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小蝶,給錢!」某人無比霸氣的一聲吼!

作為21世紀穿過來的窮逼青年,陡然發現自己有個金山銀山,自然俗得像個暴發戶,恨不得所有事情都用金子解決!

「砰」的一聲,一個硬邦邦的包袱已丟在旁邊桌子上。

那老鴇眼睛頓時一亮,喜滋滋解開包袱,根據經驗,這世上總有很多二百五喜歡用金子砸人!

果然,滿滿的,一整個包袱里都是金元寶啊!看那成色,再在手裡掂幾下,那重量,絕對不是假貨!

「這下總能進去了吧!」傲雪很是得意,曾經有位哲人說過,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就都不是問題!

根據她對這時代的物價把握,這一大包金子,已足夠買下這家店!

「不不!不行啊姑娘!」那老鴇忙上前攔住傲雪,很是戀戀不捨的往桌上金子看過一眼,「今兒個,我們這裡已經被剛才那位公子包下了!」

「喔?」傲雪卻是頓下了,微微挑眉,「他比我給的多?」

老鴇露出巴結的笑,忙著點頭:「是。」

「他給了多少?」傲雪半是好奇,半是不服。她這大手筆,已是穿越以來最豪邁的一次了,竟還有人比她還敗家!

「十倍。」老鴇眨眨眼睛,一張橫肉的臉上胭脂簌簌往下落,笑得那個扭曲。

十倍?!

好了,傲雪不淡定了,果然,無論現代還是古代,這世上總不缺腦殘。

對於傲雪這種正常青年,剛砸出一包金子已屬被美色迷昏,絕對不正常反應,她可不會陪著那位腦殘跟著發瘋。

「既如此,那就算了。小蝶,我們走!」傲雪還算瀟洒的轉身就走。

「姑娘慢走,改日再來啊!」老鴇忙著送客。

傲雪立即白了那老鴇一眼,改日再來?!若這個帥男走了,還來幹什麼?她可對女人沒興趣!

那老鴇彷彿知道傲雪心裡所想,忙往傲雪身邊一步,小聲道:「改日為姑娘準備幾個絕色小倌兒,保證讓姑娘滿意!」

小倌兒……

傲雪一步跨出青樓,無奈望天,她看起來有這麼飢`渴么?!揉揉眉心,大步往旁邊一看起來還算不錯的酒店走去。

「小蝶,你派人去盯著那個男人,他什麼時候出來,立即通知我!」

「王妃,我們沒帶人出來啊!」小蝶好心提醒。

傲雪一記斜睨:「沒帶人,你不知道去雇幾個人啊?」

「是是,奴婢這就去!」小蝶轉身往青樓旁邊的米鋪,珍品店走去。

傲雪滿足了,哼哼,只要他出青樓,她就能製造一萬個偶遇!

然而,她很快就失望了。

那個紅衣男子,自進了青樓后,就壓根沒出來過。傲雪坐在酒樓臨窗位,遙遙盯著對面青樓,恨得牙痒痒。

該死的男人,不但不出來,連個窗戶連個偷看的機會都不給她!

三日後,傲雪正猜想這那男人會不會運動過度精盡而亡時,那紅衣男子摟著雪袍女子妖嬈著,從青樓走了出來。 NO.70死城仙郡

「小蝶,快,走!」傲雪一聲尖叫,飛速從酒樓沖了下去。

可惜,以她現在發揮不了輕功的體質,就算沖得再快,到樓下跳上馬車時,那紅衣男子的馬車已絕塵而去。

「王妃……」小蝶張了張口,想說又不知怎麼說。

「說吧,你平時不是這樣的。」傲雪右手撩開帘子,目光就沒從前面馬車移過。

看著傲雪色迷迷盯著前面的模樣,小蝶很陌生啊!她很懷疑傲雪之前說的因為對方可疑而跟蹤。

那感覺,怎麼這麼像從前在榮城的時候,那些年輕男子盯著未出閣的傲雪的模樣?!

「王妃,您這樣盯著陌生男人追,會不會有點對不起王爺啊?」小蝶試探著問。

「不過看看,我又沒做什麼!」傲雪無所謂的答。

「啊!」小蝶一聲尖叫,聲音陡然高了八度,「難道您還想做什麼?」

傲雪一臉不耐煩,立即白了小蝶一眼:「我就算想做什麼,也不見得有那個機會啊!你沒發現前面那人只顧著懷裡那個嗎?」

「啊,王妃,您真不會喜歡上那种放盪公子哥兒了吧?王爺可是很容易吃醋的!」小蝶小心提醒,她想起從前的從前,王妃還沒嫁給王爺的時候,在榮城曾發生過一些事。那位天神般的佑王爺,吃起醋來可是很可怕滴!

