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m古聲bt市,並不像劉伯陽之前想象的那樣,是一個處於廣闊草原上的城市,相反,這座城市比部省份大多數的城市都要繁華的多,高樓大廈鱗次櫛比,現代化交通交輝掩映,怪不得有媒體報道說,bt市已經是全國東部地區發展最快的城市之一。.fz┐

剛下機,劉伯陽的第一感覺就是這座城市的空氣特別清新,這段時間聞慣了首都那種高樓混凝土的味道,劉伯陽好久都沒呼吸到真正新鮮的空氣了,而bt市的樓盤雖然也不少,綠化設施卻做得很好,經濟發展的同時沒有忘記保護環境。

雖然此來的任務艱巨,但劉伯陽兄弟眾人都是第一次來到bt市,人生地不熟,手上空有包青格勒的資料,卻不敢輕舉妄動,得先找個本地人尋求幫助。

事實上,這個「本地人」劉伯陽早就找好了,秦缺在裡面幫了點小忙,跟號稱「草原鷹王」的方慶之打了個招呼,所以劉伯陽一行人剛走出機場,就有兩輛彪悍的靚黑色bentley歐陸gtc等候在那裡,前面那輛車頭跟鯨魚頭部一樣的霸氣賓利車一見到劉伯陽六人走出來,右側的車門迅的打開,然後從裡面走出兩個剔著平頭穿黑夾克的矯健男子,非常恭敬的走上來說道:「您幾位就是首都來的客人吧?」

劉伯陽點點頭道:「你們是方大哥的人?」

「是的!我們大哥已經都安排好了,幾位跟著我們走就是了!」

兩名黑衣男子分別把劉伯陽兄弟六人帶進兩輛gtc里,轉了個彎兒,離開了機場,徑直朝著位於bt市心位置的一座六星級大酒店駛去。

十幾分鐘后,兩輛賓利車便停到了這個名叫「帝豪龍」的大酒店下面,又有五個穿黑衣戴墨鏡的人等候在那裡,賓利車門打開之後,其一個高大魁梧的漢子走過了來,與劉伯陽握握手道:「我們大哥久候多時了,裡面請!」

跟著那幾個散發著獨特的草原莽漢氣息的漢子一起進了酒店,順著大廳右側的傾斜電梯上了樓,來到三樓之後,那個為首的壯漢輕輕一推某扇巨大的雕花大門,然後彎腰虛請道:「請!」

劉伯陽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沒被方慶之搞出來的這種大陣仗眩昏了頭,談笑自若的走了進去,這個金碧輝煌的貴賓包間還真是大的出奇,如果不是間擺了一張巨大的餐桌,劉伯陽險些以為這裡是教堂,而餐桌的盡頭,坐著三男一女四個人,看到劉伯陽進來,這四人頓時全都站了起來,其一個穿著西服、但是右邊袖子空蕩蕩的年男子主動迎了過來,對著劉伯陽笑道:「劉小兄弟來的夠快的,接到你電話的時候我還在醫院裡呢,馬上出來布置,幸好還趕趟。」

說實話,劉伯陽真的有點兒受寵若驚了,畢竟這是他跟方慶之第一次見面,人家就弄得這麼隆重,說明方慶之這人真的很夠意思。

「方大哥,你太客氣了,如果不是實在對bt的人頭地面不熟,我也不會來麻煩你,你的傷好些了吧?」劉伯陽主動伸出右手與方慶之握了握。

方慶之呵呵笑道:「兄弟哪裡話,咱倆雖然沒見過面,但你也算是我的恩人了,安全組那點事,我都聽說了。更何況,這次老秦親自開的口,我能不盡心儘力嗎?來來,先請坐!」

在方慶之客套的招呼下,劉伯陽兄弟六人依次落座,方慶之旁邊的一位心腹兄弟主動掏出雪茄,先是送到方慶之嘴裡一根,然後又把一根遞給劉伯陽,接著便是楊林等人,另外一名兄弟則逃出精緻的純銅zippo幫眾人點燃。

