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吼,找死,寒冰你自尋死路!」嗜血靈狼瘋狂咆哮著,當即和寒冰虎打在一起。

兩頭武王境界的妖獸廝殺,頓時看的凌羽眼角狂跳,這是他有生又來第一次看到如此恐怖的畫面,天翻地覆,有種世界末日的感覺,他更是被氣勢給掀翻下去,摔在一處。

兩頭武王境界的妖獸廝殺並沒有使用太多的術法,都是用最簡單的肉搏戰,只不過一次次的撞擊廝殺,都能夠帶起一片片血肉橫飛,和巨石樹木爆裂的聲音來。

然而,嗜血靈狼有它的下屬在不停的朝著冰潭入口處衝擊,使得寒冰虎一直處於分心防守狀態,此刻的寒冰虎已經渾身挂彩,沒有剛剛出來時候威風八面的樣子了。

「嗜血,你敢打我孩子主意,我要將你碎屍萬段!」寒冰虎咆哮一聲,猛地發出一聲震天怒嘯,隨即身形發出一道耀眼白光,寒冰虎這瞬間猛地一分為二。

「fen身之術?」看著眼前一幕,凌羽忍不住的低呼一聲,下一秒,便看到寒冰虎fen身出來的那頭寒冰虎在下方冰面上瘋狂廝殺著一頭頭佛海期的嗜血靈狼。

「哼,你這是找死,你這種時候居然還敢fen身,等我將你重創,fen身自然解除。」嗜血靈狼王看著眼前一幕,反而一臉輕鬆的樣子,似乎勝利在望。

「吼!」嗜血靈狼王猛地抬頭張口吐出一團血霧。

下一秒,血霧化作一道高近一丈的半月。

只見這半月呼嘯著朝著寒冰虎斬去,看著這一幕,凌羽臉色巨變:「這下寒冰虎要完了。」

凌羽話音落下,寒冰虎身形一顫,極速避開,但還是被這輪血月斬斷了一隻虎爪。

「嗷!」寒冰虎受痛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頓時血霧四處飛彪。

看著這一幕,凌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想著能不能它們兩敗俱傷,我坐收漁翁之利,看來是不可能了。」

而就在這時候,凌羽猛地感覺到什麼,緊接著,身體狂顫了兩下,下一秒,凌羽看到自己臟腑處猛地飛出一道道紅色絲線。

看著這些絲線,凌羽臉色一變:「仙魂?」

只見紅色絲線在空中飛舞,瞬間便將寒冰虎飄散在空中的血霧吸收的乾乾淨淨,隨即絲線又是飛速縮回去,整個過程不過一息時間,饒是寒冰虎和嗜血靈狼王也沒有反應過來。

「人族小子,等下再來吃掉你!」嗜血靈狼王對著凌羽咆哮一聲,轉而繼續撲向寒冰虎。

而此刻的凌羽,身體一顫,臉色大駭:「不好我的氣血出問題了。」

凌羽感覺到腦袋一陣昏昏沉沉,要不是意志力足夠強大,他就真的當場昏過去了。

「到底怎麼了!」凌羽咬著壓根嘶吼著,雙手握成拳頭,指甲都插到了肉里,彷彿感覺不到疼痛似的。

而就在這時候,天空中猛地傳來兩聲慘叫聲:「嗷!啊!」

嗜血靈狼王還有寒冰虎全都向後暴跌去,各自砸入地面。

只見嗜血靈狼王倒在地上,一瘸一拐的站起來,而後朝著寒冰虎一步步靠過去。

至於寒冰虎這一邊,則是倒在冰面上,身體微微起伏著,掙扎了幾下,卻是起不來。

看著這一幕,凌羽心中大驚:「寒冰虎敗了!」他沒想到會這麼快就結束戰鬥。

「咦!」然而就在嗜血靈狼王走到凌羽身側十米外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沒有繼續朝著寒冰虎走去,反而扭頭過來,看向凌羽,眼中更是帶著一絲絲疑惑不解的眼神。