「他在墓里,知道個毛?!」傲雪絲毫沒將小蝶的提醒放在心上,她的目光很快又轉到前面馬車上,怎麼就不刮一陣風呢?吹起帘子讓她看看帥男也好啊!

哎呦,今兒個一直都沒聽見唱歌呢,不知道那兩個在車上做什麼呢?!她這輩子看過無數人體運動電影,人體運動小說,也做過不純潔的事,可還沒看過那啥的現場真人版呢!

無限YY間,傲雪邪惡了!

嗚呼!

哪個哲人說過,得不得到的才是最好的,果然真理啊,這會兒正是傲雪的真實寫照。

說到好看,李天佑也屬妖孽型的,可是,以他對傲雪的霸佔程度,很難讓傲雪有征服慾望啊!最多,也就對他為毛裝死好奇一番罷了!

再說太子,那也是個英俊的主啊,而且,這身體還對他有特別情愫,可是,那個人,總歸少了點情趣。對於傲雪這麼個重口味的人來說,那感覺就如吃海鮮,少了點芥末,清淡過了頭。

這紅衣男人不同啊,他給人的感覺啊,就如用一杯始終被紗掩了酒,只聞到芳香,卻始終求之不得,就連看上一眼,就那麼奢侈。

便也真是這種求而不得的感覺,如一隻貓貓的爪子,始終在人的心上撓撓,卻始終不給人一個痛快。

痛,並吸引著。

一連又是幾天。

紅衣男子始終沒給傲雪任何偶遇的機會,每到一處歇腳處,總是先一步巨資買斷場子,任何人不得打擾。

傲雪一路追,卻也不過一路看了個背影,偶爾一個正面,總帶著若有若無的,說不清道不明的笑。

傲雪就不明白,這個人,什麼意思嘛?!

明明知道自己跟著,也知道自己對他有意思,可就是吊著,既不給機會,也不一刀了斷!

哼,情場高手,欲擒故縱!

這世上,她最恨這種自以為了解女人的浪子型的男人!

可偏偏,她還沒法擺脫,越是一路跟過去,越覺得即便偶爾看一個背影,或是驚鴻一瞥的正面,也是那麼滿足!

有點花痴,有點無聊,但,也許,這也便是傳說中的砰然心動的感覺。

她甚至想,或者,這一趟穿越,便是為他而來吧!

人的一生,總要不顧一切一次。

「姑娘,大概還有兩天就到仙郡了。」這日早上,剛追著紅衣男子離開城鎮,馬車夫便說。

快到仙郡?!

傲雪無比詫異,原以為為了追尋美男,她離目的地越來越遠了呢!卻不料,竟是朝著同一個方向而來。

便是這一個認知,傲雪破天荒的放下馬車帘子,開始靜靜思考。

難道,這男人的目標竟也是奔著仙郡?

這一路,他明知自己對他又意思,卻有一直吊著自己,究竟是有意,還是無意?

若是無意,這未免也太巧合?可若是有意,那又是為了什麼?

是認出自己身份?還是,另有所圖?!

是了,傲雪就是這樣,會愛美男,會被美男所迷,卻絕對,會在重要關頭清醒過來!

「小蝶,你覺得會不會太巧了點?」傲雪忽的開口。

小蝶很快明白過來傲雪在問什麼,原先並不知道傲雪要去仙郡做什麼的小蝶也覺得事情玄妙起來,再綜合那個妖冶男人一路引著他們往仙郡去的行為,她愈發覺得這仙郡藏著巨大秘密。

「王妃,那我們還要繼續嗎?」小蝶問。

「當然!」這個問題,卻是無需置疑的,她傲雪從來不做半途而廢的事情。

兩日後。

當仙郡城門矗立在面前,傲雪卻是呆了。

青灰的石城牆,比其他她去過的任何地方都高出許多,看上去無比堅固。

刻在石壁上的「仙郡」二字,深約寸許,筆畫間行雲流水,仿若一筆而成。

這樣的運筆,這樣的筆鋒,很難是一刀一刀雕刻而成!她想起從前在電視里看到的一個叫「一陽指」的神功!

或者,便是某位高人真用那樣的神功寫了這兩個字也說不定。

這些日子,傲雪一直行走在路上,對於西涼地理,也有了一定認識。這個國度,俊山秀水,水足夠清澈,山卻是一貫矮小,與她前世見過的三峽峻峰而言,仿若一個個小土坡。

此刻,在眾多小土坡為背景的地方,一座異常高大的城牆,便顯得各種怪異。

更怪異的是,此處重兵把守!

炎炎夏日,烈陽在頭頂毫不留情的烘焙著大地,白晃晃的日光讓人真不開眼。

城門口,每個人士兵都穿著盔甲,豆大的汗珠順著臉頰往下淌。

城門口沒人進,亦沒人出。

遠遠望去,彷彿整座城,都是一座死城!

