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風家與魯家是姻親,魯家有個女兒在神祇宮當管事姑姑,風晴雪的名字能出現在上神榜上,只怕是少不了這位姑姑暗度陳倉,畢竟風晴雪不過仙人中期境界的修為,這是景然的原話。

木小唯也根據這話深深體會到其中的黑暗,還真是叫人難以接受的結果,畢竟報名上神考核的首要條件便是達到上仙修為,而風晴雪……

「呵呵……」

木小唯輕笑一聲,懶得再去想,等她回過神來,兩人就已站在了景家大門口。

景家的管家看到景然迎上來:「老奴見過三小姐,歡迎三小姐回來,這位是……」

「管家爺爺,這是我朋友,我邀請她來家裡做客的,我們先進去了,您老幫忙告訴二表哥一聲,一會兒我跟朋友過去找他。」

「呵呵,好,好…」

管家捋著鬍子,笑呵呵的看著木小唯被景然拽著走近景家大門,直到看不見影兒了,這才跟著進門去找那個寄居在景家的司家二少爺——司墨韻。

木小唯跟在景然身後,路過花園,一路聽著鳥語,聞著花香,更少不了景然的嘰嘰喳喳,說的都是她的二表哥為人如何如何,學識如何如何,倒也不覺寂寞,且很快就來到了景然居住的凜然閣。

「這裡就是我住的地方了,走,咱們進去。」

景然推開門,木小唯跟著走進去,打量一圈才發現整個凜然閣安靜的過分,不由有些奇怪的問:「這麼大一個地方就你一個人居住,你也不怕遇到危險什麼的?」

「我喜歡一個人獨居,這樣無拘無束,能讓我覺得沒那麼多束縛,至於你說的安危問題…」景然笑了笑,有些神秘的繼續道,「景家自然有景家的防護,倒是沒什麼可擔心的。」

事實上能突破幾大家族,不被發現的人真的寥寥無幾。

木小唯聽著,暗嘆不愧是四大家族,底蘊就是強悍,又聽景然說:「平日里,我喜歡收集古玩字畫,因此收集了不少小玩意兒,我去拿來給你看看,你先坐著喝杯茶。」

話落,一杯熱氣騰騰的茶水,穩穩噹噹的放在木小唯手邊的茶几上,木小唯偏頭剛好對上景然笑意嫣然的眼睛,兩人相視一笑,木小唯目送景然大步離開,隨後被茶水沁人心脾的香味所吸引。

初聞茶香眼前就是一亮,再聞就有種飄飄欲仙之感,隱隱還能看見茶水中靈氣翻滾,凝而不散,偶有一絲突破水面化作氤氳之氣,包含的靈氣也叫人心曠神怡,甚至能感覺到修為境界都有那麼一絲絲鬆動,彷彿多聞一會兒就能夠突破當前修為境界一般。

「光看著幹啥,趕緊喝了打坐煉化,這可是極品龍鬚,炮製的久了,裡頭靈氣潰散可就沒效果了。」偏頭卻是景然抱著大大小小錦盒走了過來。

木小唯感激的笑笑:「那就多謝款待了,嘿嘿…」

俗話說恭敬不如從命,大抵就是這般,人家真誠相待,你若一味推脫,反倒不那麼美了,所以木小唯也沒客氣,直接端起茶水一口悶了,至於喝過之後會怎麼樣?誰會想那麼多呢! 事實證明,不明就裡的瞎吃瞎喝是會付出代價的,就好比現在的木小唯一杯茶下肚,那龐大的靈氣瞬間充斥她的筋脈,還沒完沒了想要衝破筋脈的束縛一般。

「痛……」

因為痛,此時木小唯小臉都扭曲了。

額頭上的汗水,那是一顆一顆往下掉,很快就將衣襟都濕透了。

景然看在眼裡,急得連忙把手裡的東西放下,催促道:「還愣著做什麼,趕緊坐下修鍊,還非得等被撐爆才算完么?」

木小唯白著一張小臉,後知後覺的坐下來,按照銀面女子傳給她的功法開始修鍊,因為失憶她沒有以前修鍊的經驗,很笨拙的按照功法將靈氣理順,在此期間,她好幾次險些被痛暈過去。

搞得景然在一旁都跟著神經兮兮的,生怕她因為自己請喝的茶,弄出個好歹來。

好在有驚無險,看著木小唯神色一點點平靜下來,景然總算是鬆了一口氣,知道木小唯一時半會醒不過來,她想了想還是推開門走了出去。

靈氣被煉化成仙氣,數量減少至少一倍,匯入丹田與原來的仙氣匯合在一起,使得仙氣總量長大了那麼一絲絲,雖然不多卻也值得木小唯高興了,畢竟修鍊越往後越慢,有時候十天半個月,都不見得有現在這一會兒漲得多。

「呼……」

睜開眼,木小唯長出一口氣,卻未在房間里看到景然的身影,不由的有些奇怪:「這人去哪兒了?」

轉頭就看到桌面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盒子,想著是別人的東西,也沒敢私自去拆開來看,但是干坐著也不是那麼回事兒啊!

