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厲害啊,難怪你們都不稀罕聖杯。」

伊斯坎達爾並不是魔術師,但他並非對魔術一無所知,身為最接近征服世界的王者,他麾下也有強大的魔術師和魔術師部隊,姑且不說殺能夠弒神且擁有預知未來的影之國女王有多麼不可思議,重新塑造軀體,完全改變存在屬性已經是屬於魔法使的範疇了。

伊斯坎達爾並沒有掩飾自己對斯卡哈的羨慕,他參加聖杯戰爭的目的就是為了擁有身體,依靠許願征服世界有什麼意思,他只要一個身體作為起點就足夠了,願望還是自己親自完成更有意義!

羨慕歸羨慕,伊斯坎達爾並沒有請求白露讓自己擁有身體,同盟是基於平等的基礎上互惠互利,一方有求於另一方就不平等了。

伊斯坎達爾對於自己獲得聖杯戰爭的勝利很有信心。

韋伯驚訝的看著白露,難以置信的道:

「你是魔法使?」

「世界上有的可不僅僅是魔術和魔法。」

白露笑著搖了搖頭,他不是魔法使,但他的所作所為都相當於魔法,這是屬於界主,或者說屬於能夠超脫世界的強者的權能。

「你要想請教有關魔術的知識,找她更合適,不過要怎樣才能打動她,那就要靠你的智慧了。」

白露說著指了指正在貼心的照顧小櫻的美狄亞,這個魔女也只有在對待小櫻的時候會露出曾經清純溫柔的一面。

美狄亞瞥了白露和韋伯一眼沒有理會,轉頭繼續給小櫻投食。

白露被自家從者無視,臉上有點掛不住,沒好氣的道:

「差不多就得了,你想把我可愛的小師妹養成小胖妞嗎?」

「你以為我是誰?消耗脂肪保持身材的魔術也是有的。」

美狄亞抬起頭,驕傲的像孔雀一樣,她最大的愛好是喜歡做美食,儘管過去這麼多年手藝毫無長進,但不影響她對美食的執著,愛做也就愛吃,做的不好卻吃了不少。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為了避免身材走樣,美狄亞專門開發出好幾個用來塑形保持身材的魔術,當年不知道受到多少名門小姐和貴婦的追捧呢,能被譽為『神秘的體現者』離不了她們的支持和宣傳。

白露聳了聳肩,作為比較直的男人,他是不太理解女人的想法啊。

酒飽飯足之後,伊斯坎達爾用蘿蔔粗的手指靈活的捏著牙籤剔牙,另一隻手架在椅背上,豪放不拘小節,聲音低沉的道:

「那麼我的盟友,你們對接下來的聖杯戰爭有什麼建議和看法嗎?」

白露早有打算,平靜的道:

「Saber和Lancer有騎士之間的戰鬥,雖然我認為他們最後會聯合起來對付我們,但你允諾先讓他們分勝負,我們只好將目標放在Assassin和Archer身上了。」

伊斯坎達爾聞言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髮,允諾Saber和Lancer兩位騎士分勝負是他自己的決定,現在卻讓盟友束手束腳,著實受他所累。

韋伯愕然的道:

「Assassin不是在第二夜就被Archer擊殺退場了嗎?」

白露向美狄亞看了一眼,在美狄亞回了個白眼並用魔術回放出冬木港出現的Assassin的錄像之後,淡淡的道:

「這次的Assassin是哈桑,那個一代代傳承的傳奇暗殺,擁有分身和操控傀儡使魔的能力不足為奇,那天被Archer擊殺一方面是為了試探,另一方面大概是為了假死脫身,然後獲得漁翁之利。」

韋伯相信了白露的解釋,心裡卻難以接受,不甘心的道:

「可是Assassin的御主不是已經宣布放棄比賽進入教堂了嗎?他這是犯規啊!」

「情報永遠是戰爭和戰鬥的第一位啊。」

白露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似乎什麼都不知道的韋伯,不過想想韋伯一沒錢二沒人,就是個一時衝動從學校偷偷跑出來的學徒,那麼韋伯什麼都不知道也不奇怪。

「Assassin的御主是言峰綺禮,原本是教會的『代行者』,本次聖杯戰爭監督者言峰璃正是他的父親,另外言峰璃正與Archer的御主遠坂時臣私交甚好。

綜上所述,Assassin的御主和Archer的御主之間未必毫無聯繫,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性是他們比我們更早,在聖杯戰爭開始之前就結盟了。」

盟友之間的同盟基礎之一是情報共享,白露很仔細的給韋伯和伊斯坎達爾講清楚了自己收集到的情報和猜測。

韋伯很明顯就是象牙塔中的孩子,一時難以接受有人在聖杯戰爭中作弊的行為,沉默半響之後,憋屈的道:

「···真是狡猾啊!」

「哈哈哈···」

伊斯坎達爾聽到自家御主孩子氣的話,大巴掌拍的韋伯一個前傾,哈哈大笑道:

