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雲權開口道:「我一定會為你的族人報仇,不只為了你也是為整個神都大陸像你一樣的人們。」

「此刻的神都變成這副景象,我們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怪我們當初的弱小。」

「你們?」

雲權開口道:「你知道雲海一族嗎?」

女子點了點頭,「他們是曾經神都的王!」

「在他們統治下的神都,呈現出一片祥和,安定之象。」

「不過我聽說他們被四天尊滅族啦!」

雲權搖頭道:「並沒有被滅族,因為還有我們,不滿你說我便來自雲海一族,當年他們雖屠殺我族,不過因為我族長輩們的以死相拼,雲海的眾小輩才得以逃脫。」

「我們逃亡至今,只為有朝一日,為族人們報仇,還神都一個安定。」

「原來如此,我說公子實力為何如此強悍,原來是出自雲海聖族!」

雲權嚴肅道:「你可願意加入我們雲海一族,他日一同討伐四天尊!」

他之所以會邀請她加入雲海一族,是因為起初看到她面臨危險時那份甘願赴死的決心。

不怕死,才是雲海族人應該擁有的品質。

因為一個人連死都不怕,還有什麼可怕的。

雲權要求自己的族人必須要有敢於為守護他人捨生求死的精神。

雲海的每一位族人都應該時刻保持著為他人犧牲自我的精神,就連雲權也時刻保持著這種心態。

如果能犧牲自己保全大家,雲權會毫不猶豫的去做。

怕死是每個人的天性,如果能克服這種天性,那便有資格成為我雲海的一員。

在九州大陸的雲飛亦是如此,他便是一名優秀的雲海族人。

那名素衣女子開口道:「我願意!」

雲權點頭道:「好,以後你便是我雲海的一員!我雲海少權,歡迎你的加入。」

素衣女子開口道:「沈玲兒,還請公子多多關照!」

(本章完) 其實永業帝確實不是一個昏君,甚至在他的治理之下,大新如今可謂是國泰民安,百姓安居樂業,甚至於北方的戰場對於大新內部百姓的生活也沒有多大的影響。

聽著永業帝這番話,蘇雲初輕扯唇角,淡淡一笑,「皇上棋藝精湛,便是臣女再將那兩分實力發揮出來,最後也不過是輸棋,早輸晚輸,都是輸罷了。」

永業帝聽著蘇雲初這番話,卻是道,「雖說早晚都是輸,然而,在沒有輸之前,一切都還有可能。」語氣之間的自信與不輕易認輸果然是帝王本色。

「皇上可要聽實話?」蘇雲初稍微沉吟,卻是道。

「說說。」永業帝看著她。

「因為您是皇上,臣女只能輸。」蘇雲初垂手,看著永業帝。

永業帝卻是緊緊盯著蘇雲初,「果然是有宋家風骨,這番話,從未有人敢與朕說過。」

蘇雲初抿唇,「臣女只是實話實說。」

永業帝卻是輕笑一聲,「與你們下棋果真是沒有意思啊,看來這世上,能夠斬殺朕的棋子的人,也只有老五一人了。」

話語裡邊,似乎是感嘆,又似乎是一些別的情緒,蘇雲初不確定,卻也不再多說。

待蘇雲初離開了御書房之後,永業帝才看著那盤棋局,將蘇雲初最後落下的那隻棋子換了一個位子,轉眼之間,卻是未見勝負,他便一手拿著白子,一手拿著黑子,倒是自己下了起來,只是下著下著,未見勝負,卻是收起了棋子後邊自己下的棋子,靠在軟榻之上,看著那盤棋子,喟嘆一聲,「宋家啊……」

方明站在一邊,在永業帝下棋的時候,始終默不作聲,待到永業帝不再下棋了,才道,「皇上,該傳膳了。」

後邊的幾日,蘇雲初再去給永業帝看病的時候,永業帝卻是沒有再接著找她下棋了,只是蘇雲初卻也是看見了桌子上還擺著的那局殘棋,與那一日想必,雖是改動了一些,但也能看出是將那日的棋路稍稍改動了一些而已。

這一次,出了御書房,依舊按照往日里的路線走回昭和宮,只是,走到半路的時候,卻是遇見了順妃,順妃本就是後宮之中與怡妃一般,不爭不鬥的人,只虔心禮佛,並且大概也是真的承了這順字的精髓,這樣的性子,倒是多得了幾分永業帝的尊敬,因此,當年慕容淵母妃的事情發生之後,而後,慕容淵眼睛的變異,順妃要求收養慕容淵,永業帝也答應了她,並且因為順妃,也讓慕容淵早一步遠離了最濃重的陰暗時期。