想了想還是決定去外面看看,因為人生地不熟,她也沒敢走太遠,就在屋子外的花園裡轉轉,沒想到剛轉悠一小會兒,就看到景然推著一個少年模樣的男子往這邊走來。

「小唯,這裡這裡……」景然顯然也看見了木小唯,從她揮了揮手,示意她看過去。

木小唯笑了笑走過去:「景然,這位是……」

「這是我二表哥司墨韻,二表哥,這是我跟你說過的朋友,木小唯,我們是在看成績的時候認識的,幫二表哥你看成績,還多虧了她幫忙呢!」景然給兩人相互做了介紹,木小唯與司墨韻就算相互認識了。

木小唯點點頭,看向司墨韻,眼神帶著一絲打量:「木小唯見過公子,公子有禮了,你這是……」

「小唯你不用客氣。」司墨韻笑笑,「你即是景然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直接喚我名字就好,至於我為什麼行動不便,只能說是天意吧!」

「天意?!」

木小唯眨了眨眼睛看向景然,後者皺了皺眉,好一會兒才勉強的笑了笑:「沒事的,這麼多年,二表哥都已經習慣了,咱們去那邊涼亭上坐坐吧!」

木小唯跟著兄妹倆來到涼亭,有丫鬟奉了茶與點心上來,又施施然退下,景然招呼木小唯坐下,就又開始新一輪的「誇」哥模式:「小唯你看我二表哥是不是一表人才?」

「自然是一表人才的。」木小唯點點頭。

司墨韻臉色一紅,有些不自然:「景然,你夠了,哪有你這樣誇哥的。」

「本來就是嘛,怎麼還不讓人說了?」景然吐了吐舌,拿起一塊點心就開******靈古怪的模樣,叫司墨韻不由自主的搖了搖頭:「我這個表妹平日里野慣了,小唯你可莫要介意。」

「這有什麼好介意的,越是這樣才越招人喜歡呢,呵呵…」木小唯笑了笑,重新將話題落在司墨韻腿上,「你的腿是先天不足,還是後天為人所害,有沒有請仙醫診斷過?」

「自然是看過的,只是仙醫門都對二表哥的腿傷束手無策。」景然吃著點心,聞言插嘴道。

「腿傷?!」

看來司墨韻的腿不是敵傷就是意外,意外還好,如果是敵傷,那麼所謂的「束手無策」,大抵也是人刻意為之,這無意就是一灘渾水,她若出手少不得會被人惦記,可是景然……

司墨韻是景然的二表哥,作為朋友有能力而不幫忙似乎也說不過去。

木小唯權衡一下,最終還是開了口:「公子的傷,可否容我看看?」

司墨韻一愣看向景然,景然聞言也是眼前一亮:「小唯你不是失憶了嗎?怎麼還記得會醫術?」

「這個…」

木小唯有些不好意思地紅了紅臉:「出來前師傅直接將醫術,與救人方面的知識印在我腦海里了,我這也還沒上過手,你們若是不放心,就當我沒說過好了。」

「不是不是,我們沒有不信你,這些年司家與景家先後給二表哥請過不少仙醫,都沒多大用,漸漸的二表哥也死心了,你且放心的看,咱們就死馬當活馬醫了,說不定你的法子還真有用也說不定呢!」景然望著木小唯一臉笑眯眯的模樣。

司墨韻也跟著附和道:「景然說的沒錯,不管結果如何,你且幫我看看吧!」

「可要是不管用……」

「不管用也沒事,沒人回怪你,畢竟那麼多人都看過,不也一樣啥用也沒有。」司墨韻呵呵笑了笑。

木小唯無奈,終歸坑是自己挖的,人家還不介意,再怎麼樣她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當手指觸到司墨韻脈搏的時候,木小唯感覺自己被針刺了一下,那感覺就像是禁閉在一處的冰寒之氣,突然找到突破口一般激射而出,痛得她下意識就撒開了手,臉色凝重的皺起眉頭。

「怎麼了?」

以前請過的仙醫診過脈之後都只是搖搖頭,像木小唯這樣的表現,司墨韻還是第一次見,難免叫他擔心,又讓他幾乎絕望的心看到一絲絲希望。

木小唯搖搖頭:「沒事,我再試試。」

「好。」

這一回木小唯學乖了,沒有用手直接去碰觸司墨韻的手腕,反倒是凝起一股仙氣將手指包裹起來,這才小心翼翼的探上他的脈搏。

脈搏堅韌有力,不像有病之人難不成司墨韻本身是沒病的,只是因為身體內出了些問題,才導致身體上的異樣?

