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但榮影南因為玩的比較瘋,所以很多時候都是晚上不回來的。她在外面有著屬於自己的家,但今晚不回來是不行。客廳中凝重的氣氛,讓榮影南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肅殺感。

榮風尚盯著自己這個寶貝閨女,雙眼中流露出來的是恨鐵不成鋼的光芒。真是沒有想到,她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要知道剛才是誰打給她電話的?那是榮氏集團的董事長。

如果不是榮董事長打過來電話,如果不是因為自己和榮氏集團有著親戚關係,榮風尚相信事情絕對不會這麼簡單。而現在說是簡單,也是很為複雜,因為事情一天沒有解決,就不能掉以輕心。

林度量坐在旁邊,神情更是凝重。

和榮風尚相比,林度量這邊面對的壓力是更大。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執掌著整個港島所有警察力量的最高長官會親自給他電話。

內容很簡單,這事要麼自己想辦法解決,要麼就是他給解決。真要是讓他解決,林度量能夠想象到後果會是多麼的嚴重。更崩潰的是,直到最高長官打過來電話,林度量才知道是寶貝閨女闖下大禍。

陳氏集團第三代繼承人,陳家少主陳紅頂。

這樣的人你都敢得罪,還有什麼事情是你不敢做的?

洗掉一身鉛華的榮影南,從沒有像現在這般孤獨恐慌過。 第三百七十八章:各有算計「蕭大哥,咱們風城什麼時候也建這樣一座競技廣場?」寧馨兒第一眼就被獸人帝都這巨大無比的經濟廣場給震撼了。

建一座競技廣場?要不建一座鳥巢?不過這個世界的建築技術恐怕是難以達到那個高度,不過如果利用魔法,或許能夠讓鳥巢在這個世界再現也說不定!

這件事回去交給哈里研究研究,看能不能造一個鳥巢來!

競技廣場其實也是一個城市的某種象徵,許多城市都有一座聞名的競技廣場,比如紫金帝國皇城的「比亞蒙競技大廣場」,那可是蒼茫大陸上十大競技廣場之一,還是下一屆全大陸學院排位賽的主賽場。

風城也確實需要一座像樣的競技廣場,所以寧馨兒的提議蕭寒也確實上心了。

第一層是競技休息區,二層.到四層都是觀戰台,獸人帝都競技大廣場設計容納客人量十萬人,而今天前來觀戰的獸人就超過了十萬,獸人特地的設置了人類觀戰席和獸人觀戰系,目的是為了將人類和獸人割開,競技廣場是最容易出現群體鬥毆事件,尤其是今天舉行的是人類挑戰獸人的比試,萬一輸的太慘,那爆發起爭端來,非常容易釀成流血事故!

獸人此舉是想打擊人類的士氣,.落一下人類的面子,並不想以此造成*人類的重大傷亡,若是發生了這樣的事故,那倒霉的肯定是獸人自己。

同樣獸人一個個都是好戰分.子,如果不把他們跟人類隔開,只要言語一激,從來不知道什麼叫規矩的獸人肯定是拳腳相加,所以必要的隔離措施還是需要的。

人類觀戰區設置在靠凱旋門的東南角,大約有一.萬多個位置,此刻早已是座無虛席,遠遠地望去,那是人頭攢動,嘈雜聲如同那嗡嗡的蒼蠅一般,現場是一片混亂,反觀獸人哪裡,各族的方陣是坐的整整齊齊的,也有聲音,但是卻還比不上人類這邊。

人類這邊人員在駁雜了,什麼勢力的都有,夾在其.中,為爭奪一個位置都差點打起來了,現場是好不熱鬧。

「這些人為了一點小小利益,就爭鬥不休,真是丟.盡了我們人類的臉面!」蘇紅袖眼見著兩個人類為了一個靠前的位置在那裡爭的是面紅耳赤,三眼兩語的,要不是一旁還有人規勸,說不定早就打起來了。

