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呀!」布魯斯直接蹦了起來。

熟練的躲到了布恩格身後。

經過剛剛的事態發展,布恩格對於曹魏的態度逐漸改觀。

「大人,這位是蜥蜴人族群的總督和副族長,我想請求大人也賜予他們神力。」安德雷講道。 對於布恩格曹魏是認識的。

但是強壯的盧卡,曹魏卻是第一次見到。

「我可以賜予你們神力,不過你們要彰顯你們的忠誠才行。」

這時布恩格急忙跑上前:「大人,我布恩格對邪惡的暗黑神發誓,我絕對不會背叛您。」

曹魏低頭看著布恩格。

說實話,對他不怎麼信任。

畢竟之前這個小夥子可是逃跑過的。

「小布啊,我對你真的不放心。」曹魏很為難。

布恩格也清楚,自己之前給曹魏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所以面容堅定的道:「我願意和大人簽訂主僕契約,以暗黑神撒旦的名義。」

說完,布恩格腳下形成一個法陣。

同時曹魏的腦海里也出現了「是否簽訂契約」的提醒。

「是。」曹魏很隨意的選擇完畢。

布恩格腳下的法陣瞬間成型。

從而曹魏和布恩格之間,彷彿形成了一絲剪不斷的聯繫。

「來吧小布。」曹魏笑眯眯的伸手按在布恩格頭頂。

隨著能量的不斷湧入,布恩格對曹家鐵線拳的掌握,也越來越精通。

接下來,曹魏回頭看向了盧卡。

盧卡此時的表情很冷淡。

對於崇尚強者的蜥蜴人來說,曹魏實在有點太弱。

所以盧卡難以對他效忠。

「族長大人,這位大人的實力才三星不到,就連部落里的中等戰士都不如,又有何資格成為我的頭領。」

安德雷聽罷,突然很後悔帶盧卡來見曹魏。

要知道這位大人雖然看似人畜無害,可心機卻深的很,一旦弄的他不悅,可能蜥蜴人整個部落都得遭殃。

「盧卡!怎麼說話的?還有沒有禮貌了?」安德雷微微動怒。

盧卡脾氣很倔,根本不聽安德雷的勸阻。

繼續講道:「要我歸順他也可以,除非他打敗我。」

「打敗你?呵呵呵…」曹魏冷笑幾聲。

既然這位叫盧卡的小夥子不想歸順自己。

自己也不是那種喜歡勉強他人的人。

所以也就很愉快的決定,走人。

「小雷子我要回村子了。」曹魏無所謂的說著。

這時盧卡急了,原本是想挑戰曹魏。

讓族長知道自己的勇武,從而放棄跟隨這個沒用的小子。

可現在倒好,這人根本沒有心思要和自己比斗。

甚至那不屑的目光中,更加對自己不屑一顧。

「不行!今天你必須打敗我。」盧卡上前攔住了曹魏的去路。

曹魏感覺這人有病。

自己都說了不需要他歸順了,還死皮賴臉的想要自己毆打他,從而歸順自己。

「小夥子,我的族群很強大,真的不需要你。」曹魏原本不想傷盧卡的心,現在也只是無奈之舉。

「不需要!?」盧卡被打擊到了。

要知道自己在蜥蜴人部落可是總督,手下有數百崇拜自己的小弟。

可現在既然會有人嫌棄自己。

「不行,今天我絕對不會讓你走。」盧卡很堅決。

安德雷在一旁看著,總感覺有戲。

「我真的要回家吃飯了,小夥子不要鬧,乖。」曹魏準備繞過去。

「乖!?你當我小孩子呢?」盧卡怒了。

從小到大,自己都是蜥蜴人部落里的強者,從未有人如此輕視過自己。

「侮辱!你這是在我侮辱我,我以暗之聲的名義,向你發出靈魂的挑戰。」

「切!又是挑戰,我都說了沒興趣。」曹魏不爽的向前繼續走著。

這時盧卡感覺不管是人格,還是外貌都徹底被這人所玷污。

身為一個強大的蜥蜴人戰士,在這一刻必須出手教訓他才行。

「看我一拳干翻你!」盧卡在憤怒之下,拳頭的威力增強了許多。

就連他自己都覺得,這是他這輩子使出過最強的攻擊。

「嘭!」勁風震動。

安德雷和布恩格皺了皺眉,彷彿已經想象到,即將要發生什麼。

「小夥子!你成功的惹怒了我。」曹魏一臉煞氣的回過頭來。

如果是三個三星蜥蜴人,曹魏有可能還會怕怕。

