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簡直被治癒了!」

門薩看著那些爛泥一般的傭兵,其中最慘的就是黑面,被發威的露西一陣拳打腳踢,忍不住頭疼:「沒見過世面的玩意!」

憑心而論,這位勛爵夫人並不是一流美女,但她的穿著對這個時代而言,簡直就是原子彈級別的轟殺。

事實上,門薩很懷疑這位走在時尚前沿的女性,萬一哪天掏出「黑絲」「蘿莉裝」等等神器,恐怕男人們都要淪陷了。

「來者不善啊!」

門薩心裡嘆一口氣,禮貌地和這位勛爵夫人見過禮,期間絲毫沒有因為對方是舞女而表現出絲毫不屑,雙方交談融洽,然後極其自然地走進了城堡。

「看來這些傢伙就是艾德蒙勛爵的全部手下了……」門薩饒有興緻地打量著四周,別人還以為他在觀賞未來的城堡,但他卻在暗地裡觀察是否存在伏兵。

不過很顯然,只是兩千人口的西土鎮,根本無法供養太多士兵,門薩很快就發現:自己這麼做完全是多餘的。

只不過這樣一來,門薩也懶得遮掩,直接提出了請求:「艾德蒙勛爵,我們什麼時候辦理交接儀式?你也很想快點趕到新領地赴任吧?」

艾德蒙勛爵貌似爽朗大笑:「別著急啊!我等會還要給你看個好東西呢!」 門薩確實很著急,因為他還有一攬子計劃要執行。

在來之前,門薩就已經打聽過:西土臨近隆隆河分支,土壤肥沃,糧食根本不缺,甚至還有富餘,這本來是絕好的商品。

但可惜的是,西土鎮三面環山,交通極為不方便,導致有商品也賣不出去,所以門薩第一步,就是打通西土鎮和外界的通道,也就是開山造路。

這可是極大的工程,耗時極長,哪怕是身家豐厚的大公爵,只怕也要花費七八年時間才能挖通一座山,所以門薩必須儘早準備。

但一來就把原主人趕出去,確實有些不近人情了,畢竟門薩還要在這片土地上混,傳出去刻薄的名聲那就糟糕了。

城堡中的迎賓宴會簡樸,但符合禮節,沒有低於標準,選取的佳肴都異常豐富,肉裡面透著股鮮味,顯然是山上剛打下來的。

尤其是窖藏的葡萄酒也非常不錯,雖然嘗起來很苦澀,但綿綿不絕的後勁卻讓人回味,這讓門薩想起了家鄉的二鍋頭:「就是酒精度數低了點,適合當果汁喝吧!」

其實,連門薩自己都不知道,在覺醒「超凡生命體」后,他的胃口和酒量都異乎常人。

假如說之前,門薩只是個會用鬥氣的人類,那現在,他已經在往會用鬥氣的怪物這個方向上發展了。

酒過三巡,門薩卻並沒有吃飽,但其他人已經撐得走不動道了,他看了看四周,也只好作罷,心裡記著晚上給自己偷偷加餐。

「這位大人的眼光似乎很高啊?連女人都不屑一顧嗎?」勛爵夫人款款走來,她身上似乎帶著混合著香水的暖風,讓一眾傭兵回味不已。

看著手下們丟臉的模樣,門薩也覺得面上無光,他正要好好道歉一番,忽然香風襲來,懷裡猛然多了一具柔弱粉嫩的身體,卻是勛爵夫人直接坐到了門薩大腿上。

「您該不會還是個處男吧?」愛娃嘻嘻笑著,調皮地朝門薩耳朵里吐氣。

「額……」

門薩忽然狂暴起來,他鐵青著臉,一把按住女人的咽喉,超越常人的怪力爆發,直接將整個人都提到了半空中。

做到這種程度,門薩還不滿足,他的另一隻手閃耀著白銀色冷光,恍恍惚惚如同月光般清澈冷寂:「自從覺醒秘元素后,我都沒能試驗出它的威力,你這麼著急貼上來,是想成為我的試驗品嗎?」

