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但自從懷孕以來,茉兒越來越嗜睡,這個時間,她的好夢正酣。

膚若凝脂,紅暈誘人,唇紅似血。茉兒側身熟睡著,白色的絲質被單滑落在她的腰際,露出小巧的肩頭那白如凝脂的肌膚。而她一頭長發凌亂的披散在身上,黑墨一般的顏色和肌膚那種近乎透明的白皙形成了一種強烈的視覺效果。

眼前的小女人此刻睡得正熟,陽光像是一層金粉灑在她的羽睫上。他們之間的距離不過五厘米,近距離觀察下,他甚至能看清他太陽穴青色的血管。忍不住伸出大掌,用有些粗糙的指尖觸碰她的臉頰,只聽聞她不知咕噥了一句什麼,更向他的懷裡貼去。

吻擎軒的唇角上揚出一個弧度,只有看到茉兒的時候,無論多麼糟糕的心情都會剎那好轉起來。

她是他的劫數,但同樣的,茉兒也是他的終點。

他明白,這一輩子,再也不會向愛她一般的愛上別的女人。

低下頭,帶著珍惜溫柔的輕吻落在女人的額頭。

只見她的唇角微勾,似是夢到了什麼美夢一般……….

……………………………………………………………………………………………………………………………………………………………..

LY集團副總裁辦公室

「副總裁,大堂那裡說有一位名叫Eric的先生想要見您。」秘書小姐說道。

吻斯澈正站在巨幅落地窗前,聽到秘書小姐的話,收回了不知望向何方的視線,微微擰眉。

Eric?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等等。」吻擎軒忽然出聲,秘書小姐疑惑的轉過身,他思忖了片刻,說:「總裁要是找我,就說我出去喝咖啡了,一會兒就會回來。」

秘書小姐怔了一下,立刻會意過來,點點頭:「我明白的。」

吻斯澈好歹收拾了一下辦公桌上的東西,但其實也沒什麼好收拾的,這間公司對於他來說,有用的東西太少太少了。

他乘坐電梯走出辦公大樓,按照前台接待小姐指給他的方向走去。

LY辦公大樓的馬路對面,停靠著一輛價值不菲的高級房車。

見到吻斯澈接近,房車的車窗緩緩搖下,露出一張美得驚艷的男性面孔。

「上車吧。」吻擎軒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吻斯澈,目視前方說道。

吻斯澈皺了下眉,雖然不想上車,但是卻又想知道吻擎軒的目的是什麼。

沉吟了一下,他還是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待吻斯澈坐好,車子緩緩啟動,開上了路。

「你找我有事?」過於冷淡的語氣,幾乎就像是陌生人。

吻擎軒只是偏頭看了一眼吻斯澈,便將手中的文件交給他,然後一言不發。

吻斯澈眼底有著疑惑,納悶的解開牛皮紙袋,在草草瀏覽了文件后,帶著藍色美瞳的眼底,閃爍著怒火

「你派人調查我?!」

吻擎軒似乎沒有感受到吻斯澈的火氣,仍舊是優雅淡定,他只是輕聲說:「你早就知道,你母親並沒有死?」

吻斯澈愣了片刻,隨及將目光移到窗外,冷冷的道:「你得到的消息是假的。我母親在很多年前就已經死了。」

「哦?」吻擎軒終於轉過頭來看他,目光灼灼:「吻凌月當年那麼對你,我知道你恨不得殺死他。如果不是有把柄在他手裡,你會乖乖的在他手下做事?」 「吼吼!來吧,到我的身體當中來,我給你們無限的未來。」通天吼吼的怪叫著,一些破碎的武裝中有人跳出來,通天沒有用入夢**奪取他們的智慧,反而只是把他們囚禁在自己的築基丹中。