m古的漢子生猛彪悍,這是劉伯陽早就聽說過的,一上來就是巴西雪茄,劉伯陽本身有點抽不慣,勁兒太大,但是又不忍拂了方慶之的好意,只要也跟著抽了起來。

「老四,你出去告訴服務員,可以上菜了!」方慶之抬起頭來,對著站在門口那個先前帶領劉伯陽等人走上來的魁梧漢子說道。

「是!」老四點了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老弟,你們這是第一次來m古吧?我請你們嘗嘗正宗的m古大菜,包你們比在全國任何地方吃的都地道!」方慶之笑呵呵的說道。

「呵呵,方大哥太盛情了,我們能有幸好好飽一頓口福了!」劉伯陽也笑了笑,又道:「那天在長城我是昏過去了,不然早就能見你一面,我一直都想謝謝方大哥和周大哥的仗義出手呢!」

方慶之擺擺手笑道:「別提了,我們倆也沒幫上什麼太大的忙,索朗孜摩那老傢伙不是還照樣囂張嗎?不過你小子倒是真了不起,那天幸虧你用了『請神術』,不然就算索朗孜摩不招白虎,我們也夠嗆能打敗他。」

劉伯陽看著方慶之那隻空蕩蕩的袖子,第二次開口問道:「方大哥,你的傷……」

方慶之懶懶一笑道:「不礙事了,我現在只是不習慣一隻手抓癢,其他的還好。呵呵,醫生還想讓我裝假臂呢,我覺得沒那必要,殘廢就殘廢嘛,有啥自欺欺人的,你說對吧?」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讓劉伯陽對方慶之心生敬意,充分體現了方慶之這樣一個頂天立地漢子的直爽和豁達,不愧為「草原鷹王」啊!

「方大哥,真是委屈你了,為了索朗孜摩那種雜碎,居然讓你失去一隻寶貴的手臂,等哪天兄弟我殺到西藏找『護神教』,一定狠狠替你出這口氣!」劉伯陽很赤誠的說道。

「呵呵,兄弟的心意我領了,其實我沒啥覺得冤的,我掉了一條胳膊,而索朗孜摩丟了一條命!我跟他比,怎麼算都是賺的!而且我以前確實做了不少壞事,老天收回一條胳膊,就算對我的懲罰吧!」方慶之倒是很想得開,一點也不介懷。

兩人正說著話,貴賓包間的門被打開,然後兩個男服務員用小車托著一個巨大的金屬盤子走了進來,上面還蓋著一個金屬罩,小心翼翼的搬到餐桌上之後,一個男服務員給眾人分好刀叉,另一個則揭開金屬罩,裡面一隻烤的金黃流油的全羊躺在盤子里,散發出濃香誘人的味道,令人食指大動!

「咱這m古的招牌菜烤全羊,這酒店裡的廚子可是以做這道菜出名的,絕對夠味兒夠地道,不信兄弟你先弄一塊兒嘗嘗?」方慶之熱情的說道。

「呵呵,一定!」劉伯陽剛笑著說完,方慶之已經親自站了起來,用一隻手拿起桌上的小刀,給劉伯陽割了一條肉香四溢的烤羊腿,然後叉著大腿肉輕輕放到劉伯陽身前的盤子里,就憑這手功夫,就看出方慶之功力不俗,一柄小刀一隻手,能把肉割的這麼均勻,連劉伯陽都是佩服有加。

劉伯陽輕輕嘗了一口,味道果然不錯,肉質鮮美,肥而不膩,極為的爽口,大讚道:「果然地道,比我以前吃過的那幾次都正宗多了!」

看著方慶之由衷高興的樣子,劉伯陽頓了頓,道:「方大哥,小弟事先拜託你的事兒,有眉目了嗎?」

請推薦

更多到,地址 蘇沐這一晚終歸是沒有去開房,而是很為老實的回到了自己住處,至於第五貝殼在離開的時候,都是牙根痒痒著,她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這一晚上竟然被蘇沐給調戲了。不過等到第五貝殼回到車內,盯著鏡子瞧了一會後,不知為何突然間哈哈笑起來,最初聲音很小,隨即便開始變大。