「住手!」後知後覺的勛爵這才反應過來,看著被門薩一隻手卡得俏臉通紅的夫人,他似乎受到了極大的侮辱,咆哮了起來:「這裡還是我的城堡,別給我太放肆了!」

「哼!」門薩沒有多說什麼,而是一把將手中的女人扔了出去,抖擻了下身子,這才嚴肅地說道:「別讓我等太久,艾德蒙勛爵!」

說著,門薩轉身就走,還摸不清楚情況的傭兵見老闆走了,自然跟在後面。

只是走的時候,他們還不忘朝衣著前衛的勛爵夫人身上,投去極為嚴厲的批判眼神。

其中尤以黑面最為嚴厲,這個小年輕面色漲紅,恨不得呆在這裡和勛爵夫人暢談人生,要不是露西狠狠踹屁股,只怕他就徹底淪陷了。

在他們走後,城堡瞬間冷清了下來。

隨之冷清下來的,還有艾德蒙勛爵的臉,事實上,他已經出奇憤怒。

侍衛們面面相覷,不知道好好的宴會怎麼鬧到這個地步。

只是他們眼力再差,也知道勛爵正處於怒火中燒的狀態。

一個個噤若寒蟬,生怕招到牽連。

「都給我滾!」艾德蒙勛爵看手下們唯唯諾諾的樣子就生氣,再度咆哮。

侍衛們縮著腦袋,有多快就走多快。

「終究只是普通人,連騎士扈從都不是,根本無法對超凡騎士造成傷害!」艾德蒙勛爵喃喃自語,然後轉頭看向勛爵夫人,看著那裸露的雪白肌膚,眼底也不由升起一抹貪婪。

但很快,艾德蒙就收斂了這點私念,認真看著這個女人:「你露出破綻了嗎?」

「老娘可是專業的,怎麼可能被人發現?」外人不在的場合,勛爵夫人格外潑辣,一口一個老娘,她拍拍身上的浮土,沒好氣地說道:「這小子肯定喜歡男人,不然怎麼能免疫老娘我的魅力?老頭,你的情報太差勁了,居然連他是個基佬都沒查出來。」

「基佬?」艾德蒙先是一驚,悄悄捂住衣襟,將異常發達的胸懷掩藏起來,然後才說道:「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美人計失敗了,就只能來硬的!」

「沒問題!看我的好了!老娘的魅力對基佬沒什麼用,但對真男人還是很有用的,你說是吧?勛爵大人……」這女人對著艾德蒙嬌媚地一笑,後者頓時露出色中惡狼的模樣。

而在另一邊,葵蟲回味著勛爵夫人的風騷,尤其是那雪白修長的大腿,更是讓他欲罷不能,忍不住為人家打抱不平:「大人,那個尤物明顯看上你了,幹嘛不趁機打一炮?」

門薩掉過頭來,露出個比惡鬼還恐怖的表情:「額?」

葵蟲急忙解釋:「大人,我不是懷疑你那方面的能力,但麵包主動送上門來,豈有不咬上一口的道理?」

門薩點點頭,示意他說得很有道理,然後狠狠給了這王八蛋一拳頭。

在經過元素洗禮后,超凡騎士肉體早已突破了凡人界限,他們的力量堪比最一流大力士,所以門薩這一拳,就好像大鐵鎚轟了下來,差點把葵蟲打昏過去。

「那女人不是簡單貨色!」門薩教訓著這些沒見過世面,看個超短裙就要流鼻血的土包子傭兵,認真說道:「她能……悄無聲息地坐到我懷裡,起碼具備了超凡騎士級別的速度。這次領地交接明顯不同尋常,都給我小心一點。」

走在最後面的黑面聽到這,卻是不由露出懷疑的神色,他嘀咕道:「不會吧!那麼柔弱無力,應該放在床上好好疼愛的女人,怎麼可能是騎士大人?」

露西黑著臉,一手掐著黑面腰間的軟肉:「你很喜歡那女人嘛?」

門薩看著這對情侶在鬧情緒,忽然覺得:之前費勁心機想要拆散他們,簡直是浪費時間,看個超短裙就把持不住的男人,還談什麼定力啊?

