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萬鬼魔,這時從震撼中回過神來,盡皆眼巴巴地望著鬼帝、暗帝和一眾強者,惡狠狠的叫囂道。

群情激蕩,洶湧如潮。

「閉嘴!」暗帝回過頭來,揮手一指,可怕的雙瞳中儘是輕蔑之意,「就憑你們,殺得了誰?」

九幽魔帝,萬古不朽。除了那傳說中的「仙」,又有誰能夠將他們殺死。

「阿闇,不要再浪費時間了……我帶著冥府諸位纏住血帝,你去對付那個叛徒!」鬼帝眉頭皺起,直接打斷了暗帝的話。

這片突然出現的魔雲,竟然是那據說已經殞落了的血帝幻化而成。

他早就懷疑過,血帝之死只是謊言而已,所有的這一切,不過是有人在背後操控的結果。

如今果然,這血帝竟然在關鍵時刻現身,意圖壞事。暗黑雙帝,絕世無雙,尤其是血帝,可怕之處猶在暗帝之上。

阻止他,必須要阻止他!

否則,時間拖的愈久,情勢便對自己這邊愈發的不利。

「你們想拖住他?哈哈……那好!」暗帝眼皮一抬,突然冷笑了起來。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血帝,這一位若是鐵了心要阻攔他們,誰又能夠越天險一步。

起碼他知道,想要對付後面那個魔道叛徒,除非是踏著對方的屍體過去。

轟隆隆!

星空扭曲,大地顫抖。

一眾地獄強者在鬼帝的帶領下,對著魔雲發起了最猛烈的攻擊。每一次的衝鋒,都勢不可擋,如同是天與地的碰撞,讓人膽戰心驚。

強橫的餘波,直接將黑暗後面的虛無空間都給擊穿了。那魔雲涌動如潮,竟是不肯後退半步,氣勢居然絲毫未曾落得下風。

厲無極目露奇光,單掌鎮壓地獄之門的同時,一直凝眸注視著前方。想不到魔雲中的這一位,手段如此驚人,竟然憑藉著一己之力,硬撼鬼帝和地獄諸多強者。

不過他實在是想不明白,這位被稱作「血帝」的絕頂妖魔,為何會出手幫助自己。

「不要想那麼多了,先封禁了地獄之門再說。可是……我到底該怎麼做呢?」

壓下心中的疑惑,厲無極又犯起了難。在這期間,他也一直努力地溝通著輪迴盤。然而小盤好像已經陷入了沉睡一般,始終沒有任何反應。

而且,血帝在對決中看似絲毫不落下風,實際上情況已經變得非常糟糕。一次次的碰撞,使得他的氣息漸漸衰弱,現在就好像是驚濤駭浪中的一葉孤舟,只是在苦苦支撐而已……所有的這些,全都瞞不過陰陽道念的感應。

「萬載等待,絕不能落空!」冥王忽然一聲大喝,似乎是終於下定了某種決心。

話音未落,他的氣勢猛然增長了無數倍,靈魂深處,竟然傳出了一陣可怕的咆哮,就好像是有某個未知的存在,正在蘇醒。

「幽余,你瘋了嗎?」攻擊的強者之中,有個憤怒的斥責聲傳了出來。

「你懂什麼!」冥王轉過頭去,惡狠狠地說道:「一個紀元的等待,你知道有多漫長嗎……本王哪怕是永世沉淪,也不要繼續這樣屈辱的活著。」

「那你也不能……」斥責聲說到一半,就彷彿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嘎然而止。

冥王這時忽然瘋狂獰笑,幽芒忽閃忽滅,一團隱隱約約的黑影從中現了出來,形態詭異,似人似獸。那猙獰的獸嘴中,竟然在「吧嘰吧嘰」地咀嚼著什麼,一滴滴腥臭的汁液流淌下來,嗞嗞異響,將地面腐蝕成漆黑一片。

「這個瘋子!」

所有的強者如同是見到了世間最恐怖的事情,全都四散而開,離得冥王遠遠,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模樣。

「小心!」

厲無極在黑影現形的剎那,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種很不好的感覺,連忙出聲示警。

踏踏!

地面顫抖,黑影從幽芒中走了出來,緩緩抬頭,一雙灰白的瞳孔中閃動著噬人的寒芒,直接射向了血帝。

此時厲無極才發現,這隻怪物居然長著好幾顆頭顱。除了中間的那顆已經徹底凝聚成形,其他的還只是虛影。

「這是什麼鬼東西?」厲無極頭皮一陣發麻,他的直覺告訴自己,這詭異的黑影很麻煩。

冥王不惜燃燒生命精元,也要將其召喚出來,恐怕絕不僅僅只是表面上這樣簡單,那所謂的永世沉淪,很可能指的是以靈魂作為代價。

吼!

黑影仰天咆哮,陰森地獄,陡然颳起一陣腥風。

恐怖的音波,呈環形狀向著四面八方輻散而開,後方的億萬鬼魔在聽見了聲響以後,頓時變得更加的狂躁,歇斯底里,如癲似狂。

嘭嘭嘭嘭嘭!