「小子,這就是戰爭啊。」

—————— 保持著淺笑掃了眼殿內的幾人,蘇宜貞心裡頓時有了數。

也不管一邊常山跟徐昭儀的眼神,她徑自上前行禮。

「臣妹給聖人、皇後殿下請安。」

永宸帝見了她,臉色好了一些,「阿貞來了,不必多禮,來人,給衛國長公主賜座。」

「謝聖人。」

皇后則是笑容親切的沖她招招手,「來,阿貞,坐阿嫂這邊。」

蘇宜貞笑著應下,過去坐在皇後身邊的位置上。

兄妹倆也是有段時間沒見了,便閑聊了幾句。

簡單日常的對話里,永宸帝言辭間的親近寵溺自然流露,皇后偶爾也會插上幾句話,三人相談甚歡。

永宸帝原本沉鬱的臉色也好了不少,甚至被蘇宜貞逗的笑了幾聲。

而這樣的閑聊顯然讓一邊站著的常山長公主跟徐昭儀更加尷尬。

明顯就是聖人不待見她們,所以故意視而不見。

聊也聊過了,是時候說正事了。

蘇宜貞故作不知,開口問了一句,「不知今日聖人召見所為何事?」

永宸帝臉上的笑容淡了下來,冷冷的掃了一眼站著的兩人,「朕沒臉開口跟你說這種事,讓她們倆自己說。」

常山臉色一白,眼圈通紅,「子虛烏有的流言蜚語而已,簡直是荒謬,聖人為何不肯信我們?還如此震怒?」

「朕是氣這個嗎?!」永宸帝猛地一拍御案,「常山,朕原以為你是個省心柔順的,沒想到竟這般不懂規矩!」

「皇后掌管後宮,對此事詢問是再正常不過的,你們若是不心虛,為何要當場頂撞她,不允搜查,將事情鬧得如此之大?」

「現在這件事傳的沸沸揚揚,不管是真是假,皇家的臉都被你們丟盡了!」

整個大殿里回蕩著帝王憤怒的聲音。

常山嚇得不敢吭聲,徐昭儀卻是有眼色的多。

「妾身與常山長公主平日交好,大概是平日時常親近閑談,有時一起小憩也是有的,可萬萬沒想到這些竟也能被有心人利用。」

「妾身清者自清,並不怕什麼,只是害聖人如此震怒實在是妾身的罪過,還望您千萬保證龍體。」

徐昭儀長相本就偏柔弱,刻意蹙起兩彎含煙眉之後,更顯得惹人憐愛。

永宸帝平時本就對徐昭儀寵愛有加,見狀臉色稍微緩和了一些。

皇後涼涼的瞥了一眼徐昭儀,柔聲勸慰,「好了,聖人且消消氣,臣妾先將事情跟阿貞說一下。」

皇后拉著蘇宜貞的手,狀似不經意的掃了眼常山和徐昭儀。

「本來阿貞你還是個未出嫁的女兒家,阿嫂不該將這等事情講給你聽,沒得污了你的耳朵。」

「不過常山跟徐昭儀一口咬定,是你在散播留言陷害她,所以聖人才會叫你過來的。」

常山身子晃了晃,臉色煞白。

她也是未出嫁的女兒家啊,卻被扣上這種污名,反倒是陷害她的李宜貞一副冰清玉潔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她心裡恨毒,但也只能強自忍下來。

這個仇她記下了,有朝一日她李秀凝必當如數奉還! 戰爭沒有狡猾、作弊、犯規的說法,戰爭就是為了勝利,如果不能勝利那麼戰爭將毫無意義。至少伊斯坎達爾自己是這麼理解的。

白露笑著微微搖頭,沒有理會伊斯坎達爾對自己的御主的教導,略微有點無奈的道:

「總之,我們沒有充足的證據證明言峰綺禮和監督者勾結,就不能明目張胆的對已經向教會申請了庇護的言峰綺禮出手,否則會被視為對教會的挑釁,到時候會很麻煩。」

不守規矩的人最討厭了,偏偏拿不到對方的把柄無可奈何,真是令人不爽。

https://tw.95zongcai.com/zc/61874/ 庫·丘林翹腳架在一把椅子上,雙手抱臂,淡定的道:

「那麼目標就只剩下那個寶具特別多的Archer了吧。」

白露點了點頭,他們都知道Archer的真名,主要是對伊斯坎達爾和韋伯分享情報。

「Archer的真名是吉爾伽美什,世界上人類第一部史詩的主角,烏魯克城邦的第五代國王,也是英靈之中最古老之王,英雄王。

他的寶具那麼多大概是源於他收集了他那個時代所有工具的雛形,某種意義上來講也就是西方世界的人類智慧原典,換句話說,他擁有西方世界所有寶具的原型。

因此他能夠找到針對任何情況的寶具從容應對大多數事情,例如之前的破魔寶具差點就刺穿魔力海嘯了。

而且作為傳頌最久遠的最古老英雄王,他一定有著非常強力的寶具,最後那個金色劍柄大概就是了,否則也不會被遠坂時臣用令咒強制召回。

相當棘手的存在,所以圍攻Archer的時候務必全力以赴。」

「哦,最古之王,的確是需要嚴肅對待的敵人呢。既然要配合的話,我們也互相了解一下吧。」

伊斯坎達爾心中對金閃閃的重視更勝一籌,他感覺到盟友付出太多了,他也應該展現出自己能夠與之同盟的價值,不無炫耀的道:

「神威戰車你們見過了,那是我的寶具也是我作為Rider職階的憑證,另一個則是對軍寶具『LonioiHetairoi』王之軍勢,我的最終寶具,能夠將生前的部下作為獨立Servant進行連續召喚與敵人戰鬥的固有結界,那是我與部下們的君臣牽絆的結晶。」

庫·丘林淡然一笑。

「別無所有,只有一柄長槍,雖然做不到師匠弒神反掌之間,但也少有人能逃脫。」

美狄亞笑語盈盈的道:

「我的寶具不適合戰鬥,不過我有『高速神言』能夠將不論如何複雜的魔術壓縮到一工程以內,配合幾乎無盡的魔力,足以給你們和征服王的軍隊提供最快最好的輔助支援。」

征服王眼睛一亮,對美狄亞豎起大拇指道:

「哦!那後勤就拜託你了!」

伊斯坎達爾的大軍其實並不需要真正意義上的後勤,他的大軍也是英靈,魔力構成,只要在他和他的部下們魔力沒有耗盡之前就不會消失,但是魔力構成的英靈受傷也會感到疼痛,能夠有一位減少他的部下痛苦的魔術師,征服王求之不得。

相較之下,有著一擊必殺強力技能的庫·丘林反而沒有美狄亞那麼讓伊斯坎達爾重視,作為一支大軍的領導者,他更習慣指揮大軍成千上萬人一起行動。

韋伯對於『高速神言』的技能羨慕不已,不論如何複雜的魔術都能壓縮在一工程之內完成,這簡直就是魔術師夢寐以求的神技啊。

事實上『高速神言』就是神明創造的技能,只有在學習魔術之前用神力變了喉舌結構才能學會的技能,美狄亞能夠學會是因為她的老師是女神赫卡忒,不要說是神明盡數隕落的現代,就算是神話時代也沒有多少人能夠如同美狄亞一樣有神明做魔術老師。

伊斯坎達爾沉吟片刻之後,大巴掌拍在桌子上道:

「如此,我負責牽制Archer並消耗他的寶具,Caster負責對我和Berserker的支援,Berserker尋找機會對Archer發起必殺一擊。

並且,鑒於Archer與Assassin可能存在的聯盟,Assassin出現一併由我的部下們攔截,在廣闊的地形對付暗殺者,還是軍隊更有利。

你們覺得如何?」

「無異議。」

白露等人沒有意見,他們之中最擅長統兵作戰的就是伊斯坎達爾,而且伊斯坎達爾是作為主力直面吉爾伽美什,承擔了最重壓力的任務,完全沒有什麼可以挑剔的地方。

伊斯坎達爾見狀哈哈笑著拔出腰間的闊劍召喚出神威戰車,一把將韋伯提上了戰車,興奮的大喊道:

「那麼,我們出發吧!」

「哎哎哎?現在!?」

韋伯一臉懵逼,從冬木港出來不過兩三個小時,夜晚還沒過去,在已經在冬木港搞了個大事件的情況下又跑出去圍攻Archer,未免也太著急了吧。

伊斯坎達爾哈哈笑著給韋伯傳授自己的經驗。

「就是現在啊小子,兵貴神速,出其不意趁其不備也是戰爭的真諦,大家都認為今晚就此度過的時候發起突襲,成功率是最高的,否則今晚之後Archer的御主和其他御主結盟就很麻煩了。」

白露跳上神威戰車,輕輕撫摸著戰車邊緣的護欄,手掌中傳來冰涼堅固的手感,由衷的羨慕的道:

「打贏Archer之後我一定要從他的寶庫里找幾輛和神威車輪一樣帥的戰車。」

「哈哈哈,一定可以的!」

伊斯坎達爾從未懷疑此戰的結果,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勝利!

「出發!」

哞!!!

隨著伊斯坎達一聲令下,健壯的兩頭青牛仰頭髮出沉悶的吼聲,瘋狂的沖了出去,雷聲滾滾,拖著絢麗的電光火花,踏空而行,路過一棟樓頂的時候,一頭青牛粗大的蹄子踩在陰影之中。

陰影中發出一聲慘叫,露出白骨面具被踩碎,腦袋炸開,死相凄慘的Assassin化作黑色魔力逐漸消散。

韋伯見狀一怔,這才反應過來,原來Assassin真的沒有退場。

「這傢伙就是本體了?」

「那種事情無所謂。」

伊斯坎達爾大大咧咧的表示不用在意,哈哈大笑道:

「哈哈,這傢伙就當做是我們祭旗的獵物吧!」

—————— 皇后簡單的將事情講了一遍,蘇宜貞也配合的表現出驚訝和氣憤,最後難以置信的看向殿中站著的兩人。

「原來你們真的是……」

說著,她像是說錯話似的猛地捂住了嘴,一臉尷尬。

永宸帝立刻追問,「阿貞可是知道些什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