這一笑,笑的第五貝殼難以自制。

這邊的歡聲笑語是那樣的爽朗那樣的痛快,但就在這座城市的同一片夜幕下,夏入相家裡卻是處於最為暴躁的狀態中。夏入相怎麼都沒有想到,在這樣的夜晚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要知道當他接到錦繡會所被查封,夏劍棠被扣押起來的消息時,可是正在情人家中,正準備著翻雲覆雨那。

就這麼一個電話,硬是讓夏入相當場便軟了!

夏入相也顧不上理會情人幽怨的眼神,抓起衣服便回到家中,迎面而來的便是他老婆的一陣喊叫聲,那聲音響的讓夏入相聽著都感到害怕。他急忙上前捂住老婆的嘴,厲聲呵斥道:「有什麼事等我調查清楚了再說,這時候喊喊個什麼勁,難道你想鬧的人盡皆知嗎?」

就是這句話當場便喝止住翁玲。

「你趕緊去問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市局會出動那麼多人將錦繡會所給查封了?還有阿堂到底是辦了什麼事,怎麼會被抓起來那?」翁玲急忙道。

「知道了!」夏入相眉頭緊皺著。琢磨了下。回到書房中接二連三的打出去幾個電話,但得到的答案都讓他感到有些提心弔膽。最後他實在是沒有辦法,這才撥通了白為民的電話。

「市長,是我,入相啊,市長,我想問下,今晚的事情是怎麼回事?怎麼會出現這麼大的動靜?是不是市裡出什麼事情了?」夏入相小聲問道。

「你還有臉問我?出了什麼事情你自己不知道嗎?你要是不知道的話,就去問你的寶貝兒子。夏入相,我沒有瞧出來那。你和你們家的寶貝兒子還真的是夠厲害的,竟然暗中做了那麼多事情。行啊,連我都敢算計,我倒是想要問下。這古瀾市還有你夏入相,還有他夏劍棠不敢做的事情嗎?」白為民聽到夏入相的聲音,氣就不打一處來。

要知道現在白為民正在教訓著自己的兒子,這邊又接到夏入相想要打探消息的電話,當場便爆發了,劈頭蓋臉罵了一頓后,他沒有再廢話的意思,狠狠撂下一句話,讓夏入相當場臉色蒼白起來。

「你的工作暫時被停職了,等事情調查清楚了。然後根據省里的處理意見再說吧!」

咣當!

白為民說完這句話便掛掉電話,繼續恨鐵不成鋼的開始訓斥著。而那邊的夏入相是真正的害怕了,他到現在都沒有弄明白事情是怎麼一回事,自己竟然被停職了。這怎麼可能啊?古瀾市還從來沒有發生過一個副市長的工作,就這樣被停職的,這裡面是不是有著什麼不對勁的事情那?

難道說錦繡會所涉嫌了某些很為嚴重的事情嗎?

想到這裡,夏入相也開始不安起來。要知道他一直沒有管過夏劍棠的錦繡會所,其實不但是錦繡會所,只要是夏劍棠的事情他都沒有去管,不但沒管。有時候還會睜隻眼閉隻眼的幫著解決掉。如果不是他的放縱,夏劍棠又如何能夠在短短的時間內便積攢起那麼多的財富。

這個孽子不會真的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吧?

