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馬紅俊點頭,「對對對,冷冷,你人這麼好,我們可也餓了,你看我這麼胖,我的飯量很大的。」

葉冷冷還沒有說話,小舞走了出來,雙手叉腰,看著馬紅俊和奧斯卡,道:「要不我給你們做飯吃?」

看到小舞,馬紅俊一個激靈,往後退了兩步,小舞的八段摔誰能頂得住啊。

奧斯卡下意識的答應道:「好啊。」

小舞哼了一聲,「奧斯卡,你還敢答應,找打是不是,你們兩個傢伙,就知道欺負冷冷,冷冷走,我們不理他們。」

葉冷冷靦腆一笑,帶著歉意的看了兩人一眼,跟著小舞走了。

顯然,相比要給其他人做飯,還是給自己的哥哥做飯更好一點。

「冷冷的身材可是真好,我一定要追到手。」馬紅俊已經堅定了自己的決心。

「拉倒吧,胖子,我都追不到,你拿頭追。」奧斯卡搖了搖頭,追女生的道路太漫長啊。

在修行的地方,一顆樹上。

寧榮榮正靠著葉塵的肩膀,雪白的雙腿輕輕地晃蕩著,她皮膚還是那麼好,比任何女孩都要好。

「榮榮,你以前說過不讓我有其他妹妹,可我還是有了,你不生氣嗎?」葉塵看著榮榮,問道。

「哥,那是你的親妹妹,我們不一樣啦。」寧榮榮輕聲說道。

「哪兒不一樣?」葉塵又問。

寧榮榮挽著葉塵的手臂,「嘻嘻,我又和你沒有血緣關係,我還感覺到高興呢,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啊?」

葉塵搖了搖頭,「你不一直是我妹妹,還有什麼其他關係嗎?」

寧榮榮臉頰一紅,輕輕地印上了葉塵的嘴唇,「你明白了嗎?」

看著這樣的寧榮榮,還是她第一次主動吻葉塵。

葉塵心感覺有些化了,他雖然有些木頭,可有些事情還是能分得清的。

寧榮榮和葉冷冷,終究是不一樣的。

葉塵真的將葉冷冷當成了親妹妹,會照顧她,而對寧榮榮來說,更多的有分別的思念,還有在一起的美好。

葉塵看著眼前的女孩,緩緩的靠近,感受著榮榮身上的淡淡清香,有著琉璃真身的她,顏值很高,甚至和千仞雪是一個級別。

榮榮長大了,也變得更加漂亮了,氣質獨特,與眾不同,可甜可鹽,在葉塵面前永遠是甜甜的少女。

葉塵輕輕地攬住了寧榮榮纖細的腰肢,揉在了懷中,緊接著慢慢的靠近。

寧榮榮俏臉通紅,閉上了眼睛。

然後…

葉冷冷和小舞來了,還有唐三。

「哥,吃飯啦。」葉冷冷輕聲說道,當她看到葉塵和寧榮榮在一起時候的樣子,只感覺面紅耳赤,也為葉塵感覺到高興。

「塵哥,榮榮,你們在這裡幹什麼呀?該不會是….」小舞一笑,看著樹上的兩人。

「咳咳…」唐三說道,不由得看了小舞一眼,他也經常和小舞出去單獨約會。

「哼,什麼都沒有。」寧榮榮有些心虛,真是羞死人了。

「也沒什麼。」葉塵攬住了寧榮榮纖細的腰肢,從樹上平穩的落了下來。

史萊克八怪,都在聽大師的話,不會一直拚命的修行,勞逸結合反而是最好的修行方式。

「塵哥,老師喊我們,讓我們準備一下,前往落日森林,準備去獵殺魂獸,找到合適的魂環。」唐三微微一笑,道。

「我們史萊克八怪,除了小舞沒有到四十級外,大家都到了四十級了。」唐三說道。

無敵之最強神級選擇系統 「哥,你不會嫌棄我還只有三十八級吧?」小舞神色黯然,看著手中的相思斷腸紅。

「怎麼會呢,小舞。」唐三搖了搖頭,看著小舞,小舞的實力已經提升夠快了,可還是趕不上大家,也很正常。

葉塵也沒有吃下仙品藥草,除了要隱藏實力之外,還要和千仞雪之間的大戰做足準備。

不過多久,史萊克八怪,重新聚集在了一起。

戴沐白,奧斯卡,唐三,葉塵,小舞,寧榮榮,馬紅俊,朱竹清,八人,再度齊聚。

史萊克八怪,只有八個人,雖然葉冷冷也加入了史萊克學院,但顯然她魂力還沒有到達四十級,不過她也並不是史萊克八怪的一份子。

這麼長時間以來,學院里還有泰隆,這次也沒有跟來,泰隆和唐三也從情敵之間變成了普通朋友。

當然泰隆也不會去打小舞的主意。

史萊克幾乎每一個學員都知道,唐三眼中的女人只有小舞一個,小舞心中也只有唐三。

雖然小舞和葉塵關係也很好,不過她只是把自己當成葉塵的妹妹,而試圖接近唐三的女生也被小舞擋住了。

唐三知道,也沒有說些什麼。

他們二人還沒有確立情侶關係,早已經被眾人當成了情侶,其實唐三和小舞還很純潔,什麼都沒有發生。

葉塵和寧榮榮也一樣,每天在學院當中修行,又有誰會覺得他們兩個人不是情侶呢?