一隻只惡魔與鬼修,在無盡的瘋狂中紛紛爆裂,一團團血霧,束縛著一個個陰魂,化作萬千絲線,向著黑影迅速聚攏過去。

虛淡的那些頭顱,在吸收了血霧以後,漸漸變得凝實起來。

「不能再讓它吸收血源!」謝必安揮動著手中的哭喪棒,將血霧與黑影之間的聯繫奮力斬斷。

「全都給我退後,否則……殺無赦!」陸之道同樣一臉凝重,厲聲高喝道。

「你們休要多事……隨他去。」鬼帝氣勢威嚴,擺手阻止道,他在說話的時候,視線始終停留在血帝的身上。

「大人,你……」陸之道與謝必安臉色微微一變,不由愣在了原地。

「正好……就讓它來對付這兩個叛逆!」鬼帝手勢一壓,眼底浮現出了一抹奇怪的笑意。

「可是……」謝必安遲疑地舉著哭喪棒,囁嚅道。

「沒有什麼可是!」

鬼帝眼神陡然變得凌厲,那不容置疑的口吻讓人不寒而慄。

吼!

黑影再次咆哮了一聲,逼人的凶戾之氣衝天而起,謝必安和陸之道在這股狂暴的氣勢下,猛地被掀飛。空氣中,這時忽然瀰漫起了一層灰霧般的氣息,彷彿有無數個鬼魂在其中尖嘯哀嚎,眨眼間便與魔雲交匯融合在了一起。

呼呼呼……

涌動的魔雲,在接觸到了灰霧以後,居然好似火海一般,詭異地燃燒了起來。

火焰幽藍,散發著令人作嘔的腥氣,向著周圍迅即蔓延而開。

嗶啵!火蛇飛舞,站在魔雲中的血帝瞳孔急劇收縮,戒備地注視著可怕的黑影,猛然踏步。

他的周身,忽然爆散出一縷縷血紅色的氣息,如同有生命一般扭曲跳動,瞬息間凝聚成一枚枚奇怪的血色符篆,旋即串聯在了一起,閃爍出一陣耀眼光芒。

「仙符?」

望著血色符篆,厲無極心中大為吃驚。這些符篆,形狀像極了《太玄真經》中所介紹的太古天罡符法。

太古天罡符法,即是後來所說的「仙符」,也被稱為通神之符。意思是非仙人不能刻劃。

血帝乃是九幽妖魔,他居然懂得「仙符」刻劃之法,這不能不讓人心生疑竇。

嘭!

在厲無極疑惑的目光中,火焰以焚盡萬物之態,衝擊在了血色符篆之上,恐怖的力量爆散開來,讓人頓時有種窒息的感覺。

噗!血帝身形忽然一陣搖擺,卻是咬牙不肯後退一步,片刻之後,嘴角微張,噴出了一口鮮血。

「他吐血了……」暗帝神情複雜,一眨不眨地注視著血帝,忍不住嘆息了一聲。

在這一瞬間,他忽然有種不真實的感覺,以血為源、因血而生的血帝,居然吐血了!

此刻,他心中很是猶豫,自己到底要不要越過魔雲,出手制止後面的那隻妖魔……他知道,這位老友,現在一定無力再阻攔自己。

嘭嘭嘭嘭嘭……

火焰洶洶,如滅世雷霆,勢不可擋。血色符篆,在火氣的吞噬之下,寸寸崩碎。

「我來助你!」

厲無極目光閃動,右掌忽然鬆開地獄之門,腳尖用力一點,身形暴掠而出。

在他的頭頂,一輪巨大的陰陽,散發著攝人心魂的力量,朝著可怕的黑影碾壓而下。 「咳、咳、咳……」

血帝口中咳著血,見到厲無極的這番舉動,終於失去了從容之態。

「不要!」這是他現身後說的第一句話,聲音沙啞,聽上去異常的滯澀。

咻!

陰陽旋轉,迅疾如風。厲無極對血帝的話置若罔聞,倏忽來到了他的跟前。

轟轟!

巨大的陰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蠻橫地轟落在了黑影的身上。

吼!黑影頭顱高昂,從鼻中噴吐出兩道粗壯的獸息,顯然是負痛不已。

它憤怒咆哮了一聲,那閃動著悸人寒芒的腥紅獸爪狂暴一抓,陰陽如同是紙片一般,直接被撕裂。空氣中瀰漫的灰霧,旋即透過殘破的陰陽,洶湧向前。

這些灰霧,可怕異常,若是不小心被沾上,便會瞬間熊熊燃燒。血帝的魔雲,在遭遇上這些灰霧的時候,根本毫無抵抗之力,直接化作了一片火海。

那肆虐的火氣,好似具有某種吞噬作用,不斷蠶食著血帝的生命精元。現在,黑影正變得越來越強,而血帝的氣息卻漸漸衰弱了下來。

「拼了!」厲無極自然知道這灰霧的詭異和可怕,但他別無選擇。不僅僅是因為血帝,更是為了他自己……不擊退這隻怪物,封禁地獄之門,無異於痴人說夢。

來不及做多考慮,厲無極右手伸出,駢指如劍,一道驚天劍氣霎時成形,朝著灰霧橫斬而下。

噌!劍氣鳴嘯,青光漫天。

凜冽的劍意,凝聚成實質,竟然短暫的壓制住了黑影的氣勢,將一大片灰霧徹底碾爆。

咚咚咚!