「這築基丹就是你們的主神空間,你們要為我不斷的完成任務,然後才能夠脫離這裡。哈哈!奮鬥吧!」

「尼瑪!這裡是狗逼的所謂的主神空間?你特么的把我們的身體當做了能量凈化器,把我們當成了這個怪異東西的材料。吼!我們盛世王朝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小公子絕對會把你腦袋打爆的。」有人怒吼著,但是,他的身體卻被吞在築基丹中,然後承載了大量的能量澆灌,整個人的身體在能量和金屬的作用下,不斷的金屬化,最後徹底的成為了金屬,融入到了整個築基丹的最深處。

這些人沒有死,哪怕是他們的身體已經完全金屬化了,哪怕是他們的腦袋也已經金屬化了,但是,整個人的精神思維仍然存在,仍然在他們的身體中流淌著。

每一個剎那,都有大量的信息灌輸到他們的思維當中,然後,他們的思維就會不受控制的處理那些信息,最後再反饋給這築基丹最深處的超級光腦中。

大量的信息不斷的衝擊著他們的精神思維,每一次的思考,他們的精神思維都有一部分融入到築基丹最深處的光腦當中,一點點的改變著那光腦的結構。讓這光腦的運轉速度緩慢的提升著。

直到無數次的信息衝擊后,他們的精神思維徹底的崩潰消失。這世界上就再也沒有他們存在的痕迹了。

「吼!通天,這就是你對我的挑釁嗎?」血色的蠶繭破碎,一尊暗紅色的水晶武裝從其中跳了出來。

紅色的水晶武裝看到通天化作的築基丹在大地上瘋狂的滾動,大量盛世王朝的人被碾壓致死,而他,卻變得更加的憤怒起來。

「吼!你這是想要殺我嗎?真是可笑,那會你就不是我的對手,現在。你更不是我的對手。」通天不屑的冷笑起來。

「不!那會的我還沒有完全釋放出自己的力量,現在,我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強大是什麼。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水晶武裝的威能是什麼。」

紅色的水晶武裝低吼著,他猛地從自己的肋旁拖拽出一根肋骨出來,這肋骨在他手中幻化成了一把雙刃大劍,然後他拎了巨大的長劍再一次朝通天衝殺了過去。

「巨蟒吐丹!」通天冷笑著。巨大的築基丹在空中轉動盤旋,好像是流星一樣再一次朝對方鎮殺過去。

「你殺不了我!」紅色的大劍斬殺在金屬鑄造的築基丹上,一劍下去,硬生生的把那個巨大的築基丹給打飛出去。

「『轟!」炙熱的岩漿炸裂,毒煙翻滾,那紅色的水晶武裝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劇烈的撞擊下。水晶武裝倒飛出去,武裝上出現一條條裂紋出來。這些裂紋詭異無比,在他身上形成一個築基丹模樣的結構出來。

「哈哈,小子,我不管你是水晶武裝還是黃金武裝。今天教主我的築基丹正是修鍊的一個美妙機會,所以。你安心的貢獻出你的武裝出來,讓你的武裝,成為我築基丹的載體好了。」

「到時候,雖說你已經死了,但是,你的武裝還會留在世界上,還會被所有人所記憶了。」

「你的武裝,將會在本教主身上發揚光大;你放心好了,就算是你死了,我也會讓所有人都知曉你的悲慘遭遇。」

「尼瑪!本座要殺了你。」這水晶武裝怒吼起來,體內的能量路瘋狂的轟鳴著,強大的能量宣洩出來,不斷的沖刷著武裝上的裂紋。同時,有大量的修復蟲在他的武裝內部遊走,修補著各種損傷。

「血洗天下!」長劍在空中劃過,化作一道道的血光朝四周圍瀰漫過去。血光之下,有一朵朵蓮花綻放開來,隨著蓮花的綻放,更多的劍氣從其中宣洩著,朝四周圍瘋狂的席捲過去。

轟!轟!轟!

