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因為他們都知道,戰羽只不過是個低境界修者而已。

「嗯,他們觸犯了幫規,理應受罰!當然你的過錯也不能輕易饒恕,不過念在你為弒英做出過巨大貢獻的份兒上就饒你一命!

只是,你今天殺了人,肯定不能繼續在大千宗待下去了,馬上就啟程前往我以前告訴你的那個地方避難!」

庄力感激涕零,不斷叩謝,他知道戰羽說的那個地方就是滄玉國滄都城。

因為當初他手下的三個兄弟犯了錯,就被發配到了那裡。

隨後,戰羽又朝著雷森喝道:「雷森,雖然你沒有助紂為虐,但是袖手旁觀、無動於衷的做法也讓我很生氣,如果還有下一次的話,結果你是知道的!」

聞言,雷森低垂腦袋,點了點頭。

隨後,庄力站了起來,滿臉畏懼的說道:「幫主,那我就先走了!」

戰羽點頭,道:「先去老地方等著,到時候再幫我捎一封信回去!」

隨後,庄力就離開了聚義廳。

而戰羽給其他人囑咐了一些事情后,便讓雷森和蘇晴墨先行離去,而他自己則朝著九義樓走去。

此時,九義樓內

凌峰、任川星等五人坐在一起。

「戰羽失蹤了,真是大快人心,希望他真的如同傳言的那樣,嘿嘿~」其中一個人說道。

「你莫要得意忘形,小心觸犯了禁咒,惹來生不如死的痛苦!」另一人低聲提醒道。

「不知道他給我們施展的禁咒如何解除?」

……

……

可就在這時,一個熟悉的人影突然出現在了他們面前。

來者正是戰羽,他的身後還跟著九義樓的兩個守衛。

「凌幫主,你表弟硬要闖進來,我們實在不敢阻攔!」其中一個守衛低眉垂眼,畏懼的說道。

這一刻,凌峰、任川星五人全都站立而起,面露駭然之色,心中當真是如同打翻了五味瓶。

「你們下去吧!」凌峰說道。

看到幫主並未責怪,兩個守衛連忙退了出去。

戰羽看了看眼前五人,笑道:「怎麼,很失望嗎?」

聽聞此話,五人身體皆震,紛紛說道:「少主能夠平安歸來,實在是我等之福氣!」

「哦?真的?那你們知道弒英剛才差點發生嘩變嗎?」戰羽皮笑肉不笑的問道。

「竟有此事?我等不知!」

「也是,你們始終把自己當做是風雷幫的人,何曾想過弒英呢?」

「小的不敢!」

「真的嗎?那就隨我走一趟吧!」

說完,戰羽便離開了九義樓。

凌峰、任川星五人相視一眼,心中忐忑不安。

隨後,凌峰快速跑到二樓,向風雷幫派駐在此的其他兩個聚靈境大圓滿修者交代了一下,然後他們五人便朝著戰羽追了過去。

數個時辰之後,鎮千派山腳下

戰羽看了一眼站在眼前的八個人,然後將蘇晴墨拉到了身邊,說道:「我既然是你們的主人,那麼墨姐以後就是你們的主母了!」

其他七個人並沒有表現的太過驚訝,想必他們早就得知了這個消息。

就在這時,庄力再次跪下,說道:「小的已經知錯,謝謝主人能給我改過自新的機會!」

戰羽冷哼,道:「既然知錯,那不應該接受懲罰嗎?」

「你……你不是說會饒過我嗎?」庄力大驚,身體忍不住瑟瑟發抖。

戰羽雙拳緊握,喝道:「饒過你?你差點廢了我的兄弟,差點將我的幫會奪走,你這種不仁不義,不忠不誠之人有何資格繼續活下去?既然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庄力怒不可遏,感覺自己被捉弄了,他立刻起身,就要朝著戰羽殺過來。