不行,現在的當務之急是一定要見到這個孽子,只有知道了到底是什麼事情,我才能夠想辦法應付。想到這裡。夏入相沒有任何猶豫,直接便衝出書房。吩咐了翁玲幾句話,便親自開車出去。他想著以自己的身份,想要見到夏劍棠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只不過夏入相怎麼都沒有意識到,事情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嚴重,自己這趟出去,是註定沒有辦法見到夏劍棠的。

這一夜的古瀾市,比以往喧囂熱鬧的很。

作為這起事件的當事人之一,蘇沐是很為美滋滋的睡了一覺,等到第二天清晨醒了之後,也沒有去上班,直接動身前往醫院。今天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要知道李樂天他們既然來都來了,要是這時候再不介紹給李興華和白為民的話,那就有點太說不去了。

再說這樣的投資規模,蘇沐也必須讓兩人知道下,這可是一筆豐厚的政績。掛到兩人誰的頭上,誰都會因此而獲得向上升的機會。

「怎麼?還要打針?我不要打針,我這個人最怕打針了,我沒事的,我真的沒事了。護士,你要是不相信的話,你瞧,我現在都能仰卧起坐了。還有護士,你的電話號碼能給我說下嗎?我沒準要在這古瀾市多留幾天那,你這麼辛苦的照顧了我們一個晚上,怎麼都要請你吃頓飯不是。」

蘇沐剛剛走到病房門口,便聽到黃維仁在裡面和小護士瞎貧。而且讓人驚奇的是,黃維仁貧歸貧,說出來的話竟然硬是沒有半句是重複的,這樣的功夫也讓蘇沐算是大開眼界。

等到蘇沐走進病房的時候,恰好看見那個滿臉通紅的小護士,端著盤子就要離開。只不過讓蘇沐感到有些興趣的是,這個小護士瞧向黃維仁的眼神,竟然也流露出了些許好感。

看來這還真是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啊!

這個黃維仁的眼神還真夠毒的,在這麼多小護士中,一眼便認出來,誰最有發展潛力,人才啊!

「蘇哥!」

當幾個人瞧見蘇沐走進來后全都笑著招呼道,現在的他們經過一晚的休息,再加上醫院那些設備的治療,精神勁頭明顯變的朝氣蓬勃不少。就算是昨晚喝酒之前,都沒有現在這樣精神。

「都餓了吧?走,我領著你們去吃飯,邊吃飯邊給你們說點事。」蘇沐笑著說道。

「好啊,走吧,我早就不想在這醫院裡呆著了。」黃維仁一下跳下床道。

「你不想在這裡呆著?我怎麼聽著這話是那麼的不得勁那。」李樂天笑眯眯道。

「是啊,你要是不願意在這裡呆著,我看就真的沒有人願意在這裡呆著了。我說老黃啊,要不你考慮下,在這裡繼續住上個幾晚,沒準還能發展出一段優美的愛情故事那。」鄭牧大笑道。

「去你們的,餓了,吃飯!」黃維仁沒有絲毫不好意思大聲道。

「走,吃飯!」

既然是出來吃早飯,蘇沐當然就沒有必要非得選擇那些夠奢華的。實際上早餐也沒有那麼奢華的地兒吃,除非你去那些酒店,還有著自助餐可選。不過幸好這些人都不挑,經過昨晚的打架,早就和蘇沐混的熟起來,所以當蘇沐請他們在一個小店裡面隨意吃早餐的時候,沒有誰有任何意見,反而都是很激動的討論著,昨晚打架時的豐功偉績。

「怎麼樣?今天有什麼安排沒有?」鄭牧喝著羊湯問道。

「昨晚的事情,今天市委市政府相信肯定會給你們個交代的。不過我想你們今天要是沒事的話,最好去見見李書記和白市長。怎麼說你們都是投資商,來到這裡,不拜訪下這兩位是不好的。然後再跟著我去高開區轉轉,我好好的給你們講講投資的規劃。」蘇沐說道。

「沒問題!」鄭牧點頭道。

「是啊,來到這裡,總要拜訪下人家的一二把手啊。」李樂天笑眯眯道。這要是換做別的投資商,還真的不敢像是李樂天這麼隨意。當然你要是那些真正的商業巨鱷,也肯定會享受到這樣的待遇。這不李樂天他們的情況有些特殊嗎?

叮鈴鈴!

