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隊伍,分成三隊,一左一右兩個營護翼,虎牙隊員前面開路,後面一個營斷後,大軍在草叢裡,悄無聲息的向蓮花灘奔去。

十幾分鐘后,他們繞過了成片的田地,來到了蓮花灘附近,再往前兩公里左右,就可以進入連環灘的範圍。

就在這時,隊伍突兀的停下了,孫濤快速前行,來到幾百米外打頭的虎牙隊員身邊。

看到前方的搜索日軍,孫濤知道,不打不行了,一旦被日軍搜索逼到角落,那他們除了硬憾飛機之外,就別無他法。

「最快速度結束戰鬥,我們跳出去!」

孫濤拿著步話機下令道。

隨著他的命令,負責衝鋒的隊員換上了ak,狙擊的,投擲槍榴彈的的都紛紛做好了準備。

孫濤摘下半自動,上上消音器,大喝一聲,同時舉槍瞄準。

隨著他的吼聲,密集的噗噗聲隨之響起。

遠處呈散兵隊形搜索的一個大隊日軍突兀的遭致打擊,慌亂中,等反應過來已經倒下了大半。

反應過來的日軍快速趴在草叢裡,砰砰的沖著前面盲射。

可他們槍聲才響,一片黑乎乎的物體飛了過來,隨之,轟轟的爆炸密集的響起,火光中,凄慘的叫聲在咻咻亂飛的彈片和鋼珠的聲音中,響徹天空。

槍榴彈飛出,衝鋒的戰士已經躍身而起,端著ak,在煙霧升騰里撲了出去,隨即,噠噠的槍聲密集的爆發,前面的日軍還活著的,正頭暈眼花,不知敵人在哪呢,連反抗的機會對沒有,趴在地上,就被打成了馬蜂窩。

「速度前突!!」

孫濤大喝著,端著槍縱身飛奔,向蓮花灘方向撲去。

前後連半分鐘都沒有的戰鬥,他相信,日軍的反應再快,也不可能讓飛機來的那麼及時,只要沒飛機,他想怎麼打,就不是日本人說了算了。

可他們還沒有奔出五百米,前方突然響起了機槍的聲音。

「卧倒!!」

前面的虎牙隊員大喝聲中,一個前撲,趴在了草叢裡,隨之槍口舉起,噗噗聲中,子彈飛向了幾百米外的火舌。

身後的戰士反應不及的十幾個中槍,三個射中的胸腹,看架勢活命的機會不大了。

「怎麼還有陣地?!」

孫濤聽著頭頂咻咻的子彈掠過,大感奇怪。日軍搜索怎麼還會放陣地在後方?

前面的虎牙隊員槍法精準不是一般的強悍,短短十幾秒,前面幾百米外的機槍就一一熄火,全部被幹掉。

孫濤正要下令槍榴彈衝鋒呢,突然,一陣嗚咽聲由遠及近。

「炮彈,隱蔽!!」

大喝聲中,所有剛剛要站起來的戰士們再度趴了回去,迅速尋找隱蔽地點,躲避炮擊。

轟轟的爆炸在他們剛剛趴下就響了起來,隨之火光騰起,煙霧快速瀰漫開來。

孫濤前方十幾米的位置落了一發炮彈,巨響震的耳朵嗡鳴,他強忍著頭暈,剛要下令衝鋒,虎牙隊員卻突兀的大喊。

「軍團長,日機來了,向後撤!!!」

虎牙隊員的喊聲中,孫濤也聽到了飛機的聲音,立時大驚,前後才兩分鐘而已,飛機就趕過來了。

他大驚之下狂吼道:「後撤,進入身後的蘆葦盪!!」

所有人在剛剛的炮擊中並無損傷,炮彈都落在了他們前面,顯然沒有試射,精準差了百十米。

聽到命令,一個個翻身而起,最快的速度向身後五六百米遠的蘆葦盪狂奔。

他們剛剛鑽進蘆葦盪,兩架火烈鳥就出現在了視野里,隨之,呼嘯著,兩枚航空彈落在了還在冒煙的位置。

轟!