「算了,別看了,看.這些人還污了我們的眼睛!」蕭寒說道。

蘇紅袖回過頭來沖蕭寒說道:「你說了那麼多的話,就這句還像是句人話!」

「合著我以前所說的話都不是人話了?」蕭寒怪聲道。

「你自己說呢?」蘇紅袖嘟囔了小嘴說道。

「算了,我不跟你計較,跟你說話等於對牛彈琴!」蕭寒一努嘴說道。

「誰是牛?」蘇紅袖露出兩顆小虎牙咬住下嘴唇,俏臉含煞的問道。

「誰答應誰就是牛!」蕭寒嘿嘿一笑道。

「蕭寒,你,你混蛋!」蘇紅袖怒氣沖沖的直往上沖了過去,索性來了個眼不見為清。

「爺,紅袖妹妹好不容易拉下面子跟你說話,你咋不知道女孩子家的心思呢?」寧馨兒嗔怪的白了蕭寒一眼,追了上去,他們是都是各國有身份的人,自然不能坐普通的觀眾席,上面有貴賓區的,還專門配有觀戰的望遠鏡。

「她有什麼心思,我咋知道呢?」蕭寒無辜的說道。

「女孩子的心思,海底針,爺,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在故意裝傻?」冰雲也用怪怪的目光朝蕭寒詢問道。

「我是真不知道。」

「我看你就是在裝傻!」冰雲怔怔的盯著蕭寒看了三秒鐘,得出這一結論,搖頭嘆息一聲追上寧馨兒的腳步上去了。

「老爺,您真傻!」紫鏡跟跟著咯咯一笑,追了上去。

「璃兒,你陪爺一起上去!」緊跟在紫鏡後面的璃兒正要向上大跨一步,卻被蕭寒一隻手拽下說道。

「蕭大哥,去晚了可就沒有考前的位置了,貴賓區也分三六九等的。」璃兒著急的說道。

身邊一個個的都上去,就剩下蕭寒和伽羅兩個人在後面慢慢的向上挪動著。

「大哥,待會兒你是高調一點出場,還是低調一點出場?」伽羅小聲問道。

「既不高調,也不低調,平平靜靜的就行了!」蕭寒說道。

蕭寒他們的貴賓區在二層,因為他們代表的是大月國,大月國不夠是二流的小王國,自然沒有資格上第三層了,不過寧馨兒和冰雲她們一個個的都上了第三層,一來她們是大陸上最負盛名的兩位歌舞器樂大家,另外還有她們的影響力也很大,所以獲得了進入第三層貴賓區的資格。

「大哥,三層的位置豈不更好一些,咱們幹嘛來第二層?」伽羅不解的問道。

「咱們代表的是大月國,可不能讓人家說了閑話,再說咱們這身份怎麼能跟人家並列呢,豈不是讓某些人太掉身份了?」蕭寒無比揶揄的說道。

「那是,那是,大哥說的對,咱們不做那逾越本份的事情。」伽羅跟著起鬨說道。

蕭寒與伽羅的出現令整個二層貴賓區產生了一絲騷動,這裡前來觀戰的都是人類一些王國道賀的使臣以及一些在人類中比較有身份的高手,認識蕭寒的雖然不多,可畢竟也有不少,當不少人看到蕭寒出現在二層貴賓區的時候,好多人都長大嘴巴,呈石化狀態。

蕭寒則十分的自然沿路朝各熱含笑點頭打招呼,遇上認識的還客氣的說上兩句。

三層之上,同樣驚訝的藍澤聖光大騎士看到了陪伴聖女蘭依水一起出現的克里斯韋伯:「韋伯,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怎麼,我就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嗎?」克里斯韋伯沒好氣的冷笑一聲。

「司徒公子,你怎麼回來了?」

「本公子不回來,難道還在矮人部落做一輩子的牢不成?」司徒俊心中有氣,剛才問話那個人身份不算太高,因此被司徒俊的一句噎的說不出話來。

「俊兒,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突然回來了?」司徒浩南奇怪的迎了上去。

「矮人王找到不是蕭寒盜竊戰爭之錘的證據,就把我們給放回來了,還借了四個矮人高手給我們。」司徒俊說道。

對司徒浩南來說,司徒俊來回來就令他心滿意足了,別的暫且還不到考慮的時候。

司徒家跟蕭寒並非死仇,還有可以化解的可能,倒是那葉家和歐陽家卻是恨蕭寒入骨,怕是要尋找什麼岔子找麻煩了。

「你說矮人王不但把你們放回來了,還借調了四名矮人高手給你們?」司徒浩南吃驚的問道。

「是呀,矮人族的高手也跟著一起過來的,另外還有兩名人類高手,是一對夫妻,好像是那個蕭寒親自去邀請她們過來的。」司徒俊對浮沉夫婦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所以一說起她們,眼前就浮現出浮萍那不帶有絲毫煙火氣質的絕代風華。