「要是讓他看個比基尼,是不是就要噴鼻血而亡呢?」門薩不無惡意地揣測著。

當晚,由於門薩和艾德蒙勛爵鬧翻,一行人並沒有在城堡內過夜,而是在外就地安營紮寨,生著篝火,打算就此待到黎明。

等到明天,西土的主人,就是門薩了。

然而,等第二天大家醒過來,卻發現本該守夜的黑面已經消失不見了,而原地卻留下來一封神秘信件:想要他活著,就去土撥鼠高山。

門薩看完這封信,表面悲痛,實則內心舒爽萬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管他去死啊!趁早麻溜地幹掉他,我就不用想主意搞拆散這種講究手藝的活了。」 大多數人,都不得不戴著面具生活。

地球上那些代表光明,看似和善的紅衣大主教,說不定內地里就是個資深戀童癖,但在人前,他卻是教導大家向善向美的神之使者。

又比如說門薩,他根本不願意去救黑面,但礙於薔薇花傭兵團的苦苦哀求,只能帶著葵蟲和露西前往土撥鼠高山。

土撥鼠高山的恐怖不在於這裡盛產土撥鼠魔獸,而是這裡的魔獸,除了繼承始祖巨龍的淫亂,還特別高產,每到夏季,都能繁殖出幾百萬隻噴風吐焰的魔化土撥鼠。

雖然只是一二階的低級魔獸,但架不住數量龐大,當土撥鼠大海潮起潮湧,即便是白銀大騎士也不敢正面抗衡,這才是西土惡名昭彰的原因所在。

但幸運的是,現在是驅寒回暖的春之季節,土撥鼠們正在做它們愛做的事情,忙得一塌糊塗,根本沒時間管人類在自己的領地打生打死。

門薩如約前來,雖然帶了兩隻不堪大用的小尾巴,他面容冷峻,看上去有些不耐煩,對著空曠的山地高呼著:「艾德蒙,給我滾出來!」

艾德蒙沒有繼續隱藏,因為任何陰謀詭計到最後都是要見血的,所以他出來了,只不過跟初次見面時不同,他身穿堅甲,手持長槍,一臉殺氣地站在山風當中。

這倒是讓門薩刮目想看:「我還以為你打算用陰謀詭計,沒想到居然會和我堂堂正正一戰,還算有點膽色!」

艾德蒙冷笑著回應:「你難道會因為一個傭兵而束手就擒?」

「……」門薩不做回答,但這便是最好的回答。

他見艾德蒙就要動手,連忙開口:「雖然我們註定一戰,但在那之前,我想問問你:為什麼不捨得放棄西土?這裡並不算是多好的地盤!」

「也罷!就讓你做個明白鬼!」艾德蒙回槍靠背,大刺刺地說著:「事實上,德朗公國的海瑞伯爵已經看中了這塊地方,只要我把領地契約拱手交出,他不僅會給我安排新的領地,還會支付一大把紫金幣。我在這塊窮地方待了二三十年,用力搜過民脂民膏,也只不過兩三百金幣,都快窮出病來了,好不容易等到發財的機會,怎麼可能拱手相讓?」

門薩聽到德朗公國這個名字,先是一愣,似乎想起了什麼,極其嚴肅地看著他:「這個國家,就是黑法師聚集的施法者國度吧?憑你的見識,應該能猜到那些法師的手段有多麼陰狠吧?」