可是,還未舉起周中的劍,他整個人就再次陷入了痛苦的煎熬之中。

看到這一幕,除了蘇晴墨之外,其他人全都驚恐不已,而且感同身受,忍不住瑟瑟發抖。

「主人,饒了我,我甘願做牛做馬侍奉你十世!」庄力用斷斷續續的聲音喊道。

可是,戰羽卻充耳不聞,而是盤膝坐在大樹樁上,沉入了冥想之中。

時間緩慢流逝,一個時辰之後,饒是庄力身為聚靈境大圓滿修者,卻也已經精疲力盡。

只見他面色發青,渾身上下儘是泥濘。

雖然已經沒有力氣喊叫和掙扎,可所有人都能看出來,他還在承受無盡的痛苦。

「羽,殺了他吧!我實在看不下去了!」蘇晴墨說道。

戰羽這才睜開眼睛,一句話也沒說,直接施展吞噬之力,將庄力的天花精華納為己用。

然後隔空便是一掌。

強悍的氣勁轟在庄力的心口,將心臟震的粉碎。

一個即將跨入煅體境的修者就這樣死了,當真是讓人唏噓不已。

「希望你們能夠忠誠待我!去把他埋了,然後就返回亂象集市吧!」戰羽沉聲說道,然後就帶著蘇晴墨朝著鎮千派山頂走去。 一個多月過去了,可樂呵呵三人還沒有回來。

戰羽暗暗嘆息,進入屋內停留了片刻,然後就帶著蘇晴墨離開了。

數個時辰之後,他們兩人也回到了亂象集市。

聚義閣二樓

戰羽和蘇辰坐在一起。

「蘇辰,最近讓你受苦了!」

「這算什麼受苦?只是你離開這麼久,到底去哪了?」

「我帶著蘇晴墨和夏雨柔進入了亂象山之中,歷練了一番!」

「怪不得到處都沒有你們的音訊,聽說就連夏雨柔的師父都發怒了,還親自去找嚴元義審問了一番,如果不是宗主出面阻攔的話,恐怕嚴元義這塊瑰寶現在已經死了!」

「真的嗎?有這樣的師父,她也算夠幸運的!」

「你還不知道吧,這次新進弟子比試大會的排名已經出來了,安舒排到了第八十六名!」

「只是第八十六名嗎?看來她隱藏了實力啊!」

……

……

蘇辰將最近發生的事情娓娓道來。

只是,到最後他才說道:「安舒答應要和嚴元義成婚了!」

戰羽雖然早已經知道,可此時再次聽聞這個消息,心中還是煩悶不已。

「是在比試大會上宣布的嗎?」

「是的,日子就定在半年之後!」

「半年嗎?」聞言,戰羽死死的攥緊了拳頭,眸光冰冷,不發一言。

過了許久,他才舒展眉頭,問道:「滄擎呢?還沒出現嗎?」

「沒有,也沒聽說回到滄都城,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不過,聽說風雷幫的人在打聽我的消息!」

「是嗎?看來那些皇室子弟已經將咱們和滄擎的事情告訴給了張松陽!恐怕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就要和風雷幫交鋒了!」戰羽心思沉重,因為以他們現在的實力,根本還不足以和風雷幫這個龐然大物對決。