就在這邊正隨意的吃著聊著的時候,蘇沐的手機悄然響起,接通之後,那邊便傳來黃藍的聲音。

「是蘇主任嗎?我是黃藍!」

「黃秘書長,怎麼,您找我有何吩咐啊?」蘇沐笑著道。

黃藍現在對蘇沐也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昨晚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別人不知道,但是他作為李興華這邊的人,隱約中已經猜到了。和蘇沐絕對有關,蘇沐絕對不是只是和夏劍棠有著摩擦,那些錄像十有**是從蘇沐手中拿出來的。

按理說真要是那樣的話,黃藍應該對蘇沐有著感激才是,畢竟那些東西要是流露出去,黃藍的臉面就真的沒處可放。但不知為何,黃藍心底就是感到有些不對勁,一種說不出的情緒堵塞著他心間。

只不過黃藍倒是很好的調節住,很為坦然的說道:「是這樣的,李書記讓我問下,昨天晚上的幾位投資商現在沒事了吧?剛才醫院打電話說他們已經出院了,所以我就問問。」

「黃秘書長,是的,他們都出院了,現在我正陪著他們吃早餐那。我和他們約好了,看李書記什麼時候有空,他們想著過去拜訪下李書記。」蘇沐說道。

「好,我來安排下。這樣,你們在那裡等著,不著急,先吃飯,我派車過去接你們過來。」黃藍道。

「好!」蘇沐道。

「那就這樣!」

就在黃藍的電話剛掛掉,蘇沐還沒有來及和李樂天他們說句話的時候,他的手機再次悄然響起! 校園極品公子

第1652章惠龍會所!()

方慶之點了點頭,道:「有了!按理說,我與包青格勒也有過幾面之緣,彼此之間算不上朋友,但也絕不是敵人,我不應該暗地裡捅他刀子的,可現在既然是兄弟你開口了,我也不管那麼多了。&&↙&包青格勒這段時間天天都在『惠龍會所』,那是最近bt市新開的一家娛樂場所,包青格勒喜歡那裡的美酒和女人,更喜歡在裡面跟人談事情。兄弟你如果去那裡堵他,應該會有收穫。」

「『惠龍會所』嗎?」劉伯陽重複了一下,記在心裡了。

方慶之看了看劉伯陽,問道:「兄弟,你打算什麼時候動手?」

「越早越好吧,我沒想在bt呆太長時間。」劉伯陽道。

方慶之道:「兄弟,我並不懷疑你們的身手,但是想在bt動包青格勒,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傢伙只要出門,身邊就會帶著不下數十名小弟,裡面很有幾個好手,而且,身上一般都有佩槍。他跟官方的關係也不錯,是公認的bt地下勢力老大,沒有十足的把握,我不建議你貿然出手。」

劉伯陽不以為然的笑了笑:「我知道包青格勒很有來頭,可是比他難對付十倍的敵人我都對付了,還不至於怵他。方大哥,我知道你跟他同為bt有頭有臉的人物,不好壞了名聲,但是我做事你放心,不會牽扯到你的,我會幹乾淨凈的把他幹掉!」

方慶之自己也切了一塊兒烤羊肉,放進嘴裡道:「兄弟,這話就說遠了,我並不是怕包青格勒,事實上,在m古還沒有誰是能夠讓我害怕的,我只是替你考慮而已。如果你覺得沒問題,那就沒問題了,我全力支持你!」

這頓飯劉伯陽以及楊林等人都好好的飽餐了一頓,各式m古佳肴味美豐盛,應接不暇,著實讓劉伯陽開了不少眼界。同時,這頓飯也加強了劉伯陽與方慶之之間的認識程度,互相都有些賞識。

——

從方慶之那裡得到了有用的信息,當天下午,劉伯陽就派萬梓良和龍天養去那個名叫「惠龍會所」的娛樂場所盯梢,想看看包青格勒今天到底有沒有去那裡。

可是萬梓良和龍天養並沒有探查到包青格勒在裡面的消息,方慶之給的內線,絕對不會錯,這隻能證明現在還沒到時候,或者今天湊巧包青格勒不打算過去。

劉伯陽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守株待兔,他並不打算直接殺去包青格勒的老巢,因為像包青格勒這樣的人,肯定不止一個老窩,狡兔三窟,萬一抄了一個卻沒找到,打草驚蛇,讓包青格勒跑了就麻煩了。