劇烈的爆炸蹦飛的土石飛出幾百米外,讓蘆葦盪里的戰士們不少受傷。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隊伍在孫濤命令下達的一刻,毫不遲疑的合攏到一起,在泥濘中快速狂奔,用最快的速度向太平庄方向奔去。

孫濤之所以選擇向太平庄方向奔回,他清楚的知道,茅山是便於隱藏行蹤,不利於搜索,可蓮花灘都出現了日軍,而且構築了陣地,那日軍怎麼會放鬆茅山那裡的防禦?

快速的奔跑,在天空出現偵察機的一刻,他們順利的離開的蘆葦盪,進入了一片丘陵地帶,融入了荒草里。

他們再晚上幾分鐘,偵察機一到,他們再想輕鬆離開蘆葦盪就不可能了。畢竟戰鬥機沒有望遠鏡,飛行員還難以看清跟草叢無二致的偽裝服。而偵察機就不同了,上面有個閑人,專門用望遠鏡搜尋目標。

躲過兩架偵察機,孫濤帶著大隊人馬快速挺進,向著既定的目標飛奔。

一路上除了躲避飛機,他們可以說毫不停留。到了天荒湖附近,他們幸運的沒有被發現不說,還沒有遭到驅趕式的亂炸。似乎,日軍已經判定他們不在這片區域,不浪費炸彈了。

再有七八公里,越過這片雜樹林的丘陵,就可以看到之前伏擊朝香宮鳩彥的那片大的丘陵地帶了。進了那裡,行軍隱蔽都方便,遠比一馬平川的地方好的多。

可就在這時,隊伍突兀的停了下來。

前方,千米之外人影閃動,一大片的日軍在搜索前進。

孫濤趴在一道土坎下,舉起望遠鏡看去。

前方的日軍綿延千米開外,起碼是兩個大隊,或者乾脆是聯隊。

日軍的動作出乎了孫濤的預料,幾番受阻,日軍的動作實在夠快。

孫濤不知道抓的人里有一個親王,更不知道日軍在挖出那些匆忙掩埋的屍骸沒有找到幾名佐級將官后,日本高層就意識到了這是個有預謀的伏擊。於是,大本營下了嚴令。絕對不能讓這些南京的將官落入敵人之手。

這也是為何會出現不斷的轟炸,完全不顧及親王有可能被炸死的原因了。就算讓這些將官都死掉,大本營也絕不會讓南京的事情坐實。

孫濤看完情況,縮回身子將幾個營長和虎牙的小隊長叫到一起,商討如何對付已經遍布這個區域的日軍。他們都意識到了,部隊鑽入了重圍。

一番快速商討,最終的結果就是分散開。比大部隊安全。

孫濤仔細的歸納了幾個方案,最終,他拿定了注意。

「我們現在毫無疑問是在日軍的肚子里了,現在,周圍都是日軍的情況下,只有打亂日軍的部署。攪亂他們的搜索陣型,讓日軍跑起來,我們才有機會跳出去!」

「現在我命令,部隊打散,以連為單位,以天荒湖為中心,讓日軍圍著這裡轉。保持通話暢通,襲擊按著順序!」

「是!」

所有營長低聲領命,掏出步話機下令,將部隊的指揮下放到連級,聽候命令分散。

任務分派完,日軍已經靠近到了六七百米。

「各單位注意,現在先將前面的日軍放倒大半,緊接著開始行動!!」

孫濤下完令。收起步話機,舉起了半自動。

所有人員已經一字排開,兩千多人一擊滅不完前面的日軍,恐怕也剩不多少。

孫濤已經換上了曳光彈,在命令下達,停頓了三秒后,他扣動了扳機。

噗!