事實上,葉塵和寧榮榮還從來沒有表達過心跡。

當然大家也不會去追朱竹清,朱竹清極為漂亮,卻很少理男生,她更多時間都是一個人在修行。

朱竹清唯一會找的男生,也就是葉塵。

自從葉冷冷的加入,讓史萊克學院當中多了幾分活力,畢竟葉冷冷可是個大美女,而她又和葉塵和唐三都不可能在一起。

奧斯卡看著唐三,笑道:「三哥,你不會和小舞已經在一起了吧。」

唐三看著奧斯卡一眼,「我和小舞只是兄妹。」

小舞也點了點頭。

奧斯卡則是壞笑道,露出了一副我明白的樣子,「嗯,只是兄妹,我們都了解。」

眾人都看著唐三,嘿嘿一笑,唐三和小舞在一起粘人的程度,可比葉塵和寧榮榮還要親近。

唐三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你們了解個屁。」

說出這句話之後,所有人都笑了,連朱竹清的嘴角都是輕輕上揚,這還是唐三第一次爆粗口,而小舞的臉也變成了可愛的紅蘋果。

「你們幾個在幹什麼?」弗蘭德走了過來,看著史萊克八怪,沒好氣的說道。

史萊克八怪連忙都挺直了腰桿,準備出發,前往落日森林。

弗蘭德看著眾人,道:「我們這次的目的地,是落日森林,你們大多數人都已經到了四十級,所以拿到魂環至關重要,這次我,小剛,趙無極,還有二龍都會跟隨,你們的第四魂環,異常重要,這將會決定你們在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上的最後成績。」

「在大賽上,大多數對手,都是魂尊和魂宗,不過也有可能出現魂王,為了準備這次的大賽,在落日森林當中獵殺魂獸,就由你們八個人來完成,我們四個人不會出手,更不會保護你們。」

「所以,記住了,哪怕是對戰上萬年魂獸,這次的大賽,我們也未必會出手,你們八個人,聯手作戰,萬年魂獸,相當於魂王的實力,在大賽當中,你們絕對有可能遇到魂王級別的對手,這次戰鬥,將是對你們的一次全方位的歷練。」弗蘭德說道。

」都準備好了吧,準備好了,那我們現在,準備出發。」弗蘭德揮了揮手。

弗蘭德四人,走在了最前面,有說有笑的樣子,彷彿是出來郊遊一樣。

而史萊克八怪,都聚集在了一起。

當然,戴沐白以前提前獲得了第四魂環,可以用出第四魂技,白虎流星雨。

戴沐白說道:「這次去落日森林,大多數魂獸都是在一萬年以下的,而吸收第四魂環差不多在四五千年就好了,如果吸收超過五千年的,就會極為痛苦,這次的戰鬥,交給小塵和小三來指揮吧。」

作為史萊克學院的老大,戴沐白一向都更關心眾人,不論是什麼時候,他都會站在最前面。

唐三看向了葉塵,「塵哥,我有紫極魔瞳,可以來負責傳遞情報,怎麼指揮的事情,就交給你吧。」

畢竟,眾人對於葉塵的信任,早已經超過了一切。

有葉塵在,所有人都感覺到心安。

葉塵點頭,「這次獵殺魂獸,我會為大家找出合適的魂獸,遇到萬年魂獸之前,我也不會出手,我這次主要是來保護大家,而具體的戰鬥,小三負責優先控制魂獸,最後大家集體攻擊。」

「小奧先為我們準備好飛行蘑菇腸,人手一份,以防不測,榮榮遇到情況開九寶琉璃塔輔助大家,小三,小舞,沐白,負責攻擊,竹清負責偵查,胖子隨時準備好遠程攻擊,保護大家,以防不測。」葉塵看向眾人。