蘇雲初碰見順妃的時候,順妃卻是一身清雅的打扮,即便是身穿宮裝,看起來,也不華麗,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的身上,倒是顯現了一種遠離紛爭的寧和與智慧。

只是,順妃卻是似乎身體不舒服一般,與嬤嬤一起走在宮道之上,卻是突然暈倒。

蘇雲初本是不認識順妃的,但是看到這麼一個寧和的人突然暈倒,出於醫者的本能,也只能上前查看,可是那周嬤嬤卻是認識蘇雲初的,「三小姐,你看看我家娘娘這是怎麼,怎麼突然暈了。」

說著,周嬤嬤的眼中已經是一片焦急之色。 隨後他們便一起離開了此處,當雲權詢問她有沒有聽說天外境的時候,起初他也並沒有抱多大的希望。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她竟然知道有關天外境的一些事。

她說天外境類似於秘境一樣,似乎是某位天人創造出來的一個小型的世界。

而那個小型世界的入口時常遊離在東域這片土地。

「我也聽族長大人所說的。」

「曾經我家族長無意中踏入其中,他說那裡有個脾氣古怪的老翁。」

「不過那老翁通曉天下所有的事情,簡直如同神人般!」

「誰要想在他那裡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事,就必須用他感興趣的事或物交換。」

雲權開口道:「那你可知道在天外境的入口在哪裡遇到的幾率更大些,如果在神都東域漫無目的尋找,那不知道要到何時才能找到天外境的入口。」

沈玲兒開口道:「神都東域的幻象森林似乎幾率更大些,據說有不少人在那個地方都遇到過天外境的入口。」

「幻象森林,那是一個怎樣的地方?」雲權疑問道。

「那是一個迷霧肆溢的森林,那裡有一種特殊的植物,每時每刻都在釋放著一種能令人產生幻覺的迷煙。」

「據說吸入體內能讓人產生最能使他快樂的幻象。」

「而且那迷霧對身體也並沒有什麼壞處,吸食過多隻會讓人產生困意,有許多的人為了尋求快活都會去那裡吸食那迷霧。」

雲權好奇道:「竟有如此奇特地方!」

沈玲兒問道:「不知公子找那天外境所謂何事。」

雲權也並不隱瞞,而後道:「我想向萬世通問一下,當初的那一戰是否還有別的雲海族人逃離那場災難。」

因為當時他們撤離的時候,並不是所有的雲海小輩都跟著他們撤離了出去,還有一部分沒有找到的小輩,不知道有沒有逃出來。

雲權接著開口道:「玲兒姑娘你可知道幻象森林的具體位置。」

沈玲兒點了點頭:「從這裡向東直走,大約半個時辰就能看到幻象森林。」

隨後他讓極樂帶著他們沒過多久就抵達了幻象森林,這裡如同她說的一樣,在森林的入口處就有不少的迷霧四散。

「跟緊我!」雲權開口道。

玲兒點了點頭隨同雲權一同進入了那幻獸森林中。

雲權運用自己的風屬性能力,以自己與玲兒為中心吹起了颶風,那靠近的迷霧全都被那颶風吹到了別處。

雲權走進那深處卻是見到了一種奇特的植物,它們如同大喇叭一般,在緩慢的閉合張開。

它每張開一下,就有白色的迷霧從中釋放。

不過對於掌握風屬性的雲權來說,這迷霧根本夠不成任何傷害。

就這樣他們在這幻象森林裡漫

步著,希望他們能幸運的遇到那天外境的入口。

然而事與願違,他們走了很久都沒有遇到有關天外境入口的跡象。

雲權當進去這幻象入口的時候便已經施展了雲海洞悉術,透過那白茫茫的迷霧,他突然發現了什麼。

「那是……?」

玲兒疑問道:「公子有發現了什麼嗎?」

雲權開口道:「前面有一隻大蝴蝶!」

玲兒聽后神色嚴肅道:「公子,不好,那有可能是魔獸,迷失幻蝶!」

「迷失幻蝶?」

「對,那是一種幻屬性的魔獸,擅長使對視者陷入迷失自我的狀態。」