「你是說是蕭寒親自過去邀請他們過來的?」司徒浩南有些吃驚,蕭寒的修為已經進入那一個層次,與之交好的還是龍五這樣絕頂的高手,什麼樣的人能夠讓他親自去邀請,肯定不會太簡單。

「韋伯,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被矮人王軟禁了在矮人部落,怎麼突然回來了?」藍澤有些心慌的質問克里斯韋伯道。

克里斯韋伯本來就跟藍澤不對付,冷眼相對道:「怎麼,你不希望我回來嗎?」

「不,韋伯,我怎麼不希望你回來呢?」藍澤勉強的幾處一絲笑容說道,「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什麼怎麼一回事?誤會查清了,我們不就回來了!」

「你回來了,那蕭寒呢?」藍澤急切的問道。

「我回來了,他自然也回來了!」克里斯韋伯心中發笑,你們處心積慮的對付他,卻沒有想到他能夠安然脫身,蕭寒這個人可不是你們簡簡單單的設個圈套就能裝進去的。

「他怎麼能回來呢,矮人王發瘋了,他可是盜竊犯,他差點盜走了矮人一族的鎮族神器戰爭之錘,這麼大的罪,矮人王怎麼會輕易的放過他?」藍澤幾乎用吼出來的聲音問道。

「你怎麼知道這些,難道勾結矮人叛徒的人中就有你藍澤聖光大騎士?」克里斯韋伯臉色微微一變,質問對方道。

「胡說八道,我這也是聽別人說的。」藍澤連忙撇清道,事實上如果沒有卡巴洛韋的人通風報信,身在獸人帝都的藍澤等人如何能這麼快知道消息,要知道從事發到卡巴洛韋等人落網不過兩天一夜的時間,矮人為了面子還全面封鎖了消息,如果沒有內應,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是不可能這麼快得到消息的。

「別人是什麼人?」克里斯韋伯問道。

「這兩天獸人帝都都傳遍了,何人不知呢?」藍澤訕訕說道。

「藍澤,不管你是什麼目的,請你不要那聖教的名譽凱玩笑,否則我會跟你拚命的!」克里斯韋伯在聖教長大,幾乎把聖教視為自己的家,為了維護這個家,他是不惜犧牲一切的。

「韋伯,這個你放心好了,我也是聖教的人,怎麼會做出損害聖教名譽的事情呢?」藍澤連忙說道,蕭寒回來了,他們一切都顯得被動了,該想一個什麼對策應付眼前的局勢呢?

「兩位會長,蕭寒回來了!」藍澤找到武士公會的雪崩以及魔法師公會普利策,略帶憂慮的對二人說道。

「我們已經知道了,藍大騎士,咱們該怎麼應對?」雪崩問道。

「他是一個人回來的,有沒有帶矮人高手回來?」藍澤急匆匆的過來,忘記問克里斯韋伯這個問題了。

「四名矮人高手外加兩名人類高手,一共帶了六個人回來了!」普利策臉色鬱郁的說道。

「六個人?」藍澤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錯,四名矮人都是矮人族內的精英高手,每個人的修為都不在你我之下,至於會那對夫婦,我們沒有見過,可能是蕭寒請回來的殺手鐧,修為應該更高,這一次恐怕是一場龍爭虎鬥了!」雪崩說道,如果能堂堂正正的將獸人擊敗在競技場上,對人類來說絕對是一個鼓舞士氣的最佳時機,蕭寒的崛起雖然也觸動了武士公會的利益,讓其蒙受了不小的損失,可魔法紙帶來的利潤也遠遠的超過了損失,而且,雖然獵殺魔獸獲得皮毛價格下降了,但市場需求量並沒有因此減少,還是有利可圖的,所以武士公會可以說沒多大損失,因此在三大勢力中對整倒蕭寒反而是出力最小的一個。

「不能讓蕭寒迎了這場挑戰賽!」藍澤眼神中閃現出一道怨毒的目光。

「藍大騎士,蕭寒雖然是我們的對手,敵人,但他也代表著人類,他是在為人類而戰,為了一己之私,你想讓人類蒙受屈辱嗎?」雪崩反對道,先前,蕭寒若是請不來矮人族的高手,若是人類戰敗了,為了推卸責任,順水推舟找個替罪羊,他當然不會反對,可是現在,人類明明有了贏的希望,做為這場盛事的參與者,不支持也就罷了,反而千方百計的要使得人類自己輸掉,若是被傳了出去,那三大勢力都能讓全人類的吐沫水給淹死。