木小唯有些拿捏不準,但她還是如實以告:「你身體沒病,具體的還需要探測一下你體內的情況,你要不介意的話,我就幫你看看…」

修仙之人對探測體內這種事,還是很忌諱的,因為不是熟悉的人,萬一包藏禍心,在你完全不設防的時候,給你致命一擊,只怕是後悔都來不及。 木小唯以為這麼重要的決定,司墨韻肯定要多想想,卻沒想到他只是看了景然一眼,便下了決定:「你是景然的朋友,我相信她的眼光,要怎麼做,你全力施為就是,我定然全力配合。」

「如此,便多謝公子信任了。」木小唯沒有多餘的話,得到首肯,她便開始全力施為,「公子你放開心神防備即可,稍後我將會用到神識,還請公子莫要緊張。」

神識進入他人體內,一旦遭到攻擊,肯定會被反噬,到時可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小唯放心便是。」景然信誓旦旦,「二表哥他說話向來說一不二。」

司墨韻聞言抿了抿嘴沒說話,反而是直接閉上眼睛讓自己進入昏睡狀態,在行動上給了木小唯最大的肯定,讓木小唯鬆了口氣的同時,也給了她莫大的勇氣。

景然也在一旁給木小唯打氣道:「加油(???_??)?,你一定能治好二表哥的。」

「我儘力。」

木小唯閉了閉眼,將腦海中多而雜的記憶理了理,逐開始為司墨韻診治。

司墨韻本身是沒問題的,到底是什麼讓他行動不良,是那股冰寒之氣的來源嗎?

木小唯用仙氣包裹著神識,從脈搏開始一點點用神識探查司墨韻體內的情況,但大抵只有兩個方向,要麼是大腦鏈接中樞出了問題,要麼就是雙腿筋脈出了問題,她只要往這兩方面差就可以了。

但猜想到底只是猜想,在事實面前,任何猜想都只是不羈之談,就像司墨韻的情況,兩處都查探過後發現並沒有問題,卻在大腿根部的筋脈里發現了兩團蠕動的「活物」。

「活物?!」景然聽說后,第一感覺就是很驚訝,「這怎麼可能?!能在人身體內存活的東西是蟲子嗎?可是什麼蟲子這麼厲害,二表哥他可是上仙後期修為啊。」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應該是很多大仙見了都害怕的冰蠶蠱,真不知道是誰這麼恨你二表哥,竟然在他身上下這麼陰毒的玩意兒。」冰蠶蠱很是少見,沒想到今日這麼幸運,一下子就見到了兩隻,司墨韻迄今為止都沒被這東西害死,也不知是哪下蠱的人仁慈,還是覺得司墨韻留著還有別的用處。

「那要怎麼解?」

縱然在不相信,景然也只能接受事實,進而看向木小唯,想要知道這蠱毒該怎麼解。

「冰蠶蠱乃是天下劇毒之一,想要解開談何容易,莫說眼下我還沒有解毒的能力,就算有也是不敢輕易嘗試的。」木小唯搖了搖頭,輕輕嘆了口氣。

「可不管怎麼樣,也不能看著二表哥這樣不管啊,小唯,你就行行好,把方法告訴我吧,到時候讓我阿爹想辦法去。」

司墨韻的腿,一直都是她阿爹與姑姑的心頭傷,也是司墨韻一直不能施展抱負的阻礙,沒有解決辦法也就罷了,有了解決辦法,他們說什麼也得試一試。

「你當真想要知道?」木小唯神色凝重,不是她不願意說啊,是在是冰蠶蠱的解藥實在是太難弄到了。

「一定要知道。」

木小唯到底還是被景然眼中的堅定打動了,她頹然的笑了笑:「不是我不想告訴你,實在是解藥太難,既然你一定要知道,便是告訴你也無妨。」

木小唯最終還是把解藥方子寫下來,交到了景然手裡:「這些還只是煉製丹藥的藥材,因為有兩隻冰蠶蠱,所以材料需要兩份,等找到了煉成烈火丹,再配合特殊手法才能將他體內的冰蠶蠱驅逐出來,其中危險性很大,弄不好司墨韻他和就他的人都會被冰蠶蠱反噬,到時候他只怕會必死無疑。」