一道道劍氣撕裂天空,撕裂了堅固的金屬防禦,撕裂了麻桿他們的戰車防禦。

一時間,大量的人在失去了各種防禦后,被那些能量劍氣活生生的殺死,其中截教的數萬人,竟然在一瞬間就損失了一萬左右。

「我去年買了個表!幸好勞之沖的猛,要是沖的慢了,絕比是死拖拖的節奏。」麻桿看了看自己身後大片的死人,頓時感覺渾身發冷,整個人的腦袋嗡嗡的,好懸沒有直接癱軟在哪裡暈過去。

他身後上萬人,幾乎都死了個乾淨。而且這些人的死狀極其凄慘,不是被腰斬的,就是被撿起撕裂了腦袋,要不就是被肆虐的劍氣一刀兩瓣,連搶救一下的必要都沒有給他們留下。

「諸君!殺!殺了這個傻×,殺了這個敢跟教主大人作對的傻×!」麻桿低吼著,手中火箭炮直接噴出致命的火光。

然而,他本人卻以最快的速度駕駛了戰車朝遠處跑去。

轟!轟!轟!

一連串的爆炸聲接連響起,這些火箭彈威能強大,但是,無論是對那個血色的水晶武裝還是對通天,都沒有任何效果。

殺!殺!殺!

「教主我縱橫四海,稱霸江湖千萬年歲月,誰敢阻攔我修鍊秘法,我就殺誰。」

「我身為水晶武裝三百多年,對水晶武裝的認識已經達到了巔峰。現在,只需要一個契機,只需要一個材料,我就可以成為黃金武裝。」

「如此,誰能殺我?就算是黃金武裝降臨,我也能抗衡一二。你一個小小的白銀武裝。用古老的垃圾秘法,難道就想鎮殺我不成?今日該被鎮殺的不是我。而是你。」

兩人一邊言語交鋒,一邊相互征伐,各種能量宣洩,誰都想壓制誰。

「我生在盛世王朝,我的家族也在盛世王朝服務三萬年,今日,不為別的,只是單獨為了盛世王朝的基業。我也要斬殺你。」

「血色浪漫!」水晶武裝終於癲狂了,他發現自己在跟通天的爭鬥中引發的破壞實在是太大了,整個盛世王朝的工廠基地被摧毀了三分之二還多。

「哪怕是要爭鬥,也不能在這裡繼續爭鬥下去了。」

「所以,必須要你死。」

水晶武裝怒吼起來,手中的長劍炸裂開,化作成千上百的細小長劍朝四面八方席捲。

這些長劍在空中曲折轉動。一朵朵的蓮花在上面綻放開來,在狂暴的能量爐瘋狂的催動下,千萬到劍氣衝天而起,然後在這個水晶武裝的操控下,直接化作一道洪流瀑布朝通天席捲過去。