「雖然沒有什麼攻擊力,不過如果被它對視以後,必須要吃下一種叫做醒識果的果實才能恢復清醒,不然將會一種陷入迷失自我的狀態無法自拔。」

「這種果實,幻象森林裡便有,不過數量比較稀少。」

「想這種魔獸,很少見,不過一般都是被這裡的迷霧吸引過來的,公子我們從中一旁繞過去吧!」

雲權開口道:「玲兒小心後面!」

當玲兒轉身以後,她的身後突然出現一隻迷失幻蝶。

與之對視一眼后,雲權開口道:「糟了!」

當雲權發現另一隻迷失幻蝶的時候,它已經來到了玲兒的身後。

雲權並沒與其對視,而是直接釋放出自己的精神力。

後來那兩隻蝴蝶將雲權包圍了起來。

雲權開口道:「既然你們能使用幻術,那便用幻術打敗你們。」

接著雲權猛然的睜開了雙眼運用自己的幻屬性對付它們:「你是一隻毛毛蟲,你是一隻毛毛蟲……!」

突然與雲權對視的那名迷失幻蝶掉落在地上,開始蠕動了起來。

雲權快速調轉眼眸開口道:「你是一隻翱翔的雄鷹,你是一隻翱翔的雄鷹……!」

它也開始變的不正常起來,只見它羽翼緩慢的張開,昂首挺胸的飛向了虛空之上。

雲權看著此刻的沈玲兒雙眼空洞,依然陷入了迷失自我的狀態當中。

而後只能在森林中為她找尋她口中那醒識果。

雲權帶著他找尋了好久,終於在一顆不一樣的大樹,在大樹上找到了幾顆懸挂的果子。

於是他叫出了小鹿姐,詢問了一下那果子可不可以吃,他可不敢貿然的讓玲兒姑娘吃下去。

萬一不是她口中的那醒識果,而是什麼有毒的果實,那樣事情就會變得的麻煩許多。

雖然小鹿姐不知道什麼叫醒識果,不過她卻能確定那果子是不是有毒。

經過一番確定以後,她開口道:「這果子沒什麼毒,可以放心吃。」

而後小鹿姐看向她身後的沈玲兒開口道:「這才多久怎麼又換了!」

雲權白了她一眼,我看見這位姑娘被追

殺,所以我就出手救下了她。

她的家人和族人都已經被殺害,她一個女子能去那裡,所以我決定讓她加入我雲海一族。

於是她就暫時跟著我,「好了看她怪可憐的,跟著就跟著吧!」

「她的眼睛怎麼如此空洞,像是失了神智一般。」

雲權開口道:「剛才我讓他檢查那果子有沒有毒,就是因為她,她中了迷失幻蝶的幻術,現在已經陷入一種迷失自我的狀態。」

「所以需要醒識果讓她恢復神智。」

隨後雲權取下來一顆果子,讓她吃了下去,沒過多久她那雙空洞的眼前便恢復了神色。

小鹿姐見他恢復了正常,隨後摘了一顆果子,放在自己的儲物袋中,等日後拿來研究。

然後便直接回到雲權的身體里去了。

「我這是怎麼了,感覺自己的意識放空了一段時間。」

雲權開口道:「剛才,你中了那迷失幻蝶的幻術,不過我找到了你口中所說的醒識果,然後你便恢復了正常。」

沈玲兒聽后對雲權開口道:「謝謝,公子相救!」

雲權開口道:「無需多禮,既然你已是我雲海族人,這本就是我應該做的。」

「今天時候也不早了,我們還是先回去吧,天外境的入口改日再找也不遲。」

沈玲兒聽后開口道:「全聽公子安排。」

於是他們便向著來時的路走去。

雲權開口道:「等等,前面有一扇空間之門。」

玲兒欣喜道:「公子那就應該是天外境的入口!」

「走,我們去看看。」

「好的,公子!」

當雲權他們踏入那結界之門后,他們來到了另一個空間里,這裡沒有先前的大樹與迷霧,而是一山寬闊的平原。

雲權他們走了一會,看到了一座城池。

現在雖然快接近傍晚,不過那座城市裡,依舊是人來人往,燈紅酒綠。

雲權他們走進城池以後,因為有些累,隨後就找到一家客棧住了下來。

雖然這裡不是原來的那個世界,不過這裡的貨幣卻並沒有改變,依舊是他們那個世界所使用的貨幣。

(本章完) 蘇雲初對於這個嬤嬤能夠認出自己,並不覺得奇怪,看著其實並沒有完全暈倒的順妃,只叫玉竹拖住了順妃,拿起順妃的手腕,輕輕把脈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