就在這時,蘇辰又說道:「風雲會的人在到處找你,那個霍山似乎拼盡一切也要將你殺死!不過,他們好像到現在也不知道你的真實身份。」

戰羽心中瞭然,他總是以雨展的身份在外面露面,而且他本來就不是大千宗弟子,天雲會的人想要在在數十萬新進弟子中查到他的信息,簡直是大海撈針。

不過,他很清楚,霍山就算找不到他,但是卻能夠找到夏雨柔和蘇晴墨。

「這個霍山倒是個麻煩,看來必須儘快將他剷除了!」戰羽低聲說道。

蘇辰憂心忡忡,道:「可是,就憑我們這些人想要殺他應該很難吧,他畢竟是天雲會堂主,光身邊的隨從恐怕就能將我們全部滅了!」

戰羽輕笑,並未反駁,畢竟蘇辰修為尚低,自然很畏懼強者,信心不足也情有可原。

這時,蘇辰拿出了一個乾坤袋,說道:「你離開不久,朱宏就讓人將修鍊資源送來了。而且他已經按照你的吩咐,在滄玉國其他幾個重要城池開設了聖辰樓分部,生意非常火爆。」

戰羽點頭,他深知朱宏的本事。

「對了,你徒弟又寫了一封信,也在乾坤袋裡面!」

……

……

深夜,戰羽回到三樓他自己的房間內。

蘇晴墨已經入睡。

看著床上的美人,戰羽心神搖曳,不過他又不忍心打斷蘇晴墨的美夢,便小心翼翼的坐在桌子旁,將蘇辰剛才交給他的乾坤袋打開。

只見裡面裝著幾個大木箱。

將木箱全部取出來,一一打開,出現在眼前的儘是一些天材地寶和靈草靈藥。

其中一個箱子裡面還放著一封信。

打開信箋,娟秀的字體再次呈現在眼前。

「師父,鈺兒很想你,你什麼時候回來呢……現在藥鋪很忙,一些叔叔整天都盯著我,好累啊……娘親好像有點不高興,可是她卻不願意告訴我原因……」

戰羽微笑,心想現在聖辰樓規模又擴大了,身為頂樑柱,劉鈺的責任自然重大了許多。

隨後,他就開始輕手輕腳的整理箱子里的材料,將突破至分神境大圓滿的資源全部挑選了出來。

「還差『鐵骨根』、『靈苓蕊』、『千晴佛』三種靈物,明天讓凌峰去集市上幫我找找!」

凌峰和任川星是亂象集市明面上的主人,由他們出面購買材料的話,那些小販子肯定不敢耍什麼心眼。

第二天清晨。

戰羽來到九義樓,直接找到凌峰,將購買那三種靈物的事情交代給了對方。

聞言,凌峰和任川星不敢怠慢,他們並沒有指使手下之人去購置,而是親自跑了出去。

不消片刻,任川星就返回了九義樓,手裡拿著兩個精緻的盒子,裡面分別放著十株『鐵骨根』和『靈苓蕊』。

看到左右並無外人,他低聲說道:「少主,『千晴佛』很稀有,我們亂象集市並沒有,凌峰已經去其他坊市和驛站購買去了!」

戰羽皺眉,這亂象集市還是太小了,而且比較偏僻,修鍊資源並不齊全。

不得已,他只能耐心等待。

誰知,沒過多久,兩個陌生人便從九義樓二樓走了下來。

他們正是還未被收服的那兩個風雷幫聚靈境大圓滿修者。

只見其中一人看了眼背靠大椅,正在假寐的戰羽,沉聲問道:「誰允許新進弟子來這裡的?」

戰羽睜開雙眼,連忙站立而起,道:「師兄們好!」

就在這時,他的一個戰仆連忙解釋道:「鎮師兄,此人是凌峰的表弟!」

「他的表弟就能隨意進出了嗎?這樣怎麼能保證我們五人的身份不被泄露?」

「鎮師兄放心,這位小師弟的口風嚴得很,絕對不會走漏任何消息的!」

看到同為風雷幫的兄弟開口,那姓鎮的男子雖然不滿,可還是忍住怒火,然後走出了九義樓。

隨後,任川星等四人連忙走到面色陰沉的戰羽身邊,畏懼的說道:「還請少主不要太在意,鎮師兄就是這個脾氣,我們平日里也沒少受他的指責!」

戰羽冷笑,並不在意,因為他心裡已經有了計劃。

等『千晴佛』買回來之後,他很快就會突破到分神境大圓滿,便能再控制大約十個聚靈境大圓滿修者。

到時候,剛才那兩人註定逃脫不了被控制的命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直到夜幕降臨之時,凌峰才返回。

他果然不負所望,帶回來了十多株『千晴佛』。

此時,戰羽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動,帶著『鐵骨根』、『靈苓蕊』和『千晴佛』快速離開了九義樓。

看到他離開,任川星等人總算終於鬆了一口氣。

自從親眼看見庄力死亡之前的凄慘樣子后,他們對戰羽的畏懼更甚。

回到聚義閣,戰羽向眾人打了聲招呼,便快速進入房間,準備開始進行突破。

而蘇晴墨則負責給他護持。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