紅衣男子的馬車,便是在這樣一個情景下,毫不猶豫的往城門口駛去。

重兵把守的地方,馬車停了下來,然後便看見紅衣男子撩起車簾的一角,和士兵說了幾句話。

然後,傲雪看見為首那士兵大手一揮,其他士兵們紛紛讓行,馬車駛進城門。

她看的清楚,那個男人,放下帘子的時候,目光似不經意的朝她看來,七分笑意,卻有三分是挑釁。

那神情,彷彿是說:怎麼樣,有膽量跟進去嗎?

傲雪立即迎上一笑,然後淡淡對馬車夫吩咐,只兩個字:「進城。」

仙郡,本就是她的目的地。無論有沒有紅衣男子的存在,無論這裡面究竟是龍潭還是虎穴,她都決定闖上一闖。

車軲轆重新轉起,那馬車夫心裡卻是忐忑不安,這仙郡,為什麼這麼多兵把守,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會不會有生命危險?!這趟生意,還要不要繼續做下去?!

幾個問題還沒想清楚,車已到了城門口。

因得士兵們將門堵住,馬車夫照理將車停下,然後小心翼翼喊了聲:「官爺。」

「幹什麼的?」為首那士兵抹了把額上的汗,粗聲粗氣的問。

「進城!」小蝶撩開門帘,笑臉迎著士兵。

那士兵在馬車中明顯是主僕的兩個女人身上一掃而過,目光中閃過一絲驚艷,語氣卻是粗暴,揮揮手:「仙郡瘟疫,任何人不得進出。」

那士兵頭子很是不解啊,今天怎麼了,自從仙郡被封·鎖后,已好些日子沒外人要求進入了,今天倒好,一連來了兩撥人,且都是美到極致,看起來極為富貴,不能招惹的主。

「那剛才那輛馬車怎麼進去了?」小蝶立即反問。佑王妃是什麼人,沈家大小姐又是什麼人,在小蝶眼裡,除了當今皇上,就不該有任何人對傲雪指指點點。

「剛才那輛車,自是有特殊原因!」話說了一半,這位為首的士兵頭子餘光忽然掃到馬車一角,那是一枚小小的紫色焰火形狀的標示,他的神色瞬間一凌,躬身道,「卑職不知王妃駕臨,還望贖罪!」

傲雪笑,果然,這馬車上有佑王府的標示,難怪這一路平平安安呢!

「我現在可以進去了?」她的笑容,不覺間又幾分倨傲。

「王妃,請!」士兵頭子往後退上一步,側身,為馬車讓出一條道。

「走吧!」傲雪淡淡吩咐。

那位馬車夫立即覺得自己被綁架了,原本就在他聽到仙郡瘟疫的時候就打算撤退的,可這會兒見官爺都對王妃如此恭敬,到嘴邊的話又縮了進去。

王妃是什麼人,她的話,能不聽嗎?如果抗命,會不會被砍頭啊?!

他拿起鞭子,在空中舞了一圈,那馬匹也是極通人性的,見鞭子在揚,不等落到身上,就已經邁步朝前走去。

便就在這時,為首的士兵頭子上前一步:「王妃,請您救救全城百姓!」

「王妃,請您救救全城百姓!!!」城門口,所有士兵齊排排跪了下去。

傲雪回頭,看過這一排跪著的人,看著他們無限期待的眼,心裡那股責任感無限放大,再放大。

「好。」她的聲音不大,卻異常堅定。這句話,是說給這些士兵,也是說給自己。

是的,她現在雖然沒有沈傲雪的身手,但她卻有著幾千年文化知識做積澱,即便從前那位沈傲雪再怎麼驚才絕艷,她傲雪,站在巨人肩上的傲雪,她相信,絕不會比她差!

也便是眾多士兵這麼一句齊聲的請求,那位馬車夫原本幾乎沒有的存在感被無限放大,心中從來沒有過的驕傲也在此刻被激發出來。

無論仙郡發生了什麼事,坐在馬車上的這個女子,是仙郡的救星!而他,是救星的馬車夫!很重要的馬車夫!

進城門后,就算正式進了仙郡的城。

這座城市,無論之前傲雪想象過多少次,都及不上眼前看到的情景。

街上還算是熙熙攘攘,店鋪也都開著門,可是,整座城市幾乎聽不到任何聲音。

人與人之間並不交流,買菜的,賣菜的,閑逛的,彷彿只是例行公事般在街上晃蕩。

沒有人吆喝,也沒有人討價還價。

付錢,拿東西。至於找零,愛找不找,無論是買東西的人,或者是賣東西的人,都不計較。

每個人臉上,也都是空洞洞的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