普利策內心也在搖擺,蕭寒既然回來了,還帶回了矮人族的高手,那他們先前所有的謀划就成了一場泡影,如果在繼續下去,可能整不倒對方,反而把自己給搭進去。

「怎麼,兩位會長想要退出嗎?」藍澤陰測測的問道。

「藍澤,事到如今,我們已經無所作為了!」普利策從藍澤的眼神中看出一絲危險的信號,這個藍大騎士已經處在瘋狂的邊緣,他可不想跟著他一塊瘋去,要知道蕭寒報復起來,那可是相當可怕的,魔法師公會跟他幾次衝突,哪一次不都是賠錢丟人,現在他一聽到巨額的賠償就發怵。

「不,我們還有辦法讓那四名矮人高手不能上場參加挑戰賽!」藍澤眼睛里閃動著陰謀的光芒。

「藍澤,你可不要玩火,人類要是在挑戰賽中輸了的話,那對你我都沒有任何好處!」雪崩警告的語氣說道。

「不,即使矮人幫助我們人類贏得了挑戰賽的勝利,這也不能算是人類勝了,而且獸人肯定會以此做文章的,到時候即使勝利了,對獸人來說並沒有太大的損傷,如果要想大家獸人的囂張氣焰,那麼就必須是咱們人類自己上場。」藍澤說道。

「你是說不讓矮人參加挑戰賽?」雪崩眼睛一眯問道。

「不,他們既然是我們請來的高手,那自然是壓軸的,我們應該把他們放到最後出場!」藍澤說道。

「你想在在挑戰出場排位上做手腳?」普利策明白藍澤的意思了。

「不錯,獸人一共十個人,蕭寒若是參加挑戰,那肯定不會選擇尤麗娜、白薔薇和小青三個女人,剩下的七個人,身手最高的是博明翰,其次是牛大力,只要我們運作的好的話,我們可以讓蕭寒對上這兩個人其中之一,以蕭寒的修為,敗的幾率在九成之上!」藍澤解釋道。

「你的目的就是想讓蕭寒輸掉自己的比試?」雪崩道。

「不錯,既然這一次不能扳倒他,那至少也要打擊一下他的囂張氣焰,只要他輸給了獸人,那他還怎麼得意的起來!」藍澤恨恨的說道。

二層貴賓席上,蕭寒還遇到了熟人,風度依舊翩翩的紫金帝國朔方行省總督寒儒寒大人,他身邊還有那形影不離的冷血十三鷹之首的老鷹,不過現在變成大漠七鷹了,他是那七隻鷹之首。

寒儒自與蕭寒一戰,傷勢不輕,將養了十數日才逐漸復原,好在他的血統優秀,不然肯定還得在床上多躺上幾日,當然是去的心血可不是那麼容易補回來的,所以看上去臉色還有些蒼白。

「寒兄,詢月未見,你倒是越發像一個小白臉了!」蕭寒哈哈一笑,熱情的招呼一聲。

外界傳言,這蕭寒不是跟寒儒在朔方驚天動地一戰,毀掉了四分之一的朔方城嗎,怎麼見了面像是多年未見的老友一般?