可既然只有一個小小的盧卡,曹魏也就準備使出滅絕人性的流雲手。

「啊——」盧卡的慘叫聲回蕩在四人耳邊。

安德雷彷彿早就知道是這個結果。

走上前拍打著此時正彎著腰,捂著褲襠盧卡的背部。

「小卡呀,現在總算明白大人的厲害了吧?」

盧卡重重的點了下頭。

雖說曹魏的招式不怎麼乾淨。

但是這一切對於生活在黑暗世界的盧卡而言,都是藝術,一種對戰鬥技巧所琢磨研究出來的藝術。

「大人,我盧卡願意終身侍奉在您左右,只求你能給我一個機會。」

曹魏很無奈,看著這個甩不掉的狗皮膏藥。

最後只能無奈的答應了下來。畢竟這人是真的煩,如果自己不答應,肯定這一路都不安穩。

「算了,看在你這麼崇拜的我的份上,就先從挖土干起,日後有了成績,再賜予你神力吧。」

盧卡聽了,心裡很是興奮。

雖說暫時還無法得到神力,但是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大人一定會教授自己那傳說中的招式「流雲手「。

「謝大人。」

曹魏無奈的擺了擺手,現在只感覺很餓,想要回村吃點飯。

這時安德雷上前提議道:「大人,如果可以,我希望將整個部落遷移到恐人村子旁,和恐人村落合併,共同走向繁榮未來。」

對此,曹魏沒什麼意見。

反正村子外,經過這幾天蜥蜴人的挖掘,已經出現了大片的空地。

現在有人住進去,也不算浪費這些蜥蜴人這麼多天的努力。

當然,這樣一來,自己就有更多的小弟。

就有更多的人給自己幹活。

而自己也可以完成多年以來,坐吃等死的願望。

「未來真美好。」曹魏感慨了句,讓安德雷安排蜥蜴人搬遷的事情。

自己則是帶著盧卡這個甩不掉的傢伙,率先回了村子。

通道外。

隨著孫家,趙家,花家的離開。

現在僅剩下雪家所統帥的吳城守備隊。

雪寒北站在通道口。

裡面不時傳出絲絲狼嚎聲。

「總督大人,我們已經通知了城主,不過城主那邊的回信,暫時還回不來。」洪武在一旁說著。 雪寒北聽完,心裡很不甘心。

為了這該死的地底世界,自己不但失去了最好的基友孫木又,最後還一無所獲,搞得吳城實力大減。

「總督,依我看,不如直接炸了。」洪武在一旁說著。

「炸了!?」雪寒北陷入可深思。

按照現在的狀況來看,的確炸了是最好的辦法。

一來可以保護後山這片區域,從而讓地底生物無法威脅到吳城安危。

自己也可以抽身回到吳城,坐等大哥回城。

「炸吧。」雪寒北咬著牙吐出了兩個字。

洪武領命,讓個別人員將隨身攜帶的炸藥包丟進了通道口。

再讓火屬性的武者聚集在洞外,一齊使出了強大的火屬性武技。

「轟!」一道震撼的爆炸聲響起。

通往地底通道的入口瞬間倒塌。

無數巨石落下,將洞口徹底堵死。

「下令,全體回城。」雪寒北喊著。

洪武立即安排人手回城。

…恐人村子內。

曹魏飢腸轆轆的回了村子。

讓紀藝馬上給自己弄點肉肉吃著。

這時林東急匆匆的跑來。

「曹老弟!曹老弟!不好了…出大事了。」

曹魏咬著手裡的烤獸肉:「慌慌張張的,怎麼了?」

林東講道:「剛剛我好奇的去通道口看了眼,突然聽見裡面傳來倒塌的聲音。」

「倒塌?」曹魏皺了皺眉。

感覺還真出大事了。

「紀藝,紀藝。」曹魏喊著。

紀藝很快從屋外走了進來:「神子大人,這麼慌張的喊著,有失你在子民心中的地位。」

曹魏不想廢話:「小藝藝,我要去一趟通道。」

紀藝聽著,想要用笑容隱藏心中的失落感,但是越是這樣,越是感覺什麼地方不對。

「神子大人這是要拋棄我們,回地表了嗎?「

曹魏愣了愣,沒想到自己輕輕的一句話,既然會讓紀藝看起來那麼痛苦。

「不,我暫時不回去,只是去看看。」

「好吧。」紀藝沒有多說什麼。

領著兩人,就向著通道走去。

…吳城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