,不是幾百,當然要好好計劃。否則按你的想法,我們這群人都要被埋在淤泥里種荷花!」

溫爾因克氣急,一指葵蟲的鼻子:「你就是個膽小鬼!」

葵蟲冷笑一聲,剛想做出回敬,門薩狠狠看了他們一眼,暴喝道:「吵什麼吵?還嫌不夠亂嗎?葵蟲,你帶人把一部分暗潮魚人引過來,我們試試這些怪物的實力。」

葵蟲雖然不甘,但還是乖乖領命,他十分熟練地帶著薔薇花傭兵團的人,沿著河道一路摸了過去,很快就消失不見。

再見時,這隊人已經來到黑泥潭的邊緣,和最近的暗潮魚人只有數米之隔。

出於謹慎,葵蟲並沒有吸引太多暗潮魚人,他帶人在岸邊鼓噪起來。

一小隊暗潮魚人巡邏者見到送上門的食物居然敢這麼囂張,當場氣得哇哇大叫,都是握緊手中的三尖骨叉,不管不顧地沖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