「人族小子,你身上居然帶有虎族氣息,你是一個人與妖結合體?」嗜血靈狼王對著凌羽說出一番讓凌羽震驚萬分的話來,饒是此刻驚駭中的凌羽也是被這話給嚇到。

「哼,老子我是正宗的人族後裔,豈是什麼人與妖結合體!」凌羽臉色有些發黑,也顧不得嗜血靈狼王的實力擺在那裡,對著嗜血靈狼王不客氣的呵斥道,畢竟這個稱呼讓凌羽有些抓狂的衝動。

「哼,小子我管你是不是結合體,我先把你吃了,補補我的血肉之力!」讓凌羽無比憤怒的是,這頭嗜血靈狼王居然要現在就把他給吃掉。

嬌寵甜妻:腹黑老公請節制 對此,凌羽臉色一片鐵青。

「你敢來便試試,我讓你後悔終身。」凌羽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了,在最後一刻,他打算使用體內的秘密,仙魂之力來滅殺這頭嗜血靈狼王,因為他沒有退路了。

「哼,區區連佛海期都沒有的垃圾,也敢和我叫囂,我吃了你!」嗜血靈狼王吼了一聲,直接朝著凌羽撲了過去,眼看著就要將凌羽一口吞下。

眼前這一幕,讓凌羽感受到從未感受過的死亡威脅。

他知道,這一刻要是再不出手,就沒有機會了。 就當凌羽要動用體內仙魂之力的時候,突然巨變發生了,一聲轟鳴從遠處寒冰虎身上傳來。

只見一道白色烈光朝著嗜血靈狼王的身軀射了過來。

這一幕,凌羽沒有反應過來,嗜血靈狼王也同樣沒有反應過來。

「啊,該死的寒冰,你居然還能夠反抗我!」嗜血靈狼王發出一聲震怒咆哮,轉身雙爪擋在身前,硬生生抗下這一擊,不過這一擊過後,嗜血靈狼王卻是雙腿聳拉下來。

對於寒冰虎的趁機偷襲,嗜血靈狼王頓時氣的暴跳如雷,一個飛撲,捨棄了凌羽,來到寒冰虎前端,一瘸一拐慢悠悠走過去:「本來想要先吃掉那人族小子,沒想到你寒冰居然還能夠反抗,讓我受這麼重傷,那我就先吃掉你恢復修為!」

嗜血靈狼王沒有多說,一個縱越,便來到寒冰虎頭頂,巨大身軀朝著寒冰虎直接落下,張口咬在了寒冰虎的脖子上。

然而此刻的寒冰虎卻是異常的平靜,沒有任何反抗,甚至嗜血靈狼王看到寒冰虎眼中出現一絲瘋狂和興奮。

「人族小子,你既然是我虎族後輩,那我兒交給你保管了,好好對待我兒!」寒冰虎卻是在這時候對著凌羽傳音入密。

這一段聲音傳入凌羽腦袋裡讓他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不好,你這個瘋子,你居然自爆金丹!」到了武王境界都會凝聚出金丹,妖獸也不例外。

嗜血靈狼王哪裡還敢繼續打著吃掉寒冰虎的打算,頓時嚇得毛髮都炸了,一個顫抖,轉身就要遁出。

只不過寒冰虎似乎早就做好準備了,卻是不知道哪裡來的力量,死死咬住了嗜血靈狼王的脖子,硬生生扯住了它的遁勢。

「啊,你你你瘋了,你瘋了,寒冰你瘋了!」嗜血靈狼王瘋狂的尖叫著,而四周潰散的佛海期嗜血靈狼也全都被這自爆金丹氣息給嚇得狂遁數百里,不敢任何滯留。

可以說,在這瞬間,以凌羽和兩獸為中心,方圓百米內任何生命都在朝著外界逃竄。

「我的娘親啊,這是要炸死我媽?」凌羽一臉苦澀不已,心中鬱悶萬分:「這頭虎王是不是沒有腦子,你自爆,這威力連我也炸死,甚至你下面的孩子都要跟著死,還想我來保護你孩子,你是不是沒有腦子啊你!」