「管我屁事!」

艾德蒙大吼一聲,卻是挺槍扎了過來,鋒芒直指門薩的腦袋。

「鬥氣增幅!十倍力量!」

艾德蒙沒有小看門薩,一上來就動用了全力,他的兩隻手灌滿了野性,胳膊上暴起條條紅筋,好似地獄中的暴力惡魔般恐怖。

「哼!」門薩還以顏色,抽劍橫砍過去,格擋住了艾德蒙的突刺。

艾德蒙還想再度加力,他在青銅領域修持多年,幾乎達到了巔峰,所能爆發的力量比尋常超凡騎士還要多出一兩倍,足以壓倒門薩。

然而門薩如今已經是超凡之軀,生命等級直追覺醒中位元素的白銀大騎士,在他的騎士意志作用下,這具身體的潛力蜂擁而出,竟然在力量上反壓艾德蒙。

「喝!」門薩雙手發力,好似雪地暴熊怒吼著,青鋼長劍飛揚,無以倫比的力量橫衝出去,直接把艾德蒙掀翻在地。

「真弱啊!」門薩如此說著,正想把艾德蒙抓在手裡,但他五指落下,最終卻撲了個空,只摸到了一手油膩膩的褐色液體。

「這就是土油?」門薩還在納悶,但下一刻,鋒利的槍頭已經刺穿地表,好似野豬的獠牙般吐出,直朝他心臟沖了過來。

門薩避讓不及,只能用身體抗了下來。

「刷!」被刺中的地方閃耀著皎潔月光,一時竟有聖光在吟唱,赫然是門薩在剛才發動了「局部元素化」,躲過了致命一擊。

他正想把敵人的武器奪過來,但艾德蒙的狡猾遠超想象,反手旋轉,竟然將長槍奪回,又再度蟄伏在大地中,等待著下一次攻擊。

「這就是土油元素嗎?將全身上下塗滿土油,就可以在大地里來去自如,還真是方便的能力。如果你晉級黃金騎士,說不定就能將元素物質化,從而大賺特賺!」

門薩淡然調侃著,絲毫沒有被人刺了一槍的覺悟。

「不愧是公然挑戰騎士血統至高論的瘋子,你根本不明白現實有多麼殘酷!聽著,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在這片土地上,只有擁有高貴騎士血統的人,才能成為黃金騎士,而像我們這樣的不幸者,只能苟延殘喘,要麼就是謀取一位血脈高貴的新娘,讓下一代擺脫這個厄運。」

「如果可以,我更希望你稱呼我努力改變世界的勇者!」門薩忍不住再次糾正著,他可不想一天到晚都掛著瘋子的名號。

就在這時,一點寒芒刺出,破開大地,直刺門薩的腰。

這次門薩有所準備,及時格擋住了敵人的攻擊,但那點槍尖來去如風,一擊不中,就立馬回歸大地,等待著新的機會。

「在這裡,到處都是土撥鼠挖出來的地下洞穴,對於我這個覺醒土油的秘元素騎士來說,簡直就是天堂一般的存在。哪怕你是溫格爾家族的火焰騎士,也要給我死在這裡,哈哈哈!」

門薩心說難怪這人要把他引到土撥鼠高山,原來裡面藏著這樣的緣故。

由於看不見敵人所在,門薩空有一身武力,也無法發揮出來,只能用言語刺激著:「可惜你就算再努力,今生也無法晉級白銀領域。因為《騎士法典》早已規定,像你這樣覺醒下位元素的青銅騎士,是絕對不允許晉級的。」

「嗷嗚!」似乎被門薩刺中心中的痛處,艾德蒙忽然狂暴起來,只因他無法忍受著這屈辱,一根奪命長槍貫通大地,寒芒炸裂,狠扎門薩的腳底板。

「將我的左腳化為烈焰!」門薩吟唱著,再度施展「局部元素化」。

他的腳化作熊熊烈焰,散發著高溫卻沒有實體,即便被長槍刺穿也毫無傷害。

而機會卻悄然而至!