景然接過藥方看了一眼,瞭然的點點頭:「我明白,小唯你放心就是。」

放心?!呵呵……

這件事她攤上了,到時候給司墨韻解毒的,不是她就會是她師傅,畢竟特殊手法並不是什麼人都會的。

景然拿著藥方轉身走了,留下木小唯與昏睡中的司墨韻在涼亭中,端著杯涼透的茶水,可謂是百無聊賴,木小唯想了想還是決定將司墨韻弄醒,能有個人陪著說說話也是好的啊。

所以一根銀針下去,司墨韻「嘶」的一聲醒轉過來,望著木小唯一臉期待:「看出什麼端倪來沒?」

「當然。」木小唯笑了笑,遞了杯茶水給他,「還是先喝口水吧,也好有個心裡準備。」

司墨韻皺了皺眉,也沒喝茶的心思:「你還是直接說吧!我能接受得了。」

「冰蠶蠱聽說過吧?」

司墨韻眉頭皺得更緊了:「你是說……」

「沒錯。」木小唯挑了挑眉,「在你體內的就是冰蠶蠱,而且還不止一隻。」

司墨韻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慘白,而後才扯出一抹無比難看的笑容,慢慢的眼淚也出來了,到最後木小唯已經不知道怎麼形容,他到底是在哭還是在笑了。

只能頂著滿頭黑線,擔心的看著他問:「你沒事兒吧?」

「我沒事,呵呵…」

司墨韻抹了把眼淚,看向木小唯眼睛裡帶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謝謝你小唯,知道了,總比蒙在骨子裡默默死去的強,呵呵……」

「看樣子你是知道怎麼一回事兒了。」木小唯笑了笑沒去多問。

有些事情知道的多了,對她反而沒什麼好處。

涼亭中許久都沒人說話,直到景然折回來,涼亭才有漸漸活絡起來。

只不過回來的景然臉色很臭,木小唯睨了她一眼:「怎麼了?臉色這麼臭。」

哪知道不問還好,一問景然竟是「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嗚嗚……」

「去舅舅哪兒碰釘子了吧?呵呵…」司墨韻慘然的笑笑,「我先回浮生院了,你安排好小唯,再過來與我說話吧!」

景然哭得稀里嘩啦的,聽他這麼說,抬起頭看向他自己推著輪椅離開的背影,再次趴在桌子上「嗚嗚」的哭起來。

「景然……」

木小唯試著勸她,被她一手揮退:「我沒事,小唯,你別管我,讓我自己哭會兒。」

「唉,好吧!真搞不懂你們到底是咋了。」

木小唯嘆了口氣,退出涼亭,把空間留給她一個人,自己則跑到蓮花池邊百無聊賴的踱著步,走著走著就碰到一個人。

那人臉色嚴肅,頗有威嚴,修為與木小唯只高不低,看上去就不像個普通人,想來是景家的高層,剛想上去問聲好,就見那人驟然出手… 木小唯猝不及防,被那人一掌打飛,跌落在蓮花湖中,濺起巨大的水花,掀起湖中蓮葉層層翻卷,卻久久不見人影從湖水中探出頭來,急得涼亭中聽到動靜的景然,趕忙從涼亭中飛身下來,對著漣漪蕩漾的湖面好一陣不知所措。

「阿爹,你做什麼?」

景然擔心木小唯有個好歹,也不等男人說話,一個縱身就跳進了冰涼的湖水中。

「你……」男人想要阻止已是來不及,只氣得氣不打一處來,「逆女,逆女,真是個逆女啊…」

「老爺,現在怎麼辦?」

景家管家一臉焦急,木小唯怎麼樣他不關心,可三小姐是他看著長大的,就這麼跳下去,讓他如何不擔心呢?

「怎麼辦?」

男人一甩手,冷哼道:「她既然要跟著作死,隨她去好了,終歸是女兒年紀大了不中留啊,唉…」

「……」

男人不鬆口,管家也莫可奈何:「三小姐還小,老爺您又何必…」

「都兩百多歲的人了,哪裡小了,也就你從小到大一隻寵著,慣著她,讓她養了這麼一身臭毛病。」男人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是是是,千錯萬錯都是老奴的錯,可是老爺,這蓮花湖有多深您也知道,咱們真的就這麼放任不管?」管家狗腿的道著歉。

「要管你去管,本老爺沒這心情,哼…」男人一甩手走了,留下管家站在蓮花湖邊,身影好不蕭瑟。

「老爺這脾氣,唉……」管家搖搖頭,神情專註的看著湖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