凌羽無奈,在最後只得做出不想做的打算來。

「仙魂之魄出!」凌羽單手一點,打出一個手訣,緊接著便看到一道白茫茫的霧氣將凌羽籠罩在其中。

此刻若是有其他修鍊者在旁邊的話定然會驚駭的發現,這白茫茫的霧氣就如同一尊仙風道骨的老神仙姿態,而凌羽正在這白霧保護之中。

下一秒,一聲震天動地的爆炸聲響了起來。

「轟!」的一聲,凌羽感受到無盡氣浪襲來,如同地球上的核武爆炸一般,極為恐怖。

凌羽心中不禁提了起來:「也不知道仙魂能不能護住我。」他一顆心七上八下的,看著金丹自爆的氣浪瘋狂靠近到了眼前。

「咦!居然被彈開了!」凌羽心中一喜,他看到寒冰虎自爆的氣浪在接近自己身體所籠罩的白霧一丈範圍后,全都化作飛灰消失不見。

看著這一幕,凌羽心中驚喜萬分。

過了十息時間,氣浪消失乾淨,而凌羽身上籠罩的仙魂也徹底消散了。

對此,凌羽十分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苦笑一聲:「修為受損,現在只剩下極道境初期了,看來這仙魂一旦動用必定掉階啊。」凌羽心中無奈不已,嘆了一口氣,十分肉疼。

不過這時候,凌羽想起了兩獸大戰,連忙看過去,頓時有些傻了眼,四周哪裡還有兩獸的身影,更是連之前那片足球場大小的冰潭也消失不見。

看著爆炸后留下的殘垣景象,凌羽不禁咽了一口口水:「要不是我擁有仙魂護體,只怕剛剛一萬個我也不夠死啊。」

這時候,凌羽發現了前方冰潭乾涸底部有一處洞窟,看著那洞窟,凌羽眼睛神色一亮:「那裡應該就是那頭寒冰虎的洞穴了吧?肯定有寶貝在,就是不知道那頭虎崽還在不?」

當即凌羽興奮萬分的沖了進去,來到虎穴之中。

凌羽徑直走出了百米距離,前方豁然開朗,一個空間巨大的洞窟出現在凌羽眼中。

看到這一幕,凌羽眼睛一喜,他看到前方一處高台上,一頭白色小貓咪模樣的小老虎正蜷縮趴著,一動不動。

「虎崽子居然還活著!」凌羽不禁有些佩服那頭母虎的能力,那樣巨大的爆炸之下居然能夠保存住自己的孩子。

凌羽走了過去,來到虎崽跟前。

虎崽慢慢的抬起頭來,不過眼睛卻是緊閉著,一條縫隙也沒有,看到這裡,凌羽不禁眉頭一皺:「對了,之前呂崇陽所說的難道是真的?」

「這虎崽和貓一樣,需要一段時間眼睛才會睜開?」凌羽有些古怪的想著,他伸手將虎崽給抱起來。

不過在凌羽雙手觸碰到虎崽的瞬間,本來乖巧柔順的虎崽頓時發出一聲尖叫聲:「嗷!」隨即身體條件反射似的向後激射倒退去,速度卻是極快。

「嘖嘖嘖,不愧是寒冰虎,有名的妖獸,光是虎崽子一出手就是極道境初期的修為。

不過在我面前還不夠看,你老媽既然將你交給我照看,你要是不聽話,我就教訓你!」凌羽以更加快的速度出現在虎崽面前,一把將其揪起來,如同抓小貓一般。

任憑虎崽子在手中瘋狂掙扎咆哮著,凌羽也是不為所動,不過凌羽有些氣惱的想道:「為了你這頭虎崽子,我浪費一次仙魂使用機會,更是修為掉落到極道境初期,你還不給我乖點,等下把你烤著吃!」凌羽有些發怒的吼了一聲,氣勢散發出去。

頓時虎崽子似乎感受到了凌羽的憤怒,「嗷」哀嚎一聲,不敢再對凌羽掙扎嘶吼,變得十分乖。

看著這一幕,凌羽哼了一聲:「我收拾不了你媽,起碼能夠收拾的了你這頭小虎崽子!哼哼哼!」凌羽當即將虎崽子放在地上。

讓凌羽驚奇的一幕出現了,虎崽子落地后,在地上嗅了嗅,就這樣突然走到凌羽腿邊不停的蹭著他的大腿,對他十分親昵的樣子。 看著虎崽子的樣子,凌羽心中一愣,隨即想到之前寒冰虎說他身懷虎族血脈這事,不禁眉頭一皺。