就這麼一直等到傍晚,一直坐在「惠龍會所」對面的酒吧里百無聊賴的萬梓良和龍天養終於發現了目標,只見一輛深黑色的勞斯萊斯古斯特系列轎車緩緩開了過來,停到了「惠龍會所」門口,後面還跟著十多輛雷克薩斯ls,應該就是傳說包青格勒那群護身手下們開的車。

隨著勞斯萊斯停到門口,一身休閑裝做派的包青格勒大步走下車,頓時會所里的經理帶著一大幫人迎了出來,恭恭敬敬的請包青格勒進去。而包青格勒的那群衷心手下也紛紛走出了雷克薩斯,習慣性的朝四周望了望,然後就跟著老闆一起往裡面走。

這就看出包青格勒為人十分的囂張,身為黑-道大哥居然一點也不知道收斂,講排場,開頂級豪車,這要是放到東部一線城市,想不被注意都難。

萬梓良和龍天養用電話通知了劉伯陽,劉伯陽讓兩人不要輕舉妄動,在酒吧里等著,自己馬上過來匯合。

放下電話,萬梓良轉頭看著玻璃外面的豪華車隊,冷笑道:「我聽說m國勞斯萊斯公司審查很嚴,他們售車的時候,必須把車主的身份履歷全部調查清楚,確認合格才可以,像包青格勒這樣的叛國賊居然也能開勞斯萊斯,真不知道勞斯萊斯公司的人是不是腦袋進水了!」

龍天養不以為然道:「規定都是死的,人才是活的,包青格勒能開勞斯萊斯恰恰說明他有本事,也許他正是想借開這種車來表明自己的身份,告訴別人他是一個『正經人』!」

「哼!」萬梓良不屑的冷哼了一聲:「正經人還有來會所玩兒的?正經人出門帶著這麼多打手?純粹他-媽-的大象鼻子插蔥——裝蒜啊!」

——

就在萬梓良和龍天養等待劉伯陽和楊林等人過來匯合的時候,忽然又有幾輛轎車開了過來,兩人吃驚的發現,其兩輛竟然還是bt市政府的車牌,這幫領導居然也來會所玩兒?而且還是如此的大張旗鼓,公然開著公家車過來,就不怕被普通人發現嗎?!

十幾分鐘后,劉伯陽、楊林、崔國棟、張向東就趕到了,萬梓良和龍天養把情況一說,六個人簡單商量了一下對策,然後就朝「惠龍會所」裡面走去。

進了會所內部,劉伯陽終於知道這裡為什麼會吸引像包青格勒這種人了,撲面而來的是一股萎靡墮落的氣息。一群衣著暴露的女人走來走去,似乎在尋找著真正財大氣粗的金主。一些男人則眼睛四下瞄著,尋找意的女人。然後,有的進了唱歌的包房,有的去了一些特殊的派對里狂,歡。有的更加直接,乾脆拉出去就去開,房。

按照之前商量的對策,兄弟六人是裝作互不認識的,所以分散開往裡面走,劉伯陽剛走了沒幾步,一個胸脯圓潤結實、大腿緊緻的女人當即就走過來搭訕,主動拉住了劉伯陽的胳膊,狐媚的說道:「小帥哥兒,你是來玩兒的?」

劉伯陽笑了笑,裝出一副經驗老到的樣子,拉起她走到了一個稍稍僻靜的角落,在她飽滿的胸脯上狠狠捏了一把,然後笑問:「你覺得呢?如果不是來玩兒的,我進來幹嘛?」

「啊喲!」那大胸脯的女人故作嬌嗔的瞪了劉伯陽一眼,用雪白手指點了一下劉伯陽的鼻子,嬌笑道:「看不出你年紀不大,還挺壞的!呵呵,瞧你氣度不凡,是哪家的公子哥哦,我以前怎麼沒見過你啊!」