一道光團一閃而逝。遠處的一名中尉在看到火光的同時,頭顱砰的炸裂,絲絲火花閃爍中,轟然倒下。

隨著曳光彈的飛出。噗噗聲驟然飄起。遠處的日軍只感到一道紅光一閃,緊接著砰砰的頭顱炸裂聲中,血霧立時瀰漫,紅白之物噴的到處都是,一個個身影猝然倒地。

沒等日軍反應,沒等遠處的日軍開槍,開完槍的戰士們跟著各自的班長,跟著排長,跟著連長快速撤離,向著遠處遁去。

砰砰的槍聲在他們奔出四五十米后響起,嚎叫聲隨之飄來,連半分鐘都沒有,轟轟的爆炸此起彼伏,濃煙和火光在他們奔出二三百米后,在他們身後冒起。

孫濤帶著二十個虎牙戰士,一個連隊,快速的奔跑著,繞向了日軍的身後。他不打算消滅這股日軍,還指望他們來調動日軍呢。

日軍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孫濤剛剛潛伏的位置,擲彈筒,迫擊炮轟轟的響個不停,剩餘不到一半的日軍在爆炸中一邊推進,一邊彙報發現了敵人的大部隊。

很快,日軍偵察機向這邊彙集而來,而跟著過來的,只有幾架火烈鳥,顯然,轟炸機已經全部返航。

隨著偵察機的到來,周圍十幾公里內的日軍開始向天荒湖這裡聚集。

一個中隊的日軍端著槍,跑向了天荒湖的方向。

他們剛剛跑過一片低矮的雜草,低矮的草叢突然動了,緊接著噗噗聲驟然響起,奔跑的日軍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呢,就紛紛撲倒在地。

等前面的日軍發現異狀,準備回身的時候,半自動的射速第二槍已經來了,大多日軍身體轉到一半,就砰然倒地。

整個襲擊前後就幾秒,一百五六十人的中隊就悄無聲息的消失不見。

一名連長一揮手,刀光閃爍間,戰士們紛紛撲出,快速的割掉所有日軍的頭,將子彈槍支打掃一空,轉身消失不見。

隨著他們的消失,步話機里傳來:「一點鐘偏三度安全!」

這個聲音剛剛落下,步話機里再次傳來聲音:「十一點鐘方向安全。」

這些新兵在狂奔了一個多小時,在炸彈的洗禮下,在虎牙隊員帶動下,已經不再慌亂、緊張,開始發揮他們訓練時的水平,槍槍爆頭,動作乾淨利落,就連割掉日軍頭顱這麼血腥的舉動,他們也只是略微的心裡掙紮下,就在無動靜。

隨著步話機里一聲聲的安全,散落各處的戰士們跟幽靈一樣,不斷的襲擊著奔跑的小股日軍,無聲的狙殺,居然沒有幾聲槍響傳出。

聽到槍響,附近的日軍趕來查看,一看之下大怒,他們對於頭顱這塊是非常在意的,據說是頭顱被割掉,他們的靈魂將回不到本土,所以,在看到滿地屍體頭顱全部被割掉后,嚎叫著,向剛剛響起槍聲的位置奔去。

槍聲,忽左忽右,但大部分都不密集,充其量也就是十幾槍,幾十槍而已,大多的日軍連反應都無,就被悄然狙殺。

天荒湖,這個佔地不大的天然小湖泊在這一刻成了殺戮地。日軍越聚越多,死亡的也越來越多,雖然後期不再出現割頭,可死亡無處不在。就算一個大隊,也會突兀的倒下一二百人,可轉頭搜索,卻敵綜全無。就連頭頂的偵察機也沒能找到目標。