「本教主縱橫江湖無數歲月,當年也算是絕代霸主之一。甚至是唯一的絕代霸主。現在降臨到這個世界。一身功力雖說喪失了很多,但是,仍然不是你們這種渣渣能夠抵擋的。」

「隻手遮天,蓋世天下!」

一隻大手突然間從那個築基丹中探了出來,這大手不是實質的。而是由無盡的能量在經過了特殊的能量紋路後轉化而成的能力。

大手不過七八米大小,但是。出現的剎那,頓時狂風大作,天空猛地陰暗了下來,四周圍的空間扭曲,恍惚間是要崩潰一樣。

大地顫抖,一條條巨大的裂縫出現在眾人面前,這裂縫中,有各種陰魂掙扎咆哮,他們伸出扭曲的爪子伸向天空,好像是要把天空給拖拽下來一樣。

「休想鎮壓我!」面對通天的隻手遮天,水晶武裝頓時驚恐起來。

因為在一瞬間,他察覺到自己的武裝技能正在崩潰,而且崩潰的速度越來越快,所有的武裝技能,好像是全都被鎮壓了一樣。

「吼!逆天,我要逆天。」

「我在水晶級別存在了數百年,絕對不甘心如此的隕落。給我破,我要鎮殺你們這些渣渣!你們這些卑微的賤民,你們有什麼資格傷害我?」

「逆天!」水晶武裝再一次怒吼起來,狂暴的能量從他身體中宣洩出來,直衝雲霄,彷彿是把通天的隻手遮天給撕裂了一樣。

可惜的是,大手落下,蒼穹扭曲,空間崩塌,大勢之下,這水晶武裝釋放的所有能量盡數被泯滅。

「教主說要滅殺你,就是要滅殺你,你猖狂什麼?」通天操控的築基丹猛地縮小了數圈,然後一道光芒閃過,硬生生的打入了這個水晶武裝的武裝空間中。

「不,這是我的空間,誰都不能進來。滾開!」

「哈哈,教主我想要殺誰就殺誰,因為我是霸主,我是絕代霸主,誰都無法阻擋。」通天操控的築基丹在那個水晶武裝的空間中轉動,龐大的磁場力量宣洩著,硬生生的把這個水晶武裝中的人給碾壓成了肉醬。

不為凡人 「那麼,現在這尊武裝就是我的了,讓我看看,這水晶武裝跟三十萬年前的武裝秘法組合起來,到底哪裡強大了,到底哪裡弱小了。」

旋轉中,變得不過一米大小的築基丹中射出一道道的光線出來,這些光線有的纏繞在能量爐中,有的纏繞在武裝的光腦上,其他更多的,則是順了武裝的機體結構延伸,瞬間就包裹了整個武裝在手中。

「給本教主運轉起來。」通天怒吼著,築基丹中釋放出的毒煙更多了,但是,這個水晶武裝卻不為所動,根本不聽從築基丹的掌控,反而其中蘊藏的主人的殘存意識被激發了,正在抽調力量,想要把這築基丹也給鎮壓了。

一方虛幻不定的小世界出現在水晶武裝上空,這小世界散發出一道道柔和的光芒照耀在那個水晶武裝上,頓時,這水晶武裝變得虛幻起來,好像是要融入到整個小世界當中一樣。

「吼!本教主連你的主人都殺了,你還想要逃避什麼?乖乖的過來,讓本教主的築基丹鎮壓你,成為本教主的傀儡好了。」築基丹瘋狂的轉動,一道道能量光帶釋放出來,在空中隱約間勾勒了一個巨大的光門出來。

光門當中有大量的信息流淌出來,這些信息加持在築基丹上,讓築基丹對那個水晶光腦的壓制更加的有力。

虛幻的小世界變得真實起來,一道道金黃色的光芒從小世界中噴了出來,這些金黃色的光芒照耀在那個失去主人的水晶武裝上,讓整個武裝變得晶瑩剔透,變得充滿了無盡的尊嚴和霸氣。

「怎麼會如此?你的主人都死在本教主手中了,你一個小小的世界還來逞威風?」

通天真的怒了,他沒有想到,一個水晶武裝的小世界竟然比他以前見到的白銀武裝的小世界強大了這麼多。

「一定要讓本教主的本體出現在你面前嗎?『吼!既然如此,本教主就滿足你好了。」

怒吼聲中,一個粗大的機械手臂從那個光門中探了出來,這粗大而又厚實的手臂一把抓了那個水晶武裝的腦袋,然後用力的拖拽,硬生生的把這個武裝的腦袋給拖拽到了光門當中。

通過光門,所有的人都看到了一個腦袋上寫著隻手遮天四個大字的猙獰武裝張開了大嘴去吃那個水晶武裝的腦袋去了。

「這不可能,從來沒有聽說過武裝會吃武裝。」在盛世王朝的地下基地中,有一個年輕人臉色怪異的看著眼前的投影。

「咔嚓!」清脆的聲音響起,雖說只是通過投影看到的畫面,但是,整個地下基地中所有的人全都打了個寒顫。因為在這一剎那,他們全都看到了那個從光門後面探出來的武裝一口咬碎了那個水晶武裝的半塊腦袋。

「你主人的一切是我的,你同樣也是我的。不肯臣服本教主,本教主就吃了你。」通天惡狠狠的咆哮著,大嘴開合,鋒利的牙齒好像是破碎機一樣,咔嚓咔嚓的,硬生生的把這尊水晶武裝的腦袋給咬成了碎片。