「你管我是誰,把我伺候好了,錢少不了你的就是了!」說著,他用身體狠狠將那女人的身體壓在了牆角,低沉地問:「妞兒,我想好好爽爽,據說這裡最好的房間是999是吧,好像還說日消費萬元以下的不能進去?一會兒你陪著我進去,我什麼都缺,就是不缺錢,嘿!」

一邊說著,他一邊把手伸向那女人高開叉的旗袍,在她挺翹的屁股上抓了一把。

果然是個有錢的!現在的這些公子哥兒喲,沒事兒就喜歡裝簡約,穿的跟普通人差不多,險些讓自己看走了眼!這個女人滿心歡喜。甚至,她的小腹還刻意向前挺了挺,和劉伯陽的身體產生更加激烈一點的摩擦,她真的是個歡場老手,知道如何才能用自己的身體最大限度的撩撥男人。

ps:媽的。改了六遍還不能通過,艹!

請推薦 ?可是,劉伯陽的邀請卻是不能接受的,這嫵媚女子笑盈盈的說:「只要能開心,哪裡不一樣,何必去貴賓包廂呢?要是你真心疼姐姐,還不如多賞姐姐一隻香水錢,呵呵!」

「可是我還真想去那裡耍一把!」劉伯陽堅持道。–

「哎,真的不行喲!今天的貴賓包廂,已經被青爺包了……」這女人說著,拿著手在劉伯陽的胸脯上輕輕摸弄。

「青爺,哪個青爺?」劉伯陽問。

「當然是包青格勒啦!小公子,你是外地來的?連我們bt市大名鼎鼎的青爺都沒聽說過?」女子嬌滴滴的問。

劉伯陽一聽這話,立刻便知道自己的做戲沒白費,像包青格勒那種愛講排場的人,只要進來玩兒,必定會選最華貴的包廂,劉伯陽事先並不確定包青格勒在不在那裡,但是現在已經不用懷疑了。

劉伯陽假裝無所謂,笑著對那女人說:「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他啊,『青爺』?真虧他叫的出來!」

聽了這滿是不屑味道的句話,這女人驚訝的看著劉伯陽,越看越覺得他不簡單。她沒敢多說,只是悄悄點了點頭。

「去***!在我家老爺子面前,他算個屁!上次去見我家老爺子的那一次,那副嘴臉比他娘的干孫子都殷勤,到這兒卻充起大爺了!」劉伯陽吹牛都不打草稿,不過越發顯得像是一個權貴世家的公子哥兒,一把摟住那女子的腰肢道:「走,咱們瞧瞧去!」

好刺激啊!這個女人聽的都有點熱血沸騰了。當然,她早就過了那種少不經事的衝動年齡,之所以激動,完全是因為遇到了一個「來頭不小」的鳳子龍孫!只要纏住了劉伯陽這個權貴子弟,或者稍稍有點聯繫,今後誰敢招惹自己?而且,自己的身價也會水漲船高,這都是可以轉化成鈔票的實實在在的利益啊!更或者,萬一自己傍上了這棵大樹,以後豈不是不用再混風月場,哪怕當個金絲雀、也比當個萬人輪強啊!

可對於劉伯陽而言,他之所以拉住這個女人,只是不想讓她聲張而已。要是自己冒然說去找包青格勒的麻煩,這個女人說不定會驚叫起來。再者說,眼前的這些人一個個不熟悉,哪怕這女人不聲張,萬一在自己上樓的時候,某些包青格勒的眼線悄悄通風報信怎麼辦?

於是,劉伯陽被這個女人攙扶著,一路調笑著走上六樓,也是這家「惠龍會所」的最高層。這個最高層的面積比下面五層小了很多,但特殊之處卻在於——整個五樓真正玩耍的地方只有一大間,那就是999貴賓包間!之所以取這個數字,也就是為了體現一個「至尊」的味道,正好迎合包青格勒這種人的胃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