孫濤他們現在已經不再靠近,他們遠遠的躲在了向天荒湖聚攏的日軍身後,在五六百米外,開始狙殺,開槍后,立刻遠遁,遠遠的躲在千米之外,聽著下一個目標襲擊結果。

連續十幾分鐘的死亡,讓日軍徹底瘋狂,大軍還在遠遠不斷的趕奔這裡,顯然,要將這一片用人海堵滿。

看到遠處還在有日軍湧來,孫濤在步話機里下令道:「離開天荒湖,向計劃目標靠近!」

隨著他的命令,戰士們帶著滿身的血腥氣離開了潛伏地,順著荒草灌木,離開了天荒湖的範圍,向既定的目標摸去。

孫濤在奔出兩公里后,在一處便於觀察,便於隱蔽的位置停下,下令打開電台。

劉忠和董庫此時都非常著急。董庫還沒有抵達鳳凰山,著急也是白著急。而劉忠卻已經感到了目的地,在隱蔽的山林里,找到了火炮營地。

他在派出一個分隊后,沒能聯繫上孫濤,讓他大為著急。分隊進入戰場后沒多久,就傳回消息稱,日軍在長盪湖前幾公里的位置形成了包圍圈,顯然,已經將孫濤圍在了裡面。

劉忠想去救援,卻聯繫不上孫濤,也只能幹著急。

董庫在路上已經得知,孫濤被圍困了。他沒有責怪孫濤涉險,孫濤大軍都是新兵,他親自上陣也可以理解,況且,他自己就從來沒把自己當幹部,什麼時間不是沖在第一線?

邊緊急向鳳凰山趕去,董庫邊琢磨如何應對這個局面,他不能讓孫濤有失,孫濤的大軍還沒開戰,主帥卻出意外,這對於氣勢和軍心是有很大影響的。

正在焦急中,孫濤的電文終於出現,並彙報了自己的位置和打算。

得知孫濤安全,董庫直接給劉忠下令,不要動長盪湖附近的那點日軍,安排虎牙隊員帶著新兵在他們後面守著,一旦孫濤到達,再行襲擊。派出虎牙隊員的大隊,從缺口潛伏進入,直奔天荒湖,跟孫濤匯合后,快速突擊,奔回長盪湖,跳出包圍。

同時給已經撤退回來,等在鳳凰山周圍的大軍下令,控制整個鳳凰山,不驚動老百姓的情況下,封鎖山裡一切的進出道路。 ps:鞠躬感謝、一夜知夏雨童鞋的打賞,拜謝拜謝!感謝aaa天空aaa童鞋的寶貴月票,拜謝!!!

在董庫往鳳凰山的時候,孫濤的部隊已經分成數個方向向三凌河進發。沿途,狙擊戰術發揮到了極致,一個連一百多人的情況下,輕鬆滅掉日軍的中隊。戰鬥快速且基本無傷亡。

剛剛結束戰鬥,孫濤收起槍,揮手下令打掃戰場。

此時,他們有了喘息的時間,戰鬥之後,不論日軍是否有機會開槍,在周圍一支支分散的連隊面前,大股的在不斷倒下士兵的情況下,被引向別處。小股,中隊的日軍則全部被狙殺。

孫濤收起槍,抄起一把日軍身上的工兵鍬,吐了口唾沫在手心,輪鍬開始挖掘。

連續襲擊了三個中隊,他們每人身上的手榴彈槍支已經掛滿,必須攬地掩埋。

這些,他們雖然用不上,但絕不會留給日本人,都用日軍屍體上的衣服包裹,埋在了隱蔽處,做上標記,在地圖上也標註出來,等回頭再弄出來。

幾分鐘后,一身是土,滿臉泥濘,孫濤扔掉那把不順手的工兵鍬,拿出步話機,聽著固定波段里時不常傳來坐標方位安全的報告,沒再參與掩埋槍支彈藥,找了塊石頭坐下喊道:「地圖!」