「蕭兄,恭喜你了,又抱的一個美人歸!」寒儒心裡恨的牙痒痒的,表面上還得裝出一副笑容道。

「寒兄可是嫉妒蕭某每晚都有美人相伴呀?」

「蕭寒,寧馨兒是我的,她只是暫時的屬於你而已!」兩人錯開之時,寒儒小聲的在蕭寒耳邊警告式的說道。

「寒兄,我這個人喜歡把危險扼殺在萌芽之中,你可別逼我做出一些我現在還不想做的事情!」蕭寒微微一笑,說道。

大明星的失憶嬌妻 「我等著你!」寒儒大聲說道。

「大哥,這個寒儒好囂張,不如我們回去的時候,順便把他給……」伽羅順手的給蕭寒做了一個「咔嚓」的手勢說道。

「殺一個寒儒不難,他背後還有一個不顯山不露水的勢力,現在還不知道這個勢力有多大,貿然出手,吃虧的是我們自己!」蕭寒說道。

「那怎麼辦,這個人肯定還會最馨兒嫂子下手的!」伽羅說道。

「你放心,馨兒早已非吳下阿蒙了,況且她對寒儒早已生了戒心,寒儒要想下手,不是那麼容易了。」蕭寒道。 「明天跟著我去賠罪。」林度量沉聲道。

「什麼明天?要是等到明天,黃花菜都涼了,今天,現在,馬上給我過去找到蘇先生賠罪。你知道人家是什麼樣的身份,你就敢得罪?以前你怎麼胡作非為我都無所謂,但現在卻不行。你鬧出來的事情,你如果不去賠罪,真的會給咱們家帶來滅頂之災。」榮風尚大聲道。

「滅頂之災?老媽,沒有這麼嚴重吧?」榮影南小聲道。

「沒有這麼嚴重?你知道什麼,就叫做沒有這麼嚴重?你知道不知道,因為你的事情,我們家像是現在這樣的生活,隨時都會被人抹掉。我的職位會被拿下,你爸的職位會被清理掉不說,更會被抓進去。至於你,人家要是真和你計較,那麼你往後就別想再在外面逛盪。

在監獄裡面蹲一輩子都是輕的,嚴重的你會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你是真傻還是假傻?難道不知道每年光是港島有著多少人是死於意外的嗎?像你這樣的,真的要是讓你死掉,有的是辦法。你現在還在做夢說沒有多嚴重。要多嚴重才會讓你感覺到嚴重?」榮風尚劈頭蓋臉的臭罵起來。

「老爸。」榮影南恐懼著小聲道。

每次只要是在和老媽的爭吵中,只要榮影南向老爹流露出稍許求饒的意思,他就會幫著自己說話。屢試不爽的招數,但今天卻是徹底失效。

林度量臉色陰沉,硬是沒有有任何回應。這說明什麼?說明林度量的問題會很嚴重,如果說這事不解決掉,他的職位真的會被誰頂替。

真要那樣,榮家就要大廈傾倒,會是滅頂之災。

「陳家在港島的能量,難道還用我多說什麼?你經常在外面混跡,應該會比我更加清楚。榮氏集團真要是和陳氏集團相比,是一個水平線上的嗎?整座港島又有誰敢和陳氏集團對著來?更別說誰都知道陳氏集團的背後站的是誰?那是整個內地最富有權勢的家族。算了。和你說這些真是沒有必要。你現在就跟著我走吧,咱們去見蘇沐。」林度量站起身,沒有任何猶豫向外面走去,步伐沉重。

這時間林度量知道想要見到蘇沐的機率會是很低很低,但那又如何?像是這樣的得罪,要是說再不露出一個態度來,後果會是史無前例的嚴重。沒有誰會為自己說話。自己屁股下面的位置,盯著的人不知道有著多少。

一個蘿蔔一個坑的情況下,誰都想要將自己給踢飛。

「我和你們一起去。」榮風尚斷然道。

榮影南跟隨在兩人身後,亦步亦趨,神情蕭然。

有些話能說,有些事能做。但更多的是不能說不能做的事情,就是這些事情會讓你一下墜入冰窟。別以為我不在乎這種事,實在是因為這種事一次就足以決定你的人生。

陳家城堡外面。

依著榮影南和林度量的身份,是沒有可能進去的。而當這個消息傳入到陳紅頂耳中時,他臉上浮現出漠然笑容。對他而言收拾這樣的人簡直是小菜一碟,他所為的是讓蘇沐高興,是讓蘇沐釋然。

只要能做到這個。其餘的全都是可以忽略不計。所以說陳紅頂面對著這個家的求見,態度再為鮮明不過。

拒而不見。

次日清晨。

蘇沐坐在餐桌前面和老佛爺高興的吃飯,老佛爺因為蘇沐願意喊她一聲奶奶,真的是很為高興。

只要老佛爺高興,那麼陳家其餘人都會覺得世界是如此美好。陳青祖心中最為高興,恨不得蘇沐就這樣一直陪伴在老佛爺身邊。不過他知道,像是這樣的事情是不可能的。

蘇沐不出意外,參加完紫荊花經濟論壇就要離開。

「你今天要去參加紫荊花經濟論壇吧?」陳青祖問道。

「是的。」蘇沐點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