「他還在吃,看,他吃了那個水晶武裝的胳膊!」

「他真能吃,竟然吃了那個武裝的胸部。」

「他的牙齒真好,連能量爐都能吃了,這世界上還有什麼是他不能吃的?」 「他把那個武裝都吃完了,這種怪獸是在哪裡出現的?怎地如此的厲害?非人類啊!莫非這傢伙是異族變化而來的怪物?」

「這世界上哪裡有什麼怪物?眼前這個老傢伙,最多也不過是一個用特殊異能的人。」

「不好吃,太硬了。」通天的大手把那個水晶武裝從光門這面拖拽到了自己的跟前,大嘴張開,噶蹦蹦的咬起來:牙齒上能量纏繞,一道道能量紋路在武裝的牙齒上遊走,然後切割著這個武裝的一切結構。

特別是當這個武裝的能量爐被他吃掉的時候,大量的能量從能量爐中宣洩著,狂暴的能量把他武裝的腦袋都包裹了,在空中扭曲轉動,好像是要撕裂空間一樣。

但是,最後這能量爐仍然被通天給噶蹦蹦的吃了個乾淨。

「雖說不太好吃,吃起來有些硬,但是,終究是可以對我的武裝有所幫助的。」

「恩,讓我看看,能量爐的效果提升了三分之一,而且結構正在發生變化?」

「有意思,這個大力神牌的武裝,竟然還可以根據吃掉的武裝來進行推演和演化,從而形成新的武裝內部構造。只是這種構造還不適合教主我的心意,看起來真的不好。」

「退回去,一切恢復原狀,不用去仿照失敗者的內部結構。他失敗了,證明他的武裝的內部構造是垃圾的,沒有什麼可取的地方。不要破壞這大力神牌自身的結構就可以了。」

「現在。你們這些卑微的凡人們,是否承認了本教主的偉大?既然承認了本教主的偉大。那麼,你們還不速來叩拜,更待何時?」通天冷酷的聲音通過築基丹直接傳遞到了整個工廠周圍所有人的腦海中。

「我們盛世王朝只有戰死的人,卻從來沒有投降的。你以為殺了我們一個水晶武裝就可以奪取這個基地嗎?實在是太天真了。我們的基地之中還有三尊水晶武裝呢,來吧,讓你瞧瞧這三尊水晶武裝的威力。」

「不,小公子你這是要做什麼?那個通天教主就算是再厲害,也不過是一個人而已。咱們還有三尊水晶武裝。還有數百個白銀武裝。」

「如此龐大的數量,絕對可以輕易的碾壓了這個傻×!你現在帶著這些水晶和白銀武裝離開這裡,絕對是一個巨大的錯誤。」

「轟!」

「啊!小主人,為何下狠手?我對你忠心耿耿,我的家族服侍了盛世王朝三萬多年了,難道小主人就這麼絕情嗎?」

擴音器中有凄慘的聲音喊叫著,整個工廠在一瞬間就變得混亂起來。很多地方突然出現一個個巨大的通道。然後就看到很多人從其中跑出來,然後朝四面八方跑去。

「愚蠢的凡人們,我不管你們要去哪裡,現在,告訴我,你們是要臣服我。成為截教的四代弟子?還是要背叛我,成為我的敵人?」

隨著通天冷酷的話語聲響起,一枚枚黑色的水滴結晶破空而去,直接落在那些逃跑的人身上,剎那間就抽取了他們的智慧。讓他們的智慧化作智慧光芒照耀在他的武裝光腦上。

「這是怎麼一回事?你們都不願意臣服本教主嗎?」

「既然如此,所有人都去成為本教主榮耀的養料算了。」

沒有任何的憐憫。也沒有再多餘的話語,只是剎那間,一道道黑色的雨滴破空而來,穿過了那些金屬建築,最後落在那些隱藏的人身上,直接鑽到他們的腦袋中,抽取了他們的智慧。

火箭筒縱橫,撕裂者噴出致命的鐵砂。整個盛世王朝的工廠在通天的帶領下,在麻桿的瘋狂發泄中,所有的一切建築全都被破滅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