警衛員的保護工作雖然被十個虎牙隊員取代了,但文件包還是背著的,聽到喊聲,扔下工兵鍬就跑了過來,掏出了地圖。

孫濤在地圖上標註了現在的位置,隨即開始研究突圍的方向。

他的用意很簡單,天荒湖那裡死傷日軍無數,大部分目光正被吸引向那裡,他跳出來后。要繼續引著日軍向丹陽方向運動,然後急行軍突然撲回,一舉突破長盪湖附近,跳出包圍。

雖然增援的部隊已經出發,他還是不敢大意,在日軍的肚子里絕不能打陣地戰,一個是沒有重武器。一個是那會相當慘烈,還會給日機施展的機會。 http://tw.95zongcai.comzc38677 運動殲敵是他們的強項,損失還相當的低。

此時,西尾壽造還沒有到上海,但飛機上他還是能夠進行遙控的。接到不斷傳回的消息,他這個暫代華中司令清晰的意識到。包圍圈已經形成,根據損傷的士兵數量,和失去聯繫的大隊、中隊的情況,那裡,有著大股的敵軍被包圍。最樂觀的是朝香宮鳩彥親王和那些將官應該還在包圍圈裡,要不不會有這麼多的敵人在包圍圈裡不出去,外圍還沒有救援的部隊。

他眯著眼睛將這些信息整理了一遍。在飛機發動機的轟鳴聲中下令道:「命令南京114、第三師團防禦,其餘部隊開赴丹陽戰區。令京浦區右翼少將司令天谷率松井師團駐守揚州,其餘部隊趕奔丹陽戰區,務必要將殘敵剿滅在天荒湖、三凌河一帶!」

隨著他的電令,南京和揚州的日軍動了,大批的日軍鋪散開,向丹陽包圍而來,在行進中。就做出了包圍態勢,要將已經形成的包圍圈繼續補牢,堵住所有缺口。

孫濤此時並不知道這個情況,更不知道已經在原有兩個師團,兩個旅團的數量下,這裡將雲集超過六個師團,八個旅團的日軍數量。

看完地圖。孫濤拿起步話機下令道:「保持彼此間的距離,保證通訊暢通,向丹陽推進!!」

接應孫濤的虎牙第一大隊此時已經進入了長盪湖以里,距離孫濤不超過二十公里的距離。二大隊在長盪湖附近隱伏,做好了襲擊長盪湖那裡防禦的幾個大隊日軍。

劉忠在布置了鳳凰山營地后,覺得心裡還是不夠踏實。孫濤,不但是他的兄弟,還是整支部隊的最高指揮官,雖然還沒定下番號,可卻以軍團長領銜部隊。

他在第一大隊離去后不到一小時,安排完周圍防禦后,再次派出了第三大隊,進入包圍圈,接應支援孫濤。

日軍包圍圈裡,此時有三個旅團的兵力在搜索,大部隊則開始鞏固包圍圈,立掙讓這裡直徑幾十公里內老鼠也跳不出去。

孫濤帶隊行進了還沒有兩公里,前面探路的虎牙隊員就傳來了報告,一個大隊的日軍在前方一公里開外,正迎頭疾奔而來。

「一個大隊?」

孫濤琢磨了下,決定擊潰殲滅這支日軍。他拿起步話機喊道:「目標第九區,周圍五公里內的連隊向這裡集中,殲滅這裡的日軍大隊!」

「是!」

保持一公里距離的連隊在接到命令后,根據自己的位置領命快速向孫濤靠攏。

四個連加上孫濤的一共五個連的戰士成弧形,迎向了奔來的日軍。

孫濤的隊伍已經準備就緒,靜靜的趴在一條幹枯河岸后,透過草叢,鎖定了七八百米外的日軍。

孫濤安上了一枚曳光彈,在日軍打頭的靠近五百餘米的時候,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

噗!

曳光彈拖著火紅的尾翼飛向了奔來的日軍,只一閃,在一名少尉揮手催促部隊前進的當口,噗的一聲鑽入了他的眼眶,隨之,那名少尉的後腦噴出一蓬帶著光的血霧,猝然倒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