「難道我真的身懷虎族血脈?」想到這裡,凌羽當即盤腿坐下來。

凌羽運轉功法查看體內氣息情況,很快便發現了一個問題。

「我體內為何會擁有寒冰虎的血脈氣息?」很快他在自己體內發現了寒冰虎血脈的氣息,頓時讓凌羽有些摸不著頭腦。

「難道是。」凌羽沉默了片刻后,猛地想到了什麼,臉色驟然一變:「難道是之前仙魂所放出的紅色絲線,將寒冰虎的鮮血吸收后,融入自己體內,使得我自己身體也擁有寒冰虎的血脈氣息?」除了這個原因可以解釋外,凌羽也想不到別的原因了。

「讓我看看這虎族的血脈能夠給我帶來什麼好處?」凌羽眼睛一亮,隨即運轉功法,讓自己的血液沸騰起來。

漸漸的,過了近十息時間后,凌羽面色慢慢發紅。

「寒冰虎屬於虎族一類,而我吸收融合了寒冰虎的虎族血脈之力,居然提升的是我的煞氣,虎族乃是萬獸之中,煞氣最重的一種物種,所以這血脈之力提升的居然是煞氣。」

過了不久后,凌羽滿意的點了點頭,煞氣對於凌羽來說作用也是極其大的。

煞氣如同靈氣一般,一旦凝聚到了足夠多的程度,便可以凝聚出煞氣fen身,也就是煞身,到時候以煞氣凝聚出fen身,凌羽便能夠讓一些危險的事情讓煞氣fen身去做,這樣可以大大降低危險。

「只可惜,現在的煞氣連凝聚出一把飛劍都不行,要凝聚出fen身,還言之過早。」

凌羽當即不再去研究體內虎族血脈之事,而後將目光看向了腳邊趴著的小寒冰虎崽,看著寒冰虎崽,凌羽微微皺了一下眉頭:「還是先認主了再說。」

當下凌羽便咬破手指頭,將一滴精血逼出,而後滴落在小虎崽的額頭上,後者微微抬起頭來,看向凌羽的目光沒有一絲抗拒,還親昵的蹭了凌羽幾下。

看到這一幕,凌羽微微鬆了一口氣。

就這樣,沒有任何阻礙,十分順利的將小寒冰虎給收服認主成功,寒冰虎也成為了凌羽第一頭真正的靈獸。

「咦,這是什麼?」凌羽猛地發現前方一側有一堆枯骨,當即走了過去。

來到枯骨堆旁邊,凌羽楞了一下,眼神有些古怪。

「這是修士的屍骸?」凌羽不禁眼睛一瞪,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地上的數具屍骸。

「看來這些屍骸應該是母虎在生前所殺的修士,估計也是這些修士找死,觸怒了母虎,否則這寒冰虎習性也不至於濫殺無辜。」凌羽摸著下巴暗自點了點頭。

隨即凌羽在這些屍骸上翻找起來,這幾具屍骸上留下的儲物袋都破裂了,唯獨留下一枚儲物戒指完好無損,對此凌羽有些失望,也有些期待。

「這便是傳說中的儲物戒指嗎?」

凌羽眼中一喜:「儲物戒指只有佛海期的修士才能夠使用,且每一枚儲物戒指都極為珍貴,光是靈石都要數百上品靈石才能夠買到一個,而且還是空間十分小的。」

想到這裡,凌羽十分期待的看著手中的儲物戒指。

只可惜,讓凌羽有些無奈的是,自己的修為現在根本無法打開這枚儲物戒指。

凌羽在屍骸上又翻找了一會後,又發現了一枚巴掌大小的青銅短劍,還有一件迷你型的甲衣,除了這兩個便什麼都沒有了。

「這個應該是飛劍,這個則是防禦型的寶物,至於等級好像都是高階法器。」

凌羽用神識查看了一下手中兩件寶物的屬性后,暗自點了點頭,這兩件寶物對於此刻的凌羽來說也算是一個不錯的寶貝,起碼剛好現在用得著。

隨即,凌羽便在虎穴洞窟里將這兩件寶物煉化掉,不過煉化的時間卻是耗費了近一天才煉化成功。

對於這兩件寶物,凌羽十分歡喜,高階法器的威力足夠凌羽現在使用。

「這飛劍的全力一擊我現在修為大概可以使用三次,雖然還是很耗費靈力,但比起動用仙魂所消耗的要小得多,而且這飛劍全力一擊足夠瞬間秒殺極道境之內的存在了,哪怕是遇到佛海初期強者也有一戰之力!」凌羽微微眯著眼看著手中飛劍想著。