門薩嘿嘿一笑,揚起手中的長劍,對準長槍刺出的土地,死命捅了過去。

就在這時,空氣中忽然彌散著火藥的味道,一道黑影乘著猛烈的爆炸力,悍然對門薩發動了進攻,他的武器是一把窄小的微型劍,宛若匕首般見血封喉。

「紅頭套盜賊公會向你問好!」 門薩和紅頭套盜賊公會有仇,不是一天兩天了。

但以前一直沒等到他們過來報復,久而久之,門薩也就忘掉了這個麻煩。

但誰也沒想到,紅頭套盜賊公會不是不報仇,而是隱忍在暗處。

現如今,他至和艾德蒙勛爵相互勾結,在這種關鍵時候,給予門薩致命一擊。

暗中的刺客既然選擇出手,自然是算好了門薩所有退路,這一招,讓門薩避無可避,只能硬抗,宛若幽冥之門洞開,接引死者歸向地獄。

最為重要的是,門薩連續使用了兩次「局部元素化」,在短時間內無法重複絕招,這明顯也被刺客算到了,他的暗殺堪稱完美。

「叮噹!」然而門薩的反應也相當優秀,他直接把胸口轉化為傳奇裝備,在瞬間變得堅不可摧,竟然硬生生扛住了這一次絕殺。

「勛爵夫人嗎?」門薩吐氣如火,幽幽地看著飛身殺來的愛娃,此時的尤物依舊性感嫵媚,美艷中透著一股肅殺,分外誘人。

「你不是基佬?」愛娃啞然,似乎才發現門薩的性取向是正常的。

「覺醒爆元素的超凡騎士嗎?我曾經殺過一個,不知道你的實力如何?」門薩露出大白牙,斬出一劍,就要把這尤物砍殺。

「嗯?」門薩似乎感覺到些許不對勁,往地面看了一眼,然後雙腳跺地,借著反衝擊跳出戰圈,過了片刻,一點寒芒衝出,橫貫八方。

門薩看他們兩眼,冷笑道:「一個爆元素騎士,一個土油元素騎士,都不過如此!有本事,過來單挑啊!」

「你不是說我們不過如此嘛?」愛娃虛著眼,對門薩的厚臉皮極其鄙夷。

門薩非常大膽地應下來,恬不知恥地叫嚷著:「給你們證明自己的機會不要嘛?」

艾德蒙聽他說得粗鄙,恨不得一槍把他扎死,咬牙切齒地說著:「有本事活下來再說吧!」

就在這時,被帶來的小尾巴露西見正主出現(女人的直覺告訴她愛娃才是主導者),頓時激動地喊道:「黑面呢?你這狐狸精把他弄哪裡去了?」

「黑面是誰?哦!你說那個中看不中用的小鬼嗎?他已經……爽死了!」

「啊?」就算是門薩這樣見識廣博的人物,聽到這生猛的回答,也不由驚愕出聲:「靠!還有這種死法?」

愛娃舔了舔紅唇,一臉嫵媚地看著門薩,像是在邀請:「怎麼?你也想試試?」

門薩也是無言,只是握緊了手中長劍,準備著戰鬥。

「土龍槍!」

打到現在,艾德蒙也知道門薩是個不好惹的角色,於是使用出平日里苦修的功夫——通靈武器。

在他的騎士精神加持下,長槍如有神助,鋼鐵澆灌而出的槍身竟然柔弱如水,好似毒蛇般蜿蜒,一下沒入大地深處。

「火爆刃!」

愛娃也不甘示弱,她這個殺手如果不把目標的人頭帶回去,哪還有臉面在紅頭好盜賊公會混下去?

只見這女人將手中的微型劍拋飛到天空,雙掌向上翻,遙指天空,熱烈的爆元素憑空而現,星火點點,聚攏在劍柄上,刺鼻的火藥味瀰漫了整個天空。

「哈!兩柄通靈武器,還真是出盡全力……」門薩眼見如此,也不由嚴肅起來。

「通靈武器」只是中位「神賦異稟」,但卻是唯一能夠自主修鍊,而且隨著修鍊時間推移,戰鬥力飆升的奇異能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