黑影似乎被激怒了,甩動頭顱,猛地向前踏了幾步,腥紅的獸爪對著劍氣狠狠抓下。

沒有多餘的招式,也沒有特別的神通,僅僅是憑藉著肉身的本能,獸爪之下,空間徹底的歸於了黑暗。連帶著劍氣,也直接泯滅無痕。

空氣中的灰霧,無規則地涌動著,又重新聚攏在一起,向著厲無極和血帝撲了過去。

魔雲,燃燒的更加厲害了!

「這究竟是什麼怪物?」厲無極眼角猛跳,一臉驚詫地注視著黑影。

對方實力可怕,居然毫不費力地碾碎了自己的攻擊。要知道即使是渡過了九次天劫的妖獸,恐怕也很難做到這一點。

這隻被冥王召喚出來的怪物,已然超出了他的認知。

「讓開!」

魔雲涌動,血帝看上去怒氣沖沖,忽然揮袖搶在了厲無極的前頭。

那席捲的長袍,帶起一陣猛烈的罡風,將魔雲上燃燒的火焰向後吹去。一縷縷邪惡的氣息,從他的體內溢散出來。瘋狂呼嘯,滾滾蔓延,片刻后,一朵巨大的血蓮破開虛無,出現在了血帝的腳下。

「不滅血蓮!他這是要拚命了。」

後方強者中有個聲音驚呼道。

不滅血蓮,是誕生於魔河之中的一件無上法寶,堪比神器。據說血帝得到此物后,將自己的神魂精魄寄託其中,這才能夠不死不滅。

血帝此時祭出這件法寶,若是寶物遭受重創,那他的魂魄同樣無法倖免,可就真的會有殞落的危險。

「你,還是算了吧!」厲無極已經察覺到,血帝的狀態極度不穩,如果不能將這些灰霧與魔雲徹底隔絕,他的情況只會更糟。

「滾!」血帝顯得暴躁無比,頭也未回,直接斥道。

「你……」厲無極胸中頓時湧上了一層怒意。

「別在這裡礙手礙腳!」血帝搶話道,不滅血蓮旋轉起來,帶動著他周身的邪氣,化作一個巨大的漩渦,遮掩了這邊蒼穹。

漩渦中心,血帝黑髮飛舞,魔袍蕩漾起來,氣勢在這一瞬間暴漲了無數倍。那偉岸的身軀,立於血蓮之上,遠遠看去,就好像是一尊遠古神祗。

「哼哼。」厲無極撇嘴冷笑,他腦中忽然靈光一現,對方莫非是故意如此,其目的是不想讓自己涉險,好專心封禁地獄之門。

吼吼!

似乎是感受到了威脅,黑影咆哮了起來,挑釁式地揮舞著利爪,一股可怕的凶戾之氣,充斥天地。

嘭!

巨大的漩渦,和恐怖的爪影猛地撞擊在一起,兩種至強的力量,撕裂星空,讓世界變得混沌一片。

透過上方那無盡的黑暗,厲無極隱約看到了後方更深邃的虛無空間。

「無邊玄妙方廣世界?」不知為何,無名曾經的話回蕩在耳旁。

在中州的昆崙山時,蓮池大師也同樣提及過。兩者竟然如此巧合,他們之間會不會有某種聯繫?

就在厲無極這一分神的功夫,血帝和黑影又硬拼了數下,恐怖的撞擊聲驚天動地,震耳欲聾。

無數的妖魔鬼怪避讓不及,在戰鬥的餘波下紛紛喪命,血氣,頓時瀰漫了整個地獄。驚恐的殘魂瑟瑟發抖,頃刻間被灰霧吞噬一空,而那一團團驅之不散的血氣,則盡皆為不滅血蓮所吸收。

不滅血蓮緩緩旋轉,一條條規則浮現出來,似乎與這片天地形成了奇妙的共振。至強的威壓,如同深海狂瀾,席捲八方。

血帝四周的邪氣,這時越發的濃郁,在身前形成一堵氣牆,無論魔雲中的灰霧怎樣肆虐,始終無法靠近過來。

厲無極劍眉上挑,思忖了片刻后,還是決定一同上前迎敵。

血帝的心思是否真如他所想,已然不重要。起碼他現在並不知道封禁地獄之門的方法。眼下,只有和對方聯手擊退這可怕的黑影,或許才有一線轉機。

啵!

心念閃動,厲無極虛跨一步,凜冽的劍氣從指間迸發而出,沖開層層灰霧的束縛,斬向了黑影正中的頭顱。

嘭嘭嘭嘭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