他注入一絲靈氣之力,只見青銅小劍隨即發出一聲輕快的顫鳴聲,只見青銅小劍「嗖」的一生,在凌羽神識控制之下,沖飛而起,化作一把三尺長劍,懸浮在半空中。

「靈蛇劍」凌羽看到飛劍劍身上的文字后,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接著用神識操控著靈蛇劍,在虎穴裡面來回練習著,練了數個時辰后,凌羽算是將靈蛇劍的屬性都掌控在手,能夠隨心所欲駕馭靈蛇劍了,收回靈蛇劍的凌羽微微喘了一口粗氣,苦笑一聲。

「提升修為才是硬道理啊,否則像仙魂這樣強大的存在,也不是我能夠駕馭得了的。」

而另外那件甲衣則是名叫「天仙寶衣」名字叫的十分強大,讓凌羽有些意外。

凌羽將天仙寶衣穿在身上,便感受到四周溫度恢復正常:「這天仙寶衣能夠保持恆溫,就是品階雖然是高階法器,但是防禦力如何還得經過實戰才知曉。」

這個時候,凌羽腳邊的寒冰虎崽對著凌羽低吼著,似乎很著急慌張的樣子。

凌羽見證后,微微一愣,隨即神識鋪展開來,頓時看到在虎穴洞口外,聚集了十來個修士。

其中一人凌羽看清楚他的臉孔五官后,眼中不禁閃過一絲殺意:「居然是他!」

「哼!」凌羽哼了一聲,眼含殺氣的站起來,朝著虎穴外走去。

虎崽子看到后,一蹦一跳的跟在凌羽身後,口中有模有樣的發出一陣陣低吼聲。

來到洞窟外,凌羽的目光一掃在場眾人,目光定格在了其中一人身上,冷一笑:「呂崇陽,你去而又返,而且帶了這麼多人來這裡,是要幹什麼呢?」

「你小子居然還活著?」看到凌羽從虎穴洞窟裡面走出來,呂崇陽的目光有些獃滯,眼神中閃過一絲慌亂:「不好他居然還活著,這下如何是好?」 「呂崇陽,這小子是誰?怎麼會從虎穴裡面走出來?」這時候,呂崇陽身旁一名國字臉男子看著凌羽目光微微一冷,接著目光定格在了凌羽腳邊的小老虎身上。

在看到虎崽子后,國字臉男子頓時眼中滿是激動:「這是寒冰虎幼崽?」

眾人聽了這話后,一個個忍不住驚呼連連:「是,果真是寒冰虎的幼崽。」

「可是,家主,這寒冰虎幼崽為何會跟著這小子,而且你們看,這小子居然好像和寒冰虎幼崽很親昵,就彷彿他們是主僕關係一般?」

「你是誰?為何會和寒冰虎幼崽在一起,還有,馬上將寒冰虎幼崽交出來,我可繞你不死!」國字臉男子陰著臉看著凌羽,他心中已經猜測出凌羽和寒冰虎幼崽的關係了。

「他就是我說的那個年輕人。」這時呂崇陽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戒備的看著凌羽。

「你是說,他就是那個連殺我嚴家數個長老的小子?」一名老者聽了呂崇陽的話后,頓時,眼中殺氣瀰漫,看向凌羽的目光滿是猙獰,一身殺氣更是死死的鎖定著凌羽。

「沒錯,就是他。」呂崇陽臉色有些不自然的看著凌羽說道,他發現凌羽從洞窟裡面走出來后,將所有人都無視了,目光卻是死死的盯著他。

對於凌羽眼神中流露出來的意思,呂崇陽十分清楚,那是要殺了他的意思,而且不是簡簡單單的殺了他。

呂崇陽腦海里不禁浮現出之前凌羽折磨嚴開的一幕幕,想到這裡,呂崇陽渾身哆嗦了一下,看向凌羽的目光更加恐懼,他下意識的又退了幾步,對著前面的嚴家家主等人著急喊道:「你們快點殺了他,這小子就是個殺人魔頭,快殺了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