葉塵知道,面對五六千年的魂獸,大家必然會有一戰之力。

只有面對萬年魂獸的時候,才會感覺到壓力,而葉塵也只會對萬年魂獸出手。

他雖然沒有服用仙品藥草,可現在葉塵的實力,依舊在四十六級,所有人之上。

還有,直到現在,葉塵也沒有用出第四魂技。

葉塵的第四魂環,獵殺的是兩萬年的魂獸,但這個魂技,一直以來,葉塵都保留的很好。

「哥,什麼時候用一下第四魂技,連我們都沒有看過呢。」朱竹清開口說道,看著葉塵。

「是啊,第四魂技,小塵的第四魂技,我都沒有看到過,早就有了第四魂環,我們大家都不知道第四魂技。」戴沐白笑道。

「我的第四魂技,威力比較強,魂力消耗也很大,一般不會使用,如果以後有機會,你們都會看到的。」葉塵微微一笑,他早已經將第四魂技修鍊的爐火純青。

在冰火兩儀眼附近修行的時候,葉塵在不停地淬鍊魂力,也正是那個時候,他的第四魂技,威力也大幅上漲。

「榮榮,你看到過塵哥的第四魂技嗎?」小舞好奇的看向寧榮榮。

寧榮榮無辜的眼神看向小舞,搖了搖頭,「我也沒有看過,上次我哥和劍爺爺交手,都沒有用第四魂技呢。」

她也很想看到葉塵的第四魂技,一直以來,都沒有機會。

「好了,這次主要是你們要歷練,你們七個人的配合,至關重要。」

「只有你們七個人能配合到完美,再加上我,在團戰當中,我們史萊克八怪,就會戰無不勝。」

葉塵開口說道,有著強大的信心。

他也很期待,這次在落日森林得到魂環之後,大家的實力,能夠蛻變到怎樣的程度! 落日森林。

眾人行走了一天,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魂獸,想要在落日森林當中找到合適的魂獸,本就有些困難。

到了晚上的時候,史萊克眾人都搭好了帳篷,史萊克八怪睡在一個帳篷里,弗蘭德眾人睡在一個帳篷。

史萊克八怪輪流值班守夜,第一個在外面的是戴沐白,而其他人都在帳篷中休息。

奧斯卡,馬紅俊,唐三躺在一起,緊挨著的是小舞,朱竹清,寧榮榮。

當然,葉塵在最右邊。

此時此刻,

唐三感受著小舞身上的淡淡清香,有些睡不著,而小舞也同樣如此,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也在一點點發生變化,並不只是簡單的兄妹之情。

另一邊,寧榮榮很乖巧的躺在了葉塵懷裡,安靜的睡著。

葉塵輕輕地攬著寧榮榮纖細的腰肢,睡不著的反而是葉塵。

他和寧榮榮之間,也早就發生了很多事情,自從有了葉冷冷這個親妹妹,葉塵和寧榮榮的感情也在悄無聲息的發生改變。

而最難受的自然是大師。

大師一直都想逃避柳二龍,在曾經和柳二龍成親的那天當中,他遭遇了一生當中最痛苦的事情,否則的話,那一夜,柳二龍說不定已經是他的人了。

到今天,大師根本不敢和柳二龍有什麼關係,他背對著柳二龍,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

突然之間,柳二龍的手,進了大師的掌心之中,大師心中一顫。

「小剛,和我在一起,真的讓你那麼痛苦嗎?」柳二龍失落的聲音響起,有著幾分黯然。

她愛大師,關心大師,這麼多年來,柳二龍一直都在等他,從來沒有做過任何出格的事情,以至於現在柳二龍已經成年許久,可還是冰清玉潔。

大師不敢說話,也掙脫不了,他的魂力本來就和柳二龍差了幾十級。

「小剛,這次說什麼,我都不會再把你放開了,我已經等了你這麼多年,從花季少女等到了今天,你真的要讓我等到滿頭白髮嗎?」柳二龍輕聲說道。

「二龍,不行,弗蘭德他們還在….」大師痛苦的說道。

弗蘭德和趙無極則是緊挨在一起,假裝什麼都聽不到。

柳二龍看著大師,露出了一絲笑顏,她完美的身材展露無疑,含情脈脈的看著眼前的大師。

柳二龍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而大師也是直接翻了個身,看著柳二龍。

「二龍,我…..」大師開口說道。

一旁的弗蘭德早已經心中罵道:「媽的,這種時候還不快一點,你還是個男人嗎?」於是弗蘭德和趙無極直接封住了自己的聽力,不想再去想身邊會發生什麼。

就在這時,戴沐白的聲音響起。

「有情況,大家小心。」戴沐白從空中落下,已經和一頭魂獸戰鬥在了一起。

「二龍,有情況。」大師開口說道,看著身下的女孩。

「媽的,找死,敢壞老娘好事。」柳二龍直接飛身起來,直接竄了出去。

她好不容易才等來的機會,都被這頭魂獸給破滅了。

柳二龍的心情,無疑是最憤怒的。

大師擔心柳二龍,連忙拍了拍弗蘭德,「弗蘭德,快去看看,有情況。」

弗蘭德怒了,他封住了聽力,周圍發生什麼自然都聽不到,他只感覺大師碰到了他。

「媽的,你們兩個的事情,碰我幹什麼,老子可對你沒什麼興